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能得到五行天女的青睐,换作是任何人,心里面都会为之意动,那怕是真帝这样的存在,都会有所向往。

    犹如五行天女这样的绝世无双女子,这的的确确是能让真帝为之心动,那怕真帝多么的惊才绝艳,对他们而言,能有五行天女这样的道侣,那的确是一大幸事。

    世间女子虽多,绝色也不少,但是,与五行天女相比起来,那就黯然失色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望着李七夜,无数的目光中,都分不清这是羡慕还是嫉妒了,可以说,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让人猝然不防。

    “好——”对于五行天女的邀请,李七夜也一口爽快地答应了,笑着说道:“他日有空,必去五行山走一走。”

    “清璇期待道兄的到来。”惠清璇也是落落大方,没有丝毫的掩饰,也没有丝毫的矫情,神态自然轻松,那绝世无双的姿态,让人不由为之仰慕。

    “越早越好了。”大黑牛也嘿嘿地笑着说道:“好事要趁早,喜结连理,早生贵子……”?大黑牛恨不得李七夜和五行天女现在就拜堂成清,因为他很清楚,李七夜会很快离开,如果李七夜和五行天女两个人之间的亲事若不早点结成,以后就难有机会。

    “滚——”李七夜一脚把大黑牛踹了出去,但是,大黑牛依然是厚着脸皮爬了回来。

    看到大黑牛这样的神态,不少人都哭笑不得,神态都怪怪的。

    如圣霜真帝这样的存在,心里面也为之震撼不少,因为她就是出身于光明圣院,虽然对于大黑牛的底细她不是特别的清楚,但,却知道,在光明圣院之中,多少老祖对于大黑牛抱着敬畏的姿态,也曾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或者真帝,都在大黑牛手中吃了不少的亏。

    然而,现在大黑牛与李七夜关系是非同小可,这怎么不让圣霜真帝心里面十分吃惊呢,在这个时候她也明白,自己还是远远的低估了大黑牛了。

    “关守大人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沉喝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两支整齐的队伍鱼贯而行,一个老者在队伍的随行之下,走入了楼宇。

    这个老者龙行步虎,虽然他已经是白发苍苍了,但是,神态奕奕,一双眼睛如同天空上的日月,十分的明亮,当他的目光一炽之时,犹如亿万星辰汇聚一样。

    这老者虽然已经收敛了自己无敌的气息了,但,行走之间,依然有风雷之势,似乎他一举一动,都能带着天下风雷一样。

    这个老者便是天雄关的关守,太尹喜,一尊强大无匹的长存——至尊长存!

    而太尹喜身后所跟随的,便是他的儿子,太玄峰!

    “诸位贵宾到来,蓬荜生辉,尹喜失迎了。”太尹喜进来之后,向在场的所有贵宾抱拳,以致问候。

    在场的宾客都纷纷站了起来,也都向太尹喜还礼。

    虽然说,在场的宾客之中,多少是一个道统的老祖,其中也有无双真帝、无敌长存,但是,对于太尹喜,他们依然不敢托大,都纷纷还礼。

    先不说太尹喜是有怎么样的出身,单凭他至尊长存这样的实力,都足可以力压群雄。

    在场虽然也有强大的真帝、长存,但是,与太尹喜这样的至尊长存相比起来,那是还有着不足的距离,毕竟,如太尹喜这样的至尊长存,那是可以真正比肩始祖的。

    这并不像飞剑天骄这样的半步长存,也不像一些大成长存,甚至是巅峰长存那般,仅是有比肩始祖之名而已,并无比肩始祖之实。

    但是,太尹喜这样至尊长存,而且是在这一境界沉浸了无数岁月,他的实力的的确确是可以比肩于始祖。

    可以说,太尹喜今日的身份地位,与兰书才圣、金光上师平起平坐,那也不算是过份,当然,孰强熟弱,那就不好说了。

    “哟,尹小子,看来混得有模有样的。”当太尹喜向所有宾客致意之时,大黑牛那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向太尹喜乜了一眼,不放在心上。

    大黑牛这话听起来特别的嚣张,不少人都望向了大黑牛,在场的很多人都觉得大黑牛这话太不敬了。

    要知道,不管是怎么身份的老祖,不管是多么强大的真神,不朽长存,都不敢如此对太尹喜说话。

    太尹喜一望过来,他忙是快步上前,向大黑牛深深大拜,神态恭敬,说道:“是前辈驾临,尹喜有失远迎,尹喜罪过……”?“好了,好了,不要跟我拍马屁。”大黑牛轻轻地挥了挥手,当然,太尹喜这话也让他受用。

