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大家看去,吆喝着说话的是一个小贩,而这个小贩,正是刘三强。

    “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看到刘三强只是一个小贩,有人就反问道了。

    “嘿,我刘三强,吃饭强,跑腿强,靠谱强,小消息可多着了。”刘三强笑嘻嘻地说道:“各位客官,要不要买出场券呢,快来买呀,机会难得,机会难得。”

    “入场券就听过,出场券第一次听,什么叫出场券。”连一些老祖都被刘三强的话吸引了。

    “出场券,顾名思义,出场,就是离开的意思。嘻,嘻,嘻,说浅白一点,就是逃跑券。”刘三强笑嘻嘻地说道:“比如说,各位客官想在这船上逃走了,我们约定时间,约个地步,或者也可以不约,只要各位客官,想走的时候,小的就立马接你们,当然,价格,好商量,好商量,不同的风险,不同的价格。”

    “出场券——”听到刘三强这样一解释,不少人还觉得这样的叫法新颖,说白了,就是逃跑券。

    当然,也有很多人看到刘三强那模样,觉得他一点都不靠谱,甚至有不少人认为他坑蒙拐骗。

    所以,虽然大家都听到了刘三强的吆喝,但是,真正买他出场券的人,一个都没有。

    “出场券了,今天只卖一张,有哪位大爷要买,快点来买了,错过了就是没机会了。”尽管没有人感兴趣,刘三强依然吆喝,大叫地说道:“唯一一张的出场券,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错过了,就丧命黄泉……”

    刘三强拉开嗓子在那里大叫,大声吆喝。

    “看,第一凶人在那里。”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了李七夜他们,李七夜他们并没有走远,只见李七夜带着圣霜真帝他们缓缓而行,李七夜似乎在闲庭信步一样,根本就不像去勘探远征船的模样。

    “小子,来,来,来,过来。”在这个时候,大黑牛也听到了刘三强那吆喝的声音,扬起了蹄子,向刘三强招了招手。

    一看到李七夜他们几个人,刘三强顿时不由苦着脸了,虽然他心不甘情不愿,但,他只好硬着头皮走过来了。

    “各位大爷,有什么事呢。”刘三强过来之后,撑起了笑容,当然,他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也就大黑牛在刁难一下刘三强,李七夜并没有为难他,只是缓缓而行,感受着整艘远征船的大势。

    就如刘三强所说的那样,这船远征船,乃是由骄横商行所打造的小世界基础,而火祖他们拿日月摘星辰,把整船远征船炼成了一个小世界。

    所以说,火祖他们驾着远征船进入不渡海,更准确地说,他们是驾着一个小世界进入了不渡海。

    “小子,你不是要卖出场券吗?怎么卖?”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各位爷,小的出场券只有一张,只有一张,几位爷不适合,不适合。”刘三强满脸笑容,但是,他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因为上次李七夜强行抽走了他的入场券,一分钱都没给他,让他白做买卖了。

    “怎么,瞧不起我们吗?怕我们没钱买你的出场券吗?”大黑牛那铜铃大的眼睛一瞪。

    “不,不,不,不敢,不敢,各位爷乃是大财主,气大财粗,出手乃是十个亿,这小点钱对于各位爷来说,那算得了什么,九牛一毛都不如,小的又怎么敢说各位爷没钱买呢,绝对不敢,绝对不敢。”刘三强立即叫苦,忙是拍马屁。

    说毕,他又忍不住小声嘀咕,说道:“上次入场券的钱,还没给呢。”

    “你说什么——”大黑牛就立即不爽了,牛眼一瞪,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好像是要把刘三强宰了的模样。

    “没,没,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刘三强忙是说道。

    “好了,你也别琢磨他了。”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刘三强,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从我身上,已经捞得足够多了,就别不满意了,别老惦着那几张门票钱。”

    “大爷说得是,是小的不对,是小的不对。”相比起大黑牛来,对于李七夜,刘三强的态度就更恭敬了。

    “怎么,小子,是不是大圣人有钱,你就态度好了,瞧不起本帅牛。”大黑牛就不满意了,瞪眼睛。

    “不敢,不敢,牛爷,小的对你敬仰,乃是如大江之水,滔滔不绝。”刘三强立即大拍马屁,说道:“牛爷,你乃是圣山的无上皇者,万古至尊,谁人能和你老人家相比……”

