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不是搞错了?”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回过神来,说道。

    女拍卖师神态郑重,徐徐地说道:“这位贵宾,请您放心,我们骄横商行千百万年以来都是童叟无欺,不会自砸招牌,我们的金字招牌是得所有客人千百万年以来的认可。压轴宝物的选择,乃是经我们骄横商行诸老谨慎商议之后,才作出的决定,绝对不会有任何错误。”

    女拍卖师这一席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沉默了一下。

    女拍卖师这话的的确确没错,千百万年以来,骄横商行举行过多少的拍卖,做过了多少的生意,可以说,骄横商行的招牌那是老字号的金字招牌,信用是扛扛得,没得挑衅。

    试想一下,连一些人甚至敢把始祖之兵寄放在骄横商行拍卖,这样的信用是何等的值得人去信赖。

    而且,千百万年以来,不要说是普通的修士强者,就是真帝、始祖,曾经与骄横商行做过买卖的人,那是何其之多。

    可以说,在买卖上,骄横商行的信用一直都是过硬的,一直深受所有人的信赖。

    现在骄横商行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件压轴宝物自砸招牌,毕竟,骄横商行拍出去的宝物多去了,也不差这么一件压轴宝物。

    “那,那李十亿究竟出了什么价格呢?”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在场的不少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最后有人忍不住问道。

    既然骄横商行选择了李七夜所出的价格,那必定是有其道理,这一下子就让所有人都为之好奇了,李七夜究竟是报出了怎么样的价格,竟然让骄横商行选择了他。

    “是呀,这是什么样的价格?”一时之间,不少人都出声询问。

    溪皇所出的价格,那已经足够诱满诱惑了,始祖一诺,还有什么比它更有价值的?还有什么比它更高价格的,但是,骄横商行却未选择始祖一诺,而是选择了李七夜。

    这让所有人都奇怪,还有什么样的价格,能超过始祖一诺呢?一时之间,大家都想不出来,。究竟是怎么样的价格能超过始祖一诺的。

    “正如李公子所说的那样,这样的价格,不为世人所能知。”女拍卖师含笑,徐徐地说道:“但是,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李公子所出的价格,那是绝世无双,只怕再也没有人能出得起这个价格。”

    听到女拍卖师这样的话,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这话听起来口气很大很大,但是,仔细想想,也是有道理,如果这不是绝世无双的价格,骄横商行只怕也不会选择李七夜,毕竟,始祖一诺,那都已经绝无伦比了。

    当然,在心里面,所有人都很想知道,李七夜究竟出了什么样绝世无双的价格,竟然能让骄横商行选择了他,而不选择始祖一诺。

    当然,骄横商行有为客人保密的义务,骄横商行不愿意透露,大家都不能再说什么。

    只不过,一时之间,所有人心里面都好奇,望向李七夜的眼神中,都怪怪的。

    所有人都觉得,李七夜这实在是太逆天了,出得价格竟然压住了金光上师,这是多么富豪的存在,这样的底蕴,简直就是深不可测,这样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此时此刻,尊皇真帝他们望向李七夜的眼神,都不由变了,毕竟,始祖这样的价格,不是谁都能出得起的,就算是他们,也一样出不起,那怕他们背后的实力强大无匹了,但是,在价格上与金光上师争锋,那是没办法做到的。

    现在李七夜却做到了,这怎么不让人感到震惊呢,他们都很想知道,李七夜这究竟是何来历。

    “李道友实是世外高人。”在这个时候,溪皇那悦耳而动听的声音传来,说道:“他日有暇,还望李道友能来仙铜山坐坐,我们夫妻倒履相迎。”

    听到溪皇向李七夜提出了邀请,不少人面面相觑,也有不少人听到这话之后,心里面暗赞一声,始祖之妻,就是与众不同,绝世不凡。

    那怕彼此有过竞争,溪皇都依然豁达以待,依然未把这事往心里面去,依然是热情好客。

    如此绝世无双的女人,这多么的让人羡慕,这也让人为之感慨,得此之妻,夫复何求?

