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砰——”的一声响起,这个修士话刚刚落下,就被一蹄子狠狠地砸中,一下子把他踢飞到了天边。

    “坐你妹——”大黑牛一记蹄子把这个修士强者一蹄给踢飞之后,不屑地说道。

    “好牛气——”看到大黑牛这嚣张的模样,旁边有修士不由为之咋舌。

    “快,快来,就在这里,围住它。”就在大黑牛刚在街边站稳的时候,街道的四面八方便有人一下子涌了上来,把大黑牛团团地包围住了。

    “看来这头大黑牛是在劫难逃了。”看到大黑牛瞬间被人团团围住,有人嘀咕地说道。

    “这头大黑牛,也的确够嚣张的,大闹天雄关,这真的是作妖呀。”也有强者不由摇了摇头,看到街道左右两旁不少房屋楼宇变成了废墟,都为之苦笑了一下。

    这一头大黑牛冲入了天雄关之后,那是横冲直撞,不知道被它撞倒了多少的房屋楼宇,虽然这些被破坏的房屋楼宇都会有劲草道统赔偿,但是,依然让人看得不由为之咋舌。

    围住大黑牛的修士强者,几百之多,每一个都是强者,其中有几位老人乃是十分强大的不朽真神,如此的阵容,让人看了,都不由心里面为之暗暗抽了一口冷气。

    “这一次这头大黑牛只怕是插翅难飞吧。”看到连不朽真神都出动了,有人低声地说道。

    “劲草道统,来了好多的强者呀,连元老都来了。”也有老一辈的修士认出了这几位拥有不朽真神实力的老者,不由惊讶。

    “听说管公子前来参加盛会,劲草道统不少高手随行,连几位元老都为之随行。”有消息灵通的修士低声地说道。

    “管公子好大的排场,这是以劲草道统的少主身份吗?”有人暗暗吃惊。

    消息灵通之辈沉吟地说道:“这只怕有这个可能,传言说,管公子有可能继承劲草道统的大位。”

    就在这个时候,包围住大黑牛的人群中,有一个青年排众而出,这个青年穿着一身宝衣,头戴高冠,整个人贵气十足,有着睥睨八方之势,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养尊处优。

    “管公子来了。”看到这个青年,有人低呼了一声。

    “他就是卷云神的儿子吗?”看到这个青年,没有见过他的修士不由问道。

    “正是。”有认识他的修士点头,低声地说道:“听说他已经确立为劲草道统的少主身份了,未来必定会继承劲草道统的大统。”

    “速速投降吧,归顺于本公子,当本公子的坐骑,也不辱没你。”此时劲草道统的管公子管云鹏看了大黑牛一眼,傲然地说道。

    大黑牛冷冷地瞥了管云鹏一眼,目光中充满着不屑。

    “你这头黑炭牛,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就在大黑牛还没有开口的时候,有一个声音悠悠响起。

    别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大黑牛望去,自己身旁已经站着一个人了,这正是李七夜。

    “嘿,这不,来投靠你大圣人了。”大黑牛一看到李七夜,顿时嘿嘿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突然出现在大黑牛的身旁,这让很多人都猝然不防,而且很多人都还没有看清楚,李七夜便已经站在大黑牛旁边了。

    “这个人是谁?”看到李七夜站在大黑牛旁边,很多人都不认识他,而且李七夜那平凡普通的模样,也不怎么引人注目。

    “你是谁?”当李七夜站在大黑牛身旁之时,管云鹏立即大叫一声。

    “我是谁重要吗?”李七夜笑了笑,十分随意,只是看了看大黑牛而已,并未曾理会管云鹏。

    “这头大黑牛,本公子已经看上了,它将会成为本公子的坐骑。”管云鹏态度高傲,说道:“无关人等,速速退散,莫自误。”

    听到管云鹏这样的话,李七夜就不由看了他一眼,他都想笑,露出了笑容,悠悠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有热闹看了。”在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人认出了李七夜,低声说道。

    “就如你刚才的话,你是谁,重要吗?”管云鹏冷笑一声,傲然,说道:“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

