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骄横商行的确是神通无双,李七夜居于白金宁的住处之时,在拍卖大会开启之前,骄横商行就为给李七夜送来了请柬。

    请柬上写着“李公子亲启”,请柬十分的名贵,乃是玉碟,烫金,铭文,整张请柬弥漫着大道磅礴的气息,大道浩然,有亲近之感,让人一摸,就十分舒服。

    毫无疑问,这样的请柬本身就是一件十分珍贵的宝物,它都可以当作宝物来用,这可以看得出骄横商行是何等大的手笔了。

    “哟,骄横商行还真识货呀,这是最顶级的待遇了,一般也就始祖才有这样的请柬了。”是大黑牛接了这个请柬的。

    大黑牛还特地乜了一眼前来送请柬的人,这是骄横商行的一名掌柜,一看之下,便知道这名掌柜是拥有着不朽真神的实力。

    试想一下,一尊不朽真神实力前来跑腿,亲自把请柬送上门来,这可想而知骄横商行是多么的器重这件事情了,也说明着李七夜在他们骄横商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一点骄横商行那是十分的了不得,他们不仅仅知道李七夜落足于何处,更知道自己要邀请的贵宾是怎么样的存在,有着怎么样的境界。

    这难怪大黑牛会说他们骄横商行识货,因为骄横商行已经给了李七夜最顶级的待遇了,这是始祖级别的待遇了,这样的待遇已经没有更高的了。

    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这珍贵无比的请柬,说道:“我会去的,忽扰。”

    这位掌柜二话不说,他只是向李七夜拜了拜,然后转身就走。

    这就是骄横商行,做事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他们也不多去打扰李七夜,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一级别的贵宾,绝对不能失礼,但,又不能给去打扰。

    这位掌柜走了之后,李七夜随手就把请柬扔给了身旁的白金宁。

    “这,我,我……”白金宁拿着手中的请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李七夜是什么用意,都不知道该如何好。

    “拿去吧,这东西不错,也算是一件防身之物,它是件宝物。”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白金宁不由呆了一下,一张请柬竟然可以当宝物,这是何等奢侈的作派,这样的作派,连他们天雄关的城守太尹喜都没有的。

    “我们去拍卖会看看也好。”李七夜笑了笑,这一场拍卖会,其他的宝物,他倒是无所谓,但是,有一件东西,他的确是看上了。

    “嘿,去,去,我们一定去。”大黑牛早就看过骄横商行的宣传手册了,双眼发亮,笑嘻嘻地说道:“里面有几件东西,本帅牛倒是蛮中意的。”

    “你自己淘钱。”李七夜淡淡地看了大黑牛一眼,毫无疑问,这头不要脸的黑炭牛是想蹭他的便宜。

    “大圣人,哪能这样,小的给你做牛做马,你老人家好歹也将励我一下,你老人家说是不是呢?”大黑牛立即叫屈,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李七夜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在圣山,贪到的好东西,还在少数吗?”

    “没,绝对没,绝对没有。”大黑牛立即发誓,说道:“大圣人,你老人家也知道的,圣山这样的一块地方,有什么好东西,早就被远荒圣人那老不死的刮得一干二净了,剩下的残渣也被那些圣兽瓜分了,我这么一头老牛,身虚体弱,根本就是抢不过它们,所以根本就没有发到什么好东西。”

    说着,大黑牛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既然身虚体弱,那就少点,节制点,不要天天去找母牛。”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样粗俗的话说出来,顿时让旁边的白金宁听了都不由脸色涨红,她毕竟是黄花大闺女。

    “呸,呸,呸,大圣人,你这话说得太俗了,本大帅牛是这样的人吗?不,这样的牛吗?本帅牛乃是两袖清风,一身浩然正气。”大黑牛跳了起来,大叫道。

    “是这样的牛——”李七夜悠然地说道。

    大黑牛是被李七夜压得死死的,就算他再舌尖牙利,都斗不过李七夜,只好是焉下去了,就像是霜打的茄子。

    几天匆匆过去,拍卖大会就到了,李七夜带着大黑牛、白金宁两个人便早早赶往骄横商行的拍卖大会。

    李七夜并没有使用骄横商行的请柬,虽然说骄横商行是没有打扰到他,但,可以肯定的是,骄横商行摸了他的底细,对于他的来历一定是疏理了一番,这样的作为,为他所不喜,当然,他也没有去计较。

