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去看看。”最终,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举步而行,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好咧,嘿,让我们看看他们是人是鬼。”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扬蹄而起,跟随着李七夜而去。

    圣霜真帝犹豫了一下,最终,她也是腾空而去,跟着李七夜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圣霜真帝心里面有所犹豫,并非是她犹豫去面对黑暗,她心里面所犹豫的是,当背后的帷幕揭开之时,只怕是对于整个仙统界而言,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才是她心里面所担忧的,这也是为什么她会犹豫一下了。

    李七夜迈入虚空,虽然看起来走得慢,但是,他一步一天地,当每一步迈出的时候,眼前的景象不停地跳换,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领域。

    虽然说,这里是一个小世界,但,它的广阔,那是远远地超越了许多的道统传承。

    在一步步跨越的时候,眼前景象在不停变换,跨越了广阔的平原、波涛汹涌的湖泊、雄峻的山峦……

    但是,随着李七夜他们的步步进入,山河在变换着,越是往里面走,山河就是越支离破碎。

    随着继续的深处,处处能看到战争的痕迹了,在不少的地方,能看到古老战场从天空上坠落于地的遗迹;也能看到大地被犁成狭谷、留下触目惊心的伤痕;也能看到赤地万里,无数的山峦被焚烧成了岩石……

    越是继续深入,所看到的越是触目惊心,走到一定的深处之后,只见大地都已经被打穿了,本是广袤厚重的大地,被打得支离破碎,化作了一小块一小块的陆地飘在虚空之中,有的地方,甚至连虚空都被崩碎,化作了一个又一个可怕的黑洞,留于天宇上的伤痕,是久久无法恢复……

    同时,在这破碎的虚空中,挂着被打碎的日月星辰,可以想象,当年在激战之时,多少的日月星辰被轰碎,又有多少的日月星辰被打得坠落,如同流星一样坠落于大地之上……

    眼前的一幕幕,看得人触目惊心,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动魄的柳燕白,看得脸色都煞白。

    圣霜真帝这么强大的存在,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那怕她未能亲眼看到当年的激战,但是,她可以想象,当年这里所发生的战役,是多么的激烈,是多么的惊心动魄,是多么的毁天灭地……

    大黑牛嗅了一下这残破天地的气息,喃喃地说道:“始祖之战呀,不是一个始祖,只怕是不少始祖之间的一战,的确是够霸道了,够强劲的。骄横商行也的确是够强大,打造出了这样的船只,也够牢固的,如此坚实的基石,难怪会消耗骄横商行海量的资源,他们库存的神金仙石,那可谓是一耗而空……”

    “或许,火祖他们遇到了凶物入侵。”圣霜真帝也神态凝重,她也明白,这样的一场战役,的确是始祖级别的战争,不用去看破坏程度,就是感受着这片残破天地依然残留着的气息,都依然能感受得出来。

    “嘿,丫头,你就继续抱着希望吧,我看,没那么简单,没那么简单。”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他是抱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当然,大黑牛这样的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他这头老牛的的确确是见多识广,一双眼睛十分的毒辣。

    圣霜真神心里面不由沉甸甸的,她也预知得到,当年发生了一些不妙的事情,她心里面开始不安起来。

    看着圣霜真帝的神态,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没有什么不安的,这是必须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胜败而已,后人无需去为他们承担什么。”

    圣霜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道兄说的有道理。”

    在这个时候,前面一条巨大的山脉横跨在那里,这片天地已经疲打得支离破碎了,无数的星辰都陨落了,坠落于深处,虚空也崩碎。

    但是,这条巨大的山脉依然横跨于那里,虽然,这条山脉也有不少地方被打碎,甚至有的地方已经被完全的崩碎了,但是,整条山脉的大势依然还在,整条山脉依然保持一体,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条受伤的巨龙盘跨在那里一样。

    这一条山脉,远远看去的时候,就已经能感受到了那浩瀚无上的气息,似乎,这样的一条山脉,谁人都无法跨越了,在这样的气息之下,任何生灵都会忌惮三分,都不敢侵犯。

    连那些死物,不论是千军万马,还是至尊霸道的存在,他们都远远地绕过了这一条山脉,不敢直接从这一条山脉跨越过去。

    “好强大的气息”在接近这一条山脉的时候,大黑牛都不由止步,感受到这条山脉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不由惊叹了一声。

