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开拍,就是千万世不朽真神的不朽真器,这一下子就拉高了门坎了。

    对于不少大教来说,千万世不朽真神的兵器,那是镇教之宝,甚至有不少大教疆国,连这一级别的兵器都拿不出来。

    能拿得出这级别兵器的门派,那都是属于一流门派。

    一开拍,就是三十万的价格,一下子在场有很多人就失去了拍买的价格了,一下子让很多人都只能是旁观了。

    尽管说,如此高的门坎一下子让绝大部分的修士强者失去了参加拍卖的资格,但是,在场有多少的大人物,不说那些真帝、长存,就是不朽真神,那也是上千之众。

    “三十一万……”就在这个时候,立即有人开价。

    “三十五万——”开价的人声音刚落下,就有人紧跟着上去了。

    “三十八万……”

    …………………………………………………………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只宝鼎的价格涨到了一百万,足足涨了三倍之多,而且这还是刚刚开局而已。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为之咋舌,特别是那些出身于比较差一点的修士强者,看到这样的一幕,更是傻眼了。

    像这些出身于二流门派甚至是三流门派的修士强者来说,三十万的千万世不朽真神的真石,那都已经是天文数字了,现在眨眼之间就涨到了一百万,而且这还仅仅是开局的第一件宝物而已,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

    到了这些大人物手中,似乎钱不是钱一样,随便涨几十万,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有钱人,真多。”在这个时候,第一次来参加这样拍卖大会的修士强者,都不由惊叹了一声,这是彻底的让他们大开眼界了。

    “这还算不了什么,没看到那些有实力的真帝、长存还没有出手嘛,等他们出手,你再惊叹还来不及。”旁边有人说道。

    被这么一提醒,不少第一次参加这样拍卖大会的修士强者这才发现,的确是如此,对于这样的宝物,那些坐于楼阁之内的真帝、长存,都没有看一眼,甚至可以说,他们对于这样的宝物是不屑一顾。

    最终,这第一件宝物被一百二十三万拍了出去,一开局就是这样的天价了,这一下子让一些教主、族长失去了拍卖的资格了。

    在此之前,有些教主、族长是看中一二件拍卖品的,他们心里面估模,这样的拍卖品,最多也就值一二百万而已,现在第一件拍卖品,就拍出了一二百万了,后面的拍卖品,那是可想而知了。

    第二件的拍卖品被送了上来,那是一只幼鸟,这只幼鸟,金嘴,火嘴,鳞羽,有如蛇一般的尾巴。

    “金喙赤乌——”看到这只幼鸟,立即有教主认出了这只幼鸟,不由惊呼了一声,一时之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云教主好眼力。”女拍卖师一个媚眼,让人销魂,她说道:“这只是三个月大的金喙赤乌,乃是由我们骄横商行孵化,纯正的血统,野性依然在,含有十分稀薄的凤凰血统,若是后期大成,还能晋升为金喙神乌。以五十万的价格起拍,每次加码一万。”

    当这个女拍卖的话一落下,连一些真帝、长存都多看了一眼这只幼鸟,连一些真帝、长存对于这一只金喙赤足幼鸟有兴趣。

    “六十万!”在一开拍的时候,就立即有一位老一辈的长存不朽加价了,而且一加就是十万。

    “一百万——”这位长存不朽一加价的时候,立即有一个人加了四十万,这样的加价太疯狂了,一时之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什么,在普通席!”看到加价的人,竟然来自于普通席,一时之间引得不少人注意。

    大家望去,一口气加到百万的,竟然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举止夸张浮华,一副老子就是有钱人的模样。

    这个青年一口气加到一百万的时候,目光张望,十分嚣张的模样,那怕刚才出价的是长存不朽了,他都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升舱,升舱,伙计,本少爷要升舱。”在这个时候,这位青年立即大叫地说道。

    他这模样,让一些老一辈强者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大家都知道,就算你再有钱,没有那个实力,骄横商行不会轻易给你发贵宾请柬的。

    不过,在拍卖场,还有一种待遇,就是升舱,只要你拍卖得钱出到价位,就可以升到贵宾的地位。

    “客人,要二百万起,拍卖成功,才升舱。”对于这个叫着升舱的青年,骄横商行的伙计回答。

    “一百零一万。”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教主起拍了。

    “二百万!”这个青年立即大喝一声,说道:“还有人要开价格吗?”

