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他们跨越了支离破碎的虚空,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金光万丈,无尽的光芒照亮了天地,还未靠近之时,远远便能看到这万丈的金光。

    “师父,那是什么。”此时柳燕白也不由惊呼一声,向前面指去。

    此时,李七夜他们都已经看到了,远远看去,那是一个石碑,一个高大无比的石碑,这个高大无比的石碑似乎用黄金铸造的一样,整座石碑散发出了金光。

    石碑十分的巨大,远远看去的时候,犹如可以刺破天空,镇压大地,给人磅礴无尽的气势,似乎在这石碑之前,天地都显得那么渺小。

    整座石碑屹立在那里的时候,似乎有着无尽的力量,它所蕴含的力量,似乎可以超越一切,似乎这样的一座石碑以承载天地万域,可以诞生世间万法,这样的一座石碑,那怕远远望去,都让人感觉得十分震撼。

    这一座石碑之上,有着金色的符文浮动,这符文非常古老,但是苍劲有力,而且符文浑然天成,似乎这样的符文不是铭刻上去的,它似乎是伴随着金色的石碑而生。

    这样古老的符文浸透着一股灵气,似乎它是从无古而来,跨越了无尽的时光。

    这石碑冠上,有“道解”两字,这两个字十分的巨大,那怕很遥远的地方都能看得一清二楚,至于下面的符文,它们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也是十分的细小,如纹足一般,特别是这些符文如同精灵一般的跳动,就让人无法看清楚了。

    “道解——”看到这两个字,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震,吃惊地说道:“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道解篇!”

    “看模样,似乎是。”大黑牛他那一双如铜铃一样大小的眼睛也不由睁得大大的,看着这座石碑,说道:“‘道解’这两个字,解尽奥妙,似乎是假不了。”

    “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传说中的‘道解篇’。”见过无数大道功法的圣霜真帝也不由十分吃惊,同时,心里面也有所波动。

    “师父,什么是‘道解篇’。”此时柳燕白则是好奇地问道。

    “传说中三仙中的羲帝留下了一篇道解,此篇便称之为‘道解篇’。”大黑牛徐徐地说道:“传言说,此篇可解三仙界的万道,三仙界的无数奥妙、无数的大道,都源于此篇。但,世间真正见到此篇的人,寥寥无几。”

    “我们过去看看。”圣霜真帝也不由有所渴望,说道:“传闻说,‘道解篇’虽然仅仅只有一篇,但已经网罗三仙界的一切大道之妙,得‘道解篇’若是能懂其中一二,便能成为一代无双始祖。”

    说到这里,圣霜真帝已经忍不住向这座石碑走去了,毕竟“道解篇”乃是三仙界的大道起源之一,多少无敌之辈梦寐以求,她虽然见过无数的功法,也修练了无上之术,但是,对于“道解篇”,还是有所心动。

    “不急。”就在圣霜真帝想走过去看个明白之时,李七夜伸手,轻轻地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等着便是,不急于一时。”

    “这——”圣霜真帝怔了一下,回过神来,又觉得李七夜不会无缘无故阻拦自己。

    “有点邪,有点邪。”大黑牛也一下子被提醒,他第三只眼睛打开,他的第三只眼睛比他那两颗铜铃一般的眼睛还要大。

    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打开天眼,大道演化,细细地看着这座高耸入天的石碑。

    但是,这一座高耸入天的石碑实在是金光太过于炽烈,那怕她的天眼打开了,也无法仔细看清楚石碑上那细小的符文。

    尽管是对于符文看不清楚,但是,当圣霜真帝仔仔细细去远观这块石碑地时候,越发觉这块石碑有不对劲的地方,在这炽烈无比的金光之下,似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李七夜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并不急着过去,而且大黑牛、圣霜真帝他们也远远地琢磨着这块石碑的不妥之处。

