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深层次空间之中,仙棺随波逐流,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空间,迷失在那空间的漩涡之中,至于李七夜,已是杳无踪影。

    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一旦李七夜没办法从天书中走出来,一旦他的道心不够坚定,那必将会从此成为了一个亘古的符文。

    可以说,李七夜这样的做法是十分危险的,他本是只需要坐于起源旁边悟道便可,但是,他却偏偏化作了一个符文,成为了本书的一部分。

    当然,大黑牛他们也不知道有这么危险的事情已经在悄然发生,只不过,就算是大黑牛他们知道,也无可奈何,也帮不了什么忙。

    就算大黑牛再强大了,他能进入深层次空间,能把仙棺从空间的乱流漩涡之中拖出来了,但是,进入了天书之中的李七夜,大黑牛也无法去救出来。

    时光没有日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光芒闪烁的仙空慢慢地有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一开始模糊不清,这个影子如同风中残烛一样,身影明灭不定,时不时闪动了一下,似乎只需要有一阵微风轻轻地吹拂过来,这个影子就会熄灭了一样。

    但是,慢慢地,那怕是在这空间乱流之中,这个身影依然那么的坚定,从模糊慢慢地变得那么的清晰起来。

    没错,是李七夜,李七夜终于在天书中出来了,从本源中出来了。

    他曾经在起源之中化作了符文,在那里欢腾,在那里没有时光岁月,或许他已经在那里是欢腾了千百万年了。

    当李七夜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在深层次空间随波逐流的仙棺也稳定下来了,它停留在李七夜的身旁,再也没有移动了。

    如果有至尊能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一定会被惊吓得一身冷汗,不管是多么强大的无上至尊,他们都难于做到这一点。

    这不仅仅是追溯时光那么简单,而且还化作了起源的一部分,这需要强大无匹的道心,唯有坚定不动的道心,才能真正的追溯而上,才能在化作起源一部分之后,还能安然回来。

    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举世之间,不论是怎么样的始祖,只怕都难于做得到。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彻底的归来了,他就静静地坐在仙棺旁,好像从始至终,他就没有动一下。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双眼一张开,在这一刻他的身影动了一下。

    “嗡”的一声响起,随着李七夜身影一动,无数的空间都摇晃了一下,随着,听到“啵”的一声响起,空间被打开,李七夜拖着仙棺瞬间又从深层次空间返回。

    室内的一切都没有变,时光在这一刻也在流淌着,似乎,李七夜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似乎从始至终,他都停留在这室内一样。

    “新的纪元,新的天书,就以这为纲目吧。”李七夜缓缓地抚摸了一下晶莹如钻石的仙棺,不由淡淡地说道。

    毫无疑问,此时李七夜已经掌握了天书的奥妙了,而且,这一次他化作为天书的一部分,他对于天书有着更加深层次的掌握,可以说,天书已经成为了他本身的一部分了。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犹如进入了沉睡一样。

    听到了“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身上缓缓地散发出了光芒,一缕缕的光芒虽然不是那么的璀璨夺目,不是那么的耀眼无双,但是,每一缕光芒是那么的真实,犹如化作了实质一样,一缕缕的光芒就好像是晶刺一样,每一缕光芒又好像是由时光所化作而成。

    与此同时,仙棺也共鸣起来,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晶莹无比的仙棺之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符文,这一个个的符文浮现在仙棺的表面。

    要知道,仙棺看去,就是无数的空间,似乎有亿万空间被封存在里面一样,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但是,在这个时候,仙棺之中竟然浮现出了符文,这一个个符文十分的古老,没错,这正是来自于起源的符文,这就是《时书》的本源。

    但是,在这一刻所有古老的符文都浮出现来了,十分的活泼,就好像是一条条鲤鱼一样,在这个时候全部都浮出了水面。

    “嗡、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随着李七夜身上的光芒越来越明亮,只见李七夜胸膛之前出现了一个大道的漩涡。

