0

    “嗤——”的声音响起,李七夜的黑暗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在这刹那之间,把黑气的巨嘴啃得一干二净。

    李七夜的黑暗强横得无与伦比,让人毛骨悚然,任何存在,任何无敌,在他的黑暗之下,都显得渺小,都不足为道,根本就无法与之抗衡!

    那怕圣霜真帝这样拥有十二命宫的真帝了,在这样的黑暗力量之下,都不由毛骨悚然,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似乎,在如此可怕的黑暗之下,不管你是怎么样强大的存在,不管你是有多么惊艳的天才,不管你是有多么的无敌,随时都有可能沦陷。

    “这是——”圣霜真帝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全身的寒毛都不由竖起,脊瘠发寒,手掌心冒出了冷汗。

    她也没有想到,李七夜拥有着如此可怕、如此恐怖的黑暗力量。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大黑牛乜了圣霜真帝一眼,徐徐地说道:“光明也罢,黑暗也罢,在他心里面,那都只不过是一念而已,丫头,和他相比,那境界是相差得太远了。”

    大黑牛这样的话,顿时让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不由为之沉默起来。

    她光明无垢,可以驱散黑暗,净化秽污,但,她这么一颗光明道心,乃是她日积月累修练而来。

    然而,对于李七夜而言,不论是刚猛无俦的光明,还是恐滔天的黑暗,那只不过是一念之间而已。

    就如大黑牛所说的那样,他们之间的境界实在是相差得太远了。

    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才真正的意识到,李七夜的实力,所拥有的境界,那是她远远无法企及的。

    虽然说,在此之前,她都意识到李七夜远比自己还强大,而且强大很多。

    但是,在此时此刻,她却明确地意识到了,自己与李七夜之间的差距,可谓是天壤相别,其中的鸿沟,只怕是一辈子是无法跨越的。

    想到这一点,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震撼。

    “吱——”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的黑暗在眨眼之间把黑气巨嘴啃得一干二净之时,天空上所剩下的黑气,那也是被吓坏了,在尖叫了一声之后,瞬间逃之夭夭,一下子溜了回去,躲回了自己的巢穴之中。

    在刚才,这股黑气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圣霜真帝都无法与之抗衡,但是,在李七夜那恐怖的黑暗力量之下,它却吓破了胆子,夹着尾巴逃走了。

    当黑气逃之夭夭,逃回了自己的巢穴之后,李七夜也没有追击,只是笑了一下而已,他收起了黑暗力量。

    当李七夜收回黑暗力量之时,圣霜真帝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虽然说李七夜的黑暗力量没有镇压任何人,也没有针对任何人,但是,当他那恐怖无匹的黑气爆发之时,让任何人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心里面都十分的压抑,感觉自己要永远地沉沦在黑暗之中,再无天日。

    “那里有座山。”都松了一口气之后,此时柳燕白不由惊奇地叫了一声。

    黑气逃之夭夭了,在刚才黑气所笼罩的一切都慢慢地显出了它应有的轮廓,只见眼前屹立着一座山峰。

    这一座山峰并不是特别的高大,它并没有说屹立直入天宇,它只是一座比较高的山峰而已。

    就是这样的一座山峰,屹立在那里,它给人一种镇压万世的感觉,这座山峰之上,烙印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符文,每一个符文虽然没有散发出光芒,但,却给人一种波动的感觉,似乎像是声波一样在扩散。

    所以,远远看去的时候,这座山峰之上的所有符文,乃是像声波冲击到山峰上,然后烙印成了符文。

    随着这样的符文波动幅射,让人感觉有一曲仙乐在袅袅响起,这样的乐章似乎在这座山峰上徘徊、回荡了千百万年了,千百万年之后,它依然还在。

    就是这样一座看起来有乐章回荡的山峰,它镇压万世,千百万年以来,它都镇压在了那里,不管是多么强大的神魔,一旦被镇压在这座山峰之下,再也无法爬起来。

    似乎,在这样的山峰镇压之下,被镇压的魔王,只要稍稍挣扎一下,就有可能听到“铮、铮、铮”的仙乐响起,仙乐的声音如仙剑一样斩下,会一次又一次地削弱魔王的道行。

    “这是一座镇压之峰呀。”看清楚这一座山峰之后,大黑牛不由说道:“是哪位大神通者把自己的无上乐章谱写在了山峰之上,镇压着魔物。”

