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溪皇开口报价,一下子整个拍卖场显得寂静,甚至有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说话都不敢大声。

    一时之间,不少人都看着李七夜了,大家都想知道李七夜将会怎么样的举动。

    毕竟,现在与之竞价的乃是金光上师的妻子,一代无敌始祖的妻子,这样的身份地位,何等的无双,何等的卓越。

    在这个时候,在很多人看来,如果认相的话,就放弃竞价,没有必要与溪皇过不去,也没有必要与一代无敌的始祖结怨。

    谁都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放弃竞价,认怂服软,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是给溪皇情面,这是向溪皇示好,也是向金光上师示好,这样的一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可以说能做得很漂亮。

    而且,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竞价,不论是谁,都不会去嘲笑,毕竟,能与始祖之妻作为对手,那已经是一种荣幸了,就算是放弃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没必要纠缠下去呀。”在这个时候,有一些好心的大人物都提醒了李七夜一声。

    因为谁都看得出来,李七夜这个疯子根本就不缺钱,也意味着他不缺宝物,他出手竞价这把始祖之剑,无非是和飞剑天骄过不去。

    现在溪皇都出面了,也该放手的时候了,也该让这样的风波平息下来了,卖溪皇一个人情。

    所以,在这个时候,好心的大人物都如此地轻声提醒了李七夜一声。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大家都想知道李十亿这个疯子将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

    “溪皇陛下出一亿一千万——”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也妩媚一笑,秋波一样的秀目望着李七夜,说道:“李公子,后面还有更好的东西,期待李公子再次出手。”

    女拍卖师那可以滴出水来的盈盈秋波,勾人魂魄,妩媚温柔的声音,那也是让人骨头都发酥。

    女拍卖师后面的一句话,那并不是随口说出来的,这话十分的有深度,她弦外之音也是很清楚,她也希望李七夜放弃竞价。

    当然,站在拍卖行的角度,有钱当然要赚了,只不过,像李七夜这种豪掷十亿的天级豪客,女拍卖师也觉得李七夜没有必要与溪皇结怨,所以她说这话,是为李七夜好。

    “有好东西,我自然会出手。”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手抓了大把大把的筹码,说道:“小姑娘声音好听,人也乖巧,我喜欢,拿去买糖吃。”

    “哗啦、哗啦、哗啦”的声音响起,大量的筹码倾泻而下,都要把女拍卖师给淹没。

    “我操,几千万吧。”看到这大量的筹码要把拍卖师淹没,这一下子让人看得傻眼了,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些筹码在骄横商行都通用,而骄横商行贯穿三仙界,这就意味着,这些筹码就是一种货币。

    有人估算了一下,如此多的筹码至少值得几千万!

    随手打赏女拍卖师,就是几千万,这一下子把在场的人都看傻了,再豪,再败家,都没有人能比得上了,就算是在场最富有最强大的真帝,都没有这样的手笔了。

    女拍卖师呆如木鸡,那怕她在拍卖行再干十年,不,几十年,都赚不到这么惊天的收入,现在李七夜随手一个打赏,那只是让她买糖的钱,那都是几千万,这样的打赏,那都一下子把女拍卖师吓住了。

    “多谢公子爷的赏赐。”回过神来的时候,女拍卖师盈盈一拜,依然是失礼数。

    “十个亿——”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发风轻云淡,闲定自在,很轻松地吐出了这么一个数字。

    “十个亿——”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哗然。

    “我的妈呀,又是十个亿,这是第二个十亿了,这是疯了,用钱都能砸死人了。”一时之间,整个拍卖场的所有人都望向了李七夜。

    这一次,李七夜不仅仅没有放弃竞拍,而且,一开口,就飙到了十个亿,一下子,就把溪皇所报的价格给抽了回去了。

    “操,这疯了吗?这不是一般的真石,这可是始祖真石呀。”有人不由哀嚎了一声。

    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呆如木鸡,有人失神,喃喃地说道:“十个亿,始祖真石,疯了!”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疯了,十个亿,买这把始祖之剑,任何人都觉得,这个价格不值得,毕竟,始祖真石,也一样是那么的稀罕。

    现在李七夜随手就砸出十个亿,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

    十个亿始祖真石,那怕是万统级别的,放眼整个仙统界,都没有几个道统能拿得出来,就算是拿得出来,那也是十分不容易,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一笔十分庞大的数目。

