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管大黑牛如何的不满,李七夜不去理会他,就让柳燕白做他的徒弟,继续他的传承。

    虽然大黑牛不满牢骚抱怨,但是,此时,李七夜敲了这件事情,他的抗议,他的牢骚都无济于事。

    “你就行拜师之礼吧。”在大黑牛唠叨不满的时候,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柳燕白不由愕了愕,一时之间,看着李七夜,也看着大黑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柳燕白还是涉世未深,面对这突然发生的事情,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妹子,这是万载难逢的时机。”白金宁见柳燕白发呆,忙是提醒她,并教她向大黑牛行弟子之礼。

    虽然大黑牛对于这样的事情抱怨着,但是,当一旦敲定之后,他也认了,受了柳燕白的大礼之后,就嘿嘿地笑着说道:“好,好,好,好丫头,就好好修练,总有一天,你会天下无敌的,老树柳有整个光明圣院有什么了不起,嘿,等我徒弟天下无敌之后,就是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压得光明圣院喘不过气来。”

    柳燕白还是有些懵然,毕竟她入世未深,更不知道拜大黑牛为师意味着什么。

    但是,白金宁却知道,她都不由有些羡慕。那怕她不知道大黑牛具体的来历,但是,能跟随在李七夜身边的这等存在,能简单吗?那绝对是傲视八荒的存在。

    “嘿,大圣人,这丫头我也收下了,本帅牛一定让她横扫八荒,举世无敌的。”大黑牛嘿嘿地笑了一下,瞅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你这个大圣人,是不是也给我徒儿一份见面礼?”?“来,来,来,徒儿,快向大圣人行大礼,大圣人乃是万古无敌,亘古无双的存在,以后行走天下,你就报大圣人的名号,就说有大圣人罩着你,这将会让你通行九天十地……”大黑牛当然不会错过勒索李七夜一番的机会,立即教柳燕白向李七夜行大礼。

    柳燕白都还没有完全搞明白这里面好处的时候,就懵懵懂懂地向李七夜行大礼了。

    李七夜笑了笑,把从骄横商行拍买下来的那件素衣取了出来,这件素衣乃是那位与玄嚣一同飞升上来仙女所遗留下来的,十分的奥妙。

    “这件宝衣,其中有奥妙,能否真正参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李七夜把素衣送给了柳燕白。

    柳燕白拿着这件素衣,愕了愕,也不知道这是好坏。

    “好东西,这是好东西,徒儿,以后就穿它了。”比起其他的强者来,大黑牛的老眼不知道毒辣多少,他当然明白这东西是好东西了。

    “嘿,不过,大圣人,我徒弟,也是你一手推荐的,以后可是关乎到你老人家的名声,你也不能太吝啬,单是这么一件素衣,只怕是不足够呀。”大黑牛人心不足,蛇吞象,还想狠狠地榨李七夜一番,让李七夜大出血。

    当然,所谓的大出血,那只不过是夸大之辞而已,大黑牛心里面很清楚,就凭李七夜的底蕴,送上一二件宝物,那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事情。

    李七夜笑笑,取出一件,这是一只黄金手掌,这只黄金手掌光荒灿烂,整只手掌就像是黄金所铸造的一样,整只黄金手掌看起来是十分的完美。

    如此一只粗大的黄金手掌,你很难想象它是真正的手掌,任何人看到这只黄金手掌,都只会想到这只不过是用黄金铸造的手掌。

    但是,当你仔细去感受着这只黄金手手掌的时候,你就会感受到,这一只黄金手掌似乎拥有着无敌的力量,就是这么一只黄金手掌,似乎它可以瞬间劈开天地,劈开世间的一切,在这样的一只黄金手掌之下,似乎无物可挡,无坚不摧一般。

    “此物,就送你了,或许,他日你能把它发扬光大。”李七夜把这只黄金手掌递给了柳燕白。

    这一只黄金手掌,乃是当日李七夜在洗罪城的边荒大地上所发现的,当时这只黄金手掌正死死地握住那只黑暗之眼呢。

    “收下,快收下。”一看到这只黄金手掌,大黑牛是什么人,他一看就知道这只黄金手掌是了不得了,那可是逆天无匹的东西。

    柳燕白也不懂得鉴赏这只黄金手掌,拿在手中,不由多看几眼,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么一只黄金手掌是那么的亲切,总让她觉得这么一只黄金手掌和她有着说不出来的熟悉感,亲切感,好像她自己和这只黄金手掌是一家人一样。