    “万古以来,精于乐曲的始祖,并不多吧。”圣霜真帝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何止是精于乐曲,这已经是乐道无敌了。”圣霜真帝徐徐地说道:“这不仅仅是乐章镇压那么简单,这样的乐章被谱写在了山峰之上,只怕每一段时间都会响起一次仙乐,这是一种磨灭的手段,要把镇压的魔物磨灭,直到灰飞烟灭为止。”

    “的确是很惊艳的手段。”李七夜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在三仙界,能拥有如此手段者,寥寥无几,可入十大始祖之列。”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圣霜真帝心里面为之一震,万古以来,十大始祖,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存在。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跨入了这座山峰之中,大黑牛他们紧随其后。

    跨入山峰之后,任何人都能感受到了那种镇压力量的波动,这股镇压力量沉重无比,似乎不管你多么强大的存在,一旦被镇压入了这座山峰之下,都会压断你的脊骨,让你喘不过气来了。

    圣霜真帝走在这座山峰之上,也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虽然说,这座山峰的镇压力量并不是针对他们,但是,在这座山峰之中所弥漫、盘旋着的镇压力量,让他们感到窒息。

    这可以想象这座山峰的镇压力量是多么的恐怖,是多么的强大,若是十二宫真帝被镇压在这里,只怕是用不了多久,都会被这座山峰的镇压力量所磨灭。

    “被镇压的魔头呢?刚才那黑气巨嘴呢?”此时,李七夜他们已经来到了这座镇压山峰的山脚之下了,大黑牛张望了一下,没发现刚才那个黑气巨嘴。

    圣霜真帝他们也不由张望了一下,按道理来说,应该很容易找到那个被镇压着的黑气巨嘴才对。

    毕竟,不论从黑气巨嘴来看,还是从那巨大无比的道解篇石碑来看,被镇压在这里的魔物,应该是庞然大物才对,这样的庞然大物,还能不容易找到吗?

    偏偏是,圣霜真帝他们张望了一圈,都没有发现被镇压在这里的魔物,更没有刚才那股凶猛可怕的黑暗气息。

    “在这里。”就圣霜真帝他们未能找到被镇压在这山峰下的魔物之时,李七夜轻轻地扒开了枯草堆,枯草堆中露出了一颗石子。

    圣霜真帝他们忙是凑近过去,发现这颗石子有大半部分埋入泥土之中,只露出一小截。

    “呃——”不论是大黑牛还是圣霜真帝她们,看到这么一颗只露出这么一小截的石子来,都不由怔了一下。

    “真的是它吗?”圣霜真帝那一双美丽动人的秀目都不由张得大大的,都不敢相信。

    这颗石子,只有鹅卵石大小,虽然说这颗石子通体乌亮,看起来像是黑玉石一样,但是,它只有这么一点点,很难让人想象,这么一颗石子就是刚才那恐怖黑气的化身。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敲掉了四周的泥土,露出了里面的情况,只见山体之内钻出了一条条的大道法则,这一条条的大道法则像亘古神链一样,牢牢地锁在了这颗石子的身上。

    这些大道法则此时是绷得很紧很紧,看得出来,这颗石子曾经挣扎过,却未能挣脱山峰的镇压。

    “还真的是这个小家伙。”看着这么一颗石子被一条条的大道法则锁住,大黑牛不由喃喃地说道:“没想到,这小家伙会有如此强大的神通。”

    “你才是小家伙,你全家都是小家伙。”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正是从这颗石子传出来的。

    “石头会说话了——”柳燕白一听到声音从这颗石子传出声音,不由惊奇无比。

    一听到这颗石子的声音,圣霜真帝也确定这颗石子就是刚才的黑气巨嘴无疑了,她也不由为之惊奇,因为它与想象中被镇压在这山峰之下的魔物相差得太远了。

    圣霜真帝还以为被镇压在这山峰之下,或者说想象中的黑气巨嘴它的真身,应该是三六头臂的庞然魔王才对。

    没有想到的是,刚才那恐怖而巨大的黑气巨嘴,它的真身竟然只是一颗小小的石子,仅仅只有鹅卵大小而已。

    “这样的一颗石子,还真是有些神奇。”大黑牛琢磨了一通,看不透这一颗石子究竟是什么材质。

    大黑牛见识可谓是广博无比了,见过的神金宝矿无数,但是,这颗石子的材质,还是他平生第一次见到。

    “哼,本座,乃是无上神石,焉是你们这些小辈所能懂的。”此时石子冷冷地说道,傲气十足。

第3076章谁才是黑暗    在这个时候,黑气彻底的被激怒了,在此之前,它被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净化,它都没有如此的愤怒,然而,被大黑牛的一记蹄子踢飞之后,它就彻底的愤怒了,似乎,这对于它而言,好像是一种奇耻大辱一样。

