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火祖远征船,一船巨大无比的战艨,再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在那遥远的年代,火祖远征,阵容何等的庞大,甚至被人称之为万古以来最庞大的一次远征,连骄横商行都亲自为火祖打造绝世无双的战舰,当时可谓是震动三仙界。

    没有想到,多少年过去,火祖的远征船,再一次出现在了世人的眼前,而且,当年的远征军团已经没有了踪影。

    看着远征船无声无息地在虚空中漂泊着,所有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所有人都觉得窒息,好像是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牢牢地扼住所有人的脖子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远征船,回来了——”就是连骄横商行的诸老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不由为之一震,立即有老祖打开天镜,以观远征船的情况。

    “的确是火祖的远程船。”看到了虚空中漂泊着的船只之后,骄横商行的诸位老祖都不由面面相觑。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当年的阵容,堪称万古无双,怎么会只剩下空船呢?”看到远征船如同幽灵一样在虚空中漂泊着,骄横商行中当年曾经参加过筑建远征船的老祖都不由脸色发白。

    因为他当年参加过造船,有幸亲眼看到当年远征的阵容,那是惊天无双,这样的阵容,可以称得上是万古唯一,这样的阵容,不论是哪一个时代,都无法与之匹敌。

    然而,那怕再豪华的阵容,那怕再无敌的阵容,最终只剩下空船漂泊回来。

    “这,这,这怎么可能——”在天雄关的城墙之外,所有人看着这艘远征船,都毛骨悚然。

    “这,这简直就是无法想象。当年火祖远征,阵容之豪华,超乎任何人的想象,除火祖之外,还有四位始祖同行,几十位的巅峰真帝,上百万的长存不朽……这样的阵容,足可以镇压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世界。”一位曾经有幸生于那一个时代、曾经亲眼看到远征船起航的老祖,看到远征船在虚空中漂泊的时候,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当年,火祖远征,那是多么的壮观,当年有四位遁世的始祖,都鼎力相助,随之远征,除此之外,还有几十位巅峰真帝、上百的长存不朽,都随之远征。

    这些真帝、长存,有生于那个时代,也有更古老遁世的,他们都得到了火祖的号召,出世鼎力相助,一同远征不渡海。

    没有想到的是,多少年过去,这一艘远征船又回来了,但,这一次却没有看到火祖。

    “四位始祖,几十位巅峰真帝、上百位的长存不朽……”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所有修士强者心里面都为之剧震。

    虽然很多人听说过火祖远征的故事,但是,但对于远征军团有多大,没有具体的概念,现在听到这位老祖一说,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这样的阵容,说是万古无敌,那也是一点都不过份,一点都不夸张。

    “远征军团呢?”大家看着如同幽灵一样漂泊着的远征船,都不由觉得窒息。

    如果说,火祖他们还活着,远征船不可能是无声无息,如果火祖他们都不在远征船的话……那么,火祖他们究竟是怎么样了呢?

    如果说,火祖他们这样的阵容都已经遇难的话,想到这里,很多人都不敢再想下去了,这样的远征军团足够恐怖了吧,如果他们都已经是灰飞烟灭……

    “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很多人想知道远征船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东西,同时,大家都毛骨悚然,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大家都觉得不妙了。

    看着远征船,所有人都窒息了一样,但是,此时此刻,大家又不敢贸然登船,不要说是远征船了,在此之前的凌云道统的战舰,高阳楼的巨船,都纷纷遇到了不祥。

    凌云道统的老祖遇难,皇尊真帝的狼狈而逃,这让大家都明白,从不渡海里面漂出来的般只,船上都有不祥之物,而且,这不祥之物十分的强大,十分的恐怖。

    如果贸然登船的话,只怕死得不明不白,任何人想登船,都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看一看自己的实力比皇尊真帝如何?

    “大事不妙,真的不妙。”看到远征船之后,大黑牛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大黑牛看着那远征船,说道:“看来,比想象中还要恐怖,这,这的的确确是大恐怖,这,这样的大恐怖,究竟是是怎么样的呢?”

    “一直以来都是大恐怖,只不过你是没有发现而已。”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大黑牛回头一看,正是李七夜,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旁边了。

    看到李七夜,大黑牛松了一口气,嘿嘿地笑着说道:“大圣人,你看看,这究竟是怎么样的大恐怖?”

