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入门券了,入门券了,快来买入门券了,剩下最后一百张入门券,只有一百张,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在这个时候,那个熟悉的吆喝声响起。

    李七夜他们刚到骄横商行的拍卖行门外之时,就远远听到这样的拍卖声了。

    “这边,过来。”听到这熟悉的吆喝声,李七夜招了招手。

    “爷,你还要买入门券吗?”见到有人招手,在门口兜售入门券的刘三强立即跑了过去。

    “呃——”跑过来,一看到李七夜,刘三强立即停止了脚步,特别是看到了李七夜身边还多了一头大黑牛,他更是后退了一步,在这个时候,他意识到李七夜要干什么了。

    “怎么了,看到我不高兴吗?”李七夜悠悠地看着刘三强,笑着说道。

    “高兴,高兴,十分高兴,爷,欢迎你来我们的骄横商行拍卖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刘三强立即堆起了笑容,但是,他那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既然是欢迎,那还不快点过来。”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刘三强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只好鞠了鞠身,说道:“爷,你有什么吩咐,有什么要小的效劳的。”

    “没什么吩咐,就是还少一张入门券。”李七夜淡淡地一笑,从刘三强手中抽走了一张入门券。

    “爷,小的一大早,刚刚开门做买卖呢,一粒米都还没进,你,你,你老人家就让我亏了一张五十的入门券了。”见自己被李七夜强行抽走了一张入门券,刘三强顿时苦着脸,哭丧地说道。

    “哦,我记得,你当时要卖我多少钱了?”李七夜悠悠地看着刘三强。

    “爷,你误会,你误会。”刘三强立即陪着笑容,立即说道:“小的也要养家糊口呀,小的上有老,下有小的,我一天,也就只能卖出一二张入门券而已,糊口都有点困难。今天一大早起来,小的还没卖出一张入门券呢,家里的婆娘正等着我买米回去入锅呢,家里面的老母已经好几天没喝粥了……”

    “下你妹——”刘三强的话还没有说完,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大黑牛就是一记蹄子狠狠地砸在了刘三强的头颅上,一下子砸得刘三强头冒金星,头额上一下子起了一个大包。

    “牛爷,你打我干什么,小的又没得罪你老人家。”刘三强被大黑牛一记蹄子打得八荤八素,叫屈。

    “没把你们刘家揍死,那已经是算我慈悲。”大黑牛站了起来,前蹄负于身后,傲然地乜了刘三强一眼。

    “牛爷,我刘家没得罪你老人家吧。”刘三强立即苦着脸,说道:“你老人家乃是绝世神牛,举世无双,万古唯一……”?“砰——”的一声响起,大黑牛又是一记蹄子砸在了刘三强的额头之上,他的头额又是被砸出了一个大包。

    “拍你妹马屁,还敢糊弄本帅牛。”大黑牛不屑地看了刘三强一眼,说道:“也不看看本帅牛是何方神圣,你妹的,你爷爷来圣山偷偷摸摸也就罢了,你爸也来圣山偷偷摸摸,你这个小崽子,也敢来我圣山偷偷*****个熊,信不信本帅牛去把你刘家给端了!”

    “是拍牛屁。”在大黑牛破口大骂的时候,李七夜纠正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纠正,白金宁想笑,又不敢笑,只好憋在肚子里。

    “没,没,没,绝对没有。”虽然刘三强被大黑牛连砸了两记蹄子,但是,他浑然无事,就是头上起了两个大包而已。

    刘三强发誓地说道:“牛爷,小的绝对没有,小的从来没人去过圣山。不过,小的对于牛爷的大名早就有所耳闻,如雷贯耳,小的自小便对牛爷敬佩得如大江之水,滔滔不绝,小的曾听长辈上,圣山的牛爷,乃是当世第一人,比起树爷来,那不知道强得多少……”?“嗯,这还算像人话。”对于前面的拍马屁,大黑牛不屑一句,但是后面一句“比起树爷来,那不知道强得多少”,这一句话就让大黑牛受用很多很多了。

    大黑牛与老树妖那可以说是老邻居,老冤家了,他一直都与老树妖过不去,但是,又耐何不了老树妖,因为老树妖的根基实在是太深了。

    现在刘三强拍拍大黑牛的马屁,说他比老树妖强,那的的确确是让刘三强十分的受用。

    “你要知道。”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悠悠地说道:“老树妖的大道已经,已掌握大势,他随时都有可能离开圣山,如果让他知道你这样贬低他,抬高黑炭牛,你觉得,他会怎么样想?”

