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是在太玄峰心里面有所疑惑之时,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侍卫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忙在太玄峰耳边低语。

    听到了侍卫的低语之后,太玄峰神态震了一下,然后忙是向李七夜他们抱拳,满脸笑容,说道:“原来是李公子大驾光临,失迎,失迎。”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便走入了惊星楼。

    倒是大黑牛,在从太玄峰身边走过的时候,侧目乜了他一眼,说道:“哟,有几分你老子当年的潜质,还有潜力。”

    太玄峰也摸不清大黑牛的来历,只好是笑脸相迎。他在当世好歹也是个大人物,多少老一辈强者在他面前都是以低姿居之,今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像大黑牛这样口吻跟他说话的人。

    当李七夜他们走入了惊星楼之后,太玄峰立即吩咐侍卫,说道:“速请老爷子,把此事向老爷子说知。”

    这也不能怪太玄峰如此的郑重紧张,毕竟能让五行山出面的人,那绝对是了不得的人物,否则的话,就算是一般的真帝、长存,在五行山看来,那都是一般的强者而已。

    侍卫应了一声,立即急匆匆而去。

    李七夜他们走入了门口之后,眼前景象一闪,瞬间被传送入了惊星楼最高处。

    当眼前的景象定下来之时,此时李七夜他们已经是站在了星空之下了。

    在这星空之中,乃是一座座的楼阁相衔,看起来犹如是一朵在星空下绽放的莲花一样。

    毫无疑问,这里已经不是在天雄关了,而是在天宇深处,而惊星楼就是建立于星空之中,看着头顶上那近在咫尺的星辰,在这个时候,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座楼宇被取名为惊星楼了。

    站在这楼宇之中,似乎你只需要大声一点说话,都会惊动头顶上的一颗颗星辰。

    在这星空之下,一座座的楼殿相衔接,每一座楼阁高低不一,每一座楼阁都以大势而建立,看起来是十分的玄妙。

    在这个时候,每一个座楼阁之中,都已经摆有宴席,宴席之中已经有宾客落座,座中的宾客是形形色色,有妖族、有火族、天羽族、金变族……等等。

    每一个人能坐于席间的宾客都是气宇非凡,神息弥漫,毫无疑问,能在这里落座的人,不是一方霸主,便是大教掌门,更多是老一辈的无敌真神。

    毕竟,太尹喜这一次所邀请的都是天下大人物,都是威名赫赫之辈。

    进入了楼宇之后,李七夜目光一扫,随之目光落最高的那个楼宇之中,只见那楼宇之中,三五人落座,能落坐在那里的,都是绝世之辈。

    皇尊真帝、圣霜真帝、飞剑天骄……一些当今最强大的真帝、长存都是落坐于此,毫无疑问,这个楼宇之中所能落座的都是当今强大的真帝、长存,能坐在这里的人,称得上是仙统界最巅峰的存在。

    至于其他实力或地位还没有达到这个层次的大人物,都不敢轻易落坐于此处,他们都是落座于其他的楼宇之中。

    就是连刚才进来时遇到的那对神秘主仆此时也是落座于这个楼宇之中。

    这位神秘主仆落座于这楼宇之中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纷纷向这位主仆致敬,不论是出自于高阳楼的皇尊真帝、还是光明圣院的圣霜真帝乃至是心高气傲的飞剑天骄,都纷纷向这个神秘女子致敬问候。

    毫无疑问,这个神秘女子的的确确是来自于五行山,只有五行山的出身,才会让尊皇真帝他们如此的忌惮。

    “李十亿来了。”当李七夜他们走进了楼阁之后,立即有人发现了他们,也认出了他们。

    时至当下,大家都记得李七夜的绰号——李十亿。可以说,在骄横商行的拍卖行中,李七夜出手惊天,这已经是让他名声大噪了。

    “他来这里干什么?”看到李七夜他们一行人走了进来,也有一些强者不由皱了一下眉头,颇为不悦。

    虽然说,大家都知道李七夜家底浑厚无比,一出手便惊天,动不动就是十个亿,可以说,不论是谁,在财富上似乎都无法与李十亿相匹敌,就算是唐奔这样的富二代都无法与之相匹敌。

    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个充满铜臭味的人,却偏偏出现在这里。要知道,他们每一个人能被太尹喜邀请来参加这一场盛宴,那都是一种荣幸,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个充满铜臭味的人,却偏偏和他们一同来参加这样的盛宴,这当然让不少人心里面觉得怪怪的。

