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位天才话如此一说,不少望向李七夜的目光一下子就变了,特别是在此之前就对李七夜有敌意的人,在这个时候,望向李七夜的目光就一下子完全不一样了。

    “嘿,这话,也是有道理。”有人躲在人群中煽风点火,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刚才说得天花乱坠,豪气冲天,说不定,那只不过是草包而已,自吹自擂。搞不好,一动手,便露馅了。”

    这话虽然听起来让人不舒服,似乎也不是什么君子之举,但是,当有人这样一说之时,大家看向李七夜的目光,都有点怪怪的。

    毕竟,这个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有本事,就试一下,把这颗岩石打开来,让天下人看一看。”有年轻一辈的天才冷哼一声,说道。

    在此之前,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嫉妒李七夜了,在他们看来,李七夜是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五行天女的青睐,在他们看来,李七夜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

    只不过,五行天女在场,大家心里面虽然嫉妒,都不敢挑明而已,现在见有机会为难李七夜了,有机会打击李七夜,能让李七夜在五行天女面前出丑,这对于那些嫉妒李七夜,爱慕五行天女的年轻一辈天才而言,那是何乐而不为呢?

    “没兴趣。”对于这些冷言冷语,李七夜依然是十分的淡定。

    “打不开,就一句话,还需要磨叽吗?”神古战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说道:“是男儿的,做事就豪气一点,打开这颗岩石,为天下谋求福祉。”

    “古战兄,你这不是为难人家吗?人家只不过是唱个空城计而已,你真以为人家真的有这个本事呀,你真的以为人家真的能打开这颗岩石呀,人家只不过是将腔作势而已。”旁边立即有人附和神古战,嘲笑地说道。

    “这也对,不要为难人家,让人家出丑,那就不好,不是君子所为,不是君子所为。”其他人也冷笑一声。

    但是,对于神古战他们嘲笑、激将,李七夜理都懒得去理会,只是笑了一下而已,看着太尹喜。

    太尹喜忙是向李七夜一拜,说道:“还请公子出手。”

    “尹喜大人,既然他不愿意出手,天下能人多如牛毛。更何况,他也不见得有这个能耐。”在旁一位老一辈的大人物对太尹喜说道。

    看李七夜不顺眼的,不仅仅只有年轻一辈天才,一些老一辈的大人物也一样看李七夜不顺眼。

    “天下能人,一群草包而已。”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所谓的天下英雄,汇聚一堂,区区一颗岩石都打不开,还敢在这里像个婆娘一样嚼舌根,你们除了是草包,还能做点什么事情?”

    “你——”在场不少的人顿时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激怒,他们都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却被李七夜说得如此的不堪,他们这样的大人物,被李七夜指着鼻子骂是草包,他们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倒是尊皇真帝、圣霜真帝他们几个人倒还能稳得住气,他们没有什么不悦,只是苦笑了一下而已。

    “说起来,好像你能打开这颗岩石一样。”有年轻一辈的天才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

    “区区一颗顽石而已,打开它,那又有何难,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只有草包才打不开,而且还在那里婆娘一样嚼舌头。”

    “好大的口气——”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很多人就不服气了,一时之间,不仅仅是很多人怒视李七夜,还有不少大人物是七嘴八舌指责李七夜。

    “你以为你是谁呀,敢如此的口出狂言。”有大人物不由愤怒地说道。

    “哼,口气倒不小,这牛皮吹得有点大了吧。”神古战冷笑一声,说道:“连金光上师都打不开,你凭什么能打得开。”

    “凭我比你们这群草包都强。”李七夜笑了一下。

    “你——”被李七夜一次又一次叫“草包”,不仅仅是神古战愤怒,在场的不少大人物都愤怒都瞪着李七夜,如果不是五行天女坐在那里,只怕有人已经站出来向李七夜挑战了。

    “请公子出手如何?”太尹喜此时向李七夜一拜。

    “就是,有本事打开来让我们所有人看看,别在那里吹牛皮,哼,吹牛皮谁不会。”一时之间,在场很多人都起哄。

    对于这些起哄的人,李七夜懒得去理会,他只是看着太尹喜,淡淡地说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出手也不难。这样吧,如果我把它打开,里面的东西归我,如何。”

