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个亿,一个本古经,拍出了五个亿,一下子把所有人呆傻了。

    女拍卖师激动得不行,这还不是压轴的宝物,一本古经就拍出了五个亿,而且这还是大成长存的真石,这样的天价,那怎么不把人吓住呢。

    这是女拍卖师主持拍卖以来,最大的一桩拍卖,也是最高价的一桩拍卖。

    “我操,这真没把钱当钱呀。”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无数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七夜身上了。

    “这小子疯了吗?脑袋有没有被烧坏?”也有人都不由怀疑,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很想摸一下李七夜的脑袋,是不是他的脑袋发烧,把脑子给烧坏了。

    五个亿一出,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已经彻底的说不出话来了,只差点就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们已经被李七夜这样的手笔给砸得内伤了。

    五个亿,那怕他们是明王佛座下的沙弥,都一样被这样的数目给砸懵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真石,那可是大成长存专享真石,这样的真石是何等的珍贵,是何等的罕见,李七夜随手便砸出了五个亿,那当场就镇慑住多少人。

    “五个亿,五个亿,还有人叫五个亿吗……”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都激动得砸起了手中的棒槌了。

    “道友,你我结个佛缘如何……”在这个时候,虽然明王佛未至,镜像依然模糊不清,但是,他的声音却传来了。

    佛声浩荡,他这平稳淡定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佛道的韵律,当他的声音一响起之时,好像有千万大佛在你耳中禅唱一样,恍然之间,佛音好像是淹没了你的心海,让你迷失在佛法的无边海洋之中。

    明王佛声音响起,就犹如传下了法旨,一下子让整个拍卖场,变得寂静起来,在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低下了头颅,甚至有不少修士强者受到万佛的韵律所感染,竟然在那里顶礼膜拜。

    当明王佛的声音一落下,似乎整个拍卖场都成为了佛土一样,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心里面被投下了佛影,心湖泛起了涟漪。

    明王佛未亲自驾临,单凭佛音,都已经让人顶礼膜拜,这是多么可怕的感染力,听到这样的佛音,在场的大人物,那怕皇尊真帝、圣霜真帝,都不由心里面为之一凛,不得不承认明王佛的实力深不可测。

    “十个亿——”但是,明王佛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丝毫不受明王佛的影响,而且他的话一说出来,就一下子击碎了明王佛的佛家韵律,一石击起千层浪,在这刹那之间,明王佛刚才所塑造的佛道大律一下子荡然无存。

    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拍卖场依然是拍卖场,热闹气氛依然还没有消散,这是一个市侩无比的地方,在这里每一缕的空气、每一寸的土地都充斥着金钱的味道。

    “我的妈呀,十个亿——”当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尖叫起来。

    比起明王佛的佛道大律来,十个亿,就是威力无比的炸弹,一下子把佛道大律炸得粉碎。

    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修士强者被这样的手笔吓得尖叫起来。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了,这不仅仅是因为李七夜随手就砸出了十个亿了,那简直就是李七夜拿出十个亿,狠狠地砸在了明王佛的那张大佛脸之上。

    这似乎是赤裸裸地告诉了明王佛,你佛脸再大,我也要用金钱把你砸死!

    这就是金钱的魅力,那怕佛道大律再强,在这一刻都被充满铜臭味的十个亿给砸得粉碎。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了,这不仅仅是李七夜随手砸出了十个亿,而且,他是用金钱打了明王佛的脸,完全不给明王佛佛脸了,用十个亿狠狠抽他。

    这简直就是要与明王佛为敌呀。

    在刚才,明王佛开口,说要与李七夜结个佛缘,这都已经暗示着明王佛有意向李七夜示好,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想请李七夜不要再叫价了。

    但是,明王佛连话都没有说完,李七夜就扔了十个亿,直接抽在了明王佛的脸上,再大的佛善,都不如这十个亿抽得响亮,这十个亿抽了过去,就是明王佛也一下子闭嘴了。

    李七夜这十亿扔了出去,就结了一个敌人,彻底的与明王佛为敌了。

    毕竟,佛脸无上,被人用十亿金钱打脸了,而且这是最世俗最直接的打脸,当着天下人的面,狠狠地抽在了明王佛的脸上,这是使得明王佛、楞枷寺是颜脸荡然无存。

    十个亿一出,明王佛再也不出声了,那怕他没有亲临,他也知道,这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十个亿,那怕对于楞枷寺来说,对于明王佛来说,对于整个道统来说,都是一笔大数目。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笔天文数字,举世之间,能一口气拿得出这么多的人,寥寥无几。

