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她的确是没有想到这一点,那也是因为她还没有强大到那种地步。

    “到了,快看”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大黑牛叫了一声,柳燕白更是惊呼一声。

    李七夜和圣霜真帝听到他们的声音,立即快步赶上去。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阴兵队伍的尽头了,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山谷,在还没有抵达这个山谷的时候,远远便感受到了那股扑面而来的热浪了。

    这样的一般热浪是十分的炙热,烫得人皮肤都干裂,而且在这一股热浪之中,充满了浓浓的铜铁之味。

    当冲入山谷的时候,看到了十分诡异的一幕,看到了十分邪异的一幕。

    冲入山谷之后,你才会发现,这里哪里是一个山谷,更准确地说,这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铁锅,或者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地锅。

    此时,山谷里面,不对,应该说,在这样一个巨大无比的地锅里面,扑嗵扑嗵地冒着热泡,而扑面而来炙热的热浪,正是从这地锅里冲出来的。

    而锅里所煮着的,竟然是铜水,满满的一锅铜汁。这一锅满满的铜汁,那可不是一般的铜汁,乃是高纯度的精金炼赤铜,整锅的铜汁,那是十几种的神金所融炼而成。

    就算是再不懂行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么一锅呈现赤金色的铜汁,那是十分的稀有,十分的罕见,它们乃是用最珍贵的神金融炼而成。

    这样的铜汁,若是用来打造兵器的话,武装一个道统,只怕随时都有可能武装出一支百万大军,而且是精锐中的精锐。

    单是这样的一锅铜汁,那都是十分骇然,它的价值,只怕不是一般的门派传承所能承受的。

    更为让人骇然的不是这么一锅满满的铜汁,而是那些阴兵。

    阴兵排着长长的队伍,它们依次地一一走入了地锅之中,随着它们全部一一沉入了铜汁里面。

    这样的一个铁锅,似乎它是无底洞一样,那怕是千万士兵潜进去,那都不会看到有任何一个士兵浮起来,而且,再多的士兵走进去,也无法把这样的铁锅填满。

    无数的阴兵,它们排成了一支绵长无比的队伍,千百万年行军之后,最终,它们依次地走入了铁锅之中,浸在铜汁里面,最后沉入了地锅。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是多么的不可思议,那是多么的可怕,那简直就是让人无法想象。

    就是圣霜真帝,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阴兵行军,那已经可怕了,更为离谱的是,它们竟然全部都沉入了锅底,把自己给煮了。

    “这搞的是什么鬼”看到所有的阴兵都排队,一一走入了铁锅里面,任由滚烫的铜汁浸铸在自己身上,最后慢慢地沉入了锅底,大黑牛都有些悚然。

    大黑牛见多识广,胆子够肥了吧,在这个时候,看到阴兵排队,把自己给煮了,沉入锅底,他都不由觉得背脊是冷嗖嗖的。

    “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得它们如此前赴后继地沉入锅底呢?”圣霜真帝也搞不明白,阴兵行军千万里,最后他们只是为了把自己给煮了,最后把自己全部沉入了锅底。

    这样的事情,就算是见识再广的圣霜真帝,也看不明白,看不透这里面的奥妙。

    “铜煮阴兵”李七夜眼前这样的一幕,双目不由为之一凝,徐徐地说道。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炸油锅吗?”看到阴兵全部都沉入了锅底之后,看着翻滚的铜汁,大黑牛说嘿嘿地说道:“听说人死了之后,造孽多的人,会被扔进油锅里煎煮,惨叫之声响彻整个阴曹地府。”

    “师父,这是真的吗?”柳燕白听到这样的故事,都不由悚然。

    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谁知道真假,反正你师父我没做亏心事。”

    “亏心事是没错,只是心黑得发亮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拆大黑牛的台。

    “大圣人,你不能这样污蔑我。”大黑牛立即大叫一声,十分不满地说道:“我本帅牛心地纯良,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对于大黑牛的不要脸,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而已。

    “道兄,此般为何?”圣霜真帝看着一个个阴兵毫不犹豫地走入了铁锅之中,任由铜汁煎炸,最后沉入了锅底,她也看不出端倪来,向李七夜请教。

    “战,将在。”李七夜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双目一凝,然后身影一闪,往山谷之后纵身而去。

