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几件始祖级别的宝物过去了,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件宝物,也就是整个拍卖会最压轴的宝物。

    “好,各位客人,今日拍卖会大家都热情高涨,骄横商行,也感激所有客人的热情捧场,下面,让我们请出最后压轴的宝物,以结束这一场五年一盛的拍卖盛会,让我们完美落幕。”女拍卖师向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压轴宝物要上来了。”听到拍卖师的话,所有人都心里面一动,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翘首以盼,甚至有人站了起来,等待着压轴宝物上场。

    在这个时候,那怕强大无匹的真帝,那都是心里为之一动,骄横商行五年一度的拍卖会,那绝对是一场盛宴,而且,每次的压轴宝物,都是十分的惊天。

    在这个时候,最后这件压轴宝物被抬了上来,只不过,这年压轴宝物被遮得严严实实,还没有打开之时,谁都看不清楚压轴宝物的模样。

    “五年一度的拍卖盛宴,也感谢仙统界所有客人的捧场,为了让这一次拍卖会圆满落幕,我们骄横商行,拿出了手头上最了不得的一件宝物来拍卖,这件宝物,乃是我们骄横商行的少主历经千辛万苦而得之。我们骄横商行也不藏私,与天下人共享,故今日拿出来让诸位一饱眼福。”女拍卖师神情并茂。

    “呼——”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拍卖行掀开了遮在压轴宝物之上的布匹,让压轴宝物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大家请看,今日的压轴宝物——仙棺!”女拍卖师大叫一声。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向台上望去,果然,只见台上放着一具棺椁,这一具棺椁放在那里,闪闪发光。

    这具棺椁比普通的棺椁大出了不少,最吸引人注意的是,这一具棺椁闪动着耀眼的光芒,整具棺椁与其说是仙棺,那不如说是一颗巨大无匹比的钻石更为适当。

    这一具棺椁看起来的的确确是像一颗巨大无比的钻石,整具棺椁充满了无数的棱形,似乎在里面有千万条棱角交错,如此看起来,在这棺椁之内好像是封存了亿万空间一样,似乎一个又一个世间被封存在了里面。

    整具棺椁闪动着光芒,这闪动着的光芒十分的耀眼,那简直就是要闪瞎人的眼睛,每一道光芒闪耀的时候,就让人感觉这就像是天上所挂着的一颗又一颗最耀眼的星辰。

    当向这具棺椁望去,让人觉得这哪里是什么棺椁,更像是一个挂满了无数星辰的星空,只不过,这巨大无比的星空被封存在了棺椁之中而已。

    那怕这具棺椁是透明的,它的材质看起来就像水晶的,但是,这具棺椁所具有的棱角实在是太多了,里面有着无数的棱角交错,似乎是无穷无尽一样,看起来就像亿万空间被封存在里面。

    所以,面对这样的棺椁之时,那怕你张开了天眼,放眼望去,你所看到的那都是无穷无尽的空间,一个又一个空间在里面垒叠,看不到尽头一样,你根本就无法看清楚这棺椁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此时,不仅是普通的修士强者,就算是在场的真帝,都打开了天眼,向这一具棺椁望去,但是,看不透这具棺椁,里面就好像是无穷空间一样。

    “此为何棺?”此时连尊皇真帝这样的存在都沉不住气了,不由问道。

    事实上,尊皇真帝也曾打开了天眼,向这具棺椁望去,但,看不透这具棺椁,因为这一具棺椁实在是太深奥了,好像无穷的空间垒叠一样,那怕尽他全力,也一样看不到尽头。

    就是这样的一具棺椁,似乎比整个三仙界还要浩瀚一样。

    “此棺,我们也仅仅只能取名为仙棺而已。”女拍卖师徐徐地说道:“此棺的真正奥妙,我们骄横商行,也无法参透,但,我们少主乃是从无上之地得之,它如仙界之珍品,所以对于此棺,我们骄横商行不敢下断论,但,若能参悟它的奥妙,不管是谁,都将会受益无穷。”

    女拍卖师这样的话听起来是十分的不靠谱,但是,在场却没有任何人去质疑她的话,所有人都认为这话是最靠谱的话了。

    先不说骄横商行是藏龙卧虎,有着无数的高人,不乏长存不朽这样的存在,骄横商行,那也是千万年的金字招牌,信誉是三仙界最好的,单凭这一点,骄横商行就值得去信任。

    更何况,现在这一具仙棺摆在了所有人面前,不管多么强大的真帝一看,都明白这不是骄横商行在故弄玄虚,任何人都明白,这具仙棺,的确是藏有大奥妙,大玄机!