    “二百一十万。”另外一个不朽真神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三百万——”这个青年一副老子钱多的模样,一百万一百万地加价,让在场的不少人看得都有些傻眼。

    最后,没有人再跟价了,因为这个价格已经超过了这只金喙赤乌的价值了,毕竟这一只金喙赤乌想晋升是很难的。

    “升舱,伙计,本少爷要升舱。”这个时候,这位青年迫不及等地说道。

    “喀嚓、喀嚓、喀嚓……”一阵声音响起,在瞬间,青年一下子出现在了拍卖场的最前一排,他座下的椅子瞬间变形,化作了太师椅,和前排的教主这一级别的人同坐于一排。

    这就是升舱,只要你拍买得价格足够高,就可以升舱,当你钱现到位了,甚至可以与真帝、长存同一排坐,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所以,有一些有钱人,没有实力和真帝坐在一起,可以出个天价,和真帝同排而坐,这也算是一种荣幸。

    “伙计,我要升天上的,和真帝他们并排。”这个青年显然不满意与教主同排而坐,指了指天上,说道。

    “升不朽位,同价三千万,升真帝位,消费真帝真石,五百万起!”商行伙计回答。

    “好,那开始,快开始吧。”这个青年不由有些迫不及待,立即说道,然后对女拍卖师说道:“美女,我唐奔最喜欢你这样媚骚的女人了。”

    “多谢唐公子捧场。”对于这位嚣张的青年,女拍卖师也是吟吟一笑,并不失礼。

    在这个时候,第三个拍卖品被端了上来了,这是一瓶宝丹。

    “这是由烈焱大师所炼的固元丹,适合老一辈的不朽真神使用,一瓶三十颗,八十万起拍,每码一万。”在这个时候,女拍卖师说道。

    “八十五万。”在这个时候,立即有不朽真神开价。

    “九十万……”、“一百万……”“二百万……”

    一时之间,在场不少的不朽真神都纷纷出价,正如拍卖师所说的那样,这一尊培元丹的的确确适合老一辈的不朽真神。

    有一些老一辈的不朽真神已经达到了巅峰了,很难再突破了,所以他们想突破,需要依靠一些外力来支持。

    而烈焱大师,是仙统界赫赫有名的炼丹大师,他所炼出来的丹药,那是十分的抢手,往往有刚炼出来,就已经被人预定了,好不容易才出了这么一瓶的固元丹,在场的不朽真神当然都纷纷斥巨资去购买了。

    “八百万……”最后出了巨资买下的竟然还是那个叫唐奔的青年。

    一时之间,这让不少的修士强者望向这个叫唐奔的青年,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叫唐奔的青年究竟是何来历。

    叫到了八百万之后,再也没有人叫了,被这个唐奔的青年买下来了。

    接下来,这位叫唐奔的青年一口气拍下了好几个拍卖品,最终,他如愿地升舱了,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他的座位瞬间化作了宝座,飞上天空,与那些不朽真神并排而坐。

    “不错,不错,这里就是视线好。”和诸位不朽真神并排而座之后,这位唐奔有些小满意。

    一时之间,让不少人相视了一眼,也有一些人不屑地看着唐奔,在不少人看来,唐奔这样的就是暴发户,一点修养都没有。

    但是,有一些人看来,也觉得奇怪,这个唐奔没有请柬,说明他不是什么世家的后人,但,却偏偏能掏得出这么多钱,还真是一个奇葩。

    有老一辈的不朽真神,甚至打开天眼,仔细看了唐奔一眼,都发现,唐奔的道行那也只是普通强者而已,这就更让人奇怪,如果说唐奔是出身普通,道行又不是什么高深莫测,他能掏得出这么多钱来,那实在是让人觉得怀疑。

    “这个小子,为什么有点奇怪呢。”大黑牛看了看唐奔,不由奇怪。

    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一些道行极深的人,见识更高的人,仔细看了一眼唐奔,也觉得奇怪,但是,谁都没有说什么。

    拍卖继续着,接下来,有几件宝物,唐奔也都是出了高价,这让一些真心拍卖的人气得不轻。

    “本少爷,有的是钱,不服气吗?”唐奔很嚣张地叫嚣着看向那些对他瞪眼的强者。

第3011章溪皇    有始祖前来参加这一场拍卖大会,这当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哗然了,不少人都一下子抬头张望,大家都看着天空上那座古殿,这座古殿乃是光芒闪动。

