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巨响,光明掀起了亿万丈的巨浪,狠狠地拍打着那金色石碑,光明的巨浪是一浪紧接着一浪,凶狠无俦,犹如要把整个世界掀翻一样。

    但是,不管光明巨浪如何凶猛的冲击,不管光明巨浪如何拍打,但是,金色巨碑都巍峨不动,似乎它屹立在那里,可以镇压诸天的一切,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把它撼动一样。

    在光明巨浪的拍打之下,金色石碑就像是海中的礁石一样,任你巨浪拍打,它都纹丝不动,不受丝毫的影响。

    “轰——轰——轰——”一时之间,天地轰鸣,光明力量疯狂地吼咆,在光明力量掀起了无数的巨浪之时,在一次又一次地拍打之下,光明巨浪形成了可怕的光明风暴。

    在风暴之中,能见到“轰、轰、轰”的雷鸣之声响起,在这时候,能看到十分壮观的一幕,在光明风暴之中竟然有着无数的光明闪电轰了下来。

    只见在“轰、轰、轰”的声音之中,只见光明闪电倾泻而下,疯狂地抽打着金色的巨碑,这样壮观的景象只怕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看到的。

    光明闪电,当它倾泻而下的时候,一下子炽照了九天十地,把整个世界照得闪亮,与此同时,光明闪电在狠狠地抽打在金色的石碑之下,犹如可以瞬间把一切恶魔抽得魂飞魄散,把一切黑暗都抽得支离破碎。

    光明闪电轰击而下,十分的凶猛,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不论是谁,都会对圣霜真帝改变了看法。

    光明,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那都是神圣无上,圣洁无后,而且,一向以来,圣霜真帝都给人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

    完全可以想象,任何人都不会把凶猛、咆哮、霸道这样的词语与圣霜真帝联系起来。

    但是,在这一刻,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却把凶猛、咆哮、霸道这样的风姿沐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这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这也是十分狂霸的风姿。

    但是,不论是光明闪电疯狂地抽打着金色的石碑,还是巨浪疯狂地拍打着金色的石碑,金色的石碑都屹然不倒,似乎是无法撼动它一样。

    在自己如此霸道的光明力量之下,金色的石碑都不为之所动,这让圣霜真帝神态一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沉,毫无疑问,这块金色石碑的力量只怕是超越了她。

    “开——”但,圣霜真帝并未就此退缩,见自己的光明巨浪凶猛拍打,都对金色的石碑没有造成丝毫的影响,圣霜真帝立即改变了攻势。

    就在这刹那之间,光明力量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温柔,只见光明力量一下子柔和起来,那种柔和完全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攻击力。

    此时此刻的光明力量,就好像是冬天里的太阳一样,阳光和熙地洒落在身上,让人暖和和的,驱散了冬天的寒冷。

    当光明力量柔和起来的时候,就好像让人感觉自己泡在温水之中,让人全身舒泰,在懒洋洋的,让人有一种昏昏入睡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光明力量不是攻击,也不是净化,而是它无处不在,它似乎是在怜悯着众生,似乎是拥抱着天下的生灵,一切的苦难、一切的饥寒,一切的创伤……在这柔和无比的光明力量之下,都会消弥无形。

    如此的光明力量,它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在这个时候光明力量它是能融入了任何事物、任何力量的最深处,它甚至可以触及到了一切生灵最柔软的地方。

    就是这样的光明力量,在这个时候,它终于发挥出了最强大的一面了,光明力量无声无息,它在沉浸着整块石碑,它的无处不在融入了石碑的金色之中,它无孔不入,渗透入了金色的石碑之中。

    在这个时候,光明力量终于出现了它最强大的威力了,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光明力量的融化之下,在光明力量的浸透之下,只见金色的石碑开始褪去颜色。

    本来,这块金色的石碑乃是金光闪烁,无穷的金色撑开了天空,好像它主宰了这个世界一样。

    但是,在这个时候,在光明力量的浸透之下,冲天而起的金光褪去了它的颜色,那本是看起来皇堂无上的气势也慢慢地消散而去。

    在“滋、滋、滋”的声音中,金色慢慢消失,在金色消失之时,终于露出了它的本相了。

    在金色消散之后,此时此刻,哪里还能看到什么堂皇无上,哪里还有什么神圣,在这一刻,石碑也消失了,只见在那里一股黑气腾空而起,黑气遮天,似乎它就像是无底洞一样,它可吞噬一切。