    “不知道。”李七夜摇了摇头。

    “本公子乃是劲草道统的少主,兰书才圣的师弟,我父亲乃是卷云神。”管云鹏自报门户,傲然地说道,提起自己的家世,他就十分的高傲了,不由挺了一下自己的胸膛。

    “他真的是兰书才圣的师弟吗?”有些人对于管云鹏并不熟悉,现在听到他自称是兰书才圣的师弟,都不由大吃一惊,再仔细看管云鹏,让人都不是很相信。

    要知道,兰书才圣乃是一尊无敌的始祖,而管云鹏的道行,最多也就勉强是不朽真神而已,这样的实力,自称是兰书才圣的师弟,这都让人难于相信。

    如果真的是兰书才圣的师弟,那怎么也得是长存不朽的实力,这样才能让人信服。

    “是真的。”一位老一辈的修士点头,说道:“管云鹏有一个好父亲,他父亲卷云神在劲草道统是一尊巨大擘,是一尊十分强大的长存不朽。卷云神是兰书才圣的师伯,兰书才圣在年少之时,曾经管到过卷云神的指点。”

    “原来是如此,难怪他会如此的傲气,原来是有着这样尊贵的出身。”知道这里面的关系之后,有修士都不得不服气地轻叹一声。

    大家都知道,天雄关是天堑军团的地盘,没有多少人敢在天雄关放肆,但是,管云鹏竟然敢在天雄关追逐去降伏大黑牛,他这是多么硬的底气。

    “兰书才圣我倒知道。”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至于什么卷云神、什么管云鹏,我倒没听过。”

    “好大的口气。”当着所有人的面,李七夜竟然说没听过自己的名字,这顿时让管云鹏的颜脸有些挂不住了。

    毕竟,他在外行走,一旦他自报门户,不管是大教的老祖,还是绝世天才,都对他客客气气,都免不了恭维他一番,这也是大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当然了,这些大教老祖、绝世天才恭维管云鹏,当然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是看在兰书才圣的面子上,毕竟他好歹也算是兰书才圣的师弟。

    管云鹏立即冷下了脸,冷声地说道:“今日,本公子也不与你一般计较,识相的,就立即给本公子滚,滚到一边去,不要碍着本公子的办事。”

    “如果不滚呢?”李七夜都不由笑了起来了。

    “不滚?”管云鹏不由双目一冷,露出了杀机,冷冷地说道:“本公子就打断你的手脚,让你爬出天雄关。”?“好一个无知的小儿。”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不要说你,就算是兰书才圣到来,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都得乖乖给我端茶倒酒。”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所有人都傻眼了,有人不由低声地说道:“这小子太嚣张了吧,这话说得太离谱了,这也是吹牛皮吧,兰书才圣给他端茶倒酒,他以为自己是谁呀,以为自己是真仙不成?”

    “这话说得有点过份了。”也有不少修士强者摇头,说道:“举世之间,谁有这个资格让兰书才圣端茶倒酒。”

    “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大言不惭,辱我师兄,该死。”管云鹏双目一厉,沉喝道:“凭你这大不敬的话,本公子就该把你碎尸万段,灭你八族。”

    “蠢货。”大黑牛都摇头,笑了起来,说道:“劲草道统的始祖还算是个人物,怎么尽出这么不肖子孙。不要说你这种蠢货,就算你家老祖宗亲临,都不敢如此大言不惭。”?“算了,别玩了。”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教训他们一顿便可。”

    “小子们,听到了没有?”大黑牛一听这话,就来精神了,抖了抖身上的牛毛,大笑,说道:“大圣人发话了,今日,本帅牛就好好教训你们。喏,你这小子,听好了,本帅牛今天要骑你!”

    “禽生,该死。”管云鹏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刚才被李七夜不屑一顾也就罢了,现在连一头牛都欺负他,这顿时让他抓狂了。

    “该死你妹——”大黑牛嚎叫一声,“轰”的一声,四蹄一扬,瞬间向管云鹏冲了过去,牛角狠狠地撞了过去。

    “休得放肆。”一见大黑牛撞了过来,劲草道统的几位不朽真神脸色一变,大喝一声,都纷纷祭出了自己的宝物。

    “轰、轰、轰”在这刹那之间,这一件件宝物轰了出来,向大黑牛轰了过去。

    “砰、砰、砰”的一声声巨响,但是,这一件件的宝物根本就挡不住大黑牛那尖锐无比的牛角,一下子被刺穿,在这“砰、砰、砰”的一声声中,这几件不朽真神瞬间被撞飞。

    “保护少主——”在这个时候,劲草道统的几百个修士强者大叫一声,他们都冲了上来,欲挡住大黑牛。

    “滚蛋吧。”大黑牛长啸一声,尾巴一扫,尾巴如同铁鞭一样横扫而过。

    在“砰、砰、砰”的起伏声中,几百个强者全部被扫飞。

第3000章燃指明志    “砰——”的一声响起,在白金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把木佛重重地砸在地上了。

