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我的魅力?”唐奔一听女拍卖师的话,立即双眼发亮,倚在仙棺旁,一扫自己的头发,摆出一个自认为帅到爆炸的模样,露出笑容,不,露出邪魅的笑容。

    “小姐姐,我的魅力一向来都不凡的。”唐奔向女拍卖师抛了一个媚眼,骚气十足,说道:“小姐姐,今晚要不要来我房间看看呢,最近我买了几件了不得的宝物,请小姐姐帮我鉴定鉴定。”

    “唐公子抬爱了。”女拍卖师轻轻地摇头,说道:“我能力浅薄,帮不上公子你什么忙。”

    “这怎么可能。”唐奔笑嘻嘻地说道:“小姐姐乃是骄横商行的首席拍卖师,慧眼无双,见过的宝物,那是比我吃我饭还要多,东西是好是坏,小姐姐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我这个人,就是爱宝物,各种宝物都是买买买,家里的宝物都堆成山了……”

    “……所以,特别需要小姐姐这样慧眼识英雄,不,慧眼识宝物的才女,如果有小姐姐帮我掌掌眼,把把关,我就不会被人坑了,就不会被人忽悠了,小姐姐觉得怎么样?”

    别人都在琢磨着仙棺的时候,唐奔这个富二代,竟然泡起妞来了,而且还当着天下人的面泡起妞来了。

    台上的真帝、长存都不由苦笑了一下,这样的富二代,还真是一个奇葩,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出身,偏偏就是那么有钱。

    至于台下的众人,不少人是面面相觑,也有人不由为之咋舌,在拍卖会上直接泡骄横商行的女拍卖师也就罢了,而且,还当着天下人的面,强行泡妞,这样的富二代,不仅是胆子够肥,神经也够大条,更重要的是,不要脸。

    “若唐公子担心被人以次充好,那唐公子可以来我们骄横商行,我们骄横商行,在三仙界各地都有分行,各种各样的宝物都有,绝对能满足唐公子的需求。”女拍卖师也是一个十分玲珑的人,说话是漏水不漏。

    “这么说来,我想要小姐姐,你们骄横商行也答应了。”唐奔还真的不要脸,说话够直接的。

    “这样的要求,不是小妹所能作主,唐公子应该问一问我们的掌柜他们。”女拍卖师不生气,含笑,徐徐地说道,回答也是可圈可点。

    “没事,到时候我一定会问问。”唐奔笑嘻嘻地说道:“不过嘛,晚上小姐姐有没有空呢,我正想向小姐姐请教一下鉴别宝物的经验,我最近买了一只龙角,三纹海龙,龙角不错,我觉得,也够年头,就是血统有点不怎么样的,所以,就想请小姐姐帮我鉴定监定。”

    “若是唐公子想要鉴定,可以送来我们骄横商行,我们一定会给唐公子一个满意的答复。”女拍卖师含笑地说道。

    “好,那一定,我到时候亲手送到小姐姐手中。”唐奔立即笑着说道。

    ………………………………

    大家都忙着琢磨仙棺,而唐奔却偏偏在那里撩女拍卖师,“要泡她”这三个字已经是赤裸裸地写在了唐奔的脸上了,这样的一幕,让大家看得都挺无语的,不少人都不由摇了摇头,这样的富二代,也的确是够了,的确是一个奇葩。

    “下流鄙俗。”见唐奔的所作所为,飞剑天骄不屑一顾。

    当然,对于飞剑天骄的话,唐奔当作没有听见,依然靠近女拍卖师,和女拍卖师套起近乎来。

    在诸位真帝、长存鉴定仙棺的时候,台下的大黑牛也盯着仙棺,过了好一会儿,他也不由说道:“这东西,了不得,一定是惊天之物。”

    “的确。”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一宝两物,好东西。”

    “里面是什么?死人,还是仙女?”大黑牛一听到这话,也不由双目发亮,忙是说道。

    “不急着知道。”李七夜笑了笑,目光深邃,闪动了一下,然后没有说什么。

    “嘿,看来,那一定是了不得的东西了。”大黑牛双目发亮,不由怂恿李七夜,说道:“大圣人,这样的好东西,那绝对不能错过,那一定要弄到手呀。”

