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事,你死了,是大好事,我会买一患鞭炮为你送终。”李七夜笑着说道:“至少,还有人给你送终,这也算够仁义。”

    “多谢,多谢。”这个老者笑咪咪地说道,一点都不生气。

    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白金宁更加觉得奇怪了,李七夜和这个老者,既不像朋友,但,又像是相识,他们两个人的态度,都十分奇怪,说话莫明其妙,给人一种云端的感觉。

    “是那东西吗?”此时老者的目光落在木盒之上。

    “两片叶子,给你闻闻味道而已。”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不然,你又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呢。”

    老者抬头,看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最终点了点头,说道:“的的确确是在你的身上,我寻找很久了,可惜,一直以来都诸事拘羁,未能找到。”

    “你是在钓鱼吧。”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所谓寻找很久,那只不过是托辞而已。”

    “那你是鱼吗?”老者笑着问道:“或者,你才是钓鱼,而我才是被钓的鱼。”

    李七夜笑了一下,对于这话不置评价。

    老人伸手,把地上的木盒拿了起来,打开了木盒一看。

    当老人一打开木盒的时候,白金宁把脖子伸得长长的,一双眼睛忙是往盒中瞅去,因为她想知道李七夜所说的无价之宝究竟是什么。

    白金宁在心里面不是很相信李七夜真的是能拿得出无价之宝,毕竟,不论怎么看,他都不像是那种拿得出无价之宝的人。

    老人打开木盒,只见木盒之中摆放着三片树叶,的的确确是三片树叶,这三片树叶十分的翠绿。

    当老人一打开木盒的时候,顿时一股磅礴的生气扑面而来,在这刹那之间,白金宁都有着一种错觉,在这生机气息扑面而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就像处身于一个远古广袤的森林一样,生气勃勃,眼前无尽的绿色……

    但是,白金宁还没有仔细看清楚这三片树叶的模样之时,听到轻微的“砰”的声音响起,老人已经合闭上了木盒了。

    白金宁呆了呆,她虽然没看清楚这三片树叶是怎么模样的,但是,那磅礴的生气,是让她印象十分深刻,那怕仅仅是三片树叶,就好像三个森林世界一样。

    这就一下子让白金宁心中存疑了,这样的三片树叶,真的是无价之宝吗?但是,看起来不像是无价之宝,也不像是什么绝世仙药。

    老者合闭上了木盒之后,点了点头,说道:“正是,正是,这三片叶子,我带回去给他们看看,让他们也分享一下这惊喜无比的好消息。”

    白金宁不知道这三片树叶是什么东西,但是,老人却一清二楚,这正是三仙树的树叶,李七夜放出这三仙树的树叶,就是为了吸引老者而来。

    “嗯,我等着收帐呢。”李七夜悠悠地笑着说道。

    老者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要什么?或者说,你想怎么样?”?“这个嘛,这还真不好说。”李七夜不由摸了摸下巴,悠然地说道:“不如说,你们有什么东西,这更适合我挑选一下,毕竟,我这个人是讲道理的,以免得让我狮子大开口。”

    “我觉得,你也会狮子大开口。”老者眯着眼睛,毫不客气地说道。

    “哈,哈,这话就有意思了。”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我本来还不好意思的,你这么一说,我不狮子大开口,那都对不起我自己,不,也对不起你们,毕竟,你们这网撒得也太久了,你们的鱼线也放得太长了,就算我是一条大鱼,咬钩的时候,那也得尝点甜头,你说是吧。”

    老者沉默了一下,看着李七夜,说道:“这里谈论,也诸多不便,你我也口说无凭,不如,你亲自来一趟,我们再好好谈一谈如何。”

    “你们三打一吗?”李七夜眯着眼睛,笑吟吟地说道:“毕竟,到了那里之后,那就是荒效野外了,万一你们强抢怎么办?”

