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这里,惠清璇顿了一下,说道:“再说,难道尹大人真的以为李公子是要你的天堑团或者天堑不成?以李公子的神通,只怕整个天堑军团尽出,也难挡他一步。甚至是强大无匹的天堑,以我个人之见,也一样无法让李公子止步……”?“……以我之见解,李公子真的是有所图谋,他不需要什么虎符,他只手荡扫便可,他可以独步天下,不论是天堑军团又或者是天堑,都不会给他造成多少的困扰。”

    “李公子想要虎符,只怕是出自于好意,否则,就算他有所谋求,一切推倒便可,摧枯拉朽一般。”

    惠清璇徐徐道来,她似乎完全是站在了李七夜这边,力挺李七夜。

    “五行山的丫头果真是了不起。”听到惠清璇这样的话,让大黑牛不由感慨地赞叹一声,说道:“五行山能在仙统界独占鳌头,那不是没有道理的。丫头小小年纪,便有着这么毒辣的眼光,了不得,了不得。”

    大黑牛最终能窥出李七夜的无双,那是因为他活得太久了,经历了千百万的年沉淀,见识过了无数的无敌之辈,见识过了无数的惊才绝艳的天才,这让他练出了一双毒辣无比的眼睛。

    然而,惠清璇如此年轻,却有着卓越无双的见识,那是远远超越了同一代人,甚至是超越了如太尹喜这样的存在,可以说,这也是和她出身于五行山有着莫大的关系,那是因为她自小便见识过了众多的无敌之辈,拥有着一双卓越的智眼。

    “这——”听到惠清璇这样的话,太尹喜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他心里面也很清楚,惠清璇的实力比他只强不弱。

    可以说,举世之间,能让惠清璇青睐的人那是不多,那怕惊艳如金光上师,惠清璇也能闲等视之,然而,对于李七夜,惠清璇却如此的推崇,其中原因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试想一下,五行山是何等惊天的底蕴,出身于五行山山外弟子的太尹喜,他心里面是一清二楚,惠清璇作为五行山的传承人,她是见识过何等无敌的存在。

    但,惠清璇依然如此的推崇李七夜,对于李七夜的实力,依然是如此的肯定,这是何等的惊人,这是让太尹喜心里面极为吃惊的事情。

    “如果尹大人还不有所不放心,五行山为李公子作担保如何?”惠清璇优雅从容,徐徐道来,皇胄无双的她,不论是什么时候,看来都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动人心弦,那怕是看不到她的真容,都依然让人觉得她美貌绝世无双。

    惠清璇这话一说出来,不管是谁,心里面都没有任何疑虑,若是五行山作为担保,什么事情都称得上是高枕无疑。

    “天女言重了——”太尹喜心里面剧震,他哪里敢让五行山作担保呢,他向惠清璇深深一拜,说道:“尹喜这就去取来。”

    太尹喜说毕,匆匆而去,像虎符这么重要的东西,他也不方便随时随身携带。

    “真心不错。”在太尹喜离开之后,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竖了竖拇指,淡淡地笑着说道:“五行山出来的姑娘,就是有着别人难于企及的胸襟。”

    “比起道兄来,那是远远不及。”惠清璇轻轻一笑,比起刚才的从容优雅来,那又是多了一个的俏皮,是那么的美丽。

    李七夜笑了笑,取出一物,乃是碧绿的玉佩,此玉佩只有半块,笑了笑,说道:“你下山一次也不容易,看你这丫头,也懂事,讨人喜欢,这东西你就收回吧,从此你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一块玉佩,乃是李七夜在仙统道统之时,在凉亭避雨之时,那个老者留给李七夜对亲的玉佩。

    这碧玉佩碧绿,那怕不识货之人,也知道这块玉佩不是凡物。

    当看到李七夜取出这块玉佩的时候,惠清璇身后的静儿一双秀目张得大大的,在此时,她比谁都要紧张,看着这块玉佩,此时她都不由为自己的小姐着急起来,似乎她都怕李七夜突然又反悔。

