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走这边。”在刘三强跑到边继续吆喝兜售自己的出场券的时候,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往一边走去。

    大黑牛和圣霜真帝他们跟随着李七夜,往前面而去。

    当行走在这小千世界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个小千世界之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毫不夸张地说,眼前这个小千世界,只怕是比仙统界的任何道统都要庞大了。

    也就是说,这船远征船至少是载着一个道统在不渡海中漂泊,这样的情况,大家是可以想象了。

    当行走在这样的小千世界的时候,大家这才慢慢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始祖、真帝、长存不朽进入了不渡海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了。

    就算不渡海可以回来,试想一下,始祖他们可以带着一个小千世界向更远的地方去探索,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降低了始祖、真帝他们回来的可能。

    当行走在这个小千世界的时候,大家都发现,在这样的小千世界里,应有尽有,日月星辰,山岳江河,都一一皆全。

    而李七夜带着圣霜真帝他们行走这个小千世界的时候,他们跨越过了绵绵不尽的雪山,当跨越过雪山之后,他们看到了眼前的狼籍。

    只见有不少山河被打碎,不仅仅是山河被打碎,江湖被蒸发,连大地都撕开了一条条的裂缝。

    “好强大的力量,这里发生过惊天之战。”大黑牛踏入了这片破碎的大地之时,不由呼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一战发生了多少岁月了,但是,依然能感受到那弥漫不散的力量。

    毫无疑问,这样的小千世界,当年是由火祖他们坐镇,整个小千世界更是骄横商行消耗了海量的资源才筑建出来的,这样的小千世界,比任何一个道统都要坚固,但是,这里依然被打得支离破碎,可想而知,当年这里发生了多么可怕的战斗。

    “这只怕是始祖级别的战斗。”感受到弥漫不散的强霸力量,圣霜真帝也不由吃惊。

    “这的确是始祖级别的战斗,而且不是一般始祖级别的,是巅峰的始祖之战。”李七夜点头,说道:“远征船的防御都被彻底催毁了,这个防御,不仅仅只有火祖一个人祭炼出来的。”

    “火祖这个老头,十大始祖之一,惊艳无匹,毫不夸强地说,这艘远征船就是他的道统,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发生的变故,是何等惊天。”大黑牛神态也是郑重不少。

    要知道,当年远征的队伍除了火祖之外,还有其他的四位始祖,更是有几十位巅峰真帝、上百的长存不朽,这样的阵容,足可以把这个小千世界筑建成世界最强大的道统。

    “砰、砰、砰……”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阵并不是十分响亮的声音,这阵声音传来,十分的整齐,似乎是什么东西在移动一样。

    “什么声音。”大黑牛不由扇动了一下他的耳朵。

    “很快,你就能看到了。”李七夜双目凝了一下,说道,然后快步向前走去。

    果然,片刻之后,李七夜他们就看到了十分惊人的一幕,只见有一支长长的队伍在行军。

    在这样如同幽灵一样的远征船上,突然看到这么一支长长的队伍在行军,这的确是有人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一支长长的行军队伍,并不是活人,更不是什么战场中的热血士兵。

    这一支长长的行军队伍,竟然是死人,全部都是已经死亡的士兵。

    这一支死亡队伍,全部都是已经阵亡的士兵,这些士兵穿着冰冷的铠甲,虽然他们已经死亡了,但是,他们身上的铠甲却一点都不破烂,或者说,他们身上的铠甲,他们手中的兵器,那都不是什么破烂货。

    他们身上的铠甲,乃是用最好的玄黑精铁所铸造的,他们的兵器,乃是有极品的神金所铸造出来的。

    任何人一看,就知道,这样的一支军队,都是始祖级别的标配,可以说,一般的道统,想铸造这么一支军队,只怕承受不起,单是打造铠甲、兵器的材料,都可以耗尽一个道统的库存。

    如此极品的装备,但是,这些士兵都已经死亡,不少士兵身上的铠甲都出现了碎裂,可以想象,他们都曾经历了惊天的大战。

    虽然这些士兵已经死亡了,但,他们双目中依然闪动着火光,他们那干枯的脸庞依然十分的冷毅,好像他们自己认为自己还活着一样。

    这支队伍,十分的绵长,看不到前面,也看不到后面,不知道这支队伍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去,似乎有千万大军排成一排向远处行军一样。

