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离开了那对主仆之后,走远了,李七夜翻了手中的木佛看了看,翻腾了几下,然后又看了一下身旁的白金宁。

    白金宁也不由看着李七夜手上的这尊木佛,瞅着舍不得移开目光,这不仅仅是因为这尊木佛是一个亿买的。

    “看来,你对这尊木佛情有独钟。”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从一开始的时候,白金宁的目光就被这一尊木佛所吸引了,好像是没有挪开过一样。

    “它,它曾经是被我们典当的。”白金宁都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什么样的神态,只好干笑了一声,不得不从这尊木佛身上挪开目光,以很轻很轻的声音说了一句,道:“它,它,它曾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是很久远的老祖宗传下来的。”

    “你家与佛有缘?”李七夜笑了笑,随手甩了甩手上的木佛。

    在李七夜随手甩了甩木佛的时候,白金宁都不由心惊肉跳,她的目光都不由随着上下跳动,她一颗心脏都悬到了嗓子之下了,她都害怕李七夜一不留神,未能接住这只木佛,万一摔在地上,摔个稀烂怎么办。

    “我,我,我也不清楚。”白金宁此时是心神不宁,她的目光都随着木佛上下的跳动着,说道:“反正我很小的时候,它,它都在家里,后来,后来家里把它典当了,供我去修行。”

    白金宁是出身于边荒大地,但是,按她家里面的老人说,他们是仙统界里面搬迁过来的,至于是什么原因搬迁过来,家里面的老人已经不清楚了。

    从家里面的老人口中得知,还在仙统界的时候,他们家是大富大贵,后来衰落了,到了边荒大地之后,更是日继衰落,随着日子越来越难过,家里面值钱的东西都一件件被当出去了,最后只留下了这一尊木佛。

    听家里面的老人说,这一尊木佛是他们家的传家宝,家里面的人世世代代都供奉着这一尊木佛,听说,也正是因为这一尊木佛,世世代代保佑着他们家平安无事。

    但是,随着白金宁慢慢长大,他们家里面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典当了。

    到了这一步,他们家也是衰落地不成模样了,在这个时候,他们家里面的老人也想崛起,毕竟,他们家修道的人已经是越来越少了,再不崛起,他们家就彻地的沦落为凡人了,彻底的断绝了与修士界关系了。

    最后,为了供白金宁去修道,他们家里面的老人狠心典当了这一尊木佛,为白金宁提供足够的金钱去修练大道。

    白金宁也算是不负家里面的老人期望,这也成就了她一身的造化,当上了天堑军团的小队长。

    虽然说,白金宁这一身造化,放在整个仙统界,谈不上绝世无敌,不过,也算是一个强者,但是,对于他们家来说,那已经是近几代人来,是最强大的弟子了。

    白金宁也没有想到,时至今日,还能再看到这一尊家族里面当年典当出去的木佛,这也算是一桩缘份。

    所以,在窗橱看到这一尊木佛的时候,白金宁被它深深地吸引住了,目光再也挪动不了了,但是,三十万的价格,那是她无法承受的。

    只不过,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那是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了,李七夜竟然以最离谱的价格,买下了这一尊的木佛。

    “家里的老人说,这,这木佛,保佑世代平安。”此时白金宁都紧张,看着李七夜一甩一甩地抛着手中的木佛,吓得她不轻。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都不由有些担心,这一尊保佑她家里面平安的木佛,会不会在李七夜手中摔得粉碎呢,虽然这一尊木佛已经不属于她的了,她也知道这一尊木佛她这一辈子再也取不回来了,毕竟,一个亿的价格,穷其一生,都拿不出这么多的钱。

    尽管如此,那怕这一尊木佛再也不属于他们家,但是,白金宁也不希望被李七夜摔得粉碎。

    “佛能保人平安吗?”李七夜笑了一下,不以为然,手中的木佛依然是甩了又甩。

    “你别甩了——”最后,白金宁都被吓得不轻,忙是刹住了李七夜的手掌,忍不住瞪了李七夜一眼,说道:“万一,你把它摔碎了怎么办?这怎么也是值得一个亿。”

    李七夜捉稳手中的木佛,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如果它有那么容易被摔碎,就不可能世世代代保你们家平安了,这样轻轻一摔都碎掉的话,它这是自身都难保,又何来保人平安?”?听到这样古怪的论调,白金宁不由呆了一下,这样的论调实在是太古怪了,但是,听着又觉得有道理。