    她这个侍女,都有点迫不及待地把这块玉佩抢到手,毕竟,这块玉佩关系着她小姐一生的幸福,不可随便落入别人手中。

    相比起静儿的紧张来,惠清璇却是十分的淡定,她看了看玉佩,含笑,目光如流水,看着李七夜,是那么的从容,那么的贵胄,这样的女人,没有理由让人不喜欢。

    “道兄这是要退亲吗?”惠清璇含笑,声音那么的轻柔。

    再想一下她的身份,五行天女,五行山的继承者,如此轻柔的话语从她的口中说出来,那是多么的有份量,是多么的让人为之销魂。

    “谈不上退亲。”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你们家的老头子,无非是想给我下个套而已。如果你是刁蛮的丫头,我倒会刁难一下你,既然你这个丫头如此懂事,那我也不为难你,拿了这块玉佩,你也可以安心了,以免得心有所羁。”

    “如果说,清璇并不介意呢?”惠清璇显得温柔,声音好听到让人骨头都酥了,这样的女人,错过了,似乎让人永远后悔。

    “最好,最好,最好不过了。”在这个时候,大黑牛立即鼓掌地说道:“你们两个,乃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没有谁能比你们凑成一对更适合了,你们一对就是天设地造,你们两个人不再凑成一对,那岂不是太对不起这么一份的婚缘。”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恨不得他们两个人立即凑成一对,甚至恨不得就把他们两个人送上洞房,在大黑牛而言,李七夜配五行山,那是再好不过了,李七夜和惠清璇再生一个胖小子,这样的因果,那才是大黑牛最想看到的。

    “再温柔一点,我骨头都要酥了。”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我有这样的魅力,清璇那该是喜不胜喜。”惠清璇并没有得意,轻轻地摇头,说道:“你的一颗道心,不是我所能撼动的,我若是想动道兄的道心,那无疑是蜉蝣撼树,不自量力罢了。”

    “好一个姑娘。”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看了看手中的玉佩,说道:“你确定不收回这块玉佩了。”

    “若道兄真的想退回这块玉佩,谁给道兄,道兄便退回给谁。”惠清璇显得温柔,那声音听起来是那么让人的迷醉,一旦惠清璇这样的女人温柔起来,那实在是太让人致命了。

    惠清璇那温柔的声音在李七夜耳边回荡,说道:“我相信,我们老祖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绝对不会有丝毫为难道兄的。”

    “小姐——”听到惠清璇并没有收回这块玉佩的意思,这顿时让静儿都不由紧张起来,为自己小姐担忧,不由轻轻地叫了一声。

    但是,惠清璇什么都没有说,静儿也闭上了嘴巴了,明白自己小姐的意思。

    “也罢。”李七夜掂了掂手中的玉佩,笑笑,把它收了起来,含笑地说道:“五行山的确是个好地方,有时间,一定会去走走。”

    “清璇一定会敝门远迎李兄的到来。”惠清璇的目光显得那么的温柔,似乎能把人溺入温柔乡久久无法出来。

    “好,一定。”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点头。

    “幸好,幸好。”看到李七夜收回了玉佩,大黑牛嘿嘿地一笑,他比他们两个当事人都还要紧张,他不由拍了拍胸膛,然后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本帅牛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当然,李七夜和惠清璇都没有说其他的。

    好一会儿之后,太尹喜双手捧着一个宝盒进来,恭敬捧于李七夜面前,打开,里面躺着一颗虎符,这虎符十分的古老,不知道是从何年代传承下来的。

    “此乃是天堑的虎符,请公子收好。”太尹喜取出虎符,捧于李七夜面前,说道:“尹喜见识浅薄,不知公子深浅,还忘公子莫怪。”

    李七夜取下虎符,看了看,笑了笑,说道:“你已经很聪明了,难怪五行山能收你。”

    李七夜收回了虎符之后,取出一张图纸,递给太尹喜,淡淡地说道:“天堑,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的牢不可破,它建立的时间太久远了,它已经有一些破绽了。对于世人而言,这点小破绽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真正无敌之辈而已,有了这样的破绽,天堑再坚,他也能来去自由……”

    听到李七夜这话,太尹喜不由为之惊悚,忙是接过这张图纸,一看之下,他不由脸色发白,因为李七夜所标出的破绽,那是写得十分详尽,每一个破绽都好像是打开了方便大门一样。

    对于世间的强者而言,那怕他们明知道有破绽,但,也一样进不来,但是,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对于真正无敌之辈而言,若是让他们知道了破绽,天堑就挡不住他了,他真的是可以来去自由。

    “多谢公子——”太尹喜大拜,说道:“公子乃是为仙统界的福祉而来,仙统界乃是公子庇护……”

第3054章箱中何物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从岩石中取出了那个木箱,这个木箱入手是沉甸甸的,大家都看得出来。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把脖子伸得长长的,都探头脑袋,大家都想看一看这木箱之中装着是什么东西。

    看到李七夜终于打开了这颗岩石,看到这个木箱,太尹喜也是心喜万分,他们用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未能成功的事情,今日终于被李七夜做成了,这能不让他心里面兴奋吗?