    “他是哪里来的邀请柬?”看到李七夜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也有掌教皱了一下眉头,在心里面也都不由怀疑李七夜的资格。

    毕竟,能坐在这里的人,都是来历惊天,拥有着惊人的地位和身份的,而李七夜这样的一个暴发户,按道理来说,不可能受到太尹喜邀请才对。

    按道理来说,太尹喜也不可能去邀请这么一个无名小辈来参加这样的一场盛宴。

    “或者是用钱买来了。”有族长冷冷地笑了一下,说道:“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是天价,还是能弄来这么一张邀请柬的。”

    这位族长的话也让不少人相觑了一眼,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大家都知道,李十亿这样的人出手实在是太疯狂了,动不动就是十个亿,如果李十亿真的是砸出了十个亿,甚至是几十个亿,还真的是说不定有人会愿意把自己的请柬卖给他。

    此时,李七夜只是向神秘女子看了一眼,神秘女子点头向李七夜致意。

    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更往神秘女子所在的最高楼宇走去,而此时,尊皇真帝他们也都纷纷望着李七夜。

    “哼,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就在李七夜他们往最高楼宇走去的时候,有人站在走道上,冷目望着李七夜,神态间,有几分不屑。

    这个挡住去路的人正是管云鹏,劲草道统的传人,兰书才圣的师弟。

    “哟,这不是人头马吗?还有脸来这里。”在管云鹏挡住去路的时候,后面的大黑牛笑了一声。

    看到大黑牛,管云鹏不由脸色一变,顿时脸色涨红,因为被大黑牛当街骑行,那是他一辈子的奇耻大辱。

    “哼——”管云鹏脸色大变之后,又很快回过神来,挺了一下胸膛,冷冷地说道:“妖孽,此地非你能撒野的地方。”

    在管云鹏话一落下的时候,他身后已经站着一位老者了,这个老者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了管云鹏的身后。

    这个老者虽然已经是收敛了身上的无敌气息了,但是,他身上的神环依然是隐隐欲现。

    “七环冷神。”看到这位老者站在发管云鹏的身后,在场立即有强者认出了他,不由低声地说道。

    “是卷云神的大弟子。”看到这个老者身上那闪动的神环,不少人都心里面震了一下。

    七环冷神,这正是卷云神的大弟子,也是管云鹏的师兄,是一位纪元不朽,实力十分的强悍。

    这一次管云鹏难怪敢来找李七夜他们的茬,原来他已经是搬来了救兵了。

    上次管云鹏被大黑牛当街骑行,是他毕生的奇耻大辱,他在心里面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所以这一次他便请来了他师兄七环冷神为他报仇。

    “好狗不挡路,滚——”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撩一下,淡淡地说道。

    “好大的口气——”管云鹏脸色一沉,冷森地说道:“你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天下人,比你强者多如牛毛,财富比你多者,更是多如牛毛。”

    “天下人,也如牛毛。”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滚——”

    “阿弥陀佛——”就在李七夜的话一落下之时,一个佛号声响起,只见两沙弥站在了李管云鹏身后,这两个人正是明王左童、明王右童。

    “施主,此话差矣,施主此言,实为是对天下人不敬。”此时明王左童宣了一个佛号,说道:“今日,乃是尹大人邀请天下英雄,休得在此放肆……”?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并非是谁都能称得上是英雄,如你们,只不过是狗熊而已。”

    “你——”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了,一时之间,他们都不由双目喷出了怒火,怒视李七夜。

    在这个时候,在场很多的宾客都向李七夜望去,一时之间,也让不少强者为之咋舌,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明王左童、明王右童是狗熊,换作是任何人,那也是咽不下这口气。

    好歹打狗也要看主人,就算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不算是绝世无双之辈,但是,他们的主人明王佛,那可是威名赫赫的大佛,更是楞枷寺的主持人。

    李七夜这样的话,毫无疑问也是扫了明王佛的颜脸。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大言不惭!”在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两个人脸色难看到极点的时候,管云鹏也为他们打抱不平,大喝一声,说道:“敢在尹大人盛宴上大言不惭,出言羞辱天下英雄,该斩之。”

