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站了起来,淡淡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打开。”说着,往巨石走去。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都看着李七夜的一举一动,大家心里面都将信将疑。

    甚至到了这个地步了,依然有人不由嘀咕了一声,说道:“我就不相信他真的能打开,连金光上师都打不开,他就能打开?”

    这也不怪在此时依然还有不相信李七夜能打开这颗岩石,事实上,在此时,依然有绝大多数的人对于李七夜能打开这颗岩石,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试想一下,这颗岩石,在场的所有强者都觉试过,其中包括了皇尊真帝、圣霜真帝他们。

    在此之前,更是有金变战神、明王佛他们也都曾经尝试过,但是,他们都未能成功,甚至强大无匹的金光上师了,他都依然未能打开这一颗岩石。

    但是,现在李七夜却是说得那么的轻巧,好像他随手之间,便可以打开这一颗岩石一样,所以,这就更加的让人难于相信了,难道李七夜能比金光上师更加强大不成?

    大家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不论是金光上师还是兰书才圣他们能成为始祖,成就今天的无敌,那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磨砺,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血战。

    虽然说今日的李七夜也是很强大,曾斩三帝,今日更是斩了大觉禅师,碾灭金变战神、明王佛的道身。

    但是,在所有人看来,就算今日的李七夜再强大,与金光上师、兰书才圣相比起来,依然是有着很大的差距,在底蕴上、在积累上那是远远无法与金光上师、兰书才圣相比的。

    此时,李七夜如此的大言不惭,自认为能轻而易举地打开这颗岩石,连金光上师都做不到的事情,他却能做到,这又怎么不让在场的所有大人物、强者是将信将疑呢。

    包括了太尹喜,他心里面也不是那么的确定,这并非是说太尹喜看不起李七夜,相反,见李七夜出手之后,太尹喜在心里面对于李七夜的实力有了重新的定位。

    但是,自从他得到了这颗岩石之后,他对于这颗岩石有着十分深刻的了解,也是琢磨了很久,这不仅是他未能打开这颗岩石,也不仅是金光上师未能打开,连五行天女都未能打开这颗岩石。

    最后太尹喜心里面有个定论,他认为,如果要打开这颗岩石,或许至少是仙统级别的始祖才行,甚至有可能必须是惊艳如高阳,这样的始祖才能打开。

    但是,现在李七夜风轻云淡,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好像这岩石十分容易打开一样,这的确是让太尹喜心里面存疑。

    在场中,真正淡定的或许只有五行天女惠清璇和大黑牛了,大黑牛不用说了,他完全相信李七夜有这个能耐,至于惠清璇,似乎她也是对李七夜信心十足。

    此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见李七夜站在岩石之前,然后把大手放在了岩石之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最后是一动不动,再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站在岩石之前,如同成了雕像了一样。

    “这样也行?”看到李七夜仅仅是把手放在岩石之上,没有使用其他的手段,既没有用无上的大道去演化,也没有去用无敌的宝物进行尝试。

    李七夜这仅仅只是用大手放在岩石上而已,简单无比,简单到让人无法相信的地步。

    因为,在此之前,所有人都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用宝物劈的劈,用大道演化的演化,甚至还有人用其他的特殊手段……但是,他们都未能成功。

    现在大家还期盼李七夜会使出什么特殊的手段,或者是使出什么举世无敌的功法,打开这块岩石呢,然而,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李七夜什么都没有用,仅仅是把手放在岩石上而已。

    “如,如,如果这都能打开,那就真的是奇迹了,那简直就是万古奇迹嘛。”连见多识广的老一辈长存不朽,看到李七夜这样的动作,他们都不是很相信,都觉得这样根本不可能打开这颗岩石。

    在场中,唯有大黑牛、五行天女惠清璇没有什么意外,他们一点都不惊讶。

    “这就是道心无敌。”惠清璇不由感慨,轻轻地说道。

    事实上,惠清璇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打开这颗岩石,可惜,她还是差了一些火候,没能打开这颗岩石。

