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留于天堑源头炼造兵器的时候,天雄关很安静,不过,依然还有很多的大人物未离去,如皇尊真帝、圣霜真帝他们都依然还留在了天雄关。

    但是,天雄关的安静很快就被打破了。

    “看,快看,那是什么?”这一日,有人惊呼一声,往遥远的不渡海指去。

    不少在场的人被惊动了,都纷纷望去,一开始,还很多人没有看清楚什么东西,甚至有人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什么都没有,大惊小怪干什么。”有人不由抱怨了一声。

    “再看仔细,已经飘出了不渡海了,那个黑点看到了没有。”最先发生的人向那边指去,说得十分清楚了。

    不少人打开了天眼,仔细一看,终于看到了这个人所说的东西。

    那只不过是一块木板而已,这是一块并不大的木板,而且已经是断成了两截的木板,现在漂出来了,只剩下了一截,另一截已经不知道漂落到了什么地方了。

    “一块木板而已,值得大惊小怪吗?”看到这样的一块木板之后,有些人不以为然,还没有想到更深层次的东西,认为这么一块木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却有一些大人物想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了,有人就不由说道:“没什么大不了?除了上次巨陨之外,不渡海什么时候飘出了东西了?”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提醒了所有人,一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一时之间,不少人面面相觑。

    是呀,除了上次不渡海飞出巨大无比的天陨之外,不渡海什么时候有东西漂不出来了,不要说是活人了,那怕一块破碎的木板都没有。

    然而,今天竟然有一块破碎的木板漂出来了,似乎这是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

    一时之间,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面面相觑,经历了上一次巨大的天陨冲击而来之后,大家心里面都有些不舒服,都有些忐忑,不少人心里面开始不安。

    千百万年以来,多少始祖、多少真帝、长存进入了不渡海,最后都消失在了茫茫的大海之中,从此杳无音讯,不管是谁进去,什么东西都没有再出来过了。

    千百万年以来,似乎大家都形成了常识了,都会认为不渡海只进不出,不管什么东西进去,最后都没有任何东西出来。

    但是,上次自从天陨飞来,这就一下子打破了大家对于不渡海的常识了,多少年之后,不渡海终于有东西冲出来了,但是,这样的天陨冲击而来,却差点轰碎了天堑。

    现在,不渡海又漂出了这么一块破碎的木板,这一下子让在场的不少人心里面都为之沉甸甸的。

    “有事情要发生了吗?”有不朽真神心里面沉甸甸的,不由喃喃地说道。

    多少年了,不渡海都是平静,但是,现在突然飘出了一块破碎的木板,这让大家都觉这是一个十分不祥的预兆。

    “看,又有东西漂来了。”在这个时候,又有人大叫了一声。

    大家纷纷望去,果然,在这个时候有不少碎片从不渡海缓缓地漂了出来,大家仔细一看,这些从不渡海漂出来的都是一些碎片,有些是破碎的木板,有些是碎碎的金石,因为这些东西破碎得太厉害,也是年代太久远了,已经看不出它原来的模样了。

    但是,经过仔细地辨认之后,依然有人依稀能推论得出一些结果来。

    “难道,这,这是船只或者小舟的碎片。”有一位半步长存仔细观摩了好一会儿之后,不由有些肯定地说道。

    “船只或者是小舟的碎片?”听到这样的推断,有不少人相视了一眼,老一辈的存在更是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好像,千百万年以来,有不少的真帝乃至是始祖,都是乘船进入不渡海的?”不知道是谁,轻轻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一句话说出来,这就一下子让不少人头皮发麻了,一时之间,不少人脸色一变,不由相视了一眼。

    试想一下,当年多少真帝、始祖乘船进入了不渡海之后,没有人知道他们进去之后的情况,也没有人知道最终这些始祖、真帝是怎么样了。

    但,今天,从不渡海飘出了一些船只或小舟的碎片,这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都浮想联翩了。

    “难道这是当年某一位真帝或者始祖所乘的船只。”不知道是谁,偏偏是说了这么一句不该说的话。

    这样的一句话说出来,就一下子让大家毛骨悚然了,让不少人打了一个冷颤。

    因为,千百万年以来,虽然有很多始祖、真帝、长存不朽进入了不渡海,但是,很多真帝、长存乃至是始祖,都是结伴而行,他们不是带着千军万马,带着自己座下最强大的战将,就是三五个真帝或者三五个长存结伴而行。

    可以说,他们每一次出发的队伍,实力都是十分的强悍,毫不夸张地说,每一次结伴而行的队伍,他们的力量都可以横扫当时的仙统界。

    如果说,这些从不渡海中漂出来的船只、小舟碎片,真的是当年这些始祖或真帝所乘的船只,那么,这些始祖、真帝进去之后,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如果说,这些始祖、真帝所乘的船只或小舟已经成了碎片,那么,当年这些进去的始祖、真帝呢,他们究竟是怎么样了?

