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面对唐奔这样的口气,有一些修士强者,特别是一些不朽真神,颇为不满,只能是冷哼一声。

    但是,那怕是不满,大家也是无可奈何,毕竟这里是骄横商行,不论是谁,都不敢轻易去耍蛮,就算有什么恩怨,那也必须是拍卖结束之后再解决。

    更何况,这也谈不上什么恩怨,价高者得,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如果心里面不满意,就拍出更高的价格。

    上半场的拍卖品算是比较平平,没有多少的惊喜。当然,这样的平平只是对于在场的真正大人物而言,比如说尊皇真帝他们这样的存在。

    毕竟,上半场只不过是热身而已,能拿出来拍卖品,多数都是他们这些大人物所不缺的,就算是偶尔有一二件,那都只是稍稍热身而已。

    当然,对于满场上十万的修士强者而言,每一件送上来的拍卖品,都看得他们心里面怦然直动,每一件拍卖品,对于他们而言,那都是十分珍贵,甚至有些东西可以称之为镇教之宝,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东西。

    正是因为如此,更让这些普通的修士强者看得热血沸腾,他们都期待着下一个拍卖品的推出。

    同时,也在这样的一场拍卖会上,让所有的修士强者明白天有多高,明白了自己与那些站在巅峰上的存在有着多遥远的距离。

    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修士强者来说,上半场的很多拍卖品都可以媲美于他们大教、家族的镇教之宝了,然而,这些拍卖品对于尊皇真帝、明王佛他们而言,却不屑一顾,连出价的兴趣都没有,试想一下,其中的差距,其中的鸿沟,那是多么难于跨越的。

    这也是骄横商行五年一度拍卖会的魅力所在,任何人参加了这一场拍卖会,都觉得物有所值。

    上半场中,一般的宝物李七夜也未曾出手,这并不引起他的兴趣,不过,有一件拍卖品被送上来之后,这立即引起了李七夜的注意。

    “大家请看,这是三十六号拍卖品。”在这个时候,有一个铁笼被推了上来。

    在这个铁笼之中,装着一个少女,当这个铁笼中的少女被推上来之后,立即吸引了在场不少人的注意,连一些真帝、长存都不由多看了她一眼。

    对于很多修士强者而言,他们更多的注意力是留在了这个少女的美貌之上,这个少女的确是很美丽,一头金黄的秀发,高挺的鼻子,一双碧眼,看起来充满了异域风情,那怕是此时这个少女神态冷漠地坐在铁笼之中,但她一个神态,便能吸引人注意,一个轻微的表情,就可以撩动人的心弦,似乎,她天生就是尤物,美艳得不可方物。

    “的确是个尤物,撩人心弦。”不少气血方刚的年轻人看到这铁笼里的少女,都觉得她比女拍卖师还要妩媚,似乎,她就是天生的艳物,香艳无比。

    但是,一些真帝、长存不朽他们的目光不是聚集在了这个少女的一双手臂之上,就是聚集在了铁笼之上。

    强大的真帝、长存不朽都看得出来,这个少女的一双手臂被强大无匹的手段所封,连锁住她的铁笼都是以星口井铁所铸造,此铁以坚硬而称著。

    “此女,乃是受一位客人托拍,具体来历,保密,但骄横商行可以保证,没有任何后顾之患。我相信诸位也能看得出来,此女不凡。此女出自于凿石族,纯血,绝对是绝正无双,同时,完璧之身。”女拍卖师向大家介绍这个女子。

    “凿石族——”听到这个种族,有一些学识渊博的修士强者不由暗暗吃惊。

    同时,对于不少修士强者来说,这个种族的名字显得有些陌生,很多人没有听过这个种族的名字。

    “世间还有凿石族,这真的不容易,特别还是纯血,这,这只怕举世难见吧。”有一些见识渊博的强者也不由吃惊。

    凿石族,曾经是一个大族,威震天下,不过,那是在远古时代了,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凿石族慢慢消失了,虽然在后世依然有一些人以凿石族自居,但都不是纯正的血统,要么是杂交后代,就是血统十分稀薄。