    “啊——”当看到木佛被砸得粉碎之时,白金宁吓得尖叫起来,不由一下子跳了起来。

    这突然发生的事情,对于白金宁来说太刺激了,就算这不是她的传家之宝,但它也是一亿买来的东西呀,一个亿,就这样被李七夜一下子砸得粉碎了,一个亿就这样化作了碎片。

    “你,你,你……”白金宁好久都反应不过来,指着李七夜,说话都结巴,大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一个亿就这样被李七夜砸得粉碎,而且,这还是他们传家之宝的木佛呀。

    一时之间,白金宁看着地上碎成一堆的木佛如同雷殛一样,久久回不过神来,在这个时候,白金宁都无法用词语去形容此时的心情。

    白金宁不知道是愤怒好,还是无奈好,又或者伤心。

    就算这尊木佛是他们家的传家之宝,那也只不过是曾经是而已,此时被李七夜砸得粉碎了,她也没有办法愤怒,她也没有办法去生气,毕竟,这是李七夜用一个亿买回来的,是李七夜送给她的,李七夜真的要把这一尊木佛砸掉,她也是无可奈何。

    “为,为,为什么要把它砸了?”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白金宁最后才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这不是让你看一看它本身的价值吗?”李七夜笑了笑,轻轻摇头,说道:“这一尊木佛本身,它并不值钱,那怕就算它是由楞枷佛所逆造了,那也只不过是一尊普通木佛而已,值不了多少钱,值钱的,是佛肚子里面的东西。”

    “真,真,真的吗?”白金宁不是很相信,呆了呆。

    “找找吧,相信我。”李七夜笑了笑,也没有多去看一眼,似乎对于他来说,这不是砸了一个亿的木佛,而是随便砸了一个只值得一个铜板的东西而已。

    白金宁回过神来,打了一个激灵,忙是翻开碎片,在碎片中寻找李七夜所说的东西。

    “找到了,是这个吗?”翻了一下,白金宁终于在碎片中找到了其他的东西,不由为之一喜,拿了起来,给李七夜看。

    此时,白金宁从碎片中找到的是一截看起来有点像象牙一般的东西,这一截像象牙一般的东西,只有手指大小,而且只有半截。

    这一截东西浅白,白中泛黄,而且,从断口处来看,好像是被烧过一样。

    “这,这个就是木佛真正价值所在吗?”看着这么一截像象牙一样的东西,白金宁都不是很肯定,这一截东西,似乎不是很珍贵。

    “没错,正是这件东西。”李七夜看了看白金宁手中的这一截东西,点了点头,一点都不意外。

    “这,这是什么东西?”白金宁看不出这一截像象牙一样的东西究竟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说,一个亿,让她作选择的话,她只怕会选择木佛,而不是这一截东西,至少看起来木佛都比它值钱。

    “佛指。”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是楞枷佛的佛指。”

    “楞枷佛的佛指——”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白金宁不由为之心神剧震,抽了一口冷气。

    “是的。”李七夜点了点头,徐徐地说道:“燃指明志,这应该就是楞枷佛留下的那一截手指。”

    “燃指明志。”白金宁心神摇曳了一下,这样的一个典故她听过,但她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寓言来听而已,没有想到,这是真的。

    至于为什么燃指明志,这件事情谁都说不清楚。

    “那,那怎么能断定它是楞枷佛的佛指呢。”白金宁看着手中这一段指骨,她完全看不出来,这一段指骨究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也更加无法判断出来这一段手指是楞枷佛的手指。

    楞枷佛,乃是无上佛主,了不得的始祖,有人说,楞枷佛在世的时候,佛光普照,可以普渡众生,但是,今日看来,这一段手指却看不出丝毫的佛性。

    “这不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它的佛性蕴藏很深,不然也不会有燃指明志之说。”李七夜笑了笑,接过了白金宁手中的佛指。

    在这个时候,佛指在李七夜手中转动了一下,李七夜运转功法,凝大道奥妙。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佛指散发出了一缕缕的佛光,这一缕缕的佛光散发出来,瞬间犹如打开了个佛法世界一样,在这无尽佛光之中,浮现了一个佛影,佛影无上,渡普众生,佛法无边,怜悯万世……

