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上半场热身结束,终于来到了下半场了,下半场拍卖开始,第一件宝物被推了出来。

    这是一件宝衣,只见在柜子里面,宝衣吞吐着霞气,如同仙衣一般。

    “此衣,来历惊天。”女拍卖师徐徐地对诸位客人说道:“玄嚣,想必大家应该清楚。”

    “玄嚣是谁呀?”当然,并不是谁人都知道玄嚣,一听到这个名字,有不少修士强者觉得陌生。

    “玄嚣真帝。”有一位真神熟读史册,知道三仙界的诸位真帝。

    “对,就是玄嚣真帝。”女拍卖师徐徐说道:“不过,那是后来的事情。玄嚣入我们仙统界之时,还未成帝,当年他飞升入仙统界之时,还只是一个小修士,在我们仙统界默默无名,他是由下界飞升上来的。”

    “不可能吧。”听到这个消息,很多年轻一辈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他们看来,下界的修士强者,想进入仙统界,要么是成为了无敌的真帝,要么是强大无匹的不朽真神,如果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修士,又怎么可能飞升到仙统界。

    “传说玄嚣当年进入了迷仙殿,连闯一百多殿,最后在迷仙殿中得一仙棺,棺中有一个仙女,玄嚣便与此女子一同飞升入了仙统界。记载是如此,具体是如何,谁都说不准。”一位老一辈的不朽真神徐徐地说道。

    “这位女子,究竟是何来历?”听到这样的故意,许多年轻一辈,都一下子对这位女子感兴趣了,甚至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仙子。

    如果是一个普通女子,或者是一个弱者,又怎么可以轻易地从下界飞升到仙统界呢。

    “不清楚。”这位老一辈的不朽真神轻轻摇头,说道:“这个女子,后来是一个谜,或许她的身份只有玄嚣才知道。有传言说,玄嚣后来因为这个女子,从而成为了真帝,甚至有可能成为三仙界唯一一个,以真帝实力斩杀始祖的人。”

    “什么——”听到这话,拍卖场内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哗然了,特别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消息的人,更是心神一震。

    “这,这不可能吧。”不少年轻一辈听到这样的消息之时,都觉得不可思议。

    真帝与始祖之间,有着无法距越的鸿沟,就算一位真帝再强大,那也仅仅是真帝而已,如果始祖再弱,那终究是始祖。

    那怕是强大到最巅峰的十二宫真帝了,都不见得能比最差的始祖,也就是万统级别的始祖相比。

    毕竟真帝跨越了这一道鸿沟之后,跨越了帝坎之后,那才是真正的迈入始祖门户,才真正有资格成为始祖。

    所以说,真帝再强大,终究只不过是真帝,始祖再弱,依然是一尊始祖。

    一尊真帝,又怎么可能斩杀一位始祖呢,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帝斩始祖,这怎么可能,两者的差距,两者的鸿沟,那根本就是无法跨越的嘛。”一时之间,不少修士强者都纷纷议论。

    对于这个话题,甚至连一些真帝都感兴趣,毕竟,一位真帝斩杀始祖,那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场的任何一位始祖自我思量一下,都认为自己没有这个实力。

    “这是真的。”这个不朽真神郑重地点头,徐徐地说道:“这件事情有正史记载,得到了其他的真帝与始祖承认,被斩始祖,乃是白云始祖。”

    不朽真神这么肯定的话说出来之后,在场就显得安静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你看我,我看你的。

    既然这样的事情有正史记载,连后世的真帝、始祖都承认,而且被斩的始祖也是有所记载,那就完全没错了。

    一位真帝,斩杀一位始祖,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是多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位真帝,斩杀始祖,这,这,这是怎么样做到的?”在这个时候,就算在场有真帝,都觉得这不可思议。

    在场的真帝,不有少数,强大如圣霜真帝、金变战神、皇尊真帝,他们强大如斯,自问一下,自己也没有那个实力斩始祖,他们与始祖为敌,也只有被始祖所斩杀的份。

    “所以,玄嚣被称列入万古五大真帝之一,惊艳无匹。”这位不朽真神徐徐地说道。

    “这位前辈说得一点都没错。”女拍卖师盈盈一笑,尽显妩媚,说道:“这一件宝衣便是当年玄嚣一同飞升上来的那位女子所遗留下的衣裳,这件衣裳虽然不是什么绝世宝衣,但是,它的价值是不言而喻,有着很多考研的地方,所以,这件衣裳,以三百万为起价,卖家只要适合五宫真帝的真石,每码五万起。”