    可以说,在当世之间,纯血的凿石族已经是看不到了,现在这个女子竟然是纯血的凿石族,这怎么不让人大吃一惊了。

    ”凿石族,是什么种族?“有一些年轻的修士强者听过很多种族,就是没听过凿石族。

    “一个已经遗失的种族,在远古时代,传说曾经横扫整个三仙界,其中最有代表的人物就是抱朴了。”有一位长辈徐徐地说道。

    “三仙界的第一位始祖!”虽然很多年轻人已经没听过凿石族的名字了,但是,对于抱朴,还是有印象的。

    毕竟,抱朴是三仙界的第一位始祖,堪称是古老到了难于追溯了,也正是因为抱朴,这才让更多的记住凿石族这个种族。

    “以记载而言,抱朴的确是凿石族的第一位始祖。”长辈轻轻点了点头。

    在这个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位少女的身上,纯血凿石族,的确是让不少人为之心动。

    “怎么看得出来,她是凿石族的。”在这个时候,有一些人提出了疑问了。

    “这个不难。”女拍卖师妩媚一笑,说道:“诸位客人,看姑娘的双手便可以知道。”

    在这个时候,这个少女抬起了双手,让人眼前一花,感觉好像看到了什么,当然,道行浅的人,还是看不懂,一些强大的修士强者已经看出来了。

    “的确是凿石族——”看到这个女子的双手之后,有真帝点头,赞了一声。

    “此女,可谓是价无双,甚至有可能是当世唯一的纯血凿石族了,懂行的客人无需我们多说,不过,托拍的客人要求比较特殊一点,他只要龙血真石,起拍价为一百万,每码一万。”

    “龙血真石。”听到这样的要求,有一些大人物也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龙血真石,也是真石的一种,只不过,这种真石十分特别,而且也珍贵,这种真石比普通的真石还要罕见。

    所以,当听到卖家只要龙血真石的时候,不要说是一百万的起拍价,就单是龙血真石,也是很多人所没有的,所以连一些大人物在此时都出局了。

    “一百零一万。”在这个时候,有不朽真神按奈不住,立即报价。

    “一百五十万。”在这个时候,那个叫唐奔的富二代又来掺和了,似乎,对于他而言,完全不缺钱一样,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他都会掺上一脚,一副老子有钱,你们耐得我奈的模样。

    “一百六十万……”立即有人紧跟着叫价。

    “二百万……”这位唐奔的富二代也立即跟着叫价,而且,他叫价都是十分的惊人,不像别人一点一点地加价,他是一口价加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这种。

    唐奔这样的豪气,就让很多大人物不爽了,他这样一口气就加几十万上百万,这无疑是抬高了拍卖品的本身价格,这让很多人都想抽他一个耳光。

    但,偏偏这里是骄横商行的拍卖行,谁都奈何不了他,如此一下,这也使得大家心里面对他恨得牙痒痒的。

    “一千万……”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凿石族少女的价格被叫了一千万,在这个时候,连一些真帝、不朽长存都出价了,不像在此之前的拍卖品那样,真帝、长存是不屑一顾。

    毫无疑问,一些真帝、长存对于这个凿石族的少女,那是十分感兴趣。

    “为什么这么抢手呢?”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坐在身旁的白金宁为之不解。

    白金宁出身于边荒大地,对于这种拍卖,她已经见怪不见了,每年在边荒大地都有女奴或者少女拍卖,但是,像这个凿石族的少女,拍卖到这样的价格,她觉得不可思议。

    “凿石族嘛,纯血,当然是举世罕有。这不排除一些大人物有着特别不一般的嗜好。”大黑牛嘿嘿地一笑,他的笑容,显得猥琐。

    “真的是这样吗?”白金宁有些疑惑,毕竟,对于长存、真帝而言,他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样的女人,他们没有?毕竟达到他们这样强大的地步,天下万族,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愿意投怀送抱。

    “血统,独一无二的血统。”在白金宁有引起疑惑的时候,李七夜只是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都开口了,大黑牛也收起了自己那猥琐的模样,难得正经,说道:“大圣人这话说得不错,统血的凿石族,可以追溯到远古血统,如果有真帝能配个种,生下来的后代,说不定极为逆天,这也算是留下自己了不起的传承。”

