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从不渡海中收回了目光,徐徐地说道:“有人忍不住了,多少年过去,终究是饿了。”?“究竟是如何导致的?”青年心里面也不由发怵。

    强大到他这样的地步,已经隐隐知道有一些事情要发生了,只不过,他还没办法掌握得具体而已。

    他来这里停留了如此之久,也可以肯定,必有灾难来临,而且他可以很肯定,祸起不渡海。

    现在李七夜的话,更加让他坚定了这个想法了。

    李七夜轻轻摇头,说道:“具体还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不渡海也好,三仙界也罢,经历了多少的纪元了?一直能保持这个平衡,这说明一直以来都在掌控之中,现在却一下子失控了,为什么?外力所致!”

    “有魔入侵。”青年不由说道,当年天罚降下,突然魔化整个仙统界,这一幕何等的惊悚。

    “可以这样说吧。”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不过,有些东西,是不是魔,那就不好说了,这就看你怎么样去定义它。”

    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明白李七夜这话指的是什么。

    “此难,可否躲得过。”青年不由向李七夜请教,十分的恭敬。

    “难。”李七夜点头,说道:“以我看,这只不过是探试,只是一个开端。为什么要探试,说白了,力所不及,如果你面对一群蝼蚁,你需要试探吗?如果你没有顾忌,需要试探吗?直接一窝端了就是。”?“此话在理。”青年点头赞同。

    李七夜笑笑,看着不渡海,徐徐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必有人打先锋,后期具体如何,那就看有没有人能压制得住了,或者就看不渡海里有多强大了。”

    “天堑,必是第一关。”青年不由回头望了一眼天堑,看了一眼天雄关。

    “没错。”李七夜点头,说道:“最好的战略,就是把战火拒于天堑之外,一旦入了仙统界,不好办,火种一旦洒下,那就危险了,这是给仙统界乃至是三仙界埋下了隐患。”

    “请先生出策。”青年恭敬,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你强大到如此境界,又何必忧心,转身而去,战火也烧不到你,你若是远走,也能独善其身。”

    “仙统界,终究是生我养我之地。”青年不由苦笑,说道:“作为生于斯长于斯,我也不希望三仙界生灵涂炭,更不希望三仙界成为一片废墟。”

    李七夜一笑,说道:“那很简单,聚三仙界之力,拒敌天堑之外,这是最简单有效的做法,当然,你若有魄力,杀入不渡海,直捣黄龙!”

    “先生高看我也。”青年摇头,说道:“我道浅力薄,无能为力,万古以来,多少强于我的人入不渡海,我这点造化,进不渡海,能自保,已经不错了。”

    青年这话不是自谦,而是实话,千百万年以来,多少始祖进入了不渡海,而且,那些仙统级别的始祖,那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恐怖。

    “那就守天堑吧,天雄关不破,天堑依在,一切都好办。”李七夜说道。

    青年不由再望天堑,说道:“守天堑,就不知道能坚守多久,我道也不足呀。”

    那怕绝世无双如他,他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因为他知道一旦灾难来临,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那就看不渡海的来客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只能祈求不渡海的来客没有你们那么强大,不然,那就不好说了,到时候,就算你能守得了一时,也守不了一世。”

    “先生呢?”青年望着李七夜。

    李七夜看了一下青年,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若横刀,万世惊悚!你觉得呢?”

    “请先生出手——”青年忙是站起来,向李七夜抱拳。

    “我为何要出手?”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对于我而言,三仙界,我只是一个过客,我并不是你们三仙界的守护者,也不是三仙界的救世主,我仅仅是路过而已。”

    “为天下苍生如何?”青年不由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你觉得,我是心有仁慈的人吗?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如果我一转身,面对三仙界的众生,我便成仙!现在我已经不转身,这还不够仁慈吗?”

    青年不由沉默了一下,不得不点头,承认,说道:“不伐兵,这的确是仁慈无上!”

    “所以说,我没兴趣去守护什么,我仅仅是这个世界的过客而已。轻轻地从这个世界走过,已经是仁慈大义了。”李七夜随意,一杯美酒一饮而尽。

    青年不由沉默起来,他不得不承认,李七夜这话的确是有道理,也的的确确是说出了实情。

    “先生一战,便炽照亘古。”青年沉默了一会儿,抱拳,说道:“一战,便可跨越万古时光,永不日落,此战,便是先生牛刀小试,他日,先生必定能一战到底!就让这一战,为先生擂响战鼓如何?”