    十个亿,就算他们楞枷寺能拿得出来了,那只怕也是殚精竭力,库存告罄了。

    更何况,花十个亿,买这本《石兰经》,对于他们楞枷寺来,完全是没有这个必要,毕竟他们楞枷寺就是佛家大成,拥有着世间最齐全的佛经,那怕缺一本《石兰经》,对于他们楞枷寺也没有多少的影响。

    “十个亿,十个亿,十个亿,成交!”最终,随着女拍卖师的棒槌落下的时候,十个亿的《石兰经》归属于李七夜。

    一时之间,整个拍卖场的气氛都好像凝固了一样,所有人都看着李七夜,大家都不知道这该用什么眼神好,用十个亿拍下了《石兰经》,而且还是大成长存的真石,这样疯狂的手笔,这样的人,难道是疯子?

    如果这样的人都是疯子,那么,自己连疯子都不如,毕竟,这样的一个疯子,随手就可以砸出十个亿的大成长存真石,世间还有几个人这样的疯子?

    此时,整个拍卖场,似乎连银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到一样,连女拍卖师,都感觉只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一般。

    “十个亿,买本《石兰经》,这不值得。”在整个拍卖场安静到极点的时候,大黑牛都不由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

    “没什么,看那两个小和尚不顺眼而已,所以就买了。”李七夜十分淡定地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在场的许多人都感觉自己被这句话给炸昏过去了,就是连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差点被气昏过去。

    看两个小和尚不顺眼,就随便砸出了十个亿,买下了这么一本《石兰经》,这样的人,那是多么的土豪。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就算是高坐在上面的尊皇真帝、圣霜真帝他们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们都不由为之汗颜,都不由为之惭愧。

    看别人不顺眼,就随便砸下了十个亿,他们这么强大的人了,他们如此高高在上的真帝了,他们自问一下,自己也土豪不到这样的地步,也败家不到这样的地步。

    那怕让他们拿出十个亿来砸人,他们自认为也做不出来,那怕他们真的有这个钱了,都舍不得。

    但,李七夜在刚才都砸了那么多钱了,现在又随便砸出了十个亿,似乎,他的钱之多,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有钱,任性,在这个时候,大家只能想到这么一句话了。

    甚至有人都很想冲到李七夜面前,抱着李七夜大腿,哀嚎地说,爷,你就快看我不顺眼吧,随随便便用十个亿砸昏我吧。

    “大哥,我服气。”此时,唐奔这个富二代都没有脾气,五体投地,说道:“大哥,我该叫你李十亿,这个名字,太适合你了。”

    “李十亿,我这觉得,这个名字可以有。”听到唐奔这个富二代给李七夜取了这么样的一个名号,当大家回过神来,细细地品味的时候,都觉得这个名字虽然俗,但似乎特虽的适合李七夜。

    “李十亿——”一时之间,大家都不知道李七夜真正叫什么名字了,总之,大家知道他叫李十亿!

    “李十亿,李十亿,出手就是十个亿!”在这个时候,唐奔都大叫起来,煽动着气氛。

    “李十亿,李十亿,出手就是十个亿!”一时之间,拍卖场的不少修士强者都起伏地跟着叫了起来。

    或许在一开始的时候,多少人看李七夜不起,在一些人看来,李七夜跟唐奔一个货色,就是一个暴发户而已,土包子一个,在大人物眼中,也就是蚁蝼。

    但是,当李七夜砸出十个亿,随随便便就狠狠地抽在了明王佛的佛脸上之时,这一切都变了。

    钱多到足够多的地步之时,有钱,就是大爷,不也一样抽得明王佛屁都不敢放。

    明王佛再牛逼又怎么样,现在他不也是没跟着叫价,这就是有钱,大爷。

    “李十亿,李十亿,出手就是十个亿。”一时之间,李十亿这样的大叫声回荡在整个拍卖场。

    连女拍卖师都跟着大叫起来,整个拍卖场的气氛燃到了极点。

    那怕在场再强大的真帝、长存不朽,都沉默了,在这里,有钱,就是大爷!

