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圣霜真帝的话,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如此礼重,不敢受之,他日有缘,总会相见的。”

    “嘿,机会错过了,就是没有了。”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有意给光明圣院泼冷水,说道:“比起你们那群老头子来,洗罪院的小子更有眼光,先人一步。”

    大黑牛所说的洗罪院小子,就是指洗罪院的院长杜文蕊。

    圣霜真帝听到这样的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道兄的话,我一定会带到,光明圣院的大门,随时为道兄敝开,随时欢迎道兄归来。”

    圣霜真帝也明白,李七夜强大到不可思议,像他这样的存在,完全不需要依靠光明圣院而存在,今日,他们光明圣院的诸位老祖,欲拉拢李七夜,那是因为有个名份在而已,不论怎么说,李七夜也曾经是洗罪院的学生,好歹也能套个近乎。

    当然,圣霜真帝心里面清楚,像李七夜这样的人,不一定会卖他们光明圣院诸位老祖的情面。

    “有机会的。”李七夜笑笑,淡淡地说道:“这不,我不也是洗罪院学生。”

    “我明白。”圣霜真帝点头,顿首,说道:“洗罪院,乃是我们光明圣院的五大学院之一,未来乃是前途无量,未来必将是能培养出栋梁之材。”

    圣霜真帝这话说得很有份量,也说得很有技巧,作为一尊十二宫真帝的她,所说的话,并非是泛泛而谈。

    圣霜真帝再向李七夜一拜,末了,还向大黑牛顿首,这才离开。

    “这丫头,的确是很聪明。”看着圣霜真帝离开,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只可惜,光明圣院有四大院,她也仅仅在北院而已,整个光明圣院,她还不能大权在握,不然的话,光明圣院或许能再上一个台阶,迎来一个新时代。”

    毫无疑问,大黑牛对于圣霜真帝的评价是很高的,事实上,圣霜真帝也的的确确是有着这样的能力,有着这样的智慧。

    唯一可惜的是,光明圣院太大了,北院只不过是光明圣院的四大院之一,圣霜真帝想掌握整个光明圣院,那必须能让光明圣院的诸老交权才行,不过,这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尽管如此,在刚才,圣霜真帝依然向李七夜作出了承诺。

    大家都知道,李七夜乃是出身于洗罪院,他与洗罪院,多少有着一些情份。

    而就在刚才,圣霜真帝向李七夜作出了承诺,在未来,她多多少少都会照顾洗罪院,在整个光明圣院的决策上,特别是在资源的传送上,圣霜真帝若是能作主的话,或多或少都会照顾一下洗罪院,向洗罪院倾斜一二。

    毕竟,光明圣院想向李七夜讨点交情,怎么也得拿出诚意。

    而圣霜真帝未能掌握光明圣院大权,依然向李七夜作出承诺,这也能看得出她的魄力。

    “光明圣院,的确是人才辈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只不过,它也实在是太庞大了,大尾不掉。”

    “嘿,这该是老树妖头痛的事情,未来有他好看的。”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有些幸灾乐祸,在这个时候,他就好像是看到了老树妖头痛的模样。

    李七夜也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淡淡地说道:“你们都回去吧,我还有他事。”说着,不待大黑牛他们回过神来,便离开了。

    “好了,我们先回去。”大黑牛也未去追问李七夜去哪里,他带着柳燕白他们回去了。

    李七夜出了天雄关,跨越了延长亿万里的天堑,直入天堑尽头。当然,对于一般的修士强者而言,想追溯天堑尽头,那是不容易之事。

    这不仅仅是天堑太过于庞大、绵长了,同时,当抵达天堑尽头之时,有着强大无匹的力量,越是靠近,这股力量就会越强大,它会把靠近的人拒之于外。

    李七夜落足于天堑尽头,站在老墙根之前,双目张望了一下。

    上前的老墙根,抬头望的时候,只见天堑的城墙直通天宇,白云那也只不过是在城墙上的半腰飘过而已,这可想而知天堑的城墙是多么的高大了。

    天堑的尽头,就在这老墙根之下,这里已经是边荒大地的极为偏远之地了,平日里已经是毫无人烟,那怕那些逃难或者是躲避仇家的人都不可能抵达这里了,更不可能在这里安居落居了。