    而且,这样的一支队伍,行军之时,十分的迅速,而且不知道疲倦。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这样的一支已经死亡的军队依然在行军,似乎那怕他们已经死亡了,都会依然执行自己的任务一样,这让大黑牛也为之吃惊。

    “这是阴兵吗?”圣霜真帝秀目瞬间爆发出了光芒,神光烛照在了这些士兵的身上。

    “这不是兵偶。”看了一会儿之后,圣霜真帝摇了摇头,吃惊地说道。

    所谓的兵偶,就是把整支军团用极端、邪恶的手段炼成木偶一样的军团,就是把活人炼成死人,把一个活生生的军团炼成死亡军团,这样的手段,就是为了一个军团更直接有效。

    “这的确不是兵偶。”大黑牛徐徐地说道:“这是死亡之后所形成的军团,不,应该说,他们生前还是军团,但是,他们死后,依然还是军团,只不过,死亡对他们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这究竟是什么手段造成的?”圣霜真帝也不由吃惊。

    试想一下,死亡,这就是终结,就算作为真帝,也做不到让一支军团死亡之后,依然还存在,死亡,依然未对这样的一支军团造成什么影响,这是十分恐怖、十分逆天的手段。

    “某个无上至尊的不甘,不愿放弃。”李七夜看着这么一支军团,最终徐徐地说道。

    “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坐在牛背上的柳燕白侧首,看着行军团的死亡军团,好奇地问道。

    “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好人,或者坏人,他们只有一个理念——达成目标。”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这是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也有其他的强者赶来了,看到这样的阴兵,都不由大吃一惊。

    “这,这是哪里来的鬼东西。”看到死亡的士兵竟然还能行军,赶来的强者不由吃惊地说道。

    “死亡了,还能行军,这究竟是什么力量驱使着它们呢。”有一个不朽真神十分好奇,说道:“这样的奇迹,应该抓一只回去研究研究。”

    说完,这个不朽真神真的出手了,大手向其中一个阴兵抓去。

    “噗——”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尊不朽真神向阴兵抓去的时候,刹那之间,五个士兵为一个小队,瞬间出列,五把尖枪如同闪电一样刺向了这尊不朽真神。

    “放肆——”这尊不朽真神沉喝一声,瞬间祭出了宝物,欲轰向这支五人的小队。

    但是,这尊不朽真神,依然还是小觑了这支队伍了,听到“嗤、嗤、嗤”的声音响起,五支长枪瞬间以最刁钻的角度刺穿了这位不朽真神的防御。

    “啊——”的一声惨叫,这尊不朽真神一声惨叫,瞬间被五把长枪从五个角度刺穿了身体,鲜血从冰冷的枪尖上缓缓地滴下。

    “砰”的一声响起,五个阴兵抽枪回队,不朽真神的尸体重重地摔落在地上,鲜血慢慢流淌,染红泥土。

    五个阴兵依然跟着队伍前行,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

    从出列,到刺杀死了不朽真神,这支队伍杀伐无情,动作是干脆利索,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而且,杀招十分的精准,一看就知道就是战争机器,他们一出手,必定是致命的。

    “这么强大。”其他在场的强者看到阴兵在眨眼之间就杀死了这位不朽真神,让他们吓得一大跳。

    “五支小队,足可以在眨眼之间把你们屠杀得一干二净。”大黑牛乜了一眼这些强者,淡淡地说道。

    “走——”听到这话,这些强者顿时脸色发白,二话不说,换了个方向,立即离开了这里。

    “好强的一支队伍。”看到这样的队伍,圣霜真帝也不由吃惊,说道:“这样的一支队伍,比起天堑军团来,只怕还要强大。”

    “没有天堑,纯粹的生死相搏,天堑军团不是它们的对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天堑,才是最大的依靠。”

    “没有天堑,仙统界,危矣。”圣霜真帝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眼前的阴兵,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如果说,这样的一支阴兵,突然征战天堑的话……

    “如果阴兵征战天堑——”圣霜真帝也不由担忧起来。

    “死人,是攻不破天堑的。”李七夜轻轻摇头,淡淡地说道:“要去害怕的,是活人,只有活人,强大到无匹的活人,那才能攻破它。有天堑在,死人,没什么好担心的。”