    李七夜笑笑,没有说话,只是,双目中已经充满了淡淡的笑意了。

    在这个时候,拍卖台上的真帝、长存也都纷纷交换意见,毕竟,这样的压轴宝物,就算他们之间有着藏私,但也想知道大家的看法。

    “圣霜道友如何看呢?”皇尊真帝向圣霜真帝询问。

    圣霜真帝沉吟了一下,最后,徐徐地说道:“此物,乃是跨越时光与空间,若以我看,此物有可能与时光有关。是否来自于仙界,不敢说,若要让我来下定论,此物,该是在时光长河中流淌过。”

    “道友了不得的光明穿梭。”明王佛虽然没来,但,镜像在,他宣了一个佛号,说道:“此物,不可暴力开之,也无法用暴力开之,唯有参透其奥妙,才能打开。棺中,有物,是死是活,不得而知。”

    “正是,这棺中,有物,是活是死,的确是无法定论,也不一定是人,或许是其他之物。”另一位长存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我个人之见,莫打开为好。”另外一位真帝沉吟了一声,说道:“若是仙物,那是大喜,若是邪物,那不是你我所能压制的,能封印于此的东西,那一定是强大无匹,难于想象。”

    “道兄此话有理。”另外一位大人物也都赞同,说道:“以我之见,这必须是始祖之力,才能开之,或者是需要仙统级别的始祖,否则,开不得。”

    这话让拍卖台上的大人物都相视了一眼,仙统级别的始祖,似乎仙统界暂时还没有,至少大家所知的,似乎是没有。

    虽然说,当世有两人成道,但是,金光上师和兰书才圣,似乎都还不是仙统级别的始祖,或者有朝一日他们能成为仙统级别的始祖,但是,至少现在还不是。

    若真的是要仙统级别的始祖,那么目前仙统界只怕没有人能打开。

    至于台下的所有人,听到皇尊真帝他们的对话,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如果这样的一具仙棺必须是仙统级别的始祖才能打开,那么,这样的仙棺是多么的逆天。

    尊皇真帝他们虽然各自有自己的私心,但是,他们还是拿出了自己的意见来交换,但,最终他们都无法真正的参悟这具仙棺的奥妙。

    最后,尊皇真帝他们都回到了自己的楼阁,接下来,那些坐在空中宝座上的大人物上台近距离去观摩这具仙棺。

    在这过程中,唐奔这个富二代久久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留在拍卖台,和女拍卖师骚撩不停,他的做法,让在场的人都看得咋舌。

    当然,女拍卖师也无可奈何,现在唐奔就是他们骄横商行的贵宾,他在骄横商行砸了不少的钱,更何况,唐奔虽然是个暴发户的模样,但他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最多也就是撩一下女拍卖师而已,这样的事情,完全是无伤大雅。

    当然,也有不少人觉得唐奔太鄙俗,太下流无耻,然而,唐奔根本没当作一回事,他就是一副富二代的模样,老子有钱,老子就是暴发户,你们奈得我何?

    好不容易,近距离观摩结束,女拍卖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望着所有人,说道:“诸位也都亲眼观摩了这具仙棺,虽然说,我们骄横商行也不敢断定此棺之内究竟是何物,但是,此棺之珍贵,我相信,大家在心中都有一个答案……”?女拍卖师这样的话,也是得到在场的真帝、长存的肯定,大家都亲自探试过,都不敢肯定仙棺中是什么,但是,大家可以肯定的是,这具仙棺,的确是无上之宝,当作这一场拍卖会的压轴宝物,这一点都不为过。

    “……此宝,乃是我们少主所得,我们骄横商行拿出来拍卖,也未给此宝标下价格,因为,此宝无价,所以,没有办法以具体的价格来标之。”女拍卖师徐徐地说道。

    听到此宝无价,这让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一时之间,如果无价,这样的宝物,该如何来拍卖。