第3038章又见神秘女子    大黑牛这样的话,顿时让侍卫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大黑牛这样的话已经不仅仅是在天雄关闹事了,这已经是在羞辱他们的军团长太尹喜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天雄关,乃是他们天堑军团的天下,在边荒大地,不论多么凶神恶煞的人,来到他们天雄关,都会夹着尾巴乖乖地做人,更别说是在天雄关闹事,挑衅他们天斩军团,羞辱他们的军团长太尹喜了。

    就算不是在天雄关,在三仙界的任何一个地方,也没有多少人敢轻言羞辱太尹喜。

    要知道,太尹喜是当今最强大的存在之一,拥有至尊长存的实力,足可以让他傲视天下,更何况,太尹喜长袖善舞,相交满天下,拥有着雄厚无比的人脉,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得罪了太尹喜,就是等于捅了马蜂窝。

    现在大黑牛大言不惭,出言羞辱了他们的军团长大人,这怎么不让侍卫们为之一怒呢,目光瞬间如利剑一样盯着大黑牛他们。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一触即会,侍卫们在这个时候都不由按住了自己腰间的刀柄。

    然而,大黑牛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只是乜了一眼,这些侍卫,说道:“怎么,想打架吗?来,来,来,你们整个天堑军团都拉出来,让本帅牛,不,让你们家的牛大爷练练手,看一下尹小子这些年涨了多少本事,敢在牛爷面前嚣张。”

    大黑牛这样的话,顿时让白金宁苦笑了一下,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叫苦,她知道这一次只怕是免不了一番厮杀了,她是出身于天堑军团,当然明白在天雄关羞辱天堑军团会有怎么样的下场了。

    在天雄关,还真的没有几个人敢如此的羞辱他们天堑军团。

    但是,面对这样的情况,白金宁又是无可奈何,她是束手无策,她这个小队长手中的权力有限,根本就是管辖不了这些侍卫。

    “哼——”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位侍卫冷哼了一声,看他的模样应该是小队长,他双目一寒,露出杀机,手已经握着刀柄冷冷地说道:“我天堑军团,戎卫边疆,容不得人玷污——”

    “见到这样的一幕,白金宁不由苦笑了一下,她还能怎么办?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已,而大黑牛脾气就大了,一眼瞪了过去,说道:“好狗不挡路,嘿,没让大尹喜来迎接,都已经给他面子了!”

    “砰——”的一声响起,这位小队长话还没有说完,大黑牛已经是一蹄踢了出去,瞬间把这位小队长踢飞。

    “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在场的所有侍卫都纷纷刀剑出鞘,瞬间把李七夜他们所有人团团围住,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咳——”就在一触即发之时,一个咳嗽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旁边已经站着两个人了,一主一仆。

    这两个人正是曾是李七夜在街中遇到过的那对神秘主仆,那个神秘女子依然是遮蔽了真容,让人无法窥视她的美貌,而那个叫静儿的侍女依然是男扮女装。

    这一对主仆突然出现在了这里,这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侍卫一惊,本是已经剑拔弩张的侍卫们一下子都纷纷垂下了双手,不敢有丝毫的造次,都纷纷向这对主仆行大礼。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侍卫都垂下了头颅,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

    “小事而已,用得着刀剑相向吗?”神秘女子的声音特别的舒服,但是不怒而威,让人一听到她声音,就让人不由心里面起敬。

    神秘女子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侍卫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们都垂首而立。

    “李道兄,我们又见面了。”神秘女子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虽然看不到她的容颜,但是,却能感受到她的笑意,似乎她对李七夜是特别的友善。

    “有缘,总会相见的。”李七夜笑了一下,不咸不淡地说道。

    “李道兄这话是有道理。”神秘女子点头,说道:“我们还会再相见的。”说着径自走入了府第。

    在临走之时,神秘女子还淡淡地说道:“尹大人好客热情,来者皆是客,哪有拒之门外之理。”说完,她已经走入了府第。

    在从李七夜身边经过之时,那个叫静儿女扮男妆的侍女还瞪着眼睛看着李七夜,好像李七夜是个坏人一样,好像李七夜要偷走什么东西一样,她盯着李七夜的眼神有着三分的防备。

    对于这个侍女的神态,李七夜只是莞尔一笑,这更是招来了侍女更加凌厉的目光,她是气鼓鼓的模样,但是,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当神秘女子主仆两个人消失在了府第之中后,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我们走吧。”说着,也往府第中走去。

