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场高潮之后,好一会儿,整个场面这才平息下来,但是,依然有不少人激动不已。

    这就的金钱的魅力,可以说,这一场拍卖,乃是金钱的胜出,无关于地位。

    试想一下,平日里,如明王佛,如皇尊真帝,他们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但是,最终,那怕如明王佛,那怕他佛法无敌,但,在这拍卖场中他依然败给了金钱。

    在往昔,多少人觉得,如明王佛这般人物,那是高如青天,远扬高飞,犹如不食烟火,但是,今日,就在这拍卖会上,十个亿,就狠狠地砸在了明王佛的脸上,让他无法招架。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刺激,那是多么震撼人心,只怕有些修士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一幕,十个亿,就砸得明王佛无法招架。

    “咳,下一件拍卖宝物继续。”连女拍卖师都有些失态,毕竟,她主持拍卖如此久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景。

    十个亿的大成长存真石,这样的交易额,也是她主持拍卖大会来,第一次达到如此的高度,以前从来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这场拍卖会,那简直就是让她的业绩疯狂飙升,会让她成为整个拍卖场的业绩最好的人。

    被李七夜砸出十个亿,砸出高潮之后,后面的几件拍卖品虽然拍出了个高价,但是,最终都还不如李七夜砸出十个亿那么震撼,也没有人能拍出李七夜这样离谱的价格。

    毕竟,在场的买家都是充满着理智的,并不像李七夜那样疯狂,出手就是十个亿,而且在自己叫价的基础上是翻倍叫价。

    甚至,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当李七夜一出手之时,就已经决定了这件宝物的归属了,明智的人,都没有必要与李七夜去争了,这样的土豪,根本就是争不过。

    一连几件宝物拍了出去,李七夜都没有出手,这也让不少拍到的买家也暗暗庆幸,幸好这个疯子没看上这几件宝物,不然这一次拍卖会他们就是白来一趟了。

    就像明王佛一样,他本就是为了《石兰经》而来,而且,以明王佛的地位,以他楞枷寺的财力,按道理来说,《石兰经》他们必定能拿到手,连明王佛也会这样认为。

    但,却没有想到,遇到了李七夜这样的疯子,最后,他们空手而归,他们唯一想要的《石兰经》都被李七夜拍走了。

    不过,也有不幸之人,飞剑天骄就特别的不幸了,而且,不是一般的不幸,是特别的不幸。

    “铛——”的剑鸣之声响起,在这个时候,下一件拍卖品被推了上来,当这件拍卖品一被推了上来之时,拍卖场不少修士强者的配剑都一下子鸣响起来。

    “共鸣——”当听到自己的配剑鸣响起来,振动不止,好像要脱鞘飞出去,不少修士强者立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这个时候,大家向拍卖台望去,只见这一件拍卖品就是一把宝剑。

    此时宝剑已经出鞘,剑一出鞘,吞吐着无尽神光,剑芒如同实质一样刺入了他人的眼睛,让人疼得难于挣开双眼。

    最为可怕的是,当这剑芒刺来之时,举世无双的祖威扑面而来,就如惊涛骇浪一样狠狠地拍在了所有人的胸膛之上,这样的力量,任何人都躲避不了,任何人都感觉自己的胸膛就像被狠狠砸了一下,好像自己的胸膛被击穿一样。

    在如此可怕的祖威之下,一时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喘不过气来,也有许多修士强者被一下子镇压了,站都站不起来,訇伏于地。

    “祖剑——”当感受到这把剑的祖威之时,所有人都明白,这是一把怎么样的神剑了。

    “铛——”的一声响起,女拍卖师乃是祖剑归鞘,放于柜中,妩媚一笑,徐徐地说道:“这就是一把祖剑,剑圣当年所遗留的祖剑,这把剑乃是剑圣还是万统级始祖之时所铸造的,后来并未带走。”

    “剑圣的佩剑。”听到这话,不少修士强者心里面一震,特别是修练剑道的人,听到这话,更是双目炽热,都不由望着这把祖剑,不管是哪一位修士强者,双目中都能压制得住那股炽热。

    剑圣,集剑道大成者,多少修剑之人心中无法超越的巅峰,多少人一辈子所向往所景仰的存在。

    剑圣,以剑问道,以剑成道,最后以剑而无敌。

    剑圣,出身于万统界,后来成为了始祖,以一位万统级别始祖的身份登临于仙统界,但,这并不是剑圣所止步的境界。

    在仙统界,剑圣步步无敌,一剑斩百敌,最终成就了更高的境界——仙统级别的始祖!