    “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在这个时候,在场的一位大人物也不由问道,事实上在场哪个大人物没有打开天眼来看,但,只不过,所有人都看不透。

    “这个,我们骄横商行也无法得出结论。”女拍卖师苦笑了一下,但是,她也很诚实,如实相告。

    一件连拍卖行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棺椁,拍卖行竟然把它当作压轴宝物来拍卖,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很离谱,但是,当所有人看到这一具棺椁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离谱的,似乎这再正常不过。

    “难道,这真的是从仙界遗落下来的仙棺?”有人不由猜测地说道。

    “仙界在哪里?”对于这样的猜测,立即有人笑着摇头,说道:“世间,有谁知道仙界在哪里吗?”

    这样的一个问题,那还真的把所有人问题了,三仙界以仙统界最高了,再往上,就没有了,虽然大家都说仙界,但,从来没有见过仙界,也从来没有听谁去过仙界。

    “说不定不渡海的彼岸就是仙界。”有强者笑着说道。

    “这不无可能,不然为什么始祖他们都要去横渡不渡海呢?”一些人也点头,觉得这种说法也是有点靠谱的。

    当然,没有人知道不渡海的彼岸是不是真的仙界。

    “这会不会是当年玄嚣从下界飞上来的那具仙棺?”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老一辈的大人物听过这样的记载,立即问道。

    听到这样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向他望去,有不少人也想起了这个传说,当年玄嚣在迷仙殿开启了一具仙棺,里面有一个仙子,飞升上了仙统界。

    “这一点,我们骄横商行可以十分肯定,并不是。”对于这样的说法,女拍卖师给出了十分肯定的答案。

    既然骄横商行能给出如此肯定的答案,这背后必定有他们的依据。

    “在场的贵宾,都可以上台来近距离感触一下这具仙棺,大家按依次上台如何?”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向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当然,能上台的都是贵宾了,其他的人都是不能上台近距离触摸这具仙棺了。

    “首先,有请溪皇陛下与李公子上台来观摩一下。”女拍卖师在这个时候向溪皇和李七夜提出了邀请。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向李七夜望去了。

    女拍卖师首先邀请了李七夜与溪皇一同上台观摩,那就一下子把李七夜的地位提拔到了与溪皇平起平坐了。

    要知道,现在溪皇所坐的是始祖之位,她代表着她的丈夫金光上师,在场所有人中没有人比她更高的地位了。

    现在骄横商行却把李七夜并列到了与溪皇平起平坐的地位,这让在场的人不由暗暗吃惊。

    “骄横商行这样做未免欠妥吧,不论是溪皇,还是金光上师,他们在仙统界的地位都是绝世无双的,要论平起平坐,也只有兰书才圣了。”有人对于骄横商行这样的做法不满,毕竟,在多少人心目中,金光上师如同神一样的存在,现在让李七夜这么一个无名小辈平起平坐,那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不要忘记了,这就是骄横商行,既然是商行,就是为了赚钱,在这里有钱就是大爷!你随便砸几十个亿去,你也一样能与溪皇平起平坐。李十亿在这一场拍卖会所出的钱,比任何人都要多,为什么不能占头筹?如果这样的待遇都没有?以后还会与骄横商行做买卖。”也有人理解骄横商行的做法。

    “这的确无可厚非,换作是你,如果你最大的主顾都得不到最好的礼待,你认为他以后还会和你做买卖吗?”不少大人物都已经不止是第一次参加骄横商行的拍卖会了,对于骄横商行这样的做法,那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事实上,就算有人心里面不舒服,那也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你想更高的待遇,那你砸钱呀,只要你砸到足够多的钱,骄横商行,也一样把你当作大爷侍候,给你最高的礼待。

    骄横商行,把生意做到了整个三仙界,他们当然是以赚钱为主了。

    今日李十亿随随便便就砸了十个亿,是他们骄横商行万年以来难得一遇的豪客,如果骄横商行都不给这样的豪客最高待遇,只怕这将会冷了其他豪客的心,以后谁还乐意与骄横商行做买卖呢?