    “所以,我们骄横商行这一次搞个比较特别的。”女拍卖师徐徐地说道:“诸位报出自己的价位,由我们现场登记,如果只要诸位中有人报的价位,适合我们骄横商行的需求,这具仙棺,就归这个人所有。”

    “这样也行?”听到女拍卖师这样的拍卖,大家都十分意外,如此随意报价,还是压轴宝物,这的确是大家第一次遇到。

    “不过,每个人只有一次报价的机会,由我们拍卖行登记之后,就不能再改,请大家珍惜。”女拍卖师徐徐地说道:“而且,报价不仅仅是限于真石、金钱,也可以以物易物。”

    “这个不错,有意思。”听到女拍卖师这样的话,不少人都来精神。

    在这个时候,骄横商行的不少记录员出现了,等着大家的报价,记录在案。

    不过,在这个时候,整个场面还是沉默,因为大家都不急着报价,等待着其他人的报价。

    毕竟,大家都仅仅只有一次机会,如果错过了,就没有办法再修改了。

    当然,一般的修士强者,那根本就不会去掺和了,他们没有那个资格,也没有那个实力,就算他们报价了,也只不过是殆笑大方而已。

    “好,拍卖开始,大家自由报价。”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说道。

    “我,我在天墟,得一只古钟,换仙棺,可否?”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修士取出一个宝盒,里面盛装着古钟,古钟金光闪闪。

    “前辈此钟不错,只怕是出自于真帝之手。”女拍卖师目光毒辣,看了一眼,便说道。

    当然,骄横商行的拍卖师,也把它登记在案。

    “我有离魂草一株,种了三十六万年了,能不能换它?”也有一个教主沉吟了一下。

    “我家传有一座老宅子,是我们老祖宗住过的,我们老祖宗,曾经是在远道座前效忠过,传言说,我们的老宅子,得到过远道加持,所以,我用老宅换仙棺,可不可以……”

    “我这个人怎么样,不朽真神,我拿自己换仙棺。”

    “我操,你把你自己卖了,也不值得这个价。”面对这种报价的人,在台下就有人哄然大笑起来。

    ……………………..

    虽然说,很多修士强者都知道,自己是没有那个实力和资格买下这副仙棺了,但是,骄横商行没有禁止大家报价,什么都可以,所以,一些人也凑个热闹,都纷纷报出了自己的价格。

    他们所报的价格,怎么样的都有,有用老宅子换的,有用自己来换的,搞笑十足。

    PS:今晚萧生会在公众号上,就各位书友关注的三个问题来一波剧透。

    1、鸿天离开李七夜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她去了哪里?

    2、阴鸦的实力究竟达到何种地步?

    3、骄横在哪里?

    今晚九点,萧生会在公众号上对以上问题进行一一解答,大伙想知道的,VX搜索公众号“萧府军团”,今晚九点,准时发布,大家可以查看历史消息看到。

第3015章奥妙无人知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拍卖台上浮现了光芒,光芒闪烁,只见一个女子包裹在光芒之中。

    在这一团的光芒之中,女子模样十分的模糊,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但是,那怕是一个横糊的轮廓,依然能让人能看得到她那绝世无双的风采。

    那怕看不清这个女子长的是什么模样,但是,那种贵胄的气息依然扑面而来,她不需要任何人的装腔作势,都是贵不可言,似乎高贵无比的血统已经浸透到了她的骨子里。

    那怕她再收敛气息,依然给人一种凌驾九天的气息,那怕光芒中的影子再朦胧,但都让人感觉她就是掌御万界,号令千军的人,她长年居于高位,那种至高尊贵的气息在不经意之间就透露出来了。

