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见街角有两个人走了出来,她们行走在这热闹的街道上,但是当她们一走过来的时候,似乎天地都变得安静一样。

    热闹的街道,繁华的天雄关,在这刹那之间,都似乎离她们很遥远一样,似乎是完全在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当她们走了过来之时,让人一看,看得不是很真切。走在前面的明显是主人,也便是刚才说话的人,但是,她的真容被遮挡住了。

    这个女子她并没有戴着面纱或者戴有帽子什么的,那怕她没用什么挡住自己的容颜,都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她明明就站在你的面前,但,你却偏偏看不清她的容颜,看不清她的模样,但你又觉得自己好像又看很清楚一样,却又偏偏无法记得住或者想得起她是长什么模样的,你根本就找不到词语去形容这种感觉。

    或者这就好像是在梦中一样,是那么的真实,又是那么的梦幻,当你梦一醒过来的时候,你是无法记住梦中这个人是长什么模样。

    毫无疑问,这个女子是用逆天无比的手段遮蔽了自己的容颜,隐去了自己的真身,所以,不论你怎么样去看,都无法看清楚她的模样,你也不知道她是长得美丽还是丑陋。

    而这个女子身边所跟着的侍女就让人看得清清楚楚,这个侍女长得十分漂亮,可以说,这么一个侍女,不论走到哪里,都称得上是倾国倾城,眉如粉黛,瓜子脸儿,双目如星辰,好像会说话一样。

    侍女的身材是凹凸有致,十分迷人,能牢牢地吸引住人的目光。

    而这个侍女却偏偏穿着一身十分中性的衣裳,看起来有点像男装,这让她一看就给人一种女扮男装的感觉,特别是她起伏的酥胸,更显得吸引目光了,如此一来,这使得她充满了十分吸引人的魅力。

    眨眼之间,这对主仆就走近了,她们走过来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感觉,好像她们是从梦境中走出来的一样,而大家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当这一对主仆走近,刚才还咄咄逼人的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不由脸色大变,他们都纷纷低下了头,看得出来,他们被吓得脸色发白,毫无疑问,他们两个人是很忌惮这一对主仆。

    要知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乃是明王佛座下的沙弥,深受明王佛的器重。至于明王佛,那就不用多言了,作为强大无比的长存不朽,实力是何等的威慑八方,更何况,他是楞枷寺的方丈,可以称得上万佛之首。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作为明王佛座下的沙弥,他们一直都跟随在明王佛的左右,什么样的风浪他们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人物他们没有见过,可以说,当世之中能让他们害怕的人是寥寥无几。

    但是,现在完全可以看得出来,明王左童、明王右童是十分的忌惮这对主仆。

    “好大的威风呀。”此时这对主仆,主子还没有说话,而她身边的侍女便瞪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眼,说道:“原来明王佛已经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了,座下的童子都可以在光天白日之下强行化缘了,了不起,了不起。”?看得出来,这个侍女的性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也是凶巴巴的模样。

    被这个侍女这么一骂,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声都不敢吭一下,似乎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看到这个模样,白金宁十分奇怪,她对于明王左童、明王右童的威名早就有所耳闻,作为明王佛座前的童子,可谓是位高权重。

    但是,现在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在这对主仆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就意味着,这个神秘的女子,身份比明王佛还要高,来历比明王佛还要可怕了。

    这就让白金宁十分好奇了,这个神秘的女子究竟是何来历呢?

    “罢了,也不为难你们。”那个遮蔽容颜的神秘女子轻轻地摆了摆手,吩咐地说道:“去吧,记住,人外有外,天外有天。”

    “弟子谨记。”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个屁都不敢放一下,顿首,向神秘女子拜了拜,然后转身就离开了,甚至可以用逃走来形容他们。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那样的姿态,就好像老鼠遇到猫一样,特别是神秘女子放他们走的时候,他们那模样,就好像是遇到大赦一样,恨不得立即就逃之夭夭。

    对于明王左童、明王右童的逃走,李七夜也未多看一眼,他目光落在了这个神秘女子身上,虽然这个神秘女子用逆天的手段遮蔽了自己的容颜,但是,这并不妨碍李七夜仔细打量一番。

