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白金宁今天并没有出任务,恰好也休息,她便穿着一身便装出来了,她本想只是在城里随便走走逛逛的,没有想到,刚一出门,便碰到了李七夜。

    在这里碰到李七夜,对于她来说,那真的是冤家路窄呀。

    当然,对于白金宁而言,她并不是说要找李七夜报仇,毕竟,她和李七夜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在天堑之上被李七夜调戏了一下,而且他们天堑军团也不允许出现这种报私仇的事情。

    但是,只要一看到李七夜,白金宁就心里面就恼气,就是想琢磨一下他,在心里面就是想和他过不去。

    “无价宝。”李七夜闭上眼睛,也没有再去看白金宁,懒洋洋地说道。

    “无价宝,你真的有无价宝吗?”白金宁打量了一下李七夜面前的木盒,她真看不出来这只木盒哪里像无价宝,她也不相信李七夜有什么无价宝。

    “有。”李七夜回答十分的干脆。

    “打开看看,让我看一看你的无价宝是长什么样子的。”白金宁瞅了李七夜一眼,她就不相信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还能拿得出什么无价宝来。

    “看了也是白看。”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反正你买不起,不看也罢。”

    “你——”白金宁顿时被李七夜气得火气直冒,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和这个自恋狂是八字不合,一见面,她就会被他气得不轻,惹得她满肚子的怒火。

    “哼,你说来看看,你这是什么无价宝,值得多少钱。”白金宁不由有些咬牙切齿,她就是不相信这个自恋狂能拿出什么无价宝来。

    “不给看。”李七夜一口拒绝,说道:“就算把你当了,也买不起它。”

    “你——”白金宁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杏眼怒视李七夜,酥胸起伏,被李七夜气得哆嗦。

    白金宁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自己心里面的怒火,瞅了李七夜一眼,冷冷地说道:“哼,哼,哼,不敢拿出来给人看,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

    “是又如何?”李七夜笑笑,也百无聊赖,随意逗着她玩。

    “哼,是赃物吗?”白金宁双目一亮,磨了磨牙齿,说道:“如果是赃物,嘿,本姑娘就要收拾你了。”

    “是不是赃物,你能看得出来吗?”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就算是赃物,那你也得找到苦主才行。如果你想找我的茬,先去找到苦主。”

    李七夜这话塞过来,白金宁又不由有些泄气了,虽然说他们天堑军团在天雄关有执法的权力,但是,这也不代表可以乱来。

    李七夜这句话明显是开玩笑,就算李七夜这东西是赃物了,就如他所说的那样,那也必须找到苦主才行,不然,她总不能无缘无故扣押李七夜的东西,更何况,今日她没有公务在身,只是休闲而已。

    “如果没有,走吧。”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说道:“不要打扰我做买卖,我正等着买家上门呢。”

    “哼,哼,哼,你说走就走呀,没那么容易。”白金宁打算和李七夜耗下去了,在李七夜不远处坐了下来。

    这还真有意思,白金宁一个女孩子,不能说有多么绝世,但是,长得也算漂亮,她这么一个女孩子,在街边随便坐了下来,和李七夜对峙着,这模样,倒引得一些侧目。

    “你这是要干啥?”李七夜这个时候才瞅了一眼坐在自己不远处的白金宁。

    “盯着你。”白金宁托着下巴,瞅着李七夜,说道:“如果你的东西是赃物,本姑娘盯紧你了,等着苦主上门。哼,如果你只是拿假货来骗人,那本姑娘也盯紧你了,以免你坑蒙拐骗。”说到这里,她露出几分得意的神态。

    现在,她就是要与李七夜过不去,更何况,现在她是便装在身,只代表自己,所以她就更没有什么顾忌了。

    “很不错的借口。”李七夜瞅了白金宁一眼,悠然地说道:“你不会是看上了我吧,所以,想盯着我的帅脸看。哥是很帅,但是,你不用太过于迷恋哥的,毕竟,哥是传说。”

    “放你狗屁——”白金宁顿时脸色涨红,气得吐血,瞪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你也不拿镜子照一照自己,看你这张丑脸,也敢跟帅字扯上关系?要不要脸?”

    “照了,帅,帅得一塌糊涂。”李七夜悠闲地说道:“就算我要脸了,你有卖吗?”