    除了始祖他们之外,其他人想拿出这么庞大的数字,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十亿——”听到李七夜这样的报价,女拍卖师握着棒槌的手都不由哆嗦了一下,都差点没能握住。

    虽然她是见过许多大笔的交易了,但是,现在这十个亿砸了出来,对于她而言,依然是震撼无比。

    “十个亿,第一次——”此时女拍卖师都只能用双手握棒槌,她都紧张得有些握不住棒槌了,在这样大手笔之下,她双腿都不争气地打了下哆嗦,这样的数目,的的确确是把她给震撼住了。

    “……十个亿,第三次!”最后,女拍卖师一槌敲定,这一场交易尘魂落定,这把始祖之剑,归李七夜所有。

    一时之间,整个拍卖场,显得寂静,所有人都不由屏住呼吸,见多识广的女拍卖师放下手中的棒槌之时,她双手依然颤抖,她还没能从这样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看到这把剑落入了李七夜手中,在这个时候,飞剑天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都不由打了个哆嗦,她并不是被李七夜那大手笔震撼得打哆嗦,而是愤怒哆嗦。

    她飞剑天骄,乃是天之骄女,上天的宠儿,何等的高贵,何等的高高在上,然而,今天却被李七夜用充满铜臭味的十个亿狠狠地打脸了,这十个亿狠狠地抽在她的脸上,她连招架的能力都没有。

    这样的羞辱,比用实力打败她,还要让她难堪!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不知道多少人抽了一口冷气,李七夜这十个亿砸出来,不仅仅是狠狠地抽在了飞剑天骄的脸上,也是打了溪皇的脸,也是打了金光上师的脸。

    “先生,好大的手笔,在下自叹不如。”此时溪皇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十分感慨。

    “零花钱而已,不足为道。”李七夜轻描淡写。

    而上面的溪皇,也唯有一声叹息,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生气,语气显得平淡,比起飞剑天骄来,那不知道高出了多少个层次。

    在场的所有人都苦笑了一下,笑容都不由显得特别的无力。

    十个亿,那只是零花钱而已,这样的话,只怕是在场所有人听到最嚣张,最霸道的话了。

    这可不是十个亿普通的真石,而是十个亿始祖真石,不要说是个人了,整个道统,能拿得出十个亿的,那也没有几个人。

    这样庞大无比的数目,到了李十亿的口中,那只不过是零花钱,这样的口气,何等的霸道,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除了始祖,只怕没有人能说得出这样的话了。

    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觉得这话是吹牛皮,所有人都觉得,这话还说得有点谦逊了,毕竟,李十亿的手笔,大家都已经见过了。

    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叹服,除了一个“服”字,再也想不出第二个字来了。

    “唉,大哥的豪,不是小弟能想象的。”唐奔都一副五体投地的模样,说道:“小弟这点家财,与大哥相比起来,那只不过是山村里来的土包子而已,大哥才是站在这世界巅峰的大豪,受小弟一拜。”说着,真的向李七夜一拜。

    唐奔这样富二代的做法,让在场的一些人哭笑不得,这个时候,唐奔反而赢得不少人好感。

    虽然唐奔这个富二代一副暴发户的模样,但,有时候,也让人觉得他这个暴发户,还是有点可爱的。

    “李十亿,名不虚传。”在这个时候,大家唯有这样惊叹了,所有人都觉得“李十亿”这样的一个称谓,那实在是太适合李七夜了。

    在场中,唯有脸色最难看的就是飞剑天骄,她恨恨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冷意,甚至目光中有着杀意!

    被李七夜如此的用金钱羞辱,对于飞剑天骄而言,她绝对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始祖之剑结束之后,拍卖行又推出了几件始祖级的东西,有宝典,有圣物,也有奇珍……那是让在场的所有人大开眼界了。

    这几件始祖级的东西,那也是拍卖十分的火热,在拍卖过程中,对这几件拍卖品志在必得的买家,那都是心惊肉跳,因为他们都害怕李十亿这个疯子突然对这几件拍卖品感兴趣。

    如果李十亿都对这几件拍卖品感兴趣的话,大家都不用和他争了。

    幸好的是,这几件拍卖品虽然竟争十分的剧烈,但是,李七夜看都没多看一眼,明显对这几件东西不感兴趣。

第3020章剧烈的竞价    李七夜这样的话怼过来,这顿时让飞剑天骄脸色十分难看,被这么一个暴发户如此的鄙视,这顿时飞剑天骄心里面憋了一肚子的气,久久说不出话来。