    听到大黑牛这样一解释,白金宁也一下子明白了,作为真帝,哪一个不是强大无比的存在,他们的血统本就是十分高贵。

    而他们这样的存在,当然希望自己的后代也是强大无匹了,如此一来,另一半的血统显得是那么的弥足珍贵。

    凿石族的纯血,无疑是被一些真帝、长存所能看中的。

第3012章富二代唐奔    一开拍,就是千万世不朽真神的不朽真器,这一下子就拉高了门坎了。

    对于不少大教来说,千万世不朽真神的兵器,那是镇教之宝,甚至有不少大教疆国,连这一级别的兵器都拿不出来。

    能拿得出这级别兵器的门派,那都是属于一流门派。

    一开拍,就是三十万的价格,一下子在场有很多人就失去了拍买的价格了,一下子让很多人都只能是旁观了。

    尽管说,如此高的门坎一下子让绝大部分的修士强者失去了参加拍卖的资格,但是,在场有多少的大人物,不说那些真帝、长存,就是不朽真神,那也是上千之众。

    “三十一万……”就在这个时候,立即有人开价。

    “三十五万——”开价的人声音刚落下,就有人紧跟着上去了。

    “三十八万……”

    …………………………………………………………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只宝鼎的价格涨到了一百万,足足涨了三倍之多,而且这还是刚刚开局而已。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为之咋舌,特别是那些出身于比较差一点的修士强者,看到这样的一幕,更是傻眼了。

    像这些出身于二流门派甚至是三流门派的修士强者来说,三十万的千万世不朽真神的真石,那都已经是天文数字了,现在眨眼之间就涨到了一百万,而且这还仅仅是开局的第一件宝物而已,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到了这些大人物手中,似乎钱不是钱一样,随便涨几十万,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有钱人,真多。”在这个时候,第一次来参加这样拍卖大会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惊叹了一声,这是彻底的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这还算不了什么,没看到那些有实力的真帝、长存还没有出手嘛,等他们出手,你再惊叹还来不及。”旁边有人说道。

    被这么一提醒,不少第一次参加这样拍卖大会的修士强者这才发现,的确是如此,对于这样的宝物,那些坐于楼阁之内的真帝、长存,都没有看一眼,甚至可以说,他们对于这样的宝物是不屑一顾。

    最终,这第一件宝物被一百二十三万拍了出去,一开局就是这样的天价了,这一下子让一些教主、族长失去了拍卖的资格了。

    在此之前,有些教主、族长是看中一二件拍卖品的,他们心里面估模,这样的拍卖品,最多也就值一二百万而已,现在第一件拍卖品,就拍出了一二百万了,后面的拍卖品,那是可想而知了。

    第二件的拍卖品被送了上来,那是一只幼鸟,这只幼鸟,金嘴,火嘴,鳞羽,有如蛇一般的尾巴。

    “金喙赤乌——”看到这只幼鸟,立即有教主认出了这只幼鸟,不由惊呼了一声,一时之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云教主好眼力。”女拍卖师一个媚眼,让人销魂,她说道:“这只是三个月大的金喙赤乌,乃是由我们骄横商行孵化,纯正的血统,野性依然在,含有十分稀薄的凤凰血统,若是后期大成,还能晋升为金喙神乌。以五十万的价格起拍,每次加码一万。”

    当这个女拍卖的话一落下,连一些真帝、长存都多看了一眼这只幼鸟,连一些真帝、长存对于这一只金喙赤足幼鸟有兴趣。

    “六十万!”在一开拍的时候,就立即有一位老一辈的长存不朽加价了,而且一加就是十万。

    “一百万——”这位长存不朽一加价的时候,立即有一个人加了四十万,这样的加价太疯狂了,一时之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什么,在普通席!”看到加价的人,竟然来自于普通席,一时之间引得不少人注意。

    大家望去,一口气加到百万的,竟然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举止夸张浮华,一副老子就是有钱人的模样。

    这个青年一口气加到一百万的时候,目光张望,十分嚣张的模样,那怕刚才出价的是长存不朽了,他都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升舱,升舱,伙计,本少爷要升舱。”在这个时候,这位青年立即大叫地说道。

    他这模样,让一些老一辈强者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大家都知道,就算你再有钱,没有那个实力,骄横商行不会轻易给你发贵宾请柬的。

    不过,在拍卖场,还有一种待遇,就是升舱,只要你拍卖得钱出到价位,就可以升到贵宾的地位。

    “客人,要二百万起,拍卖成功,才升舱。”对于这个叫着升舱的青年,骄横商行的伙计回答。

    “一百零一万。”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教主起拍了。

    “二百万!”这个青年立即大喝一声,说道:“还有人要开价格吗?”