    在这“嗡、嗡、嗡”的声音中,一个个符文好像是鲤鱼出水一样,一一地跃了出来,跃出了水面,跃出来之后,环绕着李七夜游动起来。

    在这个时候,十分神奇的一幕出来了,无数亘古的符文就像鲤鱼一样环绕着李七夜游动,而且越转越快。

    “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李七夜的大道交织在了一起,随着时光瞬间绽放,只见一个个亘古无比的符文在这刹那之间谱写出了无上篇章。

    在这“轰”的一声巨响之中,这样的无上篇章一下子融入了李七夜的大道之中,化作了李七夜身体的一部分。

    在这一刻,李七夜全身是道纹流转,他的整个身体好像是被人弹墨一样,看起来十分的奇怪,只不过,这些道纹是晶莹的,并不是墨黑色。

    最终,听到“砰”的一声响起,那化作无上篇章的符文又一下子被封入了仙棺之内,这无上篇章浮现了一下之后,然后沉入了仙棺之中,消失不见,又回归于本源。

    “天书成。”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张开了双眼,淡淡地说道。

    在这室内,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只不过,没有人发现而已,因为整个室内的空间被李七夜封印了。

    而且,世间没有人知道,一切都慢慢地拉开了序幕,一个全新的纪元已经萌芽生长了,只要时机成熟,它必将会取代旧的纪元,一个又一个的全新时代必将会来临。

    毫无疑问,新的天书,已经开始了,李七夜把天书翻开了全新的一页,它不再是《时书》。

    随之,李七夜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开始潜修,锤炼大道。

    在李七夜闭关修练之时,天雄关反而越闹起来,整个天雄关并没有因为骄横商行的拍卖会结束之后而冷淡起来。

    因为天雄关守太尹喜邀请天下英雄,这使得仙统界的许多大人物都前来赴宴。

    而且,在这个时候,天雄关传出了不少的消息,特别是一些大人物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比如说,金变战神来了,明王佛也来了,真龙庭的紫龙女帝也来了,总之,一个又一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天雄关。

    “群英荟萃呀。”听到这些大人物都来了,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一次太尹喜差不多邀请了仙统界所有有份量的大人物。

    试想一下,这是何等的盛宴,当然,也只有太尹喜这样的存在才拥有这样的地位,也只有太尹喜才有这个情面能请得动这么多的大人物。

    “听说,五行山来人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天雄关开始流传着这样的一个小道消息。

    “什么,五行山来人了?”听到这个消息,不管是多么有份量的人,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

    “真的假的,五行山的人,很久没有人露过脸了。”一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就算是长存不朽,都坐不住,沉不住气问道。

    “听说是真的,五行山的确来人了,十分了不得的人!”有消息灵通之人,十分确定地说道。

    “太尹喜,了不得呀,竟然把五行山的人请来了。”知道这样的消息之后,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当然,能参加这样的这次盛会的人,那更是以之为傲。

    “能见一见五行山的人,这也算是一大机缘。”甚至有真帝都不由为之动容。

    “是呀,机会难得,既然太尹喜能把五行山的人请来,那一定是有大事了。”有大人物不由为之动容。

    “太尹喜不愧是出身于五行山的人,竟然把五行山的人请来了。”不少人知道这样的消息,也不由为之惊叹。

    五行山,很久没有弟子出现过了,但是,今日太尹喜竟然把五行山的人请来了,那的确是十分了不得。

    现在太尹喜把五行山的人请来了,这也的的确确是从侧面证实了一点,太尹喜的确是出身于五行山的人。

    早在很久以前,就有传言说,太尹喜是出身于五行山,当然,并不是五行山的嫡系弟子,只不过是一个山外弟子。

    尽管是如此,那都已经十分了不得的了,因为五行山千百万年以来所招收的山外弟子是屈指可数。

    太尹喜能成为五行山的山外弟子,那已经是天赋无双,得到了五行山的承认了。

    虽然,后来太尹喜去了光明圣院,他也很少向别人炫耀自己是五行山山外弟子的身份,也正是因为如此,也有人曾经怀疑过,太尹喜是不是真的出身于五行山。

    现在,太尹喜竟然把五行山的人都请来了,那就是意味着太尹喜的的确确是出身于五行山了。

    否则,试问一下,仙统界,有几个人能请得动五行山?

