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李七夜回到住处之后,白金宁也刚好回来了。

    白金宁刚回来,看到屋子里竟然有着这么一头大黑牛,她也十分意外,不知道这么一头大黑牛是从哪里跑来的。

    “哟——”大黑牛一看到白金宁,就围着她转了一圈,怪笑,说道:“还真想不到哟,大圣人你也会金屋藏娇,嘿,嘿,嘿,难怪大圣人会跑天雄关来,原来是来幽会小情人哟。”说着就是一阵怪笑。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头大黑牛,口吐人言那也就罢了,更重要的是,这头大黑牛还是满嘴的胡说八道,更离谱的是,它一嘴怪笑,让人觉得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被大黑牛这么一嘲笑,这让白金宁十分的尴尬,粉脸通红,不知所措。

    不过,大黑牛瞅了瞅白金宁,向李七夜伸起了蹄子,做出竖起拇指的模样,说道:“大圣人目光就是不一样,看得深远,不像那些凡夫俗子,只看皮囊,看漂不漂亮。我看这妞儿,虽然长得不漂亮,但,根子骨还是不错的,祖上血统了不得,了不得呀,有大佛之脉。”

    大黑牛虽然嘴巴贱,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一双牛眼却是很毒辣,别人看不出来的东西,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像白金宁祖上这样的大脉,不要说是一般人,就算是多少真帝也无法看得出来,但是,大黑牛这一点就是很逆天,他仔细一瞅,就能追溯出来。

    “嘿,不错哟,不错哟。”大黑牛一嘴怪笑,那模样十分的贱,说道:“这样的大佛之脉,嘿,如果和大圣人结合,再生一个胖娃娃,那必定就是圣佛之脉了,了不得,了不得。大圣人哟,你们真的是生个小胖子,长大了,那一定能干掉什么楞枷佛的,一定会成为大慈大悲的存在……”

    大黑牛一阵怪笑,那模样就是贱格,活脱脱的是一头贱牛。

    被大黑牛这么一说,顿时让白金宁粉脸涨红,她久久说不出话来,羞得无地从容,恨不得地上裂开一条大缝,立即就钻进去。

    李七夜只是悠悠地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你信不信,我今晚打火锅,什么都不缺,就缺牛肉了。”

    “呃——”大黑牛干笑了一声,干笑说道:“本帅牛开玩笑了,开玩笑了,不过嘛,大圣人,其实本帅牛的话虽然不中听,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要不要在三仙界留下种呢。嘿,说真的,就算你老人家不打算留在三仙界,但是,你留个种,在这三仙界把你的道统发扬光大,那也是不错的做法嘛……”?大黑牛这话虽然有点开玩笑,但,他也的确是有几分认真。在他看来,像李七夜这样绝世无双的存在,在三仙界没有留下任何道统或者留下任何继承认,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如果大圣人你要离开,你觉得不放心,我大黑牛向你保证,我给娃娃当师父,一定把他教成绝世无敌的天才来。如果大圣人你还觉得不放心,再拉上老树妖怎么样?我大黑牛信不过,老树妖总算能信得过吧。”大黑牛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蹄子拍在胸膛上,拍得砰砰响,向李七夜保证。

    大黑牛越说越激动,那是唾沫横飞,他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李七夜真的在三仙界留下一个小胖子,他大黑牛驮着这么一个小胖子,那可是横行天下,带着这个小胖子把三仙界搅得鸡飞狗跳。

    想想未来那好玩而刺激的当奶爸生活,不,当奶牛生活,大黑牛都不由激动无比,双眼发亮。

    看到大黑牛这模样,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他还能不知道这头大黑牛想什么东西吗?他能有什么好的主意。

    至于白金宁,看得是目瞪口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夸张的一幕,大黑牛那神态,真的是惟妙惟肖,但是她又不敢去笑。

    “嘿,如果大圣人觉得血统还不够好,那让本帅牛给你物色物色怎么样?”大黑牛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来精神,说道:“北院的那丫头怎么样?那丫头,我见过,血统纯粹,光明正大,嘿,如果和大圣人来一发,生下来的胖小子,那绝对是超越远荒圣人这样的存……”

    大黑牛所说的北院那丫头,指的就是圣霜真帝。

    “……要不,真龙庭的那丫头也可以,我看她身上的真龙血统,那是不得了。”大黑牛忙是给李七夜做媒婆,说道:“再配上大圣人你的血统,那就绝配了,生下来的小胖娃,那绝对是力大无穷,手撕天地,拳崩万道……”?说着,大黑牛都兴奋得不得了,恨不得立即就为李七夜张罗,给李七夜找一个适合的女人去配种。