第3021章请叫我李十亿    溪皇开口报价,一下子整个拍卖场显得寂静,甚至有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说话都不敢大声。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看着李七夜了,大家都想知道李七夜将会怎么样的举动。

    毕竟,现在与之竞价的乃是金光上师的妻子,一代无敌始祖的妻子,这样的身份地位,何等的无双,何等的卓越。

    在这个时候,在很多人看来,如果认相的话,就放弃竞价,没有必要与溪皇过不去,也没有必要与一代无敌的始祖结怨。

    谁都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放弃竞价,认怂服软,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是给溪皇情面,这是向溪皇示好,也是向金光上师示好,这样的一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可以说能做得很漂亮。

    而且,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竞价,不论是谁,都不会去嘲笑,毕竟,能与始祖之妻作为对手,那已经是一种荣幸了,就算是放弃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没必要纠缠下去呀。”在这个时候,有一些好心的大人物都提醒了李七夜一声。

    因为谁都看得出来,李七夜这个疯子根本就不缺钱,也意味着他不缺宝物,他出手竞价这把始祖之剑,无非是和飞剑天骄过不去。

    现在溪皇都出面了,也该放手的时候了,也该让这样的风波平息下来了,卖溪皇一个人情。

    所以,在这个时候,好心的大人物都如此地轻声提醒了李七夜一声。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家都想知道李十亿这个疯子将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

    “溪皇陛下出一亿一千万——”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也妩媚一笑,秋波一样的秀目望着李七夜,说道:“李公子,后面还有更好的东西,期待李公子再次出手。”

    女拍卖师那可以滴出水来的盈盈秋波,勾人魂魄,妩媚温柔的声音,那也是让人骨头都发酥。

    女拍卖师后面的一句话,那并不是随口说出来的,这话十分的有深度,她弦外之音也是很清楚,她也希望李七夜放弃竞价。

    当然,站在拍卖行的角度,有钱当然要赚了,只不过,像李七夜这种豪掷十亿的天级豪客,女拍卖师也觉得李七夜没有必要与溪皇结怨,所以她说这话,是为李七夜好。

    “有好东西,我自然会出手。”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手抓了大把大把的筹码,说道:“小姑娘声音好听,人也乖巧,我喜欢,拿去买糖吃。”

    “哗啦、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大量的筹码倾泻而下,都要把女拍卖师给淹没。

    “我操,几千万吧。”看到这大量的筹码要把拍卖师淹没,这一下子让人看得傻眼了,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些筹码在骄横商行都通用,而骄横商行贯穿三仙界,这就意味着,这些筹码就是一种货币。

    有人估算了一下,如此多的筹码至少值得几千万!

    随手打赏女拍卖师,就是几千万,这一下子把在场的人都看傻了,再豪,再败家,都没有人能比得上了,就算是在场最富有最强大的真帝,都没有这样的手笔了。

    女拍卖师呆如木鸡,那怕她在拍卖行再干十年,不,几十年,都赚不到这么惊天的收入,现在李七夜随手一个打赏,那只是让她买糖的钱,那都是几千万,这样的打赏,那都一下子把女拍卖师吓住了。

    “多谢公子爷的赏赐。”回过神来的时候,女拍卖师盈盈一拜,依然是失礼数。

    “十个亿——”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发风轻云淡,闲定自在,很轻松地吐出了这么一个数字。

    “十个亿——”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哗然。

    “我的妈呀,又是十个亿,这是第二个十亿了,这是疯了,用钱都能砸死人了。”一时之间,整个拍卖场的所有人都望向了李七夜。

    这一次,李七夜不仅仅没有放弃竞拍,而且,一开口,就飙到了十个亿,一下子,就把溪皇所报的价格给抽了回去了。

    “操,这疯了吗?这不是一般的真石,这可是始祖真石呀。”有人不由哀嚎了一声。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呆如木鸡,有人失神,喃喃地说道:“十个亿,始祖真石,疯了!”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疯了,十个亿,买这把始祖之剑,任何人都觉得,这个价格不值得,毕竟,始祖真石,也一样是那么的稀罕。

    现在李七夜随手就砸出十个亿,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

    十个亿始祖真石,那怕是万统级别的,放眼整个仙统界,都没有几个道统能拿得出来,就算是拿得出来,那也是十分不容易,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笔十分庞大的数目。