    “这手掌,了不得呀。”大黑牛看着这只黄金手掌,都不由流口水,当然,他还不至于与自己的徒弟抢夺宝物,然后他不由望着李七夜,嘿嘿地笑着说道:“大圣人,嘿,你这只黄金手掌是从哪里得来的,你不会是跨越时光,去把某个人的手臂给砍下来吧。”

    “跨越时光,谈何容易之事,就算有能力为之,也不可为,此乃是灭世之举,因果会加于己身。”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东西,真的是了不得。”大黑牛当然是识货了,说道:“举世之间,练出这么一只手来的人,只怕用五根手指都能算得出来,不对,用三根手指都能算得出来。这么一只手,嘿,就算是远荒圣人,也练不出来。”

    “啊——”就在这个时候,柳燕白被吓了一大跳,不由叫了一声,因为当她仔细去观看这只黄金手掌的时候,突然之间,这一只黄金手掌竟然动了一下,好像一下子是活人的手掌一样。

    这吓得柳燕白一松手,黄金手掌都一下子掉下去,幸好大黑牛眼尖,一下子接住了。

    “莫慌,莫慌,这是好事,这是好事。”大黑牛反而高兴,说道:“这说明,这是天大的缘份,这是别人一辈子都求之不得的缘份,你这个丫头,如此的纯血,只怕世间已经找不到了,十足十的凿石族呀。”

    当大黑牛把黄金手掌再递给柳燕白的时候,柳燕白都有些惊悸,毕竟,这么一只手掌,突然像活了一样,像活人的手一般动了起来,这的确是让人有点毛骨悚然。

    “莫怕,这样的奇缘,多少人求之不得,你能得之,那是得天独厚。”大黑牛安慰地说道。

    说来也奇怪,这么一只黄金手掌在大黑牛手中,它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白金宁看着也不由惊奇,一开始看到这只黄金手掌的时候,她还以为这只手掌是用仙金所铸造的,现在她才真正明白,这只黄金手掌,并不是用什么材料铸造而成的。

    这是一只真正的手掌,不是宝物,也不是奇珍,或许,这样的一只手掌,是从某位个人的手臂上砍下来的。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才会明白,为什么大黑牛会说李七夜是跨越时光,从某人身上砍下这么一只手掌来,原来,这是真正的手掌,是某个人的手掌。

    柳燕白惊疑未定,接下了这只手掌,不过,此时此刻,这一只手掌已经不会动了。

    “你过来。”李七夜向柳燕白招了招手,柳燕白走到了李七夜身边。

    李七夜握着这只黄金手掌,然后另一只手握住了柳燕白的手掌,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之间,柳燕白的手掌被璀璨无比的光芒所包裹住了,好像是亿万星辰、一个银河包裹住了柳燕白的手掌一样。

    与此同时,李七夜的手掌演化万道,听到“嗡”的一声响起,一个金光闪烁的大道烙印被李七夜从黄金手掌之中提炼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黄金手掌竟然如同液化一样,在眨眼之间,它化作了如黄金液一般的存在。

    “啵”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李七夜把炼出来的烙印瞬间烙入了柳燕白的眉心。

    当这样的大道烙印烙入了柳燕白的眉心瞬间,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柳燕白的一双手臂之上浮现了一条条的道纹,每一条道纹都散发出了亘古朴实的气息,似乎,这样的气息犹如在远古无比的时代传递过来的一样。

    在这道纹交错的时候,柳燕白的一双手臂好像是打开了一个神藏海洋一样,在这神藏之中,隐藏着无双的奥妙,似乎每一道奥妙都可以劈八方,开天地。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把黄金手掌所化作的黄金液体浇灌入了柳燕白的手臂之中。

    这样的黄金液体一下子灌入自己的手掌,这把柳燕白吓了一大跳,但是,随之她发现,一点痛疼感都没有,反而,当这黄金液体浇入手掌的时候,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自己手掌好一下子拥有了无穷的力量一样。