    “你——”白金宁顿时被气结,她一个小姑娘,论牙尖嘴利,如里是李七夜的对手,她也一下子词穷,对不上话来。

    “所以说,不要迷恋哥。”李七夜笑吟吟地看着气得不行的白金宁,反正闲着无聊,就是逗一逗这个小姑娘。

    “自恋狂。”白金宁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李七夜笑了笑,闭上眼睛,靠在墙根上,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而白金宁坐在一旁,托着下巴,一双眼睛盯着李七夜不放,她就要看看李七夜究竟要耍什么花样。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坐在这繁华的街边,倒是成了一对看起来颇为怪异的存在。

    在这期间,也有人上前来搭话,有人看了看李七夜的木盒,问道:伙计,你这东西怎么卖?”

    李七夜没有去理会的时候,坐在旁边的白金宁就立即插嘴了,说道:“他那是赃物,最好别买,否则,会惹上一身麻烦。”

    这个买家听到这话,不由看了看白金宁,然后又看了看闭目养神的李七夜,觉得他们一对有些诡异,但是,在天雄关,怪事多着,所以这个买家也没有再过问,便转身离开了。

    见自己赶走了一个客人,白金宁就不免有些得意,瞅了李七夜一眼,说道:“哼,你今天别想做买卖了,本姑娘盯上你了。”

    对于白金宁这样挑衅的话,李七夜也只是笑了笑而已,并没有去理会。

    在期间,都有好几个人上前来搭话,对李七夜的这只木盒有意思,但是,这些人搭话的时候,还没待李七夜开口,在一旁的白金宁就立即告诉他们,李七夜这东西是赃物,不能要。

    如此来回,这些对李七夜木盒有意思的客人,那都摇头离开了。

    尽管白金宁为李七夜赶走了一个又一个客人,而李七夜依然靠着墙根,闭目养神,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就算有反应,那也仅仅是笑了笑而已。

    连赶走几个客人之后,这就让白金宁觉得有些奇怪了,因为她把李七夜的客人都赶走了,但是,李七夜一点都不生气,依然气定神闲地靠着墙根睡觉,好像是她赶走的不是客人,而是替他赶走苍蝇一样。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这一下就让白金宁感到很好奇。

    “喂,你是不是真的卖东西?”在这个时候,白金宁就怀疑,或者李七夜根本就不是来卖东西的。

    “卖呀,怎么不卖。”李七夜依然闭目,悠闲地说道。

    白金宁不是很相信,说道:“那你为什么没去搭话。”在这个时候,她都怀疑,就算她不去赶走李七夜的这些客人,李七夜也不会去搭理他们。

    “因为他们买不起,就像你一样。”李七夜悠悠地说道:“搭了也是白搭。”

    “你——”白金宁被气得怒视李七夜,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把怒气往肚子里吞。

    “哼,哼,哼,本姑娘倒要看你玩什么花样。”白金宁铁了心,要与李七夜耗下去了,所以,她托着下巴,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笑了笑而已,没去理会,依然靠着墙根。

    过了一会儿,依然有其他的人上前来搭话,他们都对李七夜的木盒有意思。

    但是,李七夜理都没有理他们,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根本就没听到他们的话一样。

    这一下子就让白金宁更加奇怪了,因为她已经没有说话赶这些客人,而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他们,看他模样,根本就不像是卖东西。

    这让白金宁好奇,如果李七夜不是卖东西的话,他在这里究竟是干什么的?

    “我来了。”就在白金宁好奇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当她回过神来之时,已经有一个老人坐在了李七夜的面前。

    白金宁双眼一花,她感觉这个老人一直都坐在那里一样,只不过是她刚刚才发现而已。

    白金宁立即看去,这一个穿着大棉袱的老人,这个老人戴着厚厚的冬帽,不止是遮住了自己的一双耳朵了,都快把整张脸给遮住了。

    白金宁不由上下打量着这个老人,这个老人根本看不出什么来,甚至连他长得是怎么样的,都无法看清。

    当然,白金宁并不知道,当年在万统界的时候,李七夜就曾经和这个老人交易过,而当时李七夜还给这个老人讲了一个故事。

    “来了就好。”李七夜这个时候张开了眼睛,只是随意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以为你死了。”

    李七夜的态度,也一下子让白金宁奇怪了,在此之前,那些客人,李七夜理都不理,这个老人,却让他睁开了眼睛搭话。

    “我也想死,但,死不掉。”老人也不生气。

第2987章天雄关    天雄关,时至今日,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雄关了,也不仅仅是一个军事要塞了。

