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虽然在场的许多强者大人物都纷纷做出尝试,但是,都没有人能成功。

    可以说,在场的许多强者大人物都使出了浑身解数了,有人以深奥无比的功法去推衍,也有的强者以强大无匹的祖兵轰之,更是大人物带来了他们始祖的铁训……

    但是,不论是用什么样的手段,不论是如何参悟,这一颗岩石都丝毫不动,没有任何反应,都没有任何收获。

    在场中,强大如圣霜真帝、皇尊真帝他们也都出手尝试,但是,都未有丝毫的见效。

    在圣霜真帝出手的时候,她只是玉指轻点,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极寒的玄冰瞬间覆盖了整颗岩石,这可以冻碎一切的极寒,但是,却对这一颗岩石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皇尊真帝推演万道,欲窥其大妙,在这个时候,他身显异象,在他身后浮现了一尊尊始祖的雕象,其中包括了高阳,看到这一尊尊始祖雕像显现之时,让在场不知道多少人为之惊叹,让不少人为之心里面震撼。

    毫无疑问,皇尊真帝是得到了一尊又一尊始祖的祝福,这可以看得出他的实力是多么的强大,他的底蕴是多么的可怕了。

    但是,那怕是一尊尊始祖显现,依然是无法解开这一颗岩石的大妙,这一颗岩石依然不为所动。

    一个又一个强者大人物尝试了一种又一种手段之后,都没有成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有不少强者大人物都纷纷放弃了。

    “连金光上师都无可奈何,我们再怎么折腾,也是徒劳的。”最后,有大人物放弃,不再尝试,无奈地说道。

    虽然此时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在他们之中,多少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但是,大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好丢脸的。

    毕竟,连金光上师都无法参悟这颗岩石,他们失败,那也是理所当然的,试想一下,在仙统界还有谁人能与金光上师相比,既然金光上师都做不到,凭什么他们就能做得到呢?

    “这岩石,绝对是非同凡响。”这么多的强者大人物都纷纷失败之后,有不少人也都肯定了这一颗岩石是非同小可。

    试想一下,他们尝试了多少的手段,最强大的功法,最锋利的兵器,最凶猛的真火……这一切手段都未能损坏这颗岩石。

    这样一颗坚硬的岩石,先不说它里面藏有什么样的奥妙,单凭这样坚硬无比的材质,那都已经是绝无伦比,如果能拿来打造一件兵器,那是价值难于估量。

    “道兄怎么看呢?”在诸多强者大人物都纷纷相试的时候,五行天女惠清璇依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依然是平静自在。

    此时,惠清璇目光如流水,望着李七夜,在询问李七夜的高见。

    在所有人对这颗岩石进行尝试之时,李七夜依然是稳坐在那里,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神态淡定自在。

    在惠清璇询问之时,李七夜这才看了一眼这颗岩石,淡淡地说道:“心如磐石。”

    惠清璇顿了一下,然后不由惊叹一声,说道:“道兄之高远,非我辈所能及也。惠清璇参详甚久,这才明白。道兄只是区区几眼,便知其妙,愧惭。”

    “至少,你比他们聪明不少。”李七夜笑了笑。

    惠清璇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清璇还远不及,或许这就是清璇道有所缺吧,还未达那地步,未能把它打开,可惜,看来清璇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毫无疑问,在此之前惠清璇已经是尝试过打开这颗岩石,但是,她也未能打开这颗岩石。

    当然,惠清璇也并非是一无所获,在琢磨这颗岩石之时,她已经明白该如何去打开这颗岩石,但是,她还是有所差距,力所不能及,这让她心有遗憾。

    “这是需要时间的打磨。”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没有谁一生下来便是如何,这东西,不是天赋资质所能相比的,只要时光世事的打磨,这才能让你更加坚定。”

    “道兄言之有理。”惠清璇不由点头,说道:“道兄一席话,让人受益匪浅,我们修道之人,往往是逐末忘本,最后导致越走越远,越走越偏,从此一去不复返。”

    “若真是如此,也走不了多远。”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若无本,那也只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总有一天堕落。”

    “道兄说得甚是。”惠清璇不由轻赞一声。

    说到这里,惠清璇顿了一下,看着这颗岩石,问道:“道兄以为,此石该是谁留呢?”?“打开或许能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管是谁留下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能留下此石,不仅是始祖,而且能入十大始祖,否则,不会如此坚不可破。”

