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话一出,所有人都望着他,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这话口气太大了。

    “你要定了?凭什么要定了?”第一个不满的就是飞剑天骄了,冷笑地说道:“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得上始祖一诺,就算你再有钱,就算你出一百个亿,都比不上始祖一诺!”

    飞剑天骄当然对李七夜不满了,甚至可以说是怀恨于心,她最想要的始祖之剑,被李七夜抢走,而且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李七夜用充满铜臭味的金钱狠狠打脸了,她可是天之骄女,出身高贵无比,竟然被这种鄙俗之夫用最俗的手段打脸,她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更何况,一直以来,她都以自己姐夫金光上师为傲,她姐夫可是无敌始祖,举世无双,亘古第一,他的一诺,世间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与之相比,再多的钱,也买不到他姐夫的一诺。

    所以,现在李七夜一开口就说要定了这副仙棺,这当然让飞剑天骄不满了,凭他李七夜这种充满铜臭味的人,没资格和她姐夫相比。

    很多人望着李七夜的时候,也都觉得这是有些口气大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李七夜钱多到烧手,动不动就是十个亿,但是,在始祖一诺之前,再多的钱,似乎都算不了什么,对于很多人来说,再多的钱,也比不上始祖一诺。

    “这个疯子,能报出怎么样的价格呢?”有强者看着李七夜那神闲气定的模样,不由说道:“难道不成,他要报一百个亿不成?”

    “一百个亿,这数目的确是吓死人,始祖都不一定能一口气掏得出来,但是,在某些事情上,钱不一定好使。换作是我,我宁愿要始祖一诺。”另一位修士强者说道。

    “的确,一百个亿,的确是十分的吓人,对于庸俗之人来说,这钱的的确确是充满了诱惑,但是,对于有抱负的人来说,更多人只怕会选择始祖一诺吧。我个人认为,在一百个亿与始祖一诺之间,骄横商行会选择始祖一诺。”一位不朽真神也觉得是如此。

    特一位修士强大到一定地步之后,他们更需要的不是金钱,而是更大的提升空间,毫无疑问,始祖一诺,绝对是能给他们带来这样的无限可能。

    “不知李公子欲出怎么样的价格。”女拍卖师笑盈盈地看着李七夜。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李七夜,大家都等着李七夜报出一个惊天的价格。

    没有人会怀疑李七夜,毕竟这个疯子一出手,就是惊风云,动天地,随口就是十个亿的疯子,面对这样的压轴宝物,他一定会报出一个十分惊天动地的价格。

    大家就是想知道,这个疯子现在将会报出怎么样的一个惊天动地价格呢。

    “拿笔墨来。”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我报的这个价格,世人,不该知道。”?李七夜这话一出,在场的不少人都面面相觑,什么样的价格不应该让人知道呢,这听起来实在是有些离谱。

    女拍卖师也愕了一下,随之让人为李七夜送上纸笔。

    “哼,故弄玄虚,就算这样又如何,什么惊天的价格,什么不为世人所知的价格,都比不上始祖一诺。”见到这样的一幕,飞剑天骄冷哼一声。

    “我也不相信还有什么价格能比得上始祖一诺。”有一些强者也一样不看好李七夜,觉得不管李七夜报出怎么样的价格,都无法与金光上师的一诺相比。

    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已经把价格写上了,折好,递了上去。

    女拍卖师打开一看,神态一震,旋即,李七夜这一张纸条被送入后台。

    虽然没有人看清楚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但是,女拍卖师这样的神态,是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一清二楚的。

    一时之间,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好奇,李十亿究竟在纸条上写下怎么样的价格,竟然能让女拍卖师会有着这样的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已经有人在女拍卖师耳边低语,递给了她牒册。

    “诸位,压轴宝物,终于有了个结果了。”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脸色露出了盈盈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的妩媚,依然是那么勾人心魂。

    “是谁,是谁呀。”一听到这话,整个场面都有些沸腾,不少人都叫了起来,在这一刻,他们都想知道答案。

    “还用多说吗?肯定是溪皇了,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始祖一诺呀。”有大人物立即感慨地说道。

