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手战天下,一时之间,整个场面寂静到了可怕,不管是不是对李七夜有意见的人,在这一刻都说不出话来。

    他们都是名震八方的大人物,实力都是十分强大,但是,那怕强大如他们,那怕他们之中有惊艳的真帝了,都不敢说出这么狂霸的话来。

    试问一下,在场有谁敢说只手独战天下,甚至毫不掩饰地说可以只手灭了天下,说出这样的话,不仅仅是有没有这个实力的问题,而且还会招来天下人的围剿,搞不好,便与天下人为敌。

    然而,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却毫不在意,十分的淡定自在,在他看来,似乎那只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当然,本就对于李七夜有偏见或者本就是对李七夜有敌意的人,在此时此刻,都纷纷怒视李七夜,李七夜这话不仅仅是挑战天下,那也是挑衅他们,李七夜那姿态,完全是视他们无物。

    试想一下,他们哪个人不是威慑八方的存在,今日他们这么多人当众被李七夜如此的邈视,他们又焉能咽得下这口气。

    “天女,你的意思……”在这个时候,有大人物沉不住气,深呼了一口气,向五行天女鞠首,说道。

    这个大人物的神态无疑是很明显了,他是想请五行天女主持大局,在这个时候,似乎没有谁能比五行天女主持大局更适合了。

    而且,这个大人物也是一石击两鸟,在此时李七夜口出狂言,要与天下人为敌,现在他请五行天女来主持大局,那就一下子打消了五行天女对李七夜的青睐,毕竟,五行山不见得愿意与天下为敌。

    如果有五行天女主持大局,那么,就算李七夜再强大,只怕也无法与五行山抗衡,举世之间,又有谁能与五行山抗衡呢?就算是始祖也无法与五行山抗衡。

    所以,当这位大人物请五行天女主持大局的时候,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在了五行天女的身上,大家都等待着五行天女表态。

    大家心里面都明白,一旦让五行天女主持大局,那么,第一凶人再嚣张,也蹦达不了多久,必定是人人诛之!

    “庸人自扰——”面对于这样的请求,五行天女依然是从容优雅,只是很平淡地说了这么样的一句话。

    当五行天女这话一说出来之时,这位大人物顿时为之窒息,一下子僵在了那里,神态十分的不自然,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好,一旦话不得体,便是得罪了五行山。

    五行天女这风轻云淡的话,却如一石击起千层浪,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让多少人心里面为之剧震。

    在这瞬间,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了,五行天女已经是庇护李七夜了,她是力挺李七夜,那怕李七夜十分嚣张地挑衅天下人,视天下人无物,五行天女都已经是站在了李七夜这一边了,毫无条件地支持李七夜。

    想到这一点,多少人心里面震了一下,大家不明白为什么五行天女会如此的力挺李七夜,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五行天女偏偏对李七夜如此的青睐。

    但是,在这一刻,不少人大人物已经意识到,李七夜是大气已成,要知道,得到了五行山的力挺,那就意味着未来是鱼跃龙门,飞上枝头当凤凰!

    在这一刻不少大人物明白,李七夜未来只怕是前途无量,他实力本就是已经足够强悍,独斩三帝,这样的实力,绝对不会比圣霜真帝、金变战神他们差得到哪里去。

    现在又有了五行山作为后台,作为靠山之后,以五行山的底蕴,未来有一天,把李七夜培养成始祖,那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么一点,在这刹那之间,有不少人为之一窒,心里面震了一下,他们面面相觑。

    听到五行天女这样的话,见五行天女表态,一时之间,也有不少年少的天才一时之间心里面充满了嫉妒。

    他们瞪向李七夜的目光一下子充满了浓浓的嫉妒。

    “哼,他是何德何能——”有一些自视极高的年少天才,心里面就十分不是滋味了,冷哼了一声,说道:“他也只不过是出身于洗罪院而已——”