    “你这话,说得很好。”李七夜看着青年,不由大笑起来,再畅饮一杯,一拍大腿,说道:“好,就凭你这句话,我就牛刀小试,开旗一战,也好,也好!”

    “谢先生!”青年再拜,为之高兴,然后立即为李七夜满上了一杯美酒。

    李七夜再饮而尽,摇头,笑着说道:“你这句话的马屁,真的是拍得太好了,明知道你是挖了一个坑,我这也是跳了进去了。”

    “哪里,先生乃是道心无双,此一战,不需要我言,先生也会出手,先生也必定会初试牛刀,开旗一战。”青年笑着,为李七夜满上。

    “你这的确是才子,把拍马屁的话说得那么文绉绉的。”李七夜笑着摇头,说道:“唉,好吧,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你这一餐美酒,那是吃得都昏乎乎了。”

    “若是如此,那就更值。”青年也不由开怀大笑,说道:“只是学生来时匆匆,未曾有周详准备,未能为先生特地准备极品仙肴,实为遗憾,实为遗憾。”

    “三仙界仙肴,的确不少。”李七夜点头,说道:“也可惜,这一次来三仙界,我并非是为仙肴美味而来,不然,也尽可尝尝。”

    “我所知,在天墟之中,有一道美味,堪称万古一绝,举世难求。”青年笑着说道。

    “你这话,是想用美食收买我吗?”李七夜大笑,摇头,说道:“再吃你一餐,是不是再给我挖一个坑。”

    “哪里敢。”青年苦笑了一声,说道:“先生肯出手,这就足矣,何敢再贪。不过,如此仙肴,先生未尝,也是我招待不周,也是我的遗憾。先生给我一些时日,我去捉来,给先生下酒,如何?”

    “好,我倒要尝一尝,是否真的如此。”李七夜笑了起来。

    一顿仙肴,真帝也尝之不得,但,就在李七夜谈笑风声之中,慢慢过去,而且,在李七夜尝来,那如同是家常便菜一样。

    酒足之后,李七夜也起身离开,笑着说道:“我去天雄关一趟,了一了琐事。”

    “好。”青年也向李七夜告辞,说道:“学生入天雄,为先生捉一尾,让先生尝一尝这举世无双的美味。”

    “那我等着。”李七夜笑着,一步迈向了天雄关。

    青年一抱拳,回身看了一眼不渡海,感慨叹息了一声,随后双目落在了天墟之中,他的身形一闪,刹那之间跨越万域,一下子穿过了亿万空间,迈入了天墟之中。

    李七夜一落足于天雄关,一股繁华气息扑面而来,三千红尘滚滚,和不渡海边的冷清完全是相反。

    站在巨大无比的天雄关的时候,你就能一下子感受到万丈红尘,这才是真正的凡世!

    天雄关,仙统界第一关,也是天堑的唯一一个关口,如果天堑一旦启动,唯一的入口就是天雄关,如果天雄关不开,你就无法进入仙统界,会被挡在天堑之外。

    所以,从地理位置来说,天雄关对于仙统界重要无比,只不过,千百万年以来,都外敌入侵,天雄关并没有发挥到它战略的重要地位。

    尽管是如此,天雄关乃是天下第一大关,千百万年的积累,这里已经成为了仙统界最大的城池之一。

    可以说,天雄关的繁华,可以与仙统界的任何一个古城相比。

    整个天雄关广宽无比,甚至很多道统最大的古城、最大的皇城,都远没有天雄关巨大。

    而整个天雄关,不属于仙统界的任何一个道统,它也不在仙统界的任何一个道统管辖之下。

    整个天雄关,唯一能管辖的就是天堑军团。

    至于天堑军团,它是属于仙统界最大的军团之一,或者也是唯一,在整个仙统界,只怕很难找得出比天堑军团更加强大的军团了。

    天堑军团的成员,除了从天雄关本地居民挑选之外,也有向远荒大地征召士兵。

    除此之外,仙统界的任何一个道统的弟子,如果你有意入伍天堑军团,只要条件符合,就有机会成为天堑军团的成员。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使得天堑军团的构成比较复杂。

第2985章达者为先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若是你安身于泥泞呢?”