    大黑牛他们反应过来,他们都纷纷地跟上了。

    在大谷之后,有个悬崖,似乎深不见底,李七夜直降而下,大黑牛他们紧随其后。

    当降到谷底的时候,大黑牛他们都看到了一片火光闪动,火舌就像是一条条火龙一样在那里窜动着。

    如果说,在上面煮着阴兵的山谷是一口铁锅的话,那么眼前火舌闪动的谷底就是灶台了。

    此时,大黑牛他们看到前面的石壁之上,乃是一个个火口,火口之中窜出了一道道的火苗,像火龙一样窜动。

    通过这一个个火口,可以看得到,在山体里面有着熊熊大火,似乎,整个山体都是中空的一样,里面熊熊大火十分的凶猛,在疯狂地焚烧着。

    看到这一幕,应该就是这山体里面的熊熊大火把上面的铜汁煮得沸腾不止了。

    此时,在火口之前,只见有一个黑衣人,这个黑衣人全身被黑雾所笼罩着,此时这个黑衣人以强大无比的气罡催动着山体里面的熊熊大火,在他的罡气催动之下,熊熊大火是越来越旺盛,越来越凶猛。

    毫无疑问,正是这个黑衣人给山体里的烈火鼓风,使得山体里面的烈火更加旺盛,煮着上面的铜汁。

    “原来是你这个奸人在此作坏。”看到这个黑衣人在作鼓风,大黑牛大喝一声,扬蹄,一记重蹄踢了过去。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这个黑衣人被大黑牛一记蹄子踢中,一下子被踢入了火口,落入了熊熊大火之中。

    听到“蓬”的一声响起,只见山体里面的烈火一下子就更加的旺盛了,把这个踢进去的黑衣人一下子包裹住,把他彻底的焚烧掉。

    “嘿,看你还敢不敢在这里使坏。”大黑牛见自己一记蹄子就把黑衣人踢进火口之后,对于自己这样的杰作那是十分的满意。

    “师父,他爬出来了。”就在大黑牛洋洋得意之时,柳燕白大吃一惊,大叫。

    大黑牛望去,只见“蓬”的一声响起,只见火口里面爬出了一个火人,这个火人全身都是熊熊大火,这正是刚才大黑牛一蹄踢了进去的黑衣人。

    当这个黑衣人爬出火口之后,站了起来,“蓬”的一声响起,他身上的烈火一下子熄灭掉,然后他依然发起了罡气,依然无休无止地鼓风吹火。

    这个黑衣人从被踢入火口,再到爬出来,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大黑牛一眼,也没有看李七夜他们一眼

    “本帅牛就不信邪。”大黑牛见黑衣人一点事的模样都没有,也觉得邪门了,大喝一声,扬蹄,一下子踢了过去。

    又是“砰”的一声响起,黑衣人一下子被踢入了火口之中,听到“蓬”的一声响起,火口里面的熊熊大火把它一下子包裹住了。

    然而,这不济于事,片刻之后,只见浑身熊熊大火的黑衣人又爬了出来,然后身上的熊熊大火在“蓬”的一声中,又一下子熄灭了,他又是无休无止地催动着罡风,为熊熊大火鼓风。

    “这不是活人。”见黑衣人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大黑牛终于明白了,说道:“这是鬼,不,应该说是傀儡,或者说,它和阴兵是一路的货色。”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看到这样诡异的一幕,圣霜真帝也不由暗暗吃惊,今天诡异的事情,那实在是太多了。

    “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圣霜真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上前,沉喝一声,妖叱:“现你原形”话一落下,听到“嗡”的一声响起。

    在这刹那之间,圣霜真帝身上浮现了圣光,她身上的圣光虽然不是圣焰滔天,但是,纯粹无比,一缕缕的圣光在跳动的时候,她就好像是光明之源,她拥有了世间最强大最纯正的光明力量。

    在这刹那之间,光明之下,一切的黑暗都必将是无处遁形,一切都必将被净化。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受到圣光的净化,黑衣人身上的黑衣一下子烟消云散,这不是什么黑衣,而是由黑雾笼罩而成。