    “这,这,这,这个……”刘三强听到李七夜这样一说,顿时不由脸色煞白,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如果有机会,我会把你的话转告一下的。”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嘿,小子,没事,没事,本帅牛今天看你顺眼,所以,本帅牛今天就罩着你,老树妖虽然嚣张,嘿,但是,离开了圣山,离开了光明圣院,那就不一定了,本帅牛要和他狠狠干一场。”大黑看的蹄子在刘三强的肩膀上一拍,搭着刘三强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

    “多谢牛爷,多谢牛爷。”刘三强苦着脸,但又只好堆起笑容。

    “不用谢。”李七夜捅他一刀,悠然地说道:“以我对于黑炭牛的了解,遇到危险,他肯定会第一个逃走的,到时候,他肯定不会罩着你的。”?“喂,喂,喂,大圣人,你别拆本帅牛的台好不好,本帅牛好歹也是举世无双的神牛,万古唯一,本帅牛,那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哼,哼,哼,老树妖又怎么样,本帅牛也一样跟他干一场。”

    “是吗?”李七夜悠悠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听他说,你偷吃了他几片叶子,所以,他在琢磨着怎么样收拾你。”?“那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大黑牛干笑一声,神态有点尴尬,又嘀咕了一声,说道:“哼,老树妖,那也是小气,不就是几片叶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去摘几片叶子还给他就是了。”?“是吗?”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这可是无上菩提树,那几片叶子,只怕是老树妖一出生便拥有的,这样的叶子,你觉得上哪里能摘得到。”

    “呃——”大黑牛一时之间也不由为之语塞。

    当年他的的确确是偷吃了老树妖的几片叶子,那几片叶子,来历太惊天了,他垂涎了无数岁月了,早就一直流口水了,后来他趁着一次十分难得的机会,一口把那几片叶子都咬掉了,转身就逃走。

    当时他是被老树妖轰杀得只剩下了半条小命,那滋味十分的不好受,但是,那几片叶子已经被他吃下肚子了,老树妖也是无力回天,只好认了。

    “牛爷,嘿,你老人家真的是吃了那几片仙叶。”听到这话,刘三强顿时双目大亮。

    “你看,你这话就露马脚了。”李七夜见刘三强那蠢蠢欲动的模样,淡淡地笑了一下。

    “怎么,你也想不成?”大黑牛瞅了刘三强一眼,淡淡地说道。

    刘三强不由吞了一口口水,干笑一声,说道:“我们祖上有过记载,听说,听说,嘿,那,那几片叶子,举世无双,始祖都得之不得。”说到这里,又狠狠咽了一口口水。

    “嘿,也不看看我大帅牛是谁,区匹几片叶子算得了什么。”大黑牛这可就得意了,傲然地说道:“哼,哼,哼,哪一天,本帅牛把老树妖的老根都啃了,让他还能嚣张不。”

    “对,对,对,牛爷你老人家神武无双,举世无敌,万古唯一。”刘三强立即点头,如小鸡啄米一样,说道:“牛爷,等你下一次啃树爷的老树的时候,嘿,你老人家,也给小的捎几片树叶如何,树爷树梢末的那几片叶子,蛮金黄的,蛮金黄的。”

    刘三强说到这里,都不觉间流下了口水。

    “看来,你是想偷他的那几片嫩叶了。”李七夜看到刘三强直流口水的模样,乜了他一眼。

    “没,没,绝对没有。”刘三强立即抹干嘴角的口水,说道:“小的,小的只是想收藏,收藏。”

    “收藏你妹——”大黑牛是“砰”的一声,一个蹄子踹在了刘三强的身上,一下子把刘三强给踹了出去,骂道:“你妹的爷孙三代都来圣山偷东西,滚一边去,下次见到你们刘家的人,本帅牛非要宰了你们不可。”

    “牛爷,不要生气,记得下次给小的捎几片叶子。”那怕被大黑牛一脚踹出去了,刘三强一点都不生气,在人群中大叫地说道:“小的先去卖票,赚点粥钱。”

    看到刘三强溜入人群中,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小崽子。”大黑牛不屑地瞥了刘三强的背影一眼,虽然口头上这样说,毫无疑问,刘三强还是挺投大黑牛的胃口的。

    “老树妖那几片叶子味道如何?”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嗯——”李七夜这样一说,大黑牛吞了一口口水,然后不由干笑了一声,说道:“没仔细尝,嚼了几下,就吞下去了。”

    Ps:很多书友表示书里坑太多,得填!问题是什么时候填,怎么填说不好.所以,萧生在公众号“萧府军团”放了十一个大伙可能感兴趣的问题,大家投票选出你们最感兴趣的三个问题,然后萧生会给大家剧透一波这三个问题的相关设定,速度关注“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或者回复“投票”即可参与投票!