    青年不由目光一凝,说道:“必有所求,必有所图,必有所谋,必有所得。”

    “那不就是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仙若临世,也是必有所谋。这是凡人的世界,不该有仙,若有仙,其必异。”

    “道兄这样一说,让人心惶然。”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世间修士,多少人向往于仙,万古以来,多少真帝、始祖,都求道于仙。在多少人心里面,仙,才是真正的至高无上。”

    说到这里,青年不由顿了一下,说道:“到了道兄口中,仙已经成了异端,必定是妖邪之物。这样观点,颇为惊世骇俗。”

    “也不能说仙是妖邪之物,但,必定是异端。”李七夜笑笑,说道:“世间无仙,这话不是空口无凭,若真有仙,那也不属于世间。”

    “为何道兄会如此肯定呢?”青年问道:“为什么世间,一定不能有仙。”

    李七夜看了看青年,说道:“一世,有多少始祖?”

    “一二个而已,若一世出三始祖,必是奇迹。”青年不由说道。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在三仙界,一世也就只能出一二个始祖而已,若是能出三个,那称得上是奇迹,万古以来,一世出三个始祖的时代,那是寥寥无几。

    “为何一世仅能出一二个始祖。”李七夜笑笑。

    “天地造化!”青年一下子明白了,恍然,说道:“世间也就这么大而已,这世间又何能蕴养出仙人!”

    李七夜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一个鱼塘大小已定,能出多大的鱼,也是已定。一个小池总不能养出金鳞,更不可能养出真龙。就算是有真龙之种,那也必定要腾飞九天,跃出池塘。”

    “难怪,先贤们,诸位始祖,都要入不渡海。”青年感慨,望着不渡海,说道:“看来古之传言,并不假。”

    “不然呢,否则的话,为何燧帝、农帝、羲帝都不曾再现于世?”李七夜笑笑,说道:“世间无仙,这并非是空口之词。若仙临世,记住,这不是一件好事,不值得去喜庆,这必定是大灾开始。”

    青年望着不渡海,出神了好一会儿,最后,看着李七夜,说道:“那以道兄而言呢?道友可是要成仙?”

    “那就看迈不迈出这一步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看了一下青年,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这是一个不容易之举,所以,我必定入不渡海。”

    “听道兄这席话,总算是拔开了我心中的迷雾。”青年也不由点头,说道:“原来是如此,道兄实在是我的良师。”说毕,对李七夜大拜。

    李七夜坦然受他的大礼,目光投于不渡海。

    “先生,成仙,难否。”当李七夜从不渡海收回目光之后,青年询问道。

    此时,青年已经从“道兄”的称呼,改变为了“先生”,这更显得尊敬。

    “可谓难,可谓不难。”李七夜笑了笑,说道:“看你如何去定义仙这个词,定义不一样,难度不一样。”

    “若以世人之标准,又若如先生之标准。”青年说道:“还请先生指点迷津。”?“世人之标准。”李七夜笑笑,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世人之标准,或许,以世人之标准,始祖之上,便是仙吧。”

    “或者如我们的祖先。”青年提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们的真身,但,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或者以你们的标准而言,也可以称之为仙。”李七夜笑了笑,说道。

    说到这里,李七夜一杯美酒一饮而尽,说道:“事实上,都不是仙,伪仙而已,包括是我,那怕迈出那一步,都是伪仙!”

    “以先生而言,何为真仙。”青年忙是为李七夜满上,显得恭敬,说道:“长生不死吗?”

    李七夜看了一下青年,笑着说道:“你以为没有人做到长生不死吗?”

    “有多少?”青年不由沉吟了一下,好奇。

    李七夜指了指眼前的不渡海,说道:“看看这不渡海,你觉得,进去的始祖,有多少活着的。”

    “不知。”青年轻轻摇了摇头,没有把握,也不敢轻言下决论。

    “其实,已经有人活了无数岁月了,完全不需要尘封。”李七夜笑笑,说道:“这算长生不?”?“那不死呢?”青年问道。

    “有。”李七夜望着不渡海,徐徐地说道:“不死,有人做到了,不死不灭!”