    这里是边荒大地的最偏远地带,也是最荒凉之地,放眼望去,这里乃是枯草摇曳,一般的凄凉,连飞禽走兽的影子都看不到。

    老墙根之下,杂草横行,老墙根乃是以一块块岩石夯彻而成,每一块岩石都是十分的巨大,虽然每一块岩石都很粗糙,但是,仔细观看的时候,你会发现,每一块岩石都蕴藏有久久不散的神性,每一块岩石上的粗粒都隐隐闪动着光芒。

    这样的一块块岩石经历了无数岁月的风吹雨打,更是经历了漫长无比的时光荏苒,岩石都已经是变得黑褐色了,好像是时光在这里留下了痕迹一样。

    仔细看这些岩石,你就有一种感觉,似乎这些岩石和边荒大地同岁一样,似乎,世间自从有边荒大地那一刻起,天堑的老墙根就在这个时候被建起来的。

    当然,在这样古老的时代中,也不会有人知道究竟是谁建起这样的老墙根,这就像天堑究竟是谁建的一样,这永远都将会是一个谜团。

    看着眼前的老墙根,李七夜有些感慨,说道:“不积跬步,何以致千里。但是,子孙后代,又怎么知道先人的苦难呢。天下众生,又怎么知道,在那九天之上,有着一代又一代的先贤在喋血,他们陨落于无名之地,为的就是庇护这个世界的安宁。”

    为庇护三仙界,可以说三仙界的先人尽了无数的努力,他们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眼前的天堑就是最好的例子,可惜,后世之人,往往不知道先人的一番苦心。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取出了虎符,这就是天堑军团的虎符。

    一般的人只会认为,这只虎符,那只不过是天堑军团的权力象征而已,有了这枚虎符,就可以调动天堑军团的千军万马。

    事实上,世间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只枚符并不是太尹喜所打造的,也并不是这只虎符今天才有的。

    事实上,这只虎枚古老无比,它究竟有多古老,就算是掌执虎枚那么久的太尹喜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这只虎枚在极为古老的年代就传承下来了。

    作为虎符的掌执人,太尹喜在心里面也很清楚,如果说,你仅仅拥有天堑军团,或者说,你有足够强大的武力占据了天堑,但是,如果没有这只虎符,这还不能说你是天堑的主人,还不能说你拥有了天堑,更不能说你能驾御天堑。

    只有了这只虎符之后,你才能说你能驾御天堑,才能说是天堑的主人。

    只有拥有了这只虎符,你才能打开天堑的防御,才能掌御天堑,对抗一切想染指天堑的敌人。

    也正是因为这只虎符能调动天堑的力量,能让人驾御天堑,这就让太尹喜猜测,或许,在天堑建立之时就铸造了这只虎符了。

    太尹喜这个想法是对的,这只虎符不仅仅是可以驾御天堑,可以调动天堑的力量,事实上,这只虎符还是天堑军团的钥匙,凭借着这只虎符,你就可以进入天堑,直溯它的源头,也就是力量的源头。

    当然,这只虎符,作为天堑的钥匙,借它打开天堑,溯于天堑的源头,这一点是太尹喜是不清楚的,他也还未能解开这个奥秘。

    然而,李七夜却知道这里面的玄机,他也能直溯天堑的源头。

    就如李七夜在以前所尝试那一般,如果说,他想进入天堑,甚至是直溯天堑力量的源头,他手中没有这只虎符,那么,他就会被天堑那强大无匹的力量拒之于外,被这样强大无匹的力量弹出来。

    当然,李七夜真的想依靠暴力强行进入天堑之内,强行直溯力量的源头,李七夜真的想要去做的话,那也一样能做到。

    代价就是,天堑必定会大面程被摧毁,有很长的城墙必定会崩碎。

    当然,李七夜无意去摧毁天堑,毕竟,这是三仙界的防线,他没有必要做得那么的绝,所以他才会向太尹喜却借用虎符。

    只要有了这枚虎符,李七夜就能打开天堑的力量门户,凭着这只钥匙,他就能进入天堑,直溯天堑力量的源头。

    “实在是精致,奥妙无比。”李七夜看着手中的虎符,不由笑了笑,在这个时候,他手中的大道之火跳跃。

    此时,大道之火已经化作了符文之火,每一个符文都奥妙无匹,衍化不息,每一个符文似乎都在演化着无上大道一样。

    随着大道之火在衍化着,出现了种种异象,隐隐之间,听到了劈石碎地的声音,似乎在这异象之中,好像看到了在那遥远的时代,有先人在这里开辟大地,夯下基石,为筑建天堑而努力。