    “那也是,没有什么比得上始祖一诺了。”不少人都纷纷点头。

    “是不是溪皇呀?”有人大声地向台上的女拍卖师问道。

    “诸位,静一静。”女拍卖师忙是对众人说道:“这一次的拍卖大会,十分感谢所有贵宾的抬爱,感谢各位真帝、不朽的亲自到来,更是要感谢溪皇陛下,在百忙之中都来关注骄横商行的拍卖会,我们骄横商行向金光上师献上最真挚的问候……”?“那就是溪皇了。”听到女拍卖师的话,大家一下子都认为骄横商行最终是选择了溪皇所给出的价格。

    “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还有什么比得上始祖一诺呢,始祖一诺,这不是能用金钱可以估量的,更不是其他的东西可以相匹的。”听到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不意外,毕竟换作他们,都一样会选择始祖一诺。

    对于天下人来说,再多的钱,也买不了始祖一诺。

    “哼,再金钱,那也只不过是破铜烂铁而已,再高的天价,那也只不过是数字而已。”在这个时候,飞剑天骄也认为骄横商行选择了溪皇所开的价格,所以,她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刚才被李七夜用充满铜臭味的金钱打脸,让她认为是奇耻大辱,现在她姐姐赢了李七夜一狠,这也是狠狠地打了李七夜的脸,这让她心里面不知道舒畅多少。

    “再多钱,那也只不过是暴发户而已,焉有资格与始祖相比。”飞剑天骄冷笑一声,不屑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在她眼中,此时李七夜也与蚁蝼没有什么区别,她冷冷地说道:“实力强大,才是王道,钱财,那只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只能是一时用之,余者皆不足为道。”

    “骄横商行这样的选择,那也是人之常情,谁都看得出来,金光上师必将是当世无敌,能得他一诺,这一世骄横商行必定是更加的昌盛繁荣。”大家都觉得,骄横商行这样的选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挑剔。

    “最终,钱还是行不通呀,再多的钱,都无法与始祖相比呀。”也有一些修士不由为之感慨。

    “你这不是废话吗?”旁边有同伴就立即笑着说道:“给你再多的钱,你能给我弄了同个始祖来吗?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也是。”听到这样的话,大家都认同,不少人为之点头。

    “诸位,静一静,现在公布最后的得主。”女拍卖师说完了感言之后,提高了声音,一下子把在场所有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刚才不是已经公布了吗?”不少人一听到这话,不由呆了一下。

    “现在,由我正式公布,这一次压轴宝物,归李七夜李公子所有!”在所有人一愕之时,女拍卖师正式宣布,她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拍卖行。

    “什么——”一听到这样的宣布之时,所有人都一下子呆住了,在这刹那之间,整个场面都如同停止了一样,所有人都愕在了那里。

    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合拢不上,这突然而来的答案,就好像巨锤一样,一下子把所有人锤昏在了那里,让所有人都呆住了,久久回不过神来。

    在刚才女拍卖师致谢之时,特别郑重地向金光上师致谢的时候,所有人都理所当然认为,骄横商行最后是选择了金光上师,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这一场拍卖会的压轴宝物必定将会是归金光上师所有了。

    但是,就在所有人认为归金光上师所有之时,女拍卖师却突然来了这样的一个神转折,竟然是把宝物归了李七夜,这怎么不把在场的所有人给震住了呢。

    特别是飞剑天骄,作为半步长存的她,都一下子呆在了那里,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都合拢不上来。

    在刚才,她都已经确定是她姐姐必定拿下了这件压轴宝物了,所以,她才会嘲笑李七夜一番,现在没有想到,突然这么一个神转折,竟然李七夜才是真正的得主,一下子就闹出了这么一出的笑话。

    而且,这样的结果,也是狠狠地抽了飞剑天骄的耳光,这样无形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脸上,这一下子就让她颜脸是荡然无存。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好像被定住了一样,久久回不过神来。