    在刘三强拍马屁之下,大黑牛这才颇为满意,拿捏了一下姿态,这才点了点头。

    “不过嘛,你这张出场券,本帅牛买了。”大黑牛悠悠地看了刘三强一眼,淡淡地笑着说道。

    “牛爷,你老人家乃是举世无双,万古无敌,你哪里需要出场券,你老人家只需要轻轻一蹬,就跨越万古,哪里有什么地方能留得住你老人家的。”刘三强立即苦着脸,求饶地说道。

    “不,本帅牛不是为自己买,为我这个徒弟买。”说着,大黑牛指了指坐在自己牛背上的柳燕白。

    “这个——”刘三强看了看柳燕白,一时之间,不由犹豫了一下。

    刘三强干笑一声,说道:“牛爷,你看,你不是在这里嘛,有你老人家护着你,这位小姐,平安无事,不用出场券了吧。”

    “嘿,你不是说,迟时迟地都可以吗?”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我给我徒弟买一张三百万年的出场券,随时都可以用的那种。”

    “这——”刘三强呆了一下,回过神来,干笑,说道:“牛爷,只怕小的活不了那么久吧,三百万年,到时候,小的骨头都已经化作黄土了。”

    “没关系,你死了,你们刘家还在,这就行了。”大黑牛悠悠地说道:“怎么样,报个价吧,钱,本帅牛出得起。”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已经摆出一副土豪的模样了,任由刘三强报价,好像随便刘三强宰割一样,那怕刘三强报出一个天价,他都完全可以接受了。

    也不可小看大黑牛,他的底蕴那是十分深,甚至有可能,一个道统的底蕴,都不见得能比得上他一个人。

    “这个,这个,这个……”那怕大黑牛摆出一副任刘三强宰割的模样,这让刘三强都不由犹豫了,他都不敢报价。

    “免费吧。”在刘三强犹豫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免,免,免费——”刘三强吓得一大跳,说话都不利索,结结巴巴,跳了起来,然后回过神来,叫苦,说道:“大爷,你,你,你开玩笑了,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免费吧。”李七夜风轻云淡。

    刘三强顿时苦着脸,说道:“大爷,小的上有老下有小,那怕靠点小买卖养家糊口,如果,再免费下去,家里人,都要饿死了。”

    “饿死也好。”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虽然,买卖,有不义之财,有带血的生意,但,有些事情,也该有个仁义的买卖。凿石一族,对于三仙界,贡献甚大,抱扑,更是三仙界的先驱,他是驱散迷雾的先贤……”

    “……对于整个三仙界,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你说说看,这个丫头,这么一桩买卖,是不是不该做呢,而且,不仅仅是不该做,你们也应该有所行动,这才不冤了那张金字招牌。”

    李七夜的话说得很平淡,但是十分的隽永。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刘三强一时之间呆在了那里,呆呆地站着,久久说不出话来。

    “小子,大圣人的话,你听明白了没有。”此时,大黑牛也没有再叫嚣,没有刁难刘三强,而只是冷冷地横了刘三强一眼。

    刘三强片刻回过神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李七夜深深大拜,说道:“多谢爷的教诲,三强铭记于心,我们的确不能忘了道义,买卖之外,还有仁义,还有世道。是小的无知,也是小的见识浅薄。”说完,再拜。

    此时,刘三强从怀里摸出了一面古老的令牌,双手捧着,递给柳燕白,说道:“这面令牌,算是小的一点心意,也可以当作出场券,有需要,随时可以派上用场。”

    刘三强神态很郑重,可以看得出来,这面令牌是何等的贵重。

    柳燕白不敢收,她看着李七夜,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师父。

    “收下吧。”李七夜点了点头,吩咐柳燕白。

    “嗯,可以有。”大黑牛也赞同,说道:“这也算是你小子有点良心,至少还没忘本,知道老本行的底线。”

    听到这样说,柳燕白这才收入了刘三强的这面令牌。

    “去吧。”李七夜轻轻摆了摆手,也不再为难刘三强。

    “各位爷,有什么好买卖,记得要找我跑腿强、靠谱强、吃饭强。”在这个时候,刘三强又是故成萌发,笑嘻嘻地说道,然后一溜然跑了。

    “嘿,这小子,还真是有悟性。”大黑牛看着刘三强跑了,摇了摇头。

    “出场券了,唯一一张的出场券了,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刘三强跑到一边,向其他的强者兜售自己的出场券。

