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无数的碎片、残骸从不渡海漂出来,这让许多人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千百万年以来,不渡海都是十分安静。

    一直以来,众多的始祖、真帝、长存不朽进去了,那怕他们都没有出来,他们都未曾传回丝毫的消息。

    但是,不渡海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意外,千百万年以来都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然而,今天,不渡海竟然漂出了这么多的碎片残骸,更让人心里面不安的是,这些碎片残骸,都是当年那些始祖、真帝、长存所剩坐的船只。

    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看着这么多的碎片残骸,都是当年始祖、真帝他们所乘坐的船只,这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都不由浮想联翩了。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当年进去的始祖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不知道他们在不渡海里面遭遇到了什么,但是,看到了他们乘坐的船只都已经成为了碎片、残骸,大家多多少少都能猜测到了。

    “这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呢,始祖他们呢?”看到这么多的碎片残骸飘了出来,有人心里面不由低声问道。

    但是,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又有谁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呢?

    更让人心里面忐忑,更让人心里面不安的是,虽然有着这么多的碎片残骸从不渡海漂出来,但是,却没有看到有任何一位始祖、真帝,甚至连他们的尸体都没有看到。

    这就一下子让所有人心里面发慌了,始祖、真帝他们乘坐的船只成了碎片残骸,然而,他们却不见踪影,似乎这是一件十分骇人听闻的事情。

    “或者,真的是有大诡异。”有老一辈的不朽真神心里面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试想一下,连始祖、真帝这么强大的存在,都有可能遭遇到了不测,若是换作他们,他们更加不能承受这样的风险了。

    “如果始祖、真帝他们真的在不渡海遭遇到了不测,那么,不渡海里面,究竟是有什么东西呢,这样的凶险会不会降临仙统界呢?”在这个时候,不安的气氛在每一个人心里面蔓延,有强者忍不住低声地说道。

    这样的话,顿时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因为在前不久不渡海就飞出了巨大无比的天陨,毁天灭地,差点撞击到了仙统界了,这只怕是一个征兆吧。

    如果不渡海真的有这样的凶险,一旦这样的凶险降临仙统界的话,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试想一下,连这么多始祖、真帝都惨死在这样的凶险之下,那么今天的仙统界有那个实力去对付这样的凶险吗?

    这样的猜想,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都没有底了。

    在此时,在场有多少道统的老祖,有多少强大无匹的不朽真神,甚至连长存不朽都被惊动了,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他们心里面也是没有底气。

    就算是如皇尊真帝、圣霜真帝以及太尹喜,他们神态也不由凝重起来,他们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灾难随时都有可能降临仙统界了。

    “不要乱说话。”在所有人不安之时,有长辈,有老祖开口,打断了这样的猜想,说道:“始祖无敌,千百万年以来,多少惊艳无敌的始祖曾经远片不渡海,有高阳,有剑圣,更是有火祖的千军万马,甚至连传说的琴女帝也曾经远征不渡海。就算不渡海里面有惊天的凶险,也一样挡不住火祖、高阳他们的无敌……”

    “也是,千百万年以来,不说真帝、长存,单是进去的始祖都足可以横扫亘古了。不论是第一位始祖抱朴,还是惊艳无双的高阳,又或者是万古奇迹的五行始祖,更还有圣灵祖、剑圣他们这种高绝的始祖……”

    “……试想一下,有他们这样的始祖远片,世间还有什么不能推平的?”在这个时候,也立即有其他的长辈、强者附和地说道。

    这话说出来,稍稍是安定了大家心里面不安的那颗心。

    但,尽管如此,那怕这些长辈强者说出这样的话了,但是,他们心底里也没有多少的底气,心里面也是十分的忐忑,因为他们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也不敢肯定,曾经进去的始祖是否依然安在。

    “看,那艘战船。”在这个时候,有人大叫了一声,一下子纷纷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

    大家望去,只见一艘巨大无比的战舰从不渡海缓缓地飘了出来,这艘巨大无比的战舰缓缓而来,比起在此之前的所有碎片、残骸而言,这一艘巨大无比的战舰相对是保持完整。

    看得出来,这和艘战舰有着强大无匹的防御加持,但是,此时战舰的防御加持已经破碎了,而且舰体也有损坏之处,尽管是如此,战舰至少还是整体,并没有碎裂,那怕战舰上有破洞,这艘战舰至少还能继续使用。