    “好强。”圣霜真帝也不由震撼了一下,因为这样的气息太强大了,比她在此之前所遇到的无敌之辈还要强大。

    “的确不易,千百万年依然而不散。”李七夜看了看这条山脉所散发出来的浩瀚气息,点头,徐徐地说道。

    此时,李七夜带着圣霜真帝他们依然前行,没有绕过的意思,是欲跨越而过。

    “道兄,止步,速回。”就在李七夜他们欲跨越而过的时候,这条山脉光芒闪动了一下,似乎整条山脉的气息一下子高涨了许多,这就好像是一条沉睡的巨龙突然之间争开了双眼一样。

    山脉之中,传来了苍老的声音,这苍老的声音似乎经历了时光的打磨,浑厚有力,让人一听,有着一种心里面踏实的感觉。

    李七夜停下了脚步,目光一凝,望着山脉深处。

    “嘿,别装神弄鬼,出来见见。”大黑牛倒是嘿嘿地笑了一下,向山脉深处大叫了一声。

    圣霜真帝心里面倒是为之一喜,因为来到小世界之后,她第一次听到活人的声音。

    就在大黑牛的声音刚落下的时候,只见山脉深处有一个人走了出来。

    这是个老者,老者一身月牙色的衣裳,身上一尘不染,洒下了月色光泽,他缓缓而来的时候,犹如月神一般。

    老者面目清瘦,时光在他的脸庞上留下了痕迹,但是,并不是把他打磨得更加苍老,而是时光在他的脸庞上沉淀,在时光的打磨之下,他似乎成为了隽永的存在。

    这个老者虽然没有任何无敌的气息似乎出来,但是,他往山脉前一站,都已经给人万古无法跨越的感觉了,他就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道友,请回”这个老者一步走出来,稽首,他轻轻一稽首,天地为动,让人不由为之肃然起敬。

    “他是”看到这位老者的时候,圣霜真帝想起了一位传说中的始祖,虽然她从未见过,但,这个老者的形象和传说的描述是一模一样。

    但,再仔细看这个老者的时候,圣霜真帝心里面为之剧震,她不由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因为这个老者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生机,换一句话说,他就是一个死人!

    一个始祖,不,应该说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始祖,这怎么不让圣霜真帝抽了一口冷气呢。

    “又是一个死人!”大黑牛看到这个老者之后,不由有些失望。

    不过,比起在此之前的死物来,不管是千军万马,还是那些无敌之辈,眼前这个老者,没有他们身上的那种气息,也就是黑暗力量!

    “道友”见这位死去的始祖,李七夜顿首,徐徐地说道:“我必从此过。”

    老者双目依然有神,如果一般人只怕是看不出来眼前这个老者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但是,这瞒不过李七夜他们的一双眼睛。

    “前路大凶,切莫自误。”老者还礼,那怕他曾是一位始祖,依然是彬彬有礼,气度过人。

    这样的一个老者站在面前,那还真的是让人感受不到他是一个死人。

    “何为自误。”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或许送命,或许,从此堕入魔道!”老者神态肃然,徐徐地说道:“道友造化通天,速回,谋万全之策。”

    “嘿,那你们,又有多少人堕入魔道。”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

    老者神态一变,旋即又安然,徐徐地说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无关乎外人,只在于己心。”

    “道友心之坚,不易。”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

    “无力回天而已。”老者那怕是死亡了,但,依然是像一个活人一样,这可以想象,他生前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恐怖了。

    “当年,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大黑牛也好奇,问道。

    老者不谈,徐徐地说道:“速回,此道凶险,有万全之策,再图谋也不迟。”

    “我就是万全之策。”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嘿,没错,大圣人就是万全之策,有他在,一切都安了。”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老者望向李七夜,双目瞬间喷涌出了神光,这神光慑万世,镇千古,作为真帝的圣霜真帝,都心里面一震,这样的力量太强大了,这不是她所能相匹的。