    剑圣,便是他的祖号,以剑无敌,以剑证道,这是一个惊艳的始祖,也是十分特别的始祖。

    在三仙界,在修剑的修士心目中,剑圣是最无敌的,是剑道第一人。

    现在剑圣的佩剑出现在了这里,这当然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瞩目了,特别是修剑之人,都想得到这把剑。

    在这个时候,连飞剑天骄都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双秀目牢牢地盯住了这把长剑。

    飞剑天骄正是为了这把剑而来的,她所修的也是剑道,对于她而言,若是能得到剑圣的这把佩剑,不仅仅是能提升她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在未来剑道之上,这把剑能对她有不少的帮助。

    “这把剑,不是剑圣最好的剑,那怕剑圣还是在万统级始祖实力之时,这一把剑,都不是最好的剑。”女拍卖师娓娓道来,如数家珍,徐徐地说道:“这把剑的材质比较一般,砂铁剑胚,从材料而言,是比较低级,虽然后来剑圣也重铸了这把剑,但,却未本质去改变这把剑的剑胚,只能说是完善这把剑,并没有从本质上去改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把剑,是剑圣佩戴时间最长、使用最多的一把剑。这把剑在剑圣年少之时便随于他,一直到了他成道,那怕成道之后,很多时候都用这把剑,那怕他后来成了仙统级别的始祖,都曾经用过这把剑。”

    说到这里,女拍卖师顿了顿,徐徐地说道:“虽然说,这剑的材质很普通,但是,它经历了剑圣一次又一次的锤炼,特别是剑圣无敌之后,在他无敌的力量一次又一次蕴养之下,它已经拥有了始祖的力量,它随着剑圣一次又一次征战八方,就算它不能通灵,但,已经有了始祖的杀伐……”

    “……毫无疑问,在这把长剑之中已经蕴有剑圣的剑道。经我们拍卖行鉴定,剑圣把剑道之纹烙在了这把剑之上,所以,这也使得那怕这把剑的材质再普通,依然能对决于那些以仙材所铸造的始祖之兵。这把剑,就算不能代表着剑圣完整的剑道,但,也能代表着剑圣某一段时间的剑道……”?“……所以说,这把剑,乃是每一位剑强者所必须追逐的无上神剑,值得每一个剑道强者去拥有它。那么,这把剑将会花落谁家呢?请大家拭目以待吧。”

    女拍卖师,那可不仅仅只会卖弄风骚而已,她本身就是一位强大的不朽真神,实力十分的强悍,见识也是十分的广博,所以,对于这把剑的解读,也是入木三分,娓娓道来。

    听到女拍卖师这样一说,在场无数修士强者都不由双目炽热,至于修剑的强者,那就更不用说了,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恨不得就冲了上去,立即把这把剑抢了过来。

    就如女拍卖师所说的那样,那怕这把剑的材质很普通,但是,它是剑圣使用过时间最长的剑,它所蕴养的始祖力量,那都已经是无敌了,更何况这把剑所蕴有的剑道,更是大家所追逐的。

    那怕不是修练剑道的强者,对于这样的一把始祖之剑,那也一样垂涎三尺。

    这不需要大家多说,一把始祖之剑是多么的强大,那怕这一把始祖之剑并未通灵,并未神通,但是,它的强大,不是那些真帝兵器所能相比的。

    “好东西。”有些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始祖之剑,只怕也唯有骄横商行才会有拍卖了。”看着这把始祖之剑,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始祖的兵器,那是多么的抢手,任何一个大教,拥有这样的兵器,都恨不得藏起来,或者当作是镇教之宝。

    这一级别的东西,基本上是不可能在市面上流通了,而且,这样的东西,一般人也根本就买不起,一般的商行,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承接这样的一件始祖之剑。