    “十大始祖——”惠清璇都不由沉吟一声,轻轻侧首,心里面细细思量。

    万古以来,仙统界曾经有不少人做过对比,所以才有了后世的十大始祖之说,万古以来,能入十大始祖的人,那都是惊艳无比之辈,一生成就,让世人高不可企及。

    所以,惠清璇此时细细思量,该是哪一位始祖留下来的呢。

    此时,在场的许多强者大人物都尝试过了,但是,都以失败而告终,他们都未能打开这颗岩石,这颗岩石坚定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大家都尝试过之后,也都纷纷放弃了,也不得不服输,这颗岩石实在是太坚硬了。

    见在场的强者大人物都未能打开这块岩石,这就让大尹喜心不由有所失望,在邀请天下英雄之时,他心里面还是有所企盼的。

    虽然说,连金光上师都失败了,但是,太尹喜心里面还是抱有那么一丝的希望,毕竟,仙统界这么大,藏龙卧虎,金光上师打不开这颗岩石并不代表天下就没有人能打开这颗岩石了。

    但是,经过这么多的强者大人物尝试之后,依然没有人能打开这颗岩石,似乎天下真的没有谁能比金光上师更加。

    在这个时候,太尹喜也不由灰心了,因为他广发英雄帖,邀请天下英雄,可以说,仙统界有份量的大人物都差不多都在这里了,如果在场的宾客都打不开这颗岩石的话,那在仙统界就真的再也难找出人来解开这颗岩石了。

    除非是还能找到如穷碧始祖这样的存在了,但是,穷碧始祖这样的存在,不仅仅是高高在上,而且还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太尹喜声望再高,名气再大,也邀请不了她。

    “还有人要尝试吗?”虽然在场的强者大人物都纷纷住手,都纷纷地放弃再去尝试了,但是,太尹喜心里面还是再问一句。

    虽然说这已经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但是,太尹喜还是想有人再尝试一下。

    “不是还有人没有尝试吗?”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年轻天才说了一声,当然,他并不是说五行天女,他的目光是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在场中,就是李七夜和五行天女惠清璇没有出手尝试了,当然,没有谁人敢去找五行天女的麻烦,五行天女惠清璇她自己不站起来动手,在场的人没有人敢要求她去尝试。

    然而,李七夜就不一样了,当有人这么一提醒之时,立即是一双双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一时之间,李七夜身上聚集了成千上万的目光,大家都盯着李七夜看,因为在场就只有他李七夜没有尝试了。

    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他人的提醒,太尹喜这才想起了李七夜,他都立即向李七夜望去。

    “李公子……”当然,太尹喜也没有立即叫李七夜去尝试一下,如果李七夜坐着不动,他也不敢勉强。

    只不过,太尹喜望向李七夜的目光,不由充满了一些期盼,毕竟,在此之前,不论是大黑牛,还是五行天女惠清璇都是十分推崇李七夜。

    能得到他们如此的推崇,那就意味着李七夜有着过人的能耐。

    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尝试了,唯有李七夜没有尝试,一时之间这又让太尹喜心里面又不由燃起希望。

    “怎么,想让我打开吗?”李七夜笑了一下,并没急着动手。

    “若是李公子愿意出手,那再好不过。”太尹喜忙是抱拳,恭敬地说道:“此石,关系天下苍生,关系三仙界福祉,还请公子出手。”

    “天下苍生,三仙界福祉,与我何关。”李七夜无所谓,耸了耸肩,笑了笑,说道:“我只不过是过客而已,仅仅是路过,三仙界的是存还是灭,与我没有什么关系。”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见李七夜这样的态度,立即就有人不爽,沉喝一声。

    “你都说是天下了,可惜,这不是我的天下。”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如果这是我的天下,一切都好说。这是你们的天下,所以,天下兴亡,责任在于你们,而不在于我。”