    在这样的黑气之中,似乎,不管是什么样的生灵,不管是怎么样的生命,一旦是落入了其中,那都是必死无疑,无法从这样的黑气之中逃遁出来。

    “这才是光明力量最强的奥妙。”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大黑牛也不由为之感慨,说道:“远荒老头整天说什么普渡众生、什么伏魔降恶,我看,那只是他自己所想而已。光明力量,就该如此的滋润万物。”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你没发现吗?这就是一种蜕变,光明,它不是一种力量,它是一种态度!这不在于远荒圣人,而是整个光明圣院在蜕变,整个道源在蜕变。”

    “老树妖——”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大黑牛不由脸色为之一变。

    虽然说,大黑牛不如老树妖,但是,他事事都要和老树妖竟争一番,现在李七夜这话,就顿时让大黑牛明白了,这不是说远荒圣人的大道怎么样,而是老树妖已经直接影响到了整个光明圣院了。

    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整个光明圣院在蜕变。虽然说,光明圣院的始祖依然是远荒圣人,这是天下人皆知的事情,但是,随着老树妖千百万年来的努力,整个光明圣院的道统在发生了变化,慢慢地,它的传承,不再是远荒圣人,而是老树妖。

    李七夜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奶奶个熊,老树妖真的要成了,当年是没干过远荒圣人,但是,在后世他即干赢了远荒圣人。”大黑牛不由喃喃地说道。

    “小心了。”李七夜没有理会大黑牛,此时提醒了一声圣霜真帝。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在融化着黑气,而且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无孔不入,它要钻入黑气的最中心,要从最里面开始把黑气净化掉。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黑气就像无底洞一样,似乎它可以吞噬一切,大黑牛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黑气一下子高涨,随着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入侵,此时黑气也发起了强大无匹的反击了。

    在“轰”的一声巨响中,黑气冲天而起,刹那之间飙升,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天地犹如被黑气所吞噬了一样,这就好像是一头洪荒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嘴,舔着天地,那种感觉让人毛骨悚然。

    在“轰”的一声巨响中,只见黑气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大嘴,这大嘴看起来就像是世间最大的黑洞,巨嘴狠狠地向圣霜真帝咬去。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圣霜真帝的所有光明力量都如潮水一样回笼,与此同时,圣霜真帝的光翼一拢,犹如巨大的门户一样把自己遮蔽。

    在无穷无尽的光明力量瞬间回笼,灌入了双翼之中,使得圣霜真帝看起来整个人包裹在了晶莹无比的光明石之中。

    “砰”的一声巨响,黑暗巨嘴狠狠地咬在了圣霜真帝的防御上,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在黑暗巨嘴一咬之下,包裹着圣霜真帝的那光明水晶一下子出现了裂纹。

    “轰——”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黑气疯狂地高涨,刹那之间犹如无上天魔驾临一样,无穷无尽的黑气肆虐着天地!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碎裂的声音传来,随着黑气疯狂高涨,黑暗的力量更加强大。

    在这刹那之间,包裹着圣霜真帝的光明水晶出现了无数的裂缝,这让圣霜真帝不由脸色一变,这黑气的力量,的确是强大无匹。

    “吃本帅牛一蹄——”就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出手了,长啸一声,一步跃起,蹶起蹄子就狠狠地踢了过去。

    那可别小看大黑牛,他这样的一蹄踢出,那是可以把天穹给踢翻,他的一蹄,足可以把任何一个道统踢出一个巨洞来。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只见那黑气巨嘴被大黑牛的一蹄给踢得飞了出去,就好像是一个巨人的头颅一样被高高地踢飞,这样的一幕十分的壮观。

    在巨大的黑气头颅被踢飞的瞬间,圣霜真帝身如流光,瞬间撤退,一下子退到了李七夜的身后。

    “吼——”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黑气也好像被踢出了怒火了,一声咆哮之下,恐怖的黑气疯狂高涨,好像是要掀翻天地一样!

    Ps:本书之中有哪些至宝,大家清楚么?微信搜索公众号“萧府军团”,关注之后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相关盘点.

