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大黑牛这样的话,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的确会,他幸好跑得快,不然,说不定是倾家荡产。”

    “大圣人,你这话完全是抹黑本帅牛。”大黑牛不由叫屈地说道:“本帅牛乃是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可谓是正刚不阿,正气浩然……”

    对于大黑牛的自吹自擂,李七夜只不过是笑了一下而已。

    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走了过来,圣霜真帝不仅仅是美貌无双,圣洁无上,当她走过来的时候,神圣的气息都能一下子感染人,在场还未离开的许多修士都纷纷向圣霜真帝稽首。

    “李公子。”圣霜真帝走过来之后,向李七夜顿首,向大黑牛问候,说道:“前辈,又见面了。”

    大黑牛只是耸了耸肩膀而已,虽然他对光明圣院是不待见,但也没有刁难圣霜真帝。

    “当日在边野相遇,是圣霜一叶障叶,不知道公子之高绝,净闹出了笑话。”圣霜真帝笑笑,她的笑容是那么有感染力,甚至让人为由为之迷醉。

    圣霜真帝的笑容似乎是那么的出凡脱俗,给人一种超凡绝世之感,可谓是十分的惊艳。

    圣霜真帝所说,当正他们当日第一次相见之时,圣霜真帝正是为李七夜介绍了洗罪院。

    李七夜也并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洗罪院蛮好的,能在那里呆呆,也是能涨见识。”

    圣霜真帝再顿首,感慨,虔诚,说道:“光明圣院以公子为荣,愿他日公子能回光明圣院看看。”

    李七夜含笑点头,圣霜真帝这才飘然而去。

    “光明圣院有个好传人。”看到圣霜真帝飘然而去,大黑牛不由感慨,说道:“远荒圣人的衣钵那是绵续不断。”

    “是而似。”李七夜笑了笑,未多深谈。

    “世人,又有谁知道呢。”大黑牛嘿嘿地一笑,说道:“总之,他就是一个大好人,一个绝世的圣人,光明普照,普渡众生,除此之外,后世之人,知道个屁呀。”

    李七夜含笑不语,后世之人,所知道的往往只不过是表象而已,千百万年以来,多少真识的奥妙,多少背后的真相,湮没于时间长河之中。

    拍卖会结束之后,骄横商行与李七夜交割了宝物的手续。

    在骄横商行的贵宾室内,女拍卖师把李七夜所拍卖下来的宝物一下送上来,玄嚣仙女的衣裳、石兰经、始祖之剑都一一摆放在了李七夜面前。

    “公子,放你过目清点。”女拍卖师依然是妩媚动人,一双秀目秋水盈盈,入骨酥人。

    此时,凿石族的少女被送到了李七夜面前,这个少女低着螓首,沉默不语。

    “公了,这是姑娘的牒渡。”女拍卖师手托着宝盒,送至于李七夜面前。

    所谓的牒渡,实就是封禁少女的宝牒,只需要有牒渡在手,不需要任何手段,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这个少女。

    李七夜看了一眼,笑笑,在这个时候,最后一件宝物,也就是仙棺,都摆放在了李七夜的面前了。

    李七夜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仙棺,点头,说道:“的确是好东西。”说毕,把拍卖的真石都一一结算了。

    结算完真石之后,在此时门外走进七个老者来,这七位老者都黑衣笼罩着全身,看不清楚他们的面目,他们无声无息,走进来的时候,犹同幽灵一样。

    这七位老者突然出现,把白金宁都吓了一跳,随之,白金宁不由为之一窒息。

    因为这七位老者实力十分的可怕,虽然说,这七位老者都收敛了气息,没有骇人的声威,也没有滔天的气势,但是,当他们如同幽灵一样出现在室内之时,顿时让人不由为之一窒息。

    白金宁在这刹那之间就感觉好像有着一只无形之手一下子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一样,不仅仅是无法呼吸,甚至连动弹都动弹不得。

    毫无疑问,这七位老人的实力恐怖绝伦,可以轻而易举碾压她,只怕不朽真神在他们的面前,都会瞬间被碾压。

    这七位老者中,有一位老者处于中间,其他的六位老者以拱护着他的姿态。

    但是,这六位老者不是保护这位老者,而是保护这位老者手上的一个宝箱,这个老者双手捧着宝箱,似乎牢固无比,手掌如同生根一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更加不可能从他的手上抢走这个宝箱。

