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它比楞枷佛亲手塑造还要珍贵那么一点。”?“比楞枷佛亲手塑造还珍贵那么一点。”白金宁呆在了那里了,虽然她是个小人物,但是,她知道楞枷佛是怎么样的存在。

    楞枷佛,那可是了不起的始祖,有人说他可以与远荒圣人比肩,这一尊木佛如果说是楞枷佛塑造,那怕它不是一件宝物,那怕仅仅是一件普通的东西,它的价格也是吓人。

    当时明王左童、明王右童想买下这一尊木佛,就是猜测这一尊木佛有可能是楞枷佛亲手塑造,只不过他们不是很肯定而已。

    “那,那,那它是什么东西?”白金宁不由有些发懵,她是看着这一尊木佛长大的,却一点都看不出这样的一尊木佛比始祖亲手塑造还要珍贵。

    “拿去吧。”李七夜笑了一下,把手中的木佛扔给了白金宁。

    这尊木佛一扔出的时候,把白金宁吓得魂都飞了起来,急忙去接住这甩过来的木佛,她都害怕一不小心没接住,这么一尊木佛被摔得粉碎。

    当她双手牢牢地握住了这一尊木佛之后,白金宁这才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尽管是如此,她双手也不由颤抖了一下,可以想象刚才是多么的紧张。

    刚才的确是把白金宁吓得不轻,就算这一尊木佛不是他们家的传家之宝了,但是,它也是花了一个亿买到的,一个亿的东西,万一摔碎了,那是多么的败家,多少人能败得起这样的家?

    “这,这,这……”白金宁看着手中的木佛,有些不明白,看着李七夜,她不明白李七夜为什么要把木佛扔给她。

    “送给你。”李七夜笑了一下,十分随意,说道:“既然是你家的传家之宝,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送,送,送,送给我——”白金宁说话都结巴,好不容易说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她都拉高了声音了,不由尖叫了一声。

    这一下子,白金宁自己都吓懵了,不说这木佛是多少的价值,单是凭它用一个亿买回来的,这样的一件东西,她想都不敢想,一个亿,对于她而言,那就是天文数字。

    但是,现在李七夜随手一甩,就把这一尊木佛送给她,世间出手阔绰的人她见过,但,像李七夜出手便是一个亿,随便送,这只怕是她前所未闻、前所未见!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都懵在了那里,一时之间都回不过神来,一个亿,就这样送给她,这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这,这,这是真的吗?”白金宁呆了好一会儿,傻傻地说道。

    以私心而论,白金宁当然想得到这一尊木佛了,毕竟,这是他们家的传家之宝,先不说这尊木佛有怎么样的价值,作为家族的一员,她有责任把这一尊木佛迎回家。

    更何况,当年他们家人为了供她修行,这才把木佛典当的,可以说,把这一尊木佛迎回家,她有着重大的责任。

    但是,要知道,这一尊木佛可是李七夜花了一个亿买回来的。

    “比珍珠还真。”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他随手就把木佛扔给了白金宁,那么的随意,好像不是扔了一个亿,而是扔了一个铜板一样。

    “我,我,我不能要。”最后,白金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虽然有点迟疑,但是,她还是把木佛还给了李七夜。

    “我,我是很想得到它。”白金宁都有些不舍,但,她还是狠心收回目光,认真地说道:“但是,它,它是你买下来的,你花了一个亿,我不能要它,太珍贵了。”

    白金宁虽然很想得到这一尊木佛,而且,如果她把这一尊木佛迎回家,那不仅仅是了却她心里面的一桩大事,也是了却了家人的一桩心事。

    但是,她还是不敢要,一个亿的价格,对于白金宁来说,那实在是太珍贵了,太贵重了。

    “收下吧。”李七夜没有去接,笑了一下,说道:“一尊木佛而已,就算真佛驾临,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你会在乎一个铜板的包子吗?”

    白金宁呆了呆,看着李七夜,她看李七夜并不像开玩笑,她明白李七夜这是认真的。

    “多谢公子。”当白金宁收入了木佛之后,跪拜在地,向李七夜行大礼,说道:“公子对我家大恩大德,我白金宁无以为报,只要公子需要,我白金宁愿做牛做马。”

    “起来吧。”李七夜受了白金宁大礼,点头,风轻云淡。

    白金宁站了起来之后,怀里还揣着木佛,那种感觉,她真的无法用言辞来形容,这就好像做梦一样,如果说这是做梦,但它却是那么的真实。

    “拍卖了,拍卖了,骄横商行的拍卖要开始了,各位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在李七夜和白金宁刚刚穿过一条街道的时候,一个吆喝声响起。