    李七夜望着远征船,双目一凝,深邃无比,犹如可以把整艘远征船看得通透一般。

    “第一凶人来了。”看到李七夜的时候,有人低声大叫一声。

    在此之前,不知道多少人对于第一凶人不是很痛快,多多少少都看第一凶人不顺眼,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当此时看到第一凶人之时,很多人心里央都不由松了一口气,总感觉有一个压轴的人物来了,这让大家心里面安了不少。

    “上去看看。”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淡淡地笑了一下。

    “嘿,只要大圣人在,我是无所谓了,走到哪里,都不怕,反正天塌下来,都有大圣人扛着,怕什么。”大黑牛嘿嘿地一笑。

    “圣霜随道兄登船如何?圣霜愿效犬马之劳。”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上前,向李七夜稽首

    “好福气,好艳福。”看到圣霜真帝自愿请缨,随李七夜同行,让不少人为之羡慕,也有不少人为之嫉妒。

    圣霜真帝,十二宫真帝,不仅仅是天赋无双,道行绝世,而且也是美貌冠绝天下。

    可以说,在当今仙统界,不知道有多少的男子为她而倾倒,为她而颠狂。

    但是,又有几人,能得到圣霜真帝的青睐,又有几人能与圣霜真帝亲近而谈。

    然而,今日,圣霜真帝却向李七夜请缨,而且愿为李七夜效犬马之劳,这样的待遇,这样的艳福,又怎么不让人羡慕嫉妒呢。

    “嘿,你这个丫头,倒有眼光。”大黑牛看了圣霜真帝一眼,嘿嘿地笑了笑。

    “也可。”李七夜也不拒绝,只是淡淡一笑,一步迈出,向远征船登去。

    圣霜真帝二话不说,紧随李七夜身后,飘飘若仙,清冷美丽,那种姿态,让多少男人为之神魂颠倒呢。

    “嘿,本帅牛来也——”大黑牛驮着徒弟柳燕白,一扬四蹄,“哞”的一声大叫,气势十足,也快步追上了李七夜,跟着他们一同登上了远征船。

    在众目瞪瞪之下,李七夜他们登上了远征船,眨眼之间,李七夜他们消失在了船上。

    当李七夜他们登上了远征船之后,远征船依然寂静无比,悄然无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怕是一刻又一刻过去,远征船也依然寂静无比,没有丝毫的动静,没有任何人出现,好像李七夜进去之后,就如同泥牛入海一样。

    “该怎么办?”见到李七夜他们进去之后,都无声无息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心里面发毛,第一凶人已经够强大的吧,现面也无声无息。

    “上去看看。”在这个时候,一个沉喝声响起,只见一个青年神威凌天,一缕缕神环升起,一步踏向远征船。

    “是神古战,神古战也登船了。”见到这个青年登船了,不少人惊呼一声。

    “我们也上去看看。”在神古战登船之后,又有几个神秘的老者也登船了,这几个神秘老者黑衣笼身,让人看不清真面目。

    “那是骄横商行的老祖。”虽然没有人能看清楚这几位老祖的真面目,但是,依然有人认出了他们的来历。

    “我们也上去吧。”看到这么多人登船了,有其他道统的老祖也觉不住气了,特别是拥有长存实力的无敌老祖,更是登船了。

    “我们看看热闹。”一时之间,也有不少人胆气壮了很多,也都纷纷跟着登船。

    不少人踏空而起,纷纷登上船了。

    但是,一登上船之后,并非是和大家想象的那一样,他们一踏上船之后,双脚落地,但是,他们并不是踏在了甲板之上。

    所有人眼前的景象一变,眼前竟然是一个广宽的草原,远处山峦起伏,再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天雄关,他们是处身于朗朗晴空之下。

    “这,这,这是哪里?”看到自己并不是想象中的站在甲板上,有不少人大吃一惊。

    “这是自成天地,这不仅仅是一艘战船那么简单。”有一位老祖看出端倪。

    “嘿,没错,不要以为骄横商行仅仅是造了一艘船,更准确地说,骄横商行当年是打造了一个小世界的根基,所以火祖他们拿日月捉星辰,使得远征船自成一方天地。”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第3063章远征船    此时,皇尊真帝模样狼狈,头发散乱,身上的衣物皆有破损,衣襟之上染有鲜血,也不知道是谁的鲜血。