    “楞枷佛——”看到这个佛影之时,白金宁心神一震,佛法无边,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自己就是处身于佛海之中,在无边的佛法之下,任何生灵、任何存在都不由三叩九拜。

    在这一刻,白金宁在无边佛法之下,都站不稳身体,都不由跪了下去,这样的佛法太过于强大了。

    在白金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佛光已经消失了,李七夜已经收回了自己的神通,手中的佛指此时也一下子变得平凡无奇,让人很难相信这就是楞枷佛的佛指。

    “真的是,真的是楞枷佛的佛指。”当回过神来之后,白金宁心里面大震,刚才她只不过是管中窥豹而已,佛法已经无边,若是把这截佛指的威力彻底发挥出来,那是何等的可怕,何等的恐怖。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李七夜会说,这尊木佛远远值得一个亿,原来它的价值就是在于这一截楞枷佛的佛指。

    “不然,为什么你们祖上会说这尊佛像能保佑你们家平安,那是因为有着无边的佛力在保佑着你们的家人。”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原来如此。”白金宁回过神来,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在此之前,家里的老人曾说佛像能保平安,在她看来这只是一种吉祥的话而已,仅仅是象征而已。

    李七夜把佛指递给了白金宁,淡淡地说道:“把它戴在脖子上吧,在危难之时,它能救你一命。

    “这,这可以吗?”白金宁不由犹豫了一下,此时她都不敢收下这截佛指。

    如果单纯以木佛而言,那是他们家的传家之宝,对于她来说,还有特殊的意义。

    但是,这是楞枷佛的佛指,一尊无上始祖的手指呀,这样的价值,是很难估量的,而且,这样的一截佛指,它的威力不亚于一件无敌兵器。

    试想一下,任何一个修士都会渴望一件无敌的兵器,对于白金宁来说,像始祖这样级别的兵器,这是她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

    现在李七夜又把佛指给了她,这让白金宁不由犹豫了一下,她都不敢接下,因为这太贵重了。

    “收下吧。”李七夜看了白金宁一眼,笑了笑,说道:“仅仅是楞枷佛的一截佛指而已,也就仅此而已,如果是楞枷佛的金身,那还不错。”

    白金宁明白李七夜是不在意这一截佛指,她也收下了,对李七夜再拜。

    “去吧,我想休息一下。”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

    白金宁再拜,轻轻地说道:“我去为公子弄个名额来,到时公子便能见到我们的关守。”

    李七夜笑了一下,也未有在意,这话当时他也只是随口说而已,他要见太尹喜,就算没有名额也一样能见,他想见一个人,谁敢不见?

    白金宁走了之后,李七夜跌坐吐纳,神游太虚,好像无日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七夜瞬间张开了眼睛,说道:“这家伙,怎么跑来这里了?”话一落下,他身影一闪,已经消失了。

    在天雄关的一条街道上,那可热闹了,远远便能听到“轰、轰、轰”的声音响起。

    在这个时候,很多人见到有一头大黑牛横冲直撞,犁翻了不少的房屋,不少楼宇倒塌,一时之间弄得鸡飞狗跳。

    而这头大黑牛身后,有几十个强者在追逐着他。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当大黑牛犁翻了不少的房屋楼宇之后,有人出来道歉,保证说道:“所有损失,都由我们劲草道统赔偿,大家放心。我们少爷看中了这头座骑,所以一定要把它降伏。”

    “这是怎么一回事?”有不少人看到这样的一幕,还不明白。

    毕竟这里是天雄关,谁敢如此的嚣张,竟然把这里闹得鸡飞狗跳,而且还把一座座的楼宇给犁翻了。

    “那是劲草道统的公子。”有一个修士消息灵通,忙是说道:“他们是在途中逮住了这一头座骑,但是,被它逃入城中了,所以管家的公子非要把这头座骑降伏不可。”

    “这是一头很强大的瑞兽呀。”有强者仔细去看这一头大黑牛,都不由啧啧称道。

    “的确是很强大。”另一个强者不由点头,说道:“不然的话,管家的公子就不会看上眼了,如此强大的瑞兽,降伏当座骑,那的确是不二之选。”

    Ps:阴鸦的强大你们都知道,但是他有多少底牌呢?你们知道么?最近对他的底牌做个大盘点,大伙VX搜索公众号“萧府军团”,即可关注,查看历史消息,就能一起参与其底牌大盘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