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行山,在仙统界,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为之沉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心里面为之肃然起敬。

    在三仙界,出过的始祖不少,有人会问,最强大的始祖是谁,或者大家的答案都不一样,有人说是三仙界的第一位始祖抱朴,也有人会说是惊艳无双的高阳,还有人会说是远征不渡海的火祖……

    但是,如同说,以一个时代而言,哪一个道统的始祖最强,或许很多人都会第一个想到一个道统——五行山。

    五行山的始祖,又被后世称之为五行始祖,但是,如果你应该这仅仅认为五行始祖,那就是大错特别。

    五行始祖,很有可能是两个始祖,并于五行始祖的说法,很奇妙,也很特别,更是十分的神秘。

    因为五行山建立于遥远的年代,五行始祖也是属于远古无比的时代,所以关于五行始祖的详细记载是很少,这也使得五行始祖显得神秘。

    但是,后世可以肯定的是,五行始祖并不只有一个始祖,至少是两位始祖。

    试想一下,一个道统,同时出现了两位始祖,而且,这两位始祖同时创建了一个仙统级别的道统,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仙统界,并非是一个时代只有一个始祖,有一些比较特别的时代,还有二三个始祖,但是,以常规而言,一个道统,就只有一个始祖。

    如果一个修士必想成为始祖的话,那就必须打破前人的道路,跳脱自己的道统,最终才能成为始祖。

    就像当世的兰书才圣一样,他出身于劲草道统,但是,他成为始祖之后,便再也没有办法把自己的传承留存于劲草道统,他必须跳脱劲草道统,这才能传承下去,也才能使得他走得更远。

    毕竟,他都已经成为了始祖了,劲草道统已经无能力去蕴养他了,这就好像是浅池再也没有办法去蕴养一条真龙一样。

    然而,五行山却是那么的独一无二,它至少是由两位始祖创建而成,而且,甚至有传言认为,五行山拥有两个独一无二的道源。

    一个道统,就只有一个道源,如果有两个道源,这必将会冲突,导致道统崩分离析。

    但是,五行山,却是那么的独一无二,在同样的一个时代,出了两位始祖,创建了独一无二的道统。

    关于五行山的始祖,有着种种的说法,有人说,五行山的两位始祖,是一对孪生兄弟,天生心灵相通,所以,他们才能在同一个时候成为始祖,一同创建了五行山。

    也有传说认为,五行山的始祖,是一对夫妻,心有灵犀,有双修之道,所以才能创建五行山这样独一无二的道统。

    还有一种是十分离谱的说法,那就是五行山的始祖,不是只有两位,而是有五位,而且,这五位始祖是同一个时代,同时证道,五人共同联手,创建了五行山,这使得五行山拥有了五个道源。

    当然,这个说法太离谱了,没有人相信。因为一个道统,拥有五个道源,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种说法,没有被人采信。

    但是,大家可以肯定的是,五行山至少是由两位始祖联手创建的,而且这两位始祖都是同一个时代。

    除此之外,五行山在后世也出现了惊绝无双的人物,在后世,五行山出过如远道这样的无敌存在,也出了一位惊艳的始祖——青莲木祖。

    青莲木祖,是在后世成道的,他在五行山原有的框架之下,在始祖的大道之中,证道成祖,最终登临巅峰,成为了奇迹。

    青莲木祖证道之后,成为了后世很多道统所摸索的道路。

    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修士强者,想成为始祖,那必须跳脱自己的道统,必须打破前人的道统,在自己先人始祖的大道中,你是不能成为始祖的,你修练到一定地步之后,必须跳脱自己始祖的大道,最终才能证道成祖。

    但是,青莲木祖却创造了奇迹,他把五行山的始祖之道修练得更加完善,更加完美,在原来五行始祖的框架之内,在五行始祖的大道之中,他竟然是证道成祖,成为了绝世无双的奇迹。