第3064章登船    火祖远征船,一船巨大无比的战艨,再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在那遥远的年代,火祖远征,阵容何等的庞大,甚至被人称之为万古以来最庞大的一次远征,连骄横商行都亲自为火祖打造绝世无双的战舰,当时可谓是震动三仙界。

    没有想到,多少年过去,火祖的远征船,再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而且,当年的远征军团已经没有了踪影。

    看着远征船无声无息地在虚空中漂泊着,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所有人都觉得窒息,好像是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牢牢地扼住所有人的脖子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远征船,回来了——”就是连骄横商行的诸老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不由为之一震,立即有老祖打开天镜,以观远征船的情况。

    “的确是火祖的远程船。”看到了虚空中漂泊着的船只之后,骄横商行的诸位老祖都不由面面相觑。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当年的阵容,堪称万古无双,怎么会只剩下空船呢?”看到远征船如同幽灵一样在虚空中漂泊着,骄横商行中当年曾经参加过筑建远征船的老祖都不由脸色发白。

    因为他当年参加过造船,有幸亲眼看到当年远征的阵容,那是惊天无双,这样的阵容,可以称得上是万古唯一,这样的阵容,不论是哪一个时代,都无法与之匹敌。

    然而,那怕再豪华的阵容,那怕再无敌的阵容,最终只剩下空船漂泊回来。

    “这,这,这怎么可能——”在天雄关的城墙之外,所有人看着这艘远征船,都毛骨悚然。

    “这,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当年火祖远征,阵容之豪华,超乎任何人的想象,除火祖之外,还有四位始祖同行,几十位的巅峰真帝,上百万的长存不朽……这样的阵容,足可以镇压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世界。”一位曾经有幸生于那一个时代、曾经亲眼看到远征船起航的老祖,看到远征船在虚空中漂泊的时候,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当年,火祖远征,那是多么的壮观,当年有四位遁世的始祖,都鼎力相助,随之远征,除此之外,还有几十位巅峰真帝、上百的长存不朽,都随之远征。

    这些真帝、长存,有生于那个时代,也有更古老遁世的,他们都得到了火祖的号召,出世鼎力相助,一同远征不渡海。

    没有想到的是,多少年过去,这一艘远征船又回来了,但,这一次却没有看到火祖。

    “四位始祖,几十位巅峰真帝、上百位的长存不朽……”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心里面都为之剧震。

    虽然很多人听说过火祖远征的故事,但是,但对于远征军团有多大,没有具体的概念,现在听到这位老祖一说,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这样的阵容,说是万古无敌,那也是一点都不过份,一点都不夸张。

    “远征军团呢?”大家看着如同幽灵一样漂泊着的远征船,都不由觉得窒息。

    如果说,火祖他们还活着,远征船不可能是无声无息,如果火祖他们都不在远征船的话……那么,火祖他们究竟是怎么样了呢?

    如果说,火祖他们这样的阵容都已经遇难的话,想到这里,很多人都不敢再想下去了,这样的远征军团足够恐怖了吧,如果他们都已经是灰飞烟灭……

    “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很多人想知道远征船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东西,同时,大家都毛骨悚然,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大家都觉得不妙了。

    看着远征船,所有人都窒息了一样,但是,此时此刻,大家又不敢贸然登船,不要说是远征船了,在此之前的凌云道统的战舰,高阳楼的巨船,都纷纷遇到了不祥。

    凌云道统的老祖遇难,皇尊真帝的狼狈而逃,这让大家都明白,从不渡海里面漂出来的般只,船上都有不祥之物,而且,这不祥之物十分的强大,十分的恐怖。

    如果贸然登船的话,只怕死得不明不白,任何人想登船,都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看一看自己的实力比皇尊真帝如何?

    “大事不妙,真的不妙。”看到远征船之后,大黑牛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大黑牛看着那远征船,说道:“看来,比想象中还要恐怖,这,这的的确确是大恐怖,这,这样的大恐怖,究竟是是怎么样的呢?”

