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也不怪掌柜如此的不相信,毕竟,三十万的东西,一口气便涨到了一个亿,而且,一千万到五千万,再到一个亿,都是李七夜自己报价的。

    自己让商品一下子飙了十倍的价格,这只怕唯有疯子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不然的话,谁会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就是这么一件东西,李七夜那模样,好像是嫌东西还不够贵一样,独自给它涨了十倍,这样傻的事情,世上除了李七夜,只怕没有人能做得出来吧。

    “对,我要了,就它了。”李七夜轻描淡写,十分随意,好像他所说的不是一个亿不朽真石,而是三五块石头,他那模样是十分的随意。

    白金宁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张嘴欲说话,但是,话语却卡在了她的喉咙中,怎么说都说不出来。

    她都觉得,李七夜这是疯了,这可是一尊三十万的木佛,就算李七夜真的很想买下它,也不至于直接给它涨到一个亿,这样的做法,已经无法用败家子来形容了,甚至用疯子来形容他,那都已经不足够形容。

    “呵,呵,呵。”掌柜干笑了几声,用手搓了搓衣服,说道:“那个,那个,仙长是付现呢,还,还是用其他的方式付费呢?”?掌柜都还不是特别的肯定,毕竟,三十万的东西,用一个亿来买,这是没有人会做这样的傻事,他就怕李七夜随口说说而已。

    “善哉,善哉。”此时明王右童也合什,说道:“说出来的话,便是泼出的水,不可打诳言,施主报的价,该去兑现它。”

    明王右童、左童他们都不是特别的相信李七夜能随随便便拿得出一个亿的不朽真石来,他们觉得李七夜有可能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所以他们就拿话去挤兑李七夜。

    “一个亿而已,一般而言,这么小的数目,我都不带身上。”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这样的话,不仅仅是让掌柜,说其他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一个亿的不朽真石,到了李七夜口中,那还仅仅是个小数目而已。

    “施主,这可是一个亿!”明王左童合什,说道:“不是三十万,更不是一二个不朽真石!你切莫打诳言。”说到这里,他都特地把声音提高了。

    在这个时候,他们还真有些期盼李七夜拿不出这一个亿,这样一来,他们不仅仅是可以打击嘲笑李七夜一下,他们还有可能以三十万的价格拿到这尊木佛。

    “有区别吗?”李七夜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一个亿和一二个不朽真石,不都是一样吗?就是一个小数目而已。”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这顿时就让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一下子话塞,他们两个人一时之间不由脸色涨红。

    李七夜这模样,真的是让人拿不出话来说了。

    这就好像明王左童、右童这样,花上一百万买个木佛,他们会心疼小半天,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而李七夜呢,那那姿态,一百万,不,就是一个亿,那也就是好像明王左童、右童他们花三个铜板去买一个油条那么的轻松,那么的随便。

    对于别人来说,那是天价,而对于李七夜来说,似乎,那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数目而已,就好像是买个油条,吃个早餐,这样小到可以忽略的零花钱一样,不,甚至连零花钱都谈不上。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姿态,一下子让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久久说不出话来了,脸色涨红。

    至于白金宁,更是傻傻地站在那里了,一时之间,她都大脑一片空白了,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疯子。

    “那,那个。”掌柜也被李七夜那声势给吓住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他搓了搓手,干笑一声,说道:“仙长,那,那个,如何付呢?”?李七夜瞥了掌柜一眼,说道:“哦,我这里好像有一颗珍珠什么的,也不值什么钱,拿去吧。”说着,随便摸出一只小木盒,扔给了掌柜。

    掌柜接过小木盒,一打开,木盒瞬间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在这刹那之间,都要亮瞎人的眼睛。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还没有看清楚这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听到“砰”的一声,掌柜已经闭上了小木盒了。

    一时之间,掌柜都胸膛起伏,吓得不轻,然后再打开木盒,又多看了几眼,又立即合上了,看他模样,已经被盒里面的明珠吓得不轻。

    “够吗?”李七夜随手掂了掂手中的木佛,说道:“你估价多少?”?“够,够,够。”店里的掌柜双手都直接哆嗦,立即说道:“绝对够了,够了,还有余,还有余。”

    说到这里,他顿时急忙说道:“我,我,我们立即给仙长结余,结余。”