    当李七夜他们早早到来的时候,骄横商行之外早就人山人海了,早就很多修士强者排着队伍进入拍卖行了。

    当然,若是持有请柬的人,那是有骄横商行的专人接待,不需要如此排队,随时都是可以进入。

    骄横商行的拍卖行,在天雄关占地极广,占了天雄关的一个角落,试想一下,天雄关是多么的巨大,而骄横商行便占了其中的一个角落,这样的手笔,那是多么的强大,单凭这一边,就是其他的商行是远远无法相比的。

    骄横商行的拍卖行,就像是一艘巨大无比的船只一样,而且,这样一艘巨大无比的船只,只怕是很多人一辈子见到最巨大的船只了。

    这样的一艘巨大船只屹立在天雄关之内,好像是随时都可以扬帆起帆一样,最巧妙的是,这一艘巨大无比船只的船头,正对着不渡海,如此看来,整个天雄关就像是港湾,而这艘巨大无比的船只就好像是整装待发的战船,随时都可以兵发不渡海。

    这样的布局,也不知道纯粹是巧合,还是骄横商行有意而为之。

    “好大的手笔。”远远看到骄横商行的拍卖行,看着那巨大无比的船只,李七夜不由点头赞了一声。

    “听说骄横商行曾经为一位始祖打造过战船,是一艘远征不渡海的战船,所以,后来骄横商行就建了这么样的一个船型拍卖行。”白金宁忙是说道。

    她生长于边荒大地,又是在天雄关驻守了那么久,对于天雄关的很多历史人文都知道不少。

    “嘿,哪里有这么简单。”大黑牛嘿嘿地说道:“这件事情,那就古老了,古老到很多记载已经丢失了,不过,本大帅牛正好知道一些。”

    大黑牛看着巨大的拍卖行,说道:“关于种种,传言很多,有一种比较靠谱的说法认为,骄横商行曾经是火祖打造了一艘古老无比的战船,就是为了征战不渡海。”

    “你可知道,这个火祖,那来历,可就惊天了。”说到这里,大黑牛看了白金宁一眼,卖弄自己的学问,说道:“这尊火祖呀,传言说,他是传说中三仙之一燧帝的徒弟。”

    “真有三仙吗?”白金宁听到这样的话,不由呆了呆,有些不是很相信,因为三仙这只是传说,从来没有人见过。

    “谁说没有三仙。”大黑牛一挺胸膛,傲然,说道:“这就是你们凡夫俗子的浅见了,认为没有见过,没有详细的记载,就没有,以为空穴来风。嘿,世间之事,哪里有空穴来风。若没有,不会杜撰出来。”

    “是不是仙,那就不好说。”在旁的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但是,从三仙界的古史来追溯,三仙界的确是有这么三个人,而且也算得上是三仙界最古老最强大的始祖了。”

    “看,大圣人都说了,这是没有错了吧。”得到了李七夜的肯定,大黑牛就更得意了。

    白金宁虽然是个小人物,但是,生于边荒大地,又驻守于天雄关,常听到一些传奇古事,对于仙统界的各个始祖都有所知。

    “这,这个,时间有点对不上呀。”并不是说白金宁执意去质疑大黑牛的话,她就是为之奇怪,说道:“传言说,三仙是极为古老时代的存在,若是三仙的徒弟,那也应该是生于极为古老的时代才对呀,但是,骄横商行,没有如此的古老,传言说,骄横商行的创始人骄横,那也只不过是与始祖洗白灰同一个时代。”

    白金宁这话倒没有错,三仙是十分古老的时代,古老到不可追溯,如果说,三仙的徒弟,那是多么古老时代的人物。

    “嘿,这个你就理解错了。”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谁说火祖一定要是古老无比的时代了,只能说,三仙是存在于十分古老的时代。”

    “这,这有区别吗?”白金宁有些反应不过来,说道:“以传言而论,火祖,火祖好像不是那个古老时代的始祖呀。”

    “这是给人一种错觉。”李七夜看到白金宁发傻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师父是古老时代,徒弟倒不一定,有很多人理解错误,会所会产生一种谬论,也正是因为如此,很多人怀疑三仙的真实性。”

    “那你知道火祖的年代吗?”大黑牛有些卖弄,嘿嘿地笑着说道。

    “这,这个,倒不是很清楚。”白金宁愕了愕,仔细想了想,说道:“好像不是那么古老吧,至少不会像三仙那么古老,以推测而论,不可能超过洗白灰,也不可能超过骄横商行的创始人。”