    “你怕了吗?”老人也不由一眯眼睛,笑吟吟地说道。

    就算白金宁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当老者说出这样的话之时,她也能听得出来,老者这是挑衅的口吻。

    “不,应该害怕的是你们。”李七夜的笑容就更浓了,悠悠地说道:“你们内外交困,你觉得你们能腾出手来应付我吗?到时候,只怕是我把你们洗劫一空!狠狠地把你们的所有都刮得一干二净。”

    “是吗?”老者不由眯了眯眼睛。

    “没错。”李七夜随意,但是,语气是霸道十足,徐徐地说道:“就算我一打三,那又有何况,我就是要见识见识这世界的巅峰!到时候,该忌惮的,不是我,是你们,在知道,这里是三仙界,我可是百无忌惮,你们呢?”?李七夜这话说得平淡,但,却无比霸道。

    虽然说,李七夜坐在那里,很平淡的姿态,没有任何装腔作势。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白金宁看着李七夜这个模样的时候,就刹那之间感觉李七夜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他就是至高无上,一切在他脚下都是如同蚁蝼一样,什么真帝,什么始祖,他都只是俯身而看,甚至是稍稍抬起脚,就能把他们全部踩死。

    这种感觉绝世无伦,让白金宁一下子窒息,在这刹那之间,眼前的李七夜是那么的陌生,完全像换了一个人。

    “那怕在三仙界,我也不死!”李七夜徐徐地看着老者,说道:“你们呢,你们会不死吗?就算你们不死,但,不要忘记了,这里是三仙界,是你们的世界!”

    李七夜这样咄咄逼人的话,老者竟然沉默了一下,没有反驳他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者看着李七夜,露出笑容,说道:“不过,你觉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吗?”?“不会。”李七夜也笑了一下,说道:“我更喜欢财物,再说,打倒你们,我有什么好处?也不能给我带来成就感。”

    “我们也不是你的目标。”老者徐徐地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继续这一场交易呢?”李七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

    老者看着李七夜,说道:“你看看我,你看我这点道行,像带有好东西的模样吗?好东西都必须你登门来拿。”

    “说到底,你是想让我送货上门。”李七夜笑了起来。

    “这又有何不可呢?我们也不会让你白跑一趟,是吧。”老者说话一下子和蔼起来,眯着眼睛,悠闲地说道:“再说了,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来一趟的,就算没有这样的一桩买卖,你也一定会渡海!是吗?”

    李七夜含笑,望着老者,过了好一会儿,说道:“我去与不去,那是另外一回事。当然了,我送货上门,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你应该知道,最近路途不太平,路也不好走,你觉得,我是不是收双倍价钱,不对,应该收十倍价钱。”

    “你这算是坐地起价吗?”老者不由眯了眯眼睛。

    “对。”李七夜承认得很干脆,悠闲,说道:“我就是坐地起价,十倍的路费,这是必须的,不然,我又怎么可能送货上门呢?”

    “没有人说过你吗?你是一个心黑到透的奸商。”老者笑眯眯地说道,但是,一点生气的模样都没有。

    “不,你应该说,我没把货坐地起价到十倍价钱,那已经算是仁义尽至,不对,应该说,那是大善人,举世无双的大善人。”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如果说,我出十倍价钱,你觉得有没有人买。”

    “只怕,没有人付得起这个价钱。”老者笑着摇头。

    李七夜一笑,说道:“是吗?如果在以前,我相信,一定没有人能出得起这个价钱,但是,搁在今天,我相信,一定有人乐意给一个十分惊人的天价。”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老者沉默了,一下子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老者徐徐地说道:“你会和那样的存在做交易吗?我认为,你的目标是他们才对。”

    “不,我的目标不是他们。”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当然,有一天,我也一样会扫荡他们,一样把他们踏尽!不过嘛,你说,我会不会和他们做交易?”?“不会。”老者摇头,十分的干脆,也是十分的肯定。

    “这么说来,你太相信我了,有时候,我连自己都不相信。”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老者也不由露出笑容,说道:“我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道心,你的道心,已经说明了一切。”

    “嗯,所以,你们把线放得很长,就是为了钓我这一条大鱼。”李七夜笑着说道。

    老者也不由笑着说道:“你不也一样放着长线,在钓我们这几条大鱼吗?不然的话,在下面的时候,你又怎么会接下呢?”