    只见一个青年,穿着一身布衣,身上搭着好几个布袋。这个青年看年纪不小,但是,他却偏偏梳了一个冲天辨,顶着锅盖头,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这个青年一张脸蛋又大又圆,不过,他脸上挂着笑眯眯的笑容,看起来很亲切,让人一看就有亲切感,那怕他向人兜售东西,都让人不会有恶感。

    “爷,看看,我们骄横商行的拍卖,就要开始了,爷,要不要买张入门券。”这个青年走近,立即把一张宣传单塞入了李七夜手中。

    “哦,骄横商行。”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看着这个青年。

    “对,就是我们骄横商行。”一提起自己的商行,这个青年立即一挺胸膛,十分骄傲,说道:“我们商行,乃是仙统界最大的商行,不,是整个三仙界最大的商行。在天雄关,没有哪个商行比我们大了……”

    “说重点。”在这个青年在吹嘘自己商行的时候,李七夜不咸不淡地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青年这话听起来像吹嘘,但他所说的也是实话,骄横商行,的确是三仙界最大的商行,也是天雄关最大的商行。

    “咳——”青年有点小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道:“爷,我们骄横商行,这一次举行超大型的拍卖会,所有人都可以参加,但是,拍卖的东西,那都是扛扛的,有天行神珠,有万古佛壶,有九星宝盘……”?这个青年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把每一件宝物,都说得如数家珍一样。

    “骄横商行五年一度的大型拍卖会到了。”白金宁一算时间,才想起了这么一茬事,最近她被派出去巡逻,都没有留意到。

    事实上,天雄关内,已经有了骄横商行的盖天铺地宣传了。

    “哦。”虽然青年在卖力地给李七夜讲解着每一件宝物,但是,李七夜兴趣缺缺。

    “看,看,看到没,爷,这件宝物,绝对值得你去出高价,仙棺,仙棺呀。”这个青年一双眼睛也十分毒辣,一看李七夜没兴趣,立即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翻开了一页宣传册。

    “不瞒爷你说,这副仙棺,乃是来自于仙界,举世无双,万古唯一。”这个青年立即吹嘘起来,把这件拍卖品吹嘘得举世无双,万古唯一。

    果然,在这个青年吹嘘之下,李七夜的目光的确是被这一副仙棺所吸引了,虽然没有见到真货,但,这宣传册上的图案是把仙棺给拓印下来,让人能看得十分真实。

    这一副仙棺,的的确确一下子吸引住了李七夜,他看着宣传册的仙棺,不由双目一凝。

    “是大灾难那一天,得到的吧。”李七夜看着宣传册上的仙棺,说道。

    “呵,呵,呵,这个,这个嘛,小的不知,小的不知,但是,大家都说,从仙界来的,从仙界来的,举世无双,举世无双。”这个青年立即含糊其辞,不愿意说清楚。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怎么,你也不清楚?”

    “爷,小的只是卖入门券的,其他的,小的也不是很清楚,这个要到拍卖开始之时,拍卖师会为爷你介绍。”这个青年忙是说道。

    “刚才你不是如数家珍吗?”李七夜看着这个青年,悠然地说道。

    “这,这个,有吗?有吗?”这个青年一副十分健忘的模样,已经不记得自己刚才所说过的话了。

    “爷,你买入门券吧,来,来,来,我刘三强卖的券,是全城最低的,绝对是不诈骗你老人家,来,来,给你五百。”这个青年话题一转,立即兜售自己的入门券。

    “以前不是二百吗?这只是普通的入门券,又不是贵宾席什么的。”白金宁可是生活在天雄关,对于这些是了如指掌。

    “现在涨价了,涨价了。”青年立即十分尴尬,忙是说道:“既然和爷相遇,那就给爷打个折,二百,我已经是大亏了,已经是血亏呀。”说着,叫苦连天。

    “我的钱,你也敢赚。”李七夜笑了笑,从青年手中抽走了入场券。

    “爷,我,我只是小人物,卖个入场券混饭吃而已。”见李七夜强行抽走了自己的入场券,还不给钱,这顿时让青年苦着脸。

第2997章真正的价值    离开了那对主仆之后,走远了,李七夜翻了手中的木佛看了看,翻腾了几下,然后又看了一下身旁的白金宁。

    白金宁也不由看着李七夜手上的这尊木佛,瞅着舍不得移开目光,这不仅仅是因为这尊木佛是一个亿买的。

    “看来,你对这尊木佛情有独钟。”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从一开始的时候,白金宁的目光就被这一尊木佛所吸引了,好像是没有挪开过一样。