    “真的不死不灭。”青年心里面为之一震,站了起来,望着李七夜。

    “也算是真的。”李七夜点头,徐徐地说道:“你也可以说它是半真,有人的确是能不死不灭,不过,还需要外物来相助。”

    “原来是如此。”青年点头,说道:“我明白先生对于真仙的定义了,不依外物,必可不死不灭。”

    “再加一个。”李七夜笑,说道:“自我成道,不死不灭!这才是真正的不依外物。不然的话,今天,我站在这里,转身面对三仙界,我也能成仙!”

    “这——”青年心神一震,他是绝世无双之人,他一下子能理解李七夜这句话的奥妙,别人听不懂,他却一下子明白过来。

    “先生却未成仙。”青年抽了一口冷气。

    “不屑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我若转身面对众生,三仙界,谁人奈我何!三帝亲临,我也无惧!”

    这话说得随意,但是,已经是举世无敌,谁人都挡之不住!

    “先生大义——”青年大拜于地,说道:“允我代表三仙界亿万生灵,感谢先生的仁慈,先生的一念,便是三仙界亿万众生的福祉。”

    “起来吧,你这个大礼,我不受。”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

    青年站了起来,有些奇怪,但,未直接去问。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我并非是大义,也并非是仁慈,相反,我铁血无情,杀伐冷酷,一念,便是屠千万,血流成河,万城枯骨。”

    “我不做,只不过是不屑而已。”李七夜随意一说,这随意的一句话,比任何人都要高傲。

    “知道我为何不屑吗?”李七夜望着青年。

    青年忙是说道:“还请先生指点迷津,我洗耳恭听。”

    “道心。”李七夜说道:“就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都是伪仙,不管你有多么强大,不管你多么无敌,那怕横扫万世,打破苍天,那都是伪仙。”

    “唯道心不变,才能真我。”李七夜说道:“到那个时候,不依外物,方能成得真仙。”

    “我明了。”青年点头,说道:“成就真仙,不仅仅是神通强大,更是道心无双。”?“然也。”李七夜点头,说道:“否则,你永远都不是真仙,不管你一念光明,还是一念黑暗,又或者是一念普渡众生,这都改变不了你心中生魔,心已堕入黑暗。唯道心不变,才能真我。”

    “学生明白。”青年不由为之感慨。

    李七夜不由望着不渡海,有些感慨,说道:“曾有人,能走得更远,可惜,还是急了,最后沦陷了。后来不管你自己去改变,都已经改变不了了。当你强大到这个地步的时候,如果你一旦突破了自己的底线,突破了自己的初心,再也回不去了……”

    “……到了后面,已经与和你有多强大没有什么关系了,因为你的道心已经动了,再也回不了初心。”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地说道:“所以,在这一方面,燧帝他们是很了不起的,他们一直都未迈出那一步,一直都保持着那一颗初心。”

    “这是我们的福气。”青年不由点头,认同李七夜的话。

    “你要知道,千百万年以来,三仙界,已经够肥沃了。”李七夜看着青年,说道:“这么肥沃的三仙界,你觉得,这味道如何?”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青年毛骨悚然,青年已经是当世无敌,难逢敌手了,但是,听到这样的话之时,心里面也不由毛骨悚然。

    “我不敢去想。”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

    李七夜徐徐地说道:“那必定是很美味,很美味,特别是对于永远都饥肠辘辘的人来说,这太美味了,只要把持不住道心,那么,三仙界,也就是一块美味无比的烤肉而已。”

    这话说出来,青年毛骨悚然,那怕他举世无敌,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先生这话,不乐观呀。”青年回过来,不由苦笑了一下。

    李七夜看了一眼,说道:“你都在这里坐了这么久了,你看看不渡海,我相信你也能感受得到。”

    “躁动。”青年沉默了一下,最后不由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多少年过去了,多少岁月过去了,不渡海依然是不渡海。”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为什么,突然之间,不渡海会躁动起来呢。”?青年张口欲言,但,又顿了一下,说道:“未得真相之前,我也不敢轻下结论。”

    “我可以告诉你。”李七夜笑了一下,目光一凝,望着远处。

Comments are closed.