    “二百一十万。”另外一个不朽真神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三百万——”这个青年一副老子钱多的模样,一百万一百万地加价,让在场的不少人看得都有些傻眼。

    最后,没有人再跟价了,因为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这只金喙赤乌的价值了,毕竟这一只金喙赤乌想晋升是很难的。

    “升舱,伙计,本少爷要升舱。”这个时候,这位青年迫不及等地说道。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声音响起,在瞬间,青年一下子出现在了拍卖场的最前一排,他座下的椅子瞬间变形,化作了太师椅,和前排的教主这一级别的人同坐于一排。

    这就是升舱,只要你拍买得价格足够高,就可以升舱,当你钱现到位了,甚至可以与真帝、长存同一排坐,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所以,有一些有钱人,没有实力和真帝坐在一起,可以出个天价,和真帝同排而坐,这也算是一种荣幸。

    “伙计,我要升天上的,和真帝他们并排。”这个青年显然不满意与教主同排而坐,指了指天上,说道。

    “升不朽位,同价三千万,升真帝位,消费真帝真石,五百万起!”商行伙计回答。

    “好,那开始,快开始吧。”这个青年不由有些迫不及待,立即说道,然后对女拍卖师说道:“美女,我唐奔最喜欢你这样媚骚的女人了。”

    “多谢唐公子捧场。”对于这位嚣张的青年,女拍卖师也是吟吟一笑,并不失礼。

    在这个时候,第三个拍卖品被端了上来了,这是一瓶宝丹。

    “这是由烈焱大师所炼的固元丹,适合老一辈的不朽真神使用,一瓶三十颗,八十万起拍,每码一万。”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说道。

    “八十五万。”在这个时候,立即有不朽真神开价。

    “九十万……”、“一百万……”“二百万……”

    一时之间,在场不少的不朽真神都纷纷出价,正如拍卖师所说的那样,这一尊培元丹的的确确适合老一辈的不朽真神。

    有一些老一辈的不朽真神已经达到了巅峰了,很难再突破了,所以他们想突破,需要依靠一些外力来支持。

    而烈焱大师,是仙统界赫赫有名的炼丹大师,他所炼出来的丹药,那是十分的抢手,往往有刚炼出来,就已经被人预定了,好不容易才出了这么一瓶的固元丹,在场的不朽真神当然都纷纷斥巨资去购买了。

    “八百万……”最后出了巨资买下的竟然还是那个叫唐奔的青年。

    一时之间,这让不少的修士强者望向这个叫唐奔的青年,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叫唐奔的青年究竟是何来历。

    叫到了八百万之后,再也没有人叫了,被这个唐奔的青年买下来了。

    接下来,这位叫唐奔的青年一口气拍下了好几个拍卖品,最终,他如愿地升舱了,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他的座位瞬间化作了宝座,飞上天空,与那些不朽真神并排而坐。

    “不错,不错,这里就是视线好。”和诸位不朽真神并排而座之后,这位唐奔有些小满意。

    一时之间,让不少人相视了一眼,也有一些人不屑地看着唐奔,在不少人看来,唐奔这样的就是暴发户,一点修养都没有。

    但是,有一些人看来,也觉得奇怪,这个唐奔没有请柬,说明他不是什么世家的后人,但,却偏偏能掏得出这么多钱,还真是一个奇葩。

    有老一辈的不朽真神,甚至打开天眼,仔细看了唐奔一眼,都发现,唐奔的道行那也只是普通强者而已,这就更让人奇怪,如果说唐奔是出身普通,道行又不是什么高深莫测,他能掏得出这么多钱来,那实在是让人觉得怀疑。

    “这个小子,为什么有点奇怪呢。”大黑牛看了看唐奔,不由奇怪。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一些道行极深的人,见识更高的人,仔细看了一眼唐奔,也觉得奇怪,但是,谁都没有说什么。

    拍卖继续着,接下来,有几件宝物,唐奔也都是出了高价,这让一些真心拍卖的人气得不轻。

    “本少爷,有的是钱,不服气吗?”唐奔很嚣张地叫嚣着看向那些对他瞪眼的强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