    只不过,这一尊木佛以前一直都放在家里面供奉,白金宁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经摔。

    不管如何,看到李七夜捉稳了这尊木佛,白金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到李七夜蛮不在乎的模样,白金宁就不明白了,一亿的东西,放在他手中,他一点都不在乎。

    “你,你为什么要花一亿去买?”白金宁有些疑惑,看了看李七夜,说道:“就算你出三千万,那都已经能买得到它了。”

    李七夜疯狂飙价,花了一个亿买了这么一尊木佛,一开始,白金宁还以为李七夜真的很喜欢这一尊木佛,甚至有可能是对它爱不惜手。

    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那么一回事,看李七夜随手就把一亿的木佛甩了又甩,好像是不值钱的玩意一样,这就让白金宁一下子明白,李七夜买下这一尊木佛,并不是他多么喜欢,或者,很有可能他仅仅是随手买下来而已。

    “这有区别吗?”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就好像早上你去街边吃个包子,对于你今天的身份而言,一个肉包子,卖三个铜板或十个铜板,这价格有区别吗?”

    “没,没区别。”白金宁怔了怔,说道。

    虽然说,放在仙统界,放在那些不朽真神、无敌真帝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她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

    但是,如果说,在凡人世界,以她今天这么样的财力,在凡人世界花上三个铜板或者十个铜板去买个包子,三个铜板也好,十个铜板也罢,这样的价格,这样的数目,对于她而言,那是十分麻木的,因为那是微不足道的数目。

    就算是一个只值得三个铜板的包子,她都可以随手付上十个铜板。

    “那就对了。”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说道:“三千万和一个亿,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区别,都是一样。”

    李七夜这随意无比的话,顿时让白金宁不由窒息了一下。

    不论三千万,还是一个亿,对于她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甚至对于天下许多的强者而言,不要说她这样的小人物了,就是那些大教的道子、皇子,甚至就像是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这样的存在了,对于他们来说,三千万或一个亿,都是一笔巨额数目。

    然而,在李七夜眼中,那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数目而已,就好像对于她而言,如三个铜板一样的数目。

    这样的差距,那是多么让人的窒息,在这个时候,白金宁只能想到一个词——天壤之别。

    “不过,它值得这个价。”在白金宁窒息的时候,李七夜悠悠地说道。

    “它,它,它值得一个亿?”白金宁呆了呆,觉得不可思议,一双秀目睁得大大的。

    在她的记忆中,当时他们家里人典当这尊木佛的时候,听说也就那么一二万而已,后来转了好几手,涨到了三十万。

    这样的价格,在白金宁心里面都已经十分离谱了,这样的价格,凭她今日的财力,那是无法把它买回来了。

    然而,现在李七夜竟然说它值得一个亿,这怎么不把白金宁给吓懵了。

    虽然说,这一尊木佛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家的传家之宝,但,对于白金宁而言,它更大的价值在于它的象征意义,象征着他们家族的团结、永久,也象征着他们家族永世平安。

    在白金宁看来,这一尊木佛并不是什么宝物,它只是一个信物而已。

    如果说,三十万,她真的有这个钱,一定会把它买回来,三百万这样的价格,她会考虑一下。

    如果说是一个亿,那么对于白金宁而言,只怕那怕她有这个钱,都不会买回来了,毕竟,这么一尊木佛,它只是一个信物,并不是什么宝物,一个亿的价格,那实在是太离谱了。

    但是,现在李七夜竟然说,这一尊木佛值得一个亿,这怎么不让白金宁吓住了。

    “再加几个数字都值得,区区不朽真石,又怎么能与它相比。”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虽然我钱多到烧手,但是,还不至于花钱去买个垃圾,若是垃圾,也不入我的法眼。”

    白金宁呆了一下,回过神来,也觉得李七夜这话有道理。试想一下,在临走的时候,店里面的那么多宝物,李七夜都没有多看一眼,而且这些宝物都可以免费赠送,但他却不为所动,这就意味着这些宝物根本就不入李七夜法眼。

    “它,它,它真的这么值钱。”一时之间,白金宁都有些傻傻地看着李七夜手中这一尊木佛。

    自小她就看着这一尊木佛长大,看这一尊木佛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但她从来没看出这尊木佛能值得这样的天价。

    “如果你能看得出来,那就了不得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家祖上,也算是有能耐的人,既然有能耐,他们会随便拿那么一个木雕当作传家宝吗?”?“好像也是。”白金宁呆了呆。

    虽然说,他们家族现在已经彻底没落了,但是,听家里面的老人说,他们家祖上也曾经是大富大贵。

    既然他们祖上曾经是大富大贵,那必定是拥有着惊人的财富。在拥有惊人财富的时代,他们祖上依然把这么一尊木佛当作传家宝。

    试想一下,这样的一尊木佛,它会是一尊普普通通的木雕吗?

