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到这里,李七夜还看了老者一眼,说道:“说来,你们应该多谢我,我可是帮你们吞了一头黑暗,这帮了你们多大的忙。”

    “这也的确。”老者承认这是事实上,他笑着说道:“不过,你也是大补,不是吗?”

    “如此大补之物,还有多少?”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你们还有这样的大补之物,那一切都好说,我免费还给你们。”

    “不清楚。”老者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如果我们都能把这样的大补之物给你送上门去,那就没有今日这样的局面了。”

    “看来你们也不靠谱呀。”李七夜眯着眼睛,说道:“这里可是三仙界,还有什么世界比三仙界更牢固,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会出现在三仙界。如果说,它们出现在九界,我都不是特别的意外,但是,出现在三仙界,真的,理论上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你们自己作死。”

    “对,就是我们作死。”老者不由苦笑了一下,神态有些苦涩,无奈,说道:“这的确是我们自食苦果,我们也仅仅一时好奇而已,没有想到却发发生这样的事情,有邪物潜进来了。”

    “入海了,你们找不到。”李七夜眯了一下眼睛。

    “没错,当时发生得太突然了,我们猝然不防,一下子被轰开。匆忙之下,我们勉强堵住,镇压住了一头,但我们可以肯定,还有漏网之鱼,被它入海了。”老者十分无奈。

    “这叫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们这是活得太安逸了,竟然自寻死路。三仙界,这是多么好的地方,那简直就是老天爷的独厚,这地方给你们躲过了多少劫难,为这里的生灵躲过了多少次的灭世。”

    “现在,它们都知道,眼皮底下,还有一块大肥肉。”李七夜悠然地说道:“既然被发现了这一块大肥肉,你觉得,它们会放弃吗?谁人不口水直流呢?”

    “所以,我们需要把它补上,等你送货上门。”老者十分无奈,当时他们一步走错,差点酿成大祸,虽然后来他们及时制止了,但是,让有邪物潜了进来,藏了起来,成了他们永久的心头大患。

    “但,你要知道,邪物要开始行动了。”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它潜得太深了,我们找不到。”老人无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它在暗中一直没有停歇过,一直都在鼓动着,一直都在影响着很多人。”

    “这一次,你吞了这头黑暗,这也让它不安,认为是我们请来了帮手,所以它开始蠢蠢欲动。”老者徐徐地说道:“这也不算是坏事。”

    “我明白,你们一直没找到它,现在如果它露脸了,那正是你们下网的好机会。”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们这是拿三仙界做诱饵。”

    “天堑依在,这也仅仅是能看得到而已,吃不到。”老者很有信心。

    “那一切都不好说。”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万一子孙不争气,万一子孙不肖呢?我倒相信你们的实力,不过嘛,只怕会把这个世界打得千疮百孔。”

    “不得己,我们也只有用此下策。”老者徐徐地说道:“此物不除,永是大患,它乃是大邪,比你吞掉的更邪、更可怕。我们已经盯着很久了,但是,依然有不少人受到蛊惑,只要稍不留神,它就可以蛊惑所有生灵。”

    “所以,你就要我送货上门。”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你们这岂止是不方便离开,就是想借我之手,希望把它赶出来,来个内外合击,把它堵死。”

    “这对于你而言,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也想入海,正好借这难得的机会打磨打磨,这样的存在,不正好是你练手的好机会吗?”老者也是坦然,直接承认了。

    “你们太高看我了。”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先不说,我可没有太多的时间耗在海里面,再说,你们已经巡视了多久了?都没有找到它,你觉得,就算我杀进去,一时半刻,能把它搅出来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我看,你们更应该小心,搞不好,这是声东击西,它就是要搅乱你们的视线,万一它突然出现在你们面前,杀得你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也的确有可能。”老者点头,说道:“此物,不能以常情来衡量,我们小心为上,或许,这一切只不过是试探而已。”