    “船只碎片而已,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也有人这样说道:“船只用多了,当然也有可能碎裂了,再说,也就是船只而已。你总不能指望始祖他们把这么一艘船只使用千百万年吧。”

    “是呀,说不定始祖、真帝他们已经到岸了,所以就弃了这些船只,最后在不渡海漂泊了千百万年之后,成为了碎片,最终在偶然的机会漂出了不渡海。”另一位强者是这样说道的。

    他们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是有道理,但是,又有点自我安慰,因为在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心里面忐忑不安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好了。”也有人宁愿相信始祖他们已经抵达了对岸,他们弃船登岸。

    尽管有不少人是这样的自我安慰了,但是,很多人心里面越发不安。

    “看,又有了。”在大家都越发不安的时候,立即有人大叫了一声,大家都纷纷望去。

    在这个时候,此时只见不渡海中无数的碎片飘出来,而且不再是像刚才那些只是一些的木板碎片那么简单了。

    在这个时候,无数的碎片漂出来之时,也有不少的残骸也随着泊了出来,这些残骸仔细去看,是船只的龙骨或者船舷。

    “是船只的残骸。”一会儿之后,终于看到了一艘船只了,这一艘船只还不算大,那只是一艘小船而已。

    但是,这一艘小船似乎是被撕裂一般,从三分之一的位置断裂,裂口是参差不齐,似乎是有什么怪物或者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地把这样的船只撕开。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越来越多的船只碎片、残骸从不渡海中缓缓地漂了出来。

    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这无数的碎片和残骸,一时之间,阴影笼罩在了大家的心头上。

    所有的碎片、残骸并没有冲向天雄关或者冲向天堑,所有的碎片都在慢慢地漂泊着,经过了天堑,向茫茫的天墟漂泊而去。

    在这个时候,天雄关的所有大人物都被惊动了,不论是皇尊真帝、圣霜真帝或者是飞剑天骄他们都纷纷前来观望。

    作为天雄关关守的太尹喜,也一下子接到了消息,他登楼远眺,看着从天雄关漂泊出来的碎片、残骸,在这个时候,太尹喜的脸色凝重起来。

    “传我命令,所有士兵、将领都归队,取消一切休假。”太尹喜在这个时候心里面沉甸甸的,感觉将会有大事发生,立即传下了军令。

    “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看站无数的碎片、残骸从不渡海缓缓地漂了出来,这让所有人都觉得压抑。

    千百万年以来,不渡海没有任何东西漂出来,但是,今天竟然有船只的碎片、残骸从不渡海漂了出来,这一下子让大家心里面都不安起来。

    随着漂出来的碎片、残骸越来越多,从里面漂出来的船只也是越来越巨大,有些船只还能看到它们当年的轮廓。

    “那艘船,好像是八宝道统的。”在这个时候,有一位不朽真神仔细看着一艘船只,低声地说道。

    这艘船只很大,至少可以载几百人,但是,这艘船只剩下了一半船体,好像是被人对半劈开一样。

    “怎么说是八宝道统的?”有人仔细看了看这船只,看不出什么端倪。

    “看一下船舷,那个位置不是有一个标记吗?好像是八宝道统的徽章。”这个不朽真神往这艘船只的船舷一个位置指去。

    大家看去,的确好像是有一个徽章,但是,年代久远,有点模糊不清,大家也不敢肯定是八宝道统的徽章。

    “传言说,当年八宝道统出了一位十分了不起的长存,已经达到了远道境界,后来,他带着一群人进入了不渡海。”一位熟读史书的修士说道。

第3059章炼器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走火,也就是生命符火,这里就是生命符火的世界,似乎世间的一切生命符火都是出自于此。

