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始祖前来参加这一场拍卖大会,这当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哗然了,不少人都一下子抬头张望,大家都看着天空上那座古殿,这座古殿乃是光芒闪动。

    虽然古殿的大门依然紧闭,没有人能看得出来里面究竟是何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始祖前来参加这一场拍卖大会。

    “是哪位始祖呢?”一时之间,在场的修士强者都在揣测着,在当今世上,大家觉得有可能的就是金光上师或者兰书才圣了。

    “看来,是金光上师。”有修士不由猜测地说道:“在前不久,金光上师便亲临不渡海的海滩上,只怕金光上师已经是驾临天雄关。”

    “也不一定。”另一位老修士轻轻摇头,说道:“我得到可靠的消息,兰书才圣已经游历求学,行走天下,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行踪而已,今日骄横商行的拍卖会如此的盛大,说不定吸引了兰书才圣呢。”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十分好奇,都纷纷揣测这究竟是哪一位始祖参加拍卖会,只不过,骄横商行方面,也没有丝毫的消息,他们也没有公布是哪一位始祖前来参加拍卖会。

    就在许多人在猜测之时,听到“吱”的一声响起,古殿的大门打开了,殿内走出了两位侍女,这两位侍女出现之时,让许多都不由眼前一亮,那怕这两个姑娘只是侍女身份,依然长得国色天香,不知道比多少的圣女、公主漂亮。

    “金光上师,是金光上师。”看到这两个侍女左胸所别着的徽章,立即有眼尖的老一辈强者认出了来历。

    “金光上师亲临吗?”听到这话,不少修士强者心里面为之一震。

    如果说是金光上师亲临,对于多少人来说,这一次参加拍卖会,那怕一件东西都没有拍,这一场入门券,那也是太值得了。

    “哗——”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古殿门挂起了门帘,门帘垂落,把殿内的情景给遮住了。

    挂在古殿门前的是白帘,白帘上绣有溪水,涓涓细流,十分的清雅,一看之下,让人感觉有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

    “是姐姐吗?”看到这白帘挂上,垂落,在拭剑的飞剑天骄站了起来,鞠身,请安。

    “溪皇,是溪皇亲临,不是金光上师。”听到飞剑天骄的话,不少人暗暗吃惊,有不少人相视了一眼。

    “族妹平身。”在这个时候,古殿之内传来一个十分悦耳的声音,这个声音充满了韵律,但,声音中又透露出了无上的威严,如同一尊无上的女皇坐在了那里。

    “俗务在身,未亲临,无需大礼。”古殿之内这个女子的声音充满了贵胄的韵律,那怕不见其人,也依然能听得出她的高贵,单是听到她的声音,就能想象这是多么一个绝世无双的女子,这是一个多么皇胄的女子。

    “只是溪皇的镜像而已,真身并亲临。”听到这样的话,有不少人相相面觑,也有一些人为之失望。

    在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金光上师亲临,没有想到,仅仅是溪皇的镜像而已,连道身都未驾临。

    “这也可以理解了,毕竟溪皇也是统御八方,哪里有这个闲遐。”听到是溪皇的镜像亲临,有一些大人物也能理解。

    天下人都知道,金光上师乃是夺天造化,参悟无上,他甚不理事俗之事,往往乃是作为妻子的溪皇代金光上师掌权,统御八方,掌御千军万马。

    所以,溪皇的真身未参加这一场拍卖大会,大家也是能理解的。

    尽管仅仅是溪皇的镜像,飞剑天骄也是鞠了鞠身,举止恭敬。可以说,飞剑天骄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但是,对于溪皇,她是十分的恭敬。

    虽然溪皇不是飞剑天骄的亲姐姐,仅仅是族姐,但是,在修道上,溪皇对于飞剑天骄有过很多的帮助。

    特别是飞剑天骄的突破长存的瓶颈之时,也正是因为溪皇出面,这才让金光上师出手助她一臂之力,让她顺利地成为了半步长存。

    不仅仅是飞剑天骄鞠身,显得恭敬,就是在场的许多大人物,包括了一方雄主、大教之主甚至是一些长存不朽,都起身,向溪皇致敬。

    “未亲临,不见诸老,请见谅。”溪皇的声音从古殿中传出,她的声音让人觉得特别的舒服,也让人觉得心里面畅然。

    在场向溪皇致敬的人,都是心服口服。

    溪皇有今天的地位,那也不仅仅是因为她是金光上师的妻子,同时她本身也是强大无匹,要知道,她还未退金光上师的时候,她便是洗溪的掌权人,被人尊称为“溪皇”,她的道行也是深不可测。