    在此之前,白金宁没有深去想这个问题,现在被李七夜一点醒之后,白金宁一下子觉得这里面没有那么简单。

    “那,那,那它是什么东西?”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说道:“它,它,它真的是楞枷佛亲手塑造的吗?”

    在以前,这一尊木佛在她心里面只是一尊信物而已。

第2996章神秘的女子    只见街角有两个人走了出来,她们行走在这热闹的街道上,但是当她们一走过来的时候,似乎天地都变得安静一样。

    热闹的街道,繁华的天雄关,在这刹那之间,都似乎离她们很遥远一样,似乎是完全在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当她们走了过来之时,让人一看,看得不是很真切。走在前面的明显是主人,也便是刚才说话的人,但是,她的真容被遮挡住了。

    这个女子她并没有戴着面纱或者戴有帽子什么的,那怕她没用什么挡住自己的容颜,都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她明明就站在你的面前,但,你却偏偏看不清她的容颜,看不清她的模样,但你又觉得自己好像又看很清楚一样,却又偏偏无法记得住或者想得起她是长什么模样的,你根本就找不到词语去形容这种感觉。

    或者这就好像是在梦中一样,是那么的真实,又是那么的梦幻,当你梦一醒过来的时候,你是无法记住梦中这个人是长什么模样。

    毫无疑问,这个女子是用逆天无比的手段遮蔽了自己的容颜,隐去了自己的真身,所以,不论你怎么样去看,都无法看清楚她的模样,你也不知道她是长得美丽还是丑陋。

    而这个女子身边所跟着的侍女就让人看得清清楚楚,这个侍女长得十分漂亮,可以说,这么一个侍女,不论走到哪里,都称得上是倾国倾城,眉如粉黛,瓜子脸儿,双目如星辰,好像会说话一样。

    侍女的身材是凹凸有致,十分迷人,能牢牢地吸引住人的目光。

    而这个侍女却偏偏穿着一身十分中性的衣裳,看起来有点像男装,这让她一看就给人一种女扮男装的感觉,特别是她起伏的酥胸,更显得吸引目光了,如此一来,这使得她充满了十分吸引人的魅力。

    眨眼之间,这对主仆就走近了,她们走过来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感觉,好像她们是从梦境中走出来的一样,而大家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当这一对主仆走近,刚才还咄咄逼人的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不由脸色大变,他们都纷纷低下了头,看得出来,他们被吓得脸色发白,毫无疑问,他们两个人是很忌惮这一对主仆。

    要知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乃是明王佛座下的沙弥,深受明王佛的器重。至于明王佛,那就不用多言了,作为强大无比的长存不朽,实力是何等的威慑八方,更何况,他是楞枷寺的方丈,可以称得上万佛之首。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作为明王佛座下的沙弥,他们一直都跟随在明王佛的左右,什么样的风浪他们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人物他们没有见过,可以说,当世之中能让他们害怕的人是寥寥无几。

    但是,现在完全可以看得出来,明王左童、明王右童是十分的忌惮这对主仆。

    “好大的威风呀。”此时这对主仆,主子还没有说话,而她身边的侍女便瞪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眼,说道:“原来明王佛已经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了,座下的童子都可以在光天白日之下强行化缘了,了不起,了不起。”?看得出来,这个侍女的性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凶巴巴的模样。

    被这个侍女这么一骂,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声都不敢吭一下,似乎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看到这个模样,白金宁十分奇怪,她对于明王左童、明王右童的威名早就有所耳闻,作为明王佛座前的童子,可谓是位高权重。

    但是,现在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在这对主仆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就意味着,这个神秘的女子,身份比明王佛还要高,来历比明王佛还要可怕了。

    这就让白金宁十分好奇了,这个神秘的女子究竟是何来历呢?

