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血雾飘散而去,一时之间,整个场面显得那么的安静,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

    最近几日,在天雄关,李十亿可谓是声名大噪,所有人都知道,李十亿有的是钱,随便出手都是十个亿,每一次出手都是吓死人。

    又有几个人曾想到,李十亿他竟然是如此的凶人呢,出手便斩杀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七环冷神、管云鹏,一口气便得罪了仙统界两个实力强大的道统,这是够强横的行为。

    斩了管云鹏他们之后,李七夜依然风轻云淡,只是轻轻地拂了拂衣袖而已,似乎仅仅只是拍死一二只苍蝇而已。

    李七夜往最高的楼宇走去,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谁敢再冒出来去挂李七夜的道路了,有前车之鉴,大家都明白李七夜是个狠角色,谁愿意轻易去招惹他呢。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七夜登上了最高的楼阁,他径自向神秘女子而去,而神秘女子身后叫静儿的侍女,则是一双又圆又大的秀目紧紧盯着李七夜,那模样好像是防贼一样。

    当李七夜上楼之后,尊皇真帝向李七夜致意,圣霜真帝站了起来,向李七夜打招呼,在举止之间,圣霜真帝已经把李七夜当作是自己的人,因为李七夜也算是洗罪院出来的学生,他们都是属于光明圣院,可以说,圣霜真帝把李七夜当作自己人,这一点也不为过。

    李七夜径自走到神秘女子面前,笑了一下,大马金刀地在神秘女子面前坐了下来,十分的自然,十分的淡定。

    虽然尊皇真帝、圣霜女帝以及飞剑天骄他们,都已经是身份十分高贵了,但是,他们也不敢贸然,也都未坐在神秘女子面前,然而,李七夜却大马金刀地坐在了神秘女子面前,这举止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霸气。

    见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坐在神秘女子的面前,整个场面更是一下子寂静得可怕了,连银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是到了,大家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了。

    在场的强者大人物都知道这个神秘女子的身份,在场的所有人中,不论是怎么样的来历,不论是何等的位高权重,都对这个神秘女子不敢有丝毫的失礼。

    然而,李七夜在这个神秘女子面前,竟然如此的放肆,这实在是让人大吃一惊。

    “哼,这样的位置,也是你能坐的——”在李七夜坐下的时候,在一旁的飞剑天骄冷哼了一声。

    她与李七夜早就在骄横商行的拍卖行中结仇了,今日她对李七夜当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世间的位置,没有我不能坐的。”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未看飞剑天骄一眼。

    “好大的口气——”飞剑天骄冷冷一哼,冷声地说道:“此位,唯有诸祖才能坐,凭你,还不配!”

    “那是你不配而已。”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懒得理会飞剑天骄,目光只是看着神秘女子而已。

    “道友,在天女面前,莫放肆。”在旁边的另一尊年轻真神也徐徐地说道,这位年轻真神举止之间,有着卓绝的气势,似乎在他举止之间,可以挥动亿万疆土一样,似乎他得到了诸位先贤、千百真神的庇护一般,整个拥有着浑雄的气度。

    这个青年,实力强悍无匹,他叫神古战,出身于神祗疆,与圣霜真帝、金变战神他们平起平坐。

    “你叫天女吗?”李七夜也未理会这个叫神古战的青年,目光只是看着神秘女子而已,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

    李七夜这样的神态,顿时让神秘女子身后的侍女静儿,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似乎对李七夜颇为不满。

    “天女之说,只是大家开玩笑而已。”神秘女子含笑,神态从容,说道:“小妹惠清璇,如果道兄不介意的话,叫我清璇即可。”

    神秘女子虽然被遮住了容貌,但是,她话语之间,却让人感受到了那种从容优雅的笑意,似乎,她脸色的笑容是充满了魅力,让人不观,也能为之沉迷。

    神秘女子这样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更多老一辈的大人物不由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都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些人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看了看神秘女子,又看了看李七夜。

    这个时候,不少人心里面震动了一下,都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这个女子,身份高贵无比,那怕是兰书才圣、金光上师这样的无敌始祖,这个女子也能与之平起平坐。