    女拍卖师话落下之后,不少人的目光落在了这件衣裳之上,比起在此之前的热闹来,这件衣裳的拍卖就显得有点冷清。

    原因很简单,与玄嚣一同飞升而来的女子,一直都是个谜,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来历,总之,她在时间长河中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唯一留下的痕迹也就是因为玄嚣,玄嚣是随着她飞升上仙统界的,除此之外,后世的所有人对他是一无所知。

    “三百零五万。”在这个时候,终于有人报价。

    “三百一十万。”虽然这件衣裳不像刚才那么抢手,但,依然有人对它有兴趣。

    只不过,相比起在此之前的拍卖品来,这件衣裳的报价是谨慎多了,抢的人也少了很多。

    这除了三百万的五宫真帝级别的真石,让不少人却步之外,同时有不少有实力的人觉得它并不值得这个价。

    “三百二十万。”一时之间,报价的人少了很多。

    “这个女子,还真的够神秘。”在拍卖的过程中,大黑牛一双牛眼盯着那件衣裳,说道:“这么一号人物,本帅牛也没听过她的来历。”

    “你不知道来历的人,多着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嘿,这么说来,大圣人知道她的来历了。”大黑牛不由双眼一亮,嘿嘿地笑着说道。

    “四百万——”就在拍卖价进展很慢的时候,唐奔这个富二代又开始出手了,比起其他人来,他叫的价格已经够高了。

    “一千万——”就在唐奔刚刚把价格叫完的时候,李七夜不咸不淡地说道。

    “兄台,你与我过不去了?”唐奔不由瞅着李七夜,说道。

    “没,我钱多,闲着慌。”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然,你感兴趣,可以继续报价,我觉得,你出一个亿更适合。”

    李七夜这话一出,说在场的人都无语了,现在谁人都知道,唐奔和眼前这个看起来平凡的小子都是大土豪,都是有钱的主。

    更土豪的是,李七夜动不动就是一个亿,这出手比唐奔土豪得多了。

    “大哥,你狠,我认怂,归你。”唐奔这个富二代很有意思,他明明是个暴发户,很嚣张的模样,一副老子有钱,谁都不放在眼中,但是,偏偏有时候他又会认怂。

    “一千万,还有没有人叫价,一千万。”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叫价说道。

    三次叫价已过,都没有人与李七夜争,最后这一件衣裳归李七夜所有。

    在场的人都知道,李七夜看起来平凡,但出手特别的阔绰,一出手就是几个亿的那种,那是秒天秒地,没有几个人愿意与他争。

    再说,这一件衣裳在许多人看来,不值得这个价值,毕竟,五宫真帝专享的真石,是十分的珍贵,一千万这样的数字,对于任何一个人,对于任何一个大教传承来说,都是一笔大数目,甚至是一个天文数字。

    用这么大的数目买一件用途不明的衣裳,那是实在不值得。

    虽然说,这件衣裳开局并不好,但是,接下来的拍卖宝物,那就抢手多了,每一件拍卖的宝物,都被拍出了高价,当然,这也让女拍卖师是眉开眼笑,妩媚动人。

    此时,以李七夜在拍卖行的消费,他完全可以升舱了,也有拍卖行的伙计过来问李七夜升不升舱,李七夜拒绝了。

    在这拍卖过程中,有一株仙草,被大黑牛看中,最终也是被他拍下来了。

    不要小看这头牛,他的家底也是十分的殷实,甚至可以说,这头大黑牛是十足十的大富豪,比起那些真帝来,家底不知道厚了多少,所以他一出手,便拿下了这株仙草。

    这样的五年一底拍卖会中,每一位真帝愿意参加,甚至不惜亲自驾临,那都是因为他们有看中的东西。

    比如尊皇真帝,他就拍下了一件了不得的宝物,这是一把金蛟剪。

    毫无疑问,他就是冲着这把金蛟剪来的,他一口咬定,最后大家都争不过他,被尊皇真帝拿下了。

    而圣霜真帝也拍下了一块宝石,这块宝石圣光吞吐,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宝石。

    在这两位真帝插手拍卖的时候,虽然有一些人也是出手竞价,但也仅仅是挣扎了一下而已,最后都放弃了与圣霜真帝他们对抗。

    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两位真帝各自就是为了这宝物而来,作为真帝,他们也竞争不过他们,更何况,还能顺手推舟,给两位真帝一个人情。

