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飞剑天骄,人如其名,她就是天骄,不仅仅是她出身于名门,出身于豪族,而她自己也是天赋无双。

    她一生下来,似乎就注定着不平凡一样,就好像是天之骄子一般,得天独厚,得到了老天爷的特别是宠爱。

    飞剑天骄算是当今仙统界最年轻的半步长存,当然,比起三目神童来,她还是大了一点,但那也只不过是大了半岁而已,尽管说她不是仙统界最年轻的半步长存,那都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

    所以,当飞剑天骄到来之时,不知道惊艳了多少人,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为之倾倒。

    “美丽无双,飞剑天骄,实在是太美丽了。”一时之间,天雄关许多人都亲眼目睹了飞剑天骄那绝世无双的容颜,这使得不少青年俊彦都为之心动神驰。

    “溪仙子驾临——”飞剑天骄的到来,骄横商行的一位掌柜亲自相迎,仪式十分的隆重,十分高规格的待遇。

    “我们叶老已经为溪仙子准备好了最爱吃的东溪仙岭的酥点,刚刚送到,请仙子品尝品尝。”骄横商行的接待的确是十分的周到,也是十分的热情。

    当然,能享受如此高规格接待的大人物,在仙统界也不多,毕竟,以身份而论,以实力而论,比飞剑天骄更高的人并不多。

    “叶老有心了。”面对骄横商行的接待,飞剑天骄笑容倾倒众生,让不少青年看得目眩神驰,都被迷醉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飞剑天骄被迎入了骄横商行的玉宇之中。

    一直望着飞剑天骄的背影消失玉宇之中,依然有一些青年久久回不过神来,都不由为之心神摇曳。

    比起飞剑天骄这样的高调来,也有一些大人物是比较低调的,他们到来,并不像飞剑天骄那样搞得人人皆知。

    但是,真龙终究是真龙,那怕真龙再低调,那怕真龙是见首不见尾,但是,真龙行走,终究会带来雨露,强大到定地步之后,想低调就十分难。

    在天雄关西门,有一个男子步行而来,这个男子身边没有任何随从,他也没有坐任何神车,更没彰显任何声势。

    这个男子一步一步走入了天雄关,这个男子一步迈出,看似不快,但是,眼前景象一闪,便是换了一个天地一般,事实上,他的速度是十分惊人的。

    这个男子行走的很自在,当他行走在天雄关那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那怕街道是车如流水马如龙,那怕街道上的行人是挥汗如雨、摩肩接踵,但是,这个男子行走起来,都犹如闲庭信步,好像走在自己的后花园一样,他安步当车的模样,好像是在欣赏着街道左右两边的美景一样。

    这个男子一步一步地行走在天雄关那热闹非凡的街道上,他没有施展无上神通,也没有以强大的力量排开街道上的行人,但是,当他行走在人群中的时候,不觉之间,人群中的行人都会纷纷给他让道,下意识地错开一步,不与这个男子挤在一起,甚至是不敢去靠近他。

    这就好像是一头老虎一样,那怕这头老虎行走在森林中的时候,它不露出獠牙,不吼起虎啸,那怕是一些小动物并不认识它,但,这些都没关系,只要这么一头老虎出行的时候,森林中的飞禽走兽都会纷纷避让。

    此时这个男子就是这样,当行走在街道之上,那怕没有人认出他的来历,那怕他没有散发出无敌之威,但是,街道行走的修士强者都会错开一步,都不会向这个男子挤去。

    如此一来,形成了很奇妙的一幕,这个男子行走在街道之中,如鱼儿在大海中畅游一样,畅通无阻,街道上的行人都会下意识避开这个男子。

    这个男子穿着黄袍,缕金,虽然他没有绝世神威,但是,顾盼之间,有着睥睨之势,犹如气吞山河一般,他的目光坚定,不怒而威,让人不敢去直视他的目光,很多人一碰到他的目光,都会退避,心生惧意。

    “皇尊真帝——”终于,当这个男子行走在街道上好一会儿之后,有一个老一辈的修士终于认出了他,不由大吃一惊,对这个男子大礼参拜。

    对于这个修士的一拜,这个男子也只是笑笑而已,依然闲庭信步。

    “什么,皇尊真帝!”听到这话,一下子把周围的人吓住了,虽然很多人没见过皇尊真帝,但是,却听过皇尊真帝的大名。

    一时之间,无数目光落在了这个男子的身上,大家望去,虽然此时这个男子身无帝威,但,却有着让人肃然起敬的气息。

    “他,他真的是皇尊真帝吗?”看着这个男子,很多人都不认识,事实上,真正见过皇尊真帝的人并不多。

    “是的,他就是皇尊真帝。”有见过皇尊真帝的强者点头,十分肯定地说道。

    “皇尊真帝也来了,好低调呀。”看到皇尊真帝身边没有一个随从,没有惊人的神威,这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