    就是这么一艘保持完好的战舰,随着许许多多的碎片、残骸无声无息地漂了出来。

    这一艘战舰十分的巨大,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座高山巨岳一样漂泊在虚空之中,而且是无声无息,犹如同幽灵船一样。

    “那是凌云道统的战舰——”在这个时候,有人眼尖,看到了战舰上的徽章。

    “真的是凌云道统的战舰吗?”大家都纷纷望去,因为年代久远,都不敢肯定。

    “真的是凌云道统的战舰,没错,就是凌云道统的战舰,这战舰很古老了,应该是第一代战舰。”有老一辈的不朽真神仔细观看之后,十分肯定地说道。

    “杜老,可是你们道统的战舰?”正好,凌云道统有不少强者、大人物都在天雄关,所以立即有人询问。

    凌云道统,是仙统界一大道统,实力也是很强大,底蕴深厚。

    “是的,是我们的战舰,这是第一代战舰。”观看了许久之后,凌云道统的一位老祖点头,沉声地说道:“以道统的记载,我们始祖曾远征不渡海,他老人家亲临掌舵,随行还有三位真帝,六位长存,门下真神若干,强者上千。”

    “这是不小的队伍。”听到这位老祖的话,不少人都相视了一眼。

    一位始祖远征,还带有三位真帝、六位长存,门下真神若干,强者上千,这样的队伍,可以说是很庞大了。

    但是,多少年过去,这样的一支远征队伍杳无声讯,今天却看到了他们的战舰从不渡海漂泊出来,这一下子让所有人心里面不安起来了。

    “始祖呢?”在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低声地问了一句。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了,事实上,这也是所有人所关心的事情,战舰已经从不渡海漂出来了,但是,当年的远征队伍却杳无声讯。

    “走,我们上去看看。”在这个时候,这位老祖沉喝一声,带着门下弟子纵身而起,向这艘战舰飞了上去。

    “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吗?”看到凌云道统的老祖带着门下弟子登上战舰,有人不由好奇。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翘首以盼,大家都想知道,在这如同幽灵船一样的战舰之上,还没有其他的东西。

    “不好——”就在所有人翘首以盼的时候,战舰之中立即响起了大喝之声,紧接着,一阵砰砰砰的打斗之声响起。

    “啊——”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惨叫声响起,随之,又归于平静,这艘战舰依然无声无息地在虚空中飘泊着。

    “发生什么事了?”听到惨叫之声,立即有人大叫一声。

    但是,随着惨叫之后,战舰依然无声无息,依然飘泊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

    如此诡异的事情,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毛骨悚然,一时之间,不少人面面相觑,没有人知道战舰之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战舰上还有其他的东西?”很多认识凌云道统老祖的人都知道,这位老祖实力很强,然而,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似乎已经惨死在战舰之中了。

    “我倒不信邪,我们上去看看。”有一位拥有纪元不朽实力的老祖沉喝一声,立即沉喝一声。

    在眨眼之间,这位老祖联同几位强大的不朽真神,他们都跃身而起,飞上了战舰。

    “砰、砰、砰”就在这几位老祖登上战舰之后,立即传来了一阵阵的打斗之声。

    “有鬼——”就在这一刻,战舰之内响起了一声大喝,这一声大喝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有鬼——”听到这样的大喝,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啊——”就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战舰中传来了一声声惨叫,惨叫声落下之后,整战舰又归于平静了,依然静静地漂泊在虚空中。

    “我操,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两批人分别前后上了战舰,但是,他们最终都没有下来,特别是两批人最终都是以惨叫声落幕。这实在是让人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一时之间,整个天雄关都显得寂静,大家都你看我,我看你的。

第3060章不渡海漂来东西    李七夜留于天堑源头炼造兵器的时候,天雄关很安静,不过,依然还有很多的大人物未离去,如皇尊真帝、圣霜真帝他们都依然还留在了天雄关。