    这些对五行天女有爱慕之心的年少天才,他们完全想不明白,为何五行天女会对李七夜如此的青睐。

    李七夜只不过是相貌平平而已,而且出身也只不过是洗罪院的学生而已,这样的出身,根本就微不足道。

    至于李七夜独斩三位真帝,这样的实力虽然强,但是,还不至于天下无敌,像尊皇真帝、圣霜真帝他们都是能做得到的。

    可以说,不论哪一点看,李七夜都不是他们中最优秀最强大的人,而且出身也足可以让人诟病,这就让他们想不明白,为何却偏偏得到了五行天女的青睐了。

    “天女,此子凶悍,手段毒辣,未来必成为仙统界的大患……”这个大人物神态尴尬,咳嗽了一声。

    “没听到我小姐的话吗?”站在惠清璇身后的静儿就虎了一下秀目了,瞪着这位大人物,说道:“还未发生的事情,没必要现在就下定论,你这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难道这位大人,你修道以来,从来没有杀过人?试问一下,死在大人手中的修士敌人,一共有多少呢?是一百万,还是五十万?”?惠清璇不语,而静儿这模样可是凶巴巴的了,一点都不忌讳这位大人物的身份高贵。

    事实上,有些话,惠清璇不方便说出来,而从她侍女静儿口中说出来,那就显得方便多了。

    “这个,这个,没这么多,没这么多。”被静儿凶巴巴地一质问,这个大人物就一下子理屈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说句不好听的,在场的所有人,双手都是沾满了鲜血,哪一个大人物自从修道以来,没有杀过人的?如果没有杀过人,他们也不可能拥有今天的地位。

    “那有区别吗?就算大人你杀十万,那不也一样草菅人命。试问一下大人,李公子出道以来,你算算他杀了多少人?比起大人来如何?李公子如此年轻,只怕杀的人远不如大人你多吧……”静儿牙尖嘴利,说话咄咄逼人,步步质问这位大人物。

    “……如果大人非要说李公子凶悍,手段毒辣,未来会成为仙统界的大患,那试问一下大人,你杀的人远比李公子还要多,那么大人是什么?是仙统界的大魔王吗?”虽然静儿对于李七夜颇为恼气。

    但是,她小姐青睐李七夜,她作为侍女,当然是站在自己小姐这一边了,当然是力挺李七夜了。

    “这,这,这……”当被静儿一轮番质问的时候,这位大人物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事实上,就算是其他想借题发挥、或者借机会打压李七夜的人,听到静儿的这一番话之后,在这个时候,也不敢站出来说话了。

    静儿这话完全是有道理,虽然李七夜被称为第一凶人,但是,大家所知,他也是最近才出道,虽然斩杀了金蒲真帝他们这样的无敌真帝,但是,如果论杀人之多,只怕是远远不及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试问一下,在场的任何一个少年天才,任何一个大人物,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鲜血的,他们所杀之人,以上千上万计之。

    如果说,李七夜这样都称得上是大凶之人,那他们这些杀了更多的人是什么?那岂不是大魔王了。

    所以,静儿这番凶巴巴质问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这位大人物久久找不出一句话来回复。

    “有味道。”听到静儿这一番凶巴巴的话之后,李七夜笑了起来,鼓掌,笑着说道:“这样的丫头,真有味道,带劲,我喜欢。”

    “呸——”静儿凶巴巴地瞪了李七夜一眼,模样颇凶,说道:“想得美。”

    对于静儿这凶巴巴的模样,李七夜一点都不在意,悠然一笑,淡淡地说道:“丫头,等我成了你的姑爷,那你就是我的暖床丫头。”

    李七夜这么直接、这么霸道的话,顿时让静儿粉脸绯红,她毕竟是黄花闺女,她不由狠狠地剜了李七夜一眼,恨恨地说道:“不要脸——”?李七夜只是悠然一笑,神态自然。

    这样的一幕,让不少人看得瞠目结舌,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这样实在是太放肆了,太嚣张,太下流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然如此的调戏少女,下流无耻。

    然而,五行天女却一点责怪都没有,似乎是十分放任李七夜一样,完全是一副宠着李七夜的模样,好像任由李七夜胡作非为一般。

    一时之间,这让很多人就搞不明白了,在他们看来,李七夜这样的人就是一个王八蛋,为何五行天女就是如此的放纵他,为何就是如此宠着他。

    特别是对李七夜有敌人或者对五行天女有爱慕之心的人,一时之间,他们心里面对于李七夜的敌意就更浓了,他们看来,不除李七夜,他们心头难安!