    “你信不信,我今晚就打牛肉火锅。”李七夜乜了一眼滔滔不绝的大黑牛。

    “好吧。”李七夜一个凌厉的眼神乜了过来,大黑牛也只好怂了,无可奈何,说道:“既然大圣人不愿意,那就算了。”

    “如果大圣人,真的想留下种子,随时可以说一声的,我给你物色去。”最后,大黑牛还是不死心,搭上了这么一句。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有时候都想一脚把这头大黑牛踹回圣山。

    好一会儿,白金宁回过神来,她轻轻地向李七夜说了一声,说道:“公子,我,我已经弄到了一个名额,到时候,公子可以进去,我们关守也一定会露面。”

    可以说,为了弄到参加盛宴这个名额,白金宁那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当时他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虽然他的确是要见太尹喜,他想要见,也不需要这样的名额,谁都挡他不住。

    “你们关守有什么好见的。”对于这等事,大黑牛一点兴趣都没有,反而找个机会让李七夜去配种更好玩。

    大黑牛兴趣缺缺,说道:“太尹喜那小子,不就是在五行山混了几年,又跑到光明圣院镀了镀金嘛,后来大家都把他抬上去了,混个什么军团长当当,无趣。当年倒是一个很精灵的小子,没想到长着长着就歪了。”

    “你,你认识我们的关守?”听到大黑牛这样的话,白金宁不由呆了呆,十分好奇。

    “见过。”大黑牛兴趣缺缺,说道:“不就是一个机灵的小子嘛,当年机灵,第一个服软,不然就撒泡尿淹死他。”

    “呃——”白金宁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她不由呆了呆,要知道,他们军团长乃是当今最强大的长存不朽之一,手握大权,在仙统界拥有着很高的地位,多少人见到他们军团长,那都是恭恭敬敬的。

    像大黑牛这种不以为然的人,不,牛,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们军团长,是一尊长存。”回过神来,白金宁听到大黑牛说“撒泡尿淹死他”,她都不是很相信,小声提醒一下大黑牛。

    毕竟,他们军团长可是长存不朽,怎么可能被淹死呢。

    “长存又如何。”大黑牛不以为然,说道:“当今世上,比他强大的人,又不是没有。这小子倒是机灵,当年在五行山呆了几年,学到了不少本事,天赋也可以,又跑到光明圣院镀了几年金,实力增了不少,人脉也拓展了,所以混了个军团长当当。”

    大黑牛这话说得倒不离谱,天雄关的关守太尹喜当年的的确确是五行山的弟子,不过,传言说,不是五行山的嫡系弟子,也有人说是旁支出身,也有人说是外山弟子。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太尹喜出身于五行山,这个身份是得到了五行山的承认。

    要知道,五行山,号称仙统界最神秘最强大的道统,单凭这样的出身,太尹喜就显得不凡了。

    后来太尹喜的的确确是又拜入了光明圣院,成为了光明圣院的学生,他在光明圣院的时候,太尹喜表现十分出色,在那个时代,是极为了不得的天才。

    也正是因为有了光明圣院的求学经历,这为太尹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不论是在道行上,还是人脉上,都让他有了很深的积累,这也为他在后来成为天雄关的关守打下了基础。

    大黑牛这样的姿态,让白金宁不由呆了呆,要知道,天堑军团的军团长,天雄关的关守,不论哪一个身份,都显得特别的尊贵,多少人想坐在这个位置上,都没有资格。

    但是,大黑牛却完全不以为然,似乎他们天堑军团的军团长,到了他口中遇得那么微不足道一样,好像他们天堑军团成了三流的小军团一样。

    “我会去的。”在白金宁发呆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唉,大圣人,你这是葫芦里卖什么药?”大黑牛说道:“何必浪费时间呢,如果大圣人真的要去见太尹喜,我现在就去,把他那小子拉过来,让他来见大圣人,他敢有半丝犹豫,我拆了他的老巢。”

    大黑牛这样的话,顿时让白金宁瞪目结舌,她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叫嚣拆他们天雄府的人。

    ”不急,我还有点事。“李七夜笑了笑。

第3003章大黑牛的龌龊    李七夜带着大黑牛离开长街之后,他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怎么,圣山呆着不舒服吗?竟然也跑出来了。”