第3014章花三个亿买个美女    就在李七夜他们谈话之间,这个石凿族的少女已经被叫价到了一千五百万了。

    毫无疑问,这个少女是特别的抢手,连一些真帝、长存都坐不住了,都纷纷出价,毕竟,对于他们而言,一位纯血的凿石族,对于真帝也好、长存也罢,都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她我要了。”就在报价到了一千五百万的时候,李七夜悠悠地开口。

    李七夜的话一落下之时,所有人都不由望去,因为李七夜的口气太大了,比起唐奔这样的富二代来,李七夜的口气还要大。

    唐奔这样的富二代,还会一直跟着叫价,而李七夜倒好,一开口,就直接说要了这个凿石族的少女。

    要知道,在场中有不少的长存不朽、无敌真帝,而且,在刚才一些真帝都开始报价了。

    面对无敌真帝报价,唐奔这样的富二代,那都已经是谨慎不少了。

    一时之间,无数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的身上,大家一看李七夜,觉得李七夜太普通了,唐奔这个富二代,还算有几分出身于富贵人家的模样,而李七夜普通到路人甲路人乙的地步,甚至不少人都怀疑,他出不出得起这个价格。

    ”好大的口气,这可是一千五百万的叫价。”在这个时候,有人冷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

    这个开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管云鹏,他也坐在上面,与一些不朽真神平起平坐,当然,凭他个人的实力,想坐这个位置只怕是有点悬,但是,他父亲强大,又是兰书才圣的师兄,这也使得了他有坐上这个位置的资格。

    “哟,这不是人头马吗?”在管云鹏开口的时候,大黑牛顿时怪笑一声。

    “你——”一时之间,管云鹏脸色涨红,神态十分难看,他被大黑牛当街骑着走,乃是他的奇耻大辱,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又偏偏无可奈何。

    “我要了,都可以闭嘴了。”李七夜都懒得去理会管云鹏,只是看了一眼铁笼中的少女,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不少人皱眉头,这神态比唐奔这个富二代嚣张多了,唐奔这个富二代,好歹也是一副老子有钱的模样,而李七夜这模样,简直就是好像在说,在场的都是垃圾,我开价了,你们可以闭嘴了!这当然让在场的许多人不爽了,这嚣张的态度,似乎连真帝都不放在眼中,一副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模样。

    “哈,哈,哈,这位兄台,你的口气倒不小。”此时连唐奔这样的富二代都不由大笑了声,说道:“不过,这可不是儿戏,这可是要真金白银。”

    “你那点钱,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对于唐奔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风轻云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好大的口气。”唐奔被李七夜如此的鄙视,顿时也有些不爽了,立即大叫地说道:“我出二千万。”

    “五千万。”在唐奔叫出二千万的时候,李七夜风轻云淡地说道。

    “我——”唐奔还真的是有钱,一见李七夜叫了五千万,顿时张口,想再加个价。

    “一个亿。”唐奔还没有说话,李七夜皱头都没有皱一下,就便风轻云淡地说出了这样的一个价格。

    “一个亿——”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一下子哗然了,那简直就是疯狂。

    “三个亿。”但,刚报完价,李七夜又看了唐奔一眼,随便说出了一个数字。

    “我操——”一时之间,整个拍卖行都哗然了,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李七夜。

    “这小子,疯了吗?”看到李七夜那模样,有人不由瞠目结舌,都觉得这太疯狂了。

    一开口五千万,那都已经够逆天了,然后在自己价格上加到了一个亿,别人还来不及加价,又追到了三个亿。

    “我的妈呀,一百万的凿石族少女,居然拍到三个亿,这是疯了吗?这样的疯子,哪里来的?”一时之间,有不少人怪叫一声。

    在这个时候,连坐于楼宇之内的圣霜真帝都被惊动了,她不由眺目而望,看到李七夜的时候,她知道这是谁了,她遥遥地向李七夜点头致敬。

    一时之间,连唐奔这样的富二代都愕在了那里,因为他加价几百万几百万的加,甚至加了上千万,但是,像李七夜,一开口就是上亿,而且还在自己价格上去追加到了三个亿,这样疯狂的事情,他肯定做不出来。