    “无所谓,这与我没多大关系。”李七夜不在意,说道:“我会入海一趟,也会把货送上去。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拿它来练练手也好,我也该迈出那一步的时候了。不过,我是不会停留的,没有就没有,我不会跟你们耗下去,了结这一桩事,我也该走了。”

    白金宁在一旁托着下巴,静静听着他们两个人的谈话,他们所说的都是人话,但是,她却一句话都听不明白。

    这就让她感觉,李七夜和老者就像是站在云端上一样,而她只是地上的一只蚂蚁,听着他们说话,却一个字都听不明白。

    “远征吗?”老者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如果走出那一步,可以考虑。”李七夜双目凝了一下,说道:“是与不是,到时候再看情况。”

    “你还是没下好决心。”老者看着李七夜,说道:“你是没有想好远征之后的情况。”

    “当时,你们想好了?”李七夜笑了一下。

    老者摇头,说道:“我们与你不一样,你所求的,和我们所求的,并不一样,而且,我们也算是得天之幸,这不,有三仙界。”

    说到这里,老者说道:“你所求和我们完全不一样,我不否认你的手段,但,就算你胜出了,你想好了没有,接下来呢?”

    “我所想要的,很简单。”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我相信。”老者点头,说道:“但,我也相信,你并不是无牵无挂的人,你放不下你的世界,这就你最大的牵挂!否则,你不会一直在沉淀,你不会一直在积累。你是为了自己,但,事实上,你也一样是为了你的世界!”

    “世间,没有救世主。”老者深深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徐徐地说道:“但,有守护者!你离开了,守护者呢,有守护者吗?更可怕的是,如果你一战到底之后,老天爷崩了,没有守护者,结果往往更加可怕!”

    “所以,你还没下决定心。”老者徐徐地说道:“我相信,你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轮廓,只不过,还不到那个时候,那么,就算你迈出了那一步,你问一问自己,远征吗?”

    “所以,你想借用我的力量。”李七夜笑了笑。

    老者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是很希望看到你迈出那一步,我相信,对于这一步,你已经积累很久了,只不过,你一直没迈出而已。但是,没有什么地方,比在海里更适合,如果你真的想迈出这一步,那就在海中!所以你也决定要入海。”

    “是的。”李七夜轻轻点头,不否认自己的打算。

    “如果说,你在海里停留停留呢?我们联手,那就更好,毕竟我们有点人手不够。”老者向李七夜提出了邀请。

    “这就是我们的做事风格有点不一样。”李七夜轻轻摇头。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老者,徐徐地说道:“当年,你们站在尽头的时候,是怎么样想的?”

    “其实,当年我们没胜。”老者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后果比我们想象还要严重,所以我们停下了。”

    “你们没准备好。”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心,还没有准备好!”

    老者意味深长,看着李七夜,说道:“你是我们看过最怪的一个人,说你舍不得,但,你却敢去干,真的不顾一切,比任何一个巨头还铁,心铁!但,你却又偏偏放不下,你这是在拖着整个世界前行!”

    “没有什么不可以。”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走到哪里,世界便是在哪里,我心在,世界便在。”

    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凝,好像穿透亘古,说道:“所以,不用去怀疑我的决心!我会一战到底,不会回头!”

    “是的。”老者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我们回头了,虽然我们没胜,但,还是有点机会!只不过,我们选择回头。”

    “所以,这就是我们不同的地方。”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对于我来说,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谁敢去探试我的底线,我就去干死他,干到他的老巢,就这么简单!”

    “我明白。”老者不由点头,说道:“当你心中有了一个取代的方案之时,就是你远征之时!”