    好一会儿之后,虚空的另一边有几个强者飞掠而来,这两位强者十分的强大,一看便知道是某个道统的老祖。

    这几个老者身上跳动着神环,实力十分的强悍,他们从另一边飞掠而来的时候,也是远远看到了这个金光闪闪的石碑了。

    “什么,道解篇!”当这几个老祖看清楚这石碑冠上的两个字之时,其中一位老祖惊呼了一声。

    这几位老祖也是威震八方的存在,他们见多识广,也是识货之人,一看到“道解”两字之时,心里面都不由为之震了一下。

    “看来,这一次我们冒险进来那是值了,被我们遇到了传说中的‘道解篇’,这可是三仙之一所写下的无上篇章。”其中一位老祖不由失声大叫一声。

    “走,我们去看清楚,把它拓下来。”另外一位老祖立即按捺不住,飞掠过去。

    其他的老祖也都甘落于人后,都纷纷飞身而起,向金光闪闪的石碑飞掠而去,眨眼之间,他们便站在了石碑之下。

    这几位老祖抬头仔细看,看着石碑之上的符文,琢磨了一下,惊呼道:“奥妙无穷,看来这真的是传说中的‘道解篇’了。”

    一时之间,这几位老祖看得如痴如醉,因为石碑上的符文太过于细小,他们都越看就越得越近。

    不知觉间,他们完全被石碑上的“道解篇”吸引了,他们靠在了石碑之上了。

    就在这刹那之间,石碑瞬间打开,就好像是怪兽一下子张开了血盆大嘴一样,一下子向这几位老祖吞噬而去。

    “不好——”这几位老祖大吃一惊,骇然,出手反击,但是,这一切都太迟了,这石碑实在是太强大了,刹那之间,几位老祖的反击都无效,一下子被石碑吞了下去。

    “啊——”微弱的凄厉惨叫声从石碑中传来,石碑传之一阵蠕动,似乎是怪兽在嚼咀着自己的食物一样。

    片刻之后,石碑不再蠕动,再无声息,它依然是一座神圣无比的石碑,依然是金光闪烁,看起来一点异象都没有。

    此时此刻,那怕你远远看去,看着这座金光万丈的石碑,你也无法想象,它就在刚才吞噬了几位强大无比的老祖。

    “这是什么东西——”柳燕白看到这样的一幕之时,都吓了一大跳,说道:“这是妖怪吗?”

    “嘿,就算不是妖怪,那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

    圣霜真帝也不由心里面为之一寒,如果没有李七夜提醒她,她也一样会被石碑上的“道解篇”所吸引,说不定她的下场就和这几位老祖一样,一下子被吞噬掉。

    “此碑是何物?”圣霜真帝也心有存疑,那怕她天眼大开,大道演化,但是,依然无法看到这块石碑的本相,这说明,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这块石碑的本相就是如此,要么,这块石碑是极为强大的东西所幻化,而且这东西远远比她还要强大。

    试想一下,圣霜真帝已经是十二宫真帝了,光明无垢,圣光无上,在她的天眼之下,依然能遮蔽自己的存在,那是多么强大的东西。

    所以,此时圣霜真帝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凛,知道自己遇到了强大无匹的劲敌了,她都不一定能与之相匹。

    “嘿,你可以试试。”大黑牛怂恿地说道。

    “正有此意。”圣霜真帝郑重点头,她心里面也有所动,那怕没有大黑牛的怂恿她也想尝试一下,因为她遇到了强劲的敌人了。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全身的圣光炽亮无比,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天空。

    与此同时,圣霜真帝背后的那对光翼也瞬间张开,当她的一对光翼张开的时候,不仅仅是承托了整个世界,也是在瞬间打开了千万光明世界的门户一样。

    随着圣霜真帝的光翼舒张之时,每一片的羽毛就像是一个光明世界的门户,喷涌出了滚滚的光明,一时之间,圣光倾泻而下,犹如洪水一样淹没整个世界。

    在圣霜真帝如此浩瀚的光明洗涤之下,让人有着说不尽的舒服,一切的黑暗都在这刹那之间远离,同时也是洗净了一切的红尘俗事,让人通体舒泰。

    “姐姐好漂亮。”看到圣霜真帝如此模样,柳燕白也都不由赞叹一声。

    如果不是大黑牛的力量守护着柳燕白,此时她在圣霜真帝的无上帝威之下,只怕趴在地上连头颅都抬不起来。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一步踏了上去,在这一刻她那磅礴无尽的光明如同亿万丈巨浪一样冲击向了石碑。

    “轰——”的一声巨响,亿万巨浪冲击而来,重重地撞击在了石碑之上,犹如是洪水淹没世界一样,十分的恐怖。

    但是,石碑依然金光冲天,依然是神圣无上的模样。

    “轰、轰、轰……”但是,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远远不止于此,当一道光明力量冲击而去的时候,一浪是紧接着一浪,疯狂无比的冲击过去,十分的凶猛!