    当黑雾被净化之后,露出了原形,那是一具骷髅,它眼眶里窜动着火苗。

    “好强的光明力量,好纯洁的光明力量,丫头的确继承了光明圣院的衣钵。”看到圣霜真帝的光明力量,大黑牛不由赞了一声。

    “吱、吱、吱”一声声惨叫响起,就在圣霜真帝的圣光笼罩着这具骷髅不由惨叫起来。

第3067章道心为重    “他们是去哪里呢?”看着行军的阴兵,坐在牛背上的柳燕白不由好奇。

    顺着阴兵的队伍,向前望去,只见队伍绵长,似乎是看不到尽头一样,好像这样的一支阴兵是要走到世界的尽头一样。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大黑牛嘿嘿地一笑,立即沿着阴兵的队伍向前行。

    李七夜笑了一下,也往阴兵的队伍前行,圣霜真真帝忙是跟了上去。

    “阴兵行军,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圣霜真帝跟上之后,看着这一直前行的队伍,不由有所疑惑。

    作为真帝的她,见识过无数奇怪的事情,经历过许多惊悚的东西,但是,像这样的阴兵行军,她还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兵出,必有故。”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渡海先飞出巨陨,随之有船只追逐而来,现又有阴兵行军,并不是一种巧合,一切都是事出有因。”

    “道兄的意思,从不渡海漂泊出来的所有船只残骸,都是追逐巨陨而来。”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

    时至于今,大家都还没有搞明白不渡海里面飞出来的巨陨究竟是什么东西,虽然说,金变战神、明王佛他们已经追逐下去了,但是,却没有带回什么惊喜的消息。

    “一切事出,皆是有因,不渡海千百万年都平静无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时至于今,该是祸起的时候了。”

    那怕圣霜真帝如此强大了,她神态也不由凝重起来,她也亲自经历了巨陨冲击而来的变故,那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

    如此巨陨撞击而来,作为十二宫真帝的她,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但是,若是说守护着一个道统,那就不好说了,毕竟,这个巨陨实在是太过于巨大,冲击力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

    “难道说,巨陨便是灾难的开端,或许是灾难的祸源?”圣霜真帝不由有所担忧。

    太尹喜对于已经冲入天墟的巨陨,依然心有防备,现在看来,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如果说,这是灾难的开端,或许说得过去,至于祸源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真正的祸源是人心。”

    “人心。”圣霜真帝不由目光一凝。

    “作为十二宫真帝,你对于道心,又有何看法。”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看着圣霜真帝。

    “道心稳,道根才坚。”圣霜真帝徐徐地说道:“一念之差,便可以走火入魔。当年我冲关真帝之时,瓶颈难破,甚为煎熬,曾有一度放弃。在困境之中,心有狂意,躁然不安,后有长辈指点,心定神坚,这才安之若素,经历磨难,一切水到渠成,登临帝位……”

    面李七夜面前,圣霜真帝也并未隐瞒,细细地说出自己的经历。

    这一场经历,对于圣霜真帝来说,那是收获丰富,这不仅仅是因为让她成为了真帝,同时,也让她对道心有了更深刻的领悟。

    在以前,作为一代天骄,虽然圣霜真帝曾是几次听到长辈再三谈及道心,但是,她并不是特别的在意。

    毕竟,在那个时候,她是心高气傲,出身于北院的她,本就高贵,又是有着绝世无双的天赋,修练起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对于年轻的她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容易。

    所以,在年少之时,她自认为对于修道而言,绝世无双的天赋,这才是修道的根本。

    但是,在冲击帝位的时候,这就让她有了深刻的体会了,在那样的困境之中,安定心神,驱散心魔,最根本的还是需要依靠道心,没有坚定的道心,走到这一步的时候,那就是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就如悬崖上行走一般,道心稍有不坚,便可以让你走火入魔,甚至是身死道消。

    在这样困境之中,再了不起的天赋,都不起什么作用。

    所以,在那一个时候,就让圣霜真帝有了深刻的明悟,如果仅仅只是成为一个高手,那么,有足够的天赋,或有足够的资源,就足够了。

    但是,如果你想走得更远,想成为真帝,甚至是成为始祖,那必须要有一颗坚定的道心,越得越远,越是登临巅峰,道心就必须越要坚定,否则,一切的努力,有可能一天将会水中月、镜中花。