    “咳,诸位,拍卖继续。”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见气氛不妙,咳嗽了一声,说道:“这把始祖之剑,局限于材料,所以价格十分的实惠,五百万起拍,万统级别的始祖真石!每次加码十万。”

    “五百万还实惠呀。”听到这话,有不少人抱怨地说道。

    五百万,这可不是其他的真石,这可是始祖真石,那怕仅仅是万统级的始祖真石,那也是珍贵无匹。

    要知道,一般的门派传承,想拿出十颗八颗的始祖真石,那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能拿得出始祖真石的大教传承,那基本上是一流大教,而能拿出百万始祖真石的门派,那就是庞然大物,甚至也就只有强大无匹的真帝、长存或者始祖本身了。

    “这终究是一把始祖之剑,市面上能流传出来的始祖兵器并不多,更何况,这把剑乃是烙印有剑道,得到这把剑,不仅仅是得到一把始祖真器那么简单,说不定还能参悟剑圣的无上剑道。”女拍卖师妩媚一笑,撩人心弦。

    尽管说这把始祖之剑拍到了五百万的万统级始祖真石,但是,女拍卖师的这一席话又是在理,市面上,你能买得到的始祖兵器,只怕是寥寥无几,就算你手中再有钱,也很难买得到。

    拥有始祖兵器的强者或都大教,他们根本就不会把这样的一把始祖之剑拿出来卖,他们只会把它拿来当作镇教之宝。

    现在能有这么一把始祖之剑流传出来,能光明正大地拿出来拍卖,那的的确确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了。

    “六百万。”女拍卖师话一说完,飞剑天骄立即加了一百万,这也是彰显了她对这把始祖之剑志在必得的决心。

    “六百一十万。”在飞剑天骄拍完价的时候,立即有其他的大人物出价。

    “六百五十万……”但,这个价格刚出,又被人报了更高价。

    “七百万”飞剑天骄出手也快,瞬间就涨到了七百万。

    “八百万”但是,飞剑天骄出手虽快,另一个大人物也不示弱,同样加了一百万。

    “一千万”飞剑天骄脸色冷漠,冷冷地报出了这样的一个价格。

    “一千一百万”但是,竞价的大人物也不是吃素的,也一样跟价。

    ……………………………………………………

    一时之间,整个竞价的场面十分的火热,也是十分的激烈,在短短时间之内,就已经把价格升到了二千万了。

    虽然说,在此之前飞剑天骄也表态过,此剑非她莫属,她那强横的态度也是在警告着一些潜在的对手。

    虽然说,当时大家都没有谁人出声,但,这并不代表大家都怕飞剑天骄。

    在场的大人物有多少,其中不乏有高位真帝、无双长存,这些大人物,哪一个不是跺跺脚,就能震动天下的?虽然飞剑天骄如此警告了,但是,面对始祖之剑的诱惑,他们这些真帝、长存,也一样敢出手竞价。

    这里可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价高者得,谁有钱,谁就说了算,谁也不怕谁,李十亿砸十个亿,就是一个例子。

    “二千五百万。”这把始祖之剑在二千万的价格纠缠了很久,很多大人物都是十万十万地加码,毕竟,谁都想以更实惠的价格拍买到这把始祖之剑,在场没有几个人会像唐奔这样的富二代,更没有人会想李十亿这样的疯子。

    在这个价位纠缠了很久之后,最终飞剑天骄报了一个十分具有优势的价格。

    毫无疑问,飞剑天骄也是说得到做得到,她每一次报价,都是十分具有优势,这也的的确确是表明了她的决心,她的确是对这把始祖之剑志在必得。

    飞剑天骄如此的姿态,这也纷纷让一些买家退出了,谁都看得出来,飞剑天骄对这把剑是志在必得,而且,她的财力也不会输于在场的任何一个真帝、长存,再这样纠缠下去也没有意思,不如送个顺水推舟的人情。”二千五百万,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见其他的买家都纷纷退出,女拍卖师不由大叫了一声。

    “二千五百万,第一次……”女拍卖师举起了棒槌:“二千五百万,第二次……”