    同时,这也让不少人心里面为之一震,能得到金光上师夫妻相迎,能得到溪皇相邀,这样的待遇,举世之间,没有几个人能拥有这样的荣幸的。

    一时之间,在大家都感慨溪皇宽阔胸襟之时,大家又不由纷纷望向李七夜。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有时间,会去走走的。”

    “我静候佳音。”溪皇声音悦耳,随之便悄然无声,片刻之后,站于门口的侍女也离开了。

    “感谢诸位前来参加五年一度的拍卖大会,拍卖大会能圆满结束,诸位都是功不可没。”此时女拍卖师向在场的所有客人致谢。

    骄横商行五年一度的拍卖大会也终于落下了帷幕了,可以说是圆满结束,十分成功地收官。

    可以说,在这一场拍卖会上,正是因为有了李七夜和唐奔这样的土豪,让骄横商行赚得满盆满钵,这一场拍卖会的收益,远远地超过了骄横商行自己的估计。

    当然,在拍卖会结束之后,这样的一场拍卖会,也让众多的修士强者尽兴而去。

    在这样的一场绝世无双的拍卖会上,终于让所有的修士强者亲眼目睹了那些无敌真帝、长存不朽的绝世风采,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人物,今日全部都见到了。

    同时,也让所有人平时根本看不到的宝物奇珍,今日都纷纷见到了,可谓是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与此同时,这也让他们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土豪的世界,让大家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与唐奔这样的富二代相比起来,那怕他们是大教掌门,都感觉自己是个穷人,十分的贫穷。

    但是,与李十亿这样的疯子一比,连唐奔这样的富二代都要自称是穷人,而他们这些大教掌门、世家族长,连做穷人的资格都没有。

    在这个时候,就让他们不由感慨了,土豪的世界,他们无法想象,他们手头上的这么一点钱,那只能是求个温饱而已。

    尽管在这样的一场拍卖会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拍买到宝物,但是,对于他们来说,那已经是满载而归了,他们回去之后,完全可以向自己身边的人或者向自己的晚辈吹嘘一下,自己在拍卖会上,曾经见到了多么了不起的真帝,见到了多么绝世无双的宝物,也曾经见到了那一掷十亿的李十亿……

    在散场之时,一些本是可以走贵宾通道的人却走了下来,向李七夜告别。

    “李道兄,他日有空,来我们这边坐坐。”在这个时候,皇尊真帝向李七夜走过来,顿首,淡定自在,满脸笑容。

    此时,李七夜所坐的位置,只不过是普通席而已,但是,连皇尊真帝都亲自下来,这让旁边一些还没有散场的修士强者看着都十分羡慕,他们想晋见真帝的资格都没有,现在皇尊真帝却亲自来向李七夜邀请。

    “嘿,去你们高阳楼吗?”李七夜还没有开口,旁边的大黑牛就嘿嘿地笑着说道:“我听说,你们高阳楼有几件好东西,我们正想去琢磨琢磨。”

    皇尊真帝顿首,含笑,说道:“高阳楼倒不是我的,我只是在高阳楼旁边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还望李道兄与牛大人赐脸。”

    “有机会,会去的。”李七夜仅是笑了笑而已。

    皇尊真帝再顿首,就飘然而去了,依然是那知的闲定自在。

    “嘿,嘿,嘿,大哥,你好,小弟有礼了。”此时,唐奔这个富二代也跑了过来,向李七夜攀亲戚,十分热情的模样。

    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瞥了他一眼,淡淡地一笑,说道:“然后呢?”?“大哥之富有,小弟自叹不如,不如大哥我们结拜为兄弟,让我们用金钱横扫整个仙统界,那也一定是所向无敌,我们会成为仙统界最富有的人。”唐奔这个富二代立即笑嘻嘻地说道。

    “没兴趣。”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结盟也不成问题,唐小子,把你所有的家产都交出来,我为大圣人替你好好打理保管。”大黑牛怪叫一声,一双牛铃大眼盯着唐奔。

    “这个,这个……”唐奔这个富二代被吓了一大跳,被大黑牛一盯上,他都一下子没安全感了。

    虽然唐奔这个富二代是特别的败家,但是,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也能看得出来的,一看大黑牛那样的眼神,他就知道这头大黑牛不仅是不靠谱,而且绝对没有什么好主意。

    “怎么,对本大帅牛有意见吗?”大黑牛立即一个眼神瞪了过去。

    “这个。”唐奔干笑了一声,说道:“这位牛爷,我刚才把钱花得七七八八了,等我再去筹点钱,再去筹点钱。”说完,他是落荒而逃。

    “奶奶个熊,不就是口袋里有两分钱吗?我会抢你的不成?”见唐奔落荒而逃,大黑牛特别不满意。

    Ps:鸿天何在?阴鸦到底多强?骄横如今在何处?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这一切的答案!