第3071章鼓动八方    “咚、咚、咚”的战鼓声响起之时,整个小世界都回荡着这个鼓声,似乎,这“咚、咚、咚”的战鼓声已经响遍了每一个角落。

    “这是哪来的鼓声!”听到这样“咚、咚、咚”的战鼓声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向鼓声传来的地方望去。

    “轰——轰——轰——”随着战鼓之声响起,在这小世界的一个大海之中,一阵阵轰鸣传来,只见大海如同打开了门阀一样。

    在这个时候,见到了海水翻滚,千军万马排浪而出,瞬间跃空而起,腾云驾雾,往鼓声传来的地方而去。

    这从海水之中排浪而出的千军万马,都一身的黑色,一身黑衣,犹如水雾笼罩,无法看清楚他们的面目一般。

    这么一支行军万马,破浪腾空,声势浩大,为首是一只蟹将,蟹将穿着一身铠甲,雾气腾腾,威武无比。

    仔细去看这么一支行军万马,这让许多人都不由为之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死人,或者说,他们都是死物,但,却与活着的军队没有什么区别,他们依然的身上依然是杀气腾腾。

    “哪里来这么多死物——”看到这么一群千军万马,行多修士强者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咚——”的一声响起,就在鼓声响起的时候,那些本是欲向圣霜真帝攻击的死人,也都纷纷调头就走,往鼓声传来的地方奔驰而去,一点都不犹豫。

    “有些不一样。”看着这些兵马向鼓声方向而去,圣霜真帝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

    “是不一样,刚才欲向你动手的那些死物与这些海中的死物,都是不一样,还有那些行军的阴兵,也不一样。”大黑牛他那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也死死盯着这些死物,看着这些死物,他的双目中都喷涌出了夺人的光芒。

    “死法不一样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或者说,化作死物的过程不一样而已。如行军的阴兵、地下爬起来的死物,他们生前,便归于黑暗,而海中这些兵马,乃是死兵归于黑暗。”

    “生前归于黑暗或死后归于黑暗。”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说道:“后者已经成为了傀儡了吗?”

    李七夜笑了一下,没回答,只是看着这些死物,徐徐地说道:“故事,很曲折,也很离奇,但,一切都逃不出‘人心’这两个字。”

    “轧、轧、轧……”一阵阵沉重的声音响起,在鼓声响起之时,不仅仅是大海中有千军万马排浪腾空而起,在小千世界中,也有一座神岳突然打开,神岳之中吞吐着光焰。

    很多人立即望去,只见这神岳之内,乃是福地洞天,光焰就是神地洞天中所喷涌出来的。

    在光焰之中,听到了马蹄之声,在这个时候,一辆神车从福地洞天中的光焰之中驶了出来。

    神车跃空,碾碎虚空,往鼓声传来的地方飞驰而去。

    所有人都看到了,神车之上,坐着一个老者,老者端坐于车中,这位老者如同至尊皇帝一样,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了浩然无上的气势,他头戴着冕旒,垂珠遮住了容颜。

    尽管是如此,依然让人感觉是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似乎他此时便可以掌执天下。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强大无比的老者,身上却未散发出生机,毫无疑问,他也是一个死人。

    “他,他好像是……”看到这个老者坐于神车,往鼓声传来的地方飞驰而去,有一位古朽的真神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在恍然之间,他想到了一个人物,但,不敢肯定。

    “轰——”的一声巨响,有战马踏破虚空,有一个汉子骑战马而来,神武霸气,绝尘天下,汉子腰间跨着日月空剑,身穿铠甲,但是,半边的铠甲已碎,似乎曾经过激战。

    但,汉子依然是神霸天下,举世无敌,踏马而行,跨越天地,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又是一个至尊——”看到这个汉子跨越天空,不少人心里面颤了一下,谁都看得出来,这个汉子生前一定会很强大,甚至可以斩杀他们这些独尊一方的大人物。

    “轰、轰、轰”与此同时,有一艘巨船渡空而来,。巨船吞吐着金光,在这个时候,有人眼尖,一看去,看到船上站着一个铜人,这个铜人身高千丈,举手捏日月,有着举世无敌的气势。

    当这个铜人一转眼睛的时候,所有人在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因为这个铜人的一双眼睛乃是充满了黑暗,似乎可以慑人心魂一样。