    看到买家都纷纷退出,飞剑天骄顿时不由松了一口气,如果再叫一次,没有人与她竟争,那么这把始祖之剑就是属于他的了。

    “一个亿”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悠悠的声音响起。

    “操,李十亿,李十亿又出手了”不用去看谁了,一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望去,出手的正是李十亿,李七夜。

    “妈的,这个人真的是疯子,开口就是一个亿,而且还是始祖真石,他是疯了吗?”所有人都无奈了。

    一个亿,始祖真石,那是多么吓人的财富,那怕是万统级别,那也是十分吓人,除了始祖他们本身之外,只怕没有人再拿得出来了。

    “一个亿,值得吗?”在这个时候,有人不由嘀咕地说道。

    一时之间,整个拍卖场都为之沸腾了,所有人都望着李七夜,面对这个疯子,所有人都不知道说什么。

    如果说,其他级别的真石,那还能说得过去,毕竟对于真正的富豪来说,这还是能承受的。但是,始祖真石,一个亿,举世之间,有几个人能承受得了?

    “一个亿,一个亿,李七夜大人出了一个亿,还有人出价吗?”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那是激动不了,这是她一辈子见过最高的价格了,她激动得都粉脸通红,向李七夜飘去的媚眼,都妩媚得快滴出水来了。

    “你”飞剑天骄顿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了,这把始祖之剑本来就是唾手可得了,现在李七夜一个亿砸了下来,一下子断了她的路,一个亿,那已经是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了,五千万之内,她还能承受,一个亿,那怕作为半步长存的她,那怕出身高贵的她,也都无法承受这样的价格,而且,这个价格,已经十分不理智了。

    在刚才,大部分买家都纷纷退出了,这不仅仅是因为价钱的问题,同时大家也多多少少给她飞剑天骄一点面子,现在倒好了,大家都看得出来,飞剑天骄差点就能拿到这把始祖之剑了。

    但是,现在李七夜一个亿砸了过来,煮熟的鸭子飞了,这怎么不让飞剑天骄愤怒呢。

    “我怎么了?”面对飞剑天骄那足可杀人的目光,李七夜十分的淡定,悠悠地说道:“不服气吗?你可以再出价嘛,反正价高者得,我相信你也出得起这个价钱的。”一时之间,大家都看着李七夜和飞剑天骄了,谁都明白,李十亿用一个亿砸过来,那是狠狠地抽了飞剑天骄一个耳光,那是存心与飞剑天骄过不去。

    虽然说,在拍卖行一直以来都是价格者得,但是,在最后一刻,李十亿却偏偏报出了一个亿这样离谱的价格,那不是和飞剑天骄过不去,还能是什么?

    所以,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明白,李十亿这是要与飞剑天骄结仇了。

    “不要以为有钱就了不起!”此时飞剑天骄一肚子的怒火,煮熟的鸭子飞了,这换作任何人,都会心里面怒火直冒,有杀人的冲动。

    “对,我有钱,就是了不起。”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你不服气,可以出更高的价格。”

    平日里,飞剑天骄还能心平气和,但是,在这一刻,飞剑天骄真的没办法平静下来,李七夜这样的话更是让她怒火直窜了上来,她乃是天之骄女,威名赫赫,绝世无双,千宠万爱集于一身的她,今天却被一个无名小子用充满了铜臭味的一个亿现金给打脸了。

    这样的遭遇,让飞剑天骄难于承受,心里面的怒火就像火山爆发一样,如果不是在骄横商行的拍卖行,她一定会手刃这个王八蛋。

    “一亿一千万。”就在这个时候,高空之上,传来一个充满魅力,十分悦耳,又是威严无比的声音。

    “溪皇”听到这个声音,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心里面一震,在这个时候,许多人都纷纷抬头望向天空。

    毫无疑问,此时报价的正是溪皇,金光上师的妻子。

    “溪皇出价了”在这个时候,有一些人不由心里面一震,大叫了一声。

    “嘘,不要出声。”他身边的人也立即提醒他,示意他低声。

    溪皇一出价,这顿时让整个场面显得寂静起来,毕竟她的身份与众不同,绝世无双。

    金光上师的妻子,单凭这个身份,都已经足够让所有人为之肃然起敬了。

    听到溪皇报价,这让飞剑天骄不由为之一喜,这让她看到了一些希望。

    在场的所有买家,心里面一震之时,也有些敬畏,毕竟,溪皇的妻子报价了,谁人还敢再报价?看了一眼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