    “这——”对李七夜这样的要求,太尹喜一下子就不由为难了。

    “关守大人,万万不可。”在这个时候,大觉禅师立即站了起来,对太尹喜说道:“若是我始祖预言成真,此物更不可交于别人,此物若关系仙统界福祉,关系天下苍生,千万莫落于凶人手中,否则,后果不堪想象。”

    “蠢货。”李七夜只是看了大觉禅师一眼,淡淡地说道:“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我给你一个出手的机会,一招,斩你!”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大觉禅师无惧,合什,徐徐地说道:“施主,我并不是针对你个人,我是心系天下,为苍生谋求福祉——”

    “蠢——”李七夜顿时跟他扯下去,说道:“出手吧,一招斩你!”说着,缓缓地站了起来。

    李七夜话一落下,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虽然大家都看李七夜不顺眼,但是,他可是曾斩杀金蒲真帝他们三位真帝的凶人。

    “阿弥陀佛,既然如此,小僧不自量力。”此时,大觉禅师站了出来,一声佛号,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一只巨大无比的金钟笼罩住了他的全身,金钟浮现无数的符文,犹如是有无数的圣佛加持,千万高僧为之守护。

    一时之间,佛光弥漫,大道浩荡。

    “金钟罩,天窥帝国的不传之秘。”看到大觉禅师全身被金钟罩护着,有大人物徐徐地说道。

    “看来,金钟罩已经被大觉禅师修练得炉火纯青,已经修练到最巅峰了,只怕很难破解。”有一位老祖徐徐地说道。

    “是呀,金钟罩护体,我就不信能一招斩之。”也有一位天才冷笑。

    “金钟罩极难破,就算是十二宫真帝,也不可能做到一招斩之。”另外一位不朽真神也不相信李七夜能一招斩杀大觉禅师。

    “施主,得罪。”大觉禅师明知自己不敌李七夜,但是,依然不退缩,双手一结佛印。

    “吼——”一声狮吼,大觉禅师如神狮怒吼一声,吼碎天空星辰,与此同时,佛印“轰”的一声镇杀而来,在佛印“轰”的一声巨响之下,只见一条金龙跃空,圣佛凌驾,在这刹那之间,真龙与圣佛以无上之姿轰杀向李七夜。

    “狮吼功、龙佛印!”见如此招式轰杀而至,有人不由惊呼一声。

    在这刹那之间,犹如天空之下的一切都被镇压了一般,那怕强大如尊皇真帝,也不由神态一沉。

    这可想而知大觉禅师这样的一击是何等的强大了。

    在瞬间,大沉禅师是施展出了他们窥天帝国的三门绝学,防御的金钟罩、威慑的狮吼功、镇杀的龙佛印。

    “轰”的一声巨响,浩天无匹的力量瞬间镇杀向李七夜,此时大觉禅师犹如是金刚一怒,降龙伏魔。

    面对如此强大无匹的一击,李七夜连眼皮都未眨一下,身上的光芒闪动了一下,起手,握拳如斧,直劈下来,一劈而下,简单直接,一拳劈下,开天地,断万世。

    “轰——”的一声巨响,听到一声呜呼的惨叫,佛龙瞬间被劈成两半,佛印崩碎,听到“铛”的一声响起,就像击在了真正的金钟之上一样。

    在这一劈之下,“铛”的巨响之中,金钟一下子崩碎。

    “砰——”的一声响起,一记斧拳重得劈在了大觉禅师的身上,听到“噗”的一声,只见大觉禅师肉身瞬间被劈成了血雾,四周溅射。

    就在这刹那之间,“嗡”的一声响起,在血雾之中,一道光芒瞬间冲了出来,欲逃遁而去,这正是大觉禅师的真命。

    可惜,大觉禅师的真命一冲出来的时候,李七夜手如闪电,瞬间捉住了它,一下子把它牢牢捏住。

    “学了区区一点的鸡毛,装神弄鬼也就罢了,还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自寻死路。”李七夜淡淡地看了一眼,手指一碾。

    “啊”的一声惨叫响起,在眨眼之间,太觉禅师的真命被李七夜一下子碾灭。

    真命被碾灭,血雾飘散而去,眨眼之间,一代无双的国师便烟消云散。

    眼前这样的一幕,瞬间震撼住了所有人,在场的多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更是有人一下子脸色煞白。

    试想一下,大觉禅师是何等强大的存在,窥天帝国上一代的国师,多少大人物,在他面前都以晚辈自居,现在却被李七夜一招斩杀!