    所以,当看到李七夜这样的举动之时,她就明白,李七夜绝对能打开这颗岩石,而且也没有多少的困难。

    时间一刻又一刻时去,李七夜依然站在那里,如同雕像一样,一动都不动。

    大家都屏住呼吸,一双双眼睛盯着李七夜,但是,随着时间一刻又一刻过去,开始有人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过了片刻之后,有人轻轻地嘀咕地说道:“真的能行吗?这只怕不可能吧,这样都能打开这颗岩石,那简直就是太没有天理了。”

    “以我看,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哼,他是装腔作势吧。”有年轻天才心里面本就是对李七夜不爽,与李七夜有怨。

    此时,见岩石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心里面不由暗爽,有些幸灾乐祸,暗暗地冷笑一声,虽然忌惮于李七夜的强大,他不敢说那么大声,但依然是小声嘀咕。

    “如果这样都能把岩石打开,我自己就把整颗岩石啃着吃了。”另外一位年轻天才也是十分小声地嘀咕,神态间也对李七夜有着不屑。

    但是,就是这位天才的话刚刚落下的时候,听到“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只见这颗岩石的道纹都一下子亮了起来,随之,整颗岩石就好像是拼凑而成的积木一样,一块块地移动、变换着形态。

    最终,在“喀嚓、喀嚓”的声音中,整颗岩石交错的道纹裂开了,这颗岩石也缓缓打开。

    当这颗岩石缓缓打开的时候,就好像是一朵莲花缓缓绽放一般。

    最终,这颗岩石彻底的打开了,它就像一朵完全盛开的莲花,不过,在花朵中间并不是花蕊而,只见这颗岩石的中心放着一个木箱。

    这个木箱古香古色,似乎已经流传了千百万年之久,在漫长无比的岁月之中,这个木箱依然能保留下来,那怕它是经历了无数时光的浸淫,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打磨,它依然是没有什么磨损。

    “打开了,真的打开了——”看到木箱终于被李七夜打开了,在场有强者不由思议地大叫了一声。

    一时之间,在场的许多人都纷纷站了起来,都伸长脖子看着这被打开的岩石,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心里面为之剧震。

    大家都没有想到,李七夜真的是打开了这颗岩石,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将信将疑,甚至觉得李七夜不可能打开这颗岩石的可能性更大。

    但是,现在没有用任何手段,也没有用什么宝物,就这样仅仅把手放在岩石上而已,就打开了这颗岩石,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这,这,这简直就是奇迹呀,金光上师、尹喜大人都未能打开这颗岩石,第一凶人竟然打开了,这,这太了不起了。”有老一辈的不朽真神感慨地叹了一声。

    就算在此之前对李七夜不爽,或者与李七夜结怨的人,看到被打开的这颗岩石,一时之间也没话可说,也是说不出话来。

    因为事实就摆在眼前,李七夜也没有任何投机取巧,那怕是投机取巧了,那也是他的本事。

    试想一下,在场的所有人都尝试过,连金光上师都尝试过,都未能打开这颗岩石,但,现在李七夜打开了。

    那怕不管是什么手段,都已经是不是投机取巧了,那的确是有这样的手段。

    如果说,连投机取巧都能打开这颗岩石的话,为什么大家都不行?连金光上师都不行?

    “这太逆天了,究竟是怎么样的奥妙。”看到被打开的岩石,依然有不少大人物还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因为李七夜什么手段都没有施展,什么宝物都没有使用,就这样打开了。

    至于能看出端倪的人来说,他们则是沉默了。

    “也就举手之劳而已。”打开了这颗岩石之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再吭声了,在此之前,李七夜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所有人都不屑一顾,认为李七夜那只不过是吹牛皮而已。

    现在李七夜就是那么轻而易举地打开了这颗岩石,所以这使得在此之前那些对李七夜不屑一顾,甚至出言讽剌的人,顿时感觉是老脸火辣辣的,好像是被人一巴掌抽在了自己脸上一样。

    “刚才好像有人说要把这颗石头啃光,就不知道你的牙齿有这么锋利没有。”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目光扫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刚才还出言讥笑李七夜的那些年轻天才,顿时老脸通红,一时之间,他们都不敢再吭声,把头颅埋得很低很低。

