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砰、砰、砰”的声音起伏有不止,劲草道统的几百个强者瞬间被大黑牛一个尾巴给扫飞了。

    管云鹏虽然实力很强,但是,看到这样的一幕,也心里面发毛,转身就逃。

    “想逃,迟了。”大黑牛怪叫一声,瞬间追了上去。

    “开——”管云鹏骇然,祭出了宝物,但是,这都无济于事,大黑牛的强大,又焉是他所能对抗的。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大黑牛头颅撞了过去,瞬间把管云鹏撞飞,撞得鲜血狂喷。

    管云鹏刚爬起来,大黑牛又是一记蹄子砸了过去,在“砰”的一声中,管云鹏被一记蹄子砸得趴了下去,鲜血狂喷,满眼的金星。

    “保护少主——”这个时候,那几位不朽真神爬起来了,大叫一声,想去救管云鹏。

    “砰——”的一声响起,这几位不朽真神还没能出手,便被李七夜一脚踩在了地上,李七夜一脚踩了过去,直接把他们几个踹得躺下了。

    听以“喀嚓”的骨碎声响起,他们胸膛的骨头一下子被踩碎,鲜血狂喷。

    “好好躺着。”李七夜一脚踩了下去之后,这些位不朽真神也只有乖乖地躺在了地上,根本就再爬不起来了,李七夜随便一脚踩在他们身上,就好像是亿万座的山峰压在他们的身上一样。

    在这个时候,被砸得趴下的管云鹏好不容易爬起来,在这个时候,他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全身是血迹斑斑。

    “你,你,你们死定了。”此时管云鹏不由尖叫了一声,说道:“我,我,我会灭你们全家,不,灭你们九族。”

    管云鹏行走天下,什么时候吃过亏,什么时候如此狼狈过,不论是走到哪里,大家都对他敬之三分,都会让他三分。

    现在当着天下人的面,自己竟然被一头牛给打得趴下了,这一下子让他的颜面荡然无存。

    “灭你妹——”大黑牛扬起了蹄子,“砰”的一声,砸在了管云鹏的脑袋上,大叫地说道:“给本帅牛站好了,本帅牛要骑你。”

    在“砰”的一声下,管云鹏的脑袋一下子被敲得满眼金星,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大黑牛压制住了。

    在这个时候,管云鹏他身不由己,弯下了身体,双手撑在了地上,四肢着地,就好像走兽一样四脚站立。

    就在管云鹏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大黑牛已经踩在了他的背上了,四蹄踩在了他的身上,沉重的身体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全身的骨骼都吱吱作响,但是,管云鹏偏偏动弹不得。

    “驾,驾,驾,人头马,快走,快走。”在这个时候,大黑牛扬起了蹄子,狠狠地踢在了管云鹏的屁股上。

    “砰”的一声响起,当大黑牛的蹄子踢在了管云鹏的屁股上之时,管云鹏竟然身不由己,手脚并用,在地上爬了起来。

    这样的一幕,看起来是那么的离谱,是那么的滑稽。只见一头大黑牛骑在了一个青年的背上,青年四肢落地,手脚并用,在地上爬着走。

    这就是真正的牛骑人,大黑牛真的是说得到做得到。

    “驾,驾,驾,人头马,快走,快走,走快点。”大黑牛的蹄子一次又一次踢在了管云鹏的屁股上,在大黑牛越踢越快的时候,管云鹏手脚并用,爬得就越快。

    在眨眼之间,大黑牛已经骑着管云鹏在街道上走了好几圈了。

    “人头马——”听到大黑牛给管云鹏取了这样的一个绰号,有很多人都想笑,但是,又不方便笑出来。

    “我,我,我要杀了你——”管云鹏尖叫一声,他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耻辱,尖叫道:“我要剥你皮,喝你血,吃你肉——”?“砰——砰——砰——”的一声响起,管云鹏的话还没有说完,大黑牛的蹄子就像冰雹一样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颅上了,一下子把管云鹏的头颅砸得满头包,砸得管云鹏眼前一片的金星,头痛无比。

    “杀你妹!你现面是本帅牛的坐骑,没有骑权!”大黑牛怪叫一声,态度十分嚣张。

    “驾,驾,驾,人头马,走快点。”大黑牛边骑着管云鹏,一边大叫不止。

    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哭笑不得,牛骑人,这样的一幕,大家都是第一次看到,而且被骑的还是管云鹏这样来历惊人的少主。