    唯有骄横商行,才拥有这样的实力,可以把一把始祖之剑拿出来拍卖,而且,这样的一把始祖之剑,还不是这场拍卖会最强的宝物,还不是压轴宝物。

    单从这一面也可以看得出来,骄横商行,那是多么浑厚的实力。

    在这个时候,整个拍卖场,都能听到咽口水的声音,就算是那些真帝、长存都已经没办法淡定了,连皇尊真帝这样的存在,都不由站起来,看着这把长剑。

    隆重推荐:瑞根都市官文新书《还看今朝》新鲜出炉,,喜欢这一类的兄弟可以去踩一踩。

第3017章十个亿买本书    五个亿,一个本古经,拍出了五个亿,一下子把所有人呆傻了。

    女拍卖师激动得不行,这还不是压轴的宝物,一本古经就拍出了五个亿,而且这还是大成长存的真石,这样的天价,那怎么不把人吓住呢。

    这是女拍卖师主持拍卖以来,最大的一桩拍卖,也是最高价的一桩拍卖。

    “我操,这真没把钱当钱呀。”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无数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七夜身上了。

    “这小子疯了吗?脑袋有没有被烧坏?”也有人都不由怀疑,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很想摸一下李七夜的脑袋,是不是他的脑袋发烧,把脑子给烧坏了。

    五个亿一出,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已经彻底的说不出话来了,只差点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们已经被李七夜这样的手笔给砸得内伤了。

    五个亿,那怕他们是明王佛座下的沙弥,都一样被这样的数目给砸懵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真石,那可是大成长存专享真石,这样的真石是何等的珍贵,是何等的罕见,李七夜随手便砸出了五个亿,那当场就镇慑住多少人。

    “五个亿,五个亿,还有人叫五个亿吗……”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都激动得砸起了手中的棒槌了。

    “道友,你我结个佛缘如何……”在这个时候,虽然明王佛未至,镜像依然模糊不清,但是,他的声音却传来了。

    佛声浩荡,他这平稳淡定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佛道的韵律,当他的声音一响起之时,好像有千万大佛在你耳中禅唱一样,恍然之间,佛音好像是淹没了你的心海,让你迷失在佛法的无边海洋之中。

    明王佛声音响起,就犹如传下了法旨,一下子让整个拍卖场,变得寂静起来,在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低下了头颅,甚至有不少修士强者受到万佛的韵律所感染,竟然在那里顶礼膜拜。

    当明王佛的声音一落下,似乎整个拍卖场都成为了佛土一样,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心里面被投下了佛影,心湖泛起了涟漪。

    明王佛未亲自驾临,单凭佛音,都已经让人顶礼膜拜,这是多么可怕的感染力,听到这样的佛音,在场的大人物,那怕皇尊真帝、圣霜真帝,都不由心里面为之一凛,不得不承认明王佛的实力深不可测。

    “十个亿——”但是,明王佛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丝毫不受明王佛的影响,而且他的话一说出来,就一下子击碎了明王佛的佛家韵律,一石击起千层浪,在这刹那之间,明王佛刚才所塑造的佛道大律一下子荡然无存。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拍卖场依然是拍卖场,热闹气氛依然还没有消散,这是一个市侩无比的地方,在这里每一缕的空气、每一寸的土地都充斥着金钱的味道。

    “我的妈呀,十个亿——”当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尖叫起来。

    比起明王佛的佛道大律来,十个亿,就是威力无比的炸弹,一下子把佛道大律炸得粉碎。

    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修士强者被这样的手笔吓得尖叫起来。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了,这不仅仅是因为李七夜随手就砸出了十个亿了,那简直就是李七夜拿出十个亿,狠狠地砸在了明王佛的那张大佛脸之上。

    这似乎是赤裸裸地告诉了明王佛,你佛脸再大,我也要用金钱把你砸死!

    这就是金钱的魅力,那怕佛道大律再强,在这一刻都被充满铜臭味的十个亿给砸得粉碎。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了,这不仅仅是李七夜随手砸出了十个亿,而且,他是用金钱打了明王佛的脸,完全不给明王佛佛脸了,用十个亿狠狠抽他。

    这简直就是要与明王佛为敌呀。

    在刚才,明王佛开口,说要与李七夜结个佛缘,这都已经暗示着明王佛有意向李七夜示好,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想请李七夜不要再叫价了。

    但是,明王佛连话都没有说完,李七夜就扔了十个亿,直接抽在了明王佛的脸上,再大的佛善,都不如这十个亿抽得响亮,这十个亿抽了过去,就是明王佛也一下子闭嘴了。

    李七夜这十亿扔了出去,就结了一个敌人,彻底的与明王佛为敌了。

    毕竟,佛脸无上,被人用十亿金钱打脸了,而且这是最世俗最直接的打脸,当着天下人的面,狠狠地抽在了明王佛的脸上,这是使得明王佛、楞枷寺是颜脸荡然无存。

    十个亿一出,明王佛再也不出声了,那怕他没有亲临,他也知道,这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十个亿,那怕对于楞枷寺来说,对于明王佛来说,对于整个道统来说,都是一笔大数目。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笔天文数字,举世之间,能一口气拿得出这么多的人,寥寥无几。