    在圣山之中,圣兽一旦皈依之后,就是再也难于离开了,不过,大黑牛是个例外,他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大黑牛在圣山之中,是唯一不受光明力量所左右的存在,一直以来,他不离开圣山,并不是因为光明力量在作祟,而是它自己不愿意离开圣山,甚至可以说,它是在守护着圣山。

    当然了,大黑牛并不是为光明圣院守护着圣山,而是为他自己守护着圣山,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圣山是他家的,所以他要把圣山看牢了。

    “嘿,嘿,嘿,圣山呆着也是忒无聊,所以,就出来走走逛逛。”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再说了,出来见见世面也好,而且还能跟随着大圣人混吃混喝的,何乐不为呢?”

    “是因为圣山的钥匙掌握在手中了吧。”李七夜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大黑牛在圣山呆了千百万年不愿意离开,无非是因为他怕别人抢走了圣山,现在虚空大殿被毁了之后,大黑牛把整个圣山的烙印都占为己有,如此一来,圣山就成了他的了,所以他也不再担心了。

    对于他而言,圣山现在就算是放在光明圣院,那也只不过是暂时摆放在那里而已,而光明圣院根本就没有能力去操控整座圣山。

    “嘿,嘿,嘿……”大黑牛不由嘿嘿地笑了笑,说道:“反正现在它就是本帅牛的了,以后谁都别想染指它,嘿,连老树妖都休想。”

    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乜了大黑牛一眼,说道:“他镇压在那里,你也搬不走,你掌握了钥匙又如何,他扎根在那里,你不也是干睁眼睛而已。他不去拿钥匙,是懒得和你争,他在那里,有钥匙跟没有钥匙都是一样,除非他死了或者离开了,不然,你手中的钥匙,也派不上用场。”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一下子把大黑牛那得意劲给打击下去了,他一下子就蔫了,就像被寒霜所打蔫的茄子一样。

    “都是那个老树妖”大黑牛不由嘟囔,又无奈地说道:“我就不明白了,他这么一个逆天的人,为什么偏偏要扎根在那里,不就是一个破道统嘛,有什么值得好耗在那里的,他想要一个道统,自己建一个不就得了,为什么便便要这样搞呢,多浪费时间,多浪费生命。”

    大黑牛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认怂,虽然说,钥匙在他的手中,但是,老树妖不走的话,他根本就无可奈何,那怕他再想把圣山搬走,他都驮不动,因为老树妖就是镇压在那里,除非他能把老树妖都能驮走了,举世之间,能驮走老树妖的人,那只怕是很难很难找得出来。

    “这就是每一个人的追求不一样。”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在我眼中,圣山不就是一座小破山吗?山旮旯子而已,值得你守着这么久吗?”

    “那不一样。”大黑牛不由为自己辩解,说道:“那是我的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哼,哼,哼,我一定要把它驮走的。”

    李七夜不由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暂时,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除非哪一天老树妖愿意,不然,你暂时看不到希望了。”

    大黑牛一时之间不由耷着脑袋,过了一会儿,他双目一亮,抬起头来,说道:“嘿,嘿,不过,大圣人肯定有办法。”

    “这还用说。”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要让他挪挪根,又有何难。”

    “嘿,大圣人帮我一把如何?”大黑牛双目发亮,大拍李七夜马屁,笑着说道:“大圣人乃是举世无双的第一始祖,万古唯一,只要大圣人你帮我把圣山弄过来,小的给你做牛做马……”?“你本来就是牛。”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乜了大黑牛一眼,悠悠地说道:“再说了,老树妖为人比你这条大炭牛靠谱多了,如果真的要帮,那我也是帮他,而不是帮你。”?“大圣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良心是黑的吗?”大黑牛不由叫屈起来,大叫地说道:“你老人家来我圣山,我是好茶好水地招等你老人家,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

    “好了,不要跟我装可怜,在圣山没把你做成牛肉煲,你都应该庆幸才对,我还不知道你的小算盘吗?”李七夜摇了摇头,轻轻地摆了摆手。

    大黑牛干笑了一声,第一次见面,他就是要坑李七夜一把。

    “未来不太平,其实你呆在圣山没有什么不好。”最后,李七夜看了大黑牛一眼,淡淡地说道:“至少,还有老树妖在,他能撑起那片天空。”