    “要出大事了。”看到这样的一幕,有人不由摇了摇头,说道:“不论是管家,还是劲草道统,都是誓不罢休的。”

    “会有热闹看的。”也有一些人是幸灾乐祸。

    大家都知道,管云鹏是劲草道统的少主,他父亲又是不可一世的卷云神,更何况,他还是兰书才圣的师弟,他的身份是何等的尊贵。

    试想一下,今日当着天下人的面,他被一头牛当宠物来骑,这不说管云鹏,就是劲草道统都无法咽得下这口气,这是羞辱他们劲草道统。

    此时,管云鹏已经是无地从容了,被一头牛当着宠物来骑,这是他一生的奇耻大辱,他恨不得地上裂开一条大缝来,他立即钻了进去。

    “算了,饶他一次吧。”看大黑牛也骑得差不多了,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

    见李七夜开口了,大黑牛这才从管云鹏的身上跳了下来,心满意足,乜了管云鹏一眼,说道:“看在大圣人的份上,今天饶你不死,下次就直接把你骑到死,听到没有,人头马。”

    被大黑牛叫“人头马”,这差点把管云鹏气昏过去,他不由尖叫一声,厉叫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砰——”的一声响起,管云鹏的话还没有落下,大黑牛的一记蹄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管云鹏的脑袋上,管云鹏一下子被砸昏了过去。

    “砰、砰、砰”大黑牛一口气狠狠地砸了管云鹏的脑袋十几次,他似乎是砸得上瘾了。

    一直砸到管云鹏满头是血,都快不成人形了,大黑牛这才罢手,大黑牛收回了蹄子,心满意足地说道:“什么誓不为人,你本来就不是人,一匹人头马而已。”说着嘿嘿地笑。

    看到这个模样,李七夜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而已,管云鹏是自寻死路而已,如果大黑牛真的想杀人,还轮得到他们嚣张到现在?管云鹏他们早就被大黑牛干掉了,一个都不留。

    此时那几位被镇压在地上的几位不朽真神都羞愤得无地从容,毕竟保护管云鹏是他们的责任,没有想到今天管云鹏竟受到如此的羞辱,这样的一幕,已经不仅仅是羞辱了管云鹏,也是羞辱了他们劲草道统。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才收脚,冷淡地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说道:“今日,我就不杀人了,滚,最好滚远一点,否则,下一次就斩了你们的脑袋。”

    这几尊不朽真神又惊又怒,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没有谁敢再乱动手,因为刚才一出手相试,他们都已经知道结果了,他们不是大黑牛的对手,也不是李七夜的对手,此时再不知进退,那就是自寻其辱。

    “阁下尊姓大名?”在李七夜临走的时候,劲草道统依然有人忍不下这口气,不由沉声地说道。

    “怎么?还想找我报仇不成?”李七夜不由转身,看了他们一眼。

    “我们劲草道统,不是任人欺辱的!”这位真神不由沉声地说道:“这事我一定会汇报宗门,汇报始祖,请他老人家定夺!”

    这尊真神的话一说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都不由看着李七夜。

    大家都知道,这一尊真神所说的始祖指的是兰书才圣,而一尊始祖,谁人不忌惮万分?

    “蠢货。”李七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说道:“竟敢抬兰书才圣的名头来压我,找死。”话一落下,一足就踩了过去。

    “小心——”其他的不朽真神一惊,大叫一声。

    但,已经迟了,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这尊真神连惨叫都来不及,被李七夜一脚踩下的时候,瞬间被踩成了肉酱,在李七夜的大足一碾之时,听到“啵”的一声响起,被碾成了血雾。

    血雾飘飘,随风飘散而去,这位真神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一足之下,便把一尊真神碾成了血雾,这是多么霸道、多么凶残的手段,这让在场的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兰书才圣知道被你们这些蠢货败坏名声,那都恨不得一脚踩死你们。”李七夜冷淡地看了他们一眼,风轻云淡,好像是踩死一只蟑螂一样。

    “愚蠢。”大黑牛也冷笑一声,冷冷地看了劲草道统的弟子一眼,这些蠢货竟然抬出兰书才圣的名头来吓李七夜,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一脚踩死了一尊真神之后,其他人都不敢再喘一口气,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李七夜和大黑牛离开了。

    “这太凶狠了吧。”当李七夜远离之后,有人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这小子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的凶残,不怕被报仇吗?”