    这一次,在场的所的侍卫都垂首而立,再也没有人拦着他们进去。

    看到这一场干戈化为玉帛,这让白金宁不由松了一口气,她是出身于天堑军团,她在心里面当然不希望李七夜他们与天堑军团有冲突了。

    当走入了府第之后,那对神秘主仆已经无影无踪了,也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毕竟整个关守府深如大海。

    “听说,刚才对主仆就是来自于五行山的贵宾。”白金宁为李七夜他们引路,没见到刚才那对神秘主仆,不由低声地说道。

    在此之前,白金宁也不知道这对主仆是来自于五行山,后来她才从同僚的口中得知的。

    对于这对神秘主仆的来历,李七夜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笑了一下而已。

    “五行山呀——”大黑牛不由看了一下远处,喃喃地说道:“看来,这一世五行山也坐不住了,水深呀。”

    大黑牛一向都嚣张,他那模样,似乎不把天下人放在眼中一样,但是,提到五行山的时候,他也一样有几分的严肃,从这里就可以看得出五行山的可怕与强大了。

    “是呀,听大家都说,五行山凌驾于所有道统之上,曾经有很多始祖证道之后,都曾经上五行山拜访过,甚至曾是在五行山悟道。”白金宁也轻轻地说道。

    因为他们的军团长大人就是出身于五行山,所以天堑军团有很多人都知道五行山的种种传说。

    “的确是有本事。”一向嚣张无比的大黑牛都不由点头,说道:“他们那个道统,很神奇,可以称得上是奇迹。”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他又嘿嘿地说道:“不过,现在时代变了,这是我们大圣人的时代,就算是五行山来也不济事,是龙,给我们大圣人盘着,是虎,给我们大圣人踞着,只要我们大圣人一出,天下万古,都不过是蝼蚁而已,那怕是五行山,也唯有臣伏。”

    “拍马屁你倒会。”李七夜笑笑摇了摇头。

    而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脸皮巨厚,当然,牛皮一向都是很厚,他在教柳燕白,说道:“徒弟呀,你给我记住就是了,以后不论是什么事,不论是什么时候,只要你紧紧地抱住大圣人的大腿就没错了,有大圣人罩着你,海阔天空,天下再大,都足可以去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以后就叫大圣人叔叔吧,这样就亲上加亲了。”大黑牛他那牛铃一样大的眼睛转了一下,嘿嘿地笑着说道。

    柳燕白涉世未深,对于外面的世界是一无所知,现在大黑牛是她师父,她当然点了点头,声音很甜,叫道:“叔叔。”

    柳燕白的声音本来就是很糯软,一声甜甜的“叔叔”叫起来,那是让人全身的骨头都不由为之酥软,让人的心都化了。

    李七夜顿时不由额头冒黑线,瞅了大黑牛一眼,说道:“我还年轻!”

    “嘿,嘿,我知道,但是,总不能让她叫你哥哥是吧,如果让她叫你哥哥,那岂不是成了你矮我一辈,本帅牛岂不是占了大圣人的便宜,不敢,不敢。”这样的歪理,大黑牛说起来竟然也是理直气壮。

    李七夜只是乜了大黑牛一眼,也没有多说什么。

    “前面就是惊星楼,我们就到了。”在前面带路的白金宁看了一眼,忙是对李七夜他们说道。

    在前面,有一座高楼,直入天宇,登上此楼,犹如是进入了星空一般。

    在这个时候,楼前已经有一个青年带着门下弟子一一欢迎前来的贵客,这个青年十分的俊气,让人一看便知道是青年才俊,而且他身上腾起巍峨如山的气息,让人一看便知道是一位强大的年轻修士。

    “少公子。”看到这位青年之后,白金宁也忙鞠身,叫了一声。

    这位青年正是太尹喜的儿子太玄峰,也是天雄关的少主人,他的一身道行都是由太尹喜所教,道行深厚,年纪小小的时候,就已经名震天下了,可谓是虎父无犬子。

    “白队长,这几位是——”太玄峰当然认得白金宁,但是,对于李七夜他们却十分的面生。

    太玄峰在当世也是有着很大的名气,以实力而论,他是可以与飞剑天骄他们是平起平坐,更何况,他广交天下,当世天下青年才俊,他基本上都认识。

    可以说,这一次他父亲所邀请的贵宾,他都认识,但是,看到李七夜他们面生,他都奇怪李七夜他们是什么来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