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目光威慑万古,犹如亘古无上的至尊屹立在那里,如此恐怖的目光,就算是作为十二宫真帝的圣霜真帝,她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寒,这个老者的实力太恐怖了,这不是一般的始祖,而是拥有了仙统级别实力的始祖。

    那怕是死人,这位老者的目光依然很可怕,似乎死亡并没有折损他的无敌,并没有削弱他的神威。

    “我已命不在,看不透的事情太多了。”最终,这位老者收回目光,轻轻地叹息一声,徐徐地说道:“道友若是执意而入,我也不阻拦。”

    毫无疑问强大如这位老者,依然是看不透李七夜,莫说是他已经死亡,就算是他还活着,也一样无法窥视李七夜的玄奥。

    “承让。”李七夜轻轻抱拳,笑了笑,完全不在意刚才这位老者的目光是多么的可怕,是多么的慑人心魂,他完全不受影响。

    “道友为何而来?”老者徐徐地说道。

    “嘿,为宝物而来,看一看,这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他完全是随口胡诌而已。

    “此间,没有宝物,唯有凶险。”老者望向大黑牛,摇头,徐徐地说道。

    大黑牛耸肩,说道:“嘿,你这话,只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当年你们远征船,那是载走了多少的天华物宝,你们这些始祖,那是挟带了多少的无敌之物,没有宝物,谁相信?就算是这片天地,也是了不得的宝物。”

    老者张口欲言,但,最终轻轻地叹息一声,颇为感慨,说道:“宝物总是动人心,多少人为之丧命。”

    “但,动你们心的,不是宝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当然,大黑牛随口胡诌的话,那也完全没有必要当真。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老者目光一炽,他望向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道友认为,何物,才能动我等之心!”

    “大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唯有大世,为大世而选,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局面,而不是因为什么宝物。”

    “道友之卓见,可惜,生前未能遇见道友。”老者不由为之怅然,轻轻叹息一声。

    说到这里,老者顿了一下,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道友,何为而往呢?”?“走走看看而已,谈不上何为,随手而为,率性而作。”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自在从容。

    老者不由沉默了一下,而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这里,还没有什么谈得上让我刻意而为,那颗天陨或许是有,但,我所图的,皆不是。当然,不渡海,值得我走一趟!”

    “道友,欲入不渡海吗?”老者神态一振,双目一亮。

    “必走一趟。”李七夜很平淡地说道,但是,这平淡无比的话,却铿锵有力,任何东西都无法改变。

    老者望着李七夜,最终,他徐徐地说道:“道友卓绝,或不该入不渡海,三仙界需要道友这样的卓绝之辈去守护,需要道友去僚望。”

    “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三仙界,与我何关。”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三仙界,自有人去僚望,如诸君。”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老者沉默了一下。

    “不渡海,怎么样的?”在老者深默之时,大黑牛好奇,探试地问道。

    “一言难尽,无穷无尽,妙处无数。”老者看了一下大黑牛,还是回答了,顿了一下,说道:“但,今日不渡海,已不平静,已经凶险潜于其中。”

    “怎么样的凶险?”大黑牛十分好奇,就算他这样的存在,也不敢轻易涉足不渡海。

    老者张口欲言,但,又停下了,最后看了看大黑牛,徐徐地说道:“道友莫涉足为好,否则,就是一场灾难。”

    “凶险,斩之,平万世,足可。”对于老者这样的担忧,李七夜笑了笑而已。

    “道友可斩?”老者神态一震,望着李七夜,不是很肯定,或者说,不是很相信。

    “若不犯我,我不追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犯我,杀无赦,任何存在,都不足例外!”

    李七夜此话,说得平淡,但,已见杀伐之心,绝杀无情,此话一出,那就是掷地有声,不管什么存在,都撼动不了李七夜的决心。

    老者望着李七夜,看不透,但,他依然有所担忧,徐徐地说道:“道友,小心,此为大凶。当年我们与火祖诸君……”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不再说下去。

    “你和火祖他们怎么样了?”大黑牛听得一清二楚,好奇无比,问道。

    老者沉默了一下,有些怅然,最终,他唯有徐徐地说道:“天道险,人心更险,保重。”说完,转身往山脉走去。

    “你为什么还瞑目——”大黑牛对着老者的背影大叫一声,这话听起来十分的无礼,但,却十分有道理。

    毕竟,他已经是一个死人,然而,千百万年过去,他依然还在这里,这并不是说他未死透,而是因为他还有执念未散,就如大黑牛所说的,死不瞑目!