    “没事。”李七夜随意,说道:“如果不够,我再给你们补点。”

    此时,李七夜那模样,好像就是人傻,钱多,速来。

    “不,不,不。”李七夜这话,把掌柜都吓得哆嗦,忙是说道:“大爷,足够了,足够,我,我们都大赚,不,赚得流油了,比我们千年的利润还要多了,我,我,我们已经赚的够多了,我立即给大爷结余,结余。”

    此时,掌柜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一尊值三十万的木佛,卖到一个亿,那都已经是吓人无比了,而现在李七夜随便扔出这么一个明珠。

    就算以掌柜的估价,在这个估价之中,他都已经狠狠地赚了一笔了,他都已经恨不得给李七夜结余了。

    李七夜还风轻云淡地说,不够给他们补点,这怎么不把他给吓住了呢。

    这就好像,你本来想赚个一二百万,心再黑,那就赚一千万,现在倒好,一下子给你赚了几十个亿,这样赚到的钱,吓得你都会发懵,良心都受不住。

    此时,掌柜都不敢再昧着良心去赚这个钱了,这个钱实在是赚得太离谱了。

    “你这句话,还有良心,也罢,结余就不用了,打赏给你吧。”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这,这,这……”掌柜吓得打哆嗦,反应过来,啪的一声,就跪地上了,说道:“大爷,谢您打赏,谢您打赏。”

    这就好像你卖一件东西,不仅仅是赔了一百倍的价格,赚了一二个亿,而现在李七夜,随手一个打赏,就给你打赏了二三个亿,你赚的还不如李七夜打赏得多,这怎么不把掌柜给吓住了,跪在地上,直接跪舔李七夜。

    看到掌柜这个模样,明王左童、右童他们已经知道遇到大财主了,不,大财主都不足形容他了,那简直就是疯子。

    明王左童、右童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大爷,我给您包好。”在这个时候,掌柜是以一生中最恭敬的态度接过李七夜手中的木佛。

    在这个时候,掌柜那是恨不得跪着服务李七夜,这样的神豪,不,仙豪,他一辈子也就只能遇到这么一个吧。

    至于白金宁,她都觉得已双腿不听使唤了,她都反应不过来了。

    当掌柜把李七夜的这只木佛包好之后,万分恭敬送到李七夜面前,然后还恭敬地说道:“大爷,您还要点什么吗?我店里面的东西,您老人家随便拿,随便拿。”

    此时,掌柜觉得自己良心都过不去了,一口气赚了李七夜这么多的钱,他这么一颗宝珠,都可以买下他整家店了,所以他都觉得自己太黑了,良心都受到谴责,所以,在这个时候,就请李七夜去挑自己店里面的宝物,随便拿,不要钱,就算把店里面的所有商品都搬走,他都愿意。

    甚至可以说,李七夜搬空他店里的所有东西,他良心才会好受一点,他良心才不会受到谴责。

    “你要什么吗?”李七夜目光扫了一眼店里面的东西,没有一件看得上眼的,然后随口问身边的白金宁。

    “啊——”白金宁回过神来,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有些发懵,指了指自己,说道:“是,是,是我吗?”?“有喜欢的吗?”李七夜十分随意,说道:“喜欢的,就自己挑吧。”?“真,真,真的可以吗?”白金宁都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

    要知道,她作为天堑军团的一个小队长,这店里面的很多宝物,她都是买不起的。

    “可以,可以。”掌柜急忙点头,说道:“姑娘随便挑,随便挑,看上什么,尽管拿,尽管拿。”

    此时,掌柜良心都过不去,李七夜不要,那么他身边的白金宁能拿走一些东西,他的良心才好受一些。

    “这,这个宝盾可以吗?”白金宁都不是很自信,感觉这就像做梦一样。

    “给,给,给。”白金宁话一落下,店里面的伙计就像闪电一样,一下子把宝盾包裹好了,然后恭恭敬敬地送到了白金宁的面前了。

    白金宁都傻了一下,她都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真的,这,这,这简直太离谱了。

    “姑娘,还要什么,继续挑,继续挑。”掌柜都忙着鼓励白金宁,好像他的东西都不要钱一样。

    “那,那我要这把剑。”白金宁都犹豫了一下,又挑了一把剑。

第2993章我出一个亿    李七夜看了白金宁一眼,笑着说道:“为什么不要和他们争?难道他们会吃人不成?”?李七夜把话说得那么响亮,白金宁忙是向他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低声地说道:“他们是明王佛座下的童子,你只怕是争不过他们的。”

