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咚、咚、咚”的战鼓声响起之时,整个小世界都回荡着这个鼓声,似乎,这“咚、咚、咚”的战鼓声已经响遍了每一个角落。

    “这是哪来的鼓声!”听到这样“咚、咚、咚”的战鼓声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向鼓声传来的地方望去。

    “轰——轰——轰——”随着战鼓之声响起,在这小世界的一个大海之中,一阵阵轰鸣传来,只见大海如同打开了门阀一样。

    在这个时候,见到了海水翻滚,千军万马排浪而出,瞬间跃空而起,腾云驾雾,往鼓声传来的地方而去。

    这从海水之中排浪而出的千军万马,都一身的黑色,一身黑衣,犹如水雾笼罩,无法看清楚他们的面目一般。

    这么一支行军万马,破浪腾空,声势浩大,为首是一只蟹将,蟹将穿着一身铠甲,雾气腾腾,威武无比。

    仔细去看这么一支行军万马,这让许多人都不由为之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死人,或者说,他们都是死物,但,却与活着的军队没有什么区别,他们依然的身上依然是杀气腾腾。

    “哪里来这么多死物——”看到这么一群千军万马,行多修士强者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咚——”的一声响起,就在鼓声响起的时候,那些本是欲向圣霜真帝攻击的死人,也都纷纷调头就走,往鼓声传来的地方奔驰而去,一点都不犹豫。

    “有些不一样。”看着这些兵马向鼓声方向而去,圣霜真帝不由沉吟了一下,说道。

    “是不一样,刚才欲向你动手的那些死物与这些海中的死物,都是不一样,还有那些行军的阴兵,也不一样。”大黑牛他那一双铜铃大小的眼睛也死死盯着这些死物,看着这些死物,他的双目中都喷涌出了夺人的光芒。

    “死法不一样而已。”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或者说,化作死物的过程不一样而已。如行军的阴兵、地下爬起来的死物,他们生前,便归于黑暗,而海中这些兵马,乃是死兵归于黑暗。”

    “生前归于黑暗或死后归于黑暗。”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说道:“后者已经成为了傀儡了吗?”

    李七夜笑了一下,没回答,只是看着这些死物,徐徐地说道:“故事,很曲折,也很离奇,但,一切都逃不出‘人心’这两个字。”

    “轧、轧、轧……”一阵阵沉重的声音响起,在鼓声响起之时,不仅仅是大海中有千军万马排浪腾空而起,在小千世界中,也有一座神岳突然打开,神岳之中吞吐着光焰。

    很多人立即望去,只见这神岳之内,乃是福地洞天,光焰就是神地洞天中所喷涌出来的。

    在光焰之中,听到了马蹄之声,在这个时候,一辆神车从福地洞天中的光焰之中驶了出来。

    神车跃空,碾碎虚空,往鼓声传来的地方飞驰而去。

    所有人都看到了,神车之上,坐着一个老者,老者端坐于车中,这位老者如同至尊皇帝一样,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了浩然无上的气势,他头戴着冕旒,垂珠遮住了容颜。

    尽管是如此,依然让人感觉是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似乎他此时便可以掌执天下。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强大无比的老者,身上却未散发出生机,毫无疑问,他也是一个死人。

    “他,他好像是……”看到这个老者坐于神车,往鼓声传来的地方飞驰而去,有一位古朽的真神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在恍然之间,他想到了一个人物,但,不敢肯定。

    “轰——”的一声巨响,有战马踏破虚空,有一个汉子骑战马而来,神武霸气,绝尘天下,汉子腰间跨着日月空剑,身穿铠甲,但是,半边的铠甲已碎,似乎曾经过激战。

    但,汉子依然是神霸天下,举世无敌,踏马而行,跨越天地,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又是一个至尊——”看到这个汉子跨越天空,不少人心里面颤了一下,谁都看得出来,这个汉子生前一定会很强大,甚至可以斩杀他们这些独尊一方的大人物。

    “轰、轰、轰”与此同时,有一艘巨船渡空而来,。巨船吞吐着金光,在这个时候,有人眼尖,一看去,看到船上站着一个铜人,这个铜人身高千丈,举手捏日月,有着举世无敌的气势。