第3016章石兰经    在下半场拍卖过程中,唐奔这个富二代还真有点意思,他虽然也拍下了一二件宝物,更多的是在哄抬那些拍卖品的价格。

    他把一些拍卖品的价格哄抬到足够虚高的价格之后,突然停手不拍了,把不少最后接盘的买家气得牙痒痒的。

    虽然说,这些大人物的的确确是冲着这些拍卖品而来的,甚至他们对于其中的某一件拍卖品是志在必得,为了拍下这样的一件拍卖品,他们都是有备而来,准备了足够的资金。

    但是,被唐奔这样一折腾,这些拍卖品最终所拍出的价格,远远超出了买家的预算,甚至是高出了好几倍,有的离谱到了十倍。

    如此的大出血,这怎么不让这些买家恨得牙痒痒的呢。

    但是,这里偏偏又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大家都奈何不了他这个富二代,否则的话,换一个地方,说不定唐奔早就被人卸成了八大块了。

    唐奔这个唐二代还真的是一副老子有钱,谁都不怕的模样,所以,谁的价格都敢哄抬一下,连皇尊真帝、圣霜真帝参加拍卖的时候,他都要哄抬一下。

    不过,这个暴发户一样的小子,也是有点小机灵,对于尊皇真帝、圣霜真帝所参与的拍卖,他也仅仅是小小地哄抬了一下价格,并没有抬得那么离谱。

    “这小子,我都怀疑是不是骄横商行请来的托。”看到唐奔这个富二代胡搅蛮缠,大黑牛都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也仅仅地笑了一下而已,没有说什么。

    “下面这件拍卖品,乃是十分难得的古经。”就在大黑牛说话其间,一个新的拍卖品被推了上来。

    此时,只见古香古色的托盘上放着一本古经,这本古经十分的古老,整本古经泛黄,似乎已经在无数的岁中流淌着,沉浸于亘古的岁月之中。

    就是这么一本古老无比的古经,它似乎是承载着无量的佛力,似乎在这本古经之中就蕴藏着一尊无上大佛一样,它似乎随时都会破纸而出。

    那怕这本古经没有散发出无敌的佛力,但是,当这本古经静静地躺在托盘上的时候,就已经让人感觉有一尊古佛盘坐在那里一样。

    “这本古经,名叫《石兰经》,此乃是三大古经之一。”此时女拍卖师徐徐地说道。

    “什么,《石兰经》!”听到这个名字,在场有佛道的大人物都大吃一惊,说道:“这是真的《石兰经》。”

    “如假包换。”女拍卖师徐徐地说道:“《石兰经》乃是佛道的开端古经之一,价值无量,比楞枷佛还要古老,曾有传言,楞枷佛成道之前,曾经参过《石兰经》残本,后成为一代无双始祖,开创佛土,所以,这本《石兰经》的价值,无需多言。”

    听到女拍卖师的话之后,在场的不少人相视了一眼,特别是佛道中的大人物,望着这本《石兰经》都不由双目发亮,目光炽热,毫无疑问,他们也是冲着《石兰经》来的。

    对于佛道的大人物而言,《石兰经》乃是佛道无上的古经,是佛道三大古经之一,有人说佛道三大统,有一统便是出身于《石兰经》。

    试想的下,楞枷佛在年少之时,便参悟过《石兰经》,而且还是残本,他便立地成佛,成为了无双的始祖,创建了无上佛土。

    单从这一点而言,就可以看得出这样的一本《石兰经》是何等的价值了。

    当然,相对于其他道统而言,他们对于《石兰经》的兴趣相对是弱了不少,毕竟,佛道以很多的道统功法有所冲突。

    “石兰经,乃是托拍。买家只要大成长存所专享的真石,以二千万为起价。”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报出了这样的价格。

    “二千万,大成长存专享的真石,每次加码十万起。”听到这样的话,不少大人物都摇了摇头。

    虽然有一些大人物都对这本《石兰经》有兴趣,但是,这样的价格,实在是太离谱了。

    从这里也看得出来,卖家很有可能是一位大成长存,不然也不会要求这样的真石。

    “二千零十万。”虽然这部《石兰经》的价格有些离谱,但是,依然有佛道的大人物对它有兴趣。

    毕竟,《石兰经》乃是佛道开端的古经之一,它有着极大的价值。

    “二千一百万!”这个买家刚叫完价,唐奔就立即叫了一个价。

    这个买家立即向唐奔望去,瞪了过去的目光十分的凌厉,如果在这里可以杀人的话,他会毫不犹豫把这个富二代宰了。

    “瞪着我干什么。”唐奔笑嘻嘻地说道:“这里是拍卖行,谁的钱多,谁的话就管用,难道你想比拳头不成?你想比拳头,那也得先问问骄横商行。”