第3065章又是刘三强    大家看去,吆喝着说话的是一个小贩,而这个小贩,正是刘三强。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看到刘三强只是一个小贩,有人就反问道了。

    “嘿,我刘三强,吃饭强,跑腿强,靠谱强,小消息可多着了。”刘三强笑嘻嘻地说道:“各位客官,要不要买出场券呢,快来买呀,机会难得,机会难得。”

    “入场券就听过,出场券第一次听,什么叫出场券。”连一些老祖都被刘三强的话吸引了。

    “出场券,顾名思义,出场,就是离开的意思。嘻,嘻,嘻,说浅白一点,就是逃跑券。”刘三强笑嘻嘻地说道:“比如说,各位客官想在这船上逃走了,我们约定时间,约个地步,或者也可以不约,只要各位客官,想走的时候,小的就立马接你们,当然,价格,好商量,好商量,不同的风险,不同的价格。”

    “出场券——”听到刘三强这样一解释,不少人还觉得这样的叫法新颖,说白了,就是逃跑券。

    当然,也有很多人看到刘三强那模样,觉得他一点都不靠谱,甚至有不少人认为他坑蒙拐骗。

    所以,虽然大家都听到了刘三强的吆喝,但是,真正买他出场券的人,一个都没有。

    “出场券了,今天只卖一张,有哪位大爷要买,快点来买了,错过了就是没机会了。”尽管没有人感兴趣,刘三强依然吆喝,大叫地说道:“唯一一张的出场券,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错过了,就丧命黄泉……”

    刘三强拉开嗓子在那里大叫,大声吆喝。

    “看,第一凶人在那里。”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了李七夜他们,李七夜他们并没有走远,只见李七夜带着圣霜真帝他们缓缓而行,李七夜似乎在闲庭信步一样,根本就不像去勘探远征船的模样。

    “小子,来,来,来,过来。”在这个时候,大黑牛也听到了刘三强那吆喝的声音,扬起了蹄子,向刘三强招了招手。

    一看到李七夜他们几个人,刘三强顿时不由苦着脸了,虽然他心不甘情不愿,但,他只好硬着头皮走过来了。

    “各位大爷,有什么事呢。”刘三强过来之后,撑起了笑容,当然,他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也就大黑牛在刁难一下刘三强,李七夜并没有为难他,只是缓缓而行,感受着整艘远征船的大势。

    就如刘三强所说的那样,这船远征船,乃是由骄横商行所打造的小世界基础,而火祖他们拿日月摘星辰,把整船远征船炼成了一个小世界。

    所以说,火祖他们驾着远征船进入不渡海,更准确地说,他们是驾着一个小世界进入了不渡海。

    “小子,你不是要卖出场券吗?怎么卖?”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各位爷,小的出场券只有一张,只有一张,几位爷不适合,不适合。”刘三强满脸笑容,但是,他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因为上次李七夜强行抽走了他的入场券,一分钱都没给他,让他白做买卖了。

    “怎么,瞧不起我们吗?怕我们没钱买你的出场券吗?”大黑牛那铜铃大的眼睛一瞪。

    “不,不,不,不敢,不敢,各位爷乃是大财主,气大财粗,出手乃是十个亿,这小点钱对于各位爷来说,那算得了什么,九牛一毛都不如,小的又怎么敢说各位爷没钱买呢,绝对不敢,绝对不敢。”刘三强立即叫苦,忙是拍马屁。

    说毕,他又忍不住小声嘀咕,说道:“上次入场券的钱,还没给呢。”

    “你说什么——”大黑牛就立即不爽了,牛眼一瞪,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好像是要把刘三强宰了的模样。

    “没,没,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刘三强忙是说道。

    “好了,你也别琢磨他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刘三强,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从我身上,已经捞得足够多了,就别不满意了,别老惦着那几张门票钱。”

    “大爷说得是,是小的不对,是小的不对。”相比起大黑牛来,对于李七夜,刘三强的态度就更恭敬了。

    “怎么,小子,是不是大圣人有钱,你就态度好了,瞧不起本帅牛。”大黑牛就不满意了,瞪眼睛。

    “不敢,不敢,牛爷,小的对你敬仰,乃是如大江之水,滔滔不绝。”刘三强立即大拍马屁,说道:“牛爷,你乃是圣山的无上皇者,万古至尊,谁人能和你老人家相比……”