    “溪皇陛下——”当这个光芒出现在了拍卖台上之后,女拍卖师也都不由为之深深地鞠身。

    这个光芒所包裹的女子,正是溪皇,金光上师的妻子。

    只不过,溪皇并非是真身驾临,她仅仅是一个镜像出现在了这里而已。

    见到溪皇,那怕仅仅只是一个镜像,在场的许多人都起身向她致敬,就算是真帝、长存,都纷纷向溪皇致敬。

    溪皇如此尊贵的地位,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是金光上师的妻子,在还未嫁给金光上师之时,她依然是尊贵无上,她的道行依然是强大无匹,比在场的任何一个真帝、长存,那是只强不弱的,可以说,凭她自己的实力,就足够让他人去尊敬。

    “有请李公子。”在溪皇登台之后,女拍卖师邀请李七夜登台最近距离观摩仙棺。

    李七夜笑了一下,登上拍卖台,看着眼前这一具仙棺。

    一时之间,在众目睽睽之下,拍卖台上只有李七夜与溪皇,他们并肩而立,似乎成了独特无比的风景。

    李七夜平凡无奇,而溪皇贵胄无双,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似乎是格格不入,但,李七夜却神态自在随意,一点都不受影响,如此一来,这样的一幕,又显得那么的和谐,那么的自在。

    在李七夜登上拍卖台之时,溪皇向李七夜点了点头,也算是向李七夜致意问候,李七夜只是笑笑回应而已。

    溪皇胸襟宽阔,并未因为在此之前李七夜与她竞争而心存芥蒂,依然是当然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李七夜看着眼前的仙棺,目光一凝,他的目光犹如穿透了这具仙棺一样,那怕这仙棺是封存了无数的空间,但是,李七夜的目光却跨越了亘古,穿透了遥远,不论是空间,还是时光,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都不是距离,都将被他的目光所穿透。

    溪皇也是看着这副仙棺,偶尔之间,她也会用手去轻轻叩击着这具仙棺,随后,她手指一划,演化大道法则,听到“啵”的一声响起,她的法则浸透向仙棺,但是,瞬间被弹了回去。

    尽管如此,溪皇的手尖之间,依然是细如丝的法则萦绕,在试探着仙棺。

    而李七夜围着仙棺转了两圈,然后大手放在仙棺之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犹如是入眠睡着了一样。

    当溪皇和李七夜最近距离观摩仙棺的时候,下面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看着李七夜和溪皇的一举一动。

    溪皇是用无上之术探试着仙棺,而李七夜只是手按着仙棺,闭着眼睛,犹如睡着了一样,整个人如同雕像一般站在那里。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作声,下面的人都不由有些紧张,大家都是一双双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他们能否解开一些玄机。

    但是,不论是溪皇的探试,还是李七夜站在那里如雕像一般不动,仙棺都没有任何反应,依然是闪动着光芒,依然是悄然无声。

    “哼,没有那个本事,就别在那里装腔作势。”飞剑天骄见李七夜站在那里,如同雕像一样,她就冷笑一声,说道:“别以为站着不动,就可以装神弄鬼,大道的奥妙,不是有钱就能参悟的。”

    李七夜拍卖了剑圣之剑,这让飞剑天骄耿耿于怀,恨不得把李七夜劈了。

    “休得无礼。”飞剑天骄话刚落下,溪皇沉声地说道:“世间藏龙卧虎,切莫坐井观天!要放开胸襟。”

    被溪皇一训斥,那怕是轻声训斥了一声,但是,飞剑天骄都立即不敢作声,都低下了螓首。

    要知道,飞剑天骄她本身就已经是半步长存了,实力之强,足够经傲视天下,她又是一个心高气息的骄女,平日里她根本就是无所忌惮,从来都没怕过谁。

    但是,在溪皇的面前,她依然是像个小女孩,心里面充满了敬畏,所以在溪皇训斥之声,她默不作声,低下了螓首。

    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和溪皇,特别是溪皇,所有人都想从她的举止或者神态之间看出一些端倪来。

    但是,不论是李七夜,还是溪皇,他们神态间都看出什么端倪,似乎他们都未能窥得其中的奥妙。

    “陛下,此棺,有何等玄机?”过了好一会儿,有一位大人物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敢确定。”溪皇倒显得平易近人,她轻轻摇头,说道:“此棺,妙不可言,非一时半刻所能参悟。”