    多少道统都希望自己的道统能容纳两位始祖,如果说,自己的道统能容纳两位始祖,那就会让自己道统的实力成倍上升。

    但是,千百万年过去,除了木莲木祖成功过之外,后世再也没有道统成功过。

    也正是因为如此,青莲木祖被称之为奇迹,而五行山,更是凌驾在仙统界所有的道统之上。

    有传言说,青莲木祖还留于五行山之中,除此之外,有人保守估计,五行山内至少还有一位如远道这样的存在留存于世。

    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一个道统,还有一位仙统级别的始祖在世,还有远道这样的存在活着,这样的道统,实力是多么的恐怖,那绝对是可以凌驾于任何道统之上。

    五行山,很少现于世,甚至世人都不知道五行山在哪里。

    但,这并不影响五行山独一无二的地位,那怕五行山没有弟子在世间行走,五行山依然是凌驾在所有道统之上。

    而且,如果说,五行山有弟子行世,特别是嫡系弟子,那就意味着,未来必将会有大事发生,要么是一个全新的时代来临。

    在仙统界,为世人所熟知的五行山弟子,那就是太尹喜了,但是,他仅仅是山外弟子,甚至有人说,太尹喜只不过是在五行山的山外堂中修练了几年而已。

    然而,就是太尹喜这样一位仅仅在山外堂修练几年的山外弟子,就成为了当今仙统界巅峰一般的存在,成为了至尊长存。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得出来,五行山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

    现在有消息传出,五行山有人来天雄关,而且是一位大人物,这怎么不让世人为之大吃一惊呢。

    大家都知道,五行山的弟子从不轻易出世,更别说是大人物了,现在五行山有人出世,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一时之间,不少人私底下议论这件事情。

    随着时间推移,太尹喜宴请天下英雄的日子也到了,被邀请的大人物,都纷纷进入了太尹喜的府第。

    太尹喜所居住的府第,位于天雄关一角,占地颇广,气势恢宏。

    当然,作为一尊至尊长存,太尹喜在天雄关拥有这样的一座恢宏府第,这也不算是过份之事。

    这一日,李七夜也参悟明透,收功出关,此时白金宁也向李七夜汇报宴会之事。

    “哦,太尹喜那小子呀,去他家蹭蹭饭也好。”大黑牛一听到宴会之事,无所谓的态度,别人对太尹喜尊敬无比,但是,在大黑牛看来,那只不过是一个机灵小子而已。

    “去吧,我向他索一物。”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

    “走喽。”大黑牛带着自己的徒弟柳燕白,跟着李七夜去参加太尹喜的盛宴。

    柳燕白一番妆扮之后,美丽动人,一头金发,碧眼明眸,充满了异域风情,她也是一个活脱脱的大美女。

    李七夜一行人来到太尹喜的府第之外,大黑牛张望了一下这座气势宏恢的关守府,他嘿嘿地笑了一下,说道:“看来,这小子发达了,这些年是赚了不少钱,找个机会,好好地敲他的竹竿,也该报答一下本帅牛的时候了。”

    太尹喜手握天堑军团,更是肩负戎卫天雄关重任,所以,他的府第是守卫森严,处处可见天堑军团的士兵。

    白金宁是天堑军团的小队长,在此之前,她也为李七夜要了一个参加宴会的名额。

    但是,现在一下子冒出了大黑牛他们,名额远远超过了,这让白金宁有些犯难,毕竟,这一次关守邀请天下英雄,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

    白金宁到了门口之后,立即向守在侍卫打招呼,欲把李七夜他们都带入场。

    但,片刻之后,白金宁不由有些为难,低声对李七夜他们说道:“我们只有一张邀请柬,侍卫只能放公子进去。”

    白金宁只是个小队长,手中的权力还远远不够,她为李七夜弄到一个名额,那已经不容易了。

    “切,这小子也敢跟本帅牛摆架子,信不信本帅牛把他的老巢给拆了。”大黑牛立即就不爽了。

    大黑牛这样嚣张的话,立即引来了在场侍卫的目光,所有侍卫的目光如同利剑一样向大黑牛望去。

    “看什么看——”大黑牛更是一瞪牛眼,嚣张无比,说道:“信不信本帅牛把你们都踩扁。”