    “明王佛座下的童子又怎么了。”李七夜不以为然,说道:“就算是明王佛来了,我也没放在心上。”

    李七夜这话一出,把白金宁吓得一大跳,拼命向他使眼色,她都怕李七夜招来杀身之祸。

    李七夜这样的话,也顿时使得这两个沙弥脸色不由为之一变。

    这两个沙弥,正是明王佛座下的两个童子,又被人称之为明王左童、明王右童。

    手臂比较长就是明王左童,手掌比较大的是明王右童,他们一直以来都侍候在明王佛的左右。

    明王佛,在当今的仙统界,那是何等的威风凛凛,他道行深不可测,有人说他是大成长存,也有人说他是巅峰长存,总之,他的实力是让天下强者都之忌惮。

    明王佛不仅仅是拜入光明圣院,是圣陀西部最强大的学生,最了不起的天才,他更是愣枷寺的方丈。

    要知道,楞枷寺乃是仙统界第一大寺,明王佛作为楞枷寺的第一方丈,他这个身份比圣陀西部最了不起的学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

    明王佛,威震天下,地位崇高无比,在仙统界不知道多少人、多少道统对他是敬之三分。

    而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作为明王佛座下的沙弥,一直侍候在明王佛的左右,也一样倍受人的尊敬,不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尊称一声,可谓是地位尊崇。

    现在李七夜竟然大言不惭,口出狂言,不仅仅不把他们放在眼中,连他们的明王佛也不放在眼中,如此大言不惭的羞辱明王佛,这怎么不让他们两个人脸色一变呢。

    “阿弥陀佛。”明王右童合什,明王左童也合什,道:“善哉,善哉。”

    此时,明王右童与明王左童都没有立即动怒,明王左童合什,说道:“施主,此木佛,乃是我们始祖的塑像,与我们有缘,我们欲化之,迎回楞枷寺,还望施主能成全。”

    明王右童这话说得在理,这尊木佛乃是楞枷佛的塑像,他们跟着明王佛出身于楞枷寺,他们把始祖的塑像迎回寺中,那也是在情在理。

    在这个时候,白金宁也不由忙是向李七夜使了几个眼色,示意李七夜放弃这一尊木佛,毕竟,他们没有必要与明王佛过不去,更没有必要与楞枷寺过不去。

    要知道,楞枷寺在仙统界有着无数的信徒,明王佛作为楞枷寺的方丈,他一声佛号,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楞枷寺效力呢。

    “关我什么事。”李七夜完全没看到白金宁的眼色,说道:“买卖而已,哪来什么佛缘,这忽悠善男信女的话,去跟别人说去。”

    被李七夜如此的不屑一顾,这让明王右童、明王左童不由脸色一变,他们出道以来,谁人不敬他们三分,多少人不看僧面也看佛面。

    “伙计,此佛如何卖?”此时明王左童使对店伙计说道。

    店伙计忙是说道:“三十万不朽真石,当然,呵,呵,呵,价高者得,价高者得。”这位伙计也是会做买卖的人,一看到明王左、右童和李七夜都对这只木佛志在必得,他当然是立即让他们两个人出价争夺了。

    “贫僧出四十万。”明王右童立即说道。

    “这个可以,可以。”一见明王右童出价如此的豪爽,店伙计立即来精神,干笑一声,看着李七夜手中的木佛,笑呵呵地说道:“官人,你看,你看,这位佛爷出了四十万,不知,不知官人你要吗?”