    除了始祖他们之外,其他人想拿出这么庞大的数字,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十亿——”听到李七夜这样的报价,女拍卖师握着棒槌的手都不由哆嗦了一下,都差点没能握住。

    虽然她是见过许多大笔的交易了,但是,现在这十个亿砸了出来,对于她而言,依然是震撼无比。

    “十个亿,第一次——”此时女拍卖师都只能用双手握棒槌,她都紧张得有些握不住棒槌了,在这样大手笔之下,她双腿都不争气地打了下哆嗦,这样的数目,的的确确是把她给震撼住了。

    “……十个亿,第三次!”最后,女拍卖师一槌敲定,这一场交易尘魂落定,这把始祖之剑,归李七夜所有。

    一时之间,整个拍卖场,显得寂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见多识广的女拍卖师放下手中的棒槌之时,她双手依然颤抖,她还没能从这样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看到这把剑落入了李七夜手中,在这个时候,飞剑天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都不由打了个哆嗦,她并不是被李七夜那大手笔震撼得打哆嗦,而是愤怒哆嗦。

    她飞剑天骄,乃是天之骄女,上天的宠儿,何等的高贵,何等的高高在上,然而,今天却被李七夜用充满铜臭味的十个亿狠狠地打脸了,这十个亿狠狠地抽在她的脸上,她连招架的能力都没有。

    这样的羞辱,比用实力打败她,还要让她难堪!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不知道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这十个亿砸出来,不仅仅是狠狠地抽在了飞剑天骄的脸上,也是打了溪皇的脸,也是打了金光上师的脸。

    “先生,好大的手笔,在下自叹不如。”此时溪皇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十分感慨。

    “零花钱而已,不足为道。”李七夜轻描淡写。

    而上面的溪皇,也唯有一声叹息,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生气,语气显得平淡,比起飞剑天骄来,那不知道高出了多少个层次。

    在场的所有人都苦笑了一下,笑容都不由显得特别的无力。

    十个亿,那只是零花钱而已,这样的话,只怕是在场所有人听到最嚣张,最霸道的话了。

    这可不是十个亿普通的真石,而是十个亿始祖真石,不要说是个人了,整个道统,能拿得出十个亿的,那也没有几个人。

    这样庞大无比的数目,到了李十亿的口中,那只不过是零花钱,这样的口气,何等的霸道,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除了始祖,只怕没有人能说得出这样的话了。

    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觉得这话是吹牛皮,所有人都觉得,这话还说得有点谦逊了,毕竟,李十亿的手笔,大家都已经见过了。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叹服,除了一个“服”字,再也想不出第二个字来了。

    “唉,大哥的豪,不是小弟能想象的。”唐奔都一副五体投地的模样,说道:“小弟这点家财,与大哥相比起来,那只不过是山村里来的土包子而已,大哥才是站在这世界巅峰的大豪,受小弟一拜。”说着,真的向李七夜一拜。

    唐奔这样富二代的做法,让在场的一些人哭笑不得,这个时候,唐奔反而赢得不少人好感。

    虽然唐奔这个富二代一副暴发户的模样,但,有时候,也让人觉得他这个暴发户,还是有点可爱的。

    “李十亿,名不虚传。”在这个时候,大家唯有这样惊叹了,所有人都觉得“李十亿”这样的一个称谓,那实在是太适合李七夜了。

    在场中,唯有脸色最难看的就是飞剑天骄,她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冷意,甚至目光中有着杀意!

    被李七夜如此的用金钱羞辱,对于飞剑天骄而言,她绝对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始祖之剑结束之后,拍卖行又推出了几件始祖级的东西,有宝典,有圣物,也有奇珍……那是让在场的所有人大开眼界了。

    这几件始祖级的东西,那也是拍卖十分的火热,在拍卖过程中,对这几件拍卖品志在必得的买家,那都是心惊肉跳,因为他们都害怕李十亿这个疯子突然对这几件拍卖品感兴趣。

    如果李十亿都对这几件拍卖品感兴趣的话,大家都不用和他争了。

    幸好的是,这几件拍卖品虽然竟争十分的剧烈,但是,李七夜看都没多看一眼,明显对这几件东西不感兴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