    看到这样的一幕,女拍卖师也不由为之苦笑了一下,刚才她只是先致谢所有客人而已,没有想到,竟然有那么多人自以为是。

第3028章始祖一诺    明王佛、楞枷寺这样的报价,那已经是让在场的人暗暗吃惊了,一时之间,不少人都望着女拍卖师,都等着女拍卖师的回复了。

    不过,女拍卖师并没有回复,只是含笑,很客气是应答,登记在案。

    “我北院,有始祖炼造的光明大世图一卷、普渡众生舟一叶、洗罪钵一件,愿换此棺。”在这个时候,圣霜真帝报出了价格。

    当然,她不是代表着一个人独自报价,而是代表着整个北院报价。

    “远荒圣人的遗宝。”听到圣霜真帝这样的报价,在场的人都不由心里面一震。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望向了圣霜真帝,甚至有人直流口水,毫无疑问,圣霜真帝所报的价,那都是充满了诱惑。

    “光明大世图、普渡众生舟,洗罪钵,这,这都是远荒圣人亲手祭炼的呀。”听到圣霜真帝的报价,有大人物都大吃一惊。

    “这三件宝物,了不得,传言说,远荒圣人为炼光明大世图,曾行走三仙界,此图绘有整个三仙界。还有传言说,若是灾难来临,乘普渡众生舟,可逃出生天。洗罪钵,那是无上圣钵,大罪之人,洗之,可归圣。”有一位不朽真神听到这三件宝物之后,都不由暗暗吃惊,抽了一口冷气。

    “这三件东西,太珍贵了。”不少大人物听到这样的报价,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要知道,这三件东西都是出自于远荒圣人之手,远荒圣人,十大始祖之一,何等的惊艳。

    现在圣霜真帝报出了这三件宝物,毫无疑问,这是凌盖于明王佛之上了,北院是超越了楞枷寺。

    虽然明王佛没有表态,也没有露脸,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不由脸色一变,他们也知道,他们楞枷寺的风头一下子被北院盖住了。

    但是,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句话都不敢吭,毕竟,圣霜真帝是与明王佛平起平坐,而他们只不过是沙弥而已,地位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

    “高阳楼,为你们骄横商行留一个名额,这个名额,永久有效。”在这个时候,皇尊真帝也开口,徐徐地说道。

    “高阳楼的一个名额。”这话一落下,所有人都望向了皇尊真帝。

    高阳楼,神秘莫测,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高阳楼究竟有多强大,千百万年以来,真正能进入高阳楼的人寥寥无几,不要说是真帝了,就算是始祖,也不一定能加入高阳楼。

    虽然大家都不知道加入高阳楼有什么好处,但是,曾经有一些始祖都想加入高阳楼,至于真帝,那就更加不用说了,千百万年以来,多少真帝想在高阳楼中添个位置,但都未能成功。

    最好的例子就是天雄关的关守太尹喜了,太尹喜正是得到了高阳楼的相助,这才坐稳了今天的位置,这可以想象高阳楼有多大的影响力了。

    “高阳楼的名额呀。”此时,连在场的一些真帝、长存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达到了他们这样高度的人都知道,加入高阳楼,是一个极佳的机会,能让他们走得更远。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望女拍卖师,女拍卖师向皇尊真帝鞠了鞠身,说道:“多谢陛下的厚爱,我们骄横商行一定会郑重考虑陛下的建议。”

    一时之间,该报价的都已经报价了,整个场面都显得寂静,因为没报价,而且有资格报价的,那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在潜意识之下,此时很多人都纷纷抬头,向天空上望去,那正是溪皇所在的古殿,虽然溪皇真身未临,仅是镜像,但,那也是代表着金光上师的无上权威。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家都等待着溪皇报价。

    因为在这一场拍卖会中,除了始祖之剑溪皇曾报价之外,其他的宝物,溪皇都没有报价。

    这让大家都明白,始祖之剑报价,那只不过是溪皇助飞剑天骄一臂之力,而溪皇这一次参加这场拍卖会,就是冲着这具仙棺而来,她必定会报价。

    一时之间,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大家都想知道金光上师能报出怎么样惊天的价格,金光上师,他可是一尊至高无上的始祖,若是他报价,那必是惊天。

    事实上,虽然很多人已经报价了,但心里面依然没底,因为溪皇没有报价。

    大家心里面都明白,如果金光上师对这副仙棺志在必得的话,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与金光上师竞争。

    不论是财富,还是实力,又或者是各种资源,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与金光上师相比。