第3008章神秘的传说    火祖,那是一个记载十分不详的始祖,甚至火祖出生于哪一个时代,都是不详,在三仙界的众多历史中,火祖算是一个神秘的始祖。

    但,说来也奇怪,这样一个记载不详的始祖,却偏偏被人列入十大始祖之一,有人甚至说,如同火祖这样的存在,可以比肩于高阳。

    但是,火祖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始祖,大家都说不清楚,至于他为什么要被列入十大始祖,这也让很多人说不清楚。

    有一种说法认为,火祖被列入十大始祖,那是因为他是传说中三仙之一燧帝的徒弟。

    但是,对于这种说法,后世很多人都不承认,因为后世很多人认为,三仙是飘渺的存在,三仙界是不是真的出现过三仙,那都还未知,他们的存在值得商榷。

    那怕退一万步来说,传说中的三仙真的存在了,那么,他们是存在于极为古老的时代,但是,从种种的记载来推算,火祖不可能生于极为古老的时代,既然是如此,火祖又怎么可能是三仙的徒弟呢?

    当后,后来还有一种说法认为,火祖并不是得到了燧帝的传授,而是因为他年少之时得到了燧帝的一本宝典,宝典上记载了燧帝的一生功法,所以,火祖继承了燧帝的真传,也是继承了燧帝道统,如此一来,他便成了燧帝的徒弟。

    但是,对于火祖是燧帝的徒弟,这样的说法,在后世很多人都不认同,也不承认。

    不过,关于火祖为什么会被列入十大始祖之一,在后世有人引用了骄横商行的一种说法,那就是骄横商行曾经为火祖打造了一艘绝世无双的战船,征战不渡海。

    传言说,在火祖成道之后,便立下宏愿,欲战不渡海,不战到彼岸,势不回程。

    说来也奇怪,记载不详的火祖,在欲启程征战不渡海的时候,有着众多的无敌之辈随行,以骄横商行的记载而言,在当时,有几十位真帝随行,这几十位真帝中有与火祖同一个时代的真帝、也有隐世不出的真帝,至于长存不朽,那是上百位之多……

    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的神兽天禽随行,还有诸多强大无比的真神都同行,任由火祖差遣,效犬马之劳。

    这样的盛况,传言说,万古罕见,虽然历代始祖都入不渡海,但是,没有哪一位始祖像火祖这样的盛大阵容,而且,如此多的真帝、长存愿意追随火祖征战,堪称是一个奇迹。

    传言说,正是因为火祖有这样绝世无又的阵容,骄横商行竟然砸下了无数的金钱、资源,为这一支征战的队伍打造出了这么一艘绝世无双的巨船。

    而这一艘巨船本身就是一座巨大无比的移动堡垒,传言说,那怕是仙统级别的始祖出手,都打不破这艘巨船的防御,这样的艘巨船逆天无匹,它可以航行于仙统界的任何一个地方。

    甚至以骄横商行的说法,这是三仙界的第一船,它是速度最快、最为坚硬、最为强大的神船!

    可以说,这一艘巨船,是骄横商行引以为傲的杰作,甚至传言认为,当年骄横商行是免费为火祖打造了这么一艘巨船。

    而且,在整个三仙界,也唯有骄横商行才有这样的财力打造出这样的一艘巨船,其他的商行乃至是道统,都是无能为力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壮举,有人认为这就是火祖被列为十大始祖之一的原因。

    这件事说来奇怪,在后世,虽然出现了一些惊艳无双的始祖,但,从来没有哪一位始祖去质疑过火祖在历史上的地位。

    火祖的来历很神秘,甚至出现的时间了不明朗,也正是因为如此,白金宁也被大黑牛的说法搞得一头雾水,她都理不清这里面的关系。

    “有些时间线,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李七夜笑笑,说道:“三仙虽然在远古无比的时代,但,你换个角度想想,他们并不一定非要在远古时代收一个徒弟,他们可以,在某一个时间点收一个徒弟,甚至隔开了很漫长的岁月,在某几个时间点收几个徒弟。”

    “这,这好像也对。”白金宁不由呆了呆,她仔细想想,也觉得是自己进入了死胡同了,就如李七夜所说那样,为什么三仙一定要在远古时代收徒弟呢?