    当你放眼望去,看到目光所及,都是生命符火之时,特别是无数的生命符火竟然像千足虫一样爬行蠕动的时候,这样的一幕是十分的让人毛骨悚然。

    特别是脚下踩着厚厚的生命符火,地上的生命符火有可能是几十丈,几百丈,甚至是几万丈,脚下如此之多的生命符火,全部如同千足虫一般,这样的亲身感受,是十分让人觉得恐怖的。

    因为你会错觉地认为,自己脚下踩着的就是亿万虫山,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很多人行走在这样的赤地之上,或者说是行走在无数的生命符火之上,那都是双腿忍不住直打哆嗦,或者会感觉到恶心。

    但是,当你习惯了生命符火存在之后,你会觉得特别的不一样,特别的舒服。

    生命符火,这是一种极为罕见、极为少有,甚至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它是极为霸道的火种。

    但是,当你处身于这千万里的赤地之中的时候,你并不觉得有多么的炙热,特别当你行走在厚厚的生命符火之上的时候,你并不觉得有什么炙热感。

    在厚厚的生命符火之上行走的时候,你不会认为自己是在无数的火焰之上行走,反而,你感觉是像行走在细软的沙滩上一般。

    脚下的生命符火不仅仅是没有丝毫的炙热感,反而有丝丝的清凉,软绵绵的感觉,这就好像是你行走在沙滩之上,吹着徐徐的海风,有着说不出来的舒服,说不出来的惬意。

    特别妙的是,当你行走在这生命符火之上的时候,你不像是踏在火焰上,不会说一脚踏空,踩在了生命符火之上,你就感觉像是踩到了实质的物体之上,有着软软的弹力支撑着你的脚掌,让你行走起来也是特别的舒服。

    李七夜行走在这赤地之上,就是享受着这样的感觉,走着走着,他似乎都已经与整个赤地融为了一体,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无数的生命符文已经爬满了李七夜的全身。

    生命符火,它的确是一个火种,但,它又是有生命一般的存在。

    如果说,你并不欢迎生命符火,或者你不喜欢生命符火,它会离你远远的,与你并不亲近,但是,当你喜欢生命符火的时候,或者亲近生命符火的时候。

    生命符火也特别的能感受得到,它们也是能和你十分的亲近,许多的生命符火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爬在你的身上。

    就像李七夜这样,此时,并不是说所有的生命符火爬在李七夜身上之后就不走了,生命符火从李七夜前面爬上去,再从李七夜身后爬下来。

    随着李七夜行走的时候,一路上的生命符火披得很快,远远看去的时候,你会发现火焰就像流水一样在李七夜身上流淌一样。

    当生命符火从李七夜的身上流淌而过的时候,如果说整个赤地就像是一条河流的话,那么李七夜就像是河流中的岩石,磐稳不动,经受着无数的河水的冲涮。

    当然,如果你走近了,看到无数的生命符火爬上李七夜的身体,你或许会毛骨悚然,就好像是千万只的爬虫在身体上爬过一样,这会让人全身发麻,全身的寒毛都会竖起。

    不过,李七夜是十分享受这个过程,随着无数的生命符火在他的身上爬过的时候,他不仅仅好像是与整个赤地融为了一体了,连所有的生命符火都没有把他当作是外来者,或者说入侵者。

    任何一簇的生命符火在李七夜身上爬过的时候,都是那么的自然,似乎这样的一幕才真正的符合了天人合一、大道自然。

    李七夜行走在赤地之上,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终于,他来到了目的地了。

    这是一座巨大无比的高山,只见无数的生命符火就是从这座高山之中爬出来的。

    当你登上高山一看,会发生,这座高山就像一座火山一样,山顶上有一个岩洞,无穷无尽的生命符火就是从这样的岩洞之中喷涌出来。

    在很遥远的地方看去,这座高山看起来或者会想是一座火山,它喷涌出了无数赤红的岩浆,而这赤红的岩浆流淌在整个大地上,无穷无尽的岩浆是淹没了整个大地。

    但是,如果你走近来看,你就会觉得十分恐怖了,你就会毛骨悚然了。

    你会发现,在这座高山之上,有着无穷无尽的赤红小虫爬了出来,山顶上的岩洞就像是小虫的巢穴一样,所有的小虫都是从这洞里面诞生,然后爬满了整个大地。

    看到无数的如小虫一般的生命符火从这样岩洞中爬了出来,这不仅仅会让人头皮发毛,同时,这也会让人心里面好奇,这像爬虫巢穴的岩洞,下面究竟是有多大呢,究竟有多少的虫卵呢。