    老者顿了一下,停止了脚步,转过身来,沉默了一下,说道:“我等着人回来,我需要一个交待,给所有死去的英灵一个交待!”

    说完,他又转身,走回山脉。

    “你们当年怎么了?火祖呢?”大黑牛依然对这样的答案不满意,追问,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一些问题了。

    但是,这一次老者没有回答大黑牛,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山脉之中。

    “看了,我就不揭破了。”当这个老者消失之后,大黑牛耸了耸肩,嘿嘿地笑了一下,因为他知道答案了。

    “神月始祖——”当这个老者彻底消失在了山脉中之后,圣霜真帝不由徐徐地说道。

    圣霜真帝认出了这位老者的来历,她听说过这位始祖的传奇,十分的惊艳,作为仙统级别的始祖,他曾经一生无敌,但,最终却死了,死在了这里。

    “是的,是这个老头。”大黑牛点头,徐徐地说道:“这老头,当年可厉害了,逆天无匹,可惜,还是死了,我看他呀,死得不明不白的,所以才不瞑目。”

    “人都死了,就罢了。”李七夜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大黑牛嘿嘿地说道:“那不一定,我是无所谓,反正与我非亲非故,但是,你也看到了,他是摆明死不瞑目。试想一下,一个无敌万世的仙统级别始祖,会死不明瞑的吗?如果说,遇到比他自己更加强大的敌人,是死是活,在决战之时,他心里面有数!这又怎么可能会死不瞑目呢……”

    “……嘿,嘿,嘿,现在他是死不瞑目,你们是可以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当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怎么样的事情能让这么一个无敌的始祖如此的死不瞑目,死死不愿散去执念,在这里等待了一世又一世。嘿,我看,他在这里等待,那可不是等待自己心爱的人回来,嘿,只怕是当年让他死不瞑目的人吧!”

    大黑牛这话听起来让人不舒服,甚至可以说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别人。

    尽管是如此,但是,大黑牛这不中听的话,却说得十分有道理,试想一下,一位无敌始祖,那是经历了多少的灾难,那是经历了多少世间的不平,那怕真的是被人杀死了,他也不会说随便就会死不瞑目。

    如果被比他更加强大的人斩杀了,这位始祖也死得坦然了,但,现在神月始祖就是死不瞑目,才会死了之后,道身不灭!

    听到大黑牛这样的话,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寒,当年神月始祖他们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呢?

    虽然圣霜真帝不知道当年所发生事情的经历或者详情,但是,从大黑牛的话就可以推测得出来,当年,这里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或者一些不应该流传于世的事情!

    “走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死人之间的因怨,就由死人去解决吧,我们是活人。”

    “嘿,就算我是死人,也不关心。”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反正,都是那么一回事,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本帅牛见多了。”

    大黑牛嘴巴是很毒,而且往往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别人,但是,往往很多事情,他又偏偏说中了。

    圣霜真帝沉默,对于先贤的事情,她不便轻易去评论。

    在李七夜带领之下,他们跨越了这一条横在虚空的山脉,往更深处而去。

    跨越了这一条山脉之后,更深处的天地破坏得更加严重了,可以看得出来,当年越是往里面,战况就是越是剧烈,就越是残酷。

    无尽的虚空被打碎,出现可怕无比的黑洞,在这样的一片支离破碎的虚空之中,处处皆是混乱的空间乱流,有些地方甚至连时光都紊乱。

    一旦走入了这样的空间乱流或者紊乱时光,往往很有可能把自己的性命都搭进去了。

    在这样的一片支离破碎的天地中,那怕是没有什么凶物,单是这破碎的时空都往往让人寸步难行。

    当然,对于李七夜他们如此强大的存在而言,跨越这些空间乱流、紊乱时光,那并不是什么难事。

第3072章始祖    “去看看。”最终,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举步而行,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好咧,嘿,让我们看看他们是人是鬼。”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扬蹄而起,跟随着李七夜而去。