    “真的有三仙,他们是仙人的话,那,那,那真的会长生不死。”白金宁呆了呆,然后,说道:“这样一说,火祖真的有可能是燧帝的徒弟。”

    得到了李七夜这样的解释之后,白金宁不由有些豁然开朗。

    “是不是长生不死,这倒不好说。”李七夜笑笑,说道:“不过,他们的确是活了很久很久了。”

    “嘿,我倒听过一些。”大黑牛还是卖弄自己渊博的知识,说道:“燧帝收火祖为徒,那是有着深层次的原因的。”?“什么深层次的原因?”白金宁也被这话所吸引住了,好奇地问道。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露出神秘兮兮的模样。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李七夜见大黑牛在卖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燧帝收火祖,那是有着种种的原因,最为直接的原因,那就是因为有灾难来临。”?“有灾难来临,什么灾难,有吗?”白金宁愕了愕,她虽然不敢说是精通历史,但是,很多大事件她都知道一点点。

    “有些灾难,也不是你能看得到的,也不一定有记载,更有可能,不在你所生活的世界中。”李七夜看了白金宁一眼,然后又眺望了一下不渡海。

    “难道,难道传说是真的——”大黑牛见识远远在于白金宁之上,李七夜这样一点破,他不由骇然大叫了一声,也同时望了一下不渡海。

    “什么传说。”白金宁好奇无比。

    大黑牛没有理会白金宁,神态有些变色,说道:“以前听远荒老鬼唠叨过,什么大难于世,什么力挽狂澜的人,我还以为他是在吹嘘自己呢,以为他吹嘘自己是救世主呢,原来他不是在吹嘘自己,他说的应该就是火祖!”

    在这个时候,大黑牛才明白当年的一些事情。

    “所以,火祖才会远征不渡海。”李七夜往不渡海的方向望了望,说道:“而且,多少无敌之辈随行,这是一场浩劫,只不过,这是一场没有人知道的浩荡。在世界无人知道的角落,在凡俗之辈无法涉足的地方……”

    “……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只怕天崩地裂,一切灰飞烟灭!他们把这样的一场浩劫遏止在了不渡海之内,平定了大世,后世三仙界一片清平。”

    这其中的内幕,李七夜所能了解的,远比大黑牛多,白金宁更加不能相比。

    “我的妈呀,本帅牛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以前传说的,都是真的。”大黑牛其中的道理想透了,不由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抽了一口冷气。

    “妈的,我明白为什么远荒老鬼为何遁去了,原来他也知道,所以他走了捷径溜了。”大黑牛喃喃地说道。

    “这一点,你倒有些误会。”李七夜笑了笑,摇头,说道:“他来三仙界,本来就不是为此事而来,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三仙界的事情而已,他来三仙界,那只不过是寻找自己心中所要的答案而已,所以,他没有必要去趟这一淌浑水。”

    “哼,我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大黑牛对远荒圣人没好感,冷哼了一声。

    李七夜笑笑,也没有多说,毕竟,远荒圣人的一些所作所为,的确是可圈可点。

    “难怪骄横商行愿意免费为火祖打造这么一艘战船。”大黑牛回过神来,不由看着像巨船一样的拍卖行,说道:“骄横商行,这**商,那都是吸血鬼呀,这么大方为火祖打造这么一艘战船,现在看来,那的的确确是情理之中了。”

    “骄横商行,何止是打造了一艘战船。”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他们是打造了两艘一模一样的战船。”

    “打造了两艘战船?”白金宁不由怔了一下,说道:“不是说只打造了一艘吗?”

    因为白金宁驻守于天雄关,关于骄横商行此壮举,听得很多,也了解了不少。

    “是两艘。”李七夜轻轻点头,望着骄横商行的拍卖行。

    “我的妈呀,这是另一艘战船,这不是模型。”大黑牛反应比白金宁更快,他一双牛眼睁得大大的,想看出其中端倪。?“什么,骄横商行就是一艘战船。”白金宁也被这样的话吓了一大跳,也不由望向拍卖行,但是,她不论怎么样仔细看,都觉得骄横商行的拍卖行那只不过是模型而已。

    “不用看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这是被无上神通所遮,如果说,火祖是燧帝的徒弟,那么,不出意外的话,这战船的图纸,也是燧帝所遗留下来的,这其中的神通,又焉是你们所能窥视的。”?李七夜这话说出来,这才让大黑牛收回了目光,这一点他还是必须承认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