    事实上,时至今日,天雄关已经演化为了要塞和城池为一体的地方,在这里,交易十分的昌盛,商业十分的繁华。

    虽然说,天雄关是第一要塞,但是,今日的天雄关不论是守卫还是盘查,都是很疏松,没有什么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景象。

    毕竟,千百万年以来,都从来没有外敌入侵天雄关,更何况,天堑军团牢牢地掌握了天雄关之后,不论是天雄关还是边荒大地,都是一片的安宁,没有谁敢在天雄关为非作歹。

    也正是因为如此,作为第一雄关的天雄关,守卫十分的松疏,任何人进出天雄关,都不会受到盘查,任何人都进出天雄关,都不受到阻碍,可以以任何方式进出天雄关。

    不论你是骑巨兽而至,还是御坐神峰而来,又或者是神威浩荡……不管你怎么样进进出出,都不会有谁来干涉你。

    进出天雄关如此的自由自在,这并不是说明天堑军团积弱,也并不是说天堑军团对整个天雄关掌控不力。

    事实上,恰恰是相反,天雄关也好,天堑也好,都是牢牢的掌握在了天堑军团的手中。

    天堑军团的强大,在整个仙统界是很难找到可以与之相匹的军团,更何况,作为天雄关守的太尹喜,更是深不可测。

    也正是因为天堑军团牢牢掌握住了天雄关,掌握住了天堑,这才让他们有如此的自信。

    毫不夸张地说,那怕天雄关的关口、街道你难于看得到天雄军团的士兵,但是,进入天雄关的人,都自觉去遵守天雄关的的规纪。

    不论你是神威浩瀚的不朽真神,还是张扬跋扈的一方霸主,但是,当他们进入了天雄关之后,都不敢乱来。

    所以,边荒大地有多少恶人进入了天雄关之后,都会乖乖地夹着尾巴做人,不敢轻易惹是生非,毕竟,一旦被天堑军团列为逮捕之人,边荒大地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处。

    也正是因为天堑军团牢牢掌握住了天雄关,使得整个天雄关千百万年以来井然有序,正是因为有了严明的秩序,这使得天雄关的百姓安居乐业,整个天雄关也是繁华无比,昌盛了一个又一个时代。

    所以当李七夜进入天雄关之时,繁华无双的气息扑面而来,三千红尘滚滚,这样繁华昌盛的大都市,那实在是可以让人纸迷金醉,有多少修士强者往往被这样的三千红尘所吸引,最后一去不返,甘愿沉沦于红尘之中,只做一个快活王。

    天雄关的街道,本就是为战争而筑,所以,街道十分的宽敝,最大的街道,那是几十辆的马车并排奔走,都毫无问题。

    尽管整个天雄关占地极广,街道宽敝,但是,整个天雄关乃是人来人往,接肩摩踵,街道上的行人,那是挥汗如雨。

    而且,在这街道之上,来自于仙统界各地各道统的人,那是数之不尽,形形色色,离奇古怪,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

    可以说,天雄关是聚集了三仙界最多种族的地方,天佛族、八臂族、金变族、仙铜族、天羽族……

    形形色色的修士,各族强者,在天雄关都能看得到。

    而且,在天雄关聚集了来自于仙统界五湖四海的商品,曾经有人说过,如果你所需要的东西,在天雄关都买不到的话,其他地方,更加的买不到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仙统界很多有实力的修士强者,都会来天雄关做买卖,或者去物色自己所想要的东西。

    而骄横商行在天雄关的商行,可以称得上是仙统界最大的一个商行之一。

    在天雄关,除了有各大商行之外,在大街小巷也能见到很多自由自在的小贩们,这些小贩门是川流不息,有的是长年在这里做买卖的小贩,随便在街道摆个摊,见人就吆喝。

    “最新到的八疏龙血,快来看看了,绝对是好东西。”

    “家藏的宝琉瓦,便宜甩卖了。”

    “看看,药圣亲自所炼的八宝丸,只有一瓶,只有一瓶,价高者得。”