    当这个铜人一转眼睛的时候,所有人在心里面都不由颤了一下,因为这个铜人的一双眼睛乃是充满了黑暗,似乎可以慑人心魂一样。

    “这,这不是仙铜族的那位大师吗——”看到这个铜人,有一位真帝心里面为之一震,这位真帝年轻,但,见识广,他看到这个铜人之时候,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传说,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道兄,不可轻言。”这位真帝身边的一位年朽的不朽真神低声说了一句。

    这位真帝心里面一凛,深呼了一口冷气,立即端正了姿态,不再轻言。

    因为这样的事情一旦传出去了,不仅仅是坏了一代无双大师的名誉,也坏了仙铜族的名誉,传出去之后,只怕会掀起无数的风雨。

    “我操,当年参加远征的那些真帝、长存都变成了死物了吗?”比起一些慎言的真帝、长存来,大黑牛这张大嘴巴就没有这个顾忌了,他一点遮拦都没有,脱口而出。

    大黑牛这话可不是无的放矢,他可是活了很久的人,对于当年哪些人参加了火祖的远征,他是颇为清楚,现在他敢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大黑牛这样无遮拦的话,很多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很多人都不由心里面一震,抽了一口冷气,也有不少人纷纷望向大黑牛。

    要知道,当年多少人参加了火祖的远征,其中涉及了多少道统、多少的门派传承,而且,这些人都是这些道统的始祖、真帝乃至是无敌长存,他们或者是这些道统的创始者、无上先贤。

    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们的先贤、祖先都成为了死物,这样的事情传了出去,这是掀起了多么大的浪澜,只怕从此仙统界都一下子满城风雨。

    当然,大黑牛没有这种顾忌,当不少人忘向他的时候,他那铜铃一样的大眼睛立即登了过去,说道:“看什么看,难道本帅牛会这口污人清白不成。”

    虽然一些人,特别是他们祖先曾经参加入了火祖远征的人,他们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有些不满,但,在心里面依然不由颤了一下。

    因为此时他们看到的,似乎有这样的苗头,只不过,他们自己不敢轻言,也不敢轻下断论而已。

    一时之间,有八方来朝的感觉,当战鼓之声响起,有神岳打开,有地府升起,在这样的福地洞天之中,有战将、帝皇、无敌……等等诸多无上至尊出现,都往鼓声传来的方向而去。

    看着四面八方都有无敌之辈往鼓声的方向而去,不少人心里面发毛,鼓声那边,究竟是有什么东西呢。

    “要不要去看看——”有人不由犹豫了一下,相视了一眼。

    “找死——”有更强的长存喝止,说道:“一旦踏入那里,说不定会被这些死物攻击,到时候,你就会被割韭菜一样被收割!”

    这话一出,不少本是想跟着去看看的人,一下子打消了念头。

    刚才那些死物,一下子收割了多少修士强者的性命,连圣霜真帝光明普照了,如此强大了,它们依然是跃跃欲试,想攻击圣霜真帝。

    如果他们真的走进去了,只怕必定会受到这些死物的攻击。

    在这个时候,也有人暗暗地向自己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他同伴回过神来之后,他们都纷纷地悄悄溜走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逃出这个小世界,而是向神岳中打开的福地洞天溜去,他们偷偷地潜入打开的福地洞天,去盗取福地洞天的宝物。

    “趁他们不在,我们取宝。”一旦有人带头,就立即有不少的强者大人物回过神来,他们都纷纷往那些福地洞天而去。

    这些福地洞天的主人听到了鼓声都立即赶去了,他们的福地洞天乃是门户大开,如此一天,正是给了这些强者大人物机会,他们溜入了这些福地洞天,一时之间都忙着去偷盗福地洞天的宝物,没有谁愿意去冒着生命危险向鼓声传来的地方而去。

    当然,对于这些福地洞天中的宝物,李七夜并不感兴趣,李七夜望着鼓声传来的方向,不由双目一凝,闪动着冷光。

    “嘿,这里,邪门,只怕已经成为了魔巢了。”大黑牛一向都不是什么好言相向的人,此时他嘿嘿地一笑。

    “这可是火祖的远征船呀。”圣霜真帝依然还是抱有希望,说道。

    “嘿,火祖又如何。”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谁也不敢保证,再强大,也不一定代表着他道心坚定不动。”