    虽然古殿的大门依然紧闭,没有人能看得出来里面究竟是何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始祖前来参加这一场拍卖大会。

    “是哪位始祖呢?”一时之间,在场的修士强者都在揣测着,在当今世上,大家觉得有可能的就是金光上师或者兰书才圣了。

    “看来,是金光上师。”有修士不由猜测地说道:“在前不久,金光上师便亲临不渡海的海滩上,只怕金光上师已经是驾临天雄关。”

    “也不一定。”另一位老修士轻轻摇头,说道:“我得到可靠的消息,兰书才圣已经游历求学,行走天下,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行踪而已,今日骄横商行的拍卖会如此的盛大,说不定吸引了兰书才圣呢。”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十分好奇,都纷纷揣测这究竟是哪一位始祖参加拍卖会,只不过,骄横商行方面,也没有丝毫的消息,他们也没有公布是哪一位始祖前来参加拍卖会。

    就在许多人在猜测之时,听到“吱”的一声响起,古殿的大门打开了,殿内走出了两位侍女,这两位侍女出现之时,让许多都不由眼前一亮,那怕这两个姑娘只是侍女身份,依然长得国色天香,不知道比多少的圣女、公主漂亮。

    “金光上师,是金光上师。”看到这两个侍女左胸所别着的徽章,立即有眼尖的老一辈强者认出了来历。

    “金光上师亲临吗?”听到这话,不少修士强者心里面为之一震。

    如果说是金光上师亲临,对于多少人来说,这一次参加拍卖会,那怕一件东西都没有拍,这一场入门券,那也是太值得了。

    “哗——”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古殿门挂起了门帘,门帘垂落,把殿内的情景给遮住了。

    挂在古殿门前的是白帘,白帘上绣有溪水,涓涓细流,十分的清雅,一看之下,让人感觉有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是姐姐吗?”看到这白帘挂上,垂落,在拭剑的飞剑天骄站了起来,鞠身,请安。

    “溪皇,是溪皇亲临,不是金光上师。”听到飞剑天骄的话,不少人暗暗吃惊,有不少人相视了一眼。

    “族妹平身。”在这个时候,古殿之内传来一个十分悦耳的声音,这个声音充满了韵律,但,声音中又透露出了无上的威严,如同一尊无上的女皇坐在了那里。

    “俗务在身,未亲临,无需大礼。”古殿之内这个女子的声音充满了贵胄的韵律,那怕不见其人,也依然能听得出她的高贵,单是听到她的声音,就能想象这是多么一个绝世无双的女子,这是一个多么皇胄的女子。

    “只是溪皇的镜像而已,真身并亲临。”听到这样的话,有不少人相相面觑,也有一些人为之失望。

    在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金光上师亲临,没有想到,仅仅是溪皇的镜像而已,连道身都未驾临。

    “这也可以理解了,毕竟溪皇也是统御八方,哪里有这个闲遐。”听到是溪皇的镜像亲临,有一些大人物也能理解。

    天下人都知道,金光上师乃是夺天造化,参悟无上,他甚不理事俗之事,往往乃是作为妻子的溪皇代金光上师掌权,统御八方,掌御千军万马。

    所以,溪皇的真身未参加这一场拍卖大会,大家也是能理解的。

    尽管仅仅是溪皇的镜像,飞剑天骄也是鞠了鞠身,举止恭敬。可以说,飞剑天骄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但是,对于溪皇,她是十分的恭敬。

    虽然溪皇不是飞剑天骄的亲姐姐,仅仅是族姐,但是,在修道上,溪皇对于飞剑天骄有过很多的帮助。

    特别是飞剑天骄的突破长存的瓶颈之时,也正是因为溪皇出面,这才让金光上师出手助她一臂之力,让她顺利地成为了半步长存。

    不仅仅是飞剑天骄鞠身,显得恭敬,就是在场的许多大人物,包括了一方雄主、大教之主甚至是一些长存不朽,都起身,向溪皇致敬。

    “未亲临,不见诸老,请见谅。”溪皇的声音从古殿中传出,她的声音让人觉得特别的舒服,也让人觉得心里面畅然。

    在场向溪皇致敬的人,都是心服口服。

    溪皇有今天的地位,那也不仅仅是因为她是金光上师的妻子,同时她本身也是强大无匹,要知道,她还未退金光上师的时候,她便是洗溪的掌权人,被人尊称为“溪皇”,她的道行也是深不可测。