    “这的确是不错的领悟。”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你成为了始祖,再往更高去走,那就需要更加坚定的道心了,到时候,你不仅仅是一念走火入魔,或者一念身死道消了。”

    “将会一念如何?”圣霜真帝不由好奇,虚心向李七夜请教。

    “一念,万古枯。”李七夜看了圣霜真帝一眼,徐徐地说道。

    “一念,万古枯!”圣霜真帝震了一下,但是,还没有想到更深层次的东西,不过,在这刹那之间,她隐隐之间已经摸到了什么了。

    “当然,你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你真的达到了那个高度之后,你就必须去思考,或者说,你会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到时候,一念之间,决定着很多东西,不仅仅是是你自己的命运,而是整个世界,整个三仙界!”

    “具体如何呢?”圣霜真帝心里面隐隐有了答案,但,依然向李七夜请教。

    “你现在或者还没有发现。”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但,如果有一天,你能站在那个高度了,你会发现,整个世界,是那么的诱惑,是那么的让人垂涎欲滴。在这个时候,你就需要一颗很坚定很坚定的道心了……”

    “……否则的话,就算世界深处没有黑暗,但,你都会化作黑暗。面向光明,还是面向黑暗,在于你一念之间。这与你天赋有多少,以前有多么的强大,曾创下多少奇迹……这一切都没有关系了。在这刹那之间,能真正决定一切的,就是你的道心,你有没有坚守住,有没有足够的坚定!”

    “一念之间,面向光面,还是面向黑暗。”圣霜真帝喃喃地说道。

    片刻之后,她向李七夜说道:“李道兄放心,小妹自幼向于光明,自幼修练光明大道,光明无垢,驱散黑暗,无惧于一切诱惑。”

    这并非是圣霜真帝自吹自擂,她的确是如此,她出身于光明圣院,一出生就是沐浴在光明之下,拥有着神圣的光明体质,而且,她自幼修道,便是远荒圣人的光明大道,圣洁无垢,光明普照,再加上成为真帝之后,她的道心就更加的坚定。

    面向黑暗之时,黑暗只有被驱散、净化的下场,黑暗根本就无法诱惑于她。

    ”错,大错特错。”李七夜看了她一眼,摇头,说道:“就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当你走到那一步之时,你以前的天赋,你的强大,你所修练的,你的出身,都不重要!在这一刻,决定你这一念的,是道心……”

    “……不要忘记了,光明的尽头,就是黑暗,如果你走到了光明的极限之后,便面临着黑暗,在这个时候,不是黑暗在诱惑着你,而是你自己就有可能化作黑暗,没有黑暗,何来光明。没有光明,又何来黑暗,这是两者伴生的。”

    李七夜这话说得铿锵有力,让圣霜真帝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

    “若是此,还请道兄明示。”圣霜真帝回过神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这个我帮不了你,只能靠你自己,走到这一步,谁都帮不了谁,最终还必须依靠自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就说个简单的,如长生,在光明之前,你已无足可走,但,面向黑暗,你还有希望,你做什么样的选择呢?”

    “这个——”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询问,圣霜真帝怔了一下。

    片刻之后,圣霜真帝苦笑了一下,说道:“不瞒道兄,我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不敢违心回复道兄。如果以我现在的情况来说,我一定会回复道兄说,坚持我的道。”

    “那的确。”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能站在长生之前。光明圣院,仙统界,不,乃至是整个三仙界,甚至可以说,万古,在你面前,你觉得,这些东西重要吗?微不足道,或许,你只需要稍稍伸手,便可以轻轻抹去。在这个时候,真正让你做出怎么样的选择,就看你的道心坚不坚定了。”

    “万古,也是轻轻抹去。”圣霜真帝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试想一下,一个人,真的达到了这样的境界,就如李七夜所暗示的那样,或者达到这样高度的人,已经不在乎这一切了,这一切在眼中只不过是蚁蝼,只不过是尘埃,在这一刻,让你做出选择的,的确不是天赋,或者出身!

    “所以,当年还弱小之时,并不觉得道心有多重要,但是,当你走到世界的巅峰,特别是万古的巅峰。道心,这才最重要的,这不仅仅决定你自己,而且也决定了整个世界,亿万生灵,万古时光!这一切都在你一念之间,而左右着你这一念的,就是道心!”李七夜说到这里,十分郑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