    “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一眼。

    “第一凶人——”有人认得李七夜,但,不敢多言,轻轻说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推本老作者新书,《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挺好看的都市奶爸流,生活细节写得不错。】

第3001章又是大黑牛    “砰——”的一声响起,这个修士话刚刚落下,就被一蹄子狠狠地砸中,一下子把他踢飞到了天边。

    “坐你妹——”大黑牛一记蹄子把这个修士强者一蹄给踢飞之后,不屑地说道。

    “好牛气——”看到大黑牛这嚣张的模样,旁边有修士不由为之咋舌。

    “快,快来,就在这里,围住它。”就在大黑牛刚在街边站稳的时候,街道的四面八方便有人一下子涌了上来,把大黑牛团团地包围住了。

    “看来这头大黑牛是在劫难逃了。”看到大黑牛瞬间被人团团围住,有人嘀咕地说道。

    “这头大黑牛,也的确够嚣张的,大闹天雄关,这真的是作妖呀。”也有强者不由摇了摇头,看到街道左右两旁不少房屋楼宇变成了废墟,都为之苦笑了一下。

    这一头大黑牛冲入了天雄关之后,那是横冲直撞,不知道被它撞倒了多少的房屋楼宇,虽然这些被破坏的房屋楼宇都会有劲草道统赔偿,但是,依然让人看得不由为之咋舌。

    围住大黑牛的修士强者,几百之多,每一个都是强者,其中有几位老人乃是十分强大的不朽真神,如此的阵容,让人看了,都不由心里面为之暗暗抽了一口冷气。

    “这一次这头大黑牛只怕是插翅难飞吧。”看到连不朽真神都出动了,有人低声地说道。

    “劲草道统,来了好多的强者呀,连元老都来了。”也有老一辈的修士认出了这几位拥有不朽真神实力的老者,不由惊讶。

    “听说管公子前来参加盛会,劲草道统不少高手随行,连几位元老都为之随行。”有消息灵通的修士低声地说道。

    “管公子好大的排场,这是以劲草道统的少主身份吗?”有人暗暗吃惊。

    消息灵通之辈沉吟地说道:“这只怕有这个可能,传言说,管公子有可能继承劲草道统的大位。”

    就在这个时候,包围住大黑牛的人群中,有一个青年排众而出,这个青年穿着一身宝衣,头戴高冠,整个人贵气十足,有着睥睨八方之势,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养尊处优。

    “管公子来了。”看到这个青年,有人低呼了一声。

    “他就是卷云神的儿子吗?”看到这个青年,没有见过他的修士不由问道。

    “正是。”有认识他的修士点头,低声地说道:“听说他已经确立为劲草道统的少主身份了,未来必定会继承劲草道统的大统。”

    “速速投降吧,归顺于本公子,当本公子的坐骑,也不辱没你。”此时劲草道统的管公子管云鹏看了大黑牛一眼,傲然地说道。

    大黑牛冷冷地瞥了管云鹏一眼,目光中充满着不屑。

    “你这头黑炭牛,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就在大黑牛还没有开口的时候,有一个声音悠悠响起。

    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大黑牛望去,自己身旁已经站着一个人了,这正是李七夜。

    “嘿,这不,来投靠你大圣人了。”大黑牛一看到李七夜,顿时嘿嘿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突然出现在大黑牛的身旁,这让很多人都猝然不防,而且很多人都还没有看清楚,李七夜便已经站在大黑牛旁边了。

    “这个人是谁?”看到李七夜站在大黑牛旁边,很多人都不认识他,而且李七夜那平凡普通的模样,也不怎么引人注目。

    “你是谁?”当李七夜站在大黑牛身旁之时,管云鹏立即大叫一声。

    “我是谁重要吗?”李七夜笑了笑,十分随意,只是看了看大黑牛而已,并未曾理会管云鹏。

    “这头大黑牛,本公子已经看上了,它将会成为本公子的坐骑。”管云鹏态度高傲,说道:“无关人等,速速退散,莫自误。”

    听到管云鹏这样的话,李七夜就不由看了他一眼,他都想笑,露出了笑容,悠悠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有热闹看了。”在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李七夜,低声说道。

    “就如你刚才的话,你是谁,重要吗?”管云鹏冷笑一声,傲然,说道:“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