    但是,天雄关的安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看,快看,那是什么?”这一日,有人惊呼一声,往遥远的不渡海指去。

    不少在场的人被惊动了,都纷纷望去,一开始,还很多人没有看清楚什么东西,甚至有人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什么都没有,大惊小怪干什么。”有人不由抱怨了一声。

    “再看仔细,已经飘出了不渡海了,那个黑点看到了没有。”最先发生的人向那边指去,说得十分清楚了。

    不少人打开了天眼,仔细一看,终于看到了这个人所说的东西。

    那只不过是一块木板而已,这是一块并不大的木板,而且已经是断成了两截的木板,现在漂出来了,只剩下了一截,另一截已经不知道漂落到了什么地方了。

    “一块木板而已,值得大惊小怪吗?”看到这样的一块木板之后,有些人不以为然,还没有想到更深层次的东西,认为这么一块木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却有一些大人物想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了,有人就不由说道:“没什么大不了?除了上次巨陨之外,不渡海什么时候飘出了东西了?”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提醒了所有人,一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一时之间,不少人面面相觑。

    是呀,除了上次不渡海飞出巨大无比的天陨之外,不渡海什么时候有东西漂不出来了,不要说是活人了,那怕一块破碎的木板都没有。

    然而,今天竟然有一块破碎的木板漂出来了,似乎这是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

    一时之间,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经历了上一次巨大的天陨冲击而来之后,大家心里面都有些不舒服,都有些忐忑,不少人心里面开始不安。

    千百万年以来,多少始祖、多少真帝、长存进入了不渡海,最后都消失在了茫茫的大海之中,从此杳无音讯,不管是谁进去,什么东西都没有再出来过了。

    千百万年以来,似乎大家都形成了常识了,都会认为不渡海只进不出,不管什么东西进去,最后都没有任何东西出来。

    但是,上次自从天陨飞来,这就一下子打破了大家对于不渡海的常识了,多少年之后,不渡海终于有东西冲出来了,但是,这样的天陨冲击而来,却差点轰碎了天堑。

    现在,不渡海又漂出了这么一块破碎的木板,这一下子让在场的不少人心里面都为之沉甸甸的。

    “有事情要发生了吗?”有不朽真神心里面沉甸甸的,不由喃喃地说道。

    多少年了,不渡海都是平静,但是,现在突然飘出了一块破碎的木板,这让大家都觉这是一个十分不祥的预兆。

    “看,又有东西漂来了。”在这个时候,又有人大叫了一声。

    大家纷纷望去,果然,在这个时候有不少碎片从不渡海缓缓地漂了出来,大家仔细一看,这些从不渡海漂出来的都是一些碎片,有些是破碎的木板,有些是碎碎的金石,因为这些东西破碎得太厉害,也是年代太久远了,已经看不出它原来的模样了。

    但是,经过仔细地辨认之后,依然有人依稀能推论得出一些结果来。

    “难道,这,这是船只或者小舟的碎片。”有一位半步长存仔细观摩了好一会儿之后,不由有些肯定地说道。

    “船只或者是小舟的碎片?”听到这样的推断,有不少人相视了一眼,老一辈的存在更是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好像,千百万年以来,有不少的真帝乃至是始祖,都是乘船进入不渡海的?”不知道是谁,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一句话说出来,这就一下子让不少人头皮发麻了,一时之间,不少人脸色一变,不由相视了一眼。

    试想一下,当年多少真帝、始祖乘船进入了不渡海之后,没有人知道他们进去之后的情况,也没有人知道最终这些始祖、真帝是怎么样了。

    但,今天,从不渡海飘出了一些船只或小舟的碎片,这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都浮想联翩了。

    “难道这是当年某一位真帝或者始祖所乘的船只。”不知道是谁,偏偏是说了这么一句不该说的话。

    这样的一句话说出来,就一下子让大家毛骨悚然了,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

    因为,千百万年以来,虽然有很多始祖、真帝、长存不朽进入了不渡海,但是,很多真帝、长存乃至是始祖,都是结伴而行,他们不是带着千军万马,带着自己座下最强大的战将,就是三五个真帝或者三五个长存结伴而行。

    可以说,他们每一次出发的队伍,实力都是十分的强悍,毫不夸张地说,每一次结伴而行的队伍,他们的力量都可以横扫当时的仙统界。

    如果说,这些从不渡海中漂出来的船只、小舟碎片,真的是当年这些始祖或真帝所乘的船只,那么,这些始祖、真帝进去之后,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如果说,这些始祖、真帝所乘的船只或小舟已经成了碎片,那么,当年这些进去的始祖、真帝呢,他们究竟是怎么样了?