    “行,我也做一次亏本买卖。”李七夜笑着点头,说道:“一言为定,就和你们做这一场交易,我会把它送上门去的。”

第2988章爱卖不卖    白金宁今天并没有出任务,恰好也休息,她便穿着一身便装出来了,她本想只是在城里随便走走逛逛的,没有想到,刚一出门,便碰到了李七夜。

    在这里碰到李七夜,对于她来说,那真的是冤家路窄呀。

    当然,对于白金宁而言,她并不是说要找李七夜报仇,毕竟,她和李七夜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在天堑之上被李七夜调戏了一下,而且他们天堑军团也不允许出现这种报私仇的事情。

    但是,只要一看到李七夜,白金宁就心里面就恼气,就是想琢磨一下他,在心里面就是想和他过不去。

    “无价宝。”李七夜闭上眼睛,也没有再去看白金宁,懒洋洋地说道。

    “无价宝,你真的有无价宝吗?”白金宁打量了一下李七夜面前的木盒,她真看不出来这只木盒哪里像无价宝,她也不相信李七夜有什么无价宝。

    “有。”李七夜回答十分的干脆。

    “打开看看,让我看一看你的无价宝是长什么样子的。”白金宁瞅了李七夜一眼,她就不相信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还能拿得出什么无价宝来。

    “看了也是白看。”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反正你买不起,不看也罢。”

    “你——”白金宁顿时被李七夜气得火气直冒,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和这个自恋狂是八字不合,一见面,她就会被他气得不轻,惹得她满肚子的怒火。

    “哼,你说来看看,你这是什么无价宝,值得多少钱。”白金宁不由有些咬牙切齿,她就是不相信这个自恋狂能拿出什么无价宝来。

    “不给看。”李七夜一口拒绝,说道:“就算把你当了,也买不起它。”

    “你——”白金宁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杏眼怒视李七夜,酥胸起伏,被李七夜气得哆嗦。

    白金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心里面的怒火,瞅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说道:“哼,哼,哼,不敢拿出来给人看,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是又如何?”李七夜笑笑,也百无聊赖,随意逗着她玩。

    “哼,是赃物吗?”白金宁双目一亮,磨了磨牙齿,说道:“如果是赃物,嘿,本姑娘就要收拾你了。”

    “是不是赃物,你能看得出来吗?”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就算是赃物,那你也得找到苦主才行。如果你想找我的茬,先去找到苦主。”

    李七夜这话塞过来,白金宁又不由有些泄气了,虽然说他们天堑军团在天雄关有执法的权力,但是,这也不代表可以乱来。

    李七夜这句话明显是开玩笑,就算李七夜这东西是赃物了,就如他所说的那样,那也必须找到苦主才行,不然,她总不能无缘无故扣押李七夜的东西,更何况,今日她没有公务在身,只是休闲而已。

    “如果没有,走吧。”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不要打扰我做买卖,我正等着买家上门呢。”

    “哼,哼,哼,你说走就走呀,没那么容易。”白金宁打算和李七夜耗下去了,在李七夜不远处坐了下来。

    这还真有意思,白金宁一个女孩子,不能说有多么绝世,但是,长得也算漂亮,她这么一个女孩子,在街边随便坐了下来,和李七夜对峙着,这模样,倒引得一些侧目。

    “你这是要干啥?”李七夜这个时候才瞅了一眼坐在自己不远处的白金宁。

    “盯着你。”白金宁托着下巴,瞅着李七夜,说道:“如果你的东西是赃物,本姑娘盯紧你了,等着苦主上门。哼,如果你只是拿假货来骗人,那本姑娘也盯紧你了,以免你坑蒙拐骗。”说到这里,她露出几分得意的神态。

    现在,她就是要与李七夜过不去,更何况,现在她是便装在身,只代表自己,所以她就更没有什么顾忌了。

    “很不错的借口。”李七夜瞅了白金宁一眼,悠然地说道:“你不会是看上了我吧,所以,想盯着我的帅脸看。哥是很帅,但是,你不用太过于迷恋哥的,毕竟,哥是传说。”

    “放你狗屁——”白金宁顿时脸色涨红,气得吐血,瞪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你也不拿镜子照一照自己,看你这张丑脸,也敢跟帅字扯上关系?要不要脸?”

    “照了,帅,帅得一塌糊涂。”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就算我要脸了,你有卖吗?”