    “不知道。”李七夜摇了摇头。

    “本公子乃是劲草道统的少主,兰书才圣的师弟,我父亲乃是卷云神。”管云鹏自报门户,傲然地说道,提起自己的家世,他就十分的高傲了,不由挺了一下自己的胸膛。

    “他真的是兰书才圣的师弟吗?”有些人对于管云鹏并不熟悉,现在听到他自称是兰书才圣的师弟,都不由大吃一惊,再仔细看管云鹏,让人都不是很相信。

    要知道,兰书才圣乃是一尊无敌的始祖,而管云鹏的道行,最多也就勉强是不朽真神而已,这样的实力,自称是兰书才圣的师弟,这都让人难于相信。

    如果真的是兰书才圣的师弟,那怎么也得是长存不朽的实力,这样才能让人信服。

    “是真的。”一位老一辈的修士点头,说道:“管云鹏有一个好父亲,他父亲卷云神在劲草道统是一尊巨大擘,是一尊十分强大的长存不朽。卷云神是兰书才圣的师伯,兰书才圣在年少之时,曾经管到过卷云神的指点。”

    “原来是如此,难怪他会如此的傲气,原来是有着这样尊贵的出身。”知道这里面的关系之后,有修士都不得不服气地轻叹一声。

    大家都知道,天雄关是天堑军团的地盘,没有多少人敢在天雄关放肆,但是,管云鹏竟然敢在天雄关追逐去降伏大黑牛,他这是多么硬的底气。

    “兰书才圣我倒知道。”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至于什么卷云神、什么管云鹏,我倒没听过。”

    “好大的口气。”当着所有人的面,李七夜竟然说没听过自己的名字,这顿时让管云鹏的颜脸有些挂不住了。

    毕竟,他在外行走,一旦他自报门户,不管是大教的老祖,还是绝世天才,都对他客客气气,都免不了恭维他一番,这也是大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当然了,这些大教老祖、绝世天才恭维管云鹏,当然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是看在兰书才圣的面子上,毕竟他好歹也算是兰书才圣的师弟。

    管云鹏立即冷下了脸,冷声地说道:“今日,本公子也不与你一般计较,识相的,就立即给本公子滚,滚到一边去,不要碍着本公子的办事。”

    “如果不滚呢?”李七夜都不由笑了起来了。

    “不滚?”管云鹏不由双目一冷,露出了杀机,冷冷地说道:“本公子就打断你的手脚,让你爬出天雄关。”?“好一个无知的小儿。”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不要说你,就算是兰书才圣到来,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都得乖乖给我端茶倒酒。”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所有人都傻眼了,有人不由低声地说道:“这小子太嚣张了吧,这话说得太离谱了,这也是吹牛皮吧,兰书才圣给他端茶倒酒,他以为自己是谁呀,以为自己是真仙不成?”

    “这话说得有点过份了。”也有不少修士强者摇头,说道:“举世之间,谁有这个资格让兰书才圣端茶倒酒。”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大言不惭,辱我师兄,该死。”管云鹏双目一厉,沉喝道:“凭你这大不敬的话,本公子就该把你碎尸万段,灭你八族。”

    “蠢货。”大黑牛都摇头,笑了起来,说道:“劲草道统的始祖还算是个人物,怎么尽出这么不肖子孙。不要说你这种蠢货,就算你家老祖宗亲临,都不敢如此大言不惭。”?“算了,别玩了。”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教训他们一顿便可。”

    “小子们,听到了没有?”大黑牛一听这话,就来精神了,抖了抖身上的牛毛,大笑,说道:“大圣人发话了,今日,本帅牛就好好教训你们。喏,你这小子,听好了,本帅牛今天要骑你!”

    “禽生,该死。”管云鹏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刚才被李七夜不屑一顾也就罢了,现在连一头牛都欺负他,这顿时让他抓狂了。

    “该死你妹——”大黑牛嚎叫一声,“轰”的一声,四蹄一扬,瞬间向管云鹏冲了过去,牛角狠狠地撞了过去。

    “休得放肆。”一见大黑牛撞了过来,劲草道统的几位不朽真神脸色一变,大喝一声,都纷纷祭出了自己的宝物。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这一件件宝物轰了出来,向大黑牛轰了过去。

    “砰、砰、砰”的一声声巨响,但是,这一件件的宝物根本就挡不住大黑牛那尖锐无比的牛角,一下子被刺穿,在这“砰、砰、砰”的一声声中,这几件不朽真神瞬间被撞飞。

    “保护少主——”在这个时候,劲草道统的几百个修士强者大叫一声,他们都冲了上来,欲挡住大黑牛。

    “滚蛋吧。”大黑牛长啸一声,尾巴一扫,尾巴如同铁鞭一样横扫而过。

    在“砰、砰、砰”的起伏声中,几百个强者全部被扫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