    这个神秘女子也是落落大方的模样,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任由李七夜打量。

    反而,神秘女子身边的这个绝色侍女,那就不甘心了,见李七夜那放肆的目光如此打量着自家的小姐,她就立即不忿了,她立即向李七夜瞪去,好像向李七夜示威一样。

    李七夜这个时候才收回目光,笑了笑。

    “登徒子——”对于李七夜如此放肆的目光,绝色侍女十分的不满。

    李七夜这个时候才向绝色侍女望去,目光依然是那么的放肆,他的目光依然是那么的充满了侵略,一望去的时候,好像是赤裸裸一般站在他的面前。

    被李七夜这样的目光一望来,绝色侍女心里面突然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好像被李七夜的大手抚摸着一样。

    这让绝色侍女又羞又气,双目狠狠向李七夜瞪去,不由挺了一下酥胸,忿忿不平的模样,似乎向李七夜示威一样。

    尽管她是忿忿不平的模样,但是,当她一挺酥胸,那生气的模样,本是绝色的她,看起来更加的迷人了。

    对于绝色侍女这番模样,李七夜也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

    “哼,帮你解围也不道一声谢。”绝色侍女不满意,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若不是我们小姐给你解围,说不定你已经被他们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了。”

    “给我解围?”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笑了起来,说道:“你们这叫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绝色侍女顿时来脾气了,瞪着李七夜,恼气地主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们好心给你解围,你竟然敢说狗咬耗子,你说个道理来听听……”?“没什么道理。”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那是你们救了他们一条狗命,仅此而已。”说完,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了。

    白金宁回过神来,她忙是向神秘女子主仆两人鞠了鞠身,然后再追上李七夜。

    白金宁虽然不知道这对主仆究竟是什么来历,但是,看得出来,明王左童、明王右童都如此忌憧,那一定是来历十分惊人。

    对于李七夜的离去,神秘女子也没有出声挽留,只是看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而已。

    待李七夜离开之后,绝色侍女就忿忿不平了,她不由抱怨地说道:“小姐,我们好心给他解围,反而怪罪起我们来,这是什么道理,哼,哼,哼,他未免架子太大了吧,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呀。”

    “他这话,说得也没错。”神秘女子也没有生气,笑笑,说道:“我们的确不是给他解围,反而是放走了明王左童、明王右童。”

    “小姐也赞同他的话。”绝色侍女惊讶。

    “你是看不透他,也无法想象他的强大。”神秘女子轻轻摇头,说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在他眼中算得了什么,那也只不过是蝼蚁而已,一巴掌就能拍死,不要说是两个童子,就算是明王佛亲临,他都未放在眼中。”

    “难道他还比小姐更强大不成?”绝色侍女不是很相信。

    “何止是比我更强大。”神秘女子望着李七夜远去的方向,目光深邃,徐徐地说道:“只怕,他比当今世上的任何人都要强大,他的强大,不是我辈之人可以揣测的。”

    “有这么强吗?”绝色侍女不是很相信,将信将疑,说道:“他哪里像是天下无敌的人嘛。”

    这也不怪绝色侍女会如此认为,毕竟,李七夜这模样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让人看一眼就忘记,普罗大众,根本就没有什么特色。

    “人,不可貌相。”神秘女子徐徐地说道:“你太小看他了,老祖宗是什么人,你以为随便的人都能入他老人家的法眼吧。”

    “小姐说得也是。”听到这话,绝色侍女也不由为之服气,低下了螓首。

    神秘女子望着李七夜远去的方向,神态奇怪,她侧了侧螓首,又若有所思的模样。

    “小姐,那,那我们该怎么办?”绝色侍女抬头来。

    “先看看。”神秘女子徐徐地说道:“既然都出来一趟了,那就走走吧,太尹喜不也要大宴天下吗?带你涨涨见识也好。”

    “这个李七夜呢?”绝色侍女若有所指,说道:“小姐该如何处理呢?难道小姐真的……”

    “现在断言,那还言之早矣。”神秘女子轻轻摇头,说道:“不急。”