    “里面装着是什么东西呢?”一时之间,不少人都纷纷猜测,大家都很想知道,木箱里面装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或者是某一位绝世无敌的始祖留给仙统界的绝世之宝。”有强者猜测地说道。

    也有不朽真神认为:“只怕没有那么简单,这宝箱既然是跟随着天陨从不渡海飞了出来,那必定是有意为之,或许这不仅仅是一位始祖,说不定是好几位甚至是更多的始祖联手,他们留下了某些东西,为后人对抗灾难或者庇护后人。”

    这样的说法,让在场的不少人都觉得有道理,不少人都纷纷点头,说道:“或许,诸位始祖也竟料到这一天的到来,才会留下这样的一个宝箱。”

    大家都知道,千百万年以来,历代始祖都进入不渡海,没有进入不渡海的始祖乃是寥寥无几,说不定不同时代的始祖,他们已经在不渡海之中相聚。

    或者,诸位始祖也预料到未来有某种事情将要发生,所以,他们才会留下这么样的一个宝箱,让它随着天陨飞出了不渡海。

    诸位始祖这样做,就是为了三仙界的后人在大灾难来临之时,有能力去应付。

    只不过,李七夜并没有打开这个木箱,他仅仅是拍了一下这只木箱,淡淡地说道:“如果说,在场哪个人,哪个道统,能接下这个木箱的话,那也唯有五行山了。”

    李七夜这话一落下,在场的人都反应过来,大家都纷纷向五行天女惠清璇望去。

    在所有人看来,不管李七夜说这话是抱什么心态,讨好惠清璇也好,要攀上五行山也罢,但是,大家都可以肯定的是,李七夜这话的确是事实。

    如果说,这个宝箱中的东西真的是关系着仙统界的存亡的话,真的是可以在大灾难发挥重要作用的话,那么,五行山的的确确是最适合、也最有资格掌握这个木箱的道统,五行天女惠清璇也的确最有资格掌握这个木箱。

    此时连太尹喜也鞠身,说道:“李公子此话说得没错,此木箱乃是由五行山保管最为适当。”

    李七夜没有打开宝箱,太尹喜也没有去看宝箱中究竟装着什么东西,但是,在这个时候太尹喜愿意这个宝箱拱手让给五行山。

    这除了太尹喜他本身是五行山的山外弟子之外,在这一件事情之上,他也的确是没有多少私心,他也的确是想尽好自己的本份。

    毕竟,他是驻守在仙统界的边界上,一定有大灾难来临,天雄关、天堑军团就是首当其冲,所以,他的的确确是希望仙统界能扛得住这样的灾难。

    如果说,真的有一天大灾难来临,在太尹喜看来,没有谁比五行山更适合领导天下了,所以,太尹喜乐意把宝箱拱手让给五行天女惠清璇。

    当然,太尹喜这样说大家都没有意见,大家也都觉得五行天女惠清璇的确是最有资格、也是最适合接掌这个宝箱的人。

    再说了,这个宝箱是太尹喜得到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宝箱就是太尹喜他自己的,他既然可独享,也可以拿出来与天下人共享,现在他把这个宝箱拱让给五行天女惠清璇,在场的任何人都没有意见,也没有人敢站出来指责太尹喜。

    在所有人的目光关注之下,五行天女惠清璇依然从容优雅,她徐徐地说道:“多谢大人的抬爱,也感谢天下人对五行山的器重。清璇认为,此宝箱甚为重要,或许未来能派上用场。尹大人驻守天雄关,身系仙统界的安危,处身于战场一线……”

    “……如果有什么宝物可以庇佑仙统界,可以对抗灾难,那么,这样的东西,更适合留在天雄关,也更该是由天堑军团掌之,只有需要它的地方,才是真正发挥它的作用之时。”

    惠清璇这话说得十分得体,十分周到,她是那么的优雅,是那么的从容,让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惊叹一声。