    一时之间,连在场的那些高位真帝,比如尊皇真帝,他们都不由向李七夜看去。

    唐奔竟价都没有引得起这些真帝的侧目,谁都看得出来,唐奔是一个富二代,老子就是有钱。

    但是,李七夜这样的做派,那已经是没办法用富二代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个疯子。

    “三个亿,你真的能拿得出来这么多的龙血真石吗?”见到李七夜这普普通通的模样,在场的不少人都怀疑李七夜的财力。

    “李公子的财力没问题。”在有人质疑的时候,骄横商行倒是肯定了李七夜的财力。

    “这小子,什么来历?”连骄横商行都肯定了李七夜的财力,这一下子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哗然,这可不是哄抬价格,而是真金白银。

    三个亿的龙血真石,这对于任何一个大教而言都是一笔大数目,然而,这样的一笔大数目竟然出自于李七夜这样一个看起平凡无奇的小子之口,这简直都让人怀疑了。

    “平时,我们见的有钱人不少,没想到,今天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有一些修士强者都不由苦笑了一下。

    比起李七夜这样的疯子来,他们平时所见到的有钱人,那都算不了什么了,一开口就是三个亿,还有谁比他更疯狂的?而且,这样的疯子还是超级有钱的疯子!

    至于白金宁,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李七夜如此的大手笔了,在这个时候,她除了苦笑,那也只有苦笑了。

    一时之间,整个拍卖行的人都看着李七夜了,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个疯子是什么来历。

    “好吧,兄台,我服,我大写一个服字,你赢了。”唐奔这个富二代虽然嚣张,但,在这个时候,他也只好服气了。

    在这个时候,那怕是有意向的真帝、长存,他们也都只好相视了一眼,最后他们也只好放弃了。

    如果说,几千万他们还是想拍下这个凿石族的少女,但是,三个亿这样的天价,而且,后面李七夜只怕还会再加价,所以他们觉得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价值。

    “三个亿,归李公子所有。”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也对李七夜妩媚一笑,那妩媚一笑,倾国倾城,不知道有多少青年被勾去了魂魄。

    对于这样的豪客,骄横商行是欢迎都来不及,一百万的价格,被拍到了三个亿,这样的壮举,在骄横商行的拍卖会上,那是十分少见的事情。

    除了这个凿石族的少女给上半场带来了这样的惊喜之外,上半场的拍卖也就平平而已,至少对于那些真帝、长存而言是如此。

    在上半场拍卖大会结束之后,唐奔这个富二代终于如愿地坐上了楼阁,在这个时候,他与那些高位的真帝,如皇尊真帝、飞剑天骄这样的存在平起平坐了。

    这也算是一个奇迹,谁人都能看得出来,唐奔这个富二代道行也就平平了,论身份、论地位,那是完全没办法与皇尊真帝他们平起平坐了。

    但是,在骄横商行拍卖会这样的一个地方,就是那么的特殊,或者也只有骄横商行这样的一个拍卖会才能让唐奔这样的富二代能与皇尊真帝他们这样的存在平起平坐。

    “不错,不错,这个位置很好,本少爷满意,给一百分。”唐奔坐在这个位置之上,大笑,鼓掌,他那暴发户的模样,让不少人直皱眉头。

    在多少修士强者的心目中,这些高位真帝、长存都高高在上的存在,今天唐奔这样的一个富二代竟然与他们平起平坐,那实在是大煞风景。

    “尊皇陛下,你的大名如雷贯耳。”与真帝、长存平起平坐之后,唐奔立即向这些人打招呼,一副很得意的模样。

    对于唐奔这样的姿态,尊皇真帝也只是笑了笑而已,轻轻点头。

    “哈,飞剑天骄,我仰慕你很久了,什么时候能约你晚餐。”唐奔这个富二代一副老子有钱,谁都敢泡的模样,直接向飞剑天骄约会。

    飞剑天骄只是冷漠地看了唐奔一眼,理都懒得理会。

    像明王佛身边的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这些人,更是不屑地看了唐奔一眼,对于唐奔的打招呼,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虽然说,唐奔是超级有钱的富二代,但是,在飞剑天骄他们眼中看来,再有钱,唐奔那也只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他们根本就不会去多看他一眼。

    在他们看来,像唐奔这样的人,也就只有在这里能和他们平起平坐而已,出了拍卖行,唐奔依然是一只蝼蚁,根本就没有资格与他们平起平坐。

    “这小子,有点意思。”看到唐奔这得意忘形的模样,大黑牛也不由嘿嘿地笑了一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