    “金光上师的一诺。”在所有人的等待之中,古殿之内,终于传来了溪皇的声音,声音一落下,化真言,掷地,永隽,一言千金。

    溪皇的话落下,地生金泉,异象惊人,这就是一诺之楔,若是骄横商行答应了,这一诺就是永远有效。

    “金光上师一诺!”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面为之一震,一下子让所有人都不由神飞起来,心里面有了种种的想法,一下子让人充满了无限的想象。

    金光上师的一个承诺,这是多么诱惑人的事情,要知道,金光上师,那可是无敌的始祖,试想一下,他的一个承诺是多么的无价,完全是让人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承诺所能带来的价值。

    可以说,金光上师的一个承诺,那是充满着无限可能,说不定他可以把你调教成真帝,也有可能让你一夜之间富可敌国,也可以说你威慑八方……

    总之,金光上师的一个承诺,那是魅力无穷,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始祖一诺!”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一时之间,不由为之失神了。

    不要说一般的修士强者了,就算是真帝,听到这样的话,也都不由为之心里面一震,始祖一诺,的的确确是充满了诱惑,就算是他们这样的真帝,也一样想得到始祖的一个承诺。

    “始祖一诺,可以福泽后代。”有一位大教的教主不由喃喃地说道,他做梦都想能得到始祖的一诺。

    “上师一诺,我们骄横商行感激。”女拍卖师也鞠身,态度恭敬。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们都没希望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明白,如果让他们自己选择,肯定是选择始祖一诺了,其他的宝物、财产虽然说很珍贵,但是,都不如始祖一诺。

    毕竟,始祖一诺,是充满着无限的可能。只要有这始祖一诺,这些宝物、资源都可以换来的。

    “看来,骄横商行是要答应金光上师了。”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由点头。

    在所有人都认为骄横商行要答应溪皇的时候,女拍卖师盈盈一笑,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她妩媚动人,含笑,说道:“李公子,可要报价?”

    女拍卖师此话一出,这让大家才想起李七夜,大家回过神来,都纷纷望向了李七夜。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七夜的身上。

    “还有李十亿。”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想到李七夜这个出手惊天的疯子。

    “你们骄横商行想要什么?”李七夜没有开口,而旁边的大黑牛就嘿嘿地笑着问道,他想探探骄横商行的口风。

    “我们骄横商行只能是视情况而定,这一次比较特殊。李公子呢?”女拍卖师含笑,再次望着李七夜。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成为了整个场面的焦点,所有人都想知道李七夜报价。

    “李十亿会报出怎么样的价格呢?”在此之前,已经有过经验,李十亿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所有人都被他打脸,这个疯子,根本就是没办法用常情来衡量。

    “金钱,只怕是派不上用场吧,再多的钱,能比得上始祖一诺吗?”有强者不由沉吟地说道。

    另一位真神也觉得有道理,说道:“虽然说,钱是万能,但是,有一些事情也不行的。再多的钱,也的确比不上始祖一诺。”

    “这也的确,始祖一诺,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不少人都纷纷点头。

    “那也不一定,要知道,骄横商行终究是做生意的人,谁知道李十亿会给出怎么样的一个天价,说不定真的是能打动骄横商行。”另一个大人物不由轻轻摇头。

    “我觉得不可能,到了这地步,骄横商行只怕不是谋钱,如果是,直接标价就是了。”有一位不朽真神徐徐地说道:“虽然说钱可以通神,但是,通不了始祖,你再多的钱,能堆出一个始祖来吗?我觉得,不可能。”

    “这的确,再多的钱,到了一定地步之后,那也只不过是身外之物而已。到了始祖这样的高度之后,钱已经使不通了,再多的钱也不行。”不少人都持这样的看法。

    在这个时候,连尊皇真帝他们这样的存在都不由看着李七夜,他们都有点沉不住气来,他们也想知道,李七夜将会给出怎么样惊天动地的价格。

    在所有人瞩目之下,李七夜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十分自在,说道:“报,怎么不报价呢,这副仙棺,我要了。”

    Ps:鸿天何在?阴鸦到底多强?骄横如今在何处?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这一切的答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