    想想,黑气如此的愤怒,那也不足为奇,毕竟,被一头牛狠狠地甩了一记蹄子,差点把自己的头颅都踢飞了,这又怎么能不让它愤怒呢。

    “吼——”一声大吼,撼动天地,万兽之灵都不由为之颤抖,九天之上的日月星辰都簌簌发抖,在黑气的一声怒轰之下,似乎整个世界都在摇晃一样,一切都要崩塌一般。

    “我的妈呀,来真的了。”大黑牛大叫了一声,十分不讲义气,也根本就没有迎战黑气的打算,扬蹄就逃到了李七夜身后。

    “大圣人,能不能扛得住这样的怪物,那就是靠你了,我本事浅薄,那是撑不住了。”大黑牛怪叫一声,一下子是躲得远远的。

    “呜——”在这刹那之间,黑气化作了巨嘴,长啸不止,吞日食月,张口就把天地吞了下去,他如同鲸吞一样,可以把无数的得辰一下子吸入口中。

    在这一声大吼之中,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只见黑气巨嘴狠狠地啃了过来,李七夜他们所在的空间,瞬间被这黑气的巨嘴吞噬。

    如此广袤的空间,刹那之间就被黑气巨嘴啃入了嘴里。

    至于大黑牛,早就不讲义气躲得远远的了,眨眼之间,便遁天入地,一下子就跨越了亿亿万里,远离这可怕的黑气巨嘴。

    圣霜真帝虽然不是怕事之人,但,见到大黑牛转身而逃,她作为一个晚辈,又有什么好矜持的呢,也跟着大黑牛逃之夭夭了,一起逃得远远的。

    在他们之中,唯有李七夜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好像没有看到这吞天噬地的黑气巨嘴一样,那怕是黑气巨嘴狠狠地啃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把整个空间都吞噬下去的时候,李七夜依然站在那里,连后退一步的打算都没有。

    此时,大黑牛他们站着远远观望的时候,只见李七夜大衣猎猎,在一声大吼之下,他连同广袤的空间,一下子被黑暗巨嘴吞了下去。

    黑暗巨嘴吞下了整个空间,包括了李七夜之后,在这刹那之间,时间如同静止了一样,似乎它已经把一切都已经吞噬了,把一切都已经消化了。

    看到整个空间以及李七夜都被吞噬掉了,大黑牛依然还是笑嘻嘻的模样,反而牛背上的柳燕白就不由担心了。

    “公子不会有事吧?”看着这么巨大的黑气巨嘴把李七夜连同广袤的空间吞食得一干二净,这顿时让柳燕白不由忧心忡忡。

    “不,徒弟,你倒不需要为他担心。”大黑牛笑嘻嘻地说道:“你应该担心的,是那黑气巨嘴才对,它要倒大霉了。”

    尽管大黑牛是如此说,但是,柳燕白侧首,望着黑气巨嘴,她不由露出了担忧的神态。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圣霜真帝也是神态凝重,刚才她与黑气交手,但是,依然没有看清楚这个黑气的本相。

    虽然说,她凭着强大的光明力量已经逼得黑气露出了它应有的面貌,但,这还不是黑气的本相。

    当然,真正的强大,不在于黑气,而是这黑气背后的强大无匹的力量,也就是黑气的主人,可惜,那怕强大如圣霜真帝,在刚才交手之中,都未能窥得它的真貌。

    “嘿,很快就知道了。”大黑牛嘿嘿地一笑,在这个时候,他铜铃大的眼睛一亮,说道:“好戏要开场了。”

    就在大黑牛的话落下的时候,听到“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传来,整个天地都震动了一下。

    紧接着,“轰、轰、轰”的巨响之声不绝于耳,在轰鸣声中,还伴随着“轧、轧、轧”沉重之声,好像是有什么镇压着的东西被挪了起来。

    这轰鸣声正是从黑暗巨嘴传来的,随着轰鸣之声不绝于耳的时候,整个黑暗巨嘴都震动起来,而且振动是越来越厉害。

    最终,听到“啵——”的一声响起,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撕开了黑暗巨嘴,在黑气巨嘴被撕形的刹那之间,只见光明绽放,犹如水银泄地一样,在这瞬间,磅礴无尽的光明力量如同洪水一样冲击而出。