第3006章皇尊真帝    飞剑天骄,人如其名,她就是天骄,不仅仅是她出身于名门,出身于豪族,而她自己也是天赋无双。

    她一生下来,似乎就注定着不平凡一样,就好像是天之骄子一般,得天独厚,得到了老天爷的特别是宠爱。

    飞剑天骄算是当今仙统界最年轻的半步长存,当然,比起三目神童来,她还是大了一点,但那也只不过是大了半岁而已,尽管说她不是仙统界最年轻的半步长存,那都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

    所以,当飞剑天骄到来之时,不知道惊艳了多少人,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为之倾倒。

    “美丽无双,飞剑天骄,实在是太美丽了。”一时之间,天雄关许多人都亲眼目睹了飞剑天骄那绝世无双的容颜,这使得不少青年俊彦都为之心动神驰。

    “溪仙子驾临——”飞剑天骄的到来,骄横商行的一位掌柜亲自相迎,仪式十分的隆重,十分高规格的待遇。

    “我们叶老已经为溪仙子准备好了最爱吃的东溪仙岭的酥点,刚刚送到,请仙子品尝品尝。”骄横商行的接待的确是十分的周到,也是十分的热情。

    当然,能享受如此高规格接待的大人物,在仙统界也不多,毕竟,以身份而论,以实力而论,比飞剑天骄更高的人并不多。

    “叶老有心了。”面对骄横商行的接待,飞剑天骄笑容倾倒众生,让不少青年看得目眩神驰,都被迷醉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飞剑天骄被迎入了骄横商行的玉宇之中。

    一直望着飞剑天骄的背影消失玉宇之中,依然有一些青年久久回不过神来,都不由为之心神摇曳。

    比起飞剑天骄这样的高调来,也有一些大人物是比较低调的,他们到来,并不像飞剑天骄那样搞得人人皆知。

    但是,真龙终究是真龙,那怕真龙再低调,那怕真龙是见首不见尾,但是,真龙行走,终究会带来雨露,强大到定地步之后,想低调就十分难。

    在天雄关西门,有一个男子步行而来,这个男子身边没有任何随从,他也没有坐任何神车,更没彰显任何声势。

    这个男子一步一步走入了天雄关,这个男子一步迈出,看似不快,但是,眼前景象一闪,便是换了一个天地一般,事实上,他的速度是十分惊人的。

    这个男子行走的很自在,当他行走在天雄关那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那怕街道是车如流水马如龙,那怕街道上的行人是挥汗如雨、摩肩接踵,但是,这个男子行走起来,都犹如闲庭信步,好像走在自己的后花园一样,他安步当车的模样,好像是在欣赏着街道左右两边的美景一样。

    这个男子一步一步地行走在天雄关那热闹非凡的街道上,他没有施展无上神通,也没有以强大的力量排开街道上的行人,但是,当他行走在人群中的时候,不觉之间,人群中的行人都会纷纷给他让道,下意识地错开一步,不与这个男子挤在一起,甚至是不敢去靠近他。

    这就好像是一头老虎一样,那怕这头老虎行走在森林中的时候,它不露出獠牙,不吼起虎啸,那怕是一些小动物并不认识它,但,这些都没关系,只要这么一头老虎出行的时候,森林中的飞禽走兽都会纷纷避让。

    此时这个男子就是这样,当行走在街道之上,那怕没有人认出他的来历,那怕他没有散发出无敌之威,但是,街道行走的修士强者都会错开一步,都不会向这个男子挤去。

    如此一来,形成了很奇妙的一幕,这个男子行走在街道之中,如鱼儿在大海中畅游一样,畅通无阻,街道上的行人都会下意识避开这个男子。

    这个男子穿着黄袍,缕金,虽然他没有绝世神威,但是,顾盼之间,有着睥睨之势,犹如气吞山河一般,他的目光坚定,不怒而威,让人不敢去直视他的目光,很多人一碰到他的目光,都会退避,心生惧意。

    “皇尊真帝——”终于,当这个男子行走在街道上好一会儿之后,有一个老一辈的修士终于认出了他,不由大吃一惊,对这个男子大礼参拜。

    对于这个修士的一拜,这个男子也只是笑笑而已,依然闲庭信步。

    “什么,皇尊真帝!”听到这话,一下子把周围的人吓住了,虽然很多人没见过皇尊真帝,但是,却听过皇尊真帝的大名。

    一时之间,无数目光落在了这个男子的身上,大家望去,虽然此时这个男子身无帝威,但,却有着让人肃然起敬的气息。

    “他,他真的是皇尊真帝吗?”看着这个男子,很多人都不认识,事实上,真正见过皇尊真帝的人并不多。

    “是的,他就是皇尊真帝。”有见过皇尊真帝的强者点头,十分肯定地说道。

    “皇尊真帝也来了,好低调呀。”看到皇尊真帝身边没有一个随从,没有惊人的神威,这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因为有很多大人物来到天雄关,虽然是低调,但好歹也是乘坐神车什么的,身边有人护卫,一般人靠近不了,像皇尊真帝这样独自而来,而且散尽帝威,一步步而行,这样低调的还真不多。