    大黑牛这么嚣张的话,顿时让侍卫脸色一变,这可是天雄关,没有谁人敢在关守府前放肆,没有人敢在这里惹事。

    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侍卫向这边走来了,挡住李七夜他们的去路,他们神态不善。

第3036章新的一页    在深层次空间之中,仙棺随波逐流,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空间,迷失在那空间的漩涡之中,至于李七夜,已是杳无踪影。

    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一旦李七夜没办法从天书中走出来,一旦他的道心不够坚定,那必将会从此成为了一个亘古的符文。

    可以说,李七夜这样的做法是十分危险的,他本是只需要坐于起源旁边悟道便可,但是,他却偏偏化作了一个符文,成为了本书的一部分。

    当然,大黑牛他们也不知道有这么危险的事情已经在悄然发生,只不过,就算是大黑牛他们知道,也无可奈何,也帮不了什么忙。

    就算大黑牛再强大了,他能进入深层次空间,能把仙棺从空间的乱流漩涡之中拖出来了,但是,进入了天书之中的李七夜,大黑牛也无法去救出来。

    时光没有日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光芒闪烁的仙空慢慢地有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一开始模糊不清,这个影子如同风中残烛一样,身影明灭不定,时不时闪动了一下,似乎只需要有一阵微风轻轻地吹拂过来,这个影子就会熄灭了一样。

    但是,慢慢地,那怕是在这空间乱流之中,这个身影依然那么的坚定,从模糊慢慢地变得那么的清晰起来。

    没错,是李七夜,李七夜终于在天书中出来了,从本源中出来了。

    他曾经在起源之中化作了符文,在那里欢腾,在那里没有时光岁月,或许他已经在那里是欢腾了千百万年了。

    当李七夜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在深层次空间随波逐流的仙棺也稳定下来了,它停留在李七夜的身旁,再也没有移动了。

    如果有至尊能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一定会被惊吓得一身冷汗,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无上至尊,他们都难于做到这一点。

    这不仅仅是追溯时光那么简单,而且还化作了起源的一部分,这需要强大无匹的道心,唯有坚定不动的道心,才能真正的追溯而上,才能在化作起源一部分之后,还能安然回来。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举世之间,不论是怎么样的始祖,只怕都难于做得到。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彻底的归来了,他就静静地坐在仙棺旁,好像从始至终,他就没有动一下。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眼一张开,在这一刻他的身影动了一下。

    “嗡”的一声响起,随着李七夜身影一动,无数的空间都摇晃了一下,随着,听到“啵”的一声响起,空间被打开,李七夜拖着仙棺瞬间又从深层次空间返回。

    室内的一切都没有变,时光在这一刻也在流淌着,似乎,李七夜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似乎从始至终,他都停留在这室内一样。

    “新的纪元,新的天书,就以这为纲目吧。”李七夜缓缓地抚摸了一下晶莹如钻石的仙棺,不由淡淡地说道。

    毫无疑问,此时李七夜已经掌握了天书的奥妙了,而且,这一次他化作为天书的一部分,他对于天书有着更加深层次的掌握,可以说,天书已经成为了他本身的一部分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犹如进入了沉睡一样。

    听到了“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身上缓缓地散发出了光芒,一缕缕的光芒虽然不是那么的璀璨夺目,不是那么的耀眼无双,但是,每一缕光芒是那么的真实,犹如化作了实质一样,一缕缕的光芒就好像是晶刺一样,每一缕光芒又好像是由时光所化作而成。

    与此同时,仙棺也共鸣起来,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晶莹无比的仙棺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符文,这一个个的符文浮现在仙棺的表面。

    要知道,仙棺看去,就是无数的空间,似乎有亿万空间被封存在里面一样,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但是,在这个时候,仙棺之中竟然浮现出了符文,这一个个符文十分的古老,没错,这正是来自于起源的符文,这就是《时书》的本源。

    但是,在这一刻所有古老的符文都浮出现来了,十分的活泼,就好像是一条条鲤鱼一样,在这个时候全部都浮出了水面。

    “嗡、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随着李七夜身上的光芒越来越明亮,只见李七夜胸膛之前出现了一个大道的漩涡。