第2995章送,送,送,都送    “小姐,你的宝剑。”白金宁话一落下,店里面的伙计就立即把宝剑打包好,恭恭敬敬地送到了白金宁面前了。

    店里面的伙计,那速度就像闪电一样,就好像怕白金宁不要一样。

    “姑娘,再挑挑,再挑挑,还有什么喜欢的吗?”掌柜更是热情了,忙是怂恿着白金宁。

    这样的待遇,来得太快了,让白金宁措手不及,这店里面的好东西,很多是她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这样,这样好吗?”白金宁回过神来的时候,她都不由求助地望向李七夜,她还真的怕掌柜向她要钱,或者向李七夜要钱呢。

    “喜欢,就拿呗。”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仅仅是看了一眼而已,对于白金宁而言,这店里面的宝物都是十分难得的好东西,很多都是她买不起的好东西。

    但是,对于李七夜而言,这些东西他还看不上眼。

    “正是,正是。”掌柜忙是陪着笑容,说道:“只要姑娘你喜欢,随便拿,随便挑,全部都免费赠送给您。”

    白金宁当然明白,掌柜愿意把店里面的好东西免费赠送给她,那是因为李七夜的关系,李七夜这位财神,让掌柜恨不得再三的跪舔。

    “那,那,那我再要一只宝炉吧。”白金宁犹豫了一下,挑中了一只宝炉,在这个时候,白金宁都觉得不好意思了,都觉得自己太贪心了,毕竟,她已经要了两件的宝物了。

    “小姐要的宝炉。”白金宁的话刚刚落下,店伙计已经把宝炉给她打包好了。

    “姑娘你看看,这只金钟很不错,乃是西王宝金所铸,声清脆,铭神文,有古韵……”此时掌柜大力向白金宁推荐自己店里面的另一件好东西,对于他来说,白金宁多挑几件宝物,他心里面才好受一点。

    他从李七夜手中赚得太多了,这钱赚得太狠了,比赚黑钱还要狠,所以他良心是大大地过不去,如果白金宁多挑几件宝物,他的良心才好受一点,他的良心才不会受到谴责。

    “这,这能行吗?”白金宁都不由犹豫了一下,毕竟,她已经挑了三件宝物了。

    “行,行,行,怎么不行。”在白金宁犹豫之时,掌柜已经让伙计打包好了。

    “那,那,好吧。”白金宁只好收入了。

    “看看这把神锏如何?乃是鞭道大教的无上之宝,软如真龙,硬如天柱,有八十九道宝符加持,乃是上上之品……”在白金宁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掌柜又立即是为白金宁介绍另外一把宝物了。

    在这个时候,掌柜那是恨不得把这些宝物都塞入了白金宁的手里面。

    …………………………………………………………

    在掌柜的怂恿和大力推荐之下,白金宁又在店里面挑了十几件好东西,可以说,最后店里面最好的东西,都被掌柜塞入了她的手中了。

    收着收着,白金宁都不好意思了,在这个时候,白金宁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收人家的好处收到手软。

    一口气免费拿了掌柜的十多件宝物,白金宁都不敢再厚着脸皮要了,最后白金宁已经心满意足了,她都觉得,自己已经是前所未有的贪心了,这已经是十分的贪婪了。

    “够了,够了,我够了。”最后,白金宁真的不敢再要了,在她再三推辞之下,掌柜这才罢手,在这个时候,他的良心也才好受一点。

    事实上,白金宁看着自己一口气拿了这么多的宝物,她脑袋也有点发懵,而且,这些都是免费的。

    这就好像天上掉下了馅饼,而且不仅仅只有一个,最重要的是,这免费的馅饼全部都砸到了她的头上了,这都真的把她砸得有点昏,她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好事情。

    看到白金宁挑了这些宝物,掌柜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样。

    最后,白金宁收拾好了这些宝物,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此时的心情好,惊喜,狂喜,不可思议,天上掉馅饼了……所有词语,都无法形容她此时的心态。

    “仙长,欢迎下次再来,欢迎下次再来……”当李七夜要离开的时候,掌柜带着店里面的伙计为李七夜送行,再三鞠躬,那怕李七夜走了很远了,掌柜和伙计都再三鞠躬,直到李七夜消失在转角处。