第3073章心所执着    目光威慑万古,犹如亘古无上的至尊屹立在那里,如此恐怖的目光,就算是作为十二宫真帝的圣霜真帝,她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寒,这个老者的实力太恐怖了,这不是一般的始祖,而是拥有了仙统级别实力的始祖。

    那怕是死人,这位老者的目光依然很可怕,似乎死亡并没有折损他的无敌,并没有削弱他的神威。

    “我已命不在,看不透的事情太多了。”最终,这位老者收回目光,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道友若是执意而入,我也不阻拦。”

    毫无疑问强大如这位老者,依然是看不透李七夜,莫说是他已经死亡,就算是他还活着,也一样无法窥视李七夜的玄奥。

    “承让。”李七夜轻轻抱拳,笑了笑,完全不在意刚才这位老者的目光是多么的可怕,是多么的慑人心魂,他完全不受影响。

    “道友为何而来?”老者徐徐地说道。

    “嘿,为宝物而来,看一看,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他完全是随口胡诌而已。

    “此间,没有宝物,唯有凶险。”老者望向大黑牛,摇头,徐徐地说道。

    大黑牛耸肩,说道:“嘿,你这话,只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当年你们远征船,那是载走了多少的天华物宝,你们这些始祖,那是挟带了多少的无敌之物,没有宝物,谁相信?就算是这片天地,也是了不得的宝物。”

    老者张口欲言,但,最终轻轻地叹息一声,颇为感慨,说道:“宝物总是动人心,多少人为之丧命。”

    “但,动你们心的,不是宝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当然,大黑牛随口胡诌的话,那也完全没有必要当真。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老者目光一炽,他望向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道友认为,何物,才能动我等之心!”

    “大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唯有大世,为大世而选,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局面,而不是因为什么宝物。”

    “道友之卓见,可惜,生前未能遇见道友。”老者不由为之怅然,轻轻叹息一声。

    说到这里,老者顿了一下,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道友,何为而往呢?”?“走走看看而已,谈不上何为,随手而为,率性而作。”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自在从容。

    老者不由沉默了一下,而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这里,还没有什么谈得上让我刻意而为,那颗天陨或许是有,但,我所图的,皆不是。当然,不渡海,值得我走一趟!”

    “道友,欲入不渡海吗?”老者神态一振,双目一亮。

    “必走一趟。”李七夜很平淡地说道,但是,这平淡无比的话,却铿锵有力,任何东西都无法改变。

    老者望着李七夜,最终,他徐徐地说道:“道友卓绝,或不该入不渡海,三仙界需要道友这样的卓绝之辈去守护,需要道友去僚望。”

    “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三仙界,与我何关。”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三仙界,自有人去僚望,如诸君。”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老者沉默了一下。

    “不渡海,怎么样的?”在老者深默之时,大黑牛好奇,探试地问道。

    “一言难尽,无穷无尽,妙处无数。”老者看了一下大黑牛,还是回答了,顿了一下,说道:“但,今日不渡海,已不平静,已经凶险潜于其中。”

    “怎么样的凶险?”大黑牛十分好奇,就算他这样的存在,也不敢轻易涉足不渡海。

    老者张口欲言,但,又停下了,最后看了看大黑牛,徐徐地说道:“道友莫涉足为好,否则,就是一场灾难。”

    “凶险,斩之,平万世,足可。”对于老者这样的担忧,李七夜笑了笑而已。

    “道友可斩?”老者神态一震,望着李七夜,不是很肯定,或者说,不是很相信。

    “若不犯我,我不追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犯我,杀无赦,任何存在,都不足例外!”