    在刘三强拍马屁之下,大黑牛这才颇为满意,拿捏了一下姿态,这才点了点头。

    “不过嘛,你这张出场券,本帅牛买了。”大黑牛悠悠地看了刘三强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

    “牛爷,你老人家乃是举世无双,万古无敌,你哪里需要出场券,你老人家只需要轻轻一蹬,就跨越万古,哪里有什么地方能留得住你老人家的。”刘三强立即苦着脸,求饶地说道。

    “不,本帅牛不是为自己买,为我这个徒弟买。”说着,大黑牛指了指坐在自己牛背上的柳燕白。

    “这个——”刘三强看了看柳燕白,一时之间,不由犹豫了一下。

    刘三强干笑一声,说道:“牛爷,你看,你不是在这里嘛,有你老人家护着你,这位小姐,平安无事,不用出场券了吧。”

    “嘿,你不是说,迟时迟地都可以吗?”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我给我徒弟买一张三百万年的出场券,随时都可以用的那种。”

    “这——”刘三强呆了一下,回过神来,干笑,说道:“牛爷,只怕小的活不了那么久吧,三百万年,到时候,小的骨头都已经化作黄土了。”

    “没关系,你死了,你们刘家还在,这就行了。”大黑牛悠悠地说道:“怎么样,报个价吧,钱,本帅牛出得起。”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已经摆出一副土豪的模样了,任由刘三强报价,好像随便刘三强宰割一样,那怕刘三强报出一个天价,他都完全可以接受了。

    也不可小看大黑牛,他的底蕴那是十分深,甚至有可能,一个道统的底蕴,都不见得能比得上他一个人。

    “这个,这个,这个……”那怕大黑牛摆出一副任刘三强宰割的模样,这让刘三强都不由犹豫了,他都不敢报价。

    “免费吧。”在刘三强犹豫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免,免,免费——”刘三强吓得一大跳,说话都不利索,结结巴巴,跳了起来,然后回过神来,叫苦,说道:“大爷,你,你,你开玩笑了,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免费吧。”李七夜风轻云淡。

    刘三强顿时苦着脸,说道:“大爷,小的上有老下有小,那怕靠点小买卖养家糊口,如果,再免费下去,家里人,都要饿死了。”

    “饿死也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虽然,买卖,有不义之财,有带血的生意,但,有些事情,也该有个仁义的买卖。凿石一族,对于三仙界,贡献甚大,抱扑,更是三仙界的先驱,他是驱散迷雾的先贤……”

    “……对于整个三仙界,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你说说看,这个丫头,这么一桩买卖,是不是不该做呢,而且,不仅仅是不该做,你们也应该有所行动,这才不冤了那张金字招牌。”

    李七夜的话说得很平淡,但是十分的隽永。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刘三强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呆呆地站着,久久说不出话来。

    “小子,大圣人的话,你听明白了没有。”此时,大黑牛也没有再叫嚣,没有刁难刘三强,而只是冷冷地横了刘三强一眼。

    刘三强片刻回过神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李七夜深深大拜,说道:“多谢爷的教诲,三强铭记于心,我们的确不能忘了道义,买卖之外,还有仁义,还有世道。是小的无知,也是小的见识浅薄。”说完,再拜。

    此时,刘三强从怀里摸出了一面古老的令牌,双手捧着,递给柳燕白,说道:“这面令牌,算是小的一点心意,也可以当作出场券,有需要,随时可以派上用场。”

    刘三强神态很郑重,可以看得出来,这面令牌是何等的贵重。

    柳燕白不敢收,她看着李七夜,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师父。

    “收下吧。”李七夜点了点头,吩咐柳燕白。

    “嗯,可以有。”大黑牛也赞同,说道:“这也算是你小子有点良心,至少还没忘本,知道老本行的底线。”

    听到这样说,柳燕白这才收入了刘三强的这面令牌。

    “去吧。”李七夜轻轻摆了摆手,也不再为难刘三强。

    “各位爷,有什么好买卖,记得要找我跑腿强、靠谱强、吃饭强。”在这个时候,刘三强又是故成萌发,笑嘻嘻地说道,然后一溜然跑了。

    “嘿,这小子,还真是有悟性。”大黑牛看着刘三强跑了,摇了摇头。

    “出场券了,唯一一张的出场券了,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刘三强跑到一边,向其他的强者兜售自己的出场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