    “你——”这位大人物顿时被李七夜气得一股怒气上涌。

    不过,李七夜并不去理会他。

    “嘿,说什么那多么,不就是不敢去尝试嘛。”在这个时候,有一位天才冷笑一声。

第3048章谁人能打开    明王佛、金变战神,他们两个人都以道身驾临,真身未至,尽管是如此,依然是引得众人瞩目,大家都不由望着他们。

    “两位贤侄,天墟之行,可有收获。”看着明王佛和金变战神的道身,太尹喜徐徐问道。

    “M阿弥陀佛。”明王佛的道身合什,徐徐地说道:“我与金变道兄已追赶上天陨,准备登临。”

    听到明王佛的话,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想听听明王佛和金变战神的见闻。

    大家也都没有想到,明王佛和金变战神竟然会进入天墟,追逐天陨而去。

    事实上,大家也很想知道这从不渡海冲击出来的天陨究竟为何物,毕竟千百万年以来,不渡海都没有任何东西飞出来,一直以来,只有进入不渡海的,从来没有见过什么东西从不渡海中出来。

    这一次突然之间,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天陨从不渡海中飞击出来,这实在是太大的让人吃惊,甚至是不可思议,只不过当时绝大多数的人都被这突然而来的天陨给吓住了,不知道多少人都被这撞击而来的天陨给吓得魂飞魄散。

    当大家都反应过来的时候,天陨已经冲入了茫茫的天墟之中,躲过一劫,对于多少人来说,那是十分庆幸的事情,只怕唯有少数的人才会像明王佛、金变战神这般追逐天陨而去。

    “天陨从不渡海飞出,必有原由,不可能无故飞出。”此时金变战神沉声说道,金变战神整个人在光芒的笼罩之中,他给人一种凌厉无比的气息,似乎随时随刻,他都能大战八方,似乎,不论是什么时候,他都已经做好了作战的准备。

    金变战神就如他的名字一样,他整个人散发出了股烈无比的战意,当他往那里一战的时候,他身上的战意压得在场的许多人都喘不过气来。

    金变战神并不是在场最强大的存在,但是,他身上的战意却特别的让人压抑,给人无法与之匹敌的感觉,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让人感觉他就是一个好战之人,一旦惹到了他,那必定是不死不休。

    “所以,我与明王道兄商议,认为关守大人手中的这一块碎片必定是关键所在,所以还望关守与天下豪雄共同解开这块碎片。”在这个时候,金变战神顿了一下之后,便说出了他们的看法。

    “原来是如此。”听到了金变战神的话,不少人才恍然,难怪金变战神和明王佛他们两个人的道身会回来,原来他们也需要这一块碎片。

    “我也正是此意。”太尹喜点了点头,他便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诸位也听到了两位贤侄的话了,所以,大家若是有什么见解,尽可以说出来听听。当然,大家都可以上来尝试一下,看能否解开这块碎片的奥妙,或者仙统界未来,就系于诸位的身上了。”

    听到太尹喜这样说,此时此刻,在场的许多宾客都不由站了起来。

    “试位试试吧。”太尹喜看着所有人,说道:“有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我等已经试过,这块碎片坚硬无比,诸多宝兵都无法把它剖开。”

    太尹喜这么强大的存在都说这块碎片是坚硬无比,那就意味着在此之前,他们都已经尝试过各种手段了。

    “我来试试。”在这个时候,有年轻一辈的天才站了起来。

    “我们也看看。”一时之间,其他的大人物也都纷纷上前去。

    既然太尹喜都说所有人都可以上去尝试一下,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错过这么一个机会。

    更何况,这对于在场的多数人而言,这是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如果他们中任何一个人能解开这块碎片的话,那么,他就一下子鹤立鸡群,说不定在大灾难来临之前,自己能引导天下大势,能引导天下潮流。

    一时之间,这颗巨大岩石之前,围满了人,这些来自于仙统界各方的大人物,都琢磨起这块岩石来。

    有的大人物在分析这颗岩石的质地,也有的大人物在摸索这颗岩石上的花纹,也有的大人物在敲击着这颗岩石……

    在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大展神通,都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段,他们都想解开这块岩石的玄机。

    “奇怪,这颗岩石的构成、质地,老夫前所示闻,前所未见。”一位精通矿石的不朽真神不由啧啧称奇,说道:“我炼金几万年之久,见识过仙统界的所有矿石、宝脉,但是,这一颗岩石,它不属于仙统界目前所知的任何一种矿石、宝金。”