    “船只碎片而已,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也有人这样说道:“船只用多了,当然也有可能碎裂了,再说,也就是船只而已。你总不能指望始祖他们把这么一艘船只使用千百万年吧。”

    “是呀,说不定始祖、真帝他们已经到岸了,所以就弃了这些船只,最后在不渡海漂泊了千百万年之后,成为了碎片,最终在偶然的机会漂出了不渡海。”另一位强者是这样说道的。

    他们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是有道理,但是,又有点自我安慰,因为在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心里面忐忑不安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好了。”也有人宁愿相信始祖他们已经抵达了对岸,他们弃船登岸。

    尽管有不少人是这样的自我安慰了,但是,很多人心里面越发不安。

    “看,又有了。”在大家都越发不安的时候,立即有人大叫了一声,大家都纷纷望去。

    在这个时候,此时只见不渡海中无数的碎片飘出来,而且不再是像刚才那些只是一些的木板碎片那么简单了。

    在这个时候,无数的碎片漂出来之时,也有不少的残骸也随着泊了出来,这些残骸仔细去看,是船只的龙骨或者船舷。

    “是船只的残骸。”一会儿之后,终于看到了一艘船只了,这一艘船只还不算大,那只是一艘小船而已。

    但是,这一艘小船似乎是被撕裂一般,从三分之一的位置断裂,裂口是参差不齐,似乎是有什么怪物或者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地把这样的船只撕开。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越来越多的船只碎片、残骸从不渡海中缓缓地漂了出来。

    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这无数的碎片和残骸,一时之间,阴影笼罩在了大家的心头上。

    所有的碎片、残骸并没有冲向天雄关或者冲向天堑,所有的碎片都在慢慢地漂泊着,经过了天堑,向茫茫的天墟漂泊而去。

    在这个时候,天雄关的所有大人物都被惊动了,不论是皇尊真帝、圣霜真帝或者是飞剑天骄他们都纷纷前来观望。

    作为天雄关关守的太尹喜,也一下子接到了消息,他登楼远眺,看着从天雄关漂泊出来的碎片、残骸,在这个时候,太尹喜的脸色凝重起来。

    “传我命令,所有士兵、将领都归队,取消一切休假。”太尹喜在这个时候心里面沉甸甸的,感觉将会有大事发生,立即传下了军令。

    “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看站无数的碎片、残骸从不渡海缓缓地漂了出来,这让所有人都觉得压抑。

    千百万年以来,不渡海没有任何东西漂出来,但是,今天竟然有船只的碎片、残骸从不渡海漂了出来,这一下子让大家心里面都不安起来。

    随着漂出来的碎片、残骸越来越多,从里面漂出来的船只也是越来越巨大,有些船只还能看到它们当年的轮廓。

    “那艘船,好像是八宝道统的。”在这个时候,有一位不朽真神仔细看着一艘船只,低声地说道。

    这艘船只很大,至少可以载几百人,但是,这艘船只剩下了一半船体,好像是被人对半劈开一样。

    “怎么说是八宝道统的?”有人仔细看了看这船只,看不出什么端倪。

    “看一下船舷,那个位置不是有一个标记吗?好像是八宝道统的徽章。”这个不朽真神往这艘船只的船舷一个位置指去。

    大家看去,的确好像是有一个徽章,但是,年代久远,有点模糊不清,大家也不敢肯定是八宝道统的徽章。

    “传言说,当年八宝道统出了一位十分了不起的长存,已经达到了远道境界,后来,他带着一群人进入了不渡海。”一位熟读史书的修士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