    “屠龙的勇士,或许,有一天,也会成为恶龙。”李七夜看了圣霜真帝一眼,意味深长。

    “这——”李七夜这样的话,就顿时让圣霜真帝毛骨悚然了。

第3070章光明力量    当这些修士强者遇到了这么一个难得的药田之时,一下子就是像疯了一样,拼命地采摘收割,他们打开了药田的封印,把药田的灵药丹草都一一收割掉。

    就在这些修士强者都在兴奋、疯狂地收割着药田的灵药丹草之时,不知觉中,地下竟然爬起了一具具的死尸或者是骷髅。

    听到“哗啦、哗啦、哗啦……”的泥土翻动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泥土之中爬起了死人,这一个个死人从泥土中爬出来之后,都是黑衣笼罩,看不清他们的真面目,似乎他们也不容许别人看着他们的真面目一样。

    “有死物——”看到这些死人从泥土中爬起来之后,这群收割灵药丹草的修士强者不由大叫了一声。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些修士强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这些从泥土中爬起来的死人瞬间对这些修士强者发动了攻击。

    只见有一个死人瞬间祭出了一个宝炉,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中,宝炉倾泻而下,刹那之间,滚滚的炉火向一个强者盖了过去,这从宝炉中倾泻而出的炉火,竟然是冒着黑焰,所有倾泻而出的炉火就像黑雾一般,充满了黑暗的力量。

    “啊——”的一声响起,被黑暗的炉火淹没之时,听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这个强者一下子被烧成了飞灰。

    “杀——”在这个时候,采药的修士强者也都反应过来了,大喝一声,都纷纷出手,祭出了自己的宝物,兵器出鞘,杀这些死物杀了过去。

    一时之间,交战之声响彻了这个山谷,“砰、砰、砰”的兵器相碰之声不绝于耳。

    虽然这些死物已经是没有生命了,但是,他们依然是十分的强大,实力一点都不亚于生前。

    更可怕的是,这些死物,那怕身体被刺穿了,他们都依然不受任何的影响,依然拼命地向自己的敌人轰杀过去。

    而且,在这个时候,地下爬起来死物是越来越多,当这些修士强者想退走的时候,那都已经是迟了,他们已经被众多的死人团团围住了。

    当死人越来越多之时,这些修士强者越来越被动,越来越不是死人的对手。

    特别是有一个死人,更是强大,这个死人乃是一身将帅的装扮,身穿着铠甲,一身铠甲冒着黑色的光芒,头盔遮住了他的整个脸容,手中的长枪黑雾缭绕,犹如来自于死域的战将一样。

    这个死物战将,骑着战马,出手如闪电,一马跃来,长枪瞬间如闪舌一样钉杀而致,往往是一枪致命。

    “啊、啊、啊”一时之间,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一个个的修士强者都被这死物将领钉杀在地上。

    “完蛋了。”就在这些修士强者一一被钉杀之时,幸存者都不由尖叫一声,他们都不由有些绝望,他们几次欲破围而出,都未能成功。

    “好强的死物。”当然,如此大的动静,也惊动了外面的一些强者,不少修士强者都纷纷赶来,只不过,没有谁人出手相救,更多的人赶来之后,都是远处观望。

    对于他们而言,彼此非亲非故,凭什么让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他们呢。

    “杀——”在绝望之下,这些修士强者只有生死一搏了,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是这些死物的对手,一一被斩杀。

    “退——”就在为数不多的幸存者绝望之时,一个娇叱声音响起,一个人从天而降,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光明瞬间普照大地。

    “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当光明普照的时候,这些死人全身都冒着黑烟,甚至有死人是“吱、吱、吱”的惨叫一声,被光明力量净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在“滋、滋、滋”的声音中化作了干尸。

    毫无疑问,这些死物被光明力量净化了它们身上的黑暗力量之后,它们就真正的变成了死尸了。

    “圣霜真帝——”看到从天而降的人,幸存者不由狂喜,不由大叫了一声,惊喜无比。

    “圣霜真帝出手了。”看到从天而降的女子,远处观望的强者也不由为之意外。

    来人正是圣霜真帝,她从天而降,并没有施展一招一式,只是身上散发出了神圣无比的光明,光明普照,此时的圣霜真帝是那么的圣洁,是那么的无上,让人有着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死物对于圣霜真帝所散发出来的光明也是十分的畏惧,也都纷纷后退,连那尊强大的将领都不敢去对抗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骑着战马退到了一边。