    所以,那怕溪皇不是金光上师的妻子,她也一样是威胁天下,也是倍受天下人尊敬。

    溪皇出现之后,这使得整个人山人海的拍卖场更显得安静,毕竟,今日有着这么多的大人物在场,谁都不敢放肆。

    在溪皇的镜像到来之后,也有其他的大人物加参了拍卖大会,有一些低位的真帝、长存不朽……都参加了骄横商行的这一场拍卖会。

    威名赫赫的金变战神也来参加了这一场白卖会,只不过,也本人也没有亲自到场,而是镜像托拍,和明王佛他们一样。

    当看到一座座的楼宇明灯亮起之时,使得这一场拍卖会更加的盛大。

    因为有溪皇出现了,后来虽然也出现了不少的大人物,这使得大家也没有那么的吃惊,甚至是慢慢习惯了。

    当然,看到这么多的大人物亲自来加参这一场拍卖大会,这使得一些有心想拍到宝物的修士强者心里面也不由沉甸甸的,有了这么多的大人物参加,这使得竞争将会更加的剧烈。

    不说溪皇这样的存在代表着金光上师,就算是尊皇真帝他们亲自来参加这样的一场拍卖大会,这就足够看得出来,在拍卖物品中,有他们看上的东西。

    否则,像溪皇、尊皇真帝他们也不会前来参加这样的拍卖大会。

    想到自己将要与尊皇真帝、金变战神他们这样的人竞争,那怕是其他大人物了,那怕他们在来之前已经准备了足够充分的钱财了,但是,在这一刻,他们一下子都没有底气,一下子都信心不足。

    特别像溪皇这样的存在,她只怕是代表着金光上师前来参加拍卖的,单是以溪皇个人的实力、财力,在场都难有人与之相匹了,再加上金光上师这样的一位始祖,试问一下,还有谁人能与之争锋?

    只所,溪皇想要的东西,没有几个人敢与她相争了,只怕是她要定了。

    “这一次,将会是一场无声的战争。”看到这么多的大人物来参加,有人不由低声说道:“我们只拍上半场算了,下半场,就看看了。”

    这个时候,有一些教主那怕是充满了几十倍的资金了,但是,在这一刻都一下子没了底气了,他们都想调速竞拍的策略了,毕竟,以真帝、长存相比,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财力与之争锋。

    一时之间,拍卖场的气氛也显得凝重不少,最轻松的是要属于那些本来就没打算参加拍卖的人,他们兜里本来就没几个钱,甚至有些人也就仅仅能买张入门券而已。

    对于他们这种纯粹是入场看个热闹的人来说,前来参加拍卖的大人物越多,他们心里面就越高兴,也就越觉得这样的一场入门券太值得了。

    “铛、铛、铛……”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拍卖台响起了一阵的铜锣之声,在这一刻,风姿袅娜的女拍卖师上场,这位女拍卖师,在一颦一笑间,都显得十分迷人,她那妩媚的姿态,在一些青年眼中看来,那是勾魂慑魄,不由让人心里面燃起了一股按捺不住的躁动。

    “诸位,骄横商行五年一度的拍卖会,现在开锣。”女拍卖师一颦一笑,迷人无比,声音充满了磁性,酥酥麻麻,让不少人一听到她的声音,都感觉是酥软到骨子里了,让人心里面痒痒的。

    甚至有些小青年,甚至感觉有立即把她按在拍卖台上的冲动。

    这个女拍卖师的确是有着妖媚的魅力,犹如祸水一般。

    “上半场开始,有请第一件拍卖品。”女拍卖师轻轻横眉,媚而不俗,让不少人看得怦然心动。

    在这个时候,第一件拍卖品被送了上来了,这是一只古鼎。

    “此鼎,出自于安洋世家,是一件千万世的不朽真神所铸造的宝鼎,鼎身采用了八炼赤金,鼎足乃是墨白冷玉,以安息之火炼之,受安洋世家所托拍。起价十万真石,只收千万世的不朽真石!每拍加码一万起。”女拍卖师娓娓道来。