第3029章我要了    李七夜话一出,所有人都望着他,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这话口气太大了。

    “你要定了?凭什么要定了?”第一个不满的就是飞剑天骄了,冷笑地说道:“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得上始祖一诺,就算你再有钱,就算你出一百个亿,都比不上始祖一诺!”

    飞剑天骄当然对李七夜不满了,甚至可以说是怀恨于心,她最想要的始祖之剑,被李七夜抢走,而且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用充满铜臭味的金钱狠狠打脸了,她可是天之骄女,出身高贵无比,竟然被这种鄙俗之夫用最俗的手段打脸,她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更何况,一直以来,她都以自己姐夫金光上师为傲,她姐夫可是无敌始祖,举世无双,亘古第一,他的一诺,世间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与之相比,再多的钱,也买不到他姐夫的一诺。

    所以,现在李七夜一开口就说要定了这副仙棺,这当然让飞剑天骄不满了,凭他李七夜这种充满铜臭味的人,没资格和她姐夫相比。

    很多人望着李七夜的时候,也都觉得这是有些口气大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李七夜钱多到烧手,动不动就是十个亿,但是,在始祖一诺之前,再多的钱,似乎都算不了什么,对于很多人来说,再多的钱,也比不上始祖一诺。

    “这个疯子,能报出怎么样的价格呢?”有强者看着李七夜那神闲气定的模样,不由说道:“难道不成,他要报一百个亿不成?”

    “一百个亿,这数目的确是吓死人,始祖都不一定能一口气掏得出来,但是,在某些事情上,钱不一定好使。换作是我,我宁愿要始祖一诺。”另一位修士强者说道。

    “的确,一百个亿,的确是十分的吓人,对于庸俗之人来说,这钱的的确确是充满了诱惑,但是,对于有抱负的人来说,更多人只怕会选择始祖一诺吧。我个人认为,在一百个亿与始祖一诺之间,骄横商行会选择始祖一诺。”一位不朽真神也觉得是如此。

    特一位修士强大到一定地步之后,他们更需要的不是金钱,而是更大的提升空间,毫无疑问,始祖一诺,绝对是能给他们带来这样的无限可能。

    “不知李公子欲出怎么样的价格。”女拍卖师笑盈盈地看着李七夜。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李七夜,大家都等着李七夜报出一个惊天的价格。

    没有人会怀疑李七夜,毕竟这个疯子一出手,就是惊风云,动天地,随口就是十个亿的疯子,面对这样的压轴宝物,他一定会报出一个十分惊天动地的价格。

    大家就是想知道,这个疯子现在将会报出怎么样的一个惊天动地价格呢。

    “拿笔墨来。”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我报的这个价格,世人,不该知道。”?李七夜这话一出,在场的不少人都面面相觑,什么样的价格不应该让人知道呢,这听起来实在是有些离谱。

    女拍卖师也愕了一下,随之让人为李七夜送上纸笔。

    “哼,故弄玄虚,就算这样又如何,什么惊天的价格,什么不为世人所知的价格,都比不上始祖一诺。”见到这样的一幕,飞剑天骄冷哼一声。

    “我也不相信还有什么价格能比得上始祖一诺。”有一些强者也一样不看好李七夜,觉得不管李七夜报出怎么样的价格,都无法与金光上师的一诺相比。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把价格写上了,折好,递了上去。

    女拍卖师打开一看,神态一震,旋即,李七夜这一张纸条被送入后台。

    虽然没有人看清楚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但是,女拍卖师这样的神态,是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一清二楚的。

    一时之间,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好奇,李十亿究竟在纸条上写下怎么样的价格,竟然能让女拍卖师会有着这样的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已经有人在女拍卖师耳边低语,递给了她牒册。

    “诸位,压轴宝物,终于有了个结果了。”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脸色露出了盈盈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的妩媚,依然是那么勾人心魂。