    这七位老者出现之后,女拍卖师也向他们稽首,毫无疑问,这七位老者在骄横商行有着极高的地位。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目光落在了中央那位老者双手所捧着的宝箱之上,而大黑牛也是目光落在其上。

    看这七位老者那郑重的神态,任谁都知道,这宝箱中的东西,那是十分的逆天,或者是十分的珍贵。

    这七位老者走进来的之后,没有一个人吭声,他们就像幽灵一样,只不过人,他们向李七夜鞠身顿首,神态也显得恭敬,并无敷衍。

    “传言可是真的。”看着中央这位老者双手所拱着的宝箱,大黑牛不由双目亮了一下,嘿嘿地说道:“这就是你们骄横商行的根呀。”

    此时女拍卖师也神态恭敬郑重,她也不敢轻易出言。

    “把这宝箱抢了,就是把你们骄横商行端了。”大黑牛用蹄子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嘿嘿地笑了一下,那模样,十分的不良。

    当然,七位老者悄然无声,似乎没有听见大黑牛的话一样。

    这七位老者站在这里,让人为之窒息,白金宁根本就是说不出话来,但是,大黑牛没当作一回事。

    此时,一位老者打开了宝箱,听到“喀嚓”的一声响起,宝箱打开,在“嗡”的一声中,只见宝箱散发出了一缕缕的仙光。

    这一缕缕的仙光十分的晶莹,似乎它们就是从仙界中折射出来的,在这一缕缕的仙光露出来之时,洒落了点点的光粒,落在地上,光斑点点,似乎大地化作了无垠星空一样,这样的一幕十分的瑰丽,十分的奇妙,看到这样的一幕,白金宁已经呆住了。

    虽然看不清宝箱之中是何物,但是,在仙光之中,好像有一个世界沉浮一样,似乎那里有一个通往仙界的门户。

    那怕是没看到宝箱之内的东西,看到这样的一幕,就已经让人怦然心动了,管中窥豹,只见一斑,那都已经让人怦然心动,那试想一下,这宝箱中的东西,那是何等的惊天。

    在这个时候,宝箱之中散发出一缕缕气息,这一缕缕气息虽然十分微弱,但是,这微弱的气息之中,白金宁却感觉得到,似乎,这是古老而混沌的气息,似乎,这气息是来自于天地开创之初,犹如比世间一切都要古老。

    “请公子为我们指引一条明路。”此时女拍卖师向李七夜深深鞠身,顿首,神态十分的恭敬。

    此时,七位老者也是恭敬地向李七夜顿首,他们也一样是恭敬。

    “谈不上指引一条明路。”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交易而已,一场买卖,既然是买卖,我总会实现诺言的。”

    说着,李七夜站了起来,走到宝箱之前。

    这就是李七夜给骄横商行报的价,这个报价就是买下了仙棺。

    在拍卖会的时候,天下人都想知道李七夜究竟报出了什么样的价,竟然能超越了金光上师的一诺,毕竟,在所有人看来,始祖一诺,那都已经是无价了。

    但是,最终骄横商行还是选择李七夜的报价,当然,这是让所有人不明白的,世间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超越始祖的一诺呢?

    对于李七夜的报价,骄横商行深藏而不谈,这不仅仅是因为李七夜没有把自己的报价宣布出来,同时,骄横商行自己也不想让人知道得太多。

    李七夜看着宝箱中的东西,看着那沉浮的仙光,不由笑了笑,说道:“骄横,的确是惊艳万古,做一个商人,太浪费了,不过,也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建出这种千百万年屹立不到的商行,了不得,了不得。这样的天之骄子,注定是别人比不了的。”

    骄横,这正是骄横商行的始祖,这个被后世之人称之为奸商的人,创建的骄横商行,却是信用无双,值得三仙界的任何人去信任,这还真是一种奇妙的事情。

    最后,李七夜道衍奥妙,出手烙印在了宝箱之内。

    听到“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大道章序烙印于宝箱之内,这让人好像是看到了袅袅青烟。

    不知道为什么,当李七夜出手的时候,白金宁感觉在这刹那之间,好像整个世界被李七夜留下了烙印一样,在这刹那之间,她都感觉自己被烙在了那里一样,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但是,她又说不出什么玄机来。

    最终,李七夜收手,看着自己的杰作,淡淡地一笑。

    “大世之下,一切好说,末世来临,谁能逃得一劫,都不好说,我所能给你们的,也就是一个指示而已了,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第3030章拍卖会落幕    “是不是搞错了?”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回过神来,说道。