    要知道,不管这宝箱中是什么样的宝物,既然它能从不渡海飞回来,那就意味着它有着惊人无比的价值。

    换作其他人,如果自己有这个机会掌握这样的宝物,他们又怎么会错过呢,当然是立即占有了,对于如此好的机会,只怕不知道多少人抢着要,但是,惠清璇却拒绝了。

    这也让在场的不少人为之惊叹,感慨惠清璇的胸襟,能不为宝物所动,那的确是了不起。

    当然,李七夜也只是笑笑而已,惠清璇拒绝有道理的,宝物在手,就是肩负天下重任,这对于任何一个道统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天女如此说,那天堑军团只好代掌之。”太尹喜沉吟了一下,他也不矫情,最后点头,从李七夜手中接过了这个宝箱。

    这并非是说太尹喜一定想要这个宝箱,因为惠清璇说得也有道理,若此宝箱中的东西真的在大灾难中发挥作用,那么,它的的确确最适合留在天雄关、留在天堑军团,毕竟,对于整个仙统界而言,如果天堑被破,那就意味着整个仙统界就被灾难席卷。

    最终由天堑军团掌执这个宝箱,在场的所有宾客都没有什么意见,就算是有,也不方便说出来。

    毕竟,这颗岩石本来就是由太尹喜得到的,现在由他掌管,完全是没有什么问题,更何况,天堑一直都是仙统界的雄关,它比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道统都更需要这个宝箱。

    “多谢诸位不远亿万里而来,仙统界的福祉,都是大家携手共创……”收入了宝箱之后,太尹喜一一感谢在场的宾客,众宾客都纷纷还礼。

    现在这颗岩石已经打开了,这一场英雄盛宴也结束了,盛宴落下帷幕之时,在场的宾客都纷纷告辞离开,有人还继续留在天雄关,也有人回自己的道统……

    当诸多宾客都纷纷离开之后,最后留下了李七夜他们,还有五行天女惠清璇也还未离开。

    “多谢公子仗义出手,打开了岩石。”诸位宾客都离开之后,太尹喜再一次向李七夜大拜,感谢李七夜,神态恭敬。

    “不用谢我,我也不是什么仗义之人。”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已经把它打开了,该是你履行诺言的时候了。”

    李七夜这话实在,这让太尹喜干笑了一声,但,他依然是恭敬再拜,说道:“公子需要什么,尽管说一声便是。”

    以太尹喜这样的身份而言,他如此的恭敬,如此的低姿态,那已经是十分不容易了,也看得出来,他是十分的真诚。

    “我要的东西,很简单,你手中的那枚虎符。”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公子要天堑军团的虎符。”听到李七夜这话,太尹喜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没错,就是这枚虎符。”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这个——”这一下子,顿时让太尹喜为难起来了,他不由搓了搓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说为好。

    “怎么,不愿意?”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太尹喜干笑了一声,说道:“不瞒公子,这不是我愿不愿意的事情,这枚虎符,事关重大,公子想必也知道,它不仅仅是关系着整个天堑军团,也关系着整个天堑,它就是天堑的钥匙。”

    太尹喜手中的这枚虎符,不仅仅是一枚军令,这枚虎符,不仅仅是能调动天堑军团那么简单。

    这枚虎符,在古老无比的年代就流传下来了,这枚虎符是天堑军团的钥匙,如果想打开天堑的防御,御驾整个天堑的力量,那必须要有这枚虎符才可以做到。

    所以,那怕你拥有整个天堑军团,但是,没有这枚虎符的话,想真正掌握整个天堑,那也是名不符其实。

    所以,现在李七夜要这枚虎符,这当然让太尹喜为难了,这不仅仅是可以调动天堑军团那么简单,那简直就是把整个天堑交给了李七夜了。

    “这个我知道。”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既不是要你的天堑军团,也不是要抢天堑,只要借用一下而已,用完了便还你。”

    “这个——”太尹喜都不由犹豫了一下,毕竟,这是关系着整个天堑,甚至关系着整个仙统界,一时之间他也不敢轻易下决定。

    “尹大人,你还是小看了李公子了。’”在太尹喜犹豫的时候,五行天女惠清璇轻轻摇头,说道:“如果李公子真的想要的东西,不管你愿不愿意给,只怕这都由不得你。李公子愿意和你做交易,这不仅仅是他是大的诚意,也说明李公子并没有恶意。”

    Ps:书友分享了一张我想象中的万物星辰蛋的原图,赞得不行,蛋壳星辰点点,蛋内生灵闪现,大家关注下公众号“萧府军团”,回复“万物星辰蛋”即可查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