    尽管是如此,太尹喜再向大黑牛顿首,说道:“前辈当年指点大恩,尹喜不敢忘。尹喜不知前辈离开圣山,不然必是百万里相迎。”

    “嘿,本来还想打算拆了你这破房子,看你这恭敬的份上,罢了,饶你一次。”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

    本来大黑牛心里面是特别的不爽的,但是,太尹喜这样的态度,这也让他心里面舒坦多了。

    大黑牛这话,让太尹喜不由有些尴尬,但是,他也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因为他心里面十分清楚,大黑牛真的是说得到做得到,如果大黑牛真的是把他的府邸给拆了,他也只能是干瞪着眼睛了。

    见到太尹喜对大黑牛如此的恭敬,这让在场的人都抽了一口冷气,一时之间,不少人面面相觑。

    在太尹喜面前,多少人执后辈之礼,或向太尹喜致敬,但是,太尹喜却对大黑牛如此的恭敬,看来,这一头黑牛是来历惊天。

    当然,这也把旁边的侍卫吓得冷汗涔涔,在此之前,他们有侍卫还对大黑牛大不敬,现在他们的关守还要对大黑牛执晚辈之礼。

    当然,太尹喜向大黑牛执晚辈之礼,对大黑牛如此的感恩,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太尹喜曾经拜入了光明圣院,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也是一个很机灵的人,他年少之时,曾经在圣山的时候,曾得过大黑牛的指点,这让太尹喜感激于心,以长辈视之。

    “天女——”此时,太尹喜也向五行天女行大礼。

    当然,对于太尹喜行大礼,大家都不奇怪,因为太尹喜是出身于五行山,那怕他是山外弟子,但他的五行山身份,那的确是货真价实。

    而今日,五行天女执掌五行山,太尹喜作为山外弟子,向她行大礼,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五行天女站起来,点头,向太尹喜说道:“尹老,这位是李公子,未来尹老还需要仰仗李公子。”

    听到五行天女这样的话,太尹喜心里面剧震,五行天女的实力、地位,他是颇为清楚的,以五行天女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地位,举世之间,没有几人能得她如此的重视,也没有几人能得她如此的隆重介绍。

    现在五行天女如此隆重介绍,那就说明李七夜了不得了。

    “尹喜见过李公子。”太尹喜也的的确确向李七夜行大礼,说道:“听闻公子来自于洗罪院,尹喜年少之时,也在光明圣院求学,在光明圣院受益匪浅。如此说来,尹喜与公子,也是同窗。”

    太尹喜也是十分机灵,一下子就和李七夜攀上了关系了,一有了同窗之谊,一下子就显得亲切了。

    在得知李七夜这样的一个人到来之时,他也知道了李七夜的一些事情,比如说来自于洗罪院,比如说曾斩三帝。

    虽然说,这这样的实力,的确是很强大,只不过,以实力而言,以地位而言,还不至于让太尹喜如此的重视。

    毕竟,在当世真帝中,有斩金蒲真帝他们实力的人,大有所在,比如说,圣霜真帝、尊皇真帝、金变战神、紫龙女帝,都是拥有这样的实力。

    但是,以这样的实力而言,比起太尹喜来,还是有着一定距离。

    然而,当五行天女如此重视李七夜之时,这一切都变得不一般了。

    见到李七夜得到五行天女的如此青睐,这顿时让在场的不少人羡慕嫉妒,特别是对五行天女有爱慕之心的年少天才,心里面颇有几分的嫉妒了。

    “好好拜拜吧。”大黑牛也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能见大圣人,也是你的荣幸了,说不定,以后你还要大圣人罩一罩呢。”

    大黑牛这话,更是让太尹喜心里面剧震,他曾经得到过大黑牛的指点,大黑牛那可不是一般的存在,连大黑牛都这样说,那可想而知李七夜是多么的深不可测了。

    太尹喜的的确确是再拜,他也是一个实在人。

    “起身吧。”李七夜淡淡地摆了摆手,说道:“俗礼就免了。”