    “我和贼老天,不一定非要两者存一。”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但是,那些鬼东西,必死!”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一下子穿透了一切。

    李七夜这目光瞬间穿透的时候,白金宁心里面一寒,感觉自己一下子动弹不得。

第2989章又见神秘老人    “没事,你死了,是大好事,我会买一患鞭炮为你送终。”李七夜笑着说道:“至少,还有人给你送终,这也算够仁义。”

    “多谢,多谢。”这个老者笑咪咪地说道,一点都不生气。

    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白金宁更加觉得奇怪了,李七夜和这个老者,既不像朋友,但,又像是相识,他们两个人的态度,都十分奇怪,说话莫明其妙,给人一种云端的感觉。

    “是那东西吗?”此时老者的目光落在木盒之上。

    “两片叶子,给你闻闻味道而已。”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然,你又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呢。”

    老者抬头,看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说道:“的的确确是在你的身上,我寻找很久了,可惜,一直以来都诸事拘羁,未能找到。”

    “你是在钓鱼吧。”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所谓寻找很久,那只不过是托辞而已。”

    “那你是鱼吗?”老者笑着问道:“或者,你才是钓鱼,而我才是被钓的鱼。”

    李七夜笑了一下,对于这话不置评价。

    老人伸手,把地上的木盒拿了起来,打开了木盒一看。

    当老人一打开木盒的时候,白金宁把脖子伸得长长的,一双眼睛忙是往盒中瞅去,因为她想知道李七夜所说的无价之宝究竟是什么。

    白金宁在心里面不是很相信李七夜真的是能拿得出无价之宝,毕竟,不论怎么看,他都不像是那种拿得出无价之宝的人。

    老人打开木盒,只见木盒之中摆放着三片树叶,的的确确是三片树叶,这三片树叶十分的翠绿。

    当老人一打开木盒的时候,顿时一股磅礴的生气扑面而来,在这刹那之间,白金宁都有着一种错觉,在这生机气息扑面而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就像处身于一个远古广袤的森林一样,生气勃勃,眼前无尽的绿色……

    但是,白金宁还没有仔细看清楚这三片树叶的模样之时,听到轻微的“砰”的声音响起,老人已经合闭上了木盒了。

    白金宁呆了呆,她虽然没看清楚这三片树叶是怎么模样的,但是,那磅礴的生气,是让她印象十分深刻,那怕仅仅是三片树叶,就好像三个森林世界一样。

    这就一下子让白金宁心中存疑了,这样的三片树叶,真的是无价之宝吗?但是,看起来不像是无价之宝,也不像是什么绝世仙药。

    老者合闭上了木盒之后,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正是,这三片叶子,我带回去给他们看看,让他们也分享一下这惊喜无比的好消息。”

    白金宁不知道这三片树叶是什么东西,但是,老人却一清二楚,这正是三仙树的树叶,李七夜放出这三仙树的树叶,就是为了吸引老者而来。

    “嗯,我等着收帐呢。”李七夜悠悠地笑着说道。

    老者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要什么?或者说,你想怎么样?”?“这个嘛,这还真不好说。”李七夜不由摸了摸下巴,悠然地说道:“不如说,你们有什么东西,这更适合我挑选一下,毕竟,我这个人是讲道理的,以免得让我狮子大开口。”

    “我觉得,你也会狮子大开口。”老者眯着眼睛,毫不客气地说道。

    “哈,哈,这话就有意思了。”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我本来还不好意思的,你这么一说,我不狮子大开口,那都对不起我自己,不,也对不起你们,毕竟,你们这网撒得也太久了,你们的鱼线也放得太长了,就算我是一条大鱼,咬钩的时候,那也得尝点甜头,你说是吧。”

    老者沉默了一下,看着李七夜,说道:“这里谈论,也诸多不便,你我也口说无凭,不如,你亲自来一趟,我们再好好谈一谈如何。”

    “你们三打一吗?”李七夜眯着眼睛,笑吟吟地说道:“毕竟,到了那里之后,那就是荒效野外了,万一你们强抢怎么办?”