    然而,李七夜直接坐在她面前,与她平起平坐,她竟然一点都不介意,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神秘女子,的的确确是来自于五行山,而且,她在五行山,那可不是一般的身份,她是五行山的嫡系,继承了五行山的传承,正是因为如此,人人都尊称她一声“五行天女”。

    尽管五行天女从未以真颜示人,但是,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高贵,而且,大家都仅仅知道她出身于五行山,继承五行山传承,大家也都以“五行天女”尊称她,但,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也没有人敢贸然去询问她的芳名,毕竟,这是十分失礼之事。

    然而,在此时此刻,五行天女,却偏偏把自己的闺名告诉了李七夜,这是让多少人看来,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当然在场一些绝世天才,看到这样的一幕,心里面也不由有几分嫉妒。

    要知道,五行山一向都神秘,而且一向都是高高在上,多少人想亲近而不得。

    这一世,五行天女出世,对于多少人来说,对于多少天才而言,若是能与五行山打好关系,若是能得到五行天女的青睐,未来是前途无量,不仅仅能抱得美人归,未来更有可能成为始祖。

    毕竟,五行山培养出一位始祖,那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惠清璇,名字蛮好的,我喜欢。”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他这样的态度,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大大的不敬,十分的无礼,也是十分的嚣张。

    就是连五行天女惠清璇身后的侍女静儿都不由对李七夜翻了一个白眼,她也是第一次见到有男人在她小姐面前如此嚣张,如此大咧咧的,她小姐是何等身份,举世之间,谁人能及?

    “道兄抬爱,清璇心不胜喜。”五行天女惠清璇的声音特别的好听,让人百听不厌,特别她那从容优雅的姿态,更是让人乐意与之相处。

    李七夜上上下下打量了五行天女一番,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放肆,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无礼,似乎是把五行天女的里里外外都打量了一番。

    “粗鄙——”见到李七夜如此嚣张放肆的态度,在旁边的神古战都冷冷地说道了一句。

    至于尊皇真帝、圣霜真帝倒是苦笑了一下,他们也总算是见识了李七夜的嚣张与霸道了,而飞剑天骄就是冷哼了一声,摆明对李七夜不满了。

    “道行不错,的确是学了五行山的不少拿手本事。”李七夜好一会儿,这才收回目光。

    李七夜这样的评价,这顿时让在场的不少人都噎住了,甚至很多人的神态都不由僵了一下。

    虽然说,五行天女惠清璇从来没有透露过自己的实力,也从来未谈过自己的境界,但是,在场没有一个人是傻子,在场的人都是实力强大无匹的强者,他们明白惠清璇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可谓是深不可测。

    如果不是如此,惠清璇也不可能继承五行山这样绝世无双的道统。

    甚至曾有人估测,如果当世之间,还有什么人可以与金光上师、兰书才圣他们这样的存在相比肩,相争锋的话,那非五行天女惠清璇莫属了。

    “不敢,比起道兄来,清璇只不过是萤火之光而已。”惠清璇优雅,从容,说道:“在圣山,道兄独战三帝,可谓是惊绝。”

    “屠帝斩神,小菜一碟而已。”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未放在心上,说道:“不过,你这样的姑娘,我倒有几分喜欢。”

    “就是他,就是那个凶人,圣山斩杀金蒲真帝他们的,就是他。”听到惠清璇的话,有人心里面一震,终于想起李七夜是何人了。

    “就是那个第一凶人呀,难怪如此的嚣张——”不少人终于知道李七夜是谁了,不由心里面一震,能一口气斩了三位真帝,这样的实力的确是有嚣张的资格。

    在大家都叫李七夜为李十亿的时候,这往往让人忘记了他的另外一个身份。

    “如此说来,那是小妹的荣幸。”惠清璇优雅,笑容让人舒服,那怕是看不到她的容颜,依然能让人能感受到她的笑容。

    “聪明的女孩子,总是让人喜欢,特别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不多。”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如果说,在仙统界要一个姑娘,我倒可选你。”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一下子都呆在了那里了。

第3040章斩之    管云鹏的话也是咄咄逼人,但是,谁叫他出身高贵呢,虽然比起很多大人物来,他道行是浅了一些,但是,他是兰书才圣的师弟,这使得他能与在场的很多人平起平坐。