第3035章时书    在那银河星辰之中,一个女子沉睡在那里,这个女子身影若隐若现,似乎在某个刹那之间,她会突然之间消失一样。

    但是,她又犹如是被固定在那里一样,因为她的上空有天雷闪电高悬,这样的天雷闪电不是一般的天雷闪电,它是来自于天罚,苍天之威,一旦落下,诸天神灵都会灰飞烟灭。

    毫无疑问,这个沉睡于星辰银河的女子,她已经被天罚锁定,似乎,不论她是逃遁到哪里,都会被天罚击中。

    但是,在这时光长河之中,天罚却未能击落,在无数的星辰银河所包裹之下,使得天罚无法跨越雷池半步。

    再仔细看看,这无数的星辰银河,似乎又不是真正的星辰银河,它是千万时光所聚集而成,似乎,这是一个又一个时代的时间凝聚成了一颗又一颗的星辰,汇聚成银河,隔断了千百万年的时空,如此一来,这才使得高悬于女子上空的天罚久久降落不下来。

    就在某一天,这样的天罚能降落下来了,但是,天罚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时光,它的威力已经是远远被削弱了。

    李七夜的目光在这个女子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只不过,这个女子已经陷入了深度的沉睡,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最终,李七夜移开了目光,依然追溯时光而上,在亿万年的时光长河之中,跨越溯源而上,往时光尽头飞驰而去。

    试想一下,跨越亿万年,一个又一个纪元在流逝,通往那亘古无比的年代,那里是万物之初,天地法则之初。

    这是多么漫长、多么遥远的旅程,随便一个纪元的跨越,就足可以让任何生灵灰飞烟灭,在这亿万年的跨越中,不论你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你都难于承受时光的流逝,不论多么无敌的道法,不论是多么强大的肉身,在这样的时光飞逝之下,都会被磨灭掉。

    在这样的时光追溯之中,唯有一颗坚定无比的道心才不会被磨灭,也唯有一颗绝世无双的道心,才能如此在流淌的时光之中保持着那一颗初心,向起源出发。

    在这时光追溯之中,李七夜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身影,一个又一个不为人知的存在,在这样的一个又一个身影的背后,在一个又一个不为人知的存在阴影之下,都曾经发生过惊天动地的事情,这些事情足可以编写出一部又一部的传奇神话。

    最终,李七夜道心不灭,溯源于无上,抵于起源。

    “轰、轰、轰”在那里,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大道如瀑布一样倾泻而下,无尽的符文在这里奔流不息,亘古的气息,在这里浓郁得无法化开。

    在这里,光芒闪烁,这里就是时间的起源,一切岁月的开端,从这里开始,时间才开始流淌着,世间万界的所有时光,都是从这里流淌出来的。

    抵达了这里之后,坐于仙棺之前的李七夜已经是全身湿透了,在这个时候,他比经历了千百万场战争还要疲倦。

    这是一起跨越亿万年的时光之旅,唯有道心无上的人才能做得到,换作其他人,还未追溯到源头之时,便已经灰飞烟灭了。

    在那时光源头,大道轰鸣不止,只见一个个古老无比的符文在那里欢快的奔腾着,每一个符文都是晶莹剔透,每一个符文都散发出纯粹无比的光芒,每一个符文就是时光的本源,似乎,世间万界的光芒,都是由它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

    在这一个个晶莹符文欢腾之时,一切都是那么的详和,而且在这里没有时光岁月,似乎一切都如同停止了一样,千百万年也只不过是在瞬间,瞬间,也只不过是千百万年而已。

    在这样的世界里,一切都可以变得慢了下来,一切都可以不那么的急促,一切都变得那么的闲庭信步。

    李七夜坐于这样的源头之旁,看着一个个古老符文的欢腾,看着它们如同精灵一样欢呼,在这里,一切都显得岁月那么的安祥,那么的从容,一切都是那么的优雅。

    如果有足够强大的存在坐在这里的话,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他们会震惊无比,当然,能参悟眼前这一幕奥妙的人,那是真正的无上至尊。

    “翻开一页的时候了。”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李七夜笑了笑,安详从容,一切都变得那么的不着急,一切都变得那么的优雅,似乎,坐在这里,你可以拥有了一切,你可以拥有了无限的可能。