    毫无疑问,在船只之上,皇尊真帝经历了一场激战,而且,看得出来,皇尊真帝的对手是十分的强大,否则的话,就不会让皇尊真帝如此的狼狈。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皇尊真帝的实力,一直以来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有人说他是一尊十一宫真帝,也有人说他的实力已经抵达了十二宫了。

    更何况,皇尊真帝乃是出身于高阳楼,拥有着极为惊天的秘宝,在某种程度上来讲,那怕同样是十一宫真帝,皇尊真帝都要比一般的十一宫真帝要强出不少。

    但是,在船只之上匆匆一战,便是如此的狼狈,这可想而知,船只之上的对手是多么的可怕。

    “那是什么东西——”看到皇尊真帝如此匆匆一战,都如此的狼狈,大家心里面不由悚然,同时,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好奇。

    在船只之上,究竟是什么东西让皇尊真帝如此的狼狈呢,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能在匆匆交战之中,能让皇尊真帝破船而逃呢?

    一时之间,所有人心里面都不由浮想联翩,大家都望着皇尊真帝,都想从皇尊真帝口中知道答案。

    “道兄。”见到皇尊真帝,圣霜真帝忙是迎了上去,以作防备,怕船只之上的东西冲杀上来,说来也奇怪,船只上的阴影并没有追出来,它退入了船舱之后,随着巨船漂泊而去。

    “大事不好,我要见尹大人,作最坏的打算。”皇尊真帝神态十分的凝重,与圣霜真帝匆匆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就迅速进入了天雄关,去见太尹喜。

    皇尊真帝,出身于高阳楼,乃是由高阳楼的几位至尊所培养出来的弟子,实力之强是可想而知了,而且,皇尊真帝的见识,也非是一般人所能相比的。

    但是,在船只之上,匆匆一战,让皇尊真帝如此的忌惮,这让大家可以想象船只之上的东西是多么的可怕了。

    “全城防御,天堑守备。”在皇尊真帝与太尹喜匆匆交谈之后,太尹喜立即下了军令,调动了天堑军团的所有军队,在一声令下,天堑军团的所有队伍都进入了岗位。

    在刹那之间,整个天堑,包括了天雄关,都一下子进入了备战状态,肃杀的气息一下子弥漫于天地之间,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出大事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知道不妙了,天堑,乃是仙统界的第一道防线,如果不渡海真的有什么异变,或者有什么入侵仙统界,那么天堑就是首当其冲。

    多少年来,天堑军团都没有用过兵,今天,天堑军团全部到位,进入了备战状态,这一下子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了。

    “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呢?”看着高阳楼的那艘巨船如同幽灵一样静静地向天墟漂泊而去,所有人心里面都沉甸甸的,大家望向巨船的时候,心里面也充满了好奇,都想知道这艘巨船之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可惜,皇尊真帝不愿意告诉大家,他只是匆匆离开,与太尹喜说明了情况之后,就走了。

    当然,大家也明白,能让皇尊真帝、太尹喜如此忌惮,那绝对是有惊天的东西。

    在这个时候,也有不少大人物都纷纷离开天雄关了,他们也必须回去作最坏的打算,万一真的有什么凶险来临,他们的道统、他们的宗门,也必须要有一个万全之策。

    “嘿,大灾难来了,能逃的就逃吧,到时候,你们想逃,那已经来不及了。当然,就算你们现在逃走,那也没有什么卵用。”就在不少大人物纷纷离开,去准备万全之策的时候,有一个嘿嘿地笑声响起,有些幸灾乐祸。

    大家看去,说这话的人,正是大黑牛,大黑牛此时站在了天雄关的城墙上,背后还驮着他的徒弟柳燕白,看着虚空是漂泊的碎片残骸。

    大黑牛完全是很淡定的模样,甚至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他完全是没有担心,当然,他一条牛,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真的大灾难来了,他转身就逃走,更何况,如果他都躲不过这样的灾难,世间更多人躲不过这样的灾难了。

    至于坐在牛背上的柳燕白,她涉世未深,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也不知道这是意味着什么,她只是一双秀目充满好奇,看着那些往天墟漂泊而去的残骸。

    当然,大家都知道这头大黑牛,所有人也知道这头大黑牛和第一凶人混在一起,不好惹,所以,就算有人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不爽,也不敢去招惹他。

    不过,柳燕白倒是好奇,看着那巨船向天墟漂泊而去,就好奇说道:“师父,船上的东西,很厉害吗?”