    这个买家顿时没有了脾气,没有几个人敢在骄横商行撒野,毕竟这个贯穿三仙界的商行,实力是深不可测,不会比任何一个道统差。

    “二千二百万。”在唐奔刚报完价之后,只见明王左童传话,这是明王佛出的价格。

    在此之前,明王佛的镜像一直都没有参加拍卖,一直都沉默着,现在突然开口拍价,毫无疑问,明王佛是冲着这本《石兰经》来的。

    “二千二百一十万。”另一个买家也报价了。

    “二千五百万。”唐奔笑嘻嘻地说道。

    一口气涨了二百多万,这顿时让唐奔招来了不少目光,一些目光不善地盯着唐奔,他们在唐奔手中吃了大亏。

    “二千六百万。”相比起唐奔这样的富二代来,明王佛这边不动声色,以很平淡的口吻报出了这样的价格。

    “二千七百万。”那怕是与明王佛对价了,他依然是一副暴发户的模样,老子有钱,怕谁了。

    “二千八百万。”明王佛这边依然平淡无比。

    “二千九百万。”唐奔笑嘻嘻地说道:“我家的老奶奶天天唱经,我买本回去给她老人家念念。”

    “三千万。”明王佛这边依然是底气十足,那怕唐奔这个富二代再有钱,他们也是十分淡定。

    “这个暴发户,只怕他们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整个楞枷寺吧。”有人见唐奔要与明王佛对价,有人不由摇了摇头,说道。

    “三千一百万。”唐奔依然一副老子有钱的模样,对明王佛这边笑着说道:“佛主,你们都已经成道了,何必跟我争这么一个经书呢。”

    对于唐奔这样的话,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不屑地看了他们一眼,明王左童冷冷地报出了:“三千二百万。”

    虽然这价格高,但是,对于楞枷寺来说,还是可以承受,要知道,他们可是一个道统。

    “三千三百万。”唐奔紧咬不放。

    “一个亿——”在唐奔刚刚把价格报完的时候,一个慢吞吞的声音响起了。

    “我操,亿万户又出手了。”一听到一个亿之后,大家不用看是谁了,开口就是一个亿,全场只有一个人——李七夜。

    大家望去,果然,报价的正是李七夜,所有人一下子望去,看有些发懵。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又有了一个全新的外号,亿万户,因为他一开口动不动就是一个亿,完全是秒杀了所有人。

    “哇,这小子,太疯狂了,好像他的钱是无穷无尽一样。”所有人都惊吓,不由为之哗然。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望着李七夜的时候,心里面都有些懵,大家都在猜测,这小子究竟是何来历。

    “大哥,我服你。”唐奔立即鼓掌,说道:“我唐奔有的是钱,但是,和大哥你相比,我这点钱算不了什么,你牛,一个亿,我不要了。”

    这个时候,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都不由怒视李七夜,上次在店里的时候,他们就是被李七夜抢走了一尊木佛,现在李七夜又要和他抢古兰经,这怎么不让他们心里面怒火直冒呢。

    “小子,你就算再有钱,也比不过我们楞枷寺。”在这个时候,明王右童沉不住气了,冷冷地说道。

    “三个亿。”明王右童话一落下,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三个亿,这小子疯了吧。”一听到三个亿,所有人都咋舌,一时之间,大家都呆了。

    “三个亿,三个亿,还有人报价吗?”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都激动得不行,因为李七夜每一次出手,都是惊天动地,这一次拍卖会,她的业绩那是飙升了。

    “你——”一时之间,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脸色涨红,明王左童冷冷地说道:“此乃是我佛家古经,当是迎入楞枷寺。”

    “五个亿。”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我的妈呀,这还是人吗?钱不是钱吗?”在这个时候,拍卖场不知道有多少人站了起来,整个场面一下子沸腾起来。

    “五个亿,五个亿,还有更高价吗?佛主,可要再出价?”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都激动得粉脸涨红,丰腴无比的酥胸起伏不止,更显得妩媚,都快滴出水来了。

    在这个时候,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被气得脸色酱紫,久久说不出话来,差点吐血。

    五个亿,这样的价格一出,顿时让整个场面给爆了。

    PS:起点安卓客户端今天推出了粉丝战队PK活动,在章节评论的后面就能进入,请大家支持萧府军团战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