    所以,那怕溪皇不是金光上师的妻子,她也一样是威胁天下,也是倍受天下人尊敬。

    溪皇出现之后,这使得整个人山人海的拍卖场更显得安静,毕竟,今日有着这么多的大人物在场,谁都不敢放肆。

    在溪皇的镜像到来之后,也有其他的大人物加参了拍卖大会,有一些低位的真帝、长存不朽……都参加了骄横商行的这一场拍卖会。

    威名赫赫的金变战神也来参加了这一场白卖会,只不过,也本人也没有亲自到场,而是镜像托拍,和明王佛他们一样。

    当看到一座座的楼宇明灯亮起之时,使得这一场拍卖会更加的盛大。

    因为有溪皇出现了,后来虽然也出现了不少的大人物,这使得大家也没有那么的吃惊,甚至是慢慢习惯了。

    当然,看到这么多的大人物亲自来加参这一场拍卖大会,这使得一些有心想拍到宝物的修士强者心里面也不由沉甸甸的,有了这么多的大人物参加,这使得竞争将会更加的剧烈。

    不说溪皇这样的存在代表着金光上师,就算是尊皇真帝他们亲自来参加这样的一场拍卖大会,这就足够看得出来,在拍卖物品中,有他们看上的东西。

    否则,像溪皇、尊皇真帝他们也不会前来参加这样的拍卖大会。

    想到自己将要与尊皇真帝、金变战神他们这样的人竞争,那怕是其他大人物了,那怕他们在来之前已经准备了足够充分的钱财了,但是,在这一刻,他们一下子都没有底气,一下子都信心不足。

    特别像溪皇这样的存在,她只怕是代表着金光上师前来参加拍卖的,单是以溪皇个人的实力、财力,在场都难有人与之相匹了,再加上金光上师这样的一位始祖,试问一下,还有谁人能与之争锋?

    只所,溪皇想要的东西,没有几个人敢与她相争了,只怕是她要定了。

    “这一次,将会是一场无声的战争。”看到这么多的大人物来参加,有人不由低声说道:“我们只拍上半场算了,下半场,就看看了。”

    这个时候,有一些教主那怕是充满了几十倍的资金了,但是,在这一刻都一下子没了底气了,他们都想调速竞拍的策略了,毕竟,以真帝、长存相比,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财力与之争锋。

    一时之间,拍卖场的气氛也显得凝重不少,最轻松的是要属于那些本来就没打算参加拍卖的人,他们兜里本来就没几个钱,甚至有些人也就仅仅能买张入门券而已。

    对于他们这种纯粹是入场看个热闹的人来说,前来参加拍卖的大人物越多,他们心里面就越高兴,也就越觉得这样的一场入门券太值得了。

    “铛、铛、铛……”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拍卖台响起了一阵的铜锣之声,在这一刻,风姿袅娜的女拍卖师上场,这位女拍卖师,在一颦一笑间,都显得十分迷人,她那妩媚的姿态,在一些青年眼中看来,那是勾魂慑魄,不由让人心里面燃起了一股按捺不住的躁动。

    “诸位,骄横商行五年一度的拍卖会,现在开锣。”女拍卖师一颦一笑,迷人无比,声音充满了磁性,酥酥麻麻,让不少人一听到她的声音,都感觉是酥软到骨子里了,让人心里面痒痒的。

    甚至有些小青年,甚至感觉有立即把她按在拍卖台上的冲动。

    这个女拍卖师的确是有着妖媚的魅力,犹如祸水一般。

    “上半场开始,有请第一件拍卖品。”女拍卖师轻轻横眉,媚而不俗,让不少人看得怦然心动。

    在这个时候,第一件拍卖品被送了上来了,这是一只古鼎。

    “此鼎,出自于安洋世家,是一件千万世的不朽真神所铸造的宝鼎,鼎身采用了八炼赤金,鼎足乃是墨白冷玉,以安息之火炼之,受安洋世家所托拍。起价十万真石,只收千万世的不朽真石!每拍加码一万起。”女拍卖师娓娓道来。

    这就是骄横商行的好处,骄横商行的每一件商品,都值得肯定,绝对不会以次充好,以假乱真。

    可以说,只要出自于骄横商行的东西,都不会有假货,都不会有次货,千百万年以来,骄横商行的商品,都一直信奉着一分钱一分货,便宜买不到好货,好货也不卖便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