    李七夜此话,说得平淡,但,已见杀伐之心,绝杀无情,此话一出,那就是掷地有声,不管什么存在,都撼动不了李七夜的决心。

    老者望着李七夜,看不透,但,他依然有所担忧,徐徐地说道:“道友,小心,此为大凶。当年我们与火祖诸君……”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不再说下去。

    “你和火祖他们怎么样了?”大黑牛听得一清二楚,好奇无比,问道。

    老者沉默了一下,有些怅然,最终,他唯有徐徐地说道:“天道险,人心更险,保重。”说完,转身往山脉走去。

    “你为什么还瞑目——”大黑牛对着老者的背影大叫一声,这话听起来十分的无礼,但,却十分有道理。

    毕竟,他已经是一个死人,然而,千百万年过去,他依然还在这里,这并不是说他未死透,而是因为他还有执念未散,就如大黑牛所说的,死不瞑目!

    老者顿了一下,停止了脚步,转过身来,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等着人回来,我需要一个交待,给所有死去的英灵一个交待!”

    说完,他又转身,走回山脉。

    “你们当年怎么了?火祖呢?”大黑牛依然对这样的答案不满意,追问,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问题了。

    但是,这一次老者没有回答大黑牛,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山脉之中。

    “看了,我就不揭破了。”当这个老者消失之后,大黑牛耸了耸肩,嘿嘿地笑了一下,因为他知道答案了。

    “神月始祖——”当这个老者彻底消失在了山脉中之后,圣霜真帝不由徐徐地说道。

    圣霜真帝认出了这位老者的来历,她听说过这位始祖的传奇,十分的惊艳,作为仙统级别的始祖,他曾经一生无敌,但,最终却死了,死在了这里。

    “是的,是这个老头。”大黑牛点头,徐徐地说道:“这老头,当年可厉害了,逆天无匹,可惜,还是死了,我看他呀,死得不明不白的,所以才不瞑目。”

    “人都死了,就罢了。”李七夜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大黑牛嘿嘿地说道:“那不一定,我是无所谓,反正与我非亲非故,但是,你也看到了,他是摆明死不瞑目。试想一下,一个无敌万世的仙统级别始祖,会死不明瞑的吗?如果说,遇到比他自己更加强大的敌人,是死是活,在决战之时,他心里面有数!这又怎么可能会死不瞑目呢……”

    “……嘿,嘿,嘿,现在他是死不瞑目,你们是可以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当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怎么样的事情能让这么一个无敌的始祖如此的死不瞑目,死死不愿散去执念,在这里等待了一世又一世。嘿,我看,他在这里等待,那可不是等待自己心爱的人回来,嘿,只怕是当年让他死不瞑目的人吧!”

    大黑牛这话听起来让人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别人。

    尽管是如此,但是,大黑牛这不中听的话,却说得十分有道理,试想一下,一位无敌始祖,那是经历了多少的灾难,那是经历了多少世间的不平,那怕真的是被人杀死了,他也不会说随便就会死不瞑目。

    如果被比他更加强大的人斩杀了,这位始祖也死得坦然了,但,现在神月始祖就是死不瞑目,才会死了之后,道身不灭!

    听到大黑牛这样的话,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寒,当年神月始祖他们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呢?

    虽然圣霜真帝不知道当年所发生事情的经历或者详情,但是,从大黑牛的话就可以推测得出来,当年,这里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或者一些不应该流传于世的事情!

    “走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死人之间的因怨,就由死人去解决吧,我们是活人。”

    “嘿,就算我是死人,也不关心。”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反正,都是那么一回事,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本帅牛见多了。”

    大黑牛嘴巴是很毒,而且往往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别人,但是,往往很多事情,他又偏偏说中了。

    圣霜真帝沉默,对于先贤的事情,她不便轻易去评论。

    在李七夜带领之下,他们跨越了这一条横在虚空的山脉,往更深处而去。

    跨越了这一条山脉之后,更深处的天地破坏得更加严重了,可以看得出来,当年越是往里面,战况就是越是剧烈,就越是残酷。

    无尽的虚空被打碎,出现可怕无比的黑洞,在这样的一片支离破碎的虚空之中,处处皆是混乱的空间乱流,有些地方甚至连时光都紊乱。

    一旦走入了这样的空间乱流或者紊乱时光,往往很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了。

    在这样的一片支离破碎的天地中,那怕是没有什么凶物,单是这破碎的时空都往往让人寸步难行。

    当然,对于李七夜他们如此强大的存在而言,跨越这些空间乱流、紊乱时光,那并不是什么难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