    时书,眼前的符文就是九大天书之一——时书。

    当然,时书是在九界时的称法,也是十三洲的称法,它是这个纪元所衍化出来的奥妙所在,所以,才会被称之为时书。

    事实上,九大天书,它们本无名,它们本源就是大道之妙,乃是由无数的本源符文所化作而成。

    只不过,在后世,所参悟之人决定了它们是以怎么样的方式出现在世间而已。

    比如说,在九界、在十三洲,在那个时代,有至高无上的存在曾经把旧的天书翻开了一页,衍化成了全新的奥妙。

    从此之后,九界、十三洲就是有了《命书》、《空书》、《道书》……这九大天书了。

    在那其他的纪元,在其他的时代,又比如三仙界,它所衍化的天书,并不像九界那样称之为《命书》、《空书》,它们在三仙界又有着独一二无二的名字。

    至于九界、十三洲,是谁翻开了九大天书,这就不得而知了,但,这可以想象,这必定是九界、十三洲极为亘古的存在,只有这样的存在,才能重新翻开九大天书。

    在那遥远的时代,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经让人忘记了。就如三仙界一般,是谁翻开了九大天书呢,这个秘密不得而知,而且,和九界、十三洲不一样的是,九大天书传承下来并不多,似乎又有人刻意去隐藏九大天书一般

    这副仙棺,就是天书,只不过,在此时它以仙棺的形式出现而已,它的本源就是一部天书。

    这件事说来也奇怪,时书,曾在九界出现过,但是,作为九大天书,它却又出现在了三仙界,这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或许,有人把时书的功法传下了九界、十三洲;也有可能是时书曾经流落到了九界、十三界,后来,它又被人带回去了;又或许《时书》本身是穿越了时光长河,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总之,这一切都有可能,这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惊天大事。

    不过,对于这一切,李七夜并不在意,《时书》到了他的手中,也是该翻开全新一页的时候了,当他的纪元来临之时,其他的天书,不需要他亲自去翻开这全新的一页,那以,九大天书,都必将会以全新的奥妙出现在世间,它将会衍化出全新大道。

    此时,李七夜停于本源之旁,观看着那一个又一个的符文在欢腾,在跳跃着,在这个时候,时间如同停止了一样,那怕李七夜在这里停留了千百万年了,停留了无数岁月了,但是,外面所流淌的时间,那也只不过是瞬间而已。

    所以,李七夜在这里特别的安宁,因为在这里,他拥有着足够的时光,他在这里可以参悟上千百万年,参悟上无数的岁月,而在现实世界,他的时间都不会流淌,就算有所流淌,那只不过是弹指之间而已。

    静静地坐在那里,没有时光,没有岁月,一切都安祥,一切都犹如静止,慢慢地,李七夜的身体也慢慢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体也变得晶莹起来,变得透时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千百万年,或者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李七夜已经消失不见了,留在那里的,那是一个古老无比的符文。

    没错,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变成了时光的一个亘古符文,他化作了时光起尖的一部分,在这个时候,化作符文的李七夜,也一下子跃入了其中,与所有的古老符文在这个起源之中欢腾起来。

    在这眨眼之间,你再也没有办法分得清哪一个是李七夜所化的符文,当李七夜化作符文,与这些亘古的符文在一起欢腾的时候,他已经化作了天书的一部分了,你再也没有办法去分得清楚了。

    所以,在这无数的亘古符文之中,你想找到李七夜,那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李七夜他自己从里面走出来,否则的话,他就将永远地成为天书的一部分。

    在源头之处,李七夜化作了符文,而在仙棺之前,李七夜的身影也慢慢地变成了透明,随着身体越来越透明,他慢慢地也开始消失了。

    到了最后,李七夜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如同凭空消失了一样,只剩下了仙棺在深层空间随波逐流着。

    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如果李七夜道心不够坚定,那将会彻底消失,这不仅仅是因为仙棺已经在深层次空间随流逐流,而且,他也会迷失在起源之中,永远都出不出,永远都成为天书的一部分,永远都成为了一个古老的符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