    ………………………………………………

    在大街小巷,起起伏伏能听到小贩的吆喝之声,热闹万分。

    有不少想淘到好东西的修士强者,或者囊中羞涩的小修士,也常常流连于这种大街小巷的贩摊,希望以最少的钱买到最好的东西。

    当然,在这大街小巷,也是珠目混杂,也有不少坑蒙拐骗之事。

    除了这些小贩之外,也有一些修士把自己想要出售的东西拿出来贩卖,这些修士随便找一个地方,把自己的东西摆上,有的是标明价格,有的是以物换物。

    这样的修士,在很多的大街小巷中随处也能见得到。

    李七夜行走在这大街小巷,看着这些小贩们的吆喝,看着那些修士默默地摆出自己所要兜售的宝物或材料,他都不由笑了笑。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多少岁月以来,有时他闲着无聊的时候,最喜欢来这样的地方淘宝了。

    不过,这一次李七夜来,他并不是为了淘宝物的,他是来卖东西的。

    李七夜走到一个不起眼的大街转角处,他往那里一坐,从怀里取出一个木盒来,往身前一摆,就靠在墙根上,闭目养神,好像睡着了一样,也不去吆喝,也不去标价。

    大街热闹无比,十分的繁华,而李七夜坐在这么一个小角落,却显得冷冷清清,这形成了明显无比的反差,好像是闹中取静一样,冷眼看着繁华云烟。

    这就是李七夜来天雄关的一个目的,他是来卖东西的,当然,他的东西只卖给一个人,他就在这里等着。

    李七夜这样把木盒一搁在那里,像他这样做买卖的,在天雄关的大街小巷实在是太多了,也没引得起多少人注目。

    当然,大街小巷,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如此大的人流,总会有一二个人对李七夜的东西感兴趣的。

    “伙计,你卖的是什么?”在李七夜靠着墙根闭目养神的时候,总会有一二个人上前来搭话。

    “无价宝。”对于来搭话的人,李七夜也没有睁开眼睛,很随意地说道。

    “无价宝?”一听李七夜说这话,就立即引得人感兴趣,瞅了瞅李七夜身前的木盒,根本就看不出这是什么无价宝,至少从这个木盒来看,这根本就不像是什么珍贵的东西。

    “打开来看看,看一下什么无价宝。”搭话的人感兴趣问道。

    “你买不起。”李七夜懒洋洋地说道,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李七夜这态度,顿时让这买家不爽了,顿时脸色一冷,说道:“好大的口气,我倒想看看,你这是什么宝物,竟然让本座买不起。”

    这个买家也是有身份的人,他只是好奇,前来搭一下话而已,没有想到,被李七夜一句话给惹毛了。

    李七夜不理他,依然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

    “哼,自抬身价,一个破盒子而已。”见李七夜不理会自己,这个搭话的客人碰了一鼻子的灰,最后冷哼一声,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不然他还能有什么办法?毕竟,在天雄关乃是买卖自由,不能强买强卖。那怕李七夜的这只木盒是一文不值,他就是不卖给你,你也没有办法。

    毕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天雄关里面,没有谁敢去强抢别人的东西。

    这个搭话的客人只好是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走了。

    在这期间,也曾有几个人前来搭话,对于李七夜这只木盒中的东西感兴趣,其中也有一二个是大人物,一双老眼毒辣,隐隐间,他们也发现这只木盒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也上前来搭话,想看看李七夜木盒中的东西。

    但是,对于这些买家,李七夜爱理不理,也懒得打开给他们看,这惹得一些买家心里面是特别的不爽,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可以想象,如果这里不是天雄关的话,凭李七夜这样的态度,只怕会有人忍不住出手揍一揍他,毕竟,他这个模样,实在是太欠揍了。

    但是,对于李七夜而言,都是无所谓,他要等的,不是这种路人甲路人乙的买家,他需要等一个人,等一个人上门。

    这就像钓鱼一样,需要耐心去等待,而且,李七夜相信,他要等的人,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的。

    “哟,又是你呀。”就在李七夜靠着墙根闭目养眼之时,耳边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缓缓地打开眼睛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少女。

    这个少女正是曾经在天堑上遇到的白金宁,只不过,今天的白金宁身上没有穿着铠甲,她穿着一身便装,十分的清爽,便依然显得干练。

    李七夜只看了她一眼之后,闭上了眼睛。

    “我们的大才子,你在这里卖什么呢?”白金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李七夜这个王八蛋,想到在天堑上的时候,自己被李七夜调戏,她心里面就不由来气。

    Ps:这几天,在公众号发了三大美女图,一个曾与阴鸦吻别,一个被阴鸦萝莉养成,一个是爱慕阴鸦的魔女,大伙想看看画师笔下美人到底多妖娆么?微信搜索“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就能看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