第3049章无人能解    虽然在场的许多强者大人物都纷纷做出尝试,但是,都没有人能成功。

    可以说,在场的许多强者大人物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了,有人以深奥无比的功法去推衍,也有的强者以强大无匹的祖兵轰之,更是大人物带来了他们始祖的铁训……

    但是,不论是用什么样的手段,不论是如何参悟,这一颗岩石都丝毫不动,没有任何反应,都没有任何收获。

    在场中,强大如圣霜真帝、皇尊真帝他们也都出手尝试,但是,都未有丝毫的见效。

    在圣霜真帝出手的时候,她只是玉指轻点,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极寒的玄冰瞬间覆盖了整颗岩石,这可以冻碎一切的极寒,但是,却对这一颗岩石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皇尊真帝推演万道,欲窥其大妙,在这个时候,他身显异象,在他身后浮现了一尊尊始祖的雕象,其中包括了高阳,看到这一尊尊始祖雕像显现之时,让在场不知道多少人为之惊叹,让不少人为之心里面震撼。

    毫无疑问,皇尊真帝是得到了一尊又一尊始祖的祝福,这可以看得出他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他的底蕴是多么的可怕了。

    但是,那怕是一尊尊始祖显现,依然是无法解开这一颗岩石的大妙,这一颗岩石依然不为所动。

    一个又一个强者大人物尝试了一种又一种手段之后,都没有成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有不少强者大人物都纷纷放弃了。

    “连金光上师都无可奈何,我们再怎么折腾,也是徒劳的。”最后,有大人物放弃,不再尝试,无奈地说道。

    虽然此时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在他们之中,多少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但是,大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丢脸的。

    毕竟,连金光上师都无法参悟这颗岩石,他们失败,那也是理所当然的,试想一下,在仙统界还有谁人能与金光上师相比,既然金光上师都做不到,凭什么他们就能做得到呢?

    “这岩石,绝对是非同凡响。”这么多的强者大人物都纷纷失败之后,有不少人也都肯定了这一颗岩石是非同小可。

    试想一下,他们尝试了多少的手段,最强大的功法,最锋利的兵器,最凶猛的真火……这一切手段都未能损坏这颗岩石。

    这样一颗坚硬的岩石,先不说它里面藏有什么样的奥妙,单凭这样坚硬无比的材质,那都已经是绝无伦比,如果能拿来打造一件兵器,那是价值难于估量。

    “道兄怎么看呢?”在诸多强者大人物都纷纷相试的时候,五行天女惠清璇依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依然是平静自在。

    此时,惠清璇目光如流水,望着李七夜,在询问李七夜的高见。

    在所有人对这颗岩石进行尝试之时,李七夜依然是稳坐在那里,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神态淡定自在。

    在惠清璇询问之时,李七夜这才看了一眼这颗岩石,淡淡地说道:“心如磐石。”

    惠清璇顿了一下,然后不由惊叹一声,说道:“道兄之高远,非我辈所能及也。惠清璇参详甚久,这才明白。道兄只是区区几眼,便知其妙,愧惭。”

    “至少,你比他们聪明不少。”李七夜笑了笑。

    惠清璇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清璇还远不及,或许这就是清璇道有所缺吧,还未达那地步,未能把它打开,可惜,看来清璇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毫无疑问,在此之前惠清璇已经是尝试过打开这颗岩石,但是,她也未能打开这颗岩石。

    当然,惠清璇也并非是一无所获,在琢磨这颗岩石之时,她已经明白该如何去打开这颗岩石,但是,她还是有所差距,力所不能及,这让她心有遗憾。

    “这是需要时间的打磨。”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没有谁一生下来便是如何,这东西,不是天赋资质所能相比的,只要时光世事的打磨,这才能让你更加坚定。”

    “道兄言之有理。”惠清璇不由点头,说道:“道兄一席话,让人受益匪浅,我们修道之人,往往是逐末忘本,最后导致越走越远,越走越偏,从此一去不复返。”

    “若真是如此,也走不了多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无本,那也只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总有一天堕落。”