    这就是骄横商行的好处,骄横商行的每一件商品,都值得肯定,绝对不会以次充好,以假乱真。

    可以说,只要出自于骄横商行的东西,都不会有假货,都不会有次货,千百万年以来,骄横商行的商品,都一直信奉着一分钱一分货,便宜买不到好货,好货也不卖便宜。

第3010章拍卖会    当时大黑牛吃下了那几片叶子,逃都来不及,哪里还有机会细细品味,囫囵吞枣一样吞了下去,根本就不怎么记得那几片叶子是什么味道了。

    “牛嚼牡丹。”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难怪老树妖要砍死你,换作是我,也一样会砍死你,把你做成牛肉火锅。”

    大黑牛不由干笑一声,但依然忍不住是嘿嘿地笑了几句,这算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一件事,毕竟,能从老树妖手中抢到他的那几片叶子,这已经是十分逆天的事情了。

    千百万年以来,多少无敌之辈曾经垂涎过这几片叶子,甚至有始祖也都垂涎过,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成功过。

    好一会儿之后,终于轮到了李七夜他们入场了,骄横商行的伙计接过入场券之后,看了看手中的入场券,然后又看了看大黑牛。

    虽然说,参加拍卖的妖族有很多,但,绝大多数妖族都幻化成形,不像大黑牛一样,依然是一头牛,这使得骄横商行的伙计不由多看了几眼。

    “看什么看,牛就不能参加拍卖会吗?”大黑牛立即双眼一瞪,牛铃大的眼睛瞪着这个伙计。

    “你去参加牛肉火锅比较适合。”在大黑牛发飙的时候,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这话使得骄横商行的伙计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忍住了,他忙是说道:“这位爷,没,没,小的没这个意思,你们请进,请进。”

    虽然大黑牛不满意,但,也没有与小人物计较,嘀咕了一声,跟随着李七夜走入了拍卖场了。

    拍卖场,真的是很巨大,当进入世大无比的拍卖场的时候,不论是谁站在里面,都感觉自己如同一只蚂蚁一样。

    这巨大无比的拍卖场,足可以容纳几十万人,如此巨大的拍卖场,试想一下是多么的巨大。

    整个拍卖场就是船形,拍卖台在中间,四周所围住的都是参加拍卖的客人,位置越是靠近拍卖台的,就越显得地位尊贵。

    当李七夜他们进入拍卖场的时候,那都已经是人山人海了,无数修士强者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等待着拍卖开始了。

    李七夜他们入场之后,便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而大黑牛也是直起身子,坐在椅子上,这也幸好拍卖场的椅子结实,但依然被大黑牛压得吱吱作响。

    你试想一下,一头大黑牛立起身子,坐在椅子上,这一幕是多么的奇特。

    当然,在这拍卖场中,怎么样奇特的事情都有,有虎头人身的大妖,有全身如古铜一样的高大汉子,也有身上生长有绿叶的树人……

    可以说,在这拍卖场中,已经聚集了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强者,可以说仙统界各族的修士都有来参加这一场拍卖会。

    在这样的一场拍卖会上,与其说是拍卖会,不如说是万族齐集的盛会,如此能聚集齐仙统界所有种族的盛会,只怕也唯有骄横商行这样的五年一度拍卖大会了。

    当然,在这样的五年一度拍卖大会中,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只需要买张入场券就可以了,而且,就算你参加了,也不一定需要去拍卖,如果你没钱,就买张入场券进来看看,涨涨见识,那就足够了。

    而骄横商行,也能从这样的入场券中大赚一笔。

    “这次来了不少的真帝、长存不朽呀。”在这个时候,白金宁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不由喃喃地说道。

    天空上悬浮着一张张的宝座、一座座的楼阁,一座座的古殿。

    虽然说,在拍卖场中,位置越靠近拍卖台的就是越尊贵,但是,最尊贵的还不是这些位置,最尊贵的是天空上所悬浮着的位置。

    在空中最低层,悬浮着一张张的宝座,这一张张的宝座都差不多坐满人了,这一张张悬浮在那里的宝座,一般有资格入座的都是不朽真神这样的存在,这些人都是有身份的大人物,都是来自于一方雄主,不是某个大教的元老,就是某个世家的长老……