    “它,它曾经是被我们典当的。”白金宁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样的神态,只好干笑了一声,不得不从这尊木佛身上挪开目光,以很轻很轻的声音说了一句,道:“它,它,它曾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是很久远的老祖宗传下来的。”

    “你家与佛有缘?”李七夜笑了笑,随手甩了甩手上的木佛。

    在李七夜随手甩了甩木佛的时候,白金宁都不由心惊肉跳,她的目光都不由随着上下跳动,她一颗心脏都悬到了嗓子之下了,她都害怕李七夜一不留神,未能接住这只木佛,万一摔在地上,摔个稀烂怎么办。

    “我,我,我也不清楚。”白金宁此时是心神不宁,她的目光都随着木佛上下的跳动着,说道:“反正我很小的时候,它,它都在家里,后来,后来家里把它典当了,供我去修行。”

    白金宁是出身于边荒大地,但是,按她家里面的老人说,他们是仙统界里面搬迁过来的,至于是什么原因搬迁过来,家里面的老人已经不清楚了。

    从家里面的老人口中得知,还在仙统界的时候,他们家是大富大贵,后来衰落了,到了边荒大地之后,更是日继衰落,随着日子越来越难过,家里面值钱的东西都一件件被当出去了,最后只留下了这一尊木佛。

    听家里面的老人说,这一尊木佛是他们家的传家宝,家里面的人世世代代都供奉着这一尊木佛,听说,也正是因为这一尊木佛,世世代代保佑着他们家平安无事。

    但是,随着白金宁慢慢长大,他们家里面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典当了。

    到了这一步,他们家也是衰落地不成模样了,在这个时候,他们家里面的老人也想崛起,毕竟,他们家修道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少了,再不崛起,他们家就彻地的沦落为凡人了,彻底的断绝了与修士界关系了。

    最后,为了供白金宁去修道,他们家里面的老人狠心典当了这一尊木佛,为白金宁提供足够的金钱去修练大道。

    白金宁也算是不负家里面的老人期望,这也成就了她一身的造化,当上了天堑军团的小队长。

    虽然说,白金宁这一身造化,放在整个仙统界,谈不上绝世无敌,不过,也算是一个强者,但是,对于他们家来说,那已经是近几代人来,是最强大的弟子了。

    白金宁也没有想到,时至今日,还能再看到这一尊家族里面当年典当出去的木佛,这也算是一桩缘份。

    所以,在窗橱看到这一尊木佛的时候,白金宁被它深深地吸引住了,目光再也挪动不了了,但是,三十万的价格,那是她无法承受的。

    只不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那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了,李七夜竟然以最离谱的价格,买下了这一尊的木佛。

    “家里的老人说,这,这木佛,保佑世代平安。”此时白金宁都紧张,看着李七夜一甩一甩地抛着手中的木佛,吓得她不轻。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都不由有些担心,这一尊保佑她家里面平安的木佛,会不会在李七夜手中摔得粉碎呢,虽然这一尊木佛已经不属于她的了,她也知道这一尊木佛她这一辈子再也取不回来了,毕竟,一个亿的价格,穷其一生,都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尽管如此,那怕这一尊木佛再也不属于他们家,但是,白金宁也不希望被李七夜摔得粉碎。

    “佛能保人平安吗?”李七夜笑了一下,不以为然,手中的木佛依然是甩了又甩。

    “你别甩了——”最后,白金宁都被吓得不轻,忙是刹住了李七夜的手掌,忍不住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万一,你把它摔碎了怎么办?这怎么也是值得一个亿。”

    李七夜捉稳手中的木佛,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如果它有那么容易被摔碎,就不可能世世代代保你们家平安了,这样轻轻一摔都碎掉的话,它这是自身都难保,又何来保人平安?”?听到这样古怪的论调,白金宁不由呆了一下,这样的论调实在是太古怪了,但是,听着又觉得有道理。

    只不过,这一尊木佛以前一直都放在家里面供奉,白金宁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经摔。

    不管如何,看到李七夜捉稳了这尊木佛,白金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到李七夜蛮不在乎的模样,白金宁就不明白了,一亿的东西,放在他手中,他一点都不在乎。

    “你,你为什么要花一亿去买?”白金宁有些疑惑,看了看李七夜,说道:“就算你出三千万,那都已经能买得到它了。”

    李七夜疯狂飙价,花了一个亿买了这么一尊木佛,一开始,白金宁还以为李七夜真的很喜欢这一尊木佛,甚至有可能是对它爱不惜手。

    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那么一回事,看李七夜随手就把一亿的木佛甩了又甩,好像是不值钱的玩意一样,这就让白金宁一下子明白,李七夜买下这一尊木佛,并不是他多么喜欢,或者,很有可能他仅仅是随手买下来而已。

    “这有区别吗?”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就好像早上你去街边吃个包子,对于你今天的身份而言,一个肉包子,卖三个铜板或十个铜板,这价格有区别吗?”