    “你怕了吗?”老人也不由一眯眼睛,笑吟吟地说道。

    就算白金宁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当老者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她也能听得出来,老者这是挑衅的口吻。

    “不,应该害怕的是你们。”李七夜的笑容就更浓了,悠悠地说道:“你们内外交困,你觉得你们能腾出手来应付我吗?到时候,只怕是我把你们洗劫一空!狠狠地把你们的所有都刮得一干二净。”

    “是吗?”老者不由眯了眯眼睛。

    “没错。”李七夜随意,但是,语气是霸道十足,徐徐地说道:“就算我一打三,那又有何况,我就是要见识见识这世界的巅峰!到时候,该忌惮的,不是我,是你们,在知道,这里是三仙界,我可是百无忌惮,你们呢?”?李七夜这话说得平淡,但,却无比霸道。

    虽然说,李七夜坐在那里,很平淡的姿态,没有任何装腔作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白金宁看着李七夜这个模样的时候,就刹那之间感觉李七夜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他就是至高无上,一切在他脚下都是如同蚁蝼一样,什么真帝,什么始祖,他都只是俯身而看,甚至是稍稍抬起脚,就能把他们全部踩死。

    这种感觉绝世无伦,让白金宁一下子窒息,在这刹那之间,眼前的李七夜是那么的陌生,完全像换了一个人。

    “那怕在三仙界,我也不死!”李七夜徐徐地看着老者,说道:“你们呢,你们会不死吗?就算你们不死,但,不要忘记了,这里是三仙界,是你们的世界!”

    李七夜这样咄咄逼人的话,老者竟然沉默了一下,没有反驳他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者看着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不过,你觉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吗?”?“不会。”李七夜也笑了一下,说道:“我更喜欢财物,再说,打倒你们,我有什么好处?也不能给我带来成就感。”

    “我们也不是你的目标。”老者徐徐地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继续这一场交易呢?”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

    老者看着李七夜,说道:“你看看我,你看我这点道行,像带有好东西的模样吗?好东西都必须你登门来拿。”

    “说到底,你是想让我送货上门。”李七夜笑了起来。

    “这又有何不可呢?我们也不会让你白跑一趟,是吧。”老者说话一下子和蔼起来,眯着眼睛,悠闲地说道:“再说了,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来一趟的,就算没有这样的一桩买卖,你也一定会渡海!是吗?”

    李七夜含笑,望着老者,过了好一会儿,说道:“我去与不去,那是另外一回事。当然了,我送货上门,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你应该知道,最近路途不太平,路也不好走,你觉得,我是不是收双倍价钱,不对,应该收十倍价钱。”

    “你这算是坐地起价吗?”老者不由眯了眯眼睛。

    “对。”李七夜承认得很干脆,悠闲,说道:“我就是坐地起价,十倍的路费,这是必须的,不然,我又怎么可能送货上门呢?”

    “没有人说过你吗?你是一个心黑到透的奸商。”老者笑眯眯地说道,但是,一点生气的模样都没有。

    “不,你应该说,我没把货坐地起价到十倍价钱,那已经算是仁义尽至,不对,应该说,那是大善人,举世无双的大善人。”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如果说,我出十倍价钱,你觉得有没有人买。”

    “只怕,没有人付得起这个价钱。”老者笑着摇头。

    李七夜一笑,说道:“是吗?如果在以前,我相信,一定没有人能出得起这个价钱,但是,搁在今天,我相信,一定有人乐意给一个十分惊人的天价。”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老者沉默了,一下子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老者徐徐地说道:“你会和那样的存在做交易吗?我认为,你的目标是他们才对。”

    “不,我的目标不是他们。”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当然,有一天,我也一样会扫荡他们,一样把他们踏尽!不过嘛,你说,我会不会和他们做交易?”?“不会。”老者摇头,十分的干脆,也是十分的肯定。

    “这么说来,你太相信我了,有时候,我连自己都不相信。”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老者也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我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道心,你的道心,已经说明了一切。”

    “嗯,所以,你们把线放得很长,就是为了钓我这一条大鱼。”李七夜笑着说道。

    老者也不由笑着说道:“你不也一样放着长线,在钓我们这几条大鱼吗?不然的话,在下面的时候,你又怎么会接下呢?”

    “行,我也做一次亏本买卖。”李七夜笑着点头,说道:“一言为定,就和你们做这一场交易,我会把它送上门去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