    “话多,掌嘴!”李七夜只是撩了一下眼皮,未再多看一眼。

    “啪、啪、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眨眼之间,管云鹏便被抽了十几个耳光,一下子抽得他两眼直冒金星,嘴角鲜血直流,当他张口一呸的时候,连牙齿都呸出来了。

    十几个耳光抽了一下来,把管云鹏的牙齿都抽落了。

    一时之间,整个场面一下子停到了极点了,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了,在太尹喜的宴会上惹是生非,这是好大的胆子,在仙统界谁人不给太尹喜几分颜脸,更何况,现在李七夜在宴会上出手,这岂不是拂了太尹喜的情面。

    “小畜生——”管云鹏厉叫一声,说道:“你找死——”话一落下,瞬间抽出了一轴画卷。

    “不可——”见管云鹏率先出手,他身边的七环冷神不由大叫一声。

    但,这已经是迟了,管云鹏怒到了极点,抽出画卷,只见画卷之上只写有“压”字,这一个“压”字乃是寥寥几笔,但却磅礴大气,铁笔金钩。

    “轰——”的一声响起,当画卷一张开,这一个“压”字犹如是十万大山一样向李七夜镇压而来,在这一刻,始祖之威浩瀚,滚滚不止,这样的一个“压”字,犹如是始祖一只手掌镇压而来,让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由为之一窒息。

    “轰——”的一声巨响之中,整个星辰都摇晃了一下,似乎整个楼阁都承受不起如此强大的力量一般,似乎被压得下沉了不少。

    如此无敌的力量瞬间向李七夜镇压而来,那是多么的震撼人心,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甚至有人不由惊呼一声。

    “这是兰书才圣的真迹!”看到这样的画卷,有大人物不由吃惊大吃了一声。

    没错,管云鹏镇压而来的画卷,这么一个“压”字,正是由兰书才圣亲笔所写,那怕是寥寥几笔的一个字,都充满了怒祖力量。

    “狐假虎威——”见画卷中的“压”字镇压而来,李七夜目光撩了一下,大手抓了过去,大手一抓而来,犹如撕破天穹,破灭万域,大手之下,一切都微不足道。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在李七夜大手一击之下,只见如十万大山镇压下来的“压”字瞬间崩碎,在“嘶”的一声中,画卷被撕卷。

    “呃——”在所有人都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管云鹏已经被李七夜的大手扼住了脖子,一下子把管云鹏整个人吊了起来。

    被李七夜牢牢地锁住了脖子,管云鹏一时之间动弹不得,双眼翻白,双腿不由抽搐了一阵子。

    “休得伤人!”见到管云鹏落入了李七夜手中,七环冷神也不由为之大惊,听到“嗡”的一声响起,他瞬间爆发出七道神环,七道神环刹那之间高涨,如撑开万域一样。

    “孽障,休得行凶——”见到这一幕,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纷纷沉喝了一声,佛号惊天,在这刹那之间,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都是佛光冲天,滔滔的佛光向李七夜淹没而去。

    在这滔天不绝的佛光之中,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露出了真身,明王左童是一尊通臂猿,明王右童是黑金刚,他们都是脑后生了佛盘,如得道大妖。

    “呜——”与此同时,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两个人大吼一声,他们各持伏魔杵,如百万山岳一样向李七夜砸了过去。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如天穹星辰都一下子崩碎,伏魔杵砸了下来,佛光滔天,佛声禅唱不绝于耳,如同是千万大佛在共持伏魔杵一般,向李七夜碾杀而去。

    “杀——”在这瞬间,七环冷神救人心急,狂吼了一声,怀抱神印,与七环共融,在“轰”的一声巨响,神印瞬间化作了绝世无上的巨岳,拖拽着神环向李七夜轰杀而来。

    “轰、轰、轰”一时之间,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七环冷神他们三个人同时出手,整人楼宇都摇晃下来,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整座楼宇都要崩塌一样,把在场的不少强者都吓得一跳。

    毫无疑问,明王左童他们三个人实力十分的强悍,并非是浪得虚名。

    但是,面对他们三个人轰杀而来的招式,李七夜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淡淡地说道:”自寻死路,成全你们。”话一落下,随手便捏了法印,一翻手,便镇压而下。