    在这个时候,或者有人会想象,或许整个地下都已经成了一个可怕无比的虫洞了,无穷无尽的小虫都从这里面爬出来的。

    站在这岩洞之前,看着无数的生命符文从岩洞之中喷涌出来,李七夜不由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说道:“这就是天堑的力量源头,只有这无穷无尽的生命符火涌动着,这才能支撑着天堑屹立千百万年不倒。”

    在遥远的时代,先人们在修建天堑的时候,他们选址在边荒大地,那是有着种种原因的,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有着生命符火的源泉,有了如此的力量源泉支撑,这才能使得天堑绵延亿万年,无数岁月之后依然能屹立不倒。

    在此时,李七夜便在岩洞之前坐了下来,取出了一物,放入了岩洞之中。

    这件东西闪动着光芒,好像有无穷的光芒欲从里面破壳而出一般,似乎在这件东西里面,有生命孕养一般。

    当这件东西一落入融洞之中的时候,刹那之间,无数的生命符火涌了上去,在眨眼之间,这件东西之上,爬满了无数的生命符火,一层又一层,似乎生命符火要把它一层又一层地包裹住,而且,整个过程还没有停歇的迹象。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件东西被无数生命符火包裹之后,变得越来越大,看起来就像是巨大的火球一样,而且这样的一个火球还在不断地变大。

    随着无数的生命符火包裹着,这件东西似乎在开始融化一样,甚至在隐隐之间能听到“滋、滋、滋”的焚化之声。

    在无数的生命符火包裹之下,生命符火似乎是要把这件东西的外壳焚烧掉。

    随着这件东西的外壳慢慢地被焚烧之时,里面隐隐传来了风雷之声,在隐隐之间,甚至传来了十分惊人的天威。

    没错,这是天威,似乎是由从苍天降下的无上神威,这样的神威可以斩诸神,灭众帝,十分的骇人。

    感受到了从里面传来的天威,李七夜颇为满意,因为这正是他所想要的。

    “该打造一件趁手的兵器之时了。”看着这样这件东西缓缓地融化外壳,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这件东西,可谓是十分有来历,一直以来,李七夜都未能真正把它铸造成型,今日,李七夜终于要把它铸造成形了。

    这件东西,乃是得自于齐临帝家。当年自从夜临仙王战征之后,有一物飞入了齐临帝家,这一块黑漆漆的石头。

    只是,在后来很长的时间里,齐临帝家的每一个强者都不知道此物究竟是有何用,齐临帝家一代又一代人杰都曾经琢磨过这件东西,但是,都没有什么收获,但是,他们都知道,这件东西必定是大有用处。

    直到后来,李七夜从齐临帝家要走了这件东西。

    李七夜曾经以无上的神通焚化掉了这颗黑石的岩层,让它露出了本相,这件东西闪动着光芒,让人不敢逼视。

    但是,真正想把它铸造成,那是需要很大的功法,也是需要很多的条件。

    今日,李七夜来这里,就是想借用一下这里源源不断的生命符火,让他进一步去锤炼,这件东西,他要把这件东西铸造成一件绝世无双的兵器。

    他该上路的时候了,所以,他需要一件十分强大而且十分耐用的兵器,这样的一件兵器,必须是超越一切之上。

    当然,想打造样的一件兵器,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也是十分漫长的事情,但是,李七夜有信心把这件兵器铸造好。

    当所有的生命符火都爬满之后,融化得差不多了,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把这件东西取了出来,又取出了万炉神。

    “蓬”的一声响起,李七夜催动着炉火,把这件东西投入其中,炉火瞬间把这件东西包裹起来。

    在这个时候,如同奇迹发生了一样,只见无数的生命符火爬入了万炉神,它们竟然化作了炉火,以极大的威力催动着炉火,炼化这件东西。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犹如千万个世界的火山爆发一样,强大无匹的炉火轰天而起。

    在这一刻,惊人的奇迹发生了,所有的生命符火像潮水一样涌来,爬入了万炉神,疯狂地炼化着这件东西。

    如果有人能亲眼看到这一幕,那是十分的震撼人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