    “没,没区别。”白金宁怔了怔,说道。

    虽然说,放在仙统界,放在那些不朽真神、无敌真帝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她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但是,如果说,在凡人世界,以她今天这么样的财力,在凡人世界花上三个铜板或者十个铜板去买个包子,三个铜板也好,十个铜板也罢,这样的价格,这样的数目,对于她而言,那是十分麻木的,因为那是微不足道的数目。

    就算是一个只值得三个铜板的包子,她都可以随手付上十个铜板。

    “那就对了。”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三千万和一个亿,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样。”

    李七夜这随意无比的话,顿时让白金宁不由窒息了一下。

    不论三千万,还是一个亿,对于她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甚至对于天下许多的强者而言,不要说她这样的小人物了,就是那些大教的道子、皇子,甚至就像是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这样的存在了,对于他们来说,三千万或一个亿,都是一笔巨额数目。

    然而,在李七夜眼中,那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数目而已,就好像对于她而言,如三个铜板一样的数目。

    这样的差距,那是多么让人的窒息,在这个时候,白金宁只能想到一个词——天壤之别。

    “不过,它值得这个价。”在白金宁窒息的时候,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它,它,它值得一个亿?”白金宁呆了呆,觉得不可思议,一双秀目睁得大大的。

    在她的记忆中,当时他们家里人典当这尊木佛的时候,听说也就那么一二万而已,后来转了好几手,涨到了三十万。

    这样的价格,在白金宁心里面都已经十分离谱了,这样的价格,凭她今日的财力,那是无法把它买回来了。

    然而,现在李七夜竟然说它值得一个亿,这怎么不把白金宁给吓懵了。

    虽然说,这一尊木佛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家的传家之宝,但,对于白金宁而言,它更大的价值在于它的象征意义,象征着他们家族的团结、永久,也象征着他们家族永世平安。

    在白金宁看来,这一尊木佛并不是什么宝物,它只是一个信物而已。

    如果说,三十万,她真的有这个钱,一定会把它买回来,三百万这样的价格,她会考虑一下。

    如果说是一个亿,那么对于白金宁而言,只怕那怕她有这个钱,都不会买回来了,毕竟,这么一尊木佛,它只是一个信物,并不是什么宝物,一个亿的价格,那实在是太离谱了。

    但是,现在李七夜竟然说,这一尊木佛值得一个亿,这怎么不让白金宁吓住了。

    “再加几个数字都值得,区区不朽真石,又怎么能与它相比。”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虽然我钱多到烧手,但是,还不至于花钱去买个垃圾,若是垃圾,也不入我的法眼。”

    白金宁呆了一下,回过神来,也觉得李七夜这话有道理。试想一下,在临走的时候,店里面的那么多宝物,李七夜都没有多看一眼,而且这些宝物都可以免费赠送,但他却不为所动,这就意味着这些宝物根本就不入李七夜法眼。

    “它,它,它真的这么值钱。”一时之间,白金宁都有些傻傻地看着李七夜手中这一尊木佛。

    自小她就看着这一尊木佛长大,看这一尊木佛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但她从来没看出这尊木佛能值得这样的天价。

    “如果你能看得出来,那就了不得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家祖上,也算是有能耐的人,既然有能耐,他们会随便拿那么一个木雕当作传家宝吗?”?“好像也是。”白金宁呆了呆。

    虽然说,他们家族现在已经彻底没落了,但是,听家里面的老人说,他们家祖上也曾经是大富大贵。

    既然他们祖上曾经是大富大贵,那必定是拥有着惊人的财富。在拥有惊人财富的时代,他们祖上依然把这么一尊木佛当作传家宝。

    试想一下,这样的一尊木佛,它会是一尊普普通通的木雕吗?

    在此之前,白金宁没有深去想这个问题,现在被李七夜一点醒之后,白金宁一下子觉得这里面没有那么简单。

    “那,那,那它是什么东西?”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说道:“它,它,它真的是楞枷佛亲手塑造的吗?”

    在以前,这一尊木佛在她心里面只是一尊信物而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