    那怕是太尹喜恭敬大拜,李七夜也是坦然地坐在那里,自在地受了他的大礼。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心里面怪怪的,很多人在心里面都琢磨,这个李七夜,究竟是何来历呢,究竟是有何惊天的本事呢。

    当然,有一些强大的存在看着李七夜很久,但是,他们看不出什么端倪来,他们心里面不是很相信,认为李七夜想比肩金光上师、兰书才圣,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ps:今天是情人节,愿大家有情人终成眷属。

第3042章青睐    听到这样的话,一下子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在调戏五行天女呀,如此轻佻的话都敢说出来,这未免太放肆了吧,未免太嚣张了吧。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吸了一口冷气,都不由望着五行天女,所有人认为,五行天女一定会发飙,甚至会出手教训李七夜。

    要知道,在当今仙统界,五行天女的身份地位,那是何等之高,那只怕是可以媲美于兰书才圣、金光上师,作为五行山的继承人,那怕世间的老一代始祖了,都会给她情面,都会敬她三分。

    现在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面,竟然敢大言不惭地说要五行天女做他的女人,这何止是把五行天女给得罪了,那简直就是把整个五行山都得罪了。

    试想一下,举世之间,有谁人敢去得罪五行山,甚至有人曾言,他们宁可得罪始祖,都不愿去得罪五行山。

    现在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面,调戏五行天女,这样的做法,嚣张得一塌糊涂,那简直就是比挑战金光上师都还要嚣张。

    “这小子,是活腻了吧。”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有人不由嘀咕了一声。

    “一旦五行山追究下来,天地虽大,也无他容身之地。”有不朽真神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一旦五行山怪罪下来,只怕天地再大,都无容身之地,再强的人都不敢包庇这样的人。

    “蠢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见到李七夜竟然当众撩五行天女,飞剑天骄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

    “出言鄙俗,大言不惭!”神古战冷哼了一声,双目一亮,闪动着寒光,向李七夜望去,对李七夜有几分的敌意。

    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他们,只是笑笑,看着五行天女而已。

    “可以有,可以有。”在旁边的大黑牛忙是搭上话,嘿嘿地一笑,说道:“大圣人,配上五行山血统,那必定是前途无量,必能生下一个仙娃。”

    “天女,你觉得这一桩姻缘如何?”在这个时候,大黑牛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撮合李七夜和五行天女。

    对于大黑牛而言,如果李七夜能在仙统界留下自己的血统,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特别是李七夜配上五行山的继承者,这样的血统是何等的天下无双,若真的是生下了这样的后代,那必定会惊艳一个纪元,无人能与之相匹。

    “放肆——”神古战,顿时冷哼一声,瞬间全身散发出了无上神威,如同无上的神祗镇压诸天一样,神古战那强大无匹的气息向大黑牛压了过去。

    大黑牛根本就不当作一回事,轻轻地挥了挥手,根本就不受发神古战的神威影响,淡淡地说道:“远道是绝世无双,亘古绝世的奇才,不过嘛,后代子孙,平平而已。”

    大黑牛那不屑一顾的神态,这顿时让神古战脸色大变,他目光瞬间炽亮无比,似乎可以洞穿一切。

    但是,大黑牛根本就不去理会他。

    神祗疆就是远道所创建的一个道统,也是唯一一个不是始祖所能创建的道统,可谓万古以来的一大奇迹。

    不过,对于神古战这样的出身,别人会敬之三分,但是,大黑牛却不以为意。

    李七夜也未曾理会神古战,只是看了看惠清璇而已。

    对于李七夜如此直白、赤裸裸的话,让惠清璇身后的静儿不由狠狠地剜了李七夜一眼,她是被李七夜的话气得腮邦子都鼓鼓的。

    “自恋——”静儿狠狠地剜了李七夜一眼之后,恼气地说道。

    倒是惠清璇,神态从容,优雅,绝世无双,她含笑而言,说道:“道兄如此抬爱,清璇之幸。”

    惠清璇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脸色一变,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

    在这瞬间,不仅仅是圣霜真帝、尊皇真帝一下子望向李七夜,连其他老一辈的真帝、不朽都抽了一口冷气,他们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李七夜如此的嚣张,如此的鄙俗,当众调戏五行天女,直接说要让五行天女做他的女人,然而,五行天女竟然不生气,甚至可以说,五行天女不仅没有生气,她这话宛如是答应了李七夜的要求一样。