    “一直以来都是大恐怖,只不过你是没有发现而已。”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大黑牛回头一看,正是李七夜,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旁边了。

    看到李七夜,大黑牛松了一口气,嘿嘿地笑着说道:“大圣人,你看看,这究竟是怎么样的大恐怖?”

    李七夜望着远征船,双目一凝,深邃无比,犹如可以把整艘远征船看得通透一般。

    “第一凶人来了。”看到李七夜的时候,有人低声大叫一声。

    在此之前,不知道多少人对于第一凶人不是很痛快,多多少少都看第一凶人不顺眼,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当此时看到第一凶人之时,很多人心里央都不由松了一口气,总感觉有一个压轴的人物来了,这让大家心里面安了不少。

    “上去看看。”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淡淡地笑了一下。

    “嘿,只要大圣人在,我是无所谓了,走到哪里,都不怕,反正天塌下来,都有大圣人扛着,怕什么。”大黑牛嘿嘿地一笑。

    “圣霜随道兄登船如何?圣霜愿效犬马之劳。”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上前,向李七夜稽首

    “好福气,好艳福。”看到圣霜真帝自愿请缨,随李七夜同行,让不少人为之羡慕,也有不少人为之嫉妒。

    圣霜真帝,十二宫真帝,不仅仅是天赋无双,道行绝世,而且也是美貌冠绝天下。

    可以说,在当今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的男子为她而倾倒,为她而颠狂。

    但是,又有几人,能得到圣霜真帝的青睐,又有几人能与圣霜真帝亲近而谈。

    然而,今日,圣霜真帝却向李七夜请缨,而且愿为李七夜效犬马之劳,这样的待遇,这样的艳福,又怎么不让人羡慕嫉妒呢。

    “嘿,你这个丫头,倒有眼光。”大黑牛看了圣霜真帝一眼,嘿嘿地笑了笑。

    “也可。”李七夜也不拒绝,只是淡淡一笑,一步迈出,向远征船登去。

    圣霜真帝二话不说,紧随李七夜身后,飘飘若仙,清冷美丽,那种姿态,让多少男人为之神魂颠倒呢。

    “嘿,本帅牛来也——”大黑牛驮着徒弟柳燕白,一扬四蹄,“哞”的一声大叫,气势十足,也快步追上了李七夜,跟着他们一同登上了远征船。

    在众目瞪瞪之下,李七夜他们登上了远征船,眨眼之间,李七夜他们消失在了船上。

    当李七夜他们登上了远征船之后,远征船依然寂静无比,悄然无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怕是一刻又一刻过去,远征船也依然寂静无比,没有丝毫的动静,没有任何人出现,好像李七夜进去之后,就如同泥牛入海一样。

    “该怎么办?”见到李七夜他们进去之后,都无声无息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心里面发毛,第一凶人已经够强大的吧,现面也无声无息。

    “上去看看。”在这个时候,一个沉喝声响起,只见一个青年神威凌天,一缕缕神环升起,一步踏向远征船。

    “是神古战,神古战也登船了。”见到这个青年登船了,不少人惊呼一声。

    “我们也上去看看。”在神古战登船之后,又有几个神秘的老者也登船了,这几个神秘老者黑衣笼身,让人看不清真面目。

    “那是骄横商行的老祖。”虽然没有人能看清楚这几位老祖的真面目,但是,依然有人认出了他们的来历。

    “我们也上去吧。”看到这么多人登船了,有其他道统的老祖也觉不住气了,特别是拥有长存实力的无敌老祖,更是登船了。

    “我们看看热闹。”一时之间,也有不少人胆气壮了很多,也都纷纷跟着登船。

    不少人踏空而起,纷纷登上船了。

    但是,一登上船之后,并非是和大家想象的那一样,他们一踏上船之后,双脚落地,但是,他们并不是踏在了甲板之上。

    所有人眼前的景象一变,眼前竟然是一个广宽的草原,远处山峦起伏,再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天雄关,他们是处身于朗朗晴空之下。

    “这,这,这是哪里?”看到自己并不是想象中的站在甲板上,有不少人大吃一惊。

    “这是自成天地,这不仅仅是一艘战船那么简单。”有一位老祖看出端倪。

    “嘿,没错,不要以为骄横商行仅仅是造了一艘船,更准确地说,骄横商行当年是打造了一个小世界的根基,所以火祖他们拿日月捉星辰,使得远征船自成一方天地。”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