第3056章无双惠清璇    对于太尹喜这样的大礼,李七夜只不过是淡淡地说道:“你想多了,我并不是什么庇护仙统界的人,更不是为仙统界谋求福祉,我只不过是路过的人而已。仅仅是对天堑的构架有喜欢,琢磨一番,看出一些破绽而已。”

    太尹喜心里面剧震,他作为天雄关的关守,把守天雄关很久了,对于天堑他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是,强大如他了,对于这些破绽都无法一一摸清。

    然而,李七夜只不过是过客而已,在天堑上一走,便知道了天堑的破绽,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太尹喜久居天雄关,他心里面十分清楚天堑的强大,不要说是一般的强者了,就是再强大的始祖,一旦天堑打开之时,都不见得能攻破天堑。

    天堑虽然不知道出于谁人之手,但是,它的奥妙,不是世间一般强者所能参悟的,就算是惊艳无比的始祖,都不见得能窥得天堑的全貌。

    正是如此,太尹喜深知天堑的可怕,他也知道以他这样的实力,今生只怕是无能窥得天堑的全貌了。

    但是,现在李七夜却能把天堑的所有破绽详尽地列出来,一一提出了解决方案,这样的实力,不要说是他,或者金光上师,只怕当今仙统界都不见得有人能做到。

    而李七夜却是做到了,这是多么可怕、多么恐怖的实力。

    想到这一点,太尹喜不由为之冷汗涔涔。正如惠清璇刚才所说的,如果李七夜真的有所图谋,只怕他区区的天堑军团,只怕他们所依赖的天堑,根本就是挡不住李七夜。

    若是他真的有所图谋,李七夜也一样能摧毁天堑。

    难怪惠清璇会说,李七夜向他借虎符,那已经是抱着善意而来的,如果他真的想要什么,直接摧毁天堑,他所想要的东西,那还不一样能得到?

    现在李七夜如此大费周章前来向他借虎符,那的的确确是一番的诚意,也是一番的善意,他并不想把天堑摧毁掉而已。

    “公子乃是神人——”太尹喜再向李七夜大拜,恭敬地说道:“尹喜愚昧,今日得公子提醒,乃是尹喜之大幸也……”

    李七夜受了太尹喜的大礼,淡淡地说道:“你还是抓紧补好这些破绽吧,时间不等人,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真的是大灾难要来了吗?”太尹喜听到这话,心头不由为之一紧,忙是说道。

    事实上,难于灾难来临,太尹喜心里面已经有所准备,也有所想了,但是,他在心里面依然有着一点点的侥幸,他希望在此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那只不过是巧合而已。

    “没错,该来的,终究会来,谁都逃不掉。”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天灾,真的要来了。”太尹喜不由喃喃地说道,在这个时候,他心里面都不由沉重起来,因为真的有天灾降下,只怕他们天雄关首当其冲。

    “天灾?”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天灾,在三仙界,已经是世间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了,贼老天想降下天灾,都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灾难,不是什么天灾,那是人祸!”

    “人祸——”太尹喜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脸色不由为之一变,下意识地,他都不由向不渡海望去,心里面为之一震,说道:“公子的意思,有故人归来——”

    太尹喜的实力已经是很强悍了,作为至尊长存的他,可以媲美于始祖,比如说万统级的始祖,乃至是帝统级的始祖。

    强到这种程度的他,看得更远,知道的东西也更多,所以当李七夜一说到“人祸”之时,他心里面也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在这个时候,太尹喜也不由浮想联翩,想到了一些传说。

    “故人归来——”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似故人,非故人,到时候,谁还敢说故人!”