第3074章道解篇    李七夜他们跨越了支离破碎的虚空,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金光万丈,无尽的光芒照亮了天地,还未靠近之时,远远便能看到这万丈的金光。

    “师父,那是什么。”此时柳燕白也不由惊呼一声,向前面指去。

    此时,李七夜他们都已经看到了,远远看去,那是一个石碑,一个高大无比的石碑,这个高大无比的石碑似乎用黄金铸造的一样,整座石碑散发出了金光。

    石碑十分的巨大,远远看去的时候,犹如可以刺破天空,镇压大地,给人磅礴无尽的气势,似乎在这石碑之前,天地都显得那么渺小。

    整座石碑屹立在那里的时候,似乎有着无尽的力量,它所蕴含的力量,似乎可以超越一切,似乎这样的一座石碑以承载天地万域,可以诞生世间万法,这样的一座石碑,那怕远远望去,都让人感觉得十分震撼。

    这一座石碑之上,有着金色的符文浮动,这符文非常古老,但是苍劲有力,而且符文浑然天成,似乎这样的符文不是铭刻上去的,它似乎是伴随着金色的石碑而生。

    这样古老的符文浸透着一股灵气,似乎它是从无古而来,跨越了无尽的时光。

    这石碑冠上,有“道解”两字,这两个字十分的巨大,那怕很遥远的地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至于下面的符文,它们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也是十分的细小,如纹足一般,特别是这些符文如同精灵一般的跳动,就让人无法看清楚了。

    “道解——”看到这两个字,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震,吃惊地说道:“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道解篇!”

    “看模样,似乎是。”大黑牛他那一双如铜铃一样大小的眼睛也不由睁得大大的,看着这座石碑,说道:“‘道解’这两个字,解尽奥妙,似乎是假不了。”

    “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传说中的‘道解篇’。”见过无数大道功法的圣霜真帝也不由十分吃惊,同时,心里面也有所波动。

    “师父,什么是‘道解篇’。”此时柳燕白则是好奇地问道。

    “传说中三仙中的羲帝留下了一篇道解,此篇便称之为‘道解篇’。”大黑牛徐徐地说道:“传言说,此篇可解三仙界的万道,三仙界的无数奥妙、无数的大道,都源于此篇。但,世间真正见到此篇的人,寥寥无几。”

    “我们过去看看。”圣霜真帝也不由有所渴望,说道:“传闻说,‘道解篇’虽然仅仅只有一篇,但已经网罗三仙界的一切大道之妙,得‘道解篇’若是能懂其中一二,便能成为一代无双始祖。”

    说到这里,圣霜真帝已经忍不住向这座石碑走去了,毕竟“道解篇”乃是三仙界的大道起源之一,多少无敌之辈梦寐以求,她虽然见过无数的功法,也修练了无上之术,但是,对于“道解篇”,还是有所心动。

    “不急。”就在圣霜真帝想走过去看个明白之时,李七夜伸手,轻轻地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等着便是,不急于一时。”

    “这——”圣霜真帝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又觉得李七夜不会无缘无故阻拦自己。

    “有点邪,有点邪。”大黑牛也一下子被提醒,他第三只眼睛打开,他的第三只眼睛比他那两颗铜铃一般的眼睛还要大。

    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打开天眼,大道演化,细细地看着这座高耸入天的石碑。

    但是,这一座高耸入天的石碑实在是金光太过于炽烈,那怕她的天眼打开了,也无法仔细看清楚石碑上那细小的符文。

    尽管是对于符文看不清楚,但是,当圣霜真帝仔仔细细去远观这块石碑地时候,越发觉这块石碑有不对劲的地方,在这炽烈无比的金光之下,似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并不急着过去,而且大黑牛、圣霜真帝他们也远远地琢磨着这块石碑的不妥之处。