    “我知道。”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如果真的要死,大家都会死,死在哪里而已,真的那一天来了,本帅牛绝对不能撑到最后一口气,逃回去,死在那里。”

    大黑牛这话说得,倒是十分豁达,但是,他的确是有那个实力。

    “这也不是无道理。”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真的到了那一步,的确谁都难逃一劫。”

    “在前两天,我看老树妖在夜观星象,嘴里还嘀咕着,什么大灾难要来了,他要加把劲才行,看他忧心忡忡的模样,我看呀,他都没有什么把握,毕竟,我是第一次看到他是这样要死要活的模样了。”大黑牛耸了耸肩,说道。

    大黑牛和老树妖双方做邻居很久很久了,久到连他们都忘记了时间了。

    大黑牛在心里面十分清楚,老树妖是十分的强大,他的强大,不是世人口中的那种强大,他的的确确是货真价实的强大,千百万年以来,曾有过一些惊艳的始祖拜访过他,他都是闲等视之。

    但是,前些日子,他见老树妖的时候,忧心忡忡,他是第一次见到老树妖如此严重的神态。

    所以,看到老树妖这样的模样,大黑牛便知道大事不妙了。

    “的确是要来了。”李七夜看了一下天空,看了看遥远的不渡海,说道:“在大灾难面前,自求多福吧,很多东西都会随之灰飞烟灭。”

    “真的那么严重?”大黑牛不由有些发怵。

    “看情况吧。”李七夜笑了一下,目光深邃,说道:“若是大势得到压制,那也就小打小闹而已,若是未能压制住。”

    说到这里,他看了大黑牛一眼,说道:“搞不好,整个三仙界灰飞烟灭。”?“我操”大黑牛什么风浪没有见过,但是,这么严重的话出自于李七夜的口中,他心里面都不由悚然。

    “所以嘛。”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你现在逃还来得及,找个安全的地方,躲一躲风头,说不定灾难之后,会迎来你称王称霸的时代,搞不好,你会成为一个纪元的开创者,成为第一大帅牛,成为第一神牛。”

    李七夜这话虽然是调侃,但是,大黑牛也的确是有那个潜力,他本来就是出身十分不凡,若真的给他适当的时机,他的的确确是能成为那种无上至尊。

    “我本就是大帅牛,不需要等待,现在就是。”大黑牛十分自恋的模样,然后往李七夜身边一靠,大言不惭,说道:“嘿,再说了,在这世间,我觉得最安全的地方,还是跟随在大圣人身边。如果大圣人身边都不安全了,嘿,嘿,嘿,其他地方,也不见得安全。”

    “你倒有几分聪明。”李七夜笑着摇头。

    “嘿,大灾难,也不见得是坏事。”大黑牛双目发亮,说道:“我看呀,老树妖绝对不会放弃光明圣院的。”

    “这个的确。”李七夜点头,说道:“他道心很坚定,如果真的走到那一天,他会和光明圣院共存亡。”

    “嘿,真的他倒下了,那么,嘿,本帅牛就有机会收回圣山了。”大黑牛尽打着一些不地道的主意。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说道:“如果老树妖都倒下了,你认为你圣山存在的机率有多大?搞不好,会被人打崩,你能把它驮走,那都已经是满目疮痍了。”

    “呃”大黑牛呆了一下,不由觉得有道理,说道:“这好像也是,这么一说,老树妖是不能倒下,他应该要把我的圣山守得好好的。”

    在大黑牛看来,他当然不在意光明圣院的死活了,只要他圣山还存在就行。

    “不管这些,嘿,反正我是跟定大圣人了,大圣人走到哪,本帅牛就跟到哪。”大黑牛嘿嘿地笑着说道:“只要大圣人在,我就不相信头顶上的天空会塌下来。”

    这头大黑牛歪点子很多,但是,他也看得十分明白,他心里面十分清楚,如果真的大灾难来临了,最安全的地方,不是什么神地之类的,反而呆在李七夜身边是最安全的。

    “是吗?”李七夜悠悠地说道:“了了一些事务,我是打算入不渡海,你跟吗?”?“不渡海”大黑牛不由呆了一下,看着李七夜,心里面发怵。

    李七夜笑笑,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真的要去不渡海?”大黑牛不由大叫一声。

    李七夜未答,但,大黑牛依然是跟了上来。

    “嘿,不管他,跟一天算一天。”大黑牛是厚着脸皮要跟着李七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