    “道兄说得甚是。”惠清璇不由轻赞一声。

    说到这里,惠清璇顿了一下,看着这颗岩石,问道:“道兄以为,此石该是谁留呢?”?“打开或许能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管是谁留下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能留下此石,不仅是始祖,而且能入十大始祖,否则,不会如此坚不可破。”

    “十大始祖——”惠清璇都不由沉吟一声,轻轻侧首,心里面细细思量。

    万古以来,仙统界曾经有不少人做过对比,所以才有了后世的十大始祖之说,万古以来,能入十大始祖的人,那都是惊艳无比之辈,一生成就,让世人高不可企及。

    所以,惠清璇此时细细思量,该是哪一位始祖留下来的呢。

    此时,在场的许多强者大人物都尝试过了,但是,都以失败而告终,他们都未能打开这颗岩石,这颗岩石坚定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大家都尝试过之后,也都纷纷放弃了,也不得不服输,这颗岩石实在是太坚硬了。

    见在场的强者大人物都未能打开这块岩石,这就让大尹喜心不由有所失望,在邀请天下英雄之时,他心里面还是有所企盼的。

    虽然说,连金光上师都失败了,但是,太尹喜心里面还是抱有那么一丝的希望,毕竟,仙统界这么大,藏龙卧虎,金光上师打不开这颗岩石并不代表天下就没有人能打开这颗岩石了。

    但是,经过这么多的强者大人物尝试之后,依然没有人能打开这颗岩石,似乎天下真的没有谁能比金光上师更加。

    在这个时候,太尹喜也不由灰心了,因为他广发英雄帖,邀请天下英雄,可以说,仙统界有份量的大人物都差不多都在这里了,如果在场的宾客都打不开这颗岩石的话,那在仙统界就真的再也难找出人来解开这颗岩石了。

    除非是还能找到如穷碧始祖这样的存在了,但是,穷碧始祖这样的存在,不仅仅是高高在上,而且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太尹喜声望再高,名气再大,也邀请不了她。

    “还有人要尝试吗?”虽然在场的强者大人物都纷纷住手,都纷纷地放弃再去尝试了,但是,太尹喜心里面还是再问一句。

    虽然说这已经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但是,太尹喜还是想有人再尝试一下。

    “不是还有人没有尝试吗?”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年轻天才说了一声,当然,他并不是说五行天女,他的目光是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在场中,就是李七夜和五行天女惠清璇没有出手尝试了,当然,没有谁人敢去找五行天女的麻烦,五行天女惠清璇她自己不站起来动手,在场的人没有人敢要求她去尝试。

    然而,李七夜就不一样了,当有人这么一提醒之时,立即是一双双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一时之间,李七夜身上聚集了成千上万的目光,大家都盯着李七夜看,因为在场就只有他李七夜没有尝试了。

    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他人的提醒,太尹喜这才想起了李七夜,他都立即向李七夜望去。

    “李公子……”当然,太尹喜也没有立即叫李七夜去尝试一下,如果李七夜坐着不动,他也不敢勉强。

    只不过,太尹喜望向李七夜的目光,不由充满了一些期盼,毕竟,在此之前,不论是大黑牛,还是五行天女惠清璇都是十分推崇李七夜。

    能得到他们如此的推崇,那就意味着李七夜有着过人的能耐。

    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尝试了,唯有李七夜没有尝试,一时之间这又让太尹喜心里面又不由燃起希望。

    “怎么,想让我打开吗?”李七夜笑了一下,并没急着动手。

    “若是李公子愿意出手,那再好不过。”太尹喜忙是抱拳,恭敬地说道:“此石,关系天下苍生,关系三仙界福祉,还请公子出手。”

    “天下苍生,三仙界福祉,与我何关。”李七夜无所谓,耸了耸肩,笑了笑,说道:“我只不过是过客而已,仅仅是路过,三仙界的是存还是灭,与我没有什么关系。”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见李七夜这样的态度,立即就有人不爽,沉喝一声。

    “你都说是天下了,可惜,这不是我的天下。”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如果这是我的天下,一切都好说。这是你们的天下,所以,天下兴亡,责任在于你们,而不在于我。”

    “你——”这位大人物顿时被李七夜气得一股怒气上涌。

    不过,李七夜并不去理会他。

    “嘿,说什么那多么,不就是不敢去尝试嘛。”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天才冷笑一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