    女拍卖师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这位贵宾,请您放心,我们骄横商行千百万年以来都是童叟无欺,不会自砸招牌,我们的金字招牌是得所有客人千百万年以来的认可。压轴宝物的选择,乃是经我们骄横商行诸老谨慎商议之后,才作出的决定,绝对不会有任何错误。”

    女拍卖师这一席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沉默了一下。

    女拍卖师这话的的确确没错,千百万年以来,骄横商行举行过多少的拍卖,做过了多少的生意,可以说,骄横商行的招牌那是老字号的金字招牌,信用是扛扛得,没得挑衅。

    试想一下,连一些人甚至敢把始祖之兵寄放在骄横商行拍卖,这样的信用是何等的值得人去信赖。

    而且,千百万年以来,不要说是普通的修士强者,就是真帝、始祖,曾经与骄横商行做过买卖的人,那是何其之多。

    可以说,在买卖上,骄横商行的信用一直都是过硬的,一直深受所有人的信赖。

    现在骄横商行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件压轴宝物自砸招牌,毕竟,骄横商行拍出去的宝物多去了,也不差这么一件压轴宝物。

    “那,那李十亿究竟出了什么价格呢?”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在场的不少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有人忍不住问道。

    既然骄横商行选择了李七夜所出的价格,那必定是有其道理,这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都为之好奇了,李七夜究竟是报出了怎么样的价格,竟然让骄横商行选择了他。

    “是呀,这是什么样的价格?”一时之间,不少人都出声询问。

    溪皇所出的价格,那已经足够诱满诱惑了,始祖一诺,还有什么比它更有价值的?还有什么比它更高价格的,但是,骄横商行却未选择始祖一诺,而是选择了李七夜。

    这让所有人都奇怪,还有什么样的价格,能超过始祖一诺呢?一时之间,大家都想不出来,。究竟是怎么样的价格能超过始祖一诺的。

    “正如李公子所说的那样,这样的价格,不为世人所能知。”女拍卖师含笑,徐徐地说道:“但是,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李公子所出的价格,那是绝世无双,只怕再也没有人能出得起这个价格。”

    听到女拍卖师这样的话,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这话听起来口气很大很大,但是,仔细想想,也是有道理,如果这不是绝世无双的价格,骄横商行只怕也不会选择李七夜,毕竟,始祖一诺,那都已经绝无伦比了。

    当然,在心里面,所有人都很想知道,李七夜究竟出了什么样绝世无双的价格,竟然能让骄横商行选择了他,而不选择始祖一诺。

    当然,骄横商行有为客人保密的义务,骄横商行不愿意透露,大家都不能再说什么。

    只不过,一时之间,所有人心里面都好奇,望向李七夜的眼神中,都怪怪的。

    所有人都觉得,李七夜这实在是太逆天了,出得价格竟然压住了金光上师,这是多么富豪的存在,这样的底蕴,简直就是深不可测,这样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此时此刻,尊皇真帝他们望向李七夜的眼神,都不由变了,毕竟,始祖这样的价格,不是谁都能出得起的,就算是他们,也一样出不起,那怕他们背后的实力强大无匹了,但是,在价格上与金光上师争锋,那是没办法做到的。

    现在李七夜却做到了,这怎么不让人感到震惊呢,他们都很想知道,李七夜这究竟是何来历。

    “李道友实是世外高人。”在这个时候,溪皇那悦耳而动听的声音传来,说道:“他日有暇,还望李道友能来仙铜山坐坐,我们夫妻倒履相迎。”

    听到溪皇向李七夜提出了邀请,不少人面面相觑,也有不少人听到这话之后,心里面暗赞一声,始祖之妻,就是与众不同,绝世不凡。

    那怕彼此有过竞争,溪皇都依然豁达以待,依然未把这事往心里面去,依然是热情好客。

    如此绝世无双的女人,这多么的让人羡慕,这也让人为之感慨,得此之妻,夫复何求?