第3044章预言    太尹喜拜见了李七夜之后,再向在场的所有宾客抱拳,说道:“今日邀大家来此,尹喜也长话短说,开门见山了——”

    说到这里,太尹喜顿了一下,望着在场的所有人,徐徐地说道:“前些日子,大灾难来临,天雄关是首当其冲……”?太尹喜一开口,就说出了前些日子所发生的灾难,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心里面一震,那怕再强大的存在,在此时心里面都为之一寒。

    前些日子所发生的大灾难,实在是太恐怖了,那从不渡海飞来的天陨何等的巨大,如此巨大的天陨撞击而来的时候,好像是苍天塌了下来一般,如此巨大无比的天陨撞击而来,它可以瞬间把一个个道统撞击得粉碎。

    可以说,如此巨大恐怖的天陨,在整个仙统界,只怕没有几个道统能承受得起它的一记撞击。

    在当时,天陨撞击而来的时候,亿亿万生灵,无数的强者,都被吓得魂飞魄散,再强大的存在,面对这样撞击而来的天陨之时,都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对于强大无匹的真帝或长存而言,他们自己或许可以逃离而去,但是,他们的宗门,他们的道统,他们却无能为力去守护,强大如他们,也一样挡不住这撞击而来的天陨。

    现在太尹喜再提起当日的这件事情,这让经历了如此恐怖一幕的所有强者,又怎么不心里面为之一沉呢。

    “……所幸的是,这只是有惊无险而已,天陨只是从天雄关掠过而已,消逝在了天墟之中。”太尹喜说到这里,神态凝重,十分的郑重。

    太尹喜有这样郑重的神态,所有人都不意外,如果不渡海或者仙统界之外有什么灾难降临,毫无疑问,天堑必定是受当其冲,天雄关更是第一个受到被冲击的地方。

    作为天堑军团的军团长、天雄关的关守,经历了上一次惊险之后,他再也不敢掉以轻心,时时刻刻都准备着,准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所有人都明白,只要有大灾难来临,天堑也好,天雄关也罢,都难逃一劫,太尹喜坐镇于此,责任重大。

    “……虽然说,这只是有惊无险,但,谁知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呢。”太尹喜徐徐地说道:“在早些年,黑暗突然降临,天下人皆知。穷碧始祖也曾预言过,天将变,凶人出!所以,未来并不乐观。”

    太尹喜这样的话,再次让所有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一时之间,不少人面面相觑,更是心里面毛骨悚然。

    太尹喜所说的这件事情,比天灾降临还要更早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整个仙统界,突然魔化,可怕的黑暗力量瞬间降临,所有的生灵都一下子被这可怕的力量所污染,在刹那之间,都化作魔物。

    当时的那一幕,是何等的恐怖,那是何等的惊天,那时所发生的事情,让天下人都不寒而栗。

    当年的魔化,来得也快,去得也快,让人在恍然之间,感觉如同做梦一样。

    有人说,这只是一种幻象,但,也有人说,这的确是发生了,这是灾难降临的前奏。

    当年所发生的事情,不管是真是假,但,都是让人都不由为之人心惶惶。

    幸好的是,后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天下一片太平,这才让人心安定下来。但,在前些日又发生了天陨撞击而来的事情,这又让人心里面不由有些忐忑不安了。

    幸好的是,不论是天下魔化,还是天陨撞击而来,那都是有惊无险,这才让大家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现在太尹喜再谈起这事,这让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不由忐忑起来。

    “当年,真的是穷碧始祖所预言吗?”在场有大人物沉了一声,徐徐地说道。

    穷碧始祖,也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始祖,她也是当世之中为世人所知、而且还留存于世的始祖。

    天下人都知道,穷碧始祖,可以算未来,窥大世,如果这个预言真的是出自于穷碧真帝,那就一定不会有错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佛号响起,一个和尚站起身来,说道:“此预言,正是我们始祖所测,真实有效。”

    这个和尚穿着一身旧袈裟,他身上的袈裟已经是洗了又洗了,已经洗得发白,但却是十分的干净整洁。

    这个和尚一看就是年纪很大,但是,他的一双眼睛却如天空的晨星一样,充满了活力,犹如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样。