    这一下子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傻眼了,不知道多少人在这一刻都惊呆了,都觉得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这怎么可能。”一时之间,多少人吸了一口冷气。

    要知道,五行天女是何等的身份,足可以与金光上师、兰书才圣相比肩,李七夜如此当众调戏,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应该被斩杀才对,然而,五行天女惠清璇不仅没有生气,似乎是欣然接受,这样的事情,任何人都觉得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都觉得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时之间,不少绝世强者面面相觑。

    大家都知道,五行天女还没有道侣,所以,这一世五行天女出世,行走于人世间,甚至有人估计,很有可能五行山想为五行天女物色一位姑爷,为五行天女配上道侣。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这让多少绝世无双的大人物心里面心里面跃动起来,这对于他们而言,他们的后辈中有绝世天才,或许这是一个机会。

    就算是一些强大无匹的真帝,也对五行天女心有所意动,这不仅是因为五行山这样的底蕴,更是因为五行天女这样绝世无双的女子,的确是让人心动,能得这样的绝世无双的女子作为道侣,乃是人生一大幸事。

    可以说,当见到五行天女之后,多少无敌的年轻真帝、少年长存,他们对于五行天女都不由为之意动,颇有追求之势,但是,五行天女对于任何人都保持距离。

    然而,现在五行天女似乎对于李七夜颇为青睐,这一下子,不少强大的天才把李七夜当成了潜在的情敌了。

    “那就最好不过了,最好不过了。”大黑牛一下子精神百倍了,忙是说道:“嘿,嘿,嘿,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拜堂成亲呢,嘿,到时候,我拉上老树妖,喝你们的喜酒。最好是早生贵子,早日抱上胖娃娃。”

    以大黑牛那模样,他恨不得现在李七夜就与李七夜成亲,如果这事真的能成了,对于他而言,比什么事都还要高兴,比什么事还要兴奋。

    大黑牛那是能预见得到这样的一个时代到来一样,一个拥有李七夜和五行天女血统的后代,那怕李七夜未留于仙统界,但是,背后有五行山的培养,他和老树妖也是十分乐意教上几手。

    这样的一个后人来到了世间,未来那是多么的惊才绝艳,那是多么的绝世无双,未来只怕是唯他独尊,他的光芒会照亮一个又一个的时代。

    想到这一点,大黑牛都不由为之兴奋,毕竟,他有机会教一下这样的一个绝世无双的后人。

    “你想得美——”李七夜一脚把大黑牛给踹了出去,而大黑牛依然不死心,爬了进来,嘿嘿地对五行天女说道:“天女,你觉得大圣人如何?我是觉得没得挑了,举世无双,万古唯一。”

    对于大黑牛这么的话,惠清璇只是笑了笑而已,她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目光如流水,是那么的优雅,是那么的卓越。

    “若是道兄有暇,来五行山作客如何?”惠清璇含笑,对李七夜说道:“族中长辈,皆想见一见道兄,想见见道兄的绝世风姿。”

    “这太快了吧。”当惠清璇这么一说出来的时候,不少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惠清璇何时邀请过别人去五行山了?甚至有传言说,一般而言,除了始祖之外,其他的人想入五行山,都是不可能的,能得到五行山邀请的人,那都是惊艳无双,乃是照耀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存在。

    今日,五行天女作为五行山的继承者,竟然主动邀请李七夜上五行山,这怎么不把在场的所有人给震住了呢。

    五行天女这样的话,听起来好像是要见家长一样,似乎好像他们的亲事真的要成了一般。

    一时之间,多少人心里面剧震,大家都觉得,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这,这,怎么会这样。”有一些老一辈的不朽长存,心里面都呆了一下,他们还认为自己的晚辈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呢。

    就是那些对五行天女心有所动的少年长存、无敌真帝,都心里面震了一下,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意识到,李七夜得到了五行天女的青睐。

    “怎么会这样?”有少年长存心里面不甘,觉得这不可能,作为少年长存,他们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惊才绝艳了,却未能得到五行天女的丝毫青睐。

    而李七夜这么一个粗俗的人一到来,就能得到五行天女的青睐,这让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都不由有些不甘心。

    他们自认为自己并不比李七夜差,甚至比李七夜这种粗鄙低俗的人不知道强大多少,为什么五行天女却偏偏青睐李七夜呢。

    一时之间,有不少嫉妒的目光盯上了李七夜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