    “罢了,也不为难你们。”那个遮蔽容颜的神秘女子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地说道:“去吧,记住,人外有外,天外有天。”

    “弟子谨记。”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个屁都不敢放一下,顿首,向神秘女子拜了拜,然后转身就离开了,甚至可以用逃走来形容他们。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那样的姿态,就好像老鼠遇到猫一样,特别是神秘女子放他们走的时候,他们那模样,就好像是遇到大赦一样,恨不得立即就逃之夭夭。

    对于明王左童、明王右童的逃走,李七夜也未多看一眼,他目光落在了这个神秘女子身上,虽然这个神秘女子用逆天的手段遮蔽了自己的容颜,但是,这并不妨碍李七夜仔细打量一番。

    这个神秘女子也是落落大方的模样,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任由李七夜打量。

    反而,神秘女子身边的这个绝色侍女,那就不甘心了,见李七夜那放肆的目光如此打量着自家的小姐,她就立即不忿了,她立即向李七夜瞪去,好像向李七夜示威一样。

    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收回目光,笑了笑。

    “登徒子——”对于李七夜如此放肆的目光,绝色侍女十分的不满。

    李七夜这个时候才向绝色侍女望去,目光依然是那么的放肆,他的目光依然是那么的充满了侵略,一望去的时候,好像是赤裸裸一般站在他的面前。

    被李七夜这样的目光一望来,绝色侍女心里面突然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好像被李七夜的大手抚摸着一样。

    这让绝色侍女又羞又气,双目狠狠向李七夜瞪去,不由挺了一下酥胸,忿忿不平的模样,似乎向李七夜示威一样。

    尽管她是忿忿不平的模样,但是,当她一挺酥胸,那生气的模样,本是绝色的她,看起来更加的迷人了。

    对于绝色侍女这番模样,李七夜也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

    “哼,帮你解围也不道一声谢。”绝色侍女不满意,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若不是我们小姐给你解围,说不定你已经被他们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了。”

    “给我解围?”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笑了起来,说道:“你们这叫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绝色侍女顿时来脾气了,瞪着李七夜,恼气地主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好心给你解围,你竟然敢说狗咬耗子,你说个道理来听听……”?“没什么道理。”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那是你们救了他们一条狗命,仅此而已。”说完,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白金宁回过神来,她忙是向神秘女子主仆两人鞠了鞠身,然后再追上李七夜。

    白金宁虽然不知道这对主仆究竟是什么来历,但是,看得出来,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如此忌憧,那一定是来历十分惊人。

    对于李七夜的离去,神秘女子也没有出声挽留,只是看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而已。

    待李七夜离开之后,绝色侍女就忿忿不平了,她不由抱怨地说道:“小姐,我们好心给他解围,反而怪罪起我们来,这是什么道理,哼,哼,哼,他未免架子太大了吧,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呀。”

    “他这话,说得也没错。”神秘女子也没有生气,笑笑,说道:“我们的确不是给他解围,反而是放走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

    “小姐也赞同他的话。”绝色侍女惊讶。

    “你是看不透他,也无法想象他的强大。”神秘女子轻轻摇头,说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在他眼中算得了什么,那也只不过是蝼蚁而已,一巴掌就能拍死,不要说是两个童子,就算是明王佛亲临,他都未放在眼中。”

    “难道他还比小姐更强大不成?”绝色侍女不是很相信。

    “何止是比我更强大。”神秘女子望着李七夜远去的方向,目光深邃,徐徐地说道:“只怕,他比当今世上的任何人都要强大,他的强大,不是我辈之人可以揣测的。”

    “有这么强吗?”绝色侍女不是很相信,将信将疑,说道:“他哪里像是天下无敌的人嘛。”

    这也不怪绝色侍女会如此认为,毕竟,李七夜这模样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让人看一眼就忘记,普罗大众,根本就没有什么特色。

    “人,不可貌相。”神秘女子徐徐地说道:“你太小看他了,老祖宗是什么人,你以为随便的人都能入他老人家的法眼吧。”

    “小姐说得也是。”听到这话,绝色侍女也不由为之服气,低下了螓首。

    神秘女子望着李七夜远去的方向,神态奇怪,她侧了侧螓首,又若有所思的模样。

    “小姐,那,那我们该怎么办?”绝色侍女抬头来。

    “先看看。”神秘女子徐徐地说道:“既然都出来一趟了,那就走走吧,太尹喜不也要大宴天下吗?带你涨涨见识也好。”

    “这个李七夜呢?”绝色侍女若有所指,说道:“小姐该如何处理呢?难道小姐真的……”

    “现在断言,那还言之早矣。”神秘女子轻轻摇头,说道:“不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