    “一般般了,比起你师父来,那是有不小的距离,那是有不小的距离。”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他也只是看了一眼这漂泊的船只,对于这些漂泊的船只,大黑牛的确是没怎么在意,只不过,他望向不渡海深处的目光,就有几分的忧虑了。

    因为,大黑牛明白,真正的威胁,不是来自于这些船只上的鬼物,而是来自于不渡海深处,那才是最致命的。

    虽然也有一些人觉得大黑牛在吹牛皮,但是,想到他出手也是一个狠角色,大家都不敢去说什么。

    只不过,大家看着那艘巨船的时候,心里面不由忧心忡忡。

    “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大家都不敢去招惹大黑牛,圣霜真帝倒上前,向大黑牛一拜。

    圣霜真帝这位十二宫真帝,不论是地位,还是身份,那是十分的高绝,当世之间能与她并肩者并不多。

    所以,圣霜真帝的这份恭敬,倒让大黑牛颇为受用,他乜了圣霜真帝一眼,说道:“还能有什么,大难临头呗,丫头,你有地方可以去,逃吧,逃回光明圣院。如果说,仙统界有十之八九的道统崩溃的话,光明圣院必定会是幸存的一个,谁叫你们光明圣院命好,有人庇护呢。”

    大黑牛这一席话也算是一番好心了,等于给圣霜真帝指了条明路了。

    “晚辈铭记。”圣霜真帝顿首,不过,她奇怪,看了看,没有发现李七夜,就问道:“李道兄呢?”

    “嘿,那小子,不知道去哪里了。”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不过,你想指望他,那是指望不上了,我看,他对你们光明圣院,没兴趣,他终究是个过客,他终究会离开的时候。”

    圣霜真帝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对于他们光明圣院来说,如果能有李七夜这样的一尊巨头,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可惜,他们光明圣院留不住李七夜这一尊大佛。

    试想一下,强大如金变战神、明王佛、紫龙女帝他们都愿意在光明圣院挂一个名,虽然他们并不见得在光明圣院参悟了多少,收获了多少,但是,他们还是愿意以光明圣院的学生而居之。

    但是,李七夜就不一定了,在圣霜真帝看来,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把光明圣院放在心里面,所以,圣霜真帝心里面十分清楚,光明圣院,绝对留不住李七夜这样的存在。

    “看,又有一艘大船。”就在所有人心里面沉甸甸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

    所有人回过神来,看去,只见不渡海在很多碎片残骸之中又漂来了一艘巨大无比的船只。

    “好大的一艘船。”看着这艘漂来的巨船,有人不由惊叹了一声。

    大家看了看这艘巨船,这一般巨船的的确确是比刚才凌云道统、高阳楼的巨船巨大得不知道多少了。

    “这艘巨船,好眼熟。”有人仔细看了一下,觉得这一艘巨船好像是从哪里看过一样,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回首看了一下天雄关,不由失声大叫地说道:“这,这,这不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吗?”?“什么,骄横商行的拍卖行——”大家听到这话,大吃一惊,都回头向天雄关望去,但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依然还屹立在天雄关之内,一动都没动。

    但是,再看一看从不渡海漂来的那艘巨船,它竟然和骄横商行的拍卖行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渡海会漂出骄横商行来了。”看到这一艘巨船,有不少人都一下子傻眼了。

    “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骄横商行。”不知道过去历史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开始他们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了。

    “那不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那是火祖的远征船。”有一位古老的老祖看着这艘漂来的巨船,不由一下子脸色煞白,不由喃喃地说道:“大事不妙,大事不妙,火祖的远征船都漂回来了,那,那,那真的是发生大事了。”

    “火祖的远征船,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骄横商行建造的吗?”不知道的年轻人还是很好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