    同时,这也让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能得到金光上师夫妻相迎,能得到溪皇相邀,这样的待遇,举世之间,没有几个人能拥有这样的荣幸的。

    一时之间,在大家都感慨溪皇宽阔胸襟之时,大家又不由纷纷望向李七夜。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有时间,会去走走的。”

    “我静候佳音。”溪皇声音悦耳,随之便悄然无声,片刻之后,站于门口的侍女也离开了。

    “感谢诸位前来参加五年一度的拍卖大会,拍卖大会能圆满结束,诸位都是功不可没。”此时女拍卖师向在场的所有客人致谢。

    骄横商行五年一度的拍卖大会也终于落下了帷幕了,可以说是圆满结束,十分成功地收官。

    可以说,在这一场拍卖会上,正是因为有了李七夜和唐奔这样的土豪,让骄横商行赚得满盆满钵,这一场拍卖会的收益,远远地超过了骄横商行自己的估计。

    当然,在拍卖会结束之后,这样的一场拍卖会,也让众多的修士强者尽兴而去。

    在这样的一场绝世无双的拍卖会上,终于让所有的修士强者亲眼目睹了那些无敌真帝、长存不朽的绝世风采,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今日全部都见到了。

    同时,也让所有人平时根本看不到的宝物奇珍,今日都纷纷见到了,可谓是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与此同时,这也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土豪的世界,让大家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与唐奔这样的富二代相比起来,那怕他们是大教掌门,都感觉自己是个穷人,十分的贫穷。

    但是,与李十亿这样的疯子一比,连唐奔这样的富二代都要自称是穷人,而他们这些大教掌门、世家族长,连做穷人的资格都没有。

    在这个时候,就让他们不由感慨了,土豪的世界,他们无法想象,他们手头上的这么一点钱,那只能是求个温饱而已。

    尽管在这样的一场拍卖会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拍买到宝物,但是,对于他们来说,那已经是满载而归了,他们回去之后,完全可以向自己身边的人或者向自己的晚辈吹嘘一下,自己在拍卖会上,曾经见到了多么了不起的真帝,见到了多么绝世无双的宝物,也曾经见到了那一掷十亿的李十亿……

    在散场之时,一些本是可以走贵宾通道的人却走了下来,向李七夜告别。

    “李道兄,他日有空,来我们这边坐坐。”在这个时候,皇尊真帝向李七夜走过来,顿首,淡定自在,满脸笑容。

    此时,李七夜所坐的位置,只不过是普通席而已,但是,连皇尊真帝都亲自下来,这让旁边一些还没有散场的修士强者看着都十分羡慕,他们想晋见真帝的资格都没有,现在皇尊真帝却亲自来向李七夜邀请。

    “嘿,去你们高阳楼吗?”李七夜还没有开口,旁边的大黑牛就嘿嘿地笑着说道:“我听说,你们高阳楼有几件好东西,我们正想去琢磨琢磨。”

    皇尊真帝顿首,含笑,说道:“高阳楼倒不是我的,我只是在高阳楼旁边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还望李道兄与牛大人赐脸。”

    “有机会,会去的。”李七夜仅是笑了笑而已。

    皇尊真帝再顿首,就飘然而去了,依然是那知的闲定自在。

    “嘿,嘿,嘿,大哥,你好,小弟有礼了。”此时,唐奔这个富二代也跑了过来,向李七夜攀亲戚,十分热情的模样。

    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瞥了他一眼,淡淡地一笑,说道:“然后呢?”?“大哥之富有,小弟自叹不如,不如大哥我们结拜为兄弟,让我们用金钱横扫整个仙统界,那也一定是所向无敌,我们会成为仙统界最富有的人。”唐奔这个富二代立即笑嘻嘻地说道。

    “没兴趣。”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结盟也不成问题,唐小子,把你所有的家产都交出来,我为大圣人替你好好打理保管。”大黑牛怪叫一声,一双牛铃大眼盯着唐奔。

    “这个,这个……”唐奔这个富二代被吓了一大跳,被大黑牛一盯上,他都一下子没安全感了。

    虽然唐奔这个富二代是特别的败家,但是,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也能看得出来的,一看大黑牛那样的眼神,他就知道这头大黑牛不仅是不靠谱,而且绝对没有什么好主意。

    “怎么,对本大帅牛有意见吗?”大黑牛立即一个眼神瞪了过去。

    “这个。”唐奔干笑了一声,说道:“这位牛爷,我刚才把钱花得七七八八了,等我再去筹点钱,再去筹点钱。”说完,他是落荒而逃。

    “奶奶个熊,不就是口袋里有两分钱吗?我会抢你的不成?”见唐奔落荒而逃,大黑牛特别不满意。

    Ps:鸿天何在?阴鸦到底多强?骄横如今在何处?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这一切的答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