    白金宁也是晕晕乎乎地跟着李七夜走出了店铺,对于她来说,这样的经历就好像是梦游一样,似乎这就像是一场梦,但是,这不是一场梦,那怕她惊醒过来了,口袋里的宝物依然还在。

    “谢谢你。”当白金宁回过神来之后,她忙是向李七夜道谢,虽然她的声音说得很轻,但是十分的真诚,发自于肺腑。

    对于白金宁的道谢,李七夜仅仅是笑了一下而已,没有说什么。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就在李七夜和白金宁刚转了一个街角的时候,一声佛号响起了。

    两个人在这个时候,刚好出现在了李七夜他们的面前,挡住了李七夜的道路。

    这两个人正是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这也不知道他们纯粹是巧遇,还是对方有遇,总之,在这个时候,他们就刚刚好碰到了李七夜,挡住了李七夜的去路。

    此时,只见明王左童合什,宣了佛号,一副慈悲的模样。

    李七夜只是撩了一下眼皮而已,都懒得再去多看他们一眼。

    “阿弥陀佛。”明王右童合什,宣佛号,说道:“施主,我们有缘了,没想到又再次相见。”

    “我与假和尚从来都没有缘。”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相视了一眼,最后,明王左童合什,徐徐地说道:“善哉,善哉,我佛与施主有佛缘,我等向施主结个善缘如何呢?佛保施主平安,永享太平。”

    “善缘?”李七夜翘了一下嘴角,露出笑容,十分随意,无所谓,说道:“好狗不挡路,我不和穷逼结缘,特别是穷和尚,那都是没有一个好东西,不是强抢,就是偷盗。”

    李七夜这话一出,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顿时脸色大变,这话已经不是指桑骂槐了,而是直接指着他们鼻子大骂了。

    白金宁也被李七夜这样的话吓了一大跳,因为李七夜这话不仅仅是得罪了明王左童他们两个人了,已经是得罪了整个楞枷寺了,甚至可以说,是得罪了天下的所有和尚了。

    “说点好听的话呗。”白金宁忙是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低声提醒李七夜,毕竟,和楞枷寺结仇,并不是一件好事,更何况,得罪天下的和尚,那就更不是什么好事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脸色难看,他们都不由同时宣了一个佛号。

    “呵,呵,呵,两位大师。”在这个时候,白金宁也闻到了火药味了,知道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要动怒了,她忙是缓了缓气氛。

    她忙是打圆场,说道:“我们有要事在身,就暂且别过,他日再向两位大师请罪如何?”

    “善哉,善哉,女施主,我们只是结个善缘而已。”明王右童合什,说道:“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其他的恶意。”

    “滚。”李七夜没有好脾气,冷淡地说道:“趁我还没有大开杀戒之前,立即从我眼皮底下滚出去,否则,到时候,我砍下你们的两颗光头当夜壶。”

    李七夜这咄咄逼人的话,顿时让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两个人脸色大变,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是明王佛座前的沙弥,曾出明王佛出入各大道统,倍受人尊敬,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视之无物,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的斥喝。

    白金宁不由苦笑了一下,知道今天是难于幸免了,那怕她想打圆场,但是,在这个时候都已经迟了。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不由头皮发麻,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不仅仅是是明王佛座前的沙弥,他们在拜入佛门之前,就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拥有着大神通,实力十分强悍。

    与这么强大的人强仇,那不是用钱可以能摆得平的。

    “好一个孽畜!”此时明王右童大怒,沉喝一声,有金刚伏魔之状,冷声地说道:“切莫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双目一寒,顿时露出了杀机。

    面对明王右童的大怒,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已,嘴角噙着笑容。

    白金宁在这个时候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拉着李七夜转身逃走,不愿意与明王右童他们正面交锋,因为他们两个人实力太强大了。

    “什么时候,明王佛座下的童子,也开始拦路抢劫了。”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这个清脆的声音,响起了十分的悦耳,但是,这样的声音又充满了威严,似乎这声音的主人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势一样,一听到这声音,那怕未见其人,那都已经让人心里面敬畏了。

    “哼——”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听到有人说自己拦路抢劫,顿时不悦,冷哼一声,转过头望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