    好一会儿之后,虚空的另一边有几个强者飞掠而来,这两位强者十分的强大,一看便知道是某个道统的老祖。

    这几个老者身上跳动着神环,实力十分的强悍,他们从另一边飞掠而来的时候,也是远远看到了这个金光闪闪的石碑了。

    “什么,道解篇!”当这几个老祖看清楚这石碑冠上的两个字之时,其中一位老祖惊呼了一声。

    这几位老祖也是威震八方的存在,他们见多识广,也是识货之人,一看到“道解”两字之时,心里面都不由为之震了一下。

    “看来,这一次我们冒险进来那是值了,被我们遇到了传说中的‘道解篇’,这可是三仙之一所写下的无上篇章。”其中一位老祖不由失声大叫一声。

    “走,我们去看清楚,把它拓下来。”另外一位老祖立即按捺不住,飞掠过去。

    其他的老祖也都甘落于人后,都纷纷飞身而起,向金光闪闪的石碑飞掠而去,眨眼之间,他们便站在了石碑之下。

    这几位老祖抬头仔细看,看着石碑之上的符文,琢磨了一下,惊呼道:“奥妙无穷,看来这真的是传说中的‘道解篇’了。”

    一时之间,这几位老祖看得如痴如醉,因为石碑上的符文太过于细小,他们都越看就越得越近。

    不知觉间,他们完全被石碑上的“道解篇”吸引了,他们靠在了石碑之上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石碑瞬间打开,就好像是怪兽一下子张开了血盆大嘴一样,一下子向这几位老祖吞噬而去。

    “不好——”这几位老祖大吃一惊,骇然,出手反击,但是,这一切都太迟了,这石碑实在是太强大了,刹那之间,几位老祖的反击都无效,一下子被石碑吞了下去。

    “啊——”微弱的凄厉惨叫声从石碑中传来,石碑传之一阵蠕动,似乎是怪兽在嚼咀着自己的食物一样。

    片刻之后,石碑不再蠕动,再无声息,它依然是一座神圣无比的石碑,依然是金光闪烁,看起来一点异象都没有。

    此时此刻,那怕你远远看去,看着这座金光万丈的石碑,你也无法想象,它就在刚才吞噬了几位强大无比的老祖。

    “这是什么东西——”柳燕白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都吓了一大跳,说道:“这是妖怪吗?”

    “嘿,就算不是妖怪,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

    圣霜真帝也不由心里面为之一寒,如果没有李七夜提醒她,她也一样会被石碑上的“道解篇”所吸引,说不定她的下场就和这几位老祖一样,一下子被吞噬掉。

    “此碑是何物?”圣霜真帝也心有存疑,那怕她天眼大开,大道演化,但是,依然无法看到这块石碑的本相,这说明,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这块石碑的本相就是如此,要么,这块石碑是极为强大的东西所幻化,而且这东西远远比她还要强大。

    试想一下,圣霜真帝已经是十二宫真帝了,光明无垢,圣光无上,在她的天眼之下,依然能遮蔽自己的存在,那是多么强大的东西。

    所以,此时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凛,知道自己遇到了强大无匹的劲敌了,她都不一定能与之相匹。

    “嘿,你可以试试。”大黑牛怂恿地说道。

    “正有此意。”圣霜真帝郑重点头,她心里面也有所动,那怕没有大黑牛的怂恿她也想尝试一下,因为她遇到了强劲的敌人了。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全身的圣光炽亮无比,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天空。

    与此同时,圣霜真帝背后的那对光翼也瞬间张开,当她的一对光翼张开的时候,不仅仅是承托了整个世界,也是在瞬间打开了千万光明世界的门户一样。

    随着圣霜真帝的光翼舒张之时,每一片的羽毛就像是一个光明世界的门户,喷涌出了滚滚的光明,一时之间,圣光倾泻而下,犹如洪水一样淹没整个世界。

    在圣霜真帝如此浩瀚的光明洗涤之下,让人有着说不尽的舒服,一切的黑暗都在这刹那之间远离,同时也是洗净了一切的红尘俗事,让人通体舒泰。

    “姐姐好漂亮。”看到圣霜真帝如此模样,柳燕白也都不由赞叹一声。

    如果不是大黑牛的力量守护着柳燕白,此时她在圣霜真帝的无上帝威之下,只怕趴在地上连头颅都抬不起来。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一步踏了上去,在这一刻她那磅礴无尽的光明如同亿万丈巨浪一样冲击向了石碑。

    “轰——”的一声巨响,亿万巨浪冲击而来,重重地撞击在了石碑之上,犹如是洪水淹没世界一样,十分的恐怖。

    但是,石碑依然金光冲天,依然是神圣无上的模样。

    “轰、轰、轰……”但是,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远远不止于此,当一道光明力量冲击而去的时候,一浪是紧接着一浪,疯狂无比的冲击过去,十分的凶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