    这悬浮在那里的宝座,还不是最尊贵的,宝座之上,还有楼阁,这一座座的楼阁,也有不少已经有人入位了。

    这一座座楼阁,乃是独门独户,有骄横商行的侍女侍候着,在那里就如同在自己的房间里一样舒服。

    能入楼阁的人,那都是十分了不得的人物了,不是无敌真帝,就是长存不朽了。

    但是,这还不是最最尊贵的,最最尊贵的,就是楼阁之上的一座座古殿,这一座座古殿,那就像宫殿一样,入居于这宫殿之中,这就好像居住进了自己的行宫一样。

    这一座座的古殿装饰那是无比的奢华,每一件的用品,都是珍贵无比,而且是享用着举世无双的美食。

    这样一座座的古殿,连真帝都没有资格居入,也唯有始祖才有资格居入了。

    “好多大人物呀。”在拍卖场中,有不少人纷纷抬头去看天空上的那一张张宝座,一座座的楼宇,一座座的古殿。

    对于多少修士强者来说,这些大人物平时也仅仅是听过大名而已,在多少人心目中,这些大人物就像传奇一样的存在,今日竟然能亲眼见到这些大人物,而且见到了如此多的大人物,那是何等值得的事情,可以说,来参加这样的拍卖会,那怕什么都没有买,也值得回票价了。

    试想一下,平日里,几时有机会见到真帝甚至是始祖,但是,今日,大家所能见到的,不仅仅只有一二位真帝,而且还能见到诸多的真帝、长存,这是多么荣幸的事情。

    在平日里,像前排的位置,那都是坐着教主、皇帝这样的人物,这样的人物对于很多修士而言,那都已经十分了不得的存在了。

    但是,在今天,抬头看一看天空上坐着的这些人物,你才会发现,坐在前辈的这些教主、族长什么的,那只不过是路人甲、路人乙而已,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盛会。

    这样的盛会,也只有骄横商行才能举办了。

    “看,飞剑天骄便在那里。”有人抬头看天空上的楼阁,低呼一声。

    不少人向飞剑天骄所在的楼阁望去,只见飞剑天骄居于楼阁之上,此时正在细细地擦抹着她手中的神剑,神剑乃是剑芒刺眼,让人不敢直视,让人心里面毛骨悚然。

    居坐于那里,飞剑天骄傲然,神态冷漠,下面坐着的所有人,似乎如同蚁蝼一样。

    “尊皇陛下也在。”有人指头另外一座楼阁说道,不少人望去,只见尊皇真帝临窗而坐,神态自然,此时正与人下棋,而陪他下棋的乃是骄横商行的某位大人物。

    “那一座楼阁是谁呀?”有人看到有一座楼阁挂有牌,显示已经有人居入,但是,这一座楼阁门扉紧闭,让人无法窥视里面的情况。

    但是,有强大的修士细细感受,最后低声说道:“很神圣的力量,难道是光明圣院的圣霜真帝?”

    “道兄了不得,这正是北院的圣霜真帝。”有一位知情的修士点头,说道。

    “圣霜真帝也来了,了不得,听说她很早就已经是十一宫真帝了,甚至有人说她现在已经是十二宫真帝。”听到圣霜真帝都来了,不少人为之哗然。

    “光明圣院真的了不得,能出圣霜真帝这样绝世无双的真帝,神圣的光明力量,那是十分的浩瀚。”有见过圣霜真帝的老一辈修士都不由惊叹一声。

    “不止只有圣霜真帝来了吧。”有人抬头一看,看到一座楼阁,说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不是在吗?”

    不少人望去,只见有一座楼阁之上,正是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站于左右,只不过,楼阁之中不见明王佛,只是摆有一尊佛像而已。

    “明王佛真身没有来。”有一位老修士看了看,轻轻摇头,说道:“但,他参加了这一场拍卖。”

    “原来是如此。”听到这话,很多人明白过来。

    对于真帝始祖而言,他们不一定有时间来参加这样的拍卖会,但是,他们真身不来,依然可以参加这样的拍卖会,只需要有人代他们报价便可,真帝或始祖随时知道拍卖的动态。

    在这个时候,不少人纷纷望向天空,对于大家而言,连坐在宝座上的大人物,都已经不足够吸引人的目光了。

    大家所关注的,都是那些楼阁之中的无敌真帝、不朽长存。

    “看,你们看到没有,有一座古殿亮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看到天空最高处,有一座古殿突然亮起来了。

    “是始祖,有始祖参加拍卖会吗?”在这个时候,整个拍卖会场哗然,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翘首以望。

    “真的是始祖来参加拍卖会吗?”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心里面为之剧震,所有的目光都落在这古殿之上。

    要知道,这古殿也只有始祖这样的存在才可以居入。

    “是哪一位始祖?金光上师,还是兰书才圣?”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议论纷纷,因为在当世之中,为世人所知道的始祖也就是金光上师、兰书才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