    黑气巨嘴被撕裂,好像是打开了三千光明世界的门户一样,所有的光明都无穷无尽。

    在“轰、轰、轰”的声音中,只见那黑暗巨嘴被慢慢地扛了起来,那巨大无比的头颅被越抬越高。

    “看,那是公子。”在这个时候,柳燕白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大叫了一声。

    在这个时候,黑气巨嘴被抬起之时,在无尽的光明之中出现了李七夜的身影,此时此刻,李七夜就站在光明之中。

    在这个时候,无穷无尽的光明乃是从李七夜身上绽放出来,而此时,和圣霜真帝的光明又不一样。

    李七夜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光明,是那么的刚烈无铸,似乎它就像是一把把十分锋利的晶刀一样,毫不留情地割裂了黑暗巨嘴。

    这样的光明力量从李七夜身上散发出来的时候,是那么的刚猛,是那么的锐利,似乎,这已经不是什么光明力量了,而是一把把晶莹剔透的神刀,把黑气一寸又一寸的割裂。

    在此之前,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不管是狂霸如惊涛骇浪,还是如春雨般润无声,都有着水一般的属性。

    但是,光明力量在李七夜身上散发出来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什么水一般的属性,它是那么的刚烈,是那么的锋利,是那么的尖锐,这样的光明力量,不是普渡众生,不是悯怜天下。

    它是绝杀无情,它是杀戮铁血,是绝无伦比的刚霸。

    可以说,这样的杀戮,出现在光明力量之上,那是十分的不协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光明力量出现在李七夜的身上之时,却是那么的不突兀,似乎,他就是为杀戮而生的一般,他就是为了屠灭而存在一般。

    看到这样的光明力量,圣霜真帝都不由呆了呆,她是一出生,便沐浴在光明之下,自幼便修练了光明大道。

    像李七夜这样刚霸无俦、杀戮锋利的光明力量,她还真的是前所未闻,前所未见。

    但是,大黑牛看到这样的一幕,一点都不惊奇,说道:“他,才是真正地把远荒圣人的光明力量发挥到极致,而你所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而且,这一条道路,才是光明的真正归宿。”

    当然,大黑牛没有直接点明地说,圣霜真帝所承载的不再是当年远荒圣人的光明大道了,而他们光明圣院所承受的,乃是老树妖的光明大道了。

    “吼——”黑气巨嘴被李七夜的光明力量如此的割裂,而且,李七夜的光明力量刚锐无俦,硬是把它撑了起来,它不由狂吼大叫一声,黑气更加的狂暴,在这刹那之间,只见如同黑色的海洋狠狠地向李七夜砸了过去。

    但是,不管黑气巨嘴是何等的强大,不论是黑气巨嘴是如何的狠狠砸了过来,它都无法撼动李七夜那刚锐无俦的光明力量丝毫。

    “轰、轰、轰”随着一阵阵的轰鸣声,黑气巨嘴彻底的被李七夜那刚锐无俦的光明力量所撑起来,被这刚锐无俦的光明力量所割裂!

    “比黑暗?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黑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就在这刹那之间,“嗡”的一声响起。

    就在这瞬间,李七夜犹如敝开了胸怀一样,在“轰”的一声巨响中,李七夜胸前一下子冲击出了黑暗气息。

    就在这刹那之间,光明力量消失得荡然无存,在刚才,李七夜虽然是刚锐无比,但,至少还是光明无上,好像是上天的光明使者一样。

    但,就在这一眨眼之间,李七夜身上的光明已经是荡然无存了,他身上一下子无穷无尽的黑暗气息萦绕。

    最为恐怖的是,从李七夜胸膛所冲击出来的黑暗气息,它瞬间可以吞噬一切,什么光明,什么时光,在这黑暗之下,都不复存在。

    似乎,李七夜的胸膛之内乃是黑暗深渊,在那里,才是世间的一切黑暗起源。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李七夜全身黑暗喷涌之时,胸膛中的黑暗气息冲击出来的时候,圣霜真帝本能地散发出了无穷圣光。

    就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心里面的警钟大起,光明炽焰在这刹那之间庇护着圣霜真帝,光明真言一阵又一阵地嘹亮响起。

    因为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也感受到了可怕无匹的威胁。她天生光明,李七夜如此恐怖的黑暗力量,又怎么不让她的光明力量如临大敌一般呢。

    李七夜的黑暗气息喷涌而出的时候,似乎他才是黑暗中的无冕之王,他才是真正的黑暗主宰,他才是真正的黑暗起源。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李七夜胸膛喷涌而出的黑暗气息就像是饕餮巨嘴一样,疯狂地吞噬着黑气巨嘴。

    黑气巨嘴在眨眼之间被啃掉了大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