    圣霜真帝犹豫了一下,最终,她也是腾空而去,跟着李七夜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圣霜真帝心里面有所犹豫,并非是她犹豫去面对黑暗,她心里面所犹豫的是,当背后的帷幕揭开之时,只怕是对于整个仙统界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才是她心里面所担忧的,这也是为什么她会犹豫一下了。

    李七夜迈入虚空,虽然看起来走得慢,但是,他一步一天地,当每一步迈出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不停地跳换,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领域。

    虽然说,这里是一个小世界,但,它的广阔,那是远远地超越了许多的道统传承。

    在一步步跨越的时候,眼前景象在不停变换,跨越了广阔的平原、波涛汹涌的湖泊、雄峻的山峦……

    但是,随着李七夜他们的步步进入,山河在变换着,越是往里面走,山河就是越支离破碎。

    随着继续的深处,处处能看到战争的痕迹了,在不少的地方,能看到古老战场从天空上坠落于地的遗迹;也能看到大地被犁成狭谷、留下触目惊心的伤痕;也能看到赤地万里,无数的山峦被焚烧成了岩石……

    越是继续深入,所看到的越是触目惊心,走到一定的深处之后,只见大地都已经被打穿了,本是广袤厚重的大地,被打得支离破碎,化作了一小块一小块的陆地飘在虚空之中,有的地方,甚至连虚空都被崩碎,化作了一个又一个可怕的黑洞,留于天宇上的伤痕,是久久无法恢复……

    同时,在这破碎的虚空中,挂着被打碎的日月星辰,可以想象,当年在激战之时,多少的日月星辰被轰碎,又有多少的日月星辰被打得坠落,如同流星一样坠落于大地之上……

    眼前的一幕幕,看得人触目惊心,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动魄的柳燕白,看得脸色都煞白。

    圣霜真帝这么强大的存在,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那怕她未能亲眼看到当年的激战,但是,她可以想象,当年这里所发生的战役,是多么的激烈,是多么的惊心动魄,是多么的毁天灭地……

    大黑牛嗅了一下这残破天地的气息,喃喃地说道:“始祖之战呀,不是一个始祖,只怕是不少始祖之间的一战,的确是够霸道了,够强劲的。骄横商行也的确是够强大,打造出了这样的船只,也够牢固的,如此坚实的基石,难怪会消耗骄横商行海量的资源,他们库存的神金仙石,那可谓是一耗而空……”

    “或许,火祖他们遇到了凶物入侵。”圣霜真帝也神态凝重,她也明白,这样的一场战役,的确是始祖级别的战争,不用去看破坏程度,就是感受着这片残破天地依然残留着的气息,都依然能感受得出来。

    “嘿,丫头,你就继续抱着希望吧,我看,没那么简单,没那么简单。”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他是抱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当然,大黑牛这样的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他这头老牛的的确确是见多识广,一双眼睛十分的毒辣。

    圣霜真神心里面不由沉甸甸的,她也预知得到,当年发生了一些不妙的事情,她心里面开始不安起来。

    看着圣霜真帝的神态,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没有什么不安的,这是必须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胜败而已,后人无需去为他们承担什么。”

    圣霜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道兄说的有道理。”

    在这个时候,前面一条巨大的山脉横跨在那里,这片天地已经疲打得支离破碎了,无数的星辰都陨落了,坠落于深处,虚空也崩碎。

    但是,这条巨大的山脉依然横跨于那里,虽然,这条山脉也有不少地方被打碎,甚至有的地方已经被完全的崩碎了,但是,整条山脉的大势依然还在,整条山脉依然保持一体,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条受伤的巨龙盘跨在那里一样。

    这一条山脉,远远看去的时候,就已经能感受到了那浩瀚无上的气息,似乎,这样的一条山脉,谁人都无法跨越了,在这样的气息之下,任何生灵都会忌惮三分,都不敢侵犯。

    连那些死物,不论是千军万马,还是至尊霸道的存在,他们都远远地绕过了这一条山脉,不敢直接从这一条山脉跨越过去。

    “好强大的气息”在接近这一条山脉的时候,大黑牛都不由止步,感受到这条山脉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不由惊叹了一声。