    似乎,她手掌以前就拥有着这样的力量,只不过是一直被锁住而已。

    当这黄金液体注入之后,似乎这样的一道枷锁被打开了,就在这刹那之间,她才感觉,这才是真正自己的手掌,自己的手掌在这一刻彻底地苏醒过来了。

    “了不得,了不得,这的确是了不得呀。”看着这样的一幕,大黑牛都不由惊叹一声。

    ps:春节快要到了,祝回家的同学们一路顺丰,个个都能买到票。

第3032章送,送,送    “多谢公子。”尽管李七夜是这样说,但是,女拍卖师依然向李七夜再鞠身,顿首。

    七位老者合闭上了宝箱之后,他们再一次向李七夜鞠身,顿首,然后无声无息地退下了,他们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如同哑巴一样。

    尽管是如此,依然可以看得出来,他们骄横商行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

    “好东西,可惜了。”看着七位老者退下之后,大黑牛不由摇了摇头,不由感慨地说道:“如此好的东西,应该抢过来才对。”

    当然,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女拍卖师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

    “好了,银货两讫,该走了。”李七夜笑了一下,拍了拍手掌,笑着说道。

    女拍卖师向李七夜顿首,说道:“公子,我们骄横商行诸老让我转告公子,骄横商行,愿为公子效劳,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一声。”

    “你们商行,倒是手笔不小。”李七夜不由笑了笑,看了一眼女拍卖师,淡淡地笑着说道:“看来,你地位不低嘛。”

    “小女子只是略有成就。”女拍卖师说道:“公子若是有需要阿兰的地方,一声吩咐便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也好。”李七夜笑笑,看了女拍卖师一眼,说道:“你们少主呢?”

    “这个,这个,我们少主不在此地。”女拍卖师神态顿了一下,然后忙是说道。

    “是不在此地,还是不敢见我?”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这让女拍卖师神态尴尬,但,李七夜也再没有追问。

    “走吧。”李七夜走身,收了诸宝,便离开。

    女拍卖师亲自为李七夜他们送行,一直送到门外很远这才止步。

    李七夜他们离开了拍卖行之后,回到了白金宁的住处,虽然白金宁这住处不小,但是,现在又多挤进了一个人和一头大黑牛,显得有点拥挤。

    回到住处之后,李七夜取出了《石兰经》,看了一眼,然后递给了白金宁,说道:“黑炭牛虽然喜欢胡说八道,不过,他有些话说得也蛮准的,你祖上的确是与佛有缘,佛之血统,在这边荒大地,没有什么道统的说法,这本《石兰经》倒蛮好的,适合你,特别你有这样的佛缘,他日说不准能有所大成。”

    “给,给我——”白金宁大吃一惊,毕竟,这本《石兰经》的价值吓死人,连明王佛都想得之,更何况,李七夜以天价拍下来的。

    “拿去吧,此经我看过,便了然于胸,现在对于我而言,只不过是一本经书而已。”李七夜随手把《石兰经》扔给了白金宁。

    白金宁拿着手中的《石兰经》的时候,不由呆了呆,一时之间,都反应不过来。

    “铛——”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拔出了始祖之剑,此剑出鞘,剑气浩然,剑圣之威,依然犹存,在这样的始祖之威下,白金宁根本就站不住,不由得战战兢兢。

    “拿去吧。”始祖之剑归鞘,李七夜随手就扔给了白金宁。

    “我——”这一下子瞬间把白金宁给震住了,不由骇然,这可是始祖之剑呀,这是她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要知道,这样的始祖之剑,不要说是他,多少大教的圣子、皇主都没资格拥有,更别说她这样的小兵了。

    “我,我,我不能收。”此时白金宁都不由双手颤抖,双手都握不住这长剑。

    这实在是太吓人了,这样的一把始祖之剑,她哪里有资格拥有,她做梦都不敢去做,现在李七夜竟然把始祖之剑赐给了自己,这真的把她吓住了。

    “拿去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也用不上,剑是不错,但,在我手中,只怕磕不了几下,就断了,材料不怎么样。”

    李七夜虽然是风轻云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这是白金宁一辈子最为感动的话,这样轻描淡写的话,让她永铭一辈子,一辈子都牢牢地记住这句话。

    “我的命,就是公子的,公子若有需要,随时拿去!”白金宁跪在地上,一次又一次地磕头,今日,可以说是李七夜赐了她一切,赐给了她全新的人生。

    李七夜坦然地受了白金宁的大礼,然后看着凿石族的少女,凿石族少女低着头,一句话都未说,也不敢去看大家。

    李七夜看了看她,轻轻地叹息一声,然后取出了她的碟渡。

    “蓬——”的一声,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手中窜起了道火,一下子碟渡被燃烧起来,眨眼之间,碟渡被烧成了灰。