    在这“嗡、嗡、嗡”的声音中,一个个符文好像是鲤鱼出水一样,一一地跃了出来,跃出了水面,跃出来之后,环绕着李七夜游动起来。

    在这个时候,十分神奇的一幕出来了,无数亘古的符文就像鲤鱼一样环绕着李七夜游动,而且越转越快。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李七夜的大道交织在了一起,随着时光瞬间绽放,只见一个个亘古无比的符文在这刹那之间谱写出了无上篇章。

    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之中,这样的无上篇章一下子融入了李七夜的大道之中,化作了李七夜身体的一部分。

    在这一刻,李七夜全身是道纹流转,他的整个身体好像是被人弹墨一样,看起来十分的奇怪,只不过,这些道纹是晶莹的,并不是墨黑色。

    最终,听到“砰”的一声响起,那化作无上篇章的符文又一下子被封入了仙棺之内,这无上篇章浮现了一下之后,然后沉入了仙棺之中,消失不见,又回归于本源。

    “天书成。”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张开了双眼,淡淡地说道。

    在这室内,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只不过,没有人发现而已,因为整个室内的空间被李七夜封印了。

    而且,世间没有人知道,一切都慢慢地拉开了序幕,一个全新的纪元已经萌芽生长了,只要时机成熟,它必将会取代旧的纪元,一个又一个的全新时代必将会来临。

    毫无疑问,新的天书,已经开始了,李七夜把天书翻开了全新的一页,它不再是《时书》。

    随之,李七夜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开始潜修,锤炼大道。

    在李七夜闭关修练之时,天雄关反而越闹起来,整个天雄关并没有因为骄横商行的拍卖会结束之后而冷淡起来。

    因为天雄关守太尹喜邀请天下英雄,这使得仙统界的许多大人物都前来赴宴。

    而且,在这个时候,天雄关传出了不少的消息,特别是一些大人物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比如说,金变战神来了,明王佛也来了,真龙庭的紫龙女帝也来了,总之,一个又一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天雄关。

    “群英荟萃呀。”听到这些大人物都来了,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一次太尹喜差不多邀请了仙统界所有有份量的大人物。

    试想一下,这是何等的盛宴,当然,也只有太尹喜这样的存在才拥有这样的地位,也只有太尹喜才有这个情面能请得动这么多的大人物。

    “听说,五行山来人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雄关开始流传着这样的一个小道消息。

    “什么,五行山来人了?”听到这个消息,不管是多么有份量的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

    “真的假的,五行山的人,很久没有人露过脸了。”一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就算是长存不朽,都坐不住,沉不住气问道。

    “听说是真的,五行山的确来人了,十分了不得的人!”有消息灵通之人,十分确定地说道。

    “太尹喜,了不得呀,竟然把五行山的人请来了。”知道这样的消息之后,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当然,能参加这样的这次盛会的人,那更是以之为傲。

    “能见一见五行山的人,这也算是一大机缘。”甚至有真帝都不由为之动容。

    “是呀,机会难得,既然太尹喜能把五行山的人请来,那一定是有大事了。”有大人物不由为之动容。

    “太尹喜不愧是出身于五行山的人,竟然把五行山的人请来了。”不少人知道这样的消息,也不由为之惊叹。

    五行山,很久没有弟子出现过了,但是,今日太尹喜竟然把五行山的人请来了,那的确是十分了不得。

    现在太尹喜把五行山的人请来了,这也的的确确是从侧面证实了一点,太尹喜的确是出身于五行山的人。

    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传言说,太尹喜是出身于五行山,当然,并不是五行山的嫡系弟子,只不过是一个山外弟子。

    尽管是如此,那都已经十分了不得的了,因为五行山千百万年以来所招收的山外弟子是屈指可数。

    太尹喜能成为五行山的山外弟子,那已经是天赋无双,得到了五行山的承认了。

    虽然,后来太尹喜去了光明圣院,他也很少向别人炫耀自己是五行山山外弟子的身份,也正是因为如此,也有人曾经怀疑过,太尹喜是不是真的出身于五行山。

    现在,太尹喜竟然把五行山的人都请来了,那就是意味着太尹喜的的确确是出身于五行山了。

    否则,试问一下,仙统界,有几个人能请得动五行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