    “你——”白金宁顿时被气结,她一个小姑娘,论牙尖嘴利,如里是李七夜的对手,她也一下子词穷,对不上话来。

    “所以说,不要迷恋哥。”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气得不行的白金宁,反正闲着无聊,就是逗一逗这个小姑娘。

    “自恋狂。”白金宁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李七夜笑了笑,闭上眼睛,靠在墙根上,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而白金宁坐在一旁,托着下巴,一双眼睛盯着李七夜不放,她就要看看李七夜究竟要耍什么花样。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坐在这繁华的街边,倒是成了一对看起来颇为怪异的存在。

    在这期间,也有人上前来搭话,有人看了看李七夜的木盒,问道:伙计,你这东西怎么卖?”

    李七夜没有去理会的时候,坐在旁边的白金宁就立即插嘴了,说道:“他那是赃物,最好别买,否则,会惹上一身麻烦。”

    这个买家听到这话,不由看了看白金宁,然后又看了看闭目养神的李七夜,觉得他们一对有些诡异,但是,在天雄关,怪事多着,所以这个买家也没有再过问,便转身离开了。

    见自己赶走了一个客人,白金宁就不免有些得意,瞅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哼,你今天别想做买卖了,本姑娘盯上你了。”

    对于白金宁这样挑衅的话,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而已,并没有去理会。

    在期间,都有好几个人上前来搭话,对李七夜的这只木盒有意思,但是,这些人搭话的时候,还没待李七夜开口,在一旁的白金宁就立即告诉他们,李七夜这东西是赃物,不能要。

    如此来回,这些对李七夜木盒有意思的客人,那都摇头离开了。

    尽管白金宁为李七夜赶走了一个又一个客人,而李七夜依然靠着墙根,闭目养神,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就算有反应,那也仅仅是笑了笑而已。

    连赶走几个客人之后,这就让白金宁觉得有些奇怪了,因为她把李七夜的客人都赶走了,但是,李七夜一点都不生气,依然气定神闲地靠着墙根睡觉,好像是她赶走的不是客人,而是替他赶走苍蝇一样。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这一下就让白金宁感到很好奇。

    “喂,你是不是真的卖东西?”在这个时候,白金宁就怀疑,或者李七夜根本就不是来卖东西的。

    “卖呀,怎么不卖。”李七夜依然闭目,悠闲地说道。

    白金宁不是很相信,说道:“那你为什么没去搭话。”在这个时候,她都怀疑,就算她不去赶走李七夜的这些客人,李七夜也不会去搭理他们。

    “因为他们买不起,就像你一样。”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搭了也是白搭。”

    “你——”白金宁被气得怒视李七夜,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把怒气往肚子里吞。

    “哼,哼,哼,本姑娘倒要看你玩什么花样。”白金宁铁了心,要与李七夜耗下去了,所以,她托着下巴,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笑而已,没去理会,依然靠着墙根。

    过了一会儿,依然有其他的人上前来搭话,他们都对李七夜的木盒有意思。

    但是,李七夜理都没有理他们,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根本就没听到他们的话一样。

    这一下子就让白金宁更加奇怪了,因为她已经没有说话赶这些客人,而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他们,看他模样,根本就不像是卖东西。

    这让白金宁好奇,如果李七夜不是卖东西的话,他在这里究竟是干什么的?

    “我来了。”就在白金宁好奇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当她回过神来之时,已经有一个老人坐在了李七夜的面前。

    白金宁双眼一花,她感觉这个老人一直都坐在那里一样,只不过是她刚刚才发现而已。

    白金宁立即看去,这一个穿着大棉袱的老人,这个老人戴着厚厚的冬帽,不止是遮住了自己的一双耳朵了,都快把整张脸给遮住了。

    白金宁不由上下打量着这个老人,这个老人根本看不出什么来,甚至连他长得是怎么样的,都无法看清。

    当然,白金宁并不知道,当年在万统界的时候,李七夜就曾经和这个老人交易过,而当时李七夜还给这个老人讲了一个故事。

    “来了就好。”李七夜这个时候张开了眼睛,只是随意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以为你死了。”

    李七夜的态度,也一下子让白金宁奇怪了,在此之前,那些客人,李七夜理都不理,这个老人,却让他睁开了眼睛搭话。

    “我也想死,但,死不掉。”老人也不生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