第3052章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大手镇压而下,明王佛、金变战神两个人的道身相继的灰飞烟灭,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就像是惊涛骇浪一样重重地拍打着所有人一样。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久久说不出话来。

    先是大觉禅师,一招斩之,那都已经是足够的震撼人心了,紧接着,便是明王佛和金变战神,他们两个人的道身竟然被李七夜的大手一下子碾灭。

    先后如此一击,那是何等的可怕,在场的不少人都冷汗涔涔,特别是在刚才对李七夜言语攻击的人,更是打了一个冷颤,双腿不争气地颤抖起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都敢把明王佛、金变战神的道身镇灭,此举那就是意味着向金变战神、明王佛宣战,但是,李七夜依然毫不在意。

    要知道,金变战神身后不仅仅是背靠着金变神庭,更是背靠着整个金变族,可以说,整个金变族对他都是马首是瞻。

    而明王佛背后也不仅仅是有楞枷寺那么简单,他背后有着无尽佛土,座下有千万高僧,可谓是一呼百应,实力之强悍,年轻一辈难有人能及。

    现在李七夜一口气便灭了金变战神、明王佛的道身,这不仅仅是向他们两个人宣战了,这也是向他们背后的庞大势力宣战了。

    一口气便挑战了两个巨大无比的势力,而且还那么的风轻云淡,那么的淡定自在,这是多么霸气、强横的人。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人都愣在了那里,久久回不过神来,而一些曾想与李七夜为敌的人,此时更是脸色发白,试想一下,如果他们对李七夜动手的话,他们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他们只怕也如大觉禅师一样,灰飞烟灭,一切都不复存在。

    看到这样的一幕,强大如圣霜真帝、皇尊真帝,也不由默然,李七夜的强大,那已经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了,超出了他们的估计。

    “霸道——”在这个时候,也有老一辈的大人物不由喃喃地说道:“这才是霸道。”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才真正领悟道,什么叫霸道,这才是霸道,李七夜的所作所为,淋漓尽致是诠释了“霸道”这两个字,一言不和,便碾灭一切,不管是何人,不管是有多么强大,不管是有什么来历,都一下子碾灭。

    “第一凶人——”也有强者不由喃喃地说道,再一次细细地品味了一番李七夜这个外号,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打了一个冷颤,不由悚然,说道:“真的是第一凶人,不愧这个称号。”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觉得,没有什么称号更适合李七夜了,第一凶人这个称号,用在李七夜的身上,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在此之前,大家都知道李七夜叫“李十亿”,但是,现在再仔细想想,比起“李十亿”来,“第一凶人”这样的称号,那更适合,更能把李七夜的霸道、无敌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

    “还有谁要发表一下高见吗?”收回了大手,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从他的神态看来,似乎他只不过是拍死一二个苍蝇而已,那是十分微不足道的事情,一点都没有什么震撼的。

    李七夜这样风轻云淡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此时此刻,谁人还有什么高见可言,就算真的有人心里面对李七夜不爽了,就算真的有人在心里面有什么高见了,但,都不敢再多说了。

    大觉禅师和明王佛、金变战神就是前车之鉴,如果他们再如此的不知进退,那么大觉禅师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嘿,大家有什么高见,可以畅所欲言。”大黑牛也是唯恐天下不乱,嘿嘿地笑着说道:“我相信大圣人是一个从善如流的人,如果大家真的有什么真知灼见,大圣人一定会十分乐意接受的。”

    在场的人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相信大黑牛这样的话了。

    “很好,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高见,那就好,那就好。”李七夜笑着点了点头。

    在场唯一不受影响的就是五行天女惠清璇了,就算是太尹喜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李七夜一出手,他便明白,就算自己全力以赴,只怕也难于抗衡。

    在此之前,大黑牛和五行天女惠清璇都大力推荐李七夜,对李七夜十分的推崇,太尹喜在很大程试上,也是看在他们的情面之上,心里面对于李七夜究竟是有多强大、究竟是有多么的了不得,没有特别深的印象,只能说,他认为李七夜必定很强,必定是有十分了不得的地方,不然也不会得到大黑牛和五行天女的推崇。