    这个和尚在此之前李七夜就见过,他就是李七夜在仙魔道统所遇到的那个和尚,他曾经扬言要收了李七夜。

    “大觉禅师——”看这个和尚,在场的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一时之间,认出了这个和尚之后,在场的许多大人物都纷纷起身,向这个和尚拜了拜,以致敬。

    “是老国师呀。”就算是一些长存不朽了,都向这个和尚问候。

    这个和尚叫大觉禅师,他是窥天帝国的国师,不过,他是窥天帝国的上一代国师,他已经归隐了很久了,没有想到会在这一世再一次出山。

    窥天帝国,乃是穷碧道统中最强大的一个帝国,它是由穷碧始祖的一个弟子所创建,窥天帝国擅长推算,窥视本源,所以才会被称之为窥天帝国。

    而大觉禅师,那就更加了不得了,他的爻算之术,在仙统界乃是一绝,甚至有人说,大觉禅师的爻算之术,举世无人能及了,除非是穷碧始祖出手了。

    “我们始祖,曾预言,天将变,凶人出。”大觉禅师合什,徐徐地说道:“但是,小僧有着不一般的解讲。小僧认为,天将变,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来自于我们仙统界的本身。所谓的凶人,不见得是来自于外界的魔王或黑暗,或许,是来自于我们仙统界,或许,这是一种称谓。”

    说到这里,大觉禅师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李七夜的身上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听到大觉禅师的话,在场有不少人面面相觑,心里面都奇怪。

    但,片刻之后,也有不少人回过神来,他们顺着大觉禅师的目光望去,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大家迟顿了一下,好一会儿,有一些聪明人才反应过来。

    “这好像有道理,李十亿还有一个绰号,那就是‘第一凶人’,难道穷碧始祖所指的‘凶人’就是他吗?”想到了穷碧始祖的预言,不少大人物又轻声议论起来。

    “难道,李十亿就是那个人吗?”一时之间,不少人低声议论起来,说道:“或者说李十亿会成仙统界的大患?又或者这预言还有其他的意思。”

    当所有人看着自己的时候,不少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李七夜依然是自然淡定地坐在那里。

    “是我又如何?”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蠢货,你这点推算之术,愚蠢无比,丢尽穷碧始祖的颜脸,你这点浅薄之术,也敢说窥见未来,愚不可及!”

    这话一落下,顿时让大家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随随便便的一句话,便把大觉禅师的推算之术贬得一文不值。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面面相觑,大家都知道,大觉禅师的推算之术,乃是冠绝天下,曾经有过许多大人物都邀请大觉禅师做过推算,其中还有真帝、长存这样的存在。

    现在李七夜竟然把大觉禅师的爻算之术批得一文不值,这让不少人都觉得这话有些过了。

    “这话太过份了。”有不朽真神轻轻地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大觉禅师的爻算之术,这是天下共认的,如此的直言攻击,未免太过份了吧。”

    “小僧道行薄浅,但,这是小僧对于始祖预言的解读。”大觉禅师也不生气,徐徐地说道:“我并非是有意针对施主,只不过,万事皆未明朗之前,施主,或许会成为大患。毕竟,小僧也曾经观察施主的作为,施主暴戾,大杀八方,若真有黑暗降临,或许施主会给仙统界造成巨大的损伤。”

    大觉禅师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也有不少人不由心里面一寒,也都觉得大觉禅师这话有道理。

    知道李七夜事迹的人,都觉得有可能。大家都知道,李七夜这个第一凶人之名,那可不是浪得虚名的,这些日子来,他的的确确是大杀四方,金蒲真帝他们这些真帝都惨死在了他的手中。

    如果,万一真的有黑暗降临,第一凶人这样的凶人,或者真的会成为黑暗的帮凶,或许会成为黑暗的刽子手。

    “若是有人归于黑暗,必率先诛之。”在这个时候,神古战也沉声说道:“这也算是未雨绸缪,保护仙统界。”

    神古战如此直接说了出来,让不少人相视了一眼。

    如果说,李七夜真的是穷碧始祖所言的“凶人”,说不定,他真的会成为仙统界的心头大患。

    如果真的是如此,是不是先发制人呢?若是待到他羽翼丰满了,只怕对天下大大的不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