    “似故人,非故人。”太尹喜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公子所说皆是道理。”此时惠清璇也徐徐对太尹喜说道:“一旦发生事情,天雄关必是首当其冲,这一点尹大人心里面也很清楚,所以,尹大人应该抓紧修好破绽,以做好兵临城下的准备。”

    惠清璇如此提醒,太尹喜不由再看了看李七夜的图纸,苦笑了一下,说道:“天女,此只怕不易,天堑之浩大,世间没有什么可以与之相比。虽然这破绽看起来小,那只是以天堑而言,每一个破绽,想修补好,那是需要海量的资源和人力,需要大量的神金、仙石,需要众多的强者联手融炼。若凭天堑军团,只怕是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把所有的破绽了修好……”

    天堑,乃是仙统界最长最大的防御,亿万里之长,一个破绽,那都是十分惊人,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财力才能把它修补好。

    “不渡海有来客,天堑,就首当其冲。”惠清璇徐徐地说道:“若是天堑被破,仙统界便暴露在虎狼之师的面前。天堑若不存,天下何安?天堑,不是一个人的天堑,天下皆有份,该是天下共捐的时候,各大道统,各大强者,都该肩负起这个责任。”

    “天女此话是道理,只怕,并不易。”太尹喜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样的道理,太尹喜又何偿不明白。

    事实上,天下人都明白,天堑若破,那么多少道统、多少生灵将会暴露在灾难之前呢,但是,让各大道统、各大强者捐出自己的神金、天石,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谁人都会自私自利。

    “五行山,负担三分之一,余者,天下共摊,可否?”惠清璇徐徐地说道。

    惠清璇这话一说出来,太尹喜心里面为之一震,三分之一所需要的神金天石,那足可以建一个道统,甚至还更多,这是何等大的手笔。

    而惠清璇却一口承诺了,没有丝毫的犹豫,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这样的手笔,单是用豪气都无法来形容了,十分的霸道了。

    天下何其之大,道统何其之多,但是,五行山都独捐三分之一了,天下修士、天下道统,那还想怎么样?

    “尹喜,代表天下拜谢五行山,拜谢天女——”太尹喜拜于地,有惠清璇开口,那就变得容易多了。

    要知道,五行山自己就独负了三分之一,天下人共摊三分之二,那还想怎么样?就算其他的道统不愿意,都没有借口,都必须负责起这个分摊来。

    更何况,惠清璇开口了,五行山愿意负责起了这三分之一的消耗,那就是等于五行山带头负责起了这一次的工程。

    有五行山振臂高呼,天下还有哪个道统不愿意分摊的,可以说,在这样的地步上,五行山的话,远远比太尹喜好使多了。

    有了五行山负责三分之一,有了惠清璇开口表态,这样浩大的工程,显得就容易多了,不论是人力物力,都能到位,修补好天堑的破绽,剩下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快快修好吧,早一天,便是安心一点。”惠清璇徐徐地说道:“时间不等人,灾难也不会等人,该来的时候,一定会来,。到时候,若是未能准备好,一切都是徒劳,一切都会烟消云散。”

    “尹喜明白。”太尹喜忙是说道:“尹喜一定会肩负起这个重任,以最快的时间修补好它!不论如何,尹喜都将会与天堑共存亡!”

    太尹喜这话铿锵有力,出身于五行山的他,敢在五行天女面前许下这样的承诺,那可不是空口说说而已,他说出这样的话,就必将会履行自己的责任。

    “我相信尹大人的能力。”五行天女惠清璇对于太尹喜的实力也是十分肯定的。

    “好了,没我什么事了。”李七夜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笑了笑,说道:“我也到该走的时候了。”

    “愿还能再见李兄。”在李七夜离开之时,惠清璇也向他告别。

    “相信很快能再相见。”李七夜也不由笑了一下,离开了关守府。

    在李七夜他们离开的时候,太尹喜亲自相送,一直送到府外,这才止步。

    “道兄——”在李七夜离开关守府之后,立即有人迎了上来,这个人已经在府外等待李七夜甚久了。

    这个人正是光明圣院的圣霜真帝。

    圣霜真帝,乃是一尊十二宫的无敌真帝,高贵无双,但是,她依然是十分的乐意等待李七夜,那怕时间再长她也有这个耐心。

    见到李七夜之后,圣霜真帝深深鞠首。

    “道兄,圣院诸老,都想拜见拜见道兄。”圣霜真帝也不绕弯子,干脆利索,开门见山,说道。

    “嘿,你们圣院的一群老不死终于反应过来了,想拉人了。”大黑牛嘿嘿地一笑,有些不屑,说道:“看到有价值了,终于火烧屁股一般赶过来了。”

    被大黑牛这样一嘲笑,圣霜真帝不由有些尴尬,干笑了一声,当然,光明圣院的诸位老祖赶来,的确是有拉拢李七夜的意思。

    毕竟,不论怎么样说,李七夜都是他们光明圣院的学生,这么一个好的学生,光明圣院又怎么会错失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