    “这只怕不是一颗岩石这么简单,或许,这已经被无敌的始祖加持过。”也有了不得的道统始祖在琢磨着这颗岩石上的花纹,说道:“岩石上的花纹虽然是浑然天成,似乎天然而生,但是,似乎有规律可循。”

    “我来试试——”有一个天羽族的族长沉喝一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张开了自己的双翅。

    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他身后的翅膀张开之时,金光闪烁,寒光逼人。

    这双翅膀的羽毛,薄如蝉翼,但却又是锋利坚硬无比,似乎任何东西它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切开,那怕再坚硬的东西,在它坚固无比、锋利无匹的羽翼之下,都可以如同豆腐一般切开。

    “云翼兄的金羽无坚不摧。”看到这位族长所张开的翅膀,在旁边的许多强者都纷纷后退,拉开了距离,有人不由赞叹了一声。

    “铛——”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这位族长的双翅一斩而下,在这刹那之间,一片片的羽翼犹如化作了最锋利的薄刃一样,瞬间向这颗岩石切了下去。

    双翅斩下,速度绝无伦比,快如闪电,而且如此锋利无匹的利刃一斩而下之时,瞬间把空间都切开了,留下了一条条细小的晶线。

    “铛、铛、铛……”在刹那之间,星火溅射,瞬间只见一片片薄如蝉翼的羽毛崩飞,这样的一幕,就好像是千万片的刀刃斩在坚硬无比的东西之上,一下子全部崩断一样。

    “我的妈呀——”这位族长所有斩在岩石上的羽毛都一下子崩断,他的每一片羽毛都如金刀一样,珍贵无比,但是,在这一刻,没有一片羽毛完整的,不是崩断了,就是崩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缺口。

    看到自己的羽毛不是崩断就是崩断了,这位族长都不由大叫一声,十分的肉疼,因为他的羽毛就是他的兵器。

    “好坚硬的岩石。”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不少人为之惊叹了一声,吃惊地说道:“云翼兄的金羽不仅仅已经超凡入圣,更是掺有无上蝉金铸造,曾经是切断了无数的兵器,今日竟然就如此崩碎了。”

    这位族长都不由后悔,心疼了大半天,因为他的翅膀不仅仅是修练了无数岁月才修练成,他的羽毛修练成之后,他还掺有无上蝉金去铸造。

    可以说,他这一对翅膀就是最强大最锋利的兵器,不知道有多少敌人、多少强者的兵器,都被他这一对翅膀斩断。今日却栽在了这颗岩石之上,他的所有羽毛不是崩断就是崩出了缺口,元气大损,这能不让他肉痛吗?

    “我有一瓶真井古火,让我来试试。”此时,也有一位三宫真帝沉声地说道。

    听到这位真帝的话,在场的许多人都纷纷后退,大家神态之间都有着忌惮。

    此时,这位三宫真帝已经取出了一个古瓶,这个古瓶加持了无数的符文,毫无疑问,这个古瓶也是强大无比的宝物,只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加持,它才能盛装得下真井古火。

    “真井古火——”看到这位真帝手握古瓶,就有老一辈大人物不由惊叹一声,说道:“传言说,此火曾经烧死过十二宫的真帝。”

    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这位真帝已经打开瓶塞,当瓶塞一打开之时,一股极为难忍受的热浪便扑面而来,似乎它可以瞬间焚化一切。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瓶中的古火还没有倾泻下来,空间就已经被这可怕的高温所焚化,这吓得不少人都纷纷后退,保持距离。

    “好霸道、好强大的古火。”感受到那可怕的高温,大家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大家都看得出来,这真井古火被封在古瓶之中,它的威力已经被压制了,但是,依然高温吓人无比,这可想而知,如果这真井古火没有被压制的话,它的威力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

    “滋——”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这个三宫真帝已经倒出了真井古火。

    只见真井古火如同溶岩一样,倒在岩石之上,缓缓流动,一时之间“滋、滋、滋”的声音不绝于耳,青烟直冒。

    但是,那怕这真井古火的威力再大,依然是没有办法把这岩石烧开,最多也就是仅仅留下浅浅的痕迹而已。

    “这么坚硬,这究竟是什么质地。”看到自己的真井古火都烧不开,这位三宫真帝都不由吃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