    “你可以走了。”李七夜轻轻地吹散了被烧的碟渡,徐徐地说道。

    这个时候,凿石族的少女才起头来,呆呆地看着李七夜,她一时之间也反应不过来,被拍卖之时,她都已经接受自己的命运了。

    “你自由了。”见凿石族少女呆呆地站着,白金宁轻轻地说道:“公子赦免你了,从此之后,你就是自由之身,想去哪里都行了。”?在边荒大地,买卖奴隶,白金宁是见多了,如果运气好的人,还能遇到一个好主人,如果遇到一个坏主人,那就残不忍睹了,将会迎来悲惨的命运。

    在白金宁看来,凿石族少女遇到了李七夜这样仁慈的主人,无疑是她一生的福气,要知道,她可是李七夜以天价买下来的,李七夜却烧掉了她的碟渡,赐她自由之身,如此大恩,无疑是她再生父母。

    凿石族少女抬头看着李七夜,神态间有些迷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所措,就好像是失去了方向的雏鸟。

    “快感谢公子,然后就赶紧回家吧。”白金宁也是好心,提醒凿石族少女,说道。

    “家——”凿石族少女呆了呆,回过神来,她摇了摇头,说道:“我,我不知道家在哪里?”说着,眼中有了水雾。

    她的声音很糯软,听起来让人觉得酥酥的,再加上她那异域风情,那是迷人无比。

    “你家人呢?”白金宁看着她,不由问道。

    “没,没家人。”凿石族的少女呆了呆,然后轻轻地说道:“爸妈都已经不在了,我,我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白金宁也怔了一下,和凿石族少女交谈了几句,这才慢慢对凿石族少女的情况有所了解。

    原来凿石族少女一家遁避于世,久住深山,与世隔绝,不与外人往来。

    这也能想象的事情,凿石族快要绝迹了,如果让人知道有纯血凿石族,只所命运也如少女一样,会被人抓来卖了。

    凿石族少女与父母一同生活,但是,随着父母一一老去之后,只剩下她一个人,孤单单的,孤身一人。

    后来凿石族少女她想出来看看,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没有想到,才刚出来,便被人抓走了,随即被送到了商行。

    听到凿石族少女这样的经历,白金宁也不由有些感慨,这样的事情,在边荒大地也常有发生。

    “凿石族,当年多么兴盛的种族呀,独霸一个时代。”大黑牛也不由有些感慨,说道。

    “你叫什么?”李七夜看着凿石族少女,徐徐地说道。

    “燕白,柳燕白。”凿石族少女抬头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后又低下了螓首,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看了看柳燕白,然后又看了看大黑牛,淡淡地笑了一下。

    “大圣人,你这笑容,好诡异。”被李七夜这么一个眼神看过来,大黑牛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是吗?”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那么,从今天起,这个姑娘,就交给你了,她资质很好,以后就你负责教教她。”

    “我靠,不是吧,我可不要,我可不想带个拖油瓶。”大黑牛吓了一大跳,立即想逃走。

    “行,你不教也可以,把她带到圣山,交给老树妖,就说我让他教个好徒弟。”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相信,他一定能教出一个绝世无双的徒弟的,会比你教得好。”

    “呸,呸,呸,哼,老树妖筑道的确是有一套,哼,论教徒弟,那就不一定了,我大黑牛是何等的神圣。”大黑牛立即不由跳了起来,说道:“我家的修练大法,乃是绝世无双,亘古无敌,哼,哼,老树妖那点光明之法,不够看。”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就特别的不满意了,跳了起来,说道:“哼,哼,你去问问老树妖,我们家的修练之术,乃是亘古无比的时代传下来的,哼,他见过我们家的修练之法之后,都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被说不如老树妖,这让大黑牛就一下子不满意了,跳了起来,特别的反对。

    “那既然你们家的修练之术天下无双,那就由你来教她,就这样说定了。”大黑牛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打断了他的话,淡淡地说道。

    “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大黑牛呆了一下,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跳进了李七夜的坑里面。

    “不用多说,就这样说定了。”李七夜一下子敲定。

    “奶奶个熊,大圣人,你在坑我呀。”大黑牛被气得吐血,不由跳了起来,大叫不满,向李七夜抗议。

    Ps:鸿天何在?阴鸦到底多强?骄横如今在何处?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这一切的答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