    “陛下——”好一会儿之后,一些见过皇尊真帝的修士强者都纷纷向皇尊真帝遥遥一拜,周边的不少修士,见到这样的一幕,也都随着遥遥一拜。

    大家对着皇尊真帝遥遥一拜,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被真帝之威所镇压而一拜的,很多人遥遥一拜,是发自于内心。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发现了皇尊真帝,有不少人低声议论,眺望着皇尊真帝。

    而皇尊真帝却丝毫不受影响,依然安步当车,闲定自在,走入了天雄关。

    “皇尊真帝都来了,这一次,真的是热闹呀,就不知道金光上师、兰书才圣会不会参加。”这个男子走入了天雄关,有不少人也议论起来。

    “是呀,出身高阳楼的皇尊真帝都来了,说不定,金光上师、兰书才圣会来。”有一些强者也不由猜测地说道。

    提到高阳楼,不知道有多少人肃然起敬,那怕出身于再强大道统的修士强者,心里面都不由有些敬畏。

    高阳楼,它并不是一个门派,更不是一个道统,它是一个联盟,一个相对比较松散的联盟。

    高阳楼,它是由始祖高阳所创建,高阳,何等惊艳的始祖,何等的绝世无双,但是,他创建高阳楼的时候,并不是为了传下自己的道统,而是三五个志同道合的无敌之辈相聚之所。

    后来,高阳楼一直传承下来,而且是久兴不衰,千百万年过去,高阳楼一直都有人加入,一般而言,只有极为强大的真帝、无敌的始祖才能加入高阳楼,传言说,高阳楼的甄选条件十分严格,那怕你是真帝、始祖,都不一定能加入高阳楼。

    一般而言,高阳楼是从来不招收弟子,也没有听过有哪一位高阳楼的弟子行走于世间。

    而尊皇真帝,是一位比较特殊的真帝,传言说,尊皇真帝是由高阳楼的几个古祖所调教出来的,他也的确不负高阳楼这几位古祖的期望,尊皇真帝道行高绝,传闻现在他已经是一尊十一宫真帝,甚至有可能是一尊十二宫真帝。

    尽管是如此,尊皇真帝在外行走之时,也一直以来不以自己是高阳楼的弟子而自居,这也使得尊皇真帝成了一位十分特别的真帝,他不属于任何一个道统,任何一个门派,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一位散修,一位散修的真帝。

    当然,尊皇真帝这样的一位散修真帝,他的出身,他的条件,那是普通散修远远无法相比的。

    “尊皇陛下到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在尊皇真帝走入了天雄关之后,骄横商行立即有人反应过来,前来迎接。

    而且前来迎接尊皇真帝的,不仅仅只有骄横商行的人,也有天堑军团的人。

    这是让很多人为之意外的事情,在此之前的大人物,如飞剑天骄,都是骄横商行的人来迎接,未见有天堑军团的人来迎接。

    “为什么天堑军团的人也来了?”见到天堑军团的人也来迎接尊皇真帝,有人不由为之意外。

    “听说,太尹喜能坐上天堑军团的军团长之位、能当上天雄关的关守,其中有高阳楼出了力,当年高阳楼是力荐太尹喜当守关的。”有知内情的强者低声地说道。

    “原来是如此。”听到这样的内幕之后,不少修士这才恍然大悟。

    “使得诸君劳师动众,尊皇惭愧。”见骄横商行、天堑军团的人来相迎,尊皇真帝抱拳,从始至终,都未见他摆出真帝的架子。

    “陛下客气,里面请,守关有事务在身,未能相迎,恕罪。”天堑军团的人忙是说道。

    最后,在骄横商行、天斩军团的人簇拥之下,尊皇真帝进入了城内。

    “这一次,拍卖绝对会空前的火爆,想拍下自己中意的东西,只怕不容易。”看到那么多的大人物驾临,连尊皇真帝这样强大的真帝都亲临了,有一些老一辈强者不由有所担忧。

    毕竟,他们都是冲着拍卖的宝物而来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