    “好强大的光明力量。”看到圣霜真帝不出一招一式,便轻而易举地迫退了这些强大无匹的死物,远处观望的强者都不由惊叹一声。

    “的确是强大无匹,以光明而言,当今世上只怕没有人能超越圣霜真帝了。”就算是真帝,看到这样的一幕,也都唯有惊叹,说道:“如此纯粹,如此无垢,此光明力量,乃是真正的本源。”

    “圣霜真帝,拥有着别人所无法比拟的天赋,她已经完全继承了远荒圣人的衣钵了。”老一辈的长存看到圣霜真帝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纯粹光明力量,也都佩服。

    大家都知道,同样是作为光明圣院的学生,圣霜真帝才是真正的正统,像紫龙女帝、明王佛他们这些光明圣院的学生,都只不过是半路出家而已,就算他们能参悟光明大道的一些奥妙,但,那都只是一些皮毛而已。

    这就是明王佛、金变战神他们在光明力量上无法与圣霜真帝所比拟的地方。

    毕竟,圣霜真帝出生于光明圣院,自从一出生开始就受到了光明力量的沐浴,自幼便修练了光明大道,可以说,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是十分的纯粹,已经是接近于本源的力量了。

    所以,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并没有出手,单是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光明,就足可以威慑住了这些死物。

    “退,速速离开这里。”圣霜真帝也未对这些死物出手,只是光明普照而已,使得这些死物都离圣霜真帝远远的,不敢靠近。

    见到这样的一幕,那些修士强者都纷纷逃走,眨眼之间,他们都逃之夭夭,通逃多远就逃多远,以免得被这些死物盯上。

    “这丫头,比远荒圣人强多了。”看着这样的一幕,大黑牛不由感慨地说道:“至少,这丫头还是那么的纯粹,不像远荒老鬼,一副堂皇正道的模样,却是一肚子的坏水,谁知道他想什么呢。”

    “远荒圣人是有不足之处,但也别把他说得一无是处。”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

    “嘿,但,我知道他一肚子是坏水,不是什么好人,我打心底里,就不承认他是什么光明普照。”大黑牛嘿嘿地一笑。

    李七夜笑了一下,大黑牛对于远荒圣人的偏见,那是谁都没办法改掉的。

    虽然那些修士强者逃走了,但是,那些死人,特别是那位死人将领,盯着圣霜真帝,似乎有对圣霜真帝出手的意思。

    谁都看得出来,这些死人和死人将领对于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十分的忌惮,他们也无法与圣霜真帝抗衡,毕竟圣霜真帝比它们强得太多了。

    尽管是如此,这些死物依然对圣霜真帝跃跃欲试,颇有跃起击杀圣霜真帝的举动。

    “光明与黑暗,誓不两立。”看到这样的一幕,老一辈强者都明白其中的道理。

    那怕这些死物明知道不是圣霜真帝的对手,但是,骨子里的黑暗力量,依然驱使着他们对于圣霜真帝跃跃欲试。

    “轰、轰、轰”在这个时候,一阵轰鸣之声响起,这些死物竟然会组成一个大阵,这是一个战场上所使的战阵,当他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黑暗力量像黑雾一样凝集在一起。

    在这“轰、轰、轰”的轰鸣声中,黑暗力量在上升,隐隐之间,要形成一条黑暗真龙一样,气势十分的磅礴。

    “究竟是什么样的黑暗力量,才会使得它们和活着没什么差别呢?”看到这些死人竟然竟然会组成一个大阵,这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心里面不由悚然。

    毕竟,很多死物被黑暗力量感染之后,最多也就是行尸走肉一般。

    但是,这些死物并非是如此,它们好像拥有自己的灵智一样,竟然还会组成大阵,可以说,这已经和活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面对这些死人所组成的大阵,圣霜真帝十分的淡定安然,也没有出手的意思,她的光明力量稳如磐石,似乎任何力量都无法撼动它丝毫一般。

    “咚、咚、咚……”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候,突然之间,遥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阵鼓声,这“咚、咚、咚”的鼓声不是一般的鼓声,而是战场上的战鼓之声。

    “咚、咚、咚”的战鼓之声传来,节奏感十分的强,好像每一个鼓声都像重重地敲击在了所有人的心脏之上。

    听到这样的鼓声,顿时好像让人有一种伏首请缨的冲动,似乎,要让人伏拜于地,任由差遣一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