    “一百万——”李七夜手拿着木佛,摩挲了一下,风轻云淡地说道。

    李七夜一开口就是一百万,这把明王右童、明王左童气得不轻,他们两个人脸色都变了一下。

    “一百一十万。”明王右童立即说道。

    当然,他们可不想李七夜那样,一开口就是涨了一倍都不止,那怕他们身份崇高,手头也阔绰,但是,一百万不朽真石,对于他们而言,也不是小数目。

    “五百万——”李七夜不动声色,随便说了一句。

    “五百万——”白金宁都吓得跳了起来,她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一样。

    “五百万!”就是店伙计都被吓了一大跳,他见过的客人多了,但是,没有见过涨价如此疯狂的客人,李七夜这副模样,那简直就是告诉所有人“钱,不是问题”!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顿时脸色大变,李七夜这一口就涨了十倍,这存心就是与他们过不去,有意刁难他们。

    “我们,我们出五百……”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相视了一眼,犹豫了一下,但是,他们依然一咬牙,报价。

    “一千万——”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都还没有把价格报出来,李七夜就十分随意地说道,随意地报了一个价。

    一千万出口,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刚到嘴边的价格,就一下子咽了下去了。

    一时之间,这让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脸色涨红,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你疯了吗?”李七夜一开口就是报了一千万,这把白金宁吓住了,她都不由脸色发白,明明是三十万的东西,现在一下子涨到了一千万,这简直就是太离谱了,这是她见过最离谱的人。

    就是见多识广的店伙计都被吓了一大跳,李七夜这样报价的方式,那实在是太离谱了,一倍一倍地报价的,那都已经是土豪了,这样的客人,那是百年难得一见了,现在李七夜倒好,直接就是十倍甚至是百倍飙升报价。

    他这样的报价方式,好像就怕价格太低了一样,恨不得报出一个天价。

    怕东西还不够高价,这样的客人,店伙计还是前所未闻,前所未见,这让他都有些傻了眼。

    在这个时候,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相视了一眼,一千万对于他们来说,那也的的确确是一笔大数目,他们一下子掏出来,那也是有些困难。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不由再多看了一眼李七夜手中的木佛,不由犹豫了一下,但是,这只木佛,他们看得出来,不简单,他们跟随了明王佛这么久,眼力是很强,而且,他们本身就是拥有大神通。

    在他们仔细看来,这尊木佛佛性极强,甚至有可能出自于他们始祖之手,但,是不是真的出自于楞枷佛之手,他们不敢肯定。

    不过,他们可以肯定的是,这只木佛,绝对不止三十万,如果说,一千万,这个价格,就难于有些接受了。

    在这个时候,明王左童和明王右童都不由犹豫,要不要把这只木佛拿下来,如果说,是出自于楞枷佛之手,一千万,绝对值,如果不是,那就亏大了。

    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心里面挣扎了一下,最后他们一咬牙,准备赌一把。

    “五千万。”就在明王左童、明王右童要准备报价的时候,琢磨着手中木佛的李七夜便已经轻飘飘地报出了一个全新的价格。

    “五千万——”当李七夜话一落下之时,不要说是白金宁,就是店伙计都被吓住了,声音一下子飙高了。

    店伙计一下子被吓住了,连店里面的掌柜都赶过来了。

    “你,你,你……”白金宁彻底是傻在了那里,双腿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她吓蒙了,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低声地说道:“这,这,这可不是数字游戏!”

    “一个亿。”在白金宁的话刚说完,李七夜轻飘飘地报出了一个价格。

    “我,我,我……”此时,白金宁已经是语无伦自了,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旁边的店伙计都吓得站不稳了,掌柜忙是接过了这样的一个场面。

    这样的情况,连见多识广的掌柜都傻了眼,三十万的东西,李七夜最后报到了一千万,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还没有开价叫呢,李七夜自己先涨到五千万,最后涨到了一个亿。

    自己与自己竟价,这样的人,不论是谁,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简直就是太离谱了。

    世间,有几个人是自己与自己竟价的,没有。

    自己和自己竟价,只怕唯有傻子才能做得出来,但,今天他们却偏偏遇到了这样的一个傻子。

    三十万的东西,飙到了一个亿,这样离谱的价格,不论是谁,都会双腿直打哆嗦。

    至于明王左童、明王右童,他们两个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个亿的价格,先不说他们能不能拿得出来,就算他们真的能拿得出来,他们也不可能花一个亿的不朽真石,去买这样的一尊木佛,这又不是什么绝世宝物,仅仅是一尊木佛而已。

    “咳,咳,那个,那个。”此时,掌柜清了清喉咙,说道:“那个,官人,你,你,你确定要这尊木佛了吗?”

    在这个时候,掌柜都不是很相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