    “是谁,是谁呀。”一听到这话,整个场面都有些沸腾,不少人都叫了起来,在这一刻,他们都想知道答案。

    “还用多说吗?肯定是溪皇了,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始祖一诺呀。”有大人物立即感慨地说道。

    “那也是,没有什么比得上始祖一诺了。”不少人都纷纷点头。

    “是不是溪皇呀?”有人大声地向台上的女拍卖师问道。

    “诸位,静一静。”女拍卖师忙是对众人说道:“这一次的拍卖大会,十分感谢所有贵宾的抬爱,感谢各位真帝、不朽的亲自到来,更是要感谢溪皇陛下,在百忙之中都来关注骄横商行的拍卖会,我们骄横商行向金光上师献上最真挚的问候……”?“那就是溪皇了。”听到女拍卖师的话,大家一下子都认为骄横商行最终是选择了溪皇所给出的价格。

    “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还有什么比得上始祖一诺呢,始祖一诺,这不是能用金钱可以估量的,更不是其他的东西可以相匹的。”听到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不意外,毕竟换作他们,都一样会选择始祖一诺。

    对于天下人来说,再多的钱,也买不了始祖一诺。

    “哼,再金钱,那也只不过是破铜烂铁而已,再高的天价,那也只不过是数字而已。”在这个时候,飞剑天骄也认为骄横商行选择了溪皇所开的价格,所以,她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刚才被李七夜用充满铜臭味的金钱打脸,让她认为是奇耻大辱,现在她姐姐赢了李七夜一狠,这也是狠狠地打了李七夜的脸,这让她心里面不知道舒畅多少。

    “再多钱,那也只不过是暴发户而已,焉有资格与始祖相比。”飞剑天骄冷笑一声,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在她眼中,此时李七夜也与蚁蝼没有什么区别,她冷冷地说道:“实力强大,才是王道,钱财,那只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只能是一时用之,余者皆不足为道。”

    “骄横商行这样的选择,那也是人之常情,谁都看得出来,金光上师必将是当世无敌,能得他一诺,这一世骄横商行必定是更加的昌盛繁荣。”大家都觉得,骄横商行这样的选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挑剔。

    “最终,钱还是行不通呀,再多的钱,都无法与始祖相比呀。”也有一些修士不由为之感慨。

    “你这不是废话吗?”旁边有同伴就立即笑着说道:“给你再多的钱,你能给我弄了同个始祖来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也是。”听到这样的话,大家都认同,不少人为之点头。

    “诸位,静一静,现在公布最后的得主。”女拍卖师说完了感言之后,提高了声音,一下子把在场所有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刚才不是已经公布了吗?”不少人一听到这话,不由呆了一下。

    “现在,由我正式公布,这一次压轴宝物,归李七夜李公子所有!”在所有人一愕之时,女拍卖师正式宣布,她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拍卖行。

    “什么——”一听到这样的宣布之时,所有人都一下子呆住了,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场面都如同停止了一样,所有人都愕在了那里。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合拢不上,这突然而来的答案,就好像巨锤一样,一下子把所有人锤昏在了那里,让所有人都呆住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在刚才女拍卖师致谢之时,特别郑重地向金光上师致谢的时候,所有人都理所当然认为,骄横商行最后是选择了金光上师,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这一场拍卖会的压轴宝物必定将会是归金光上师所有了。

    但是,就在所有人认为归金光上师所有之时,女拍卖师却突然来了这样的一个神转折,竟然是把宝物归了李七夜,这怎么不把在场的所有人给震住了呢。

    特别是飞剑天骄,作为半步长存的她,都一下子呆在了那里,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都合拢不上来。

    在刚才,她都已经确定是她姐姐必定拿下了这件压轴宝物了,所以,她才会嘲笑李七夜一番,现在没有想到,突然这么一个神转折,竟然李七夜才是真正的得主,一下子就闹出了这么一出的笑话。

    而且,这样的结果,也是狠狠地抽了飞剑天骄的耳光,这样无形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脸上,这一下子就让她颜脸是荡然无存。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好像被定住了一样,久久回不过神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女拍卖师也不由为之苦笑了一下,刚才她只是先致谢所有客人而已,没有想到,竟然有那么多人自以为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