    听到溪皇这样一场,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溪皇的实力,这是毋庸置疑的,她并非是嫁给金光上师之后才有今天的地位,她的实力,比起在场的真帝、长存来,那是只强不弱。

    连溪皇都不敢确定,都难于窥视,可想而知这具仙棺何等的了不得。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睁开了双眼,笑了笑,再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具仙棺。

    “道友认为如何?”此时溪皇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目光十分的柔和,犹如是大地回春一样,让人感觉特别的舒服,让人感觉熙暖。

    “好东西。”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三个字,溪皇也侧了侧螓首,若有所思,然后是“嗡”的一声响起,她也消失了。

    “下面有请诸位真帝、长存上前观摩。”当李七夜和溪皇退下去之后,女拍卖师盈盈一笑。

    “哈,哈,哈,我来了。”反应最快的就是唐奔这个富二代了,大笑一声,无所忌惮的模样,一下子跳上了仙棺。

    对于唐奔这样的粗鲁无礼,飞剑天骄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在她眼中唐奔就是一个没有教养没有层次的暴发户而已。

    其他的真帝、长存都纷纷登上拍卖台,近距离去观摩这具仙棺。

    不论是尊皇真帝、圣霜真帝又或者其他的长存不朽,都对这具仙棺十分的有兴趣,他们都在探试着这一具仙棺。

    圣霜真帝乃是圣光照耀,她身上神圣的光芒化作了一缕世间最圣洁的光明,一下子照入了仙棺之中。

    但是,仙棺就好像是无尽的空间一样,似乎有千万过世界被封存在了里面,那怕圣霜真帝这一缕光明可以照亮整个仙统界了,但是,当它投入了仙棺之中后,如泥牛入海,悄然无声,也没有任何反应。

    要知道,圣霜真帝是一尊十二宫真帝,实力深不可测,如果她把自己的圣光凝成了一缕光明,那可以贯穿整个仙统界,然而,如此的光明,照入了仙棺中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似乎,这一具仙棺是深不可测。

    尊皇真帝也是演化了无上皇道,皇气弥漫,包裹仙棺,推演无上道法,欲推衍仙倌的奥妙,但是,不论尊皇真帝是如何的推衍,仙棺都没有丝毫的动静。

    “砰、砰、砰……”一阵重重的敲击声响起,震耳欲聋,最离谱的是,此时,只见唐奔这个富二代扛起了一个巨大铁锤,狠狠地砸在了仙棺之上。

    砸得仙棺砰砰作响,十分的粗暴,十分的凶狠,但是,不管唐奔的铁锤是如何的狠狠砸下去,仙棺都丝毫不损,依然是闪动着光芒。

    看到唐奔这样的做法,不少人都苦笑了摇了摇头,这个暴发户完全是与众不同。

    “吵死了,别吵到了大家。”在唐奔用铁锤狠狠地砸在仙棺上的时候,飞剑天骄就不耐烦了,不屑地对唐奔说道。

    “嘿,本少爷就是想把它砸开来看看,看一看里面是不是躺着一个仙女,嘿,如果躺着一个仙女,本少爷就喜欢了。”说着,唐奔是嘿嘿地一笑,流口水,模样猥琐。

    飞剑天骄不屑地看了唐奔一眼。

    “小姐姐,我可以继续用其他的方法琢磨琢磨吗?”唐奔笑嘻嘻地对女拍卖师说道。

    “唐公子若是喜欢,把它买回去,慢慢琢磨也不迟。”女拍卖师妩媚一笑,勾人魂魄。

    “这话我爱听,本少爷正是有此意。”唐奔被女拍卖师那妩媚入骨的模样勾去了魂魄,他嘿嘿地笑着说道:“如果要买下小姐姐,要多少钱呢?”?“这就要看唐公子你的魅力了。”女拍卖师也不生气,盈盈一笑,那妩媚动人的模样,让人有立即把她按在地上的冲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