    因为有很多大人物来到天雄关,虽然是低调,但好歹也是乘坐神车什么的,身边有人护卫,一般人靠近不了,像皇尊真帝这样独自而来,而且散尽帝威,一步步而行,这样低调的还真不多。

    “陛下——”好一会儿之后,一些见过皇尊真帝的修士强者都纷纷向皇尊真帝遥遥一拜,周边的不少修士,见到这样的一幕,也都随着遥遥一拜。

    大家对着皇尊真帝遥遥一拜,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被真帝之威所镇压而一拜的,很多人遥遥一拜,是发自于内心。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发现了皇尊真帝,有不少人低声议论,眺望着皇尊真帝。

    而皇尊真帝却丝毫不受影响,依然安步当车,闲定自在,走入了天雄关。

    “皇尊真帝都来了,这一次,真的是热闹呀,就不知道金光上师、兰书才圣会不会参加。”这个男子走入了天雄关,有不少人也议论起来。

    “是呀,出身高阳楼的皇尊真帝都来了,说不定,金光上师、兰书才圣会来。”有一些强者也不由猜测地说道。

    提到高阳楼,不知道有多少人肃然起敬,那怕出身于再强大道统的修士强者,心里面都不由有些敬畏。

    高阳楼,它并不是一个门派,更不是一个道统,它是一个联盟,一个相对比较松散的联盟。

    高阳楼,它是由始祖高阳所创建,高阳,何等惊艳的始祖,何等的绝世无双,但是,他创建高阳楼的时候,并不是为了传下自己的道统,而是三五个志同道合的无敌之辈相聚之所。

    后来,高阳楼一直传承下来,而且是久兴不衰,千百万年过去,高阳楼一直都有人加入,一般而言,只有极为强大的真帝、无敌的始祖才能加入高阳楼,传言说,高阳楼的甄选条件十分严格,那怕你是真帝、始祖,都不一定能加入高阳楼。

    一般而言,高阳楼是从来不招收弟子,也没有听过有哪一位高阳楼的弟子行走于世间。

    而尊皇真帝,是一位比较特殊的真帝,传言说,尊皇真帝是由高阳楼的几个古祖所调教出来的,他也的确不负高阳楼这几位古祖的期望,尊皇真帝道行高绝,传闻现在他已经是一尊十一宫真帝,甚至有可能是一尊十二宫真帝。

    尽管是如此,尊皇真帝在外行走之时,也一直以来不以自己是高阳楼的弟子而自居,这也使得尊皇真帝成了一位十分特别的真帝,他不属于任何一个道统,任何一个门派,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是一位散修,一位散修的真帝。

    当然,尊皇真帝这样的一位散修真帝,他的出身,他的条件,那是普通散修远远无法相比的。

    “尊皇陛下到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在尊皇真帝走入了天雄关之后,骄横商行立即有人反应过来,前来迎接。

    而且前来迎接尊皇真帝的,不仅仅只有骄横商行的人,也有天堑军团的人。

    这是让很多人为之意外的事情,在此之前的大人物,如飞剑天骄,都是骄横商行的人来迎接,未见有天堑军团的人来迎接。

    “为什么天堑军团的人也来了?”见到天堑军团的人也来迎接尊皇真帝,有人不由为之意外。

    “听说,太尹喜能坐上天堑军团的军团长之位、能当上天雄关的关守,其中有高阳楼出了力,当年高阳楼是力荐太尹喜当守关的。”有知内情的强者低声地说道。

    “原来是如此。”听到这样的内幕之后,不少修士这才恍然大悟。

    “使得诸君劳师动众,尊皇惭愧。”见骄横商行、天堑军团的人来相迎,尊皇真帝抱拳,从始至终,都未见他摆出真帝的架子。

    “陛下客气,里面请,守关有事务在身,未能相迎,恕罪。”天堑军团的人忙是说道。

    最后,在骄横商行、天斩军团的人簇拥之下,尊皇真帝进入了城内。

    “这一次,拍卖绝对会空前的火爆,想拍下自己中意的东西,只怕不容易。”看到那么多的大人物驾临,连尊皇真帝这样强大的真帝都亲临了,有一些老一辈强者不由有所担忧。

    毕竟,他们都是冲着拍卖的宝物而来的。

第3005章飞剑天骄    这些日子里,天雄关热闹非凡,比往日里热闹十倍,不少大人物纷纷驾临于天雄关。

    天雄关突然热闹起来,有着不少的真帝、不朽驾临天雄关,有两个原因,一,是天雄关守太尹喜广发英雄贴,邀请天下英雄参加盛会;二,是骄横商行在天雄关举行了一场盛大无比的拍卖大会,五年一次的拍卖大会。