    但,此时此刻,李七夜一出手,这何等是给太尹喜留下了深刻无比的印象,那怕作为至尊长存的他,心里面也不由毛骨悚然。

    在这个时候,他心里面十分清楚,李七夜绝对是可以与金光上师相匹敌的人,他的实力之强大,绝对不会比金光上师弱得了多少,甚至有可能还要强上几分。

    试想一下,一个年轻人,在此之前曾是默默无名,现在突然出现,如此的强悍无敌,这让太尹喜在心里面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他在这一刻完全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十分的可怕,可怕到让人无法揣摩的地步。

    “好了,关守大人,我们聊聊这块岩石如何?”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收回目光,看着太尹喜,笑了笑,说道。

    “不知道公子有何高见,尹喜洗耳恭听。”太尹喜忙是深深鞠身,拜了又拜。

    可以说,此时太尹喜的恭敬那是由衷而发,这一次他向李七夜鞠身大拜,不是因为大黑牛,也不是因为五行天女,那是因为李七夜的强大,值得他如此的尊敬。

    “没什么高见。”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这块岩石,我就不要了,我可以帮你把它打开,不过嘛,天下没有什么免费的午餐,我只要你的一样东西。”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太尹喜,当然,李七夜不要这块岩石,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不知道公子要何物?”太尹喜忙是说道:“只要我能拿得出来的,一定不会拒绝。”

    “不急,到时我再告诉你也不迟。”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你同意,点头就是。”

    “这——”太尹喜不由犹豫了一下,因为他不知道李七夜要什么,万一李七夜所索要的东西,他不可能给呢?又比如说,李七夜想要他的性命,或者整个天堑、天雄关,这样的东西,只怕是他给不了的。

    太尹喜犹豫了一下,不由望向五行天女。

    “关守大人,如果李公子真的想要一件东西,我相信,只怕他不需要和你讨价还价,他也能得到。”五行天女惠清璇淡淡地说道:“真到了那一刻,只怕由不得你。李公子既然愿意与关守大人商量,说明李公子并无恶意,也是出自于对关守大人的尊敬。”

    五行天女看得如此彻底,一言之下,点醒了太尹喜,这让太尹喜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如果李七夜真的是铁了心要他手中的某件东西了,如果他要强取,他太尹喜虽然强大,但,在这个时候,他也不见得有那个信心挡得住李七夜。

    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让人无法猜测到他究竟是有多强大。

    “说得好,说得好。”李七夜鼓掌,不由大笑起来,说道:“像你这样聪明的女人,还真的是少有,我这是越来越喜欢你。”

    “多谢道兄抬爱。”惠清璇是那么的从容,是那么的优雅。

    见李七夜与惠清璇如此亲蜜、暧昧的模样,不知道让多少年少天才心里面不是滋味,但是,又无可奈何。在此之前,或者会有人冷言冷语几句,但是,现在任何人想与李七夜过不去的时候,那都要先掂量一下自己。

    所以,一些年少天才那怕心里面是十分的嫉妒,对李七夜十分的不爽,甚至有咬牙切齿的冲动,但,也只能把心里面的怒气往肚子里面吞。

    “考虑的怎么样?我可没有那个耐心。”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太尹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向李七夜大拜,说道:“既然是如此,那就请公子出手,为天下解开此石。只要公子需要,不论是什么东西,我都甘愿双手奉上。”

    此时,太尹喜也明白,李七夜想要一件东西了,那怕他不愿意,那都是无济于事,他若是完全拒绝的话,最后损失最大的还是他。

    “你倒是不笨。”李七夜看了太尹喜一眼,淡淡地笑了笑。

    “公子夸奖。”太尹喜明白李七夜这话里的意思,他心里面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如果在刚才他拒绝的话,李七夜一定会动手,不管他愿不愿意,李七夜都会强抢他想要的东西,到时候,他想和李七夜谈条件,那都已经没有机会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