    “这,这不是仙铜族的那位大师吗——”看到这个铜人,有一位真帝心里面为之一震,这位真帝年轻,但,见识广,他看到这个铜人之时候,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传说,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道兄,不可轻言。”这位真帝身边的一位年朽的不朽真神低声说了一句。

    这位真帝心里面一凛,深呼了一口冷气,立即端正了姿态,不再轻言。

    因为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出去了,不仅仅是坏了一代无双大师的名誉,也坏了仙铜族的名誉,传出去之后,只怕会掀起无数的风雨。

    “我操,当年参加远征的那些真帝、长存都变成了死物了吗?”比起一些慎言的真帝、长存来,大黑牛这张大嘴巴就没有这个顾忌了,他一点遮拦都没有,脱口而出。

    大黑牛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他可是活了很久的人,对于当年哪些人参加了火祖的远征,他是颇为清楚,现在他敢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大黑牛这样无遮拦的话,很多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一震,抽了一口冷气,也有不少人纷纷望向大黑牛。

    要知道,当年多少人参加了火祖的远征,其中涉及了多少道统、多少的门派传承,而且,这些人都是这些道统的始祖、真帝乃至是无敌长存,他们或者是这些道统的创始者、无上先贤。

    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们的先贤、祖先都成为了死物,这样的事情传了出去,这是掀起了多么大的浪澜,只怕从此仙统界都一下子满城风雨。

    当然,大黑牛没有这种顾忌,当不少人忘向他的时候,他那铜铃一样的大眼睛立即登了过去,说道:“看什么看,难道本帅牛会这口污人清白不成。”

    虽然一些人,特别是他们祖先曾经参加入了火祖远征的人,他们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有些不满,但,在心里面依然不由颤了一下。

    因为此时他们看到的,似乎有这样的苗头,只不过,他们自己不敢轻言,也不敢轻下断论而已。

    一时之间,有八方来朝的感觉,当战鼓之声响起,有神岳打开,有地府升起,在这样的福地洞天之中,有战将、帝皇、无敌……等等诸多无上至尊出现,都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看着四面八方都有无敌之辈往鼓声的方向而去,不少人心里面发毛,鼓声那边,究竟是有什么东西呢。

    “要不要去看看——”有人不由犹豫了一下,相视了一眼。

    “找死——”有更强的长存喝止,说道:“一旦踏入那里,说不定会被这些死物攻击,到时候,你就会被割韭菜一样被收割!”

    这话一出,不少本是想跟着去看看的人,一下子打消了念头。

    刚才那些死物,一下子收割了多少修士强者的性命,连圣霜真帝光明普照了,如此强大了,它们依然是跃跃欲试,想攻击圣霜真帝。

    如果他们真的走进去了,只怕必定会受到这些死物的攻击。

    在这个时候,也有人暗暗地向自己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他同伴回过神来之后,他们都纷纷地悄悄溜走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逃出这个小世界,而是向神岳中打开的福地洞天溜去,他们偷偷地潜入打开的福地洞天,去盗取福地洞天的宝物。

    “趁他们不在,我们取宝。”一旦有人带头,就立即有不少的强者大人物回过神来,他们都纷纷往那些福地洞天而去。

    这些福地洞天的主人听到了鼓声都立即赶去了,他们的福地洞天乃是门户大开,如此一天,正是给了这些强者大人物机会,他们溜入了这些福地洞天,一时之间都忙着去偷盗福地洞天的宝物,没有谁愿意去冒着生命危险向鼓声传来的地方而去。

    当然,对于这些福地洞天中的宝物,李七夜并不感兴趣,李七夜望着鼓声传来的方向,不由双目一凝,闪动着冷光。

    “嘿,这里,邪门,只怕已经成为了魔巢了。”大黑牛一向都不是什么好言相向的人,此时他嘿嘿地一笑。

    “这可是火祖的远征船呀。”圣霜真帝依然还是抱有希望,说道。

    “嘿,火祖又如何。”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谁也不敢保证,再强大,也不一定代表着他道心坚定不动。”

    “屠龙的勇士,或许,有一天,也会成为恶龙。”李七夜看了圣霜真帝一眼,意味深长。

    “这——”李七夜这样的话,就顿时让圣霜真帝毛骨悚然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