    在拍卖大会还没有开始之前,骄横商行早就把消息传出去了,使得天下人皆知了。

    在仙统界,乃至是三仙界,只有有城池的地方,就有骄横商行的店铺,毫不夸张地说,有买卖的地方,就有骄横商行的影子。

    所以,试想一下,以骄横商行遍布仙统界的优势,他们把拍卖消息传出去,那是何等的快,也正是因为如此,当骄横商行把拍卖消息传出去之后,仙统界只要有条件的修士强者,都纷纷前来参加这一场绝世无伦的拍卖大会了。

    五年一度的拍卖大会,骄横商行可以说是准备十分的充分,从宣传到执行,方方面面都是十分的周全。

    所以,在拍卖大会还没有开始之前,仙统界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对拍卖的物品津津乐道了。

    在拍卖会还没开始之前,骄横商行早早就把要拍卖的物品一一阵列出来,物品的来历、作用、起拍价全部都编写于宣传册之上。

    如此一来,这使得天下人都知道这一次的拍卖盛况,也让很多有心参加拍卖的修士强者,知道自己将需要哪一件宝物,自己将要准备多少的钱财。

    当拍卖大会的日子越来越近的时候,天雄关更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可以说,骄横商行每五年举行一次的拍卖大会,都是盛况无比,也使得大量的金钱流入了骄横商行。

    当然,放眼整个仙统界乃至是整个三仙界,也只有骄横商行才有那个实力举行如此盛大的拍卖大会,也只有骄横商行才能拿得出如此绝世无双的宝物来拍卖。

    甚至曾经有人说过,如果说,你想买始祖兵器,那么就去找骄横商行,如果骄横商行都没有的话,其他的商行、卖家,更加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更重要的一点是,骄横商行乃是千百万年以来的金字招牌,他们所卖出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所以千百万年以来,多少修士强者,都乐意与骄横商行做买卖。

    骄横商行在天雄关的商行是整个仙统界数一数二的分商,实力雄厚无比,所以骄横商行五年一度的拍卖大会,有一半是在天雄关举行。

    所以,在早早之时,便能看到天雄关各条街道、每个街口,都有骄横商行的伙计,前来接待参加拍卖的贵客。

    当然,能让骄横商行亲自接待的贵客,那都是持有骄横商行贵宾请柬的,只有这种贵宾,才能得到骄横商行的亲自接待,在拍卖的日子里,都是骄横商行包吃包住的。

    当然,就算没持有骄横商行邀请柬的修士强者,也一样可以参加骄横商行的拍卖大会,你只需要买张入场券就可以参加这样的拍卖大会了,而且,也一样可以参加拍卖,只要你能给得起钱。

    骄横商行五年一度的拍卖大会,不限制参加的人员,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不论你是真帝,还是普通的修士,都一样可以参加,只不过像真帝这样的存在,所享受到的侍遇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也正是骄横商行的魅力所在,可以说,骄横商行每五年一度的拍卖大会,一直以来都有着很多大人物参加,像真帝、长存都会来参加这样的绝世无双的拍卖大会,甚至曾经有始祖前来参加过骄横商行的拍卖大会。

    试想一下,一尊始祖,拥有多少的资源,拥有多少的宝物,什么样的宝物、什么样的仙材他们没有见过,但是,依然有始祖来参加骄横商行的拍卖大会,这可以想象骄横商行拥有着何等惊人的财力了。

    最重要的是,在骄横商行,如果你看中一件宝物,就算有始祖出价了,但是,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你也一样可以与始祖竟争的。

    在骄横商行的拍卖大会上,这并不会说,始祖出价了,你就不能出价拍卖,而且,背后有骄横商行保驾护航,只要你出得起钱,你拍卖到的宝物,骄横商行可以保你安全离开,甚至可以隐藏你的所有行踪信息,所以,只要你有钱,在拍卖会上,你可以放心与始祖去竟争。