    “好强。”圣霜真帝也不由震撼了一下,因为这样的气息太强大了,比她在此之前所遇到的无敌之辈还要强大。

    “的确不易,千百万年依然而不散。”李七夜看了看这条山脉所散发出来的浩瀚气息,点头,徐徐地说道。

    此时,李七夜带着圣霜真帝他们依然前行,没有绕过的意思,是欲跨越而过。

    “道兄,止步,速回。”就在李七夜他们欲跨越而过的时候,这条山脉光芒闪动了一下,似乎整条山脉的气息一下子高涨了许多,这就好像是一条沉睡的巨龙突然之间争开了双眼一样。

    山脉之中,传来了苍老的声音,这苍老的声音似乎经历了时光的打磨,浑厚有力,让人一听,有着一种心里面踏实的感觉。

    李七夜停下了脚步,目光一凝,望着山脉深处。

    “嘿,别装神弄鬼,出来见见。”大黑牛倒是嘿嘿地笑了一下,向山脉深处大叫了一声。

    圣霜真帝心里面倒是为之一喜,因为来到小世界之后,她第一次听到活人的声音。

    就在大黑牛的声音刚落下的时候,只见山脉深处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这是个老者,老者一身月牙色的衣裳,身上一尘不染,洒下了月色光泽,他缓缓而来的时候,犹如月神一般。

    老者面目清瘦,时光在他的脸庞上留下了痕迹,但是,并不是把他打磨得更加苍老,而是时光在他的脸庞上沉淀,在时光的打磨之下,他似乎成为了隽永的存在。

    这个老者虽然没有任何无敌的气息似乎出来,但是,他往山脉前一站,都已经给人万古无法跨越的感觉了,他就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道友,请回”这个老者一步走出来,稽首,他轻轻一稽首,天地为动,让人不由为之肃然起敬。

    “他是”看到这位老者的时候,圣霜真帝想起了一位传说中的始祖,虽然她从未见过,但,这个老者的形象和传说的描述是一模一样。

    但,再仔细看这个老者的时候,圣霜真帝心里面为之剧震,她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因为这个老者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生机,换一句话说,他就是一个死人!

    一个始祖,不,应该说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始祖,这怎么不让圣霜真帝抽了一口冷气呢。

    “又是一个死人!”大黑牛看到这个老者之后,不由有些失望。

    不过,比起在此之前的死物来,不管是千军万马,还是那些无敌之辈,眼前这个老者,没有他们身上的那种气息,也就是黑暗力量!

    “道友”见这位死去的始祖,李七夜顿首,徐徐地说道:“我必从此过。”

    老者双目依然有神,如果一般人只怕是看不出来眼前这个老者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但是,这瞒不过李七夜他们的一双眼睛。

    “前路大凶,切莫自误。”老者还礼,那怕他曾是一位始祖,依然是彬彬有礼,气度过人。

    这样的一个老者站在面前,那还真的是让人感受不到他是一个死人。

    “何为自误。”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或许送命,或许,从此堕入魔道!”老者神态肃然,徐徐地说道:“道友造化通天,速回,谋万全之策。”

    “嘿,那你们,又有多少人堕入魔道。”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

    老者神态一变,旋即又安然,徐徐地说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无关乎外人,只在于己心。”

    “道友心之坚,不易。”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

    “无力回天而已。”老者那怕是死亡了,但,依然是像一个活人一样,这可以想象,他生前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了。

    “当年,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大黑牛也好奇,问道。

    老者不谈,徐徐地说道:“速回,此道凶险,有万全之策,再图谋也不迟。”

    “我就是万全之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嘿,没错,大圣人就是万全之策,有他在,一切都安了。”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老者望向李七夜,双目瞬间喷涌出了神光,这神光慑万世,镇千古,作为真帝的圣霜真帝,都心里面一震,这样的力量太强大了,这不是她所能相匹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