    十个亿,就算他们楞枷寺能拿得出来了,那只怕也是殚精竭力,库存告罄了。

    更何况,花十个亿,买这本《石兰经》,对于他们楞枷寺来,完全是没有这个必要,毕竟他们楞枷寺就是佛家大成,拥有着世间最齐全的佛经,那怕缺一本《石兰经》,对于他们楞枷寺也没有多少的影响。

    “十个亿,十个亿,十个亿,成交!”最终,随着女拍卖师的棒槌落下的时候,十个亿的《石兰经》归属于李七夜。

    一时之间,整个拍卖场的气氛都好像凝固了一样,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大家都不知道这该用什么眼神好,用十个亿拍下了《石兰经》,而且还是大成长存的真石,这样疯狂的手笔,这样的人,难道是疯子?

    如果这样的人都是疯子,那么,自己连疯子都不如,毕竟,这样的一个疯子,随手就可以砸出十个亿的大成长存真石,世间还有几个人这样的疯子?

    此时,整个拍卖场,似乎连银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到一样,连女拍卖师,都感觉只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一般。

    “十个亿,买本《石兰经》,这不值得。”在整个拍卖场安静到极点的时候,大黑牛都不由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

    “没什么,看那两个小和尚不顺眼而已,所以就买了。”李七夜十分淡定地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许多人都感觉自己被这句话给炸昏过去了,就是连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差点被气昏过去。

    看两个小和尚不顺眼,就随便砸出了十个亿,买下了这么一本《石兰经》,这样的人,那是多么的土豪。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就算是高坐在上面的尊皇真帝、圣霜真帝他们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们都不由为之汗颜,都不由为之惭愧。

    看别人不顺眼,就随便砸下了十个亿,他们这么强大的人了,他们如此高高在上的真帝了,他们自问一下,自己也土豪不到这样的地步,也败家不到这样的地步。

    那怕让他们拿出十个亿来砸人,他们自认为也做不出来,那怕他们真的有这个钱了,都舍不得。

    但,李七夜在刚才都砸了那么多钱了,现在又随便砸出了十个亿,似乎,他的钱之多,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有钱,任性,在这个时候,大家只能想到这么一句话了。

    甚至有人都很想冲到李七夜面前,抱着李七夜大腿,哀嚎地说,爷,你就快看我不顺眼吧,随随便便用十个亿砸昏我吧。

    “大哥,我服气。”此时,唐奔这个富二代都没有脾气,五体投地,说道:“大哥,我该叫你李十亿,这个名字,太适合你了。”

    “李十亿,我这觉得,这个名字可以有。”听到唐奔这个富二代给李七夜取了这么样的一个名号,当大家回过神来,细细地品味的时候,都觉得这个名字虽然俗,但似乎特虽的适合李七夜。

    “李十亿——”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真正叫什么名字了,总之,大家知道他叫李十亿!

    “李十亿,李十亿,出手就是十个亿!”在这个时候,唐奔都大叫起来,煽动着气氛。

    “李十亿,李十亿,出手就是十个亿!”一时之间,拍卖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起伏地跟着叫了起来。

    或许在一开始的时候,多少人看李七夜不起,在一些人看来,李七夜跟唐奔一个货色,就是一个暴发户而已,土包子一个,在大人物眼中,也就是蚁蝼。

    但是,当李七夜砸出十个亿,随随便便就狠狠地抽在了明王佛的佛脸上之时,这一切都变了。

    钱多到足够多的地步之时,有钱,就是大爷,不也一样抽得明王佛屁都不敢放。

    明王佛再牛逼又怎么样,现在他不也是没跟着叫价,这就是有钱,大爷。

    “李十亿,李十亿,出手就是十个亿。”一时之间,李十亿这样的大叫声回荡在整个拍卖场。

    连女拍卖师都跟着大叫起来,整个拍卖场的气氛燃到了极点。

    那怕在场再强大的真帝、长存不朽,都沉默了,在这里,有钱,就是大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