    这就是骄横商行拍卖大会最大魅力的地方,也就是说,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只要你有足够的钱,也一样可以与始祖平起平坐。

    在拍卖大会还没有开始之前,已经有很多大人物驾临天雄关了,特别是拍卖大会与太尹喜宴客的日子十分相近,如此一来,天雄关更是热闹非凡了。

    可以说,在当下来天雄关的天下群雄之中,此时此刻,连不朽真神都谈不上什么大人物了,想谈得上大人物的,那都必须是高位真帝、长存不朽这样的存在了。

    所以,一般的真帝到来,也仅仅引起不少人注目而已,只有高位的真帝驾临,那才引得起骚动哗然了。

    其中引起不小哗然的人物之中,飞剑天骄是其中一样。

    当飞剑天骄驾临的时候,整个天雄关热闹非凡,听到“铛、铛、铛”的声音响起,剑鸣之声不绝于耳。

    就在这个时候,天雄关的无数修士强者都一下子察觉到了自己的佩剑无故自鸣,听到“铛、铛、铛”的剑鸣之声响起,许多修士强者的佩剑都震动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不少修士强者发现自己的佩剑震动不己之时,不由大吃一惊,立即镇住了自己的佩剑,都怕自己的佩剑脱鞘飞走。

    “铛——”剑鸣九天,就在大家还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之时,突然之间,一声剑鸣响彻了天地,金属之声就在这刹那之间好像撕裂了天穹一样。

    “看——”在这个时候,有修士强者眼尖,向天边望去,看到了一幕异象,不由大叫一声。

    大家纷纷抬头望去,只见天边一片金光,无尽的金光在天边漫散。

    “铛、铛、铛……”就在这刹那之间,剑鸣之声响彻了整个天雄关,天雄关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剑鸣不绝于耳的声音。

    在这“铛、铛、铛”的剑鸣声中,在天边瞬间无数的神剑飞射而来。

    在“铛、铛、铛”的声音之中,一个浩瀚的剑海出现在了天边,就在这瞬间,剑海如同剑浪滚滚,一下子向天雄关冲击而来。

    滚滚的剑浪在刹那之间飞射到了天雄关的上突,最终,听到“铛”的一声响起,剑浪高高拍起,最终在骄横商行外嘎然而止。

    在“铛”的一声剑鸣声中,只见所有的神剑瞬间组合,化作了一把巨大无比的仙剑,仙剑弥漫着无尽的仙光,仙光垂落,如同天瀑一般。

    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这把巨大仙剑之上,好像打开了一个道门一样,晶莹的空间门户是光芒流转,所有人都还没有看清楚,就已经有一个少女站在仙剑之上了。

    这个少女一身紫衣,头挽凤钗,肩披仙金流苏,百褶宝裙闪动着光华,这个少女看起来是贵不可言,高傲无双,让人一看便知道出身于豪门贵族。

    而这个少女站在仙剑之上,她脚下闪动着火焰,看起来,她整个人好像是沐浴在真火之中,似乎她在真火之中诞生的一样,犹同是真火之中的仙子,看起来十分的唯美。

    “飞剑天骄——”看到这个女子,立即有人认出她来了,不由大叫一声。

    “飞剑天骄来了,好高调。”也有强者不由惊讶,毕竟,这里是天雄关,出入的强者无数,甚至有真帝、长存。

    像飞剑天骄如此高调的人虽然有,但不多,很多无敌之辈来天雄关,并不像飞剑天骄那样,剑海滔天,天雄关所有的宝剑都共鸣,惊动了所有的人。

    “嘘,小声点,你也不看看她是什么来历,她可是金光上师的小姨子,她高调又如何?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旁边有长辈立即提醒这个强者。

    “飞剑天骄呀,溪皇的胞妹,不仅仅是长得美丽动人,也是天赋绝世。”看到高贵美丽的飞剑天骄,不知道有多少男子为之迷醉。

    飞剑天骄,声名赫赫,在仙统界可谓是人人皆知。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飞剑天骄的出身,飞剑天骄出身于火族,但却是洗溪的弟子,也是洗溪的天才,后来更是拜入了光明圣院的圣陀西部。

    这还不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族姐溪皇,一提溪皇,谁人不知,洗溪当今的掌权人,绝世无双的女子,更重要的是,她是金光上师的妻子。

    而飞剑天骄,全为溪皇的族妹,又是金光上师的小姨子,那是贵不可言。

    当然,飞剑天骄也并非是仅仅依仗着家族出身的草包,飞剑天骄也很争气,天赋绝世,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半步长存了,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成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