    “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随手一个法印,便是镇压诸天神魔,亘古无敌,在法印镇压之下,一切存在都会在这刹那之间灰飞烟灭。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佛光环碎,神环毁灭,法印依然以无上之姿向七环冷神、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镇杀而去。

    “不——”在这刹那之间,七环冷神也好,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也罢,他们都不由大叫一声,骇然之下,他们都纷纷祭出自己最强大的宝物,施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功法,在他们的狂吼声中,向李七夜那镇杀而来的法印轰了上去。

    但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萤火之光,焉能与皓月争辉。

    在“砰”的一声巨响中,鲜血溅射,听到“啊”的一声惨叫,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也好,七环冷神也罢,在李七夜的法印之下,瞬间被轰杀。

    在“啊”的这一声惨叫中,听到“嗤”的一声响起,只见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七环冷神他们三个人瞬间被轰成了血雨。

    在“噗”的一声中,只见血雨溅得老高老高,而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七环冷神他们三个人身死道消,瞬间被李七夜轰杀了。

    在李七夜的镇杀之下,他们的反抗是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鲜血如雨一般溅落而下,溅在了楼宇栏杆木柱之上,显得特别的惊心触目。

    一时之间,血腥味弥漫在了整个楼宇之中,在场的所有人,都闻到了这股久久不能飘散的血气。

    在这个时候,整个场面不仅仅是弥漫了血浓味,而且,整个场面的气息在这个时候已经是凝重到了极点了,一片冷寂,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是面面相觑。

    打狗也要看主人呀,现在李七夜却偏偏把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击杀了,他们可是明王佛身边的沙弥呀,杀了他们,那就是与明王佛过不去,就是与楞枷寺过不去,就是与整个佛土道统为敌。

    更何况,连七环冷神都杀了,这也是把劲草道统得罪了,这是要与劲草道统为敌。

    此时此刻,在场的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少人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李十亿不仅仅是钱多,而且实力也强悍,更可怕的是,他是一个狠人,出手果断杀伐,一言不合,便出手斩人!

    “你,你,你想干什么——”在这一刻,管云鹏终于喘过气来了,他不由厉叫一声。

    “你说呢?”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刚才你不是说要斩我吗?那现在是谁斩谁呢?”

    “你,你,你不要乱来。”在这一刻,管云鹏也被吓破胆了,自己的性命被人捏在手中,就算他平时再张扬跋扈,在这个时候也被吓得魂飞魄散。

    “我,我,我可是劲草道统的传人,我父亲是卷云神,我师兄是兰书才圣……”管云鹏吓得脸色煞白,立即搬出了自己的靠山。

    “你这样的草包,就算兰书才圣是你的师兄又如何?”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只怕兰书才圣也不待见你这样的草包。”

    “你,你,你敢杀我,我师兄一定会为我报仇的——”见李七夜不受恫吓,管云鹏不由尖噼一声,说道:“我们劲草道统一定会追杀你,天下让你无藏身之地……”?虽然管云鹏这话是有狐假虎威之举,但是,在场的人听到“兰书才圣”之名的时候,也不由心头为之一凛,毕竟兰书才圣是一尊无敌始祖。

    “兰书才圣,可是曾受卷云神大恩。”有人不由轻轻地说道。

    这件事谁都知道的,兰书才圣曾经受过卷云神的指点,可谓大恩,如果现在别人杀了卷云神的儿子,只怕兰书才圣会为他讨回公道吧,这也算是一种报恩。

    所以,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望着李七夜,为了区区的管云鹏,而与兰书才圣为敌,这是十分不智之举,不论是谁,都不愿意做出这样的事情了,这可是捅了马蜂窝。

    “我倒想看一看是不是真的如此。”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收拢五指。

    “你——”管云鹏被吓住了,瞬间脸色煞白,感受李七夜的五指收拢,他一下子被吓得屁滚尿流,尖叫道:“师兄,救我——”?在这刹那之间,他想向自己的师兄兰书才圣求救。

    “啵